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910

《貴公子的計謀》

  • 作者米樂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6/02/03
  • 瀏覽人次:719
  • 定價:NT$ 200
  • 優惠價:NT$ 158
試 閱
打從在酒吧第一眼看到她,他就被她的美麗脫俗所吸引,
當他知道她是害死女友的醫生後,為了讓她也體會心痛的滋味,
他設計了一場戀愛遊戲,三不五時邀約她共進晚餐,
更帶她回家見他的爺爺,當著爺爺的面向她求婚,
他想若是依照傳言,拜金的她對於能夠嫁進豪門應該求之不得,
可他不明白她的反應怎麼這麼冷靜,再回想兩人相處的情形,
她總是溫柔的照顧他,他甚至能從她的目光中看到愛戀和崇拜,
然而讓他惱怒的是他自己——他竟逐漸習慣她的陪伴,
看她落淚他會心疼不捨,還對她有著難以壓抑的渴望……
他終於明白自己假戲真做愛上她了,再也做不出傷害她的事,
只好讓時空沖淡感情,卻沒料到她早就知道他接近她的目的,
甚至還為他留下了一個「紀念品」……
米樂出生在中部一個小鄉鎮,O型,
有人說O型的人,個性開朗樂觀又帶點小耍寶,
不過這些特質好像在米樂身上完全看不到,哈!
(娘:這不是耍寶,那什麼才叫耍寶?)
小時候的願望是買下所有我喜歡的漫畫書,
現在的願望是寫下更多感人動人的愛情故事與朋友讀者們分享,
我是米樂,請多多支持,謝謝!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1章
汪成翰看著前方等待服務生帶位的女人,她長相秀麗,臉上沒上什麼妝,白白淨淨的,和周遭那些濃妝豔抹的女人一比較,更顯得雅緻脫俗。
這裡是酒吧,充斥著淫靡和墮落,像這樣美得讓人感到賞心悅目的女人不多見,他特別喜歡她身上所散發出的清新典雅氣息,儘管距離有點遠,但他彷彿聞到了一股芳郁的香氣,莫名產生一股衝動,讓他想擁她入懷,更想看看她躺在床上的模樣,肯定非常性感美麗……
汪成翰回過神來,他是太久沒有女人了嗎,要不然怎麼會對一個陌生女人產生了慾望?他想他大概是喝醉了,又或許是因為那個女人和記憶中的依安有相像的地方,一樣都是長髮?他自嘲的笑了笑,看見女人的身邊已經有男伴,服務生正帶領他們走向包廂區。
拉回視線時,他看到此刻坐在身邊的女伴,她說她叫周雨彤,說想要陪他一起喝酒,他點點頭,她就坐在他身邊了,他一向不會拒絕主動說要一起喝酒的女人,喝酒就是要人多才熱鬧,但是她長什麼模樣,他還真的沒有細看,因為沒興趣。
周雨彤摟著他的手臂,嬌滴滴的說:「太子葛格,我是很高興陪你一起喝酒,但是先說好,你不能喝醉喔,人家想要你帶我去看星星。」
二十二歲的周雨彤,拍過幾個電視廣告,目前剛和一家經紀公司簽約,打算進入演藝圈。
至於她身邊的汪成翰,則是臺灣最大建設公司太子建設的唯一繼承人,因此大家都叫他太子或太子爺。
太子葛格是酒吧的常客,英俊又有錢,身邊每次都圍著不少女人,好不容易今天他答應跟她一起喝酒,讓她開心不已。
「妳放心,我不會醉的。」如果能喝醉還好,也許就能忘記心裡的痛苦,就算是短暫也好。
 
一個小時後,汪成翰左手拿著酒杯走到酒吧的露天陽臺,英俊的臉龐掛著一抹輕佻淺笑,他挑了一個角落的位子坐下,為自己點了根菸抽著。
隔著一道門,裡面是臺北東區知名的頂樓酒吧,至於這個半個籃球場大的露天陽臺,原本是酒吧提供給癮君子使用的吸菸區,不過因為可以欣賞夜色,也有不少客人直接坐在這裡喝酒。
老實說,他討厭吵雜,之所以會來酒吧,因為他更討厭只有一個人的夜晚,太安靜了,安靜到讓人無法入眠,他將抽了一半的菸放進桌上的菸灰缸,拿起酒杯,斂下眼底那抹痛苦孤寂,幽幽地喝著酒。
前方座位兩個女客人的談話內容飄進了他耳裡—
「筱伶表姊,妳看,坐在最前面那個戴眼鏡的男人是我喜歡的類型耶,斯文又帥氣,他看起來好像有點喝醉了。」在暖色燈光的照耀下,斯文男人的臉龐俊逸迷人,讓年輕的女孩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趙筱伶抬眼一看。「妳眼光真好,他叫沈君羿,是我們和信醫院的執行長,他是董事長的兒子,也就是醫院的小老闆。」
她目前是和信醫院櫃檯服務人員,亭瑄是她小阿姨的女兒,一年前來臺北唸大學,現在住在學校宿舍。
「原來是大醫院董事長的兒子,難怪我覺得他看起來很貴氣,他的女朋友長得也好漂亮,俊男美女坐在一起,畫面真好看。」
趙筱伶不以為然的哼了聲,「不是女友,那個女人叫方思妍,是我們醫院婦產科的醫生,聽說一直纏著執行長,非常積極的想成為豪門少奶奶呢,真是的,有時間陪小老闆吃飯喝酒,卻沒有時間注意病人的情況,難怪害死病人。」
亭瑄難掩驚訝。「筱伶表姊,妳說那個女醫生害死病人,是真的嗎?」
「這種事哪能胡說,一年前她替一名年輕的女病患動了一個小手術,開完刀後她就馬上離開醫院,也沒有查看病患的情況,結果那名女病患因為術後狀況不好,加上好像開的藥有問題,隔天就死了,我後來才知道那還是我高一同學潘亞莉的繼姊。」
潘亞莉在高一上學期結束後辦了休學,後來重唸別所高中。
「好可憐喔。」
「聽說那天她把病人丟下不管,急著離開醫院,就是跑去找沈君羿。」
「就算她想當少奶奶,也不能不管病人,醫院難道沒有懲治她的失職嗎?」
「和信醫院現在由小老闆當家,他們關係又這麼好,妳說小老闆有可能會處置她嗎?最後當然什麼事也沒有。」趙筱伶把杯中剩下的酒喝完。「好了,我們該走了,不然會趕不上妳宿舍的門禁時間。」
趙筱伶兩人一起離開。
汪成翰在她們離去,視線沒有阻礙後,僵怒著臉,目光恨恨的看著她們討論的那個女醫生,在看清楚對方的模樣後,他詫異不已。
那個女人就是那失職的醫生?他目光深沉的瞪著她,就在一個小時前,他還覺得她和酒吧裡的女人不一樣,有著清新美麗的氣質……
此時周雨彤來到露天陽臺,一看見汪成翰,立刻飛奔過來,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僵硬的表情,她直接坐在他身邊的椅子上,身體緊靠著他,嬌嗔道:「太子葛格,原來你在這裡,你好壞,要出來也不跟人家說一聲,害我在裡面找你找好久喔,你不是答應晚上要帶我去看星星的嗎?」
「妳要看星星?坐在這裡抬頭看不就有了。」如果不是周遭的音樂聲、交談聲太吵雜,會發現其實他的語氣很冰冷。
「不了,不看星星,走,我們進去裡面,我陪你繼續喝酒。」她想拿走他手裡的酒杯,才發現他握得好緊,她困惑的道:「太子葛格,你幹麼把酒杯握得這麼緊?」
汪成翰低頭一看,儘管他所坐的地方不是很明亮,但依舊可以看清楚那因為用力緊握而僵硬泛白的指關節,他看著有可能下一秒就碎裂的酒杯,失笑一聲後,鬆開了手。
周雨彤將他手中的杯子放到桌上,摟著他的手說:「太子葛格,我們進去,你想喝多少,我陪你喝,反正今晚我會一直陪著你。」
兩人起身,一起離開露天陽臺。
 
