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小說館 首頁

都會職場奇幻愛情失憶
分享
花園G3902

《與妳一起沉睡》贈首刷特典書卡(2入)

  • 作者那初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4/05/22
  • 瀏覽人次:1911
  • 定價:NT$ 320
  • 優惠價:NT$ 253
試 閱
「妳現在所看到的一切、所觸摸到的一切,
都不是現實,我這麼說妳會相信嗎?」

「因為妳對我很重要。」
不管她身在何處,他都不會丟下她一個人,他都一定會找到她。
即使,他可能會與她一起……沉睡不醒。

 
如果無法和她一起醒來,那他情願一起沉睡。

徐景涵任職的公司來了一個新同事──顧成淵,
他長得帥氣,乍看有點高冷難接近,
實際相處之後卻是體貼又風趣,兩人之間還有難言的默契,
不必她開口,他就知道她熱愛草莓味的甜點,
也知道她愛吃魚,總說因為吃魚會變聰明,
她遭遇搶匪心驚膽跳時,是他陪著她,
更帶著她去遊樂場痛快玩一場,轉移她的注意力。
她承認,她對顧成淵的好感越來越深,卻不敢放膽告白,
只因為他簡直是重重謎團的集合體……
打相遇開始,她便夜夜夢見大學時代的他, 
且他的身影會時不時變得透明,甚至消失,
在她追問這一切怪異時,他會用哀傷的眼神看她……
那初
是一名理性過頭的雙魚座,不切實際的幻想只保留在小說世界中。
嘗試過各種類別的題材,推理、驚悚、愛情、奇幻等等都覺得有趣,希望未來可以帶給大家更多的故事。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楔子 明明是奔向幸福,迎來的卻是衝擊與破碎
正下著滂沱大雨,一大片烏雲籠罩在夜空,空氣中布滿了潮溼的味道。
一名女人在高鐵計程車招呼站排隊等著計程車,望著那因為下雨而有的排隊人龍,表情有些著急。
約莫等了十分鐘,招呼站那裡的人員朝她招手,總算輪到她了。
計程車司機替她將行李放在後車箱之後,坐進駕駛座,問道:「小姐,想去哪裡?」
女人緩緩開口報了一串地址。
車開始行駛,她從隨身包包中拿出一條口紅與一面小鏡子,看鏡子中的容顏因為一整天的出差而顯得有些憔悴,她替自己補了妝,爾後將化妝品收進包包中。
她期待著等等的約會,期待見到那個人,嘴角因此上揚。
工作上難免會有不如意以及煩悶的事情,如同今日臨時的出差,打壞了她原本的規劃,但不論怎樣公司派給她的任務已經達成,揮別這些,她很快就能夠與戀人見面了。
這幾年因為有他在身邊,有他在她開心或是難過的時候與她共享情緒,讓她一直知道,她不是只有一個人……
突然間,一道刺耳的喇叭聲響起,將她所有的感官都從遙遠的思緒中拉回,她愣愣地看著刺眼的車頭燈離自己越來越近,腦中一片空白,明明是短短幾秒鐘的事情,在她的眼中,卻彷彿慢動作一樣。
剎車聲響起,巨大的晃動與震碎的玻璃,整個空間在短短的瞬間內扭曲——
第一章 與你相遇,一切變得七彩斑斕
在看到他的第一眼,世界彷彿瞬間爆炸,
變成浩瀚的宇宙,無數的星球在轉動,
綻放出繽紛的色彩。

女人赤著雙腳遊走在一個純白的空間裡,這個空間除了她什麼都沒有,望過去通通都是一片白淨。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停了下來,站了一會兒,她轉而坐下,這裡沒有時間的流動,她卻覺得自己好像待在這裡許久了,但究竟待了多久,她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這裡無法感受到冷熱,也無法感受到風的流動,就連雙手交握在一起時也無法感受到任何觸覺,她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即使自己開口說話也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空間好像無限延伸一樣,她看不到盡頭,不管怎麼走都無法抵達所謂的終點。
突然,有個鈴聲在這空間響起。
因為第一次聽到聲音,女人感到有些意外,聆聽著這悅耳的音樂聲,她覺得這音樂好熟悉,想了好一陣子才意識到這是手機鬧鐘的聲音。
就在這個瞬間,眼前的純白空間開始崩毀了,化作為碎片散落,然後消失不見……


