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重生甜寵
分享
藍海E144201

《逃婚大喜》

  • 作者月見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11/29
  • 瀏覽人次:7710
  • 定價:NT$ 300
  • 優惠價:NT$ 237
試 閱
為了與太子妃再續前緣,太子舉措毀三觀──
一、擄人囚禁;二、假裝遇襲求庇護;三、謊言戳破跪求原諒……


從廢太子到九五之尊,姬暄最大的遺憾是妻子陪他流放時不幸去世,
如今重活一世,他有兩個目標──
一、早日奪得皇位,省略掉曾經被廢的經歷。
二、保護好妻子,給她一世尊榮。
只是本該成為太子妃的韓聽雪,竟然明天就要嫁給別人了?他可沒同意!
他趁夜擄走她,迫使她婚事告吹,聽聞她家裡人要送她去庵堂度餘生,
他便裝作有刺客追殺,使她成為他的救命恩人,
為報救命恩,他請來賜婚聖旨為兩人續上前世姻緣,
由於熟知她的一切習慣,他倆的感情可謂一日千里,更很快有了身孕,
皇后為了拉攏他這個太子侄子,巴巴地送了女人過來,
而無子的皇帝叔叔聽聞消息,竟是氣到中風了……
月見,90後,天蠍座裏的異類。
十分懶散,喜歡安逸,愛歷史,好八卦。
有點宅,有點小憤青,但是年少時卻作過有朝一日看盡天下美景的夢。
現在的我,煮一杯茶,拿一本書,就可以靜靜地坐一下午。
年紀越長,越喜歡獨處。
不變的是,始終熱衷於幻想,常常作著不切實際的夢,
比如自己前世是個神仙,或是可以插上翅膀在天際翱翔,
幸而還沒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尚能分得清夢與現實的區別。
以愛為名的束縛

每個人的家庭狀況不盡相同,但相同的是長輩都有顆為小輩幾欲操碎的心,若順著長輩們的心思去辦事情,他們會稱讚你乖、懂事、聽話,好聽話不用錢似的冒出來。
可一旦與其想法背道而馳,那麼你面臨的也同樣會是一段炮轟,諸如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小孩子見識淺,或者那最具共鳴的關鍵句——我是為你好。
在這本《逃婚大喜》之中,女主就猶如被長輩控制的小孩,命運被操弄、被推著跑,而造成她險些嫁給表妹未婚夫的凶手,正是她的表妹,原因是表妹前世發現自己深愛的丈夫其實愛著女主,這一世她決定出手讓未婚夫如願,也讓女主不用面臨前世早逝的下場,更想讓女主感受什麼叫「被愛比愛人幸福」。
而男主呢,同樣擁有前世記憶,只是他是為了和女主再續前緣,無法忍受她另嫁他人,所以在女主成親前夜喬裝打扮將人擄走,等女主順利退親之後,再利用手段讓女主成為自己的救命恩人,並許以太子妃之位,將她帶入宮中,護在自己的羽翼下。
男主寵她、愛她,卻也深怕祕密被揭穿後女主討厭他,所以當女主發現當初被擄走的事情有蹊蹺時,謊言便一個接一個吐出來,直到紙再也包不住火為止……
對小編來說,這句「為你好」簡直是最高等級的情勒。
上述的劇情是不是也讓你感覺到情勒感滿滿?