方思妍有點訝異酒吧居然設有露天陽臺,因為是頂樓的關係,視野還不錯,只是周圍環繞了挑高的玻璃帷幕牆,大概是安全上的考量,但也給人一股封閉感,不像她花蓮老家附近的山,那兒可以仰望整片的美麗星空。
她看著天上的星星,想起父親以前常帶著她和母親去山上看星星,父親非常熱愛自己的家鄉,總笑著說一輩子都要為家鄉的人服務……
「我說女朋友,妳怎麼可以只顧著一個人看星星,丟著喝醉的男友不管呢?我這個男友也太命苦了。」男人故作哀怨的道。
方思妍看著坐在旁邊、因為酒喝多了而到露天陽臺來醒酒的沈君羿,忍不住嘆了口氣,「執行長,明知道自己的酒量沒有很好,為什麼還要喝這麼多酒?」
「那麼多朋友替我慶生,我很開心。」
「再怎麼開心,也不能喝這麼多酒,做任何事都要有一定的限度。」
沈君羿一臉的無奈看著她。「思妍,妳忘了自己今天的身分嗎?今天妳是我的女朋友,不是我的保母。」
「是女朋友的身分也一樣,我還是要勸你最好戒酒。」
「思妍,女朋友不是這麼當的,一般的女人看見男朋友喝醉了,都會貼心的問要不要緊,要不要拿水給你喝,妳呀,若是個性再溫柔點,語氣再嬌柔點,就是個非常完美的女人了。」沈君羿調笑道。
方思妍輕笑回道:「很抱歉,大概是因為我從小在花蓮的鄉下長大,野慣了,學不會都市女孩的溫柔,所以執行長,記得下次找一個溫柔的女人陪你一起過生日。」
兩年前,當沈君羿成為和信醫院的執行長,第一次見到她,便對她說—沒想到我們醫院居然有妳這麼漂亮的女醫生,我對妳一見鍾情,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
當時她只覺得跟自己同年紀的他,是個吊兒郎當又個性輕浮的富二代,並沒有多加理會。
但相處過後,她發現他並非只知道玩樂的富二代,醫院在他接管之後煥然一新,他提出幾個改革方案,革除許多不合理的舊習與讓人詬病的制度,他還提高醫護人員的福利,雖然他不常在醫院,畢竟董事長還有其他的事業,但是對醫院的經營很有效率,是個在工作上認真又用心的傢伙。
直到現在,他還是常常問她要不要做他的女朋友,雖然一開始她認為那是玩笑話,但熟識之後,發現他或許是真心的,但是她覺得和他當朋友就好,她喜歡他這個朋友,帥氣、幽默又有點搞笑,而他們真的不適合當男女朋友。
就拿今天來說好了,當她結束工作正準備回家,就接到他的電話,說今天是他二十八歲的生日,要她陪他一起吃飯,她當下只覺得這個大少爺實在很任性,不過既然是朋友,再加上她也要吃飯,便答應了,只是表示來不及買生日禮物送給他,沒想他提出要她做他一天的女朋友當生日禮物。
在高級餐廳吃完了晚餐,他們來到這間知名的酒吧,平常和他一起玩樂的富二代朋友已經訂好包廂,開了許多瓶的洋酒,非常熱鬧的為沈君羿慶生,相較之下,喝著可樂的她,就顯得格格不入。
她比較喜歡溫馨的慶生方式,和家人或者邀請幾個好朋友聊聊天、聚一聚,散會後就是和男友的兩人世界,雖然沒這麼熱鬧,但簡單甜蜜。
總之,她和沈君羿不管在個性上還是生活方式差異都很大,所以說,他們還是當好朋友比較自在,何況,她還有一個夢想,有一天她會回花蓮家鄉去完成。
「算了,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妳,早就知道妳不溫柔了。」沈君羿認了,誰教他喜歡她呢。「不過思妍,妳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做我的女朋友?」
「我目前沒有跟任何人交往的打算。」
「又說這種話,妳知道嗎,女人的青春年華是有限的,妳已經二十八歲了,可能妳明年就會開始長皺紋,出現老化現象,美麗也就會跟著大打折扣了。」
方思妍一向不在意外貌,畢竟比她漂亮的人很多,他的話對她來說不具有任何威嚇作用。「人的身體本來就會漸漸老化,大家都是一樣的,沒有人不會老,這樣好了,如果八十歲那年我們都還單身,我們就在一起吧。」
「什麼,八十歲才要跟我在一起?妳也太狠了吧!」沈君羿知道自己又被拒絕了,除了無奈還是無奈。「不說了,剛剛話說太多,現在有點渴了,女朋友,妳可以去拿罐水來給我喝嗎?被妳的話一氣,害我的頭更暈了。」
「我知道了,你先坐在這裡休息,我去幫你拿水過來。」方思妍想著酒吧應該有賣礦泉水,便走了進去。
 