早晨,房間內手機鈴聲不斷地響起。
一隻纖細的手從被窩中探了出來,往放置手機的方向不斷地摸索,當摸到了手機後,一顆有著蓬鬆亂髮的頭從被窩中探出。
徐景涵瞇著雙眼,睡眼惺忪的用手指在手機上面滑了幾下,鈴聲停止。
她的腦袋因為剛睡醒的關係有點沉,打了聲哈欠,伸了懶腰,無力地撐起身子,揉揉眼睛後離開了床。
過了十五分鐘,梳洗完畢後的她坐在梳妝台前,拿起前面的化妝水,愣愣地看著化妝水瓶子。
有觸覺。
因為剛睡醒的關係,她的思緒還沉浸在早上那個純白的夢,過幾秒鐘後才開始在臉上拍著化妝水,準備後續的化妝打扮。
就連在臉上輕拍化妝水的時候也是有感覺的,那怎麼會作這麼奇怪的夢呢?人如果沒有了知覺,那應該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吧!
一邊想著夢境的事一邊化妝,過沒多久臉上的淡妝已化完,在塗抹上唇蜜後,徐景涵拿起定妝噴霧往自己臉上噴了幾下。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她滿意的微笑,靈動的雙眸瞇了起來,她擠了幾滴順髮油塗抹在自己及肩的秀髮上,然後拿起梳子將自己的頭髮整理好後,拎起包包走出房間。
「嗨,早安!」
一打開房門就看見正在打掃的幫傭阿姨,徐景涵熱情的跟對方打招呼,幫傭阿姨告知她早餐已經準備好,徐景涵點了頭,說聲辛苦了之後往餐廳的方向走去。
遠遠的徐景涵就聞到了從餐廳傳來的香噴噴食物味,今天的早餐是火腿蛋吐司,香氣濃厚的火腿加上一顆半熟的蛋,上面還有一顆削好的蘋果跟一些沙拉,以及一杯她最愛喝的溫豆漿。
吃早餐的時候,徐景涵下意識地打開手機想要滑手機看看社群媒體,卻被管家阿姨制止。
「請小姐用餐的時候不要滑手機。」
徐景涵於是乖乖的將手機收起,自小到大,父母對她的教育除了正規的課程外,還有禮儀,總要她注意所有的儀態,任何細節都不能放過。
不只像現在簡單的吃一頓早餐也不能馬虎,其他的像是走路的時候不能一邊滑手機一邊走路,一定要抬頭挺胸的走,不可以駝背;雙手晃動幅度不可以太大,走路需要直線,不可以內八或是外八;坐姿也要挺,只能坐椅子的二分之一面積等等的,也都在要求之中。
等徐景涵將早餐吃完,幫傭來收拾餐具的時候,告知她司機已經在外頭等待。
「好,我知道了。」
她提起包包走出家門,就見一輛黑色轎車,她打開車門與司機伯伯說了聲早安,坐入後座後,拉好安全帶繫上。
徐景涵生長在一個不平凡的家庭中,她父母經營生意非常成功,有著傲人的收入,加上寵愛獨生女,因此她每次外出都有專屬司機負責接送。
不過父母並沒有忽視對她的教育,徐景涵雖然備受寵愛,卻沒有養成驕縱的性格,反而認真上進。
由於每天上下班都有司機在,她不需要搭乘大眾運輸工具與通勤的人們擠來擠去,甚至還可以在車上補眠,也不需要承受外頭的熾熱太陽或是麻煩的溼黏雨天。
住家與公司的車程約莫半小時,徐景涵在車上想著今天公司的待辦事項。
今天好像會有一位新同事來報到,那個職缺開了快要一個月的時間,已經刊登在人力銀行許久,雖然這段時間陸陸續續的有人投履歷,公司方面也陸陸續續的有在舉辦面試,但都沒有找到適合的人選,如今這個人算是好不容易找到的。
「小姐,到公司了。」
司機的聲音從前方響起,打斷了她的思緒,她點了頭,再次道謝後才下車。
之後她搭乘電梯抵達公司樓層,從包包中拿出識別證打卡上班,當她走進辦公室坐在自己的座位時,一位同事走了過來。
這名同事與她交好,叫做顏佑洵,兩人在閒暇之餘會聊聊公司的八卦,有時候也會聊聊彼此的心事,甚至在假日的時間還會相約一起出來逛街吃飯。
「來,今天咖啡買一送一,就給妳囉!」顏佑洵直接將一杯美式咖啡放在她的辦公桌上,接著給她一個迷人的笑容。
「哈,謝啦!」徐景涵開心的接過咖啡,現在在上班,每天都需要一杯咖啡才能提振精神。
「剛好今天有活動,而且活動會持續一個星期。」顏佑洵說完這句話後,俏皮的對她眨了眨眼睛。
「那明天換我請妳。」徐景涵說。
「好呀!那我明天不要喝美式,我想改喝拿鐵。」
「好,拿鐵,我記住了。」她笑著說。
