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光之城B010

《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 作者千舞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4/02/23
  • 瀏覽人次:5482
  • 定價:NT$ 320
  • 優惠價:NT$ 253
試 閱

註:未滿18歲

敬告啟示


未成年者(註)請勿瀏覽及購買本館商品,本網站以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本書於2024台北國際書展銷售一空,暢銷推薦!!!
他用生命領悟了戀愛腦的可怕,決心遠離渣男,
但誰來告訴他,為什麼重生後換成霸總對他犯病了!


控制狂霸總╳拒當戀愛腦二世祖 強勢登場!
「你可以保留你那些小祕密,我不介意,但是你也只能是我的。」
「如果我不聽……你會殺掉我嗎?」蘇景湛問。
「應該不會,但是大概會把你關起來吧。」

關起來,誰也不能覬覦,只能看著我……
 

蘇景湛是個二世祖,只會花錢不會賺錢,
還是個會偷公司機密討好暗戀對象的腦殘……
自殺身亡又重生的他把腦子裡進的水全都倒了個乾淨,
決心把機密硬碟從渣男那邊偷回來改寫命運!
只是他趁著渣男爛醉在夜店時搜身竟被抓包,
抓到他的還是商界人人都想貼上去的肖總……
明明上輩子他們是在公司簽約場合認識,
明明上輩子這傢伙收留他只把他當傭人使喚,
同居久了時不時打個炮也不過是因為寂寞跟生理需求,
可這輩子肖總為什麼老在他身邊嗡嗡嗡,
一下子假裝偶遇拼車實際上就是特意載他,
他蒸桑拿蒸到頭暈滑倒,肖總扶就扶吧幹麼刻意撩他,
說好的高冷難攻略呢?他這個樣子彷彿對他一見鍾情……


肖林澗:你就沒想過我上輩子也是對你一見鍾情?

儘管知道蘇景湛從頭到尾滿嘴謊言,可是他還是覺得他很可愛;
儘管蘇景湛用怨恨的眼神看自己,他還是覺得他很好。
千舞
好吃懶做的人,另外喜歡睡、購物和寫文,希望生活之神別給我磨難,小磨難也不要……
 