當方思妍在吧臺買了瓶礦泉水,準備走回露天陽臺,中途被一個看起來有幾分醉意的男客人擋住了去路。
「嗨,美女,妳是自己一個人嗎?我也是耶,要不要一起喝杯酒呢?」男人露出他自認為很帥的笑容。
她往前一步,一雙明眸緊盯著他。
男人以為美女靠過來是答應了他的邀約,但她一開口,卻讓他當場傻眼—
「你的下眼袋浮腫得很嚴重,不太正常,我建議你到醫院做個檢查。」
「咦?」
「我是個醫生,聽我的建議,去醫院做身體檢查,還有,不要再喝酒了。」
「來酒吧不喝酒,妳要我喝什麼?」
「礦泉水給你。」她手上剛好有一瓶,給他她再去買一瓶就好了。
此時後面傳來一陣男人低沉的輕笑。
「呵,真是有趣。」
男客人的視線越過方思妍,看著後面的男人。「太子,你也對這個女人有意思嗎?我跟你說,雖然長得不錯,但說話很掃興,害我都沒勁了,算了,我去找別人一起喝酒了。」說完,他轉身離開。
方思妍說的是實話,剛剛那位男客人年紀不大,但眼袋浮腫且顏色暗沉,一般人會覺得有黑眼圈可能是因為休息和睡眠不足,但也有可能是飲酒過量導致身體器官衰壞,她才會建議對方去醫院做檢查。
只是……太子又是誰?這樣的念頭一起,她下意識轉過身看去,第一個想法是,這個男人很高大,等她抬頭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後,她不禁愣住了。
男人的長相很出色,一張俊美的臉龐成熟剛勁,散發著獨特的權威氣勢,那股充滿自信的魅力非常吸引人,只是唇邊略帶輕浮的淺笑,讓他的面容看起來充滿玩興。
「妳這樣直勾勾的看著我,是迷上了我呢,還是也要叫我去醫院做檢查?」汪成翰調侃道。
方思妍還沒來得及開口,只聽到碰的一聲傳來,像是有什麼東西爆炸了,幾乎是同一時間,男人伸手把她拉向他,將她抱入懷中,快速向後退了幾步。
原來是上方的LED天井燈,圓形透明的壓克力外罩材質可能有瑕疵,加上過熱才會突然爆裂,好幾名服務生立刻走過來查看,也有不少客人好奇的紛紛圍過來。
汪成翰不想被圍觀的人追問發生什麼事,又看到周雨彤走過來,他馬上拉著方思妍走到旁邊較暗的轉角處。
「奇怪,剛剛好像看到太子葛格在這裡,怎麼一下子又不見了?」周雨彤在圍觀的人群裡尋找剛剛說要去跟一個認識的朋友打招呼,卻許久沒有回到座位的汪成翰,找不到人讓她有些氣惱。「可惡,肯定是被其他女人給拐走了,真是氣死人了!」她氣呼呼的又去其他地方繼續找人。
而在轉角處,汪成翰問:「妳沒事吧?」
「我沒事,謝謝你。」方思妍向他道謝,這才發現他的右手背流血了,她抓起他的手。「你的手流血了,讓我看看。」
她看著約莫兩公分的傷口,剛剛他的手護著她的背,大概是被瞬間爆裂射下的壓克力板給割傷了。
「不要緊,只是一點小傷。」
「雖然傷口不大,但也要馬上處理。」若是壓克力板很髒又帶有細菌,小傷口置之不理也有可能惡化。
此時剛好有一名男服務生經過,方思妍向對方詢問酒吧是否有醫藥箱或者是能消毒傷口的藥品,男服務生說員工休息室裡有醫藥箱,見到是店內熟客汪成翰受傷,他很緊張的問:「汪先生,您受傷了,要我幫您通知羅經理嗎?」汪先生是羅經理的好友。
汪成翰看了下手背上的傷口。「沒事,一點小傷而已,不用告訴羅經理,這裡有位醫生,你帶我們去員工休息室就行了。」
員工休息室本是禁止外人進入的,但汪先生的身分不一樣,而且他的手受傷了,服務生不敢再耽擱,馬上點點頭,「好。」說完,他領著兩人前往休息室。
進入員工休息室,服務生從櫃子裡拿出醫藥箱,確認女客人可以處理傷口後,因為還有工作就先離開了。
 
成翰,依安她死了。
伯父,您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我沒有開玩笑,我那個乖巧的女兒真的已經死了,嗚嗚。
好好的,依安她怎麼會突然死了?她不是說要去廟裡一個星期,為我和她的將來祈福的嗎?
她大概是怕你會擔心,所以沒有跟你說實話,其實依安她不是去廟裡祈福,而是去醫院做一個婦科的小手術。
既然是小手術,怎麼可能會死了?我們已經決定等我從美國回臺灣就要結婚的,怎麼會這樣……
只能說那孩子沒有福氣嫁給你。
老天爺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不接受這個事實!
成翰,一切都是命,還有,依安的告別式是在三天後,如果你趕得回來的話,就來送她最後一程。
 
在酒吧員工休息室裡,汪成翰坐在椅子上,讓方思妍替他處理手背上的傷口,他不自覺回想起一年前那通教他心碎的電話,直到現在,他依舊感到心痛不已。
「你很痛嗎?」
「什麼?」他看著坐在身旁的她,細緻漂亮的臉蛋堆著憂色。
方思妍處理好傷口,一抬眼,就發現他正盯著她看,臉上不見玩興淺笑,表情深沉。「你的表情有點緊繃,所以我剛剛問你傷口是不是很痛?」
原來是指他的手傷,汪成翰看著手背上的白色紗布。「一點都不痛,謝謝妳。」他是真的不覺得傷口痛,大概是心太痛了。
「我才要謝謝你,謝謝你剛剛及時拉開我,不過卻害你的手受傷了,我真的很抱歉,記得,傷口盡量別碰水。」方思妍邊說邊將醫藥箱收好。
「沒什麼,妳不用在意。」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張自己的名片交給她。「我叫汪成翰,這是我的名片。」
她看著名片好一會兒,太子建設總經理汪成翰,接著基於禮貌,她也從皮包裡拿出一張自己的名片給他。「我叫方思妍,是和信醫院婦產科的醫生。」
此時她的手機響起,她拿出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是沈君羿打來的,她一接聽,那頭馬上傳來某人抱怨的聲音—
「喂,我的女朋友,妳是跑去哪裡拿水了?如果我現在人在沙漠,搞不好已經被烈日給曬到渴死了。」
「對不起,執行長,我現在馬上拿水過去。」方思妍說完,隨即結束通話,她待會兒應該會被某人給唸上許久,不過他聲音這麼洪量,是真的渴了嗎?
汪成翰看著她。「執行長?」
「是我們醫院的執行長,今天是他的生日,一群朋友幫他慶生,不過他喝多了,現在在露天陽臺那邊休息,我正要拿礦泉水去給他喝。」
「聽起來妳和他的感情很好,難道是男朋友?」
「不是男朋友,我沒有男朋友,他是上司也是朋友,抱歉,汪先生,我得先走了,今天謝謝你。」方思妍拿起桌上的礦泉水站起身來。
「一起出去吧。」汪成翰也跟著起身,兩人一起走出員工休息室。
走在前頭的方思妍,完全沒有發現後方的男人看著她的眼神充滿鄙視。
不是連病人都丟下不管,只想做豪門少奶奶?現在居然否認和沈君羿的關係,還說自己沒有男朋友?真是太可笑了,他猜她會這麼說,大概是因為知道了他是誰,剛剛她可是看著他的名片看了許久。
果然是個貪圖榮華富貴的女人,現在該不會也把他當成了助她上枝頭變鳳凰的其中一棵樹吧!
但是爬得愈高,一旦摔下來,可能就會粉身碎骨了。
記得當時他從美國趕回臺灣,剛好是依安告別式的前一天,沒想到何伯父居然提早將依安給火化了,讓他連見她最後一眼的機會也沒有。
他一直知道替依安動手術的是一個方姓女醫生,剛剛聽到兩個女客人提起亞莉的名字,他很確認她們說的那個死去的女病患就是依安。
今天他才知道依安去世的真正原因,那個曾經笑著說結婚後要幫他生幾個孩子的可愛女人,現在應該要過得很幸福的,她不該死的!至少不該被害死!
汪成翰抿著唇,緊握著拳頭,假若方思妍是個男人,此刻他早已經一拳揮向她了,這樣一個失職的醫生,他不但在她臉上看不到一絲的悔意,她甚至還開心陪小老闆來慶生。
剛剛他真是喝醉了,因為這樣的一個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他多看一眼。
汪成翰寒著一張臉,內心做了一個決定!
他很清楚已經過了一年,無法透過法律制裁她的失職,況且依安已經火化了,加上醫院管理者又縱容著她,那麼,他決定用他的方式,讓她也嚐嚐他所承受的痛苦,跟掉進地獄沒兩樣的痛苦。
他緩了緩內心憤怒的情緒,開口喊道:「方小姐。」
「嗯?」方思妍轉身,微睜大圓眸看著他。
「有空我可以打電話給妳嗎?我對妳一見鍾情,既然妳沒有男朋友,我也單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以給我追求妳的機會嗎?」
她不免怔愣住了,以前沈君羿也曾說過對她一見鍾情,當時他眉眼笑著,給人感覺就像是在開玩笑,而汪成翰此刻皮笑肉不笑的看起來像……
汪成翰本來以為他一開口邀約她,她就會馬上答應,沒想到她居然一臉遲疑的模樣,難道是欲擒故縱?因此他換了個說法,「方小姐,該不會是我的突兀嚇到妳了吧,真的很抱歉,這樣好了,妳慢慢考慮我的追求,不過有時間的話,我們可以一起吃飯嗎?因為下了班之後,我就變成一個人,一個人不管做什麼都很無聊。」
一個人嗎?方思妍若有所思的看著他,想了下,最後微笑點頭。「我想我可以答應有空時跟你一起吃飯,至於追求的話……」
「我說了妳可以慢慢考慮,那麼有空我再打給妳。」
「好。」
之後方思妍走去露天陽臺,一直到半個小時後她離開酒吧,都沒有再見到汪成翰。
 