由於上班的時間還沒有到,顏佑洵繼續待在徐景涵的座位附近,與她天南地北的聊著有趣的事情,內容好笑到讓徐景涵不禁笑出聲音。
同事們陸陸續續地走進辦公室,有的會道早安,有的直接默默入座,顏佑洵眼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朝徐景涵揮了揮手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開始辦公。
兩人之間的座位有些距離,一開始會有交集是徐景涵在茶水間見到顏佑洵一邊等著咖啡機煮咖啡,一邊利用這零碎的時間在玩勾針,她的手指很巧,動作迅速,讓徐景涵不由自主的一直盯著對方看,顏佑洵察覺她的視線後友善的給她一個笑容,接著徐景涵主動向對方搭話,一聊發現彼此都喜歡手作,除了玩勾針,也玩羊毛氈,做些襪子娃娃、小零錢包等等,從手機相簿中分享了一些彼此的作品。
因為有共同話題,兩人又只相差一歲,相處起來更加合拍,隨著時間的流逝,友情就在不知不覺中建立起來。
徐景涵也打開電腦,準備開始處理今天的事務。
她在一家香氛公司上班,是企劃部的一員,負責行銷、活動構想,必要的時候也會做市場調查,她喜歡挑戰自我也喜歡籌備活動,因此這份工作她做了將近快要五年的時間,也因為薪水優渥,每一年的調薪幅度她都可以接受,加上不會常常留下來加班,所以目前沒有想換工作的打算。
突然,企劃部長走入辦公室裡,辦公室的所有人都疑惑的看向企劃部長,畢竟他的辦公室在別的地方,會走入這間辦公室肯定是有事情交代。
只見企劃部長走到一個空座位前,原先坐這座位的人在上個月離職,桌面跟抽屜都已經被清空,他打開每個抽屜查看一下,然後轉身提醒大家說,等等會有一位新人來報到——這個消息大家在上星期就已經知道了,也都很期待到底是誰會成為他們的新同事。
接著他看向徐景涵的方向,囑咐說:「景涵,等等新人就麻煩妳了。」
先前企劃部長就告知過徐景涵這項小任務,請她帶新人去人資處跑報到流程,然後順便介紹一下公司的環境。
「好,知道了。」她回應,比了個OK的手勢。
徐景涵在公司雖然不是能力最好的那個人,但也算是優秀,因此有時候主管會額外指派一些事務給她,而她也都能夠處理妥當。
反正只是帶人報到,然後介紹一下環境,這對她來說輕而易舉,花個二十分鐘以內應該可以解決。
徐景涵這麼想著,一邊照慣例的打開公司信箱,一封一封的回覆跟處理信件,當她因為信件內容而彎身從底下的書櫃拿出資料夾要找資料的時候,她的桌子被敲了下。
「景涵,新人來了。」隔壁同事好心提醒她。
「嗯,謝啦!」徐景涵先將資料夾放置在桌上,起身後拉了拉有些皺的衣襬,朝著新人的座位走去。
新人背對著她,修長的手指拿了幾份資料,身上側背著黑色公事包,身穿灰色襯衫,當她走近的時候,新人正好緩慢的轉過身,兩人不偏不倚的對上了眼。
徐景涵在看見對方的臉時,腦中突然一片空白,行走的動作瞬間停止,她愣愣地看著對方,覺得時間好像靜止了,世界彷彿在瞬間爆炸,變成浩瀚的宇宙,無數星球在她眼前旋轉,綻放出繽紛的顏色,這些顏色碎片紛紛闖入她的腦中,飛逝而過,她想抓住什麼卻什麼都抓不住。
她很確定自己不認識對方,可是對方卻讓她感受到說不出來的熟悉感,她好像認識他很久很久了。
眼前的男人身材高䠷,長相英俊,鼻子微挺,特別是那雙好看的深邃眼睛,明亮的宛如黑曜石一樣。
徐景涵看著他,眉頭深鎖著,她正在自己的記憶深處中翻找著。
她見過他嗎?
眼前這男人為什麼會給她一種很強烈的熟悉感呢?
他是誰?
她是不是曾經在哪裡見過這個男人,只是她忘了?
凝視著對方,思緒凌亂,宛如一團打了死結解不開的毛線球一樣,徐景涵不禁朝著對方脫口問:「你是誰?」
她想問的是「你是誰?為什麼看起來如此的眼熟,兩人是不是認識呢」,然而男人以為她要他自我介紹,他揚起手上的資料,回答她的問題——
「妳好,我叫顧成淵,是來報到的新人。」
徐景涵呆愣,他連聲音都是令人著迷的磁性嗓音,這聲音也讓她感到好熟悉,好像曾經在哪裡聽過,而且不是只有一次,而是好幾次、好幾次……
「請問……」
顧成淵的聲音讓她回神,徐景涵逼自己專注在公事上,對他微笑,「抱歉,我帶你去人資處報到吧!」
「謝謝。」


