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917

《過期男神》

  • 作者七巧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6/03/04
  • 瀏覽人次:1700
  • 定價:NT$ 200
  • 優惠價:NT$ 158
試 閱
要不是身為公關接待過伊薩奇本人,知道他長得是圓是扁,
她根本無法把眼前這會走路的冰箱和過去的陽光車神畫上等號,
一想到自己喜歡過的男人變成這副要死不活的鬼樣子,
她實在很想狂搖他的肩膀+大吼幾句,讓他重新振作起來,
不過她很快發現他的冷酷全是假象,內心依然溫暖, 
她A到別人的車被敲詐修理費,他大步上前幫忙解圍, 
知道她因童年意外很怕水,他緊抱著她輕聲安撫,神態超溫柔, 
他還為了救突生重病的她克服心理恐懼,重新坐進駕駛座, 
從偏僻山區一路飆到醫院,否則她早就嗚呼哀哉了, 
不得不說這些舉動超犯規,害她心頭的小鹿橫衝直撞,再次愛上他, 
可這傢伙明明說要出國把技術練回來,兩人好一段時間沒聯絡, 
不料再有消息時,居然是被拍到他跟辣模開、房、間?!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1章
二十二歲的蘇伶伶,大學畢業進入一間公關顧問公司當助理,工作不及半年,竟被派去接待國際巨星,令她無比惶恐—— 
「欸!要我當接待?可是,我對F1完全沒概念……」一聽見上司的指示,她非常驚愕。
公司近期爭取到一件大Case,將在臺北世貿一館承辦盛大的國際新車展活動,共有國內外三十家廠商聯合參展,兩百輛新車展出,其中最受矚目的,莫過於千萬超跑法拉利(Ferrari)及瑪莎拉蒂(Maserati)。
除了主角名車吸引眾人目光,另一項比名車更吸睛,更炒熱活動氣氛的,是參展廠商之一的法拉利,將邀請其車隊新生代男神出席車展活動現場。
現年二十五歲的義大利人伊薩奇.德盧卡,已接連奪得三屆F1世界冠軍。
他在二十三歲時就抱走第一座世界冠軍,成為F1史上最年輕的世界冠軍。
今年度賽程剛結束,他在最後一站的日本鈴鹿站再度封王,接連三屆贏得世界冠軍。在返回歐洲前,他受邀順道來臺灣,將在國際車展露個臉,短暫停留一兩天便離開。
蘇伶伶的公司是車展活動主要的企劃單位,除了與模特兒公司接洽車模的安排與接待,亦要負責接待這位F1新生代男神。
這責任對身為菜鳥的她而言太過重大,令她不免驚惶。
「妳只是招待之一,主要接洽是由我負責。」一臉精明幹練的公關經理侯鈞儀淡然表示,「除了妳,還有兩名公關人員隨行,一起擔任伊薩奇的接待人員。」原要找資歷超過一年的公關人員,適巧另一位時間無法配合,這才讓新人蘇伶伶也一起幫忙。
「呃?那位車手不是只到活動現場出席半小時而已,由經理親自接待不說,還要多三名接待人員隨行?」蘇伶伶納悶提問,這陣仗似乎有點大。
「伊薩奇在當日上午出席車展後,將在臺灣停留一天,隔天下午才離臺,他在臺灣的期間必須給予最高規格待遇,若不是公司當日要派出不少人接待一堆車模,會撥出更多人手供對方差遣。據聞這位天才車手其實不太好侍候。」侯鈞儀輕扯一抹笑,將一份個人檔案交給她。
「妳跟他實際接觸的機會應該不高,只要跟著我,聽我的交代行事就行。」真正要費心應對的人是她。
「喔。」蘇伶伶接過檔案夾點點頭。
被分派擔任國際知名F1車手伊薩奇的接待人員之一,儘管實際跟他面對面交談的機會微乎其微,她仍認真研究伊薩奇的生平經歷,不禁驚嘆連連。
他七歲就開始接觸小型賽車,十二歲開始參加初階方程式賽車,十六歲獲得歐洲卡丁車冠軍,十八歲獲得義大利F3總冠軍,不久贊助商便為他取得F1車隊測試車手席次。
隔年他被拔擢轉投進名門法拉利車隊,賽事成績更輝煌,抱回的獎盃不計其數,並接連拿下三座個人世界級冠軍盃,亦替車隊奪冠,天才型車手的他在歐洲被譽為F1新生代車神。
年紀輕輕的他前景不可限量,全世界賽車迷都期望見他持續再創佳績,刷新個人及世界紀錄。
「天啊,七歲就會賽車,我七歲時還在騎要掛輔助輪的小型腳踏車呢。」蘇伶伶喃喃說道,難以想像那麼小的孩子接觸賽車。
如今才二十五歲的伊薩奇已贏得三屆世界冠軍,只要未來繼續發光發熱累積戰果,極可能超越F1史上戰績最輝煌的紀錄保持者—— 奪得七屆世界冠車的車神舒馬克。
以前對F1完全陌生的蘇伶伶,在看過伊薩奇的個人檔案後,又上網認真搜尋詳細事蹟,這才對他的身價更有概念。
他現在年薪已破千萬歐元,另外還有廠商贊助、獎金、廣告收益等,平均年收入高達兩千五百萬歐元左右,將近九億臺幣。
難怪只是借用他的人型看板擺在車展現場,他本人只預計出席半小時,就有千萬臺幣輕鬆入袋;聽說這還是他做人情才開出的優惠價碼,若不是有數家車廠聯合出資請他,還真請不動這位賽車界的大明星。
 
