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小說館 首頁

都會職場富帥菁英暗戀
分享
花園G4201

《到了32這個時候》

  • 出版日期:2024/02/23
  • 瀏覽人次:3410
  • 定價:NT$ 420
  • 優惠價:NT$ 332
試 閱
32歲生日這天,我再次邂逅了李敘,當年來不及談的戀愛,在這一刻萌芽;
32這一年,經歷生離、死別、轉職、背叛……
若說人生中還有更痛的,那麼來吧!我會重新活成我想要的樣子。


第一屆新月創作獎・長篇小說類第三名──《到了32這個時候》杜宛炎
 
徐英菲曾經以為32歲生日這天與往常並無不同,
卻在一個記者會現場,撞見了12年前出國深造的學長李敘,
機緣巧合下,她成了他的房客,
卻因為工作關係有些不修邊幅,被他狠狠矯正了;
也因為作息紊亂而被他強迫一起健身運動,
嘴上說這是生活公約,可她心知肚明,這是為她好!
年輕男女又同處一個屋簷下,有曖昧情愫很正常,
然而她的生活卻在這正常情況下變得失序──
春風里五人幫中的模範夫妻檔出現了摩擦;
她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和她最討厭的人結婚了;
說好每年都要拍合照的人,永遠地停留在了這一年,
而應該甜美的戀情,在李敘與他合夥人的緋聞曝光那天,破碎了……

 

32歲輕熟女的煩惱,該是婚姻、工作、友情還是愛情?
站在人生的米字路口上,是不是只能無助地徘徊?

阿毛說:青春無悔,能擁有一份美好、真摯的愛情,是葬送性命都值得的。
蔓蔓說:女人是愈活愈廉價,談戀愛吧,即便分手妳也不會是一無所獲。
李敘說:徐英菲,妳知道吃醋的滋味嗎?我知道了,而且就在剛剛。
而我說:愛情從不是衡量生命價值的標準,是陪襯。
輕熟女的人生課題不會只有愛情,但愛,是人生最大課題。
杜宛炎
想有個全新身分,所以找我媽取了個跟本人完全不像的筆名。平常的工作就是「真•文字工」,希望日後有機會寫下更多屬於自己的作品。
《到了32這個時候》榮獲第一屆新月創作獎【長篇小說類】第三名。
【獻給每個徐英菲】