兩個星期後。
中午一點多,方思妍剛完成一個手術,她到一樓的超商買了杯熱咖啡,她得打起精神來,待會兒還有一臺手術。
走出超商,門口旁邊雜誌架上的八卦週刊吸引了她的目光,因為封面是汪成翰和一名美麗女子一起離開酒吧的照片,她忍不住駐足看著,上頭標題寫著—廣告嫩模周雨彤曖昧承認和汪成翰戀愛中。
那天之後,雖然汪成翰說過會打電話給她,但他並沒有打來,原來是已經有交往對象了,不過奇怪了,她怎麼會如此在意這件事,難道她在期待他打電話給她?她猜是因為她有點擔心他。
雖然對他而言她是個陌生女人,但她卻已經認識他許久了。
此時一名和方思妍熟識的江姓女護士買了東西後走過來,一邊咬著麵包一邊問:「方醫生,妳在看什麼?」她順著方思妍的目光看去,看到了八卦週刊。「原來太子建設的小開又有新歡了,他三天兩頭就換女友,這種新聞有什麼好報導的,我更驚訝的是,方醫生居然也會看這種八卦週刊喔。」
「我只是經過看了一下而已。」方思妍回道。
「我真的覺得很奇怪,這個男人明明就很花心,為什麼還有一堆女人喜歡他?雖然是有錢人,但也不能這樣玩弄女人啊,偏偏好像也不能全怪他,畢竟是那些拜金女自己想要跟他在一起,總之,這種事一個巴掌拍不響。」
「別人的八卦和我們沒有關係,走吧。」
「好。」
方思妍和江護士一起離開超商,回到各自的工作崗位上,當她要走回辦公室時,她口袋裡的手機響了,她看著來電號碼,心驚了下,是汪成翰,這個號碼她看了兩個星期了,還以為他不會打電話給她了,她有些緊張的按下通話鍵。
「方小姐,我是汪成翰,還記得我嗎?」
「記得,汪先生,你的手傷好了嗎?」
「早就已經好了,我說過會打電話給妳約吃飯,今天晚上妳有空嗎?」
「我是有空,不過……」
「有什麼問題?」
「我在想,你邀請我吃晚餐,你的女朋友不會有意見嗎?」雖然她答應有空和他一起吃飯,但現在他已經有新女友,她並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如果妳說的新女友叫做周雨彤的話,那麼我要跟妳說,我也是看了週刊才知道我的新女友是誰,雖然我不知道她為何要說是我的女朋友,大概是炒作吧,但是我跟她只是一起喝酒的朋友罷了。」
「汪先生,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過問你的私事。」
「我知道,不過我現在真的是單身,沒有女朋友,而且比較讓我感到困擾的,是妳不肯答應跟我一起吃晚餐。」
「我知道了,晚上我有空,但是下午我有個手術,可能要約晚一點。」
「那麼七點半可以嗎?」
「可以。」
「和信醫院距離我們公司不遠,我可以順道開車過去接妳,對了,我會讓我的祕書先訂好餐廳。」
「不用這麼麻煩,我想等我們見面之後再一起討論要吃什麼就行了。」聽到預訂餐廳,方思妍能猜到大概又是很高級的餐廳,只是填飽肚子而已,不需要花那麼多錢,她的晚餐常常只是一碗餛飩麵就夠了。
「我知道了,就依妳的意思,那麼我們晚上見。」
「好。」
方思妍結束了和汪成翰的通話,走進辦公室,坐到辦公椅上,她放下手上的咖啡,打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張少女時代的舊照片。
這張照片是她國中畢業典禮那天拍的,照片裡除了她這個畢業生,還有阿姨和文超表哥,鄰居妹妹也一起合照,每個人都開心的笑著,那個時候花蓮家鄉的老街還沒有改造呢。
答應了汪成翰的邀約,方思妍覺得情緒有點複雜,像是有著期待卻又感到不安,曾經有朋友說過她很冷靜,做事有規劃,很少感情用事,但是這一次,她想要順從感覺,想做就去做,就當做是偶爾的放縱一下。
她看著照片裡站在她身旁的鄰家妹妹,低喃道:「依安,妳會支持我的做法嗎?」
方思妍低嘆了口氣,將照片放回去,然後關上抽屜,拿起桌上下午要動手術病患的病歷資料,再次專心閱讀。
電話另一端的汪成翰,收了線之後,冷冷地笑著。
在他看來,方思妍和周雨彤是同一種女人,但至少周雨彤很清楚的表現出她就是崇尚物質生活,對他說他房子那麼多,乾脆把不想要的舊房子送給她好了,看上去是笨,但其實很聰明,不然也不會有週刊那篇炒作的報導了,他的祕書告訴他,周雨彤近來接了很多電視通告,順利的進入演藝圈。
至於方思妍,在酒吧時明明盯著他看,那雙明眸看得出來很在意他,卻又表現得不是很熱情,在他看來,那也許是她勾引他的手段罷了,無所謂,不管她的手段是什麼,他一點也不在意,因為考驗人性貪婪慾望的遊戲已經開始。
他必須讓那個女人知道,她得為自己做錯的事負責,她是絕對不可能得到她想要的。
至於遊戲的最後,她會為自己曾經犯下的錯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這得看她的慾望有多強烈了,若是她不顧一切的只想往上攀附,貪婪到甚至希望能當上太子建設的少奶奶,那麼爬得愈高,她將會摔得愈重。
當然,如果她不貪圖榮華富貴,一開始就拒絕他的邀請,那麼就不會有這場遊戲了。
現在,連他也很期待結局,在她以為自己已經擁有了一切,卻又發現轉眼成空,她的表情應該會很有趣。
只是,這個時候的汪成翰如果早知道最後的結局是兩敗俱傷,會讓他痛徹心扉,也許就不會策劃這場遊戲了,又或者該說,他注定這輩子都無法跟心愛的女人在一起。
第2章
晚上七點半,汪成翰開車準時來到和信醫院,方思妍才剛坐上副駕座,他的手機鈴聲便響起,他拿起手機瞥了眼來電顯示,是美國紐約的工作夥伴喬治打來的。
他很清楚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喬治不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給他,他向方思妍說了聲抱歉後接起電話,用英文和對方交談。
「喬治,你怎麼會一大早打電話給我?」紐約和臺北的時差約莫十二個小時,紐約現在應該才是早上。
「成翰,今天上午我要去帝傑投資公司開會,我之前已經把收購帝傑的資料mail給你了,你說看完之後會再回mail給我,但我到現在都還沒有收到。」
「抱歉喬治,那份資料還在我那裡,我已經看過了,有幾個問題我本來打算找時間跟你討論的,但後來忘了。」
「是忘了還是又喝醉了?」喬治沒好氣的道。
「喬治,我十分鐘後到家,待會兒再打給你。」汪成翰說完,逕自結束通話。
方思妍主動說道:「汪先生,看來你有公事要忙,我先回去好了,我們改天再約吧。」
他想了下,提議道:「方小姐,如果妳還不是很餓的話,能不能先跟我回家一趟,等我把事情處理完,我們再一起去吃晚餐,這樣如何?」雖然這不在計劃之內,但卻可以讓彼此更加熟識。
「這樣不會不方便嗎?」她擔心造成他的麻煩。
「沒有什麼不方便的,我的公寓只有我一個人住,沒有問題。」
他爺爺住在陽明山的大宅,目前是半退休的狀態,一個星期會到公司幾天,偶爾假日他會回去跟老人家一起吃飯。
雖然爺爺是個很成功的商人,但對他的管教方式汪成瀚算是放任了,大概是和他父親早逝有關係。
他的父親二十幾歲時因為一場車禍意外而過世,父親那時的女友,也就是他的母親懷孕了,在爺爺的拜託下,母親未婚生下他,把他交給爺爺教養,母親則飛去英國唸書,幾年後和一名英國貴族後代結婚,一直定居在英國。
知道他母親未婚生子的人不多,母親現在的夫家也無人知曉,他和母親幾乎沒有聯繫,頂多偶爾從和太子建設有合作關係的舅舅那邊聽聞關於母親的消息,他才知道母親婚後生了兩子一女。
「那……好吧。」方思妍輕輕點了點頭。
他將車子駛上車道,載著她回到他的豪華公寓。
 