暢銷作品:【少爺與獵人】系列、《酒色貪杯》(全四冊)、《陰陽簿》(全四冊)、《床戰後戀人不見了》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蘇景湛猛地睜開眼睛,視網膜上還殘留著死時昏暗骯髒的天花板。
周圍明亮卻柔和的光線替代了之前那種昏暗混沌的燈光,周圍奶白的大理石讓他感覺到了明確的現實,可他眨了眨眼睛卻還沒有從那種絕望又無助的情緒中走出來。
浴室裡播放著溫柔的小提琴曲,智慧浴缸將水溫控制在一個令人舒適的溫度,這一切令他太放鬆了,以至於他就這樣在浴缸裡睡著了。
在自己房間的浴室裡,睡著當然也沒有關係。
浴缸是智慧的,臉部太靠近浴缸它會自動發出警報,關鍵時刻還會自己把水放掉,體貼又奢侈,想要產生點意外還真是不容易。
蘇景湛深深吸了口氣,他已經重生一個月了,睡眠品質一直不好,每次睜開眼睛都分不清他是活在現在,擁有這種閒適優渥的生活,還是夢中那一無所有,背負著莫須有罪名的悲慘境地。
就像現在,他雖然在這裡,但是靈魂卻像還在那間陰暗逼仄的出租屋裡漫無目的地徘徊,隔著遙遠的時間陰森森地盯著他。
在他死前,他不停地咒罵著這個世界、這個城市,咒罵著那些將他推入無盡深淵的人。
他死於失血過多,確切來說是割腕自盡。
那次自盡確實是他的衝動行為,他割完一會兒就後悔了,不過想著割腕這種事情,割一次肯定是死不掉的。
血液會凝結,傷口會慢慢地癒合,得重複割以及保持血液流出才行,所以他還開了罐啤酒,慢慢地喝著酒讓血流了一會。
可也許是酒精的作用,或者之前傷口割得確實又深又大了一點,以至於等他發現情況危急的時候,身體裡的力量已經隨著血液慢慢消失了。
那會兒他覺得冷得可怕,那種生命流逝卻又無能為力的感覺讓他想要嘔吐,但他的身體已經做不出任何反應,他就在這樣渾渾噩噩中毫無聲息地死去了。
不知道要過多久他的屍體才會被發現?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人會在乎他了,連願意給他收屍的人恐怕都沒有了。
這是他完全失去意識之前,最後的想法。
所以他發現自己重生的時候,根本不敢相信,以至於他花了半個月的時間來確認這件事的真實性,而不是他作的一個荒誕的夢,後半個月則沉浸在重生的喜悅中,而這種時不時從隔壁悲慘世界跑過來的記憶,總是讓他嚇出一身汗,告訴他那些悲慘與背叛從未遠離。
可還好已經過去了——他總是這樣安慰自己。
蘇景湛歎了口氣,從浴缸裡站了起來,穿上柔軟的浴袍,隨手拿起旁邊的浴巾開始擦頭髮,剛想轉身走出浴室,手機卻響了起來。
播放著輕柔小提琴樂曲的浴室裡傳出急促的手機鈴聲,讓他嚇了一跳,他深吸了一口氣,一隻手擦著頭髮,另一隻手去拿手機。
他走到房間的沙發上坐下,可低頭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以後,心不由得緊了一下。
來電顯示的名字是任宇。
這個名字在蘇景湛的心目中已經跟噩夢畫上了等號。
這一個月裡,任宇除了傳訊息,也打過幾通電話給他,訊息他都無視了,電話也都被他找藉口匆匆掛掉,只是對方一般都是在正常時間打來,從來沒有在這麼晚的時候打來過,任宇是想幹麼?
如果是平常,蘇景湛會直接忽視這通電話,這麼晚了,他已經上床睡著了,沒接電話也很正常,可是現在他剛從那個噩夢中甦醒過來,滿心憤怒。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害的!
是任宇害自己一無所有,甚至連死的時候都毫無尊嚴,而他卻做了金茂市的市長,一時間風光無限。
蘇景湛想起來了,自己會割腕的原因——租屋處裡老舊的電視機裡正在播放新聞,新任的市長任宇偕同妻子出席了某個會議,並且以個人的名義捐助了一大筆錢,記者用感動的語氣讚揚著這對天作之合,並對金茂市的未來發展做了一個樂觀的展望。
看著害自己落魄的凶手衣冠楚楚,風度翩翩地站在那裡,周圍的人都對他讚歎歌頌,而自己,曾經全心全意愛過他的自己、為他付出全部甚至背叛家族的自己,卻在陰暗的角落裡,可憐又悲慘地慢慢腐爛……
當時的他用酒精麻醉自己,腦子已經不清楚了,又受到新聞的刺激,就滿心的厭世,這才割了腕。
而此刻的他也是覺得噁心的,他猛地捂住自己的嘴,胃疼得直抽,用了好一會兒平復心情,蘇景湛喘著氣癱在沙發上。
那手機早就已經不響了,蘇景湛鬆了一口氣,站起來想為自己倒一杯酒。
他重生之後將死前的那些壞習慣也帶了過來,不過他也無所謂,他已經夠不好了,戒了壞習慣也不會變好。
可是,還沒有等他站起來去倒酒,那該死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蘇景湛坐在那裡動都沒動,眼睛瞟向手機,上面顯示的還是任宇的名字,顯然如果他不接電話,這個電話就可能一直響下去,兩方總有一方要屈服。
蘇景湛小聲抱怨著,「這人還真是沒完沒了了。」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他可不想再和這個男人扯上關係了。
在電話第四遍響起前,蘇景湛只好接通了電話。
「任宇?」他的聲音帶著絲倦怠與迷茫,聽起來就像剛睡醒的樣子。
手機的那頭響著電子音樂聲,過了一會兒才傳過來任宇的聲音,他顯然喝醉了,說話含糊不清,「景湛……你能過來,接我嗎?」
「我已經上床睡覺了……」蘇景湛委婉地想要拒絕,「我幫你叫一個代駕吧……」
「你是不是在躲我?」
任宇的話打斷了蘇景湛的藉口,蘇景湛挑挑眉頭,覺得這已經是很明顯的事情了,還要說出來幹麼。
換做是重生前的蘇景湛,別說故意躲著任宇,連這種話都不需要任宇親自問出口,不管是半夜幾點鐘,他都是隨叫隨到,不可能有半點耽擱的。
大概是沒聽到蘇景湛說話,任宇的語調雖然是喝醉酒的緩慢,但是聲音卻不一樣了,清晰了許多,「你在躲我?為什麼?」
蘇景湛皺著眉頭,為什麼?這不是明擺著嗎?為了不再被你利用,從而再次淪落到那麼悲慘的境地啊。
不過蘇景湛沒興趣跟他講這個,只想直接結束話題,任宇又開口道:「景湛……」
他的聲音帶著迷茫與困惑,又是那麼溫柔。
「我想見你。」
蘇景湛依然沒說話,正打算直接把電話掛掉,然後好好睡一個覺,任宇的下一句話卻阻止了他的動作。
「我想和你討論一下……那個隨身碟的事情。」
隨身碟?
蘇景湛的瞳孔微縮,猛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握著手機的那隻手指節發白,顫抖起來,好像下一秒就握不住那支手機一樣。
他努力想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你說什麼隨身碟?」
任宇似乎沒有聽出他聲音裡的情緒起伏,緩緩應道:「對啊……你上次給我的。」
蘇景湛沉吟了一下,隨後儘量放鬆自己,若無其事地問:「你在哪裡,我去哪找你?」
任宇報了一個夜店的名字,蘇景湛知道那家店,他去玩過幾次。
關掉手機,他深吸了幾口氣,去衣帽間拿衣服準備出門。
拿衣服的時候,本來想穿平時的休閒服,最後手指卻在一件黑色的襯衫上停留了下來,這是一件收腰設計的襯衫,綴著黑色亮片,最亮眼的是襯衫背面只用了黑色的紗,好像就是為了去夜店這種地方準備的。
現在是冬天,他在黑襯衫外套了件黑色的大衣,就匆匆開車出去了。
他開車的時候還在想,幸好還沒來得及喝酒,不然恐怕要叫車去了,他住的地方可難叫車了。