兩人在走廊上一前一後的走著,每當要轉彎的時候徐景涵會特意停下腳步,然後指向要走的方向,只是在帶路的過程中,徐景涵的目光總忍不住打量著對方。
她真的覺得這個男人好眼熟……
當中有幾次與顧成淵對上眼,顧成淵總會淡淡地回應她一抹微笑,可眼神卻是帶了點疑惑。
「那個……我這樣說可能會讓你覺得很唐突。」徐景涵終於忍不住開口,停下腳步凝視著他問:「我們是不是曾經在哪見過面?」
顧成淵微微瞪大眼睛,對於她說的這句話感到錯愕,但下一秒他搖頭,「沒有,我第一次見到妳。」
「這樣啊……」徐景涵的聲音透露著失望,目光仍停留在他的臉上,如果不認識,怎麼會有莫名的熟悉感?
徐景涵很疑惑,但也沒再追問,收回目光重新邁開步伐。
兩人抵達人資處後,顧成淵將報到資料交給了人資,人資額外給他一些表格做填寫,徐景涵在一旁等待,一邊等待的時候她又忍不住凝視著對方的臉龐。
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熟識感?
她有個直覺,兩人此刻不是第一次見面,她肯定自己曾經在哪裡見過這個人,可是卻想不起來,不管腦中的記憶之海如何的翻來覆去,她就是想不起任何有關這男人的記憶來。
當顧成淵將資料填妥完畢確認沒有問題後,人資請他在下班前來領識別證,並提醒他下班就要開始打卡。
「我剛剛這樣帶你走過來,你記得走來的路嗎?如果不記得,下班前我可以再帶你來一次。」徐景涵好心的說,畢竟是新人,需要照顧一下,說這話的同時她又忍不住盯著對方的臉看。
「謝謝妳的好意,但我記憶力很好,我是記得路的。」顧成淵淡然的說,他那雙眼睛好像有著一層薄霧一樣,令人看不清他的想法。
徐景涵點了頭,轉身要走原路回去時,顧成淵突然叫住她,「妳叫什麼名字呢?」
徐景涵這才意識到從剛剛到現在,她都沒有自我介紹過,下意識地拿起自己的識別證給他看,對他微笑,「我叫徐景涵,在這間公司待了快要五年的時間,如果你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
「未來,請多指教了。」顧成淵對她說,嘴角有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徐景涵看見他的笑容有些愣住,隨即加深臉上的笑容,「請多指教了。」
怎麼會這樣?她連他的笑容也覺得無比熟悉。
見到顧成淵朝她伸過來的手,徐景涵下意識的伸手,在兩人手相握的時候,徐景涵覺得指尖發麻,好似有一絲絲的電流流入她的指尖,她反射性的抽回自己的手,眼睛不禁瞪大的看著對方。
「怎麼了?」顧成淵問。
「好像有靜電……你沒有感覺到嗎?」她擺擺自己的手,酥麻感已經不在。
顧成淵搖頭,表示沒有感覺。
徐景涵看著自己的手,不禁自言自語的說:「怪了,怎麼會觸電?」
現在可不是容易產生靜電的冬天,而是春暖花開的春天,再說了,她很確定自己不是帶電體質,在冬天的時候電來電去的可不是她,而是顏佑洵,而她總是嘲笑對方是隻皮卡丘,身上帶著十萬伏特。
另外,她沒有說的是,就連單單握個手,她也有種那雙手自己好像牽過很多次一樣的感覺,她好像可以知道每一隻手指摸起來的感覺,好像可以知道哪個地方有著小小微凸的繭。
「觸電?是被我電到嗎?」顧成淵挑眉,一臉興味地問。
正在失神的徐景涵納悶地看著他,見他逕自走到前方,她的腳步無意識的跟在後頭,經過約莫三秒鐘才反應過來。
等等,對方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等一下,你別亂想,也別亂誤會,我沒有被你『電到』,我是指另外一種電到,是真的被電到的那種電到,不是你想的那種『電到』。」解釋到後來,徐景涵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麼了。
顧成淵聽了一臉好笑的看著她,沒有一開始客套的疏離感,「嗯,我知道,我開玩笑的。」
徐景涵覺得他在敷衍她,微微蹙眉,「你是真的知道嗎?」
「我是真的知道。」他攤手,往前指向某個方向,直接轉移話題,「剛剛我們是從這裡來的,我就說我記憶力不錯吧!」
他笑了一下後,往前繼續行走。
徐景涵無言地看著他的背影。
真的好奇怪,眼前的這抹背影也好熟悉,她好像曾經在傷心難過的時候依靠過,而對方溫柔地給予她安慰,她甚至會對他懷中的溫度感到懷念……
等等,懷念?
她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她曾經跟某個人有這麼親密的關係嗎?
徐景涵震驚了,對於眼前說他們以前並沒見過的男人也感到更加好奇和疑惑了。