回到家後,他拿了瓶礦泉水給她,他屋裡的飲料只有酒和礦泉水,他請她坐在客廳等他,之後他走進書房,和喬治以視訊討論公事。
汪成翰看著螢幕上的喬治,開始針對收購資料中的問題和喬治進行討論,十分鐘便已定案。
喬治是個金髮帥哥,和汪成翰是哈佛大學的同學,兩人可是認識十幾年的哥兒們,默契好得很。
大三那年,投資股票獲利不少的汪成翰決定成立一間資產管理公司,專門針對經營遇困的企業進行重整或收購,他便邀請喬治當他的工作夥伴,喬治很樂意,幾乎是當下就答應了,喬治唯一提出的困惑是,汪成翰為什麼要在美國成立公司,明明聽說他畢業後要回臺灣繼承家裡的建設公司。
汪成翰笑著說,他只是對這個行業感到很有興趣,覺得日子無聊想玩玩看而已,而且他跟他爺爺約定最晚二十七歲回臺灣接管公司,所以這幾年他想看看自己能闖出什麼名堂來。
誰能想得到,當初為了好玩無聊而成立的IGM,在十年後的今天會成為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喬治真的很佩服汪成翰的投資眼光,幾年前,汪成翰突然說對一家發不出薪水的電腦公司很感興趣,連帶一併收購了他們研發的軟體產品,兩年後,汪成翰將那間電腦公司以兩億美金賣給了微軟,總之,公司很有錢,連他這個小股東都擁有兩架私人小飛機了。
討論完後,喬治還有一件事要報告,「成翰,金森百貨執行長羅伯特的母親,也是最大的股東卡洛琳夫人,她希望能跟你見個面,她期待我們助他們紓困而不是收購,因為那是夫人的父親留給她的產業。」
金森百貨是美國老字號的連鎖百貨公司,曾經是美國知名度最高也是最受歡迎的百貨公司,但經歷了二○○八年金融危機而導致的經濟動蕩,再加上沒有優秀接班人,羅伯特和另外兩位兄弟的幾次投資接連失利,負債累累,儘管目前集團的資產仍大於負債,但營運每下愈況,前景堪憂。
「除了收購,沒什麼好談的,我只想要金森位在市中心的土地,對於經營百貨公司沒有興趣,等他們想賣了再說。」汪成翰語氣淡漠的回道。
「我知道了。」喬治明白當好友說沒有興趣,那就不必再多說什麼。「成翰,我從螢幕看你,你的氣色不太好,聽我的勸,戒酒吧,我想依安也不想見到你變成一個酒鬼。」
以前的汪成翰非常有自信,沉穩又瀟灑,雖然工作忙碌,每天都顯得神采奕奕,更不曾遺漏過什麼重要的事,可是現在的他,雖然神情還是一樣充滿自信,但卻少了瀟灑,多了分淡漠,像是對什麼事都不在乎,就拿金森百貨來說,若是以前的他,他一定會答應和對方見面,甚至考慮投資。
自己的妻子是臺灣人,從臺灣朋友那邊聽說,汪成翰這一年來變成一個到處飲酒作樂的花花公子,他也知道汪成翰之所以改變這麼多,是因為交往兩年的女友何依安突然去世的緣故,當時人在美國的汪成翰,才開心的說等回臺灣要準備結婚的事,可是女友卻突然死了,任誰都無法接受這麼殘酷的打擊,更別說當汪成翰趕回臺灣時,還沒有見到心愛女友的最後一面。
自己真的不懂何依安的家人為什麼要提早把何依安給火化了,好歹也該讓汪成翰見她最後一眼的,如此一來,汪成翰也許就不會覺得這麼遺憾了。
喬治在感嘆的同時,真心希望好友能快點走出傷痛。
汪成翰聽到喬治提起何依安,他靜默了一會兒才道:「好了,你該準備去上班了。」
「嗯,保持聯絡。」喬治點點頭道。
汪成翰關掉電腦,結束和喬治的視訊。
剛剛他差點就跟喬治提起依安的真正死因,而那名只想嫁進豪門的失職醫生,此刻就坐在外頭的客廳。
汪成翰滑開手機,裡面有一張他和何依安的合照,是她拿他的手機拍的,照片裡的她笑得恬靜溫柔。
他認識依安很多年了,她是潘亞莉的繼姊。
潘亞莉的父親曾經是太子建設的重要幹部,潘亞莉從小就常跟著父母到他們家拜年,潘亞莉小五那年,她父親因病去世,他爺爺擔心她們母女倆的生活,便聘請她的母親到太子建設上班。
潘亞莉高一那一年,她的母親和依安的父親再婚,比潘亞莉大一歲的依安成為她的繼姊,他也因此認識了依安。
至於他會和依安進一步交往,是她大學畢業後進入太子建設工作,成為他的助理祕書後,他們的戀情並沒有公開,只有他的祕書知情而已,因為公司嚴禁員工談戀愛,想也知道是他爺爺規定的。
後來她在他去美國前提出辭呈,兩人決定等他從美國回來就結婚……
汪成翰的大手握緊手機,每次想起以前的事,他便感到心痛得難以呼吸,當他喘不過氣來,他就想喝酒,因此他常去酒吧喝酒,對於主動說要陪他一起喝酒的女人,他幾乎來者不拒,熱鬧至少可以讓他忘了心裡的難受與痛苦。
而現在,他也會讓方思妍體會一下,失去最重要的東西會有多麼心痛。
 