小編曾經在一本書上看到過一句話,上面寫著「人生是一個減法,見一面,少一天」,當時小編年紀小,不懂這句話的意義,直到年歲漸長,出了社會,這才懂得這話代表什麼意思。
一跨過三十歲這個年紀,好像人生整個都不同了,不僅是自己的,也有別人的,就像曾經人人稱羨的班對無預警地離婚了;事業前途大好的朋友在某一天下班時意外摔車,此後只能躺臥在病榻上……除了這種改變人生軌跡的大事件,其餘朋友或多或少也面臨轉職、搬家等等情況。
每每從其他朋友那聽見旁人的消息時,內心有震驚、有不解,但更多的是感嘆和遺憾。
感嘆人生的無常,遺憾沒有積極聯絡。
小編在校稿時,曾經覺得女主的選擇很有問題,可徹底嚼透了這本書,就會發現其實自己也曾是徐英菲,在面臨關乎人生的選擇時會徬徨、迷惘,也曾經走錯路、繞遠路,可最終,都希冀著能走上康莊大道。
或許真實的人生不可能像故事中那樣美好,但小編希望每個人都能像徐英菲一樣,走上自己想要的人生路,讓人生成為加法,見一面,多一天的美好回憶。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天亮,旭日東升。
躺在床上,感受到陽光照射在身上的熱度,我半睜開眼,懶懶的完全不想動。
好久沒睡這麼沉了。
絲質的棉被、軟硬適中的大床,以及空氣中乾爽好聞的檸檬草香,全是適合睡眠的元素。
「嗯——」
大大伸了個懶腰後,我心滿意足地將眼睛張到全開,一張眼,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
等等,那個天花板和窗簾的顏色怎麼會那麼陌生?這間房間怎麼那麼大?
這不是我租的套房!
我猛地彈起,一臉警戒看著四周,這是哪裡?
久未遭遇的宿醉感襲來,愈想頭就愈痛,可在對自己的逼迫下,我慢慢想起來了……
昨天晚上,我和很久沒碰面的大學學長李敘約在我曾大大出過糗的小火鍋店吃飯,因為怕被老闆娘認出來,我情急之下點了啤酒,又因為死要面子一杯接一杯猛灌,最後好像喝得有點醉,連住哪裡都講不清楚,我發起酒瘋,李敘被我煩到不行,只好把我帶回家,然後……然後我就通通都不記得了……
看了看棉被裡,我身上套了件大大的T恤,很明顯應該是李敘的衣服,T恤底下卻不著寸縷,而我自己的衣服則被摺好放置在床頭旁,再稍微轉轉脖子、動動手,只覺得全身酸痛,骨頭簡直像是要散了般……
我心一慌,難道……我和李敘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嗎?
「不……徐英菲,妳這是什麼蠢腦袋……快點想起來啊!」我將自己深深埋在棉被裡,忍不住咒罵起自己昨天的逞能。
在五人幫間,有幾條是一定要遵守的不成文規定,例如每年都要幫彼此慶生是一條,清明、端午、春節一定要去阿美的店聚會是一條,每年過年都要拍一張大合照也是一條,而針對我特別量身訂做的那條,就是絕不能在五人幫以外的場合喝酒。
會訂下這種規矩其來有自。老實說,我很清楚自己酒後是什麼可怕德性,更糟的是,除了行徑失序,我對醉後的一切作為患有嚴重的失憶症,醒來後,拍拍屁股什麼都不記得,可憐的都是當下幫我善後的人。楊士奕他們拍過幾支我的醉後影片,被永久置頂、儲存在群組裡,就是要我深深引以為戒。
所以我很確實遵守這條規定,已經很久很久沒破戒了,但昨天都怪那個老闆娘啦,深怕被她拆穿才會逞強點了那麼多酒。
喔老天爺,我怎麼會如此糟糕、如此荒唐、如此神經病啊……
我拿起枕頭猛捶自己的頭。
忽然,敲門聲響起,李敘的聲音傳來。
「英菲妳起床了嗎?還好嗎?」
天啊天啊天啊,是李敘,我該如何反應?
我停下自虐的動作,深吸一口氣,盡量以平穩的語氣回覆他,「我、我很好,弄弄就出去了。」
「我做了早餐,待會出來吃。」
聽到李敘遠去的腳步聲,我雖然鬆了口氣,仍再度把頭埋進棉被裡哀號。
怎麼,我的叛逆期是延後到三十歲了嗎?為什麼遲遲要到活了三十二年才來搞一夜情這種事,對象還偏偏是以前敬若天神的學長。
他看到我這樣會怎麼想我?肯定覺得我很隨便吧?
一想到等下還要出去面對他,我就六神無主。
等等,徐英菲妳冷靜,妳太慌張了!
意識到自己有多慌亂後,我強逼自己一定要冷靜。
我不應該想對方會怎麼想自己,而是要先想辦法從李敘口中知道昨晚到底是什麼情形,然後再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
對,就是這樣!
我掀開被子,走下床,匆匆拿起放在床頭邊的衣物就走進房間內的浴室,我愣愣地看著鏡中一頭亂髮的自己,下意識地伸手順了順髮,抬手時,鼻尖時聞到一股淡淡的酒氣,還有一點酸臭味……
「天哪,我也太臭了吧!」
我對自己這副模樣起了嫌棄之心,想起今天必須得進公司開會,顧不得李敘還在外面等我,反正……昨晚可能什麼都做了,還怕讓他等這點時間嗎?
抱持著這樣的心態,我脫掉身上寬大的T恤,極快速地沖了一個澡,洗完澡,穿著浴袍吹頭髮時,腦中又不自覺地想起昨晚。
昨晚……真的和學長上床了嗎?
這時,敲門聲又起,打斷了我的思緒。
隔著兩道門,那醇厚的嗓音依舊穿透進來,直達我的耳中。
「英菲,妳還沒起床嗎?早餐要冷掉了。」
「我、我好了,我馬上出去!」我答應一聲,摸了摸幾乎全乾的頭髮,這才關掉吹風機,換上自己昨天的套裝。
穿衣時,衣服上隱約有一股清新的香氣,然而兩道門外有個人正等著,讓我無心多想那味道是從哪裡來的,還以為那是自己洗完澡後還瀰漫在浴室內的香氣所致。
換好衣裳,我再次站在鏡前,對著妝容和往常已無差別的自己信心喊話——