今天,就是臺北國際新車展的開幕日。
一大早現場已出現排隊人潮,半數以上的民眾是為一睹F1年輕男神而來。
個性中規中矩的蘇伶伶一身拘謹打扮,上了淡妝,穿著白色長袖襯衫、黑色窄裙、黑色包頭鞋,有些惶惶不安地在活動現場等待巨星蒞臨。
伊薩奇比預計時間晚半小時才抵達現場,他一出現,立刻引起一陣大騷動。
現場民眾有人尖叫,有人忙拿手機、相機拍照,紛紛想擠上前,與巨星拉近一點距離。
戴著墨鏡、一身墨色西裝的伊薩奇抿著唇沒說話,一臉冷酷地在工作人員及幾名保鑣的開路下,從容邁步,一路走進展覽會場,站上法拉利跑車的展區。
蘇伶伶與兩名公關人員尾隨在後,卻只能站在幾步距離外等候,而穿著名牌套裝的公關經理侯鈞儀則站在他身旁,向他微笑問候兩句,並與他的經紀人簡短交談。
伊薩奇拿下架在高挺鼻梁上的墨鏡,這才正眼直視面前一排記者媒體,薄唇淡淡一勾。
「哇塞,本人比照片更帥!」一名同事低聲驚嘆。
蘇伶伶也不由得點頭附和,雙眼盯著前方充滿自信與魅力的男人。
她事前雖看過他不少照片,但與此刻近距離見到本人,感覺很不一樣。
身高180cm的他,在F1車手當中算是相當高,因F1賽車的駕駛艙較狹小,車手身材普遍不高,個頭較小且體重較輕的車手會較具優勢,然而他的身材體型卻沒成為劣勢,依然能獨占鰲頭。
此刻穿著合身西裝的他更顯高䠷挺拔,一頭微長墨髮,髮尾微翹,看來很有型,五官沒有義大利人那麼稜角分明,帶點東方味道調和,輪廓深邃又英俊,一雙銀灰色瞳眸宛如星星閃爍。
他先是拿過旁人遞上的麥克風,面對一排攝影機鏡頭,微微一笑,以中文問候一句,接著以英文說了幾句話,而對於記者的發問並沒給予回答,隨即走向幾部不同廠牌的跑車參觀。
現場鎂光燈不停追逐他的一舉一動,媒體和民眾全都定睛在他身上。
他比現場穿得火辣的美女車模更吸睛,甚至連車模都忍不住多注目他幾眼,紛紛對他投以一抹愛慕的神色。
他大方地與車模一起擺Pose展示名車,時而勾唇,揚起一抹笑意,舉手投足間散發一股傲然貴氣。
他在車展現場短暫停留約二十分鐘,闊氣地訂下一輛法拉利千萬超跑之後便要離開。
媒體群立刻簇擁上前,將他團團包圍,十數支麥克風擠到他眼前,希望首次來臺的他能再多說幾句話,也對他輕易就訂購一輛超跑感到訝異,異口同聲詢問訂車是真實或只為宣傳效果?
他再度戴上墨鏡,薄唇輕抿,沒回應記者的問話,瞬間恢復如進場時的冷酷模樣。
工作人員及數名隨行保鑣忙阻止媒體糾纏,蘇伶伶及兩名公關也在侯鈞儀指示下,幫忙護送他從出口處離開展覽館。
媒體尾隨在後欲再搶拍他的鏡頭,甚至不少民眾也匆匆奔出來追星。
伊薩奇在眾人簇擁下,緩緩朝已等在一旁的專車靠近,即將上車前,他向緊跟在旁的經紀人說了一句義大利文。
他聲音不大,但蘇伶伶適巧聽見,忙快步上前,叫喚他一聲,從包包掏出一罐雪碧便要遞給他。
身形微胖的中年經紀人保羅愣了下,侯鈞儀正想制止她這有些失禮的舉動,伊薩奇卻回頭看著她—— 
「妳會義大利文?」他用義大利文問話的同時,伸手接過她遞上的雪碧。
「一點點。」蘇伶伶有些緊張地回道。前一刻她也怕自己失禮,一見他伸手接過,內心鬆了口氣。
他沒多說什麼,只是朝她胸前掛的工作證瞄了一眼,而她看不見他墨鏡下的眼神。
他隨即轉身坐進賓士豪華休旅車寬敞的後座,他的經紀人則坐進副駕駛座,因他習慣有自己的空間。
侯鈞儀替他們將車門關上,跟這部車的司機再叮嚀兩句,隨即走往前方另一部公司的廂型車,當前導車帶他們前往下榻飯店,並安排之後的行程。而賓士休旅車後方還緊跟一部車,裡面乘坐幾名保鑣。
這方廂型車內,侯鈞儀不禁提出疑問,「伶伶,妳懂義大利文?怎麼剛好帶著雪碧?」她的履歷只註明諳英文。
「那個……我大學有選修,但只懂一點點會話而已。」蘇伶伶有些尷尬地笑笑。「我查過伊薩奇的詳細資料,他喜歡喝雪碧,所以準備了兩罐放包包,心想也許會用到。」也剛好她聽得懂他說的那句義大利文。
「很好。」侯鈞儀對她細心的表現給予讚許。
「伶伶,妳會義大利文,也教我們幾句好不好?」同車的另兩名同事忙向她請教,羨慕她方才能適時提供伊薩奇的需求並和他互動。
「那個,我真的只會幾句而已。」蘇伶伶搔搔頭髮,一臉不自在。
她並不是愛現的人,只是對工作抱持謹慎的態度,首次擔任國際明星的接待,雖只是小助理,仍要盡力而為,才會認真查閱對方的相關資訊。
原本還擔心方才直接遞雪碧的舉動可能有些唐突,意外被經理稱讚,讓她有點受若驚。
「沒關係,就算一兩句問候也很好。」兩名同事笑笑地央求,她於是教她們幾句簡單的義大利文。
不久,到達了公司為伊薩奇安排的五星級飯店。
她們與隨後抵達的伊薩奇會合,在服務生的帶領下,一行人前往頂樓總統套房。
占地百餘坪的總統套房恢弘氣派,可遠眺一零一大樓的絕佳景緻,典雅奢華的獨特品味設計、原件藝術品裝置,呈現卓絕的不凡氣勢。
寬敞的客廳附有典雅壁爐,貴氣舒適的餐廳,時尚豪華的廚房,優雅的閱讀室,豪華臥房設有寬敞的化妝間、衣帽間,奢華的大理石浴室亦可眺望一零一大樓,浴室內設有大型按摩浴缸及獨立蒸氣淋浴間,還有私人健身室。
蘇伶伶連同上司跟著服務生一一向伊薩奇的經紀人介紹環境,她內心嘖嘖稱奇,慶幸生平有機會參觀國內最貴,最奢華氣派的總統套房。
而入住這豪華總統套房的男人,對環境介紹興致缺缺,他由入口迎賓區直接走進客廳,脫下西裝外套、扯掉領帶,隨意扔在一旁的沙發上。
他要經紀人保羅隨服務生去參觀其他空間,而他獨自走往廚房,打開冰箱,檢視裡面供應的食物冷飲,那是公關公司交代飯店人員事前準備的,而餐桌上也有幾道小吃。