汪成翰進入書房後,方思妍在屋裡繞了一圈,就跟依安說的一樣,這是一間很漂亮的大房子。
依安比她小了三歲,在七、八歲時,依安跟著父親搬到花蓮居住,成為她家的鄰居,她沒有妹妹,因此和依安感情很好,在她國中畢業後沒多久,依安又跟著父親搬到臺北,後來她北上唸醫學系,有時會跟依安碰面吃飯。
在依安跟汪成翰交往後,兩人每次見面,依安都不停說著男友的事—
思妍姊,我有男朋友了,他是我的上司,他長得很帥喔,我高中時第一次見到他就愛上他了,而且我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我可以和他談戀愛,我覺得自己每天好像都在作夢一樣。
思妍姊,我跟妳說,我男友他都用左手拿東西喝喔,大概是因為他總是一邊喝咖啡,一邊還在做事,所以久而久之養成了這樣的習慣,我覺得他認真工作的表情真是帥呆了!
思妍姊,我發現我男友很愛穿灰色的衣服,他的衣櫃裡一半以上的衣服都是灰色系的,其實我覺得不管他穿什麼衣服都很好看,就算是最普通的家居服,看起來都像男模特兒,我覺得我男朋友是全世界最帥又最性感的男人。
思妍姊,我繼妹亞莉問我是不是交男朋友了,我沒有承認,雖然我男友認為讓亞莉知道沒有關係,但我不想說,我總覺得亞莉討厭我,而且她好像也喜歡我男友,我想這件事還是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思妍姊,我跟我男友提過妳這個鄰家姊姊一直對我很好,不過我沒有讓他知道妳現在是個醫生,等哪天你們見面了,他一定會很驚訝,原來我也是有像思妍姊妳這麼優秀厲害的好朋友呢!
思妍姊,昨天我男友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生活,我開心的拚命點頭,點得頭都暈了,後來他帶我去看一間很大、很豪華的房子,雖然還在施工,但是再半年就可以完工了,他說那是我們結婚後要住的房子,他決定這個星期六到我家正式拜訪,先讓家人知道我們交往的事,之後再對外公開,思妍姊,我結婚的時候希望妳能當我的伴娘。
方思妍心想,這間房子應該是在依安過世後才完工的,雖然依安多次安排她和男友汪成翰見面,但不是她剛好有急診病患,就是依安的男友有事,像是老天爺故意不讓他們碰面似的,一直錯過認識對方的機會。
現在,她終於和依安口中很棒的男友見到面了,但依安已經不在了。
依安的死讓她很難過,但想起好友立珊的哭求、何伯父的懇求,最後她也只能幫著隱瞞,但她真的覺得很對不起依安,她不求依安能夠諒解她,只希望依安在天上做個快樂天使。
話說回來,汪成翰現在的模樣,和依安以前形容的差好多,依安說他每天都神采奕奕,笑起來帥氣逼人,但現在的他,大概是飲酒過量,加上夜生活太靡爛,氣色不好就算了,笑起來還帶著一絲痞樣,那頹廢的模樣和照片裡的英挺帥氣判若兩人。
其實她心裡很清楚,汪成翰並不是真心想要跟她做朋友,那天在酒吧,她跟他一起離開員工休息室,當他叫住她,而她回頭時,也許他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但在那一瞬間,他看她的眼神像是死神,若不是她的個性向來冷靜,說不定會被他那樣的眼神給嚇得當場哭出來。
她知道醫院的同事都認為是她的疏忽才會害死依安,他也是這麼想的嗎?偏偏她無法澄清和解釋,畢竟她的確也有責任。
而且,突然間失去最愛的人,那種殘酷的打擊和內心所承受的痛苦,她自己也曾經遭遇過,心真的很痛很痛,所以,她能體會他的憤恨。
雖然她不知道他刻意接近她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不過她倒是希望能跟他做朋友,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幫助他改變現在的生活,別再荒唐度日,好好去談下一場戀愛,她相信依安也會想要見到他過得很好,這也是她現在唯一能替依安做的事。
方思妍沉思之際,聽到放在客廳桌上的手機響起,她走過去接聽,是醫院護士打來的。
「二號病床的王姓病患現在開始發燒了?Miss許,如果半個小時後病患體溫持續升高的話,馬上打電話給我……好,就這樣。」
「醫院打來的?」汪成翰來到客廳剛好看到她結束通話,他直覺問道。
「對,今天我替兩個病人動手術,我要護士特別注意病患的情況,一有問題馬上通知我。」
「妳對待每個病人都是這樣嗎?」他故意問道。
「當然,我對我的病患有責任。」她堅定的回道。
「這麼聽來,妳是一個很盡責的醫生。」
「沒什麼,這本來就是醫生該做的事。」方思妍說完,低頭將手機放回皮包裡。
她沒有看見在那一瞬間,汪成翰的眼底閃過一抹怒色,她根本是在說謊!
遊戲開始了,從這一刻起,他會很寵她,讓她以為自己置身在天堂,這麼一來,等她跌落地獄時,體會才能更深刻。
「方小姐,晚餐吃義大利麵,好嗎?」
方思妍拿著皮包點點頭。「好,我喜歡吃義大利麵。」
「不用拿皮包,妳等我十五分鐘,馬上就可以吃了。」汪成翰邊說邊捲起襯衫的袖子。
她難掩驚訝的問:「汪先生,難道你要親自下廚嗎?」
他微微一笑,「嗯。」說完,他轉身走向廚房。
方思妍哪可能坐得住,她將皮包放回沙發上後,馬上跟了過去。