但不怕,勒索之人必有承受報應之處,想知道這種以愛為名的束縛會讓男主和表妹女配遭遇什麼,就請翻開書頁,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意料之外的婚事
火光熊熊,亮如白晝。
大火燃燒的聲音和兵刃相接的聲音混在一起,燒焦的氣味夾雜著濃濃的血腥氣。
「殺,一個活口也不留。」
數不清的黑衣人將雲來客棧圍得水泄不通,箭如雨下,射向正在突圍的廢太子一行人。
眼看一枝羽箭即將射中廢太子姬暄的胸膛,他身後的女子想也不想就一把將其推開,「小心!」
姬暄險險避開,而她則被另一枝飛來的羽箭射中,身形踉蹌了一下,緊接著摔倒在地。
姬暄大驚,顧不上不斷而來的飛矢,緊緊抱住她,「穗穗!」
鮮血染紅了她胸前的衣衫,汩汩血液自她身下流出,她下意識撫向凸起的腹部,剛一開口便有鮮血從口中溢出,「殿下,孩子……」她嘴唇翕動,聲音極低,最終只說出一句,「活下去……殿下,活下去。」
「穗穗!」姬暄瞳孔驟縮,前所未有的悲痛籠罩著他,而他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妻子的手無力地垂了下來。
姬暄從夢中驚醒時,腦袋昏昏沉沉,嗓子也乾得厲害,還未睜眼,他就忍不住輕咳了一聲。
守在帳外的內監迅速近前,「您總算是醒了。」
姬暄也不睜眼,直接開口問道:「皇后的忌日是不是要到了?」
他又一次夢見穗穗了。
近段時間,他身體大不如前,餘毒也時常發作,他心裡很清楚,過不了多久他就會與妻子在九泉之下相會了。
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姬暄並無絲毫懼意,大仇得報,江山已定,他也從宗室中挑選出合適的繼承人悉心栽培,身後之事更早就安排妥當,回首他這些年,從廢太子到九五之尊,唯一的遺憾就是愛妻早死,若死後能和她相聚,那麼這遺憾也不算什麼了。
姬暄緩緩睜開眼睛,映入他眼簾的是頭頂雨過天青色的床帳。
雨過天青色?
姬暄臉上有錯愕一閃而過,他收斂眸中異色,試圖起身。
內監常德也一臉駭然,緊接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還請殿下慎言。」
他聲音輕顫,隱隱帶著哭腔,心底湧上陣陣懼意,皇后娘娘好端端的待在鳳儀宮,而太子殿下竟然直接詢問其忌日,若傳到有心人耳中,還不知要鬧出什麼風波來。
聽見這稱呼,姬暄頭腦裡殘存的睡意一絲不剩,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難以置信,「常德?」
眼前的常德看著才十七八歲的樣子,明顯比記憶中年輕許多,而且其右頰光滑乾淨,毫無疤痕,但他分明記得在隨他流放途中,常德右臉受過箭傷,雖性命無礙,卻留下了一個極其可怖的疤痕。
傷疤或許可以消退,但人絕不可能在一夜之間重返青春。
姬暄心中波瀾迭起,久居上位的他面上卻不顯露分毫。
他視線微移,目光每每落在一處,心裡的驚異便濃上一分——這不是他現在的寢宮,這是他做儲君時的住所,常德的面貌以及方才的稱呼也驗證了這一點,而他的身體並無餘毒發作的痛楚,反而有種年輕健康的輕快感。
姬暄微微瞇了瞇眼睛,「你叫朕什麼?」
一聽到這個自稱,常德神色大變,下意識四下張望,確定除了自己並無旁人才暗鬆一口氣,小心翼翼懇求道:「殿下慎言,這話可千萬不能亂說。」
半個月前,殿下遇刺,明明傷勢不重,卻不知為何一直昏睡不醒,不想今天剛一醒來就說起了胡話。
他是太子心腹,自然會將此事爛在肚子裡,可別人就不一定了。
姬暄目光沉沉,暗自掐了一下手心,手掌溫熱,他還活著,疼痛清晰地傳來,並不是在作夢。
驚駭被一點點收斂起,一個堪稱荒謬的猜測倏然躍上心頭,他眼眸低垂,聲音平穩地問:「現在是什麼時候?」
「四月二十七,巳時,殿下您昏睡足足有十五天了。」
「我是問是哪一年?」
常德心中不解,但還是如實回答,「回殿下,今年是永平十五年。」
聞言,姬暄心內轟然一震。
他兩歲時,生父高祖皇帝駕崩,高祖皇帝少年起兵,征戰十來年,結束了王朝頻繁更迭、多方勢力割據的亂世局面建立新朝,後又整頓吏治,發展生產,其文治武功俱是上乘,可惜在三十九歲那年因病突然去世。
當時天下初定,太子年幼,多方勢力平衡之後,高祖皇帝的胞弟雍王姬河繼承皇位,仍立侄子姬暄為儲君,次年改元,是為永平元年。
永平十五年?也就是他十七歲那一年?