伊薩奇從冷凍庫拿出一盒冰淇淋,打開盒蓋,以小湯匙舀冰淇淋吃,邊返回客廳。
他皺眉,抬眼看向那方人群,朝站最後的蘇伶伶招手。
蘇伶伶一愣,以食指比比自己。隨即朝他走近。
他將手中的冰淇淋盒交給她,說了一串義大利文。
「呃?」她伸出雙手接過,眨眨眼,試圖理解他說的話。「你是說……不喜歡這個?要吃義大利的?」她用英文輕聲反問。
「是。」似是看出她聽不太懂,他改說英文,「這個不好吃,我要吃義大利手工冰淇淋。」
「不好吃?」她又是一愣。她手上拿的可是知名品牌Häagen-Dazs冰淇淋,他竟嫌棄不好吃?
她只能匆匆走向上司,轉達他的需求。
侯鈞儀向他微笑表示歉意,會請人儘快準備他喜歡的冰淇淋送過來,還詢問他是否要出門參觀或品嚐臺灣美食。
她方才已先向保羅介紹了一些行程,又向他詳述一番,告知他國外明星來臺較感興趣的行程及食物供他參考。
「小籠包?雪花冰?夜市?」伊薩奇對這幾個名詞感到困惑。
「伊薩奇先生若想吃小籠包或雪花冰,待會就能立即為您做出門的安排,如想體驗臺灣的夜市文化,可安排在晚上七點,公司會派更多人力隨行,讓您能安全且盡興地體驗夜市樂趣。」侯鈞儀臉上掛著專業笑容,柔聲說道。
「我暫時不想出去,那個什麼吃的都買來飯店,我吃看看。」伊薩奇有些懶洋洋地道。
他對她所提的幾處參觀景點意興闌珊,而食物方面雖有點興趣,卻懶得出門去品嚐。他想先待在房間內,查一個重要資訊,那才足以讓他有出門的慾望。
「小籠包可以外帶,原本要先準備好,考量到若放涼了會失去一些美味度,才打算安排您到店享用。既然您暫時沒打算外出,我會讓人買來飯店,不過雪花冰就算以保冰袋外帶,也無法保留它綿密的特性,只適合到店品嚐。」侯鈞儀笑笑地委婉建議。
聽到他無意出門,她反倒覺得輕鬆許多,要帶他這種國際級大明星出門,勢必勞師動眾。
若去夜市,更要出動不少人力為他護衛開路,但不管麻煩與否,讓他在這裡短暫停留的時間能感到滿足高興最重要。
「那不用了,買義大利的冰淇淋過來就可以。」他說得隨意,其實對吃的方面還頗挑剔。
「沒問題,立刻安排人為您準備。」侯鈞儀微笑應諾,並向他告知會派兩名公關在飯店待命,若他有任何需求可隨時與她們聯絡,或直接打電話給她,她將立即做安排,若他決定外出,她則會一起隨行。
雖擔任他的隨行招待,但身為公司的公關經理,侯鈞儀還要兼顧車展活動現場狀況,無法二十四小時在這裡待命,供他差遣。
隨後,她帶著三名下屬先離開這樓層,交代兩名公關在這飯店的休息室待命,要蘇伶伶去購買一些小吃美食及他指定的義大利手工冰淇淋,送到他房間讓他享用。
蘇伶伶先搭公司的廂型車跟侯鈞儀返回活動展場,再開自己的小March去購物。
一個半小時後,她拎著幾袋食物返往飯店,還細心地用保溫袋裝熱食,以保冷袋裝冰淇淋。
她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前往有特殊保全的樓層,再次踏進豪華的總統套房。
她沒看見伊薩奇,只將食物交給保羅,並向他一一介紹這些小吃的名稱及特色,有幾道是房間內原本已有準備的,但既然要再買食物,侯經理要她也重買幾道較需趁熱吃的小吃,好讓貴客能嚐到新鮮的美味。
不多久她便離開,搭電梯到地下停車場。
她走出電梯,往停車處走去,走過一根柱子旁,忽地被人從旁邊拉住。
她嚇了一跳,才要喊叫,卻聽見一聲低沉嗓音以英文警告她安靜。
她轉頭,看見戴著黑色adidas運動帽、粗框眼鏡,穿著長袖T恤、牛仔褲及球鞋的高䠷男人,一陣錯愕。
「伊……伊薩奇先生?」她有些懷疑,只因他一身休閒打扮的模樣,與先前感覺大不同,他一頭有型微翹的半長髮,也以橡皮筋隨意束在腦後。
「妳有開車吧?我要出去。」伊薩奇低聲說道。
不久前,他查到想要東西的所在地,興沖沖地跟保羅說一聲,便要獨自出門去購買。
儘管他只在這裡停留兩天,車商仍配一部新車供他使用,車子就停在飯店的貴賓專用停車場。
他雖對這裡的地理環境陌生,但車子附有導航系統,自認能找到目的地。
只不過當他來到停車場,意外媒體不僅在飯店大廳守候,竟也有不少人守在這層樓的貴賓專用停車場,且就等在他的那部新車旁。
他懊惱的在一旁等候半晌,那方媒體仍沒散去的跡象,還一逕拍攝那部新車,邊等待不知何時才會出現的真正主角。
他轉離那方停車區域,邊打電話給保羅,打算要經紀人幫忙,來個聲東擊西,引開媒體,讓他可自由活動。
保羅一接到他的電話,就先告訴他一名公關人員剛送來一堆美食,問還沒離開飯店的他是否先上樓吃些熱騰騰的食物再出去?
此刻的他完全無心吃美食,只急於去確認他尋覓許久的東西。
他才要保羅問剛離去的公關人員將車子停在哪一樓的停車場,轉念想搭對方的車離開飯店,就看見從電梯出來的女性適巧是他稍有印象的公關人員。
為避免引起不遠處的媒體發現,他躲在一根柱子後,直到她走過來才拉住她。
「你要出去,想去哪裡?我聯絡侯經理做安排。」蘇伶伶配合他的音量小聲說道。
「我知道要去哪裡,但不想引起騷動,搭妳的車離開,才不會被媒體追逐。」他雖已習慣被鎂光燈環繞,但這時候只想隱密行動。
「那個……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蘇伶伶對他的提議感到一陣緊張,更不敢帶著這個巨星獨自行動。
「囉嗦,車子停哪裡?」伊薩奇因她扭扭捏捏,有些不耐煩,拉著她的手臂便要去開車。
「不是這邊,是那邊。」蘇伶伶被他強拉著走,只能比比正確的停車方位。
她有些小跑步地跟著邁開大步伐的他,來到她的車子旁。
「這是妳的車?」伊薩奇看著白色March,瞇了下眼。