顧成淵的記憶力確實不錯,徐景涵才帶他走一次,他就已經將路線記在腦中,在走回辦公室的時候,徐景涵也簡單的替他介紹公司廁所、茶水間的位置,公司設備齊全,善待員工,除了員工餐廳外,還有設置書店跟運動中心,可以讓員工好好的休息。
徐景涵還帶他認識了部門的其他同事,辦公室內自我介紹以及招呼聲此起彼落,大家都很歡迎新同事的到來。
當兩人來到顏佑洵面前介紹到她的時候,顏佑洵起身主動的拉了徐景涵的手,額外補充說自己跟徐景涵關係很要好。
所有的同事都介紹完畢後,徐景涵請他在自己的座位稍候一陣子,晚點會有另外一位同事帶他做交接。
顧成淵跟她道了聲謝,徐景涵點了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坐下手機就突然跳出訊息,是顏佑洵傳來了一句話——
「這位新同事挺帥的。」
徐景涵丟了一個表示想想的可愛貼圖給她,意思是不予置評,目光卻不禁看向顧成淵的方向。
由她的位置看過去,正好可以看到顧成淵的俊挺側臉,白皙的臉上有著一雙深邃的好看眼睛,整個人散發出一點點的帥氣與一點點的斯文,黑髮有些抓過,似乎是因為來新公司報到而特地打理的,身上的襯衫沒有任何一點皺褶,剛剛走在他身邊時她還隱隱約約聞到他身上傳來的淡淡香水味。
徐景涵依舊在思考那份熟識感到底從何而來,她摸了摸太陽穴,抬眸看見一位男同事蘇宥霆拿著一台筆記型電腦走向顧成淵,兩人開始做工作上的交接。
她抿著唇,將注意力放回眼前的電腦螢幕上,繼續先前未完的工作。
忙碌到中午休息時間,徐景涵看到同事們陸陸續續的離開辦公室去吃飯,顧成淵的目光依舊停留在電腦上,微微擰眉,手指輕輕地在桌面上來回畫圈,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她猶豫著要不要主動詢問時,剛剛跟顧成淵交接的蘇宥霆已經走向他,邀約他一起用餐,他順便問了他卡住的問題。
「這問題不難,等等吃完飯我再教你。」蘇宥霆輕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一秒錯愕,「哇?你有在健身啊?」
顧成淵笑了笑,「偶爾會去健身房。」
兩人邊聊邊往辦公室門口的方向前進。
徐景涵將目光從顧成淵那收回,此刻顏佑洵也走到她的身邊,有些裝萌的說:「走吧,我們去吃飯飯。」
徐景涵點頭,先存檔才站起身,拿了手機錢包跟著好友往外走。
先前有一次電腦突然當機,全部的作業前功盡棄,有了那次的教訓後徐景涵養成定時儲存的習慣,這樣一來就算電腦無預警出差錯,要補救的內容也沒這麼多。
「對了,我剛剛摸魚的時候滑到一個很有趣的測驗。」顏佑洵邊說邊拿出手機,傳了一個連結給她。
徐景涵感受到口袋裡手機傳來的震動,對她微笑著說:「我等等再看,是關於什麼的測驗啊?」
顏佑洵回答她,「測驗妳前世是什麼動物。」
「前世?」徐景涵微微愣住,不禁想起自己對顧成淵那份熟悉感。
她找不到跟顧成淵相關的記憶,顧成淵也說今天是第一次見面,那麼,會不會跟前世有關?小說跟電視劇、電影都有這種情節,前世有深刻關聯的人,轉世之後,即便沒有了那些記憶,那份熟悉感也不會消失掉……
不過,前世這種東西,真的存在嗎?
顏佑洵沒有發現徐景涵臉上不對勁的表情,逕自說下去,「題目只有二十題,會根據妳的答案來分析,我剛剛做完測驗,我的前世是一條蛇。」