四月二十七,昏睡十五天?
他記得永平十五年的四月十二,他曾遭遇過一次暗殺,傷勢不重,休養四五天就行動如常了,這次居然睡了十五天之久,還直接換成了後來的他。
姬暄穿好衣衫,一言不發地走下床榻。
房中的擺設佈局與他記憶深處一般無二,從光可鑒人的銅鏡裡,他看到了自己年輕的面龐,臉頰的肌肉不受控制地輕顫,他垂下眼簾,遮住了眸中流露出的情緒。
常德自小跟在姬暄身邊,還是第一次見其這般異樣,他忖度著問:「殿下,您……」
話未說完,就被打斷。
年輕的太子目光沉沉地道:「常德,叫夏岱過來,朕……孤要打聽一個人。」
「是。」
小太監捧著臉盆、面巾等物依序進入,姬暄面無表情洗漱,先時的震驚漸漸淡去,他已確定並接受了自己不知何故回到十七歲這一事實。
這個時候他還是東宮太子,還沒經歷被廢、流放、復仇等一連串事情……
他甚至還不認識穗穗。
一想到穗穗此時還在人間,他就抑制不住心內的激動。
穗穗離開他已經整整七年了,他無時無刻不在想她,這一次他一定要護好她,與她共享江山,給她一世尊榮,再不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當然,被廢黜、被流放的經歷也可以直接省略掉了。

暗探夏岱是高祖皇帝留給兒子的人,年約四十,身形瘦小,武功極佳,打探消息更是一把好手,聽聞太子傳喚,他迅速趕至,施禮之後恭恭敬敬地垂手侍立。
看著一頭黑髮的夏岱,姬暄沉默了一瞬,緩緩開口道:「這次叫你過來,是想讓你打聽一個人。」
夏岱默默拱了拱手,等他示下。
「建元六年的探花韓麒,曾出任過杭州知府,查一查他後人的近況。」姬暄放下手中的茶盞,有意無意地提示,「孤記得,他的夫人出自平江伯府。」
今天是永平十五年四月二十七,如無意外,數月之後他和穗穗才會被賜婚。
現在的他們還沒有任何交集,只要靜靜等待,就會按照既定的軌跡和她相遇,可是他迫切地想確定,他重新來過了,穗穗是不是也還活著?
「屬下領命。」
夏岱施了一禮,告辭離去,將近三個時辰後他才再度返回。
「殿下,韓大人膝下只有一女,今年已有十七歲。三年前,韓夫人去世,韓小姐進京投奔外祖母,現居平江伯府……」
姬暄眼眸微闔,靜靜聽著,唇畔不自覺漾出了些許笑意,一直懸著的心終於放下。
很好,她還在。
停頓了一下,夏岱繼續回稟,「韓小姐明日出閣,嫁給新科進士張遜。」
「你說什麼?」姬暄愕然變色,疑心自己聽錯了,他霍然起身,「你再說一遍!她明日怎麼樣?」
「韓小姐明日成親。」夏岱不明白殿下為何如此失態,老實回答道:「新郎是禮部尚書之子,新科進士張遜。張家與平江伯府一向交好……」
姬暄雙眉緊蹙,臉上血色盡褪,「她要嫁給張遜?」
怎麼可能?他記得清清楚楚,永平十五年秋天,在一場賞花宴上,他與穗穗第一次見面,交談了幾句,次日,他的皇帝叔叔便做主為他們賜了婚。
兩人從陌生到熟悉,逐漸相知相愛,同富貴共患難,夫妻恩愛,感情真摯,她還在流放途中為他而死。
和張遜有什麼關係?