「是。這是中古車,我大學畢業後才買的,還是跟我爸借的錢。」她有些尷尬地笑說。
她這部中古小車,怎麼載得起他這個國際F1新車神。
「車上有導航系統嗎?」他問道。
「沒有。」她搖搖頭。
「算了,妳開車,我告訴妳要去的地方。」儘管不滿意,此刻也無法計較太多,他只能勉強屈就。
「喔。」雖覺得讓他搭她的車很不妥,卻也不敢再有異議,只能掏鑰匙開車門。
她才打算替他開後座車門,他已逕自拉開副駕駛座車門,彎身坐進車裡。
「這車子真小。」他不禁抱怨。
一坐進車裡感覺頭頂快撞到車頂,雖說賽車裡的空間更狹隘,但他還不曾搭過這種小型房車。
「對不起。」她面帶歉意。
對身高才一百五十六的她而言,這車子大小適中,但讓他搭乘,真的很彆扭,也因旁邊坐個大人物,她心跳不由得加速。
「無所謂,能到這裡就行。」伊薩奇從褲子口袋掏出一張摺疊的列印紙,上面有兩三家模型店地址。
「你怎麼有這些店家資料?」蘇伶伶接過A4紙,看著列印紙上的地址不免訝異,難道他懂中文?
「上網用翻譯軟體查到的,那店裡可能有我想找的模型車。」
「你要特地在這裡買模型車?」他的行為令她更納悶。
「那是限量款,歐洲跟日本都買不到了。」他之所以答應車商邀約來臺灣,有一半原因是經紀人告訴他,也許能在臺灣的模型店找到他要的模型車。
對車控亦是模型車迷的他而言,這才是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蘇伶伶仍難以理解,只能應他要求,先去距離較近的一間模型店。
她小心翼翼將車子緩緩駛出停車場,緩緩地開上大馬路,而一旁的男人一手撐在車窗上,被墨鏡遮擋的臉仍能看出不耐煩。
「能不能開快一點?」方才就對她的龜速駕駛有異議,因在地下停車場繞行,且怕被媒體發現,他才微低著頭不動聲色。
沒料都已開上大馬路,她車速依然只在時速三十公里以內,令他難以忍受。
「對不起,我開車本來就不快。」蘇伶伶因他不耐煩,只能輕聲表示歉意。
「不是不快,是很慢,非常慢。」他下車用跑的,都比這車速快。
「雖然慢了點,但我開車很安全的,而且只開慢車道,不用怕被後面的車按喇叭。」她溫吞解釋著,才看見前方號誌燈要轉黃燈,已先踩煞車,在白線前一公尺便停下。
「怎麼突然停車?」伊薩奇嚷道。旁邊汽車、機車一再呼嘯而過。
「看到黃燈就要停下來呀!」蘇伶伶自認非常守交通規則,從不搶黃燈的。
「下車,換手。等妳開到目的地,太陽都下山了。萬一我要買的模型被別的客人搶先買走,我會嘔死。」他推開車門,從車頭匆匆繞到駕駛座,趕她下車換人駕駛。
蘇伶伶雖有異議,卻又不敢違抗他,只能下車換坐副駕駛座。
「告訴我怎麼走。」
「先走到三段後,右轉接××路,然後再……」她看著地址,告訴他路線,而路名下方都有英文標示。
紅燈才要轉綠,他已踩下油門,直接衝出去。
「等—— 等等,開慢點,現在車子多,很危險。」蘇伶伶被他突然加速,且忽左忽右變換車道鑽車陣的行為驚嚇不已。
「我開車技術比妳更安全百倍。」伊薩奇自信地道,雙手握著方向盤自由旋轉,當在開賽車。
「慢一點,超速了!會被拍照!等等,不可以再加速,會破錶—— 」蘇伶伶看著快速攀升的儀錶板,一顆心急劇跳動,不斷嚷嚷,欲制止他在車水馬龍中飆車的瘋狂行為。
「閉嘴!吵死了!」伊薩奇斥喝一聲,感覺耳膜刺痛。
她嚇了一跳,緊抿著嘴,一時不敢再說話。
半晌,她雙手緊捉著車椅兩旁,再度驚慌喊道:「危險!會撞到!」她緊閉上眼不敢看前方。
忽地,車子往左一個急轉,接著緊急煞車。
「哇啊—— 」她身體整個向前傾,幸而有繫安全帶才沒撞上擋風玻璃。
「到了。」伊薩奇解下安全帶,推開車門逕自下車。
「欸?」她張開眼錯愕無比。
第2章
離開模型店,伊薩奇拎著提袋,神情無比歡快,還吹著口哨走到蘇伶伶的車子旁。
他坐進車裡,發動引擎,開啟冷氣,卻沒直接轉動方向盤上路,反倒開始欣賞終於買到的珍貴模型車。
「這個……真的很難買?」蘇伶伶跟著坐進車裡,回想前一刻在店裡,他直接拿出另一張列印紙,向老闆詢問有無上面的模型車款。
老闆點點頭,拿出店裡僅剩的一盒,打開來讓他檢視。
他霎時瞠大眼,俊容流露無比驚喜興奮的表情。
「這是Mercedes Benz不久前在歐洲推出五款1:18的白色AMG模型車,全球個別限量一千輛,一推出就幾乎被AMG迷搶訂一空。五種車款分別為A45 AMG Edition 1、CLA45 AMG Edition 1、C63 AMG Black Series、CLS63 AMG Shooting Brake和G65 AMG。
「因那陣子我很忙,錯過第一時間,沒訂到很快就缺貨的CLS63 AMG Shooting Brake,令我非常扼腕。知道一些模型店也會搶訂後再轉售,才想從模型店找尋有無現貨,能在這裡找到,真的太幸運了!」他滔滔不絕地說著,而蘇伶伶雖聽得懂英文,卻對他說的車款名稱滿臉問號。
只不過,看著他笑容燦爛,小心翼翼拆開盒子,雙手捧著喜愛的模型車認真審視的模樣,她心口竟有些失序跳動。
他心情大好,難得話多,繼續滔滔不絕向她獻寶,「妳看這模型車多完美,是依原車一比十八比例真實縮小,外觀清一色配置拋光鑽石白的塗裝,提高車輛質感。動人的曲線,迷人的身段,緊緻的車側線條與車頂動感弧線形成強烈對比,令人傾心戀慕。」
他目光深情凝視雙手捧著的模型車,溫潤嗓音讚嘆著,宛如在稱讚一位絕世美女,還熱絡地要她仔細欣賞。
她看看模型車沒什麼特別感覺,再抬眼看看他深情眸光,心口莫名怦跳。