汪成翰從冰箱裡拿出食材還有肉醬罐頭,問著站在廚房門口的她,「我打算做番茄肉醬義大利麵,還是妳想要吃其他口味的?」
「就吃番茄肉醬義大利麵。」她回道。
她沒聽依安說過他會做菜,大概是因為下廚的都是依安吧。依安從小跟父親相依為命,不但很會做家事,廚藝也很好。
若不是親眼所見,她根本無法想像散發尊貴氣勢的他會站在廚房裡做菜,動作還這般駕輕就熟,看著他俊美的側臉,她想起江護士說過不懂為何那麼多拜金女喜歡他。
她覺得喜歡他的女人不一定都是拜金女,其中應該也有不少人是真的被他的魅力所吸引了,就連她也忘我的看著他許久。
十多分鐘後,方思妍和汪成翰一起坐在餐桌前吃著義大利麵,邊聊著天。
她這才知道他最初會自己動手做義大利麵,是因為那時的女友煮得太難吃,他為了證明女友料理的方式是錯的,便親自下廚,從那次之後,他只要有空就會自己下廚。
聊了好一會兒,方思妍對汪成翰的認識又多了一點,後來他表示希望別再「方小姐」、「汪先生」的喊來喊去,太生疏了,因此兩人都同意改稱呼,像朋友般喊對方的名字。
然後,他發現少了佐餐的飲料,連忙起身問:「妳要來點紅酒嗎?」
「不用,我不喝酒。」她搖搖頭。
「為什麼?難道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汪成翰會這麼問,是因為他曾看她在酒吧裡勸客人戒酒,但他總覺得她不只是為了對方的健康著想而已。
方思妍的淺笑裡帶著淡淡的哀傷。「是有特別的原因沒錯,下次有機會再跟你說好了。」一般人聽到她說不喝酒,都以為她是醫生,特別注重身體健康,連執行長都沒有問過呢。
他不再追問,走進廚房,倒來兩杯白開水,將其中一杯遞給她。「今天我也一起喝水好了,喝水比較健康,是吧,方醫生。」
她的內心有著小小的感動,見他用左手拿起杯子喝水,她微微一笑。「沒錯,水是對身體健康最好的飲料。」喝完水,她落落大方的道:「成翰,我好像還沒有跟你說謝謝,謝謝你今天親自下廚請我吃義大利麵,非常好吃。」
他身為男人,廚藝卻比她還要好,真讓她有些汗顏。
「很高興妳這麼捧場,不過妳不用這麼客氣,我說過對妳一見鍾情吧,可以和欣賞喜歡的對象一起吃飯,我感到很開心。」
「成翰,關於你之前說的追求,我覺得……」方思妍話還沒說完,就被手機鈴聲打斷,她起身到客廳去接電話,是許護士打來的,告知王姓病患的體溫已經下降了。「謝謝妳,Miss許,如果有其他狀況請再馬上通知我……好,再見。」她鬆了口氣,拿著手機回到餐桌前坐下。
「病人怎麼樣了?」汪成翰問道。
「沒事了,那名病人已經退燒,所以我現在不用趕回去醫院。」她總算能比較放心的吃晚餐了。
汪成翰看著她,忍不住想,如果病人還在發燒,她真的會趕回醫院嗎?還是繼續留在這裡跟他一起吃晚餐?他甚至想追問她一年前依安手術的事,很快的他又自己反駁了這個念頭,問了又如何?難道她會老實承認是她的錯嗎?
他曾質疑過是不是醫療疏失,不然一個小手術怎麼會讓依安再也醒不過來,但何伯父因為失去愛女太過傷痛,不想再多談關於女兒的死,也認為既然人都死了,沒有什麼好追究的了,而潘亞莉的母親也勸他放下,人死不能復生,他那麼做,只會讓活著的人更加傷心和痛苦,所以後來他不再向他們提起這件事,可是他怎麼樣都無法釋懷。
遲遲沒等到他的回應,又見他的表情有點怪異,方思妍關心的問:「成翰,你怎麼了?」
汪成翰拿起杯子,將水一口飲盡。「思妍,我想問妳,對於我的追求,妳考慮得如何?我知道八卦週刊常常報導我的緋聞,但我並沒有和那些女人交往,大家只是一起喝喝酒罷了,希望妳不要誤會。」
她望著他問:「你為什麼那麼喜歡去酒吧喝酒呢?」
「大概是不想自己一個人吧。」他帶著微笑回道:「每天下班回家後總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視,一個人睡覺,身邊連個可以說話的對象都沒有,去酒吧至少有人陪我喝酒、陪我說話,比較不這麼空虛無聊。」
方思妍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聽得出來他的語氣帶著故作輕鬆的自嘲和寂寞,雖然臉上帶著笑,但眼神卻閃爍著孤寂。
其實她本來是想告訴他,她拒絕他的追求,希望兩人只當朋友就好,但依照目前的情況,若她不答應,他是不會放棄的。
雖然她很清楚坐在面前的是個很危險的男人,如果她夠聰明的話,應該馬上離開,並且從此不再跟他有任何交集。
她低頭看著盤中的義大利麵,真的很好吃,聽說會做菜給女人吃的男人是溫柔的好男人,她想著,如果放著他不管,萬一他日後開始酗酒那就不好了。
只是,她的內心依舊有著很強烈的不安,如果她以這樣的心情答應跟他交往,恐怕他很快就會察覺到有異。
經過一番思索後,方思妍說:「成翰,我希望你可以再多給我一點時間考慮,不過我還是很樂意當你的飯友,跟你一起吃飯,當然,如果你想找人說說話,也可以打電話給我。」
汪成翰猜想她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大概是想把他當成備胎,想比較看看他和沈君羿誰比較好,又或者誰可以比較快讓她成為少奶奶。
這個女人,就只有外表看起來純淨可人罷了。
看來他得幫她做出決定,畢竟他並不打算花太多時間玩遊戲。「好,就讓我們先當飯友,我會讓妳看到我想追求妳的真心。」
 