Nightfall是一家不太有名的夜店,但是蘇景湛認識的一些人喜歡到這裡來玩,任宇就是其中之一,下班後的應酬往往會約在這裡。
今天是週末,夜店裡的人竟然不是很多,讓人覺得這家店是不是快倒閉了,他脫下大衣挽在手裡,開始在夜店裡尋找任宇的身影。
一般來說,任宇會打電話給他,讓他來接自己,都是等他的同事都走了以後。
蘇景湛在夜店裡走了一圈,終於在靠牆那一邊的沙發座裡發現了歪倒在桌上,似乎爛醉如泥的任宇,拍著他的肩膀叫了他兩聲,結果對方一點反應也沒有,看起來真的是喝醉了。
蘇景湛往四周看了看,發現沒有人注意這裡,便將手探入任宇放在旁邊的外套,想要尋找那個隨身碟。
他就是為了偷隨身碟特意穿了那件夜店風的黑襯衫,且進夜店之前他就將自己的頭髮放下來,擋住自己的臉,這樣就算任宇第二天發現隨身碟丟了,查這裡的監視錄影,他們也只能看到一個穿著黑色襯衫的人在他身上一通摸索,而自己這個財團公子自然是不會穿著這樣的衣服,任宇就算懷疑他也沒有證據。
任宇會找這裡的夜店經理要個說法,可是能得到什麼回應呢?這裡可是夜店欸,來來往往的人這麼多,上一杯酒跟朋友一起喝,下一杯酒就可能跟陌生人喝了,每個人都在玩樂,加上酒精的影響,誰會注意別人遭遇了什麼?
蘇景湛也在各個夜店,包括Nightfall丟過東西,什麼皮夾啦,手錶啦,還有手機,這些東西都找不回來,但是拜這些經歷所賜,他知道哪裡會有鏡頭。
他側過身,身體半壓在任宇的身上,伸手去摸他外套的另一個口袋,這樣就算從監視器上看來,也只會像任宇在跟夜店裡的人曖昧而已。
可惜任宇的外套裡並沒有那個隨身碟,他不放棄地又找了任宇的公事包,卻再次失望。
那個隨身碟對蘇景湛來說非常重要,因為這個隨身碟的密碼一旦被任宇解開,那他就會再次走上前世悲慘的道路——這個隨身碟裡儲存著蘇氏重工一項未公開的技術資料。
前世,他愛任宇愛得要死,拿這個東西討好任宇,任宇是工業技術的研究人員,他想說這可以幫助任宇在業界的發展,他為任宇付出所有,可是結果很淒慘,任宇轉手將它賣給了能給予他最多利益的人。
這件事幾乎動搖了整個蘇氏重工的根本,他和母親被掃地出門並不奇怪,而沒有了蘇家的庇護,他們的日子過得很辛苦也是正常的。
無論是前世被趕出家門後的那幾年時間,或是重生回來之後這一個月裡,他都反覆回憶了自己過去做過哪些錯事,隨身碟事件可以說是錯誤的開端。
只是事情經過太久,他不太記得自己到底在哪時候將隨身碟給了任宇,反倒是任宇的電話提醒了他。
難道是在他身上嗎?
因為遲遲沒找到隨身碟,焦慮的蘇景湛不由得靠近任宇。
任宇只穿著單薄的襯衫,身上有很重的酒味,伴隨呼吸拂到蘇景湛的臉上,原本這樣的近距離會讓他方寸大亂,可是現在他只想找到那個隨身碟,全然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旖旎想法。
上衣口袋……沒有,褲子口袋裡摸摸看。
蘇景湛的手順著任宇的腰際摸下去,剛要伸入他的褲子口袋,身後卻響起一個聲音——
「你在幹什麼?」
蘇景湛怔了怔,微微側過臉,從滑落到臉龐的頭髮縫隙裡看過去,在他的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個男人。
夜店的光線昏暗,他看不清那個人的臉,只是從對方穿著西裝和皮鞋來看,猜測大概是任宇的同事。
他總不能說他正在找自己要的隨身碟吧……想到這裡,蘇景湛的身體微微動了動,語氣輕佻地說:「我在對任宇做什麼跟你沒有關係吧?」
男人顯然被這個回答噎到了,一時沒說話。
自己說出了任宇的名字,說明他們並不是陌生人,而在夜店裡兩個人如此曖昧的坐在一起,想也知道會是什麼事。
躲過了一劫,蘇景湛微微得意,稍稍抬眼看了一下那個男人。
不看還好,一看嚇得魂都飛了一半。
肖林澗!來的怎麼會是肖家的長子,肖家未來的當家人?
金茂市的產業以金融業和工業為主,有許多集團總部都設置在此處,肖氏集團也是其中之一。
肖氏集團以生活必需品與研發組裝工業機械為重心,在全國建立了數十家公司與機構,錄用了數萬的員工,並在國外設有科技研發分部,不只在金茂市,在全國都有很大的影響力,身為繼承人,肖林澗在金茂市也算是赫赫有名了。