「徐英菲,不過是一夜情,沒什麼大不了的,對象還是妳大學時暗戀的天菜學長,是妳賺到了好嗎?妳已經是個成熟的大人了,沒什麼的。」
心理建設做好做滿,再大大吸了好幾口氣後,我讓自己以最自然的狀態走出房間。
才怪!一看見坐在餐桌前的人,那什麼狗屁心理建設就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再自然的神情也掩飾不了我對昨晚毫無印象的焦慮心情。
我能催眠自己發生一夜情沒什麼,可我不想李敘因為昨晚的事情而看輕我。
「早,來吃早餐。」李敘像個沒事人似的,已經坐在餐桌旁。
我尷尬地道了聲早,接著在他眼神示意下,盡量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在他對面坐下。
「我弄了點稀飯,對胃好,還有溫的蜂蜜水,可以解宿醉後的頭痛。」他體貼地把蜂蜜水推到我面前。
「謝謝……」我囁嚅著。
電視傳來CNN主播的聲音,李敘則專心看著iPad,我假裝鎮靜地滑著手機,心裡盤算該如何打破這種詭異氣氛。
我死瞪著眼前那杯蜂蜜水,咬著牙開口,「學長——」
「妳——」
結果我們同時開口。
「你先說你先說!」我急急一陣搶白,只想知道真相。
「嗯。」他點點頭,逕自開口道:「沒想到這麼多年,妳的酒量還是沒長進。」
「什麼意思?」我一顆心七上八下,只想知道昨晚我倆發生了什麼事。
「妳昨天喝醉後簡直讓我大開眼界,我衣服都被妳弄破了……」他語氣波瀾不驚,但說出的內容對我來說不啻是一顆炸彈。
衣服都破了?還讓他大開眼界?那不就代表我們倆真的有怎麼樣了嗎?
「妳酒量這麼差——」
「可以了!」看他還想丟出更多訊息,我實在不敢再聽下去,乾脆伸手打斷他,「學長很抱歉,昨天是我喝醉了才會發生這種事,希望沒有為你帶來困擾。我們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吧,呵呵,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這種事很常見,你別放在心上。」
我嘗試保持冷靜,在讓自己看起來不要太緊張的狀態下,把該說的話講完。
很好,徐英菲妳做得非、常、好。
「很常見?妳的意思是,妳平常都這樣跟人喝酒,然後被人家拎回家?」李敘挑了挑好看的眉,語氣突然高昂起來。
「對、對啊!所以這沒什麼的,學長你千萬別在意。」我一口氣把剩下的蜂蜜水喝完,道:「學長,真的很謝謝你的招待,我早上還有會議,先走囉,拜拜!」
話說完,抓起包包,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開門、關門,按電梯、穿鞋、下樓,所有動作一氣呵成。
「徐英菲,妳……」
他最後講了什麼,我根本沒聽清楚,也不想聽清楚。
什麼再見?最好再也不見!
我幾乎是用逃的逃離李敘家,跑到鄰近的公車站,正好瞧見一輛能到達公司的公車逐漸駛近,我用力揮了揮手,車一停,我二話不說就刷卡上車。
上公車後,在最後一排找到了個位置一屁股坐下。
唉,先是黎婷,後是李敘,為什麼最近我身旁都是些舊人啊……
看著窗外車水馬龍的台北,我也陷入回憶中……
***
對從小生活在南國的孩子來說,前往首都念大學意味著什麼?
應該是來到一個什麼都新鮮、什麼都想試試的世界吧。
至少我是這樣。
雖然國小、國中時,曾代表屏東參加全國語文競賽到過台北,畢業旅行也曾造訪繁華的西門町,但那些都只是匆匆一瞥,我對台北的想像,大多還是來自在台北念書工作的表哥表姊。
他們每次回潮州,身上永遠穿著最時尚的衣服,嘴上總是談論最潮流的話題,只把我聽得對台北嚮往不已。
所以升上大一後,急欲擺脫一身土味的我也遵循他們的步伐,裝扮自己、聯誼、聽演唱會、上夜店,極盡所能地感受這個城市。
其中,小表哥特別交代,上大學後一定要玩社團。
「因為我的女朋友都是在社團交到的。」他說。
我對運動頗有興趣,國小、國中看楊士奕打了多年籃球,很習慣這項運動帶來的力道衝擊,高中時,楊士奕念男校、我念女校,我們不再同校,他也不再參加球隊,我轉而迷上了網球。
高一起,每年六、七月我就會打開體育台,收看網球四大滿貫賽事之一的「溫布頓網球錦標賽」。
和近身肉搏的籃球相比,網球看起來較優雅,尤其溫布頓規定,所有選手必須穿著純白球衣參賽。看著那些型男型女,在網球場上如羚羊般奔馳、抽擊,我都會忍不住想,要是我也能像他們一樣,身穿高雅的褲裙套裝站在球場,那會是多美的一幅畫面!
因此考慮社團時,我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只想加入網球社,加上我的大二直屬學姊林津禾是網球社幹部,一切更是水到渠成。
經過一連串的報名、試打和迎新活動,我終於正式加入網球社。
這天,我和津禾學姊在學餐吃飯,飯後我們打算去社團練球。
「津禾!」
遠遠的,有人在叫學姊。
隨著聲音一看,哇,是我們社團超級帥氣的社長李敘!
「李敘,你來吃飯?一起啊!」一頭短髮、男孩子氣的學姊,行事向來大剌剌,她不僅直呼學長名諱,還直接要他過來。
學長不愧是學校裡天神般的存在,從餐廳門口到我們座位這一小段距離他就花了點時間,過程中起碼有十個人跟他打招呼。
好不容易,他穿過熱情的人群後,便一屁股在我對面坐下,還主動和我打招呼。
「嗨,英菲!」
這聲招呼著實嚇了我一跳,我也就迎新那次去過社團,沒想到學長居然記得我?
「學長好……」我一邊心頭小鹿亂撞,一邊乖乖點頭,他則回以淺淺一笑。
很快的,學長和學姊討論起社團的事,我就在一旁偷偷打量他。
早在加入網球社前,我就聽學姊講過學長許多豐功偉業。