之後的每天下午,方思妍都會收到汪成翰邀請吃飯的Line訊息,兩人也愈來愈常共進晚餐。
由於汪成翰都是親自開著頂級房車來到和信醫院接她,因此沒有多久,醫院裡開始流傳她和太子建設總經理交往的八卦。
 
「思妍,我聽說妳劈腿了,還有人說妳甩了我這個醫院的小小開,準備當太子建設的董娘,這是真的嗎?」上午的會議結束後,沈君羿請方思妍到執行長辦公室喝咖啡。
他最近因為醫院要購買新醫療儀器忙翻了天,後天還要飛去美國和德國,跟儀器製造廠商見面,直到今天,他才知道他和方思妍分手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他還得到許多人關愛的眼神,更有人說要幫他介紹女朋友,所以他必須找「當事人」好好了解一下情況。
「還有,我什麼時候變成小小開了?我只聽過小小兵而已。」他很不高興被人叫小小開。
方思妍一聽,忍不住笑了。
「妳笑了?所以傳聞是真的?妳打算把我給甩了,然後跟太子建設那個叫什麼東東東的總經理交往?很抱歉,我一向不會記得情敵的名字。」
「他叫做汪成翰,還有,執行長,我不記得什麼時候跟你交往了,既然如此,我又怎麼會把你給甩了呢。」她知道醫院裡關於她和執行長的情事緋聞不少,以前她還會想著要澄清,但後來傳聞實在太多,她也懶得理會了。
「思妍,剛剛在妳來之前,我估狗了一下,發現那傢伙是個花花公子,雖然皮相不錯,不過還是差了我一點,但我跟妳說,別跟那種人來往,那種愛去酒吧的花心男人不適合妳。」
方思妍覺得這番話由他來說特別沒有說服力,他自己不也常和朋友去酒吧嗎?
「執行長,其實他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她不是要替汪成翰說話,她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沈君羿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怎麼,妳以前就認識那傢伙了?」
「不,我跟他以前並不認識,甚至也沒有見過面,我只是透過一個朋友聽說了不少關於他的事情,以前的他真的不是喜歡上酒吧喝酒的人,至少一年前不是,那是因為發生了一些事,他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她覺得她也有責任,因此她想要幫他恢復從前的生活。
「思妍,妳有發現嗎?妳從剛剛就一直在替汪成翰那個傢伙說話耶,難道妳真的和他在交往嗎?」雖然她拒絕了他,但他還是很喜歡她,當然不希望她遇到不好的男人,受到傷害。
「我沒有答應他的追求,只答應跟他一起吃飯。」
其實一開始聽到方思妍和太子建設汪成翰交往的消息,沈君羿認為應該只是無聊的八卦,要是她真的會為了錢而和什麼人交往,她早就是他的女朋友了,況且就他對她的了解,她平常不是待在醫院就是窩在租屋處,連護理人員舉辦的聯誼活動她也從來不參加,她又是怎麼和汪成翰有所交集的?
這樣的疑問一起,他馬上問:「思妍,妳說妳之前並不認識汪成翰,那為什麼現在會變得這麼熟?」
「上次跟你一起去酒吧,你不是要我幫你拿礦泉水嗎?那個時候酒吧裡的一盞天井燈突然爆裂,我剛好就站在下面,是汪成翰及時把我拉開我才沒有受傷,我跟他就是這樣認識的。」方思妍覺得這沒什麼好隱瞞的。
原來那個豬頭是他自己!沈君羿氣得頓時血液衝腦,頗有快要中風的感覺,他在心裡暗罵自己真是個大白癡!
方思妍發現他的表情少了平日貫有的吊兒郎當,露出像是懊惱的模樣,她困惑的問:「執行長,有什麼問題嗎?」
他沒有說話,只是直勾勾的望著她,先是挑了一下右眉,接著又挑了挑左眉,之後兩道濃眉緊緊皺在一起。「我沒有什麼問題,只是覺得大事不妙了。」
「什麼大事不妙了?」她不明白他的意思。
沈君羿拿起咖啡杯,啜飲著咖啡,就是故意不回答她的話。
他不想告訴她,當她提起汪成翰的時候,表情很溫柔,連語氣也是,她說她以前就知道他的事,該不會以前就喜歡那傢伙了吧,因此才一直拒絕他的追求?
關於汪成翰這個人,他其實是知道底細的,當然不是估狗來的,而是當年他在美國讀書時,他的女友是哈佛大學的學生,跟他提起有個和他一樣來自臺灣的男生很厲害,不過才大三,就已經是一間公司的老闆了。
IGM資產管理公司目前的執行長是喬治.哈里斯,但幕後的大老闆其實是汪成翰,汪成翰不常出現在媒體面前,但卻是個商業奇才,把別人眼中像是廢鐵的公司買下後,加入了碳等元素,廢鐵搖身變成了鋼,身價就差很多了。
臺灣的財經雜誌很少有這類資產管理公司的報導,但在歐美,IGM可是相當知名的公司,而且財力雄厚。
沈君羿想了下,汪成翰回來臺灣多年,一向低調,他跑趴多年,也沒有見過人,但是這一年來,他的確常在酒吧和派對上見到汪成翰,而那傢伙也開始成為八卦週刊的封面主角,變成有名的花花公子,所以真的是因為發生了某些事,才讓那傢伙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但那傢伙為何會突然來追求他們家的思妍?汪成翰在酒吧裡左擁右抱的那些女人,哪一個不是又性感又妖媚又會撒嬌,思妍雖然漂亮,但她比任何人都要純真,別說撒嬌了,讓她擺個性感的姿勢恐怕都會很好笑,正因為如此,他才會這麼喜歡她。
唉呀,他的思緒有些脫軌了,不管怎樣,他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偏偏一時間也說不上來,既然如此,就等他出差回來再好好調查清楚吧。
最後,因為沈君羿有重要的電話要接聽,方思妍便先行離開執行長辦公室,但她還是覺得很困惑,他到底為什麼要喊大事不妙了?不過她知道他會問起她和汪成翰的事,是出自朋友的關心。
她下意識伸手捂著左胸口,一直以來,她都不曾對沈君羿有過心跳加快的感覺,也不曾看他看得入迷,可是對於汪成翰……
突地,口袋裡的手機震動打斷了她的思緒,她拿出手機滑開Line的訊息,是汪成翰傳來的—
今天晚上有空嗎?一起吃飯,我去接妳。
方思妍勾起唇,快速回覆—
可以。
那麼晚上見。
好。
她看著他傳來的訊息,莫名開始心跳加快,就算沒有看到他本人,依舊讓她感到高興。
她期待與他見面嗎?她的心還來不及回應,微紅的雙頰已經替她回答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判官大人的初戀》

    《判官大人的初戀》
  • 2.荷包滿滿滿之《娘娘收錢不找零》

    荷包滿滿滿之《娘娘收錢不找零》
  • 3.《視妻如命》

    《視妻如命》
  • 4.卿卿深藏不露之《王妃下堂樂》

    卿卿深藏不露之《王妃下堂樂》
  • 5.紅顏好好命之《王爺的小醫娘》

    紅顏好好命之《王爺的小醫娘》
  • 6.變身情人之《廚娘小王妃》

    變身情人之《廚娘小王妃》
  • 7.《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8.轉行做貴妻之《閨女鬧皇宮》

    轉行做貴妻之《閨女鬧皇宮》
  • 9.護妻聯盟之《擁妻自重》

    護妻聯盟之《擁妻自重》
  • 10.幸運禮物之《歐巴跟貓來》

    幸運禮物之《歐巴跟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