怎麼回事,Nightfall沒有這麼有名,怎麼連肖林澗都出現在這裡?
「我是要找任宇拿份文件……」肖林澗試圖解釋,但是他很快意識到不對,因為任宇看起來像是失去意識了。
他警覺起來,懷疑地打量眼前這個臉被頭髮遮住大半的年輕人。
任宇是他現在帶的開發小組的一位研究員,今天有份文件不小心被任宇帶走了,但明天就是週末,他需要把文件拿給一位工程師再核對一下,聽說組裡的人都來這家酒吧喝酒了,他才現在跑過來想要拿回文件。
他之前沒有來過這家夜店,所以車子來回開了幾遍才找到位置,一進來好不容易找到了任宇,卻發現有個人正坐在任宇的腿上。
本來以為是什麼豔遇現場,但是豔遇調情是有互動的,任宇卻一動也不動,讓人懷疑是不是犯罪行為。
這個奇怪的年輕人頗為性感,微微側過臉來的時候,微長的頭髮下露出小巧的下巴,和讓人一看就覺得薄情的唇,他穿著黑紗襯衫,線條優美的背若隱若現,讓人不禁想著在情動之時他的背會如何性感地彎曲出弧度……
打住不該有的遐想,肖林澗沉下聲音,「你在做什麼,是不是想要偷東西?」
蘇景湛的手在肖林澗的視線下,大大方方地探入任宇的褲子口袋,從口袋裡取出車鑰匙,「我找鑰匙,要送他回去。」
他將鑰匙輕輕握在手裡,用看似隨意的口吻道:「客人是第一次來吧?之前在店裡沒見過你呢。」
眼看他慢吞吞地站起來,肖林澗不禁拿他跟自己對比起來,自己有一百九十公分高,這個年輕人到他肩膀的位置,身形瘦削卻挺拔,身上有淡淡的木質香味,倒是跟夜店的氣氛不太搭。
蘇景湛將任宇的公事包遞給肖林澗,任由對方打開以後拿出一份檔案,他則不著痕跡地往任宇的另一個褲子口袋裡摸了一下——果然也沒有。
按照任宇謹慎的性格,蘇景湛想想也覺得這才是正常的結果,出來喝酒的時候,他不會將這麼重要的東西帶在身上,恐怕是因為自己拒絕來接他,所以才想了這樣一個藉口。
前世,任宇拿到隨身碟之後晾了自己一陣子,後來大概是沒辦法破解隨身碟的密碼,所以又回頭聯絡他,讓他想辦法找出密碼;這一世,任宇頻頻聯絡自己,卻恐怕是因為自己先對他冷淡。
重生回來之後,他不用再去問去偷就知道密碼,但絕對不會再告訴任宇。
無論如何,自己還有機會拿回隨身碟。
「你在想什麼呢?」
低沉的男人聲音在耳邊響起,把正在思索中的蘇景湛嚇了一條,下意識地昂起頭,黑色的髮絲滑開到耳際,露出那張在昏暗的燈光下看起來有點蒼白的臉。
蘇景湛很快意識到了這個動作的危險性,連忙側過頭。
他將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隨身碟上面,而忽略了站在旁邊的肖林澗,這太危險了,肖林澗是個危險的人。
肖林澗果然察覺了異樣,在他說話之前就輕輕挑開他額前的髮絲,「我怎麼覺得我在哪裡見過你?」
確實是在一些宴會見過,不過作為人群焦點的肖林澗,怎麼會多留意自己這個邊緣人呢?大概只是隱約的印象而已。
蘇景湛沒慌,他和肖林澗在前世雖然也有糾葛,但是那是在很久之後的事情,這個時候他們根本沒有交集,他不可能被肖林澗認出來的,更不會猜到他是來偷東西。
他不退反進,伸手勾住肖林澗的脖子,身體幾乎貼到了對方身上,「這種搭訕話術好像有點過時了,不過……你既然是第一次來這裡玩,我要不要為你打個折?」
他的動作曖昧,但是那張漂亮的臉上,笑容是溫文爾雅又帶著疏離的。
肖林澗冷著臉,眼神是少有的凌厲,低頭看著貼在自己身上的人,幾個字從他的薄唇裡生硬地吐出來,「不需要。」
「那太可惜了,我叫小湛,你下次可以來照顧我的生意。」
這時候按照一般的套路來說,蘇景湛應該在這個男人的口袋裡放入他的名片,不過他沒有那種名片,於是將修長的雙指在自己的唇上按了一下,接著曖昧地想落在肖林澗的唇上,不過看著那雙冰冷漆黑的眸子,他確實沒有膽子過分輕佻,只好訕訕地讓手指轉移碰到了男人的下巴上。
笑著說完,蘇景湛意味深長地看了男人一眼,轉身扶起已經睡得很沉的任宇,另一隻手拿起外套,走出了肖林澗冰冷的視線。
肖林澗冷著臉看著那個人離去。
他不會看錯的,對方轉過頭的時候,露出了計謀得逞的狡黠笑容,偏偏這副表情比剛才那做作的挑逗姿態更讓他無法移開視線,彷彿被來自黑暗的美麗魔物撓了一把,在心裡留下深刻的痕跡。
他喃喃地吐出兩個字,「……騙子。」