徐景涵聽了蹙眉,讓自己天馬行空的思緒回到現實,問:「妳相信這種東西嗎?」
「我當然不相信啊,但就是好玩嘛!況且我前世怎麼可能是動物,我之前曾經因為無聊而跟朋友花錢去算紫微斗數,算命師說我前世是一位公主。」
「那妳相信算命師所說的話嗎?」徐景涵又問。
「就……可能吧!我有時候會任性驕縱,跟公主有點像,這應該是我前世留下來的性格,哈哈……」說完她笑了起來,顯然是半信半疑,覺得好玩居多。
徐景涵笑了笑,認識佑洵這麼久,她覺得佑洵偶爾固執,但並沒有到任性驕縱的地步,反而是很好相處的人。
大多數的人很難在職場交到知心好友,因為同事之間會有競爭,說起來,在這方面她算是很幸運的。
兩人一邊閒聊,一邊走進餐廳找個位置坐下後開始點餐,在等待餐點的同時,徐景涵拿出手機點進了那個測驗連結,開始做題目。
題目只有二十題,徐景涵飛快地做完了題目送出,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手機螢幕顯示她的前世是隻兔子。
「兔子?」徐景涵看到測驗結果,無言了幾秒鐘,所以這樣的結果可以拿來解釋她不排斥紅蘿蔔的原因嗎?
「妳是兔子啊?我是蛇欸!蛇是會吃兔子的,那我們的關係應該水火不容才對,怎麼可能現在還會有交集?」顏佑洵說。
「所以這測驗不準啊!」她下了結論。
「哎喲,本來就只是好玩的。」顏佑洵看向服務生的方向,似乎想要看看餐點做好了沒有,因為逢中午時間,餐廳幾乎滿座,店員忙進忙出的,她攤手說:「順便打發一下等菜的時間。」
見狀,徐景涵不禁笑出來。
「欸,我覺得新同事很帥欸!」顏佑洵突然把話題拉到顧成淵身上。
徐景涵望著她,挑眉不解,「剛剛在訊息裡面說過了,現在怎麼又這麼說?妳喜歡那種類型的男生嗎?」
「我不是在說我,我是在問妳。」顏佑洵卻看向她。
「我?」徐景涵愣住。
「對啊!那樣的類型妳喜歡嗎?」
「我沒有想這麼多。」人跟人之間怎麼可能在第一次見面就產生想跟對方發展某些關係的念頭?
「我覺得你們兩個挺配的。」
顏佑洵嘴裡跳出這句話,讓徐景涵覺得匪夷所思,認識佑洵這麼久,感覺她不是個會亂點鴛鴦譜的人,今天怎麼這麼怪?
「妳幹麼啊?怎麼突然說這種話啊?」
「哎喲,因為你們今天一起回辦公室的時候,站在一起說話的畫面,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對情侶一樣,差只差在沒有肢體接觸而已。」顏佑洵笑容曖昧。
原來是這個樣子,她還想說佑洵什麼時候變成愛亂湊對的人了?
徐景涵沒有說話,或者說她不知道此刻要說什麼,她的思緒因為顏佑洵的話又繞到對顧成淵那股莫名的熟悉感上。
此時,店員將餐點送來打斷她們之間的談話。
這家簡餐店,徐景涵最喜歡吃它的鮭魚飯了,不僅食材新鮮美味,價格也划算,每次只要來這家店她都會點鮭魚飯來吃,今天也是。
她拿起隨餐附上的小檸檬塊,將檸檬汁擠在鮭魚上,然後開動,吃下第一口,她露出滿足的表情。
對面的顏佑洵凝視著她,又把話題拉回去,「妳還沒有回答我,別再說什麼有沒有想這麼多,顧成淵那樣的類型妳喜不喜歡啊?」
徐景涵蹙眉,還以為戀愛話題會就此結束,沒想到佑洵不死心,硬是要追問。