「張遜不是和周小姐有婚約嗎?」
「殿下說的對。張公子的確和平江伯府的周大小姐議過親,不過十天前,韓小姐失足落水,被張公子救起,這婚約就落在了韓小姐頭上。」夏岱猶豫了一瞬,補充道:「殿下,平江伯府中不少人私下議論,或許失足落水一事是韓小姐有意為之……」
姬暄雙目幽深,斷然否認,「不可能。」
夏岱微怔,低下頭,從懷中摸出一份喜帖,恭恭敬敬地奉上,「這是喜帖,請殿下過目。」
打聽韓麒的後人並不難,知道平江伯府這層淵源,查起來更加容易,此次之所以耽擱這麼久,是因為韓小姐明日成婚,這婚約又有些曲折,因此夏岱要查得更清楚一些才好交差。
姬暄接過喜帖,喜帖上的字刺得他眼睛隱隱作痛,他不得不輕輕闔上雙目。
他記得很清楚,張遜的夫人是平江伯府的周大小姐,穗穗的表妹,在他被廢去太子之位流放幽州時,作為親戚,張遜夫婦還曾幫忙上下打點,他復位之後也重用張遜。
所以到底是哪裡出了變故?
十天前嗎?
是了,前世他遇刺後不久就甦醒了,曾召見過不少人,其中包括張家父子。
這輩子因為一直昏睡,自然也不曾特意召見,想來是因為他的變動,導致了張遜行程的改變,從而使得穗穗那邊也發生了變化。
不過現在不是細想這些的時候,姬暄收斂神色,眼神逐漸變得危險,此刻他心裡只餘下一個念頭——
必須要阻止這樁婚事,穗穗是他結髮妻子,也是他一生摯愛,他絕不允許她另嫁他人。


太陽漸漸往西行,寒氣一點點上升。
平江伯府人來人往,非常熱鬧,明天表小姐就要出嫁了,府裡要忙碌的事情極多。
韓聽雪默默坐在桌前,心裡沒有一丁點身為新娘子的嬌羞,反而是莫名的煩躁。
這樁婚事原本並不屬於她,是十天前的一次意外,讓她和張遜有了聯繫。
張遜是尚書之子,相貌英俊,極富才華,年紀輕輕就中了進士,前途不可限量,然而在她眼中,他是表妹周寶瑜的未婚夫,再優秀也與她無關,可偏偏現在要嫁給張遜的人變成了她。
事情還要從十天前說起。
四月中旬,韓聽雪剛出孝,受表妹周寶瑜邀約,一起泛舟湖上。
陽光和煦,微風徐徐,可突然間,船身劇烈抖動,幾乎側翻,恰好隨表妹到船尾看魚的韓聽雪站立不穩,跌入了湖中。
她不諳水性,冰涼的湖水伴隨著她的掙扎灌入口鼻,意識朦朧之際,她隱約聽到表妹的驚呼,「快救人,有人落水了!」
由於湖水冰涼,她身子又單薄,這次落水雖說沒有立刻喪命,卻結結實實大病一場,高燒不退,昏迷了整整兩天兩夜。
除此之外,還有一樁大事落到了她身上。
原來那天跳下水救她的不是別人,而是表妹周寶瑜的未婚夫張遜。
周張兩家交好多年,周寶瑜和張遜更是自小定下的婚約。
今年春闈,十八歲的張遜金榜題名,兩家一合計,決定喜上加喜,遂將親事迅速提上議程,誰都沒想到婚期將近時會出這等變故。
救人本是好事,但兩人眾目睽睽之下濕衣沾身,肌膚相貼,這下事情就變得有些微妙了,畢竟近幾年重視女子名節,強調男女大防,且張遜是有婚約在身的。
張遜的母親,尚書夫人溫氏同平江伯府商量,看能不能委屈韓聽雪做個妾室。
韓聽雪父母雙亡,寄居平江伯府,正常情況下未必能高攀上張家,但官宦之女怎能輕易給人做小?她的外祖母周老夫人也不願意。
眾人頭疼之際,周寶瑜提出退婚,讓表姊嫁給張遜,婚期照舊。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周寶瑜對這婚約有多滿意,對即將到來的婚禮有多期待,所有人都看在眼裡,誰都沒想到她竟會做出這樣的退讓。
周老夫人心疼外孫女,自然也心疼親孫女,哪裡肯依?