得意洋洋地帶著任宇走的蘇景湛不知道自己破綻百出,還在想著取回隨身碟的事情。
既然那隨身碟不在任宇身上,那麼最可能是在他的車裡或者是家裡——任宇這個人疑心病重,不會放心將那個隨身碟交給別人保管。
前世隨身碟也確實在任宇的手裡停留了很長的時間,如今他又不會說出密碼,任宇解密的時間會延長,他並不擔心對方很快把東西賣出去,畢竟沒有人會買一個內容物不明的東西,而且隨身碟中的資料無法複製,隨身碟只有一個,他自然要找一個最合適的交易對象。
蘇景湛將醉酒的任宇扔到了後座,順便將他的車翻了一遍,仍然沒有發現隨身碟的蹤跡。他只好將任宇送回了家,趁機搜索任宇家。
可惜在他家轉了幾圈,竟然也沒有找到隨身碟。
蘇景湛看了看手機,已經是凌晨三點了,想著之後免不了還要接觸任宇,找回隨身碟,便不好表現得太冷酷引起對方的疑慮,縱使再想把任宇扔在地上,也還是把任宇拖到了床上,給他蓋上被子,做好這些才依依不捨地離開這裡。
確實是依依不捨,畢竟忙了一晚,隨身碟還沒有找到。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 2.《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 3.《我被勁敵標記了》