他咧著一口白牙,繼續讚道:「這內裝更是精緻美觀,車門、引擎蓋都能打開。妳看看,裡面多細膩,方向盤、車門板……引擎室跟實車一樣……」他口沫橫飛,鉅細靡遺介紹許多專有名詞。
「喔,喔,真的好精緻,感覺人縮小坐進去就能開了。」蘇伶伶聽得一知半解,只能不斷點頭附和,跟著他一起為一部小小模型車驚嘆連連。
她不禁又問:「你這麼喜歡這車款的模型車,有買真車來開嗎?」
想到他在車展上當場訂一部法拉利千萬超跑,當時也不見他面露喜色,難不成那只是做秀?
「我從不做秀及造假。」因她將腦中想的另一疑問也不自覺脫口問出,伊薩奇立即澄清。
「在車展訂車是事實,但就算我沒訂新車,法拉利公司也會在推出新車時先讓我試乘試開。對我來說,買部新車輕而易舉,而這模型車才真的得來不易,彌足珍貴。」他一雙銀灰眸仍落在模型車上,神情滿足地笑說。
儘管這模型車價錢對他而言便宜至極,也不過一百多歐元,卻因沒能搶到限量品,它在他心中的價值不斷攀升。
甚至如今得到它的喜悅,比訂一輛千萬超跑更令他開心滿足。
蘇伶伶對他的說詞完全無法理解,懷疑他在金錢價值觀有截然不同的另類標準。
只不過她沒想反駁他,也沒催促他驅車上路,就坐在車裡,陪他一起觀賞新到手的模型車好一會。
之後,見他小心翼翼地將模型車收進也是精心設計的黑色包裝盒裡,她才開口問他是否還要前往另兩家模型店?
「當然要去,我還有想買的別款模型車。」他開心笑說,接著放下手煞車,踩下油門,同時轉動方向盤上路。
「那你開慢一點,不要飆車,真的很危險……哇!」蘇伶伶才要叮嚀他放慢車速駕駛,車子已迅速滑上馬路,再度奔馳而去。
蘇伶伶只能雙手握住座椅或車內門把手,再度心驚膽顫,不時緊張喊叫要他小心。
而他因買到想要的模型車心情大好,沒再計較她在他耳邊緊張聒噪不停。
在她的指路下,他很快來到第二間模型店,因店外沒車位,繞了一圈才找到一處地下停車場,僅剩的車位在柱子與一臺車之間,因旁邊車輛停偏了,占了一些停車格位置,令剩餘空位更狹小。
「這裡停不下,出去再找下一個停車場。」蘇伶伶提醒道。
就算旁邊的車沒停偏,這需要倒車入庫且一邊有柱子的停車位,以她兩光的停車技術,也只能放棄另覓他處。
「妳車子小,這空間絕對沒問題。」伊薩奇說得肯定。
「真的可以嗎?」蘇伶伶仍無比懷疑。
他先向前移動一點距離,再將車打檔後退,右手肘擱在椅背,半側首向後方瞄兩眼,左手握著方向盤,駕輕就熟地旋轉。
「那個……要不要我下車幫你指揮?」蘇伶伶感覺車子與兩邊的障礙物靠得愈來愈近,內心再度緊張,擔心車子擦撞到旁邊看起來很貴的名車,也怕擦到另一邊的水泥柱子。
「妳說什麼?」伊薩奇因她的話愣了下,暫時停止倒車的動作。
「我的車沒有倒車雷達裝置,我可以下車幫你指揮。」她一臉認真說道。
聞言,他噗嗤一笑,不禁白她一眼。「妳在說笑嗎?停車這種小事,我會需要人替我指揮?這種程度就算閉著眼也能停進去。」
說完,似為證明他的停車技術,他還真的閉上眼,方向盤再轉半圈,車子向後直退。
「哇!會、會撞到!」她拉長脖子往後探,眼見車屁股就要撞上牆面,忍不住大叫。
「我沒那麼遜。」她喊叫同時,他已適時踩下煞車,隨即打P檔,熄火,拉起手煞車,推開車門。
「妳下車檢查,車屁股離那面牆至少還有十公分差距。」他一臉自傲說道。對於她前一刻要下車替他指揮停車的話,心生芥蒂,那未免將他這個F1職業車手看得太扁了。
蘇伶伶真的下車,走到後方查看,訝異真如他所推測,車屁股與牆面僅約十公分差距。不過她車子車身短小,根本不需停進這麼裡面,與牆壁這麼靠近。
難不成……他是故意表演給她看?
「怎麼樣?」伊薩奇雙手盤胸,挑了下眉問道。
「太厲害了!」她轉頭看他,拍手讚嘆,「你停車技術好神!」
沒料到她會因停車這種小事,就拍手稱讚,他一時反倒不知如何回應。
他不曾因停車技術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被人稱讚,見她雙手合十,對他面露崇拜的神情,他竟覺得有些得意,心情很好。
稍後,他進模型店又買了一輛模型車,上車後再度向她詳細介紹,滔滔不絕分享一番。
儘管她對模型車沒什麼興趣,卻一臉認真聽他分享,也不覺感染他臉上歡愉的情緒。
接著,再前往另一間模型店。
這次是在路邊找到一個空位。
「這裡太小了,停不進去的。」蘇伶伶見路旁兩臺車之間的空間,認為不可能塞下她的車。
「沒問題。」伊薩奇說得輕輕鬆鬆,前進些許、旋轉方向盤倒退,三兩下就將車塞進兩臺車之間的小空間。
「哇塞!太強了!」蘇伶伶再度下車查看,驚嘆他比先前更高超的路邊停車技術。
她的車與前後車幾乎要貼靠,彼此僅有兩三公分的小小空隙。
「如果剛才倒車入庫已經是完美的一百分,這次路邊停車就有一百二十分!超級完美!」她朝他拍拍手,兩隻拇指比讚,對他讚嘆不已。
她沒看過賽車,對賽車技術也沒概念,但對於生活中的停車技術,立即就能感受到神奇的程度。且不說她自己停車技術差,身邊也沒有人停車技術能令她嘖嘖稱奇。
只不過停個車,再次得到她的掌聲讚美,伊薩奇竟有和贏得比賽被稱讚時的相同感受,內心又升起一抹得意。
「可是停這麼近,萬一旁邊的車沒先離開,等一下會不會開不出來?」驚嘆過後,她又想到現實問題。
「能停進去,當然也能開出來。」伊薩奇認為她的擔心未免多餘。「還不相信我的本事?」朝她挑了下眉。
「相信,你絕對沒問題。」她仰臉,朝他笑咪咪的道,對他非常有信心,她的擔心真的太多餘。
他低頭凝視她純真燦爛的笑顏,怔忡了下。
她不是什麼美女,個子嬌小,也顯得稚氣,雖已在工作,但也許是東方人的關係,感覺就像高中生般青澀,但她此刻的笑容,竟令他覺得很舒服,很甜美。
 