但周寶瑜態度堅決,甚至不惜以死證明其決心,長輩見她意志甚堅,只能同意。
於是要嫁給張遜的人就由平江伯府的大小姐變成了表小姐。
韓聽雪清醒過來時事情已成定局,她得知此事後,直接拖著病體去求外祖母和舅舅,要把婚事還給表妹,她寧可出家也不要搶表妹的婚約。
但根本無人在意她的看法。
舅舅告訴她,已經定下,不會再改了,讓她不要胡鬧。
外祖母眼中的疲憊格外明顯,「算了,這是天意。本來我還發愁妳的親事,現在也不用愁了,張家很不錯,妳好好養病,安心待嫁,別辜負了寶瑜的一番苦心。」
周老夫人年紀大了,近五年裡先後失去了丈夫、女兒和妹妹,鬢邊銀髮顯眼,精神也大不如前。
韓聽雪看在眼裡,抗拒的話就沒法再說出口。
大家為她努力爭取,她這個時候再極力抗爭就很不識好歹了,但張遜是萬萬不能嫁的。
還在病中的韓聽雪決定先養好身體,再想對策。
很快,有流言傳入她耳中,說她當日落水是有意為之,就是為了搶表妹的未婚夫,說她父母雙亡,守孝多年,過了十七歲生辰婚事還沒著落,才會有此等下作之舉。
韓聽雪氣惱又委屈,周寶瑜來探視她時還安慰她不必多想,安心備嫁。
她看了心裡十分難受,她明白表妹一直戀慕張遜,提起他時眼睛都在發光,如今卻因為她而不得不退婚。
她又怎麼能心安理得地取代表妹的婚事?
周寶瑜越安慰,韓聽雪就越覺得自己必須做點什麼。
入夜後,如意院終於安靜下來。
韓聽雪洗漱過後,安安靜靜坐在桌邊。
「表小姐,大夫人來了。」
韓聽雪立刻起身相迎,「舅母。」
大夫人方氏板著臉,輕輕嗯了一聲,用眼角餘光打量著外甥女。
儘管不喜歡,但方氏也不得不承認韓聽雪容貌極美,別說平江伯府,放眼整個京城,都找不出比她更標緻的姑娘。
她母親周薇當年就是京中出了名的美人,不然也不會與探花郎韓麒一見鍾情。
韓聽雪繼承了父母的優點,生得仙姿佚貌,清麗絕俗,此時俏生生站著,秀眉微蹙,杏目低垂,纖腰束素,彷彿是雨後初綻的蓮花,讓人不自覺地生出憐惜之意。
方氏在心底冷哼了一聲,可惜人不可貌相,這姑娘長得清純動人,純潔無暇好似白蓮花一般,卻盡使一些下作手段。
「舅母?」韓聽雪敏感察覺到舅母的神色有些異樣。
方氏略微緩和了神色,揮手令丫鬟退下,這才緩緩落坐,不緊不慢道:「穗穗,明日妳就要出閣了,妳母親去世得早,有些事情沒法教妳,只能讓我這做舅母的來告訴妳了。」
「穗穗」是韓聽雪的乳名,能叫的也只有幾個親近長輩。
韓聽雪神態恭謹,「還請舅母賜教。」
方氏深吸了一口氣,從袖中取出一本冊子,「成親以後,免不了要夫妻敦倫。這冊子妳拿著,明天洞房花燭夜,依著上面行事,別鬧了笑話。」
韓聽雪還是閨閣少女,聽見這話不免羞窘尷尬,「舅母……」
「怎麼,不好意思?」方氏忍不住冷笑出聲,「搶妳表妹婚事的時候,怎麼就好意思了?」
韓聽雪微怔,數日前府中確有類似傳言,整飭過後已聽不見,可她沒想到舅母也這樣說。
她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生得倒是人模人樣,可惜一點人事都不幹!」方氏站起身,陰沉著臉,「可憐寶瑜拿妳當親姊姊,對妳掏心掏肺,妳就是這樣回報她的!」
她心裡始終耿耿於懷,原本多好的一樁親事,偏生被這小賤人給搶了。
這些天方氏一直努力說服自己,認了吧,寶瑜都主動放棄了,老夫人和老爺也發了話。寶瑜這次或許能落個大度成全的名頭,不至於一輩子嫁不出去。
可自己的女兒自己心疼,一想到明天韓聽雪要嫁給寶瑜的如意郎君,她就恨不得劃爛這小賤人的臉,什麼意外落水被張家二郎給救了,天底下哪有這麼巧的事情?