她沉思了一下後說:「感覺還不錯,第一印象滿好的,不過要相處才知道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那我來幫妳唄!」顏佑洵笑了笑。
「別鬧了,來公司就是要好好的工作,哪有人是來談戀愛的?」
「但如果在職場遇到自己喜歡的人,那就另當別論囉,況且公司又沒有明文規定說不能談辦公室戀情。」
「妳這樣講是沒錯啦……」徐景涵說:「但我又沒有喜歡他,妳是要幫什麼?」
「那就從現在開始好好的認識他,好好的了解他,說不定之後會喜歡上他。」
顏佑洵的話讓徐景涵失笑,「妳在說什麼啦?感情的事情哪有這麼容易?」
「哈哈,好啦,妳考慮考慮,如果需要我幫忙可以跟我說一聲,我是認真想要幫妳的,畢竟妳現在單身嘛!」顏佑洵笑著對她說。
「那我先謝囉。」徐景涵無奈地說,接著表情很猶豫地吐出幾個字,「不過,有一件事情我覺得很怪……」
「什麼事情覺得怪?」顏佑洵見到她一臉懊惱的模樣,不禁關心起來。
兩人之間的情誼超越同事之情,而且顏佑洵不是個會到處八卦的人,於是徐景涵猶豫片刻,終究講出今天早上她面對顧成淵時的感受。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感覺,我真的很確定我跟顧成淵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可我卻有一種……好像認識他很久很久的錯覺。」徐景涵的語氣有些不確定。
那種感覺好像深藏在記憶中許久,蓄勢待發似的,所以當一見到顧成淵的那瞬間,這感覺就像海浪一樣,整個朝著她湧了過來。
他的笑容,好像經常對她綻放,會柔聲對她說一些鼓勵的話。
他的擁抱,好像很溫暖可靠,會給予她力量,讓她感到無比安心。
他的寬背,好像一座牆一樣,會永遠的在她的前方,替她阻擋著風雨,讓她不受傷害。
為什麼她會有這些感觸,但卻找不到任何與他相處過的一絲記憶?
顏佑洵看著她,表情突然變凝重。
「妳覺得……會不會跟前世有關?」徐景涵會提到前世是由於剛剛玩的那個測驗,如果沒有說到前世的話題,她根本就不會講出這麼天馬行空的話來。
「啊?前世?」顏佑洵愣住,有些訝異徐景涵竟然會講出這樣的話來。
「要不然我找不到更好的解釋了。」徐景涵垂下眼,表情顯得有些困擾。
「說不定有其他的原因啊……」顏佑洵若有所思。
「其他的原因?比如什麼呢?」她疑惑。
「比如,被妳遺忘的人。」
顏佑洵的話讓徐景涵蹙眉,意思是她曾經跟顧成淵相處過,但是卻忘記了他?可是這樣顧成淵應該不會說跟她第一次見吧。
「我不是說顧成淵是被妳遺忘的人。有可能妳曾經認識了某個人,因為某些原因斷了聯繫,而隨著日子的流動妳也漸漸忘記對方,但顧成淵跟那個人很相像,所以給了妳這種錯覺。」
徐景涵更困惑了,顧成淵像某個被她忘記的人嗎?那是哪個朋友被她忘記了?
「看妳這麼困擾,妳還是當我沒說好了,我講這些話並不是要增加妳的煩惱。」顏佑洵嘆息。
徐景涵輕笑。
繼續煩惱也找不到答案,她決定不再想太多,暫時就把對方當作是一般同事來看待,或許隨著日子的過去,這些疑惑中會有解答的一天吧。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與妳一起沉睡》贈首刷特典書卡(2入)