 
「欸?你會說中文?」蘇伶伶驚詫道。
前一刻進這家模型店,伊薩奇先是拿出列印紙遞給老闆,用英文問有無上面的模型車。他在前兩家模型店雖各買到尋覓已久的模型車,卻還有其他尚未入手的車款,想一併收集。
老闆似乎聽不太懂,用中文跟他說另一車款,她才打算替他翻譯,卻聽他直接以中文跟老闆交談,令她無比驚愕。
伊薩奇只對她點個頭,轉而繼續跟老闆熱絡討論感興趣的幾種車款,而老闆一一拿出來讓他挑選。
約莫一個小時,他仔仔細細認真挑選,一再反覆審視,終於選購三輛模型車,心滿意足地離開模型店,返回車內。
「你會中文,為什麼一開始不說?」蘇伶伶耐心且安靜地站在一旁等他選好模型車後,這才忍不住又提問。他中文雖有些洋腔,但還算標準。
「因為沒必要,而且妳英文說得很流俐。」他輕聳肩,若不是為了跟老闆談論模型車,他不會想使用不太熟悉的語言。
他隨即拿出一盒模型,打開盒子,再度細細端詳,邊又向她欣然介紹起來。
「怎麼樣?我買的這五款模型車,妳最喜歡哪一臺?」一一欣賞完,他將模型車收進盒裡,轉身放置在已擱了幾個提袋的後座。
「嗯……我對模型車沒研究,如果真要選一個最有感覺的,好像對第一臺Benz的什麼AMG比較驚豔。」她緩緩說道。
也許是因他買到那個模型車時,臉上洋溢無比興奮的喜色,令她不禁對那臺模型車印象特別深刻,也認定它的貴重,儘管它不是他買的模型車裡最高價的一個。
「行家。」他咧嘴笑道,似很滿意她也中意他最愛的那臺模型車。
「我不是行家。」她忙搖頭澄清。「我真的不懂模型車,也沒接觸過。」
「外人來看才更客觀。」他笑笑地逕自下結論。「肚子餓了,帶我去吃東西,妳不是說有好吃的什麼包?」
連逛三間模型店,耗去幾個小時,這會心願達成,他才意識到肚腹有些飢餓感,都下午四點了,還沒吃午餐。
「鼎泰豐的小籠包。我有買去飯店交給保羅,冷掉的話可微波加熱,還有幾道臺灣小吃跟義大利的手工冰淇淋。」
「我不吃微波加熱的,要吃去現場吃。妳買去飯店的東西,大概除了冰淇淋能放冰箱冷凍,其他食物都被保羅趁熱解決掉了。」他一臉無謂地說道。
他要離開飯店前跟保羅通過電話,對方清楚他一旦去找模型,兩三個小時內不會返回,於是告知他會代他好好解決那堆熱騰騰、香噴噴的美食。
「去那裡通常要排隊耶!我現在就聯絡侯經理,替你做特權安排。」說著,她掏出手機要聯絡。
「就吃幾顆小包子,幹麼勞師動眾?」他阻止她撥電話。
先前之所以沒打算出去吃東西,一方面是因更急於找模型車,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在這裡搞排場。
他清楚自己的身價,也習於處處得到高規格禮遇,然而此刻卻不想那麼做,只希望簡單自由就好。
「我不介意當一次普通人,排隊嚐鮮。」他面露難得的親切和善,因順利買到多款喜愛的模型車,心情持續大好,因此想由她帶他輕便行動就好。
於是在她指路下,仍由他駕駛,前往許多國外明星來臺必去的美食朝聖地。
 