他家境好、長相俊俏、人聰明又成績好,主修資工、輔系財金,還愛玩社團。今年大四的他,儘管大二時曾休學去當兵,依舊無損他在第一學府裡的大神級地位,本來都要長草的網球社,在他擔任社長後這兩年變得欣欣向榮,吸到超多社員。
所有人初見學長,都很難不被他名聲在外的東西吸引,但就我觀察,他是有點本事。
記得社團迎新時問題一堆,新社員找不到報名資料、餐點沒到、簡報打不開,整個場面亂哄哄,把副社長急得直跳腳,可學長一來,他不用出聲維持秩序,只是站在那裡,所有人就自動靜悄悄,聽他發號施令,而在他有條有理的指揮下,沒多久,所有問題便通通搞定,我就是在那次對他留下深刻印象。
思緒飛揚間,腰間突然被捏了一下。
「嗯?」我茫然地轉頭看著力道來源,是學姊。
「李敘,網球社社長,校園男神,白馬王子,他在問妳話。」學姊搞笑地說。
學長噗哧一笑,看著我道:「妳對台北的生活還習慣嗎?我記得妳是屏東人?」
「喔對,還、還行。」向來口才辨給的我,被他深不可測的眼神盯到結巴。
「如果有不適應的地方要說。」他叮嚀。
被學長這樣關切,我心頭暖暖的,但學姊似乎不太同意,只見她一臉警戒,直接抱住我。
「李敘,我警告你,你別亂放電,休想染指我的寶貝學妹!」
「哈哈哈……」看學姊如此激動,學長和我不約而同笑了出來。
由於這學期過後,即將畢業的學長就要卸下社長身分,而學姊是下任社長,他們倆自然有許多事需要商量。學姊說她課業正是繁重,央求我從旁協助,我不好推托,因此在那之後,李敘學長、津禾學姊和我就常常一起吃飯、看球,我和學長也多了許多相處的機會。
事實證明,我的判斷沒錯。
每天只想著玩樂的我,獲知學長每天的行程後只能咋舌。
他有主修、有輔系,每天課業已經夠繁重,還得準備出國留學、處理社團事務,以及幫他哥創業。更厲害的是,儘管他手上同時有十件事在做,卻從來不見狼狽,每回見他,都是乾乾淨淨、怡然自得的樣子,他真是我見過最游刃有餘的人了。
第一個大學學期很快結束,寒假時,網球社辦了兩天一夜的社遊,一行五十人浩浩蕩蕩到了宜蘭頭城的農場,好好樂逍遙一番。
說是社遊,其實就是交接典禮,歡送即將卸任的李敘學長,以及迎接就任的津禾學姊。
在農場裡,我們盡情烤肉、喝酒、唱歌,幾個有才華的學長姊們,甚至把自己組的樂團搬到頭城。
他們嘶吼幾首歌後,津禾學姊忍不住抗議了。
「喂,你們一個個不務正業的,到底是參加網球社還是熱音社!我在這裡向各位保證,我當社長後,絕對會讓大家安心打球。」
「哈哈哈……」
聽完學姊的話,所有人哄堂大笑。
吉他手學長鳥都不鳥學姊,點起名來,「接下來這首歌是李心潔的〈自由〉,我想邀請一位新人來演唱。有沒有人自願擔任我們的vocal?」
對於學長提出的要求,台下一片鴉雀無聲,一年級的社員們面面相覷,沒人敢開口。
「徐英菲!她高中是熱音社主唱!」津禾學姊突然大叫。
「英菲會唱歌?上來吧!」吉他手學長對我勾勾手指。
我瞪大雙眼望著學姊,想都沒想到她會出賣我,「這……我……」
「去吧!」學姊沒經過我的同意便一把將我推上台,「唱好聽一點唷。」
待我回過神,人已經站在台上,酷酷的吉他手學長將麥克風往我一丟,「〈自由〉會唱吧?」
「可、可以。」我呆呆點頭,前奏瞬間響起。
「也許會恨你,我知道我的脾氣不是很好,也許不一定,我知道我還是一樣愛著你……」
就這樣,我牙一咬、心一橫,在台上唱完一首歌。
太久沒唱歌加上沒事先練過,落拍、忘詞、破音樣樣來,一首〈自由〉被我唱得像「束縛」,好險大家仍是捧場,不吝給予掌聲。
「太棒了!」學姊興奮大叫,還不斷向周圍的人炫耀,「這我直屬啦!」
我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李敘,只見他笑著為我鼓掌,招牌的細長雙眼瞇得像弦月,煞是好看,罷了罷了,唱首歌能獲得學長傾城一笑,唱到天亮我都願意。
可長夜有時盡,經過幾小時狂歡,幾個大四的學長姊早已不支倒地,剛剛為我伴奏的樂團成員,一個個吐得亂七八糟,津禾學姊的狀況也沒多好,逢人便是猛親亂抱。
知道自己酒後是什麼模樣,我滴酒未沾,是少數仍清醒的人,將學姊安頓好後,默默收拾起殘局。
李敘也沒喝多少,送了學長姊回房,他回到交誼廳走向我,「津禾還好嗎?」
「嗯,剛剛送她回房間了。」我反問他,「學長姊們呢?他們怎麼喝這麼醉?」
「還好。」他輕笑,「他們應該是因為太茫然,所以才把自己喝得更茫。」
「太茫然?什麼意思?」
「妳不要看我們這些學長姊平常很神氣的樣子,馬上就要畢業,要離開舒適圈、進入人生的下一階段,他們也會害怕。」他解釋道。
「還真看不出來耶,你看剛剛那個band酷成那樣。」我笑出聲,對他的疑問也忍不住脫口而出,「那學長你呢?你會茫然嗎?」
雖然與他已經算熟,但除了知道他要出國,我其實沒問過他對未來的盤算。
「正想跟妳說,我昨天收到Stanford的入學通知,五月底出發,畢業典禮就不參加了。」
「哇,恭喜你,真是太好了!」聽到這個好消息,我真心替優秀的他高興,心頭酸楚卻也隨之而來。
他要出國,就代表我以後再也見不到他了……
「英菲,妳要好好長大,別浪費這四年,我很期待妳長大後的樣子。」他突然低下身,視線與我平視,摸摸我的頭。
我瞬間無言,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一方面,我對他的話懵懵懂懂,另一方面,他那溫柔的眼神看得我心空空的,導致回房間後,我一夜無眠。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到了32這個時候》