    《與妳一起沉睡》贈首刷特典書卡(2入)
  • 2.《到了32這個時候》

    《到了32這個時候》
  • 3.《煙花落地,我在等你》書衣新版

    《煙花落地,我在等你》書衣新版
  • 4.《好好愛霸總》

    《好好愛霸總》
  • 5.近水樓台小夜曲

    近水樓台小夜曲
  • 6.《我們的初戀有時差》

    《我們的初戀有時差》
  • 7.《都怪深情釀了禍》贈「謝謝你,我愛你」筆記本

    《都怪深情釀了禍》贈「謝謝你,我愛你」筆記本
  • 8.《都怪深情釀了禍》

    《都怪深情釀了禍》
  • 9.《穿書後的祕密結局》

    《穿書後的祕密結局》
  • 10.《月桂樹下的時光祕密》

    《月桂樹下的時光祕密》

本館暢銷榜

  • 1.《與妳一起沉睡》贈首刷特典書卡(2入)

    《與妳一起沉睡》贈首刷特典書卡(2入)
  • 2.《我們的初戀有時差》

    《我們的初戀有時差》
  • 3.《煙花落地,我在等你》書衣新版

    《煙花落地,我在等你》書衣新版
  • 4.《穿書後的祕密結局》

    《穿書後的祕密結局》
  • 5.《賭家~永生的新娘》

    《賭家~永生的新娘》
  • 6.《現在相愛時間正好》

    《現在相愛時間正好》
  • 7.《在時間盡頭等妳》

    《在時間盡頭等妳》
  • 8.《原來愛情在微痛》

    《原來愛情在微痛》
  • 9.《回到十九歲》

    《回到十九歲》
  • 10.《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