 
到了鼎泰豐,雖非用餐時段,店外仍有不少排隊人潮。
「你會不會很餓?還是我先去買別的東西給你果腹?」蘇伶伶擔心他餓肚子。
「這大概要等多久?」伊薩奇雙手插褲袋,看了下前方的人潮,臉上並沒露出不耐煩,不過想知道需等待多長時間,若時間太長也許只能作罷。
「嗯……應該不用半小時。我先前過來買,人比這多一些,等了三十分鐘,如果用餐時段過來,等上一小時都算常態。」她認真評估道。
「喔,沒關係,我等。」他難得輕易妥協。「排隊還無所謂,只是在外面熱了點。」他不禁捲起兩邊袖子到手肘處。
「你怕熱?現在算是臺灣比較舒服涼爽的氣候了。」已經十一月下旬,若是夏天氣溫,他肯定受不了。
「也不是怕熱。賽車手基本要能耐熱,F1駕駛艙熱度往往很高,有時安全帽內的溫度會高達攝氏六十度。」他淡然陳述。
「什麼?攝氏六十度?!」她聽了無比驚詫。「那不是被悶到頭昏腦脹了。」
雖然先前查閱不少他的個人資料和賽事戰績,但對於F1比賽的情形,她仍沒什麼知識。
「如果不是在賽車場,一定很難忍受,但只要走進賽車場,坐進駕駛艙,我的腦袋就只有賽程,其他外在條件都能無視。」提及最愛的賽車,他俊容洋溢光采,那跟他滔滔不絕介紹模型車時又有些不同。
雖說他身上有些偽裝,戴運動帽及粗框眼鏡,穿著輕便,但她愈看愈覺得他比西裝筆挺置身車展時更帥氣迷人,或許是因多了一分親切?
「保羅說我一旦離開賽車場,除了對模型車有熱情外,對其他事物皆會失去毅力跟耐心,變成慵懶散漫,什麼都要人侍候打點的大少爺。」他難得自我調侃。
這是第一次他跟不熟的人說那麼多話,也許是因她給他的感覺很無害,相處起來毫無負擔。當然更因她耐心作陪,他對她打下良好分數。
「你是大明星,讓人侍候很正常呀!」她笑笑地申明。他就算說家裡有一堆傭人,她也不會太訝異。
兩人邊排隊邊閒聊,她聽到後方有女孩子低聲談論。
「妳看,那個外國人是不是有點像今天電視上報導,在國際車展會場出現的F1新車神?」
「看起來是有點像,但不可能啦!他那種大人物若要來吃鼎泰豐,一定是大排場,真羨慕能交到那種外國帥哥的女孩……」另一名女性低聲說道。
身後那兩人聲音雖不大,蘇伶伶仍能清楚聽到,不免有些緊張伊薩奇會被旁人認出真實身分,又因他能聽懂中文,兩人被旁人推論是男女朋友,令她更尷尬,卻又不便向路人辯解澄清。
伊薩奇倒是神情泰然,一副沒聽見似的,讓她稍微鬆了口氣。
只不過被旁人誤解,她內心竟有些高興,沒想到她能跟大人物像普通人一樣,並肩排隊等著吃小籠包。
約莫二十多分鐘,兩人終於進到店裡點餐。
伊薩奇環顧一下店內用餐客人,也有幾張西方面孔,他置身這裡不是那麼醒目,於是脫下運動帽,否則在室內戴帽子,反倒引人側目。
稍後,服務生送上冒著白煙的小蒸籠,散發誘人的美味香氣。
伊薩奇不禁食指大動,想立即嚐鮮,卻盯著桌上擺的餐具湯匙和筷子,一時不知如何取用。
他知道筷子,但不曾用過,於是拿起湯匙,要直接剷起蒸籠裡的小籠包。
「不能用湯匙挖,皮會破掉。」一雙黑色筷子探上前阻止,蘇伶伶夾起一顆小籠包,邊說明道:「夾這小籠包有技巧喔!要用筷子夾住麵皮打摺頂端接合處,否則隨便戳破,湯汁流出來就太浪費了。」
她右手夾起小籠包,放在左手拿的湯匙上,又道:「要不要沾醬都可以,我建議先品嚐原味,像這樣將皮咬開一小口,讓流出的熱湯汁盛在湯匙裡,再將小籠包跟湯汁一起吃掉。」
她隨即品嚐完一顆小籠包,粉臉漾出無比滿足的笑容,讚道:「好好吃!」
他見狀,不由得嚥了下口水,口中唾液分泌。
他不是對食物會有強烈慾望的人,但此刻,竟覺得她吃相誘人,宛如吃到人間珍饈極品,令他更急於嚐嚐那美味可口的小小包子。
只不過他根本不會用筷子,修長的手指彆扭地握著兩根細細長筷,別說要仿效她夾小籠包的正確技巧,連要能夾起東西都很困難。
「你不會用筷子?可是吃小籠包不能用叉子。」蘇伶伶見狀,一時有些沒轍。
他感覺握著筷子的右手顫抖著難以控制,不禁有些氣惱。
「算了,不吃這個,換下一道。」他放下筷子,輕易放棄原本渴望享用的美食,因不會使用餐具而感到窘迫。
「幹麼這樣就放棄?要不,我夾給你吃。」見他俊容微惱,她不免好笑。
那感覺像沒耐性的小孩子想嘗試新玩具,卻因不會玩而放棄,還鬧彆扭發脾氣。
他抬眸看著坐對面的她,微愣。
「把湯匙拿起來。」她提醒著,隨即夾一顆小籠包,放在他的湯匙裡。
「喏,這樣不就能吃了。」她笑咪咪地說道,這不過是個小小問題。
他因她的笑容怔了下,隨即低頭,咬一口香噴噴的小籠包。
「好燙!」他倏地吐出舌頭,驚喊一聲。
「哈哈,你真的像小孩子耶!」他急要吃食而被燙到的表情,令她不禁哈哈笑。「剛才不是教你要讓熱湯汁流在湯匙裡,再慢慢配著小籠包一起吃下去。」
他撇撇嘴,白她一眼。她竟說他像小孩子?但他也沒真的想跟她計較。
他低頭,再度品嚐小籠包,小口啜著熱燙卻鮮甜的湯汁,接著將皮薄餡多的小籠包送進嘴裡品嚐。
「好吃!」他抬眼看她,不由得讚道。臉上露出滿足的微笑,一掃方才泛起的微微惱意。
「所以這裡每天大排長龍不是沒道理的,不少國外來的明星,都會指定吃這個呢!」蘇伶伶笑說道,又夾起一顆小籠包,放進他的湯匙讓他享用。
他吃完一顆,便又將湯匙遞向她,而她再夾一顆給他。
他一顆接一顆滿足地吃下去,一籠十顆小籠包,有八顆進他的胃,而她只吃了兩顆。
「再點一籠,妳沒吃到。」他只顧著盡興品嚐,看到蒸籠被清空,才意識到她好像沒吃到。
「我有吃呀!而且我想吃隨時能來,你才要多吃點。」她笑咪咪地再夾起另一端上桌蒸籠裡的蝦仁蒸餃,放進他的湯匙裡。
「這蝦仁蒸餃的湯汁也非常鮮甜,小心吃別讓湯汁流掉。」她提醒著,光看他吃,她竟覺得滿足和開心。
「先前點的餐若吃完還想吃,再來加點,還是你想留點胃,去品嚐其他美食?」
「還有別的好吃的?」因嚐到生平沒吃過的美食,他開始被這裡的食物激起好奇心,也想親自去品嚐別的。
「當然,臺灣好吃的東西太多了。」她點點頭,一臉認真地強調。
「可惜你待在這裡的時間太短,能吃到的有限。還是我待會帶你去逛永康商圈,去那裡吃雪花冰,也可品嚐以海鮮料理聞名的小館,有烤烏魚子、炸花枝等道地臺菜。」她向他介紹各色美食。
儘管吃完鼎泰豐的幾道美食已差不多飽足,他卻希望在她陪同下,繼續嚐鮮,稍晚便在她指路下,驅車前往永康商圈。
 