    《我被勁敵標記了》
  • 4.《給本命的慾望情書》贈【ISSUES十週年紀念卡】

    《給本命的慾望情書》贈【ISSUES十週年紀念卡】
  • 5.《床戰後戀人不見了》

    《床戰後戀人不見了》
  • 6.《明君的陪睡能臣》

    《明君的陪睡能臣》
  • 7.《醫生床上的男神》

    《醫生床上的男神》
  • 8.風夜昕【T'X男團】系列全3冊(含三冊首刷贈品)

    風夜昕【T'X男團】系列全3冊(含三冊首刷贈品)
  • 9.《頂流偶像翻船了》贈限量「作者印簽珠光特典卡」

    《頂流偶像翻船了》贈限量「作者印簽珠光特典卡」
  • 10.千舞血族系列【夜獵者】

    千舞血族系列【夜獵者】

本館暢銷榜

  • 1.《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 2.《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 3.《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三.鬼皇子的永生契

    《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三.鬼皇子的永生契
  • 4.《實習警官獸老闆》終卷.雨娘的千年愛戀

    《實習警官獸老闆》終卷.雨娘的千年愛戀
  • 5.《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一.古井裡的鬼美男

    《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一.古井裡的鬼美男
  • 6.《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二.青春不死的戲子

    《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二.青春不死的戲子
  • 7.帝攻最終回《王的枕邊敵》+限定番外篇

    帝攻最終回《王的枕邊敵》+限定番外篇
  • 8.《酒魔醉》

    《酒魔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