    《到了32這個時候》
  • 2.《煙花落地,我在等你》書衣新版

    《煙花落地,我在等你》書衣新版
  • 3.《好好愛霸總》

    《好好愛霸總》
  • 4.近水樓台小夜曲

    近水樓台小夜曲
  • 5.《我們的初戀有時差》

    《我們的初戀有時差》
  • 6.《都怪深情釀了禍》贈「謝謝你,我愛你」筆記本

    《都怪深情釀了禍》贈「謝謝你,我愛你」筆記本
  • 7.《都怪深情釀了禍》

    《都怪深情釀了禍》
  • 8.《穿書後的祕密結局》

    《穿書後的祕密結局》
  • 9.《月桂樹下的時光祕密》

    《月桂樹下的時光祕密》
  • 10.《榮光歸你,你歸我》

    《榮光歸你,你歸我》

本館暢銷榜

  • 1.《男主,今天動心了嗎?》

    《男主,今天動心了嗎?》
  • 2.《到了32這個時候》

    《到了32這個時候》
  • 3.《榮光歸你,你歸我》

    《榮光歸你,你歸我》
  • 4.《五年後,等妳》

    《五年後,等妳》
  • 5.《他說我是毒蘋果》

    《他說我是毒蘋果》
  • 6.《大老闆的獨佔宣言》

    《大老闆的獨佔宣言》
  • 7.《暫停時間的愛戀》

    《暫停時間的愛戀》
  • 8.《我的祕密是深愛》

    《我的祕密是深愛》
  • 9.《在開始的地方等你》

    《在開始的地方等你》
  • 10.《戀期三個月》

    《戀期三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