 
「這芒果雪花冰真的很特別,口感很綿密,芒果很香甜。」伊薩奇首次嚐到這種特殊口感,不免驚嘆道。
「雪花冰是臺灣最具特色的冰品之一呢!」蘇伶伶說得有些驕傲。「還好現在不是夏天,否則這裡也要排隊排很久。」
「妳那個看起來也很好吃。」說話同時,他的湯匙探向她那盤紅豆雪花冰,舀一口品嚐。
她見狀,微愣了下。
方才點冰時,她推薦他點店裡的人氣招牌芒果雪花冰,因她不吃芒果,於是點了紅豆雪花冰。
「妳這碗也好吃。」他又往她的盤子再舀一口,滿足一笑。「要不要吃我的看看?」他自然要分食。
「呃,不用,我吃芒果會過敏。」她委婉謝絕,心口不由一怦跳。
前一刻,她替不會用筷子的他夾小籠包時還沒覺得怪異,此刻他卻自然分食她的冰品,還將自己那盤分給她,令她不免有些不自在。
那感覺好像兩人很熟稔,甚至像隔壁桌的那對男女朋友,舀對方盤子裡的冰品,甜蜜分享。
她搖搖頭,忙抹去內心突生的胡思亂想。
「妳對芒果過敏?」他疑問,對她莫名搖頭的行為納悶。
而他就算跟關係親密的女友也不會一起分食,也許是這裡的客人不論是跟同性或跟異性來吃冰,似乎都會取用對方的冰品交換吃食,才自然仿效,也因對象是她,完全沒覺得疙瘩或排拒。
「嗯。」她只能點頭應一聲,忙轉個話題,想擺脫內心那抹不自在。「那個……你為什麼會說中文?你是不是有一點中國血統?」
這是她之前就好奇的問題。他五官不像十足的西方人,有點東方混血的味道,不過他個人資料上,父親為義大利人,母親是西班牙人。
「我有四分之一的東方血統,我祖母是日本人。會學中文,是因我的好友是義中混血,他母親是中國人。我不希望好友跟一些人談話時,用我完全聽不懂的語言,才學了他另一種熟悉的語言。」他盡興吃著好吃的冰品,邊向她詳細解答。
如果不是他今天心情特別好,他不會隨意跟不熟的人提起私事。
只不過才跟她僅相處短短半天,他卻覺得跟她沒有陌生隔閡,也毫不在意地回答她任何問題。
吃完冰品,離開冰店,她接著帶他逛商圈,欲介紹其他美食。
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她被迎面而來的路人擦撞到肩膀,腳下踩的包頭鞋跟也踉蹌了下,身子一歪,險些絆倒。
一隻手及時捉住她的手臂,穩住她身子。
她抬頭,與他四目相對,心口一重跳。
「沒事吧?」他聲音溫潤的關心道。
她仰著臉,透過鏡片,凝著他鏡片下一雙深邃銀灰眸,怔忡半晌。
這是相處至今,她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直視他的眼眸。
他睫毛濃長的眼睛很漂亮,彷彿帶著強烈電流,教她瞬間被電到,心頭顫慄。
這一剎那,她清楚意識到自己對他心動了。
她不是對身價不凡、外表俊逸的他一見鍾情,而是在兩人短暫的相處中間對他萌生好感。
她不禁暗惱,認為自己花癡,怎會輕易就對一個人心動?還是身分高高在上,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喂!怎麼了?」他納悶她張大眼瞅著他半晌,彷彿出神似的,於是抬起另一隻手,在她面前揮了揮。
「沒、沒事。」她忙低頭,感覺臉龐升起一股熱度。
她自然擺開被他捉握的手臂,努力平復方才怦然悸動的心緒,轉而帶他匆匆走進一間店裡吃小吃。
之後,在他要求下,她甚至帶他去逛夜市,直到晚上將近十一點,才返回他下榻的飯店,而她隨即驅車離去。
那一晚,她難得失眠,不由得一再反覆回想與他相處的點滴。
對他而言,她只是盡責地當半日的公關人員,但在她的感受中,卻彷彿跟異性約會般,是甜蜜與難忘的經歷。
翌日,他交代保羅跟侯經理聯絡,謝絕一堆人跟隨的大排場,要求只由蘇伶伶一人作陪,去採買她前一天提及的幾樣臺灣代表性伴手禮。
只不過雖如前一日由他開她的車而她指路,兩人低調自由行動,這次卻有侯經理交代保鑣暗中跟隨,以防重要貴客有什麼閃失。
直到中午,她跟他吃完午餐,之後不久返回下榻飯店,他便要準備離開臺灣。
離開前,他向她道謝並道別,還送她一個特別的禮物。
他離開臺灣之後,她不禁一再追看他過去和之後的賽事,也對F1特別關注。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娘子正處叛逆期之《妖嬈神捕》

    娘子正處叛逆期之《妖嬈神捕》
  • 2.寶貝二夫人之《三聘糟糠妻》

    寶貝二夫人之《三聘糟糠妻》
  • 3.長女就是狂之《紅顏送行者 》

    長女就是狂之《紅顏送行者 》
  • 4.《娘子請上轎》

    《娘子請上轎》
  • 5.《哪來腹黑郎》

    《哪來腹黑郎》
  • 6.靈媒出任務之一《爺兒不信邪》

    靈媒出任務之一《爺兒不信邪》
  • 7.富貴滿窩之《夫人萬安》

    富貴滿窩之《夫人萬安》
  • 8.家有米蟲之《貧民億萬公主》

    家有米蟲之《貧民億萬公主》
  • 9.水晶的約定之《宰相的兩世妻》

    水晶的約定之《宰相的兩世妻》
  • 10.雙龍搶珠之《染指下堂妻》

    雙龍搶珠之《染指下堂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