她在後宅多年,這種拚著清白名聲去賴上爺們兒的手段她見得多了,韓聽雪不就是仗著有老夫人撐腰,欺負寶瑜心地善良嗎?
這口氣,女兒嚥得下,她忍了十幾天仍然嚥不下。
韓聽雪下意識辯解,「舅母,我沒有要搶表妹的婚事。那天落水,我不是故意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張公子在附近,我不識水性,也怕淹死,如果不是表妹極力邀請,我……」
她淚窩淺,一委屈,一激動就容易紅了眼眶,因此才說了幾句眼睛便有了濕意。
她不明不白落水,差點喪命,昏迷數日後醒來就變成了張遜的未婚妻,她心裡也委屈得很。
美人眼眶微紅,淚珠盈盈欲墜,我見猶憐,然而方氏看在眼裡卻更加厭惡鄙夷,她胸膛劇烈起伏,「哭哭啼啼給誰看?寶瑜把婚事都讓給妳了,妳不但不感恩反而還要怪她,妳知不知道她盼著嫁到張家盼了多久!」
方氏畢竟做了多年當家主母,氣急之下口不擇言,可也不會在這兒當口明知無用還將事情鬧大,她不再理會韓聽雪,直接鐵青著臉拂袖離去。
韓聽雪抬手擦拭眼淚,顧不得去收桌上的冊子。
方氏的話一直在她耳畔迴響,潛藏許久的委屈爆發,她眼淚不受控制,越掉越多。
舅母罵她幾句,她儘管難過,可也不是不能忍受,她知道張遜在世人眼中是難得的佳婿,她不能得了便宜還賣乖,若非表妹退婚,可能等待她的只有做妾或是出家。
表妹對她很好,但正是因為如此,她更不能嫁給張遜。
韓聽雪盯著桌上跳動的燭火,腦海中盤桓很久的念頭變得更加清晰明朗。
方氏離開後,伺候韓聽雪的丫鬟快步走入。
韓聽雪神色平靜,聲音輕柔道:「明天就要出嫁了,今晚我想單獨待一夜,成不成?」
她生得好看,說話好聽,成婚前的這點要求,做下人的又怎會不從?
兩個丫鬟對視一眼,齊齊點頭道:「奴婢們就在隔壁,表小姐若有吩咐,直接喚一聲就是。」
「知道了,妳們先退下吧。」韓聽雪打了個哈欠,彷彿睏倦至極。
然而丫鬟剛一退下,她就恢復了精神。
她不能讓表妹犧牲自己的幸福來成全她,事情發展到今天這一步,都是因為她這個意外,如果她明日不在,那一切都該回到正軌了吧?
思及此,韓聽雪心臟怦怦直跳。
平江伯府是高門大戶,她一個柔弱女子想要悄悄離開並不容易,因此她計畫著先躲起來,待明日府中忙碌時再趁亂混出去。
父母生前給她留下了一些店鋪田產,以及若干忠僕,三年前,這些忠僕一路護送她進京,一部分隨她進了平江伯府,餘下幾個在外面幫她打理店鋪。
她出去之後先找他們,暫時躲避幾天,只要明天過去,一切就都會好起來的。
想到這裡,韓聽雪眉目舒展,唇角不自覺微微勾起。
明日花轎臨門,平江伯府肯定要交出一個新娘子,沒了她在這裡礙事,表妹應該可以順利嫁給心上人吧?
雖說過程曲折了一些,但能有個好的結果就行。
至於自己,可以等避過風頭後再向外祖母和舅舅請罪,多求求他們,看能不能容許她在府裡清修,可這樣一來,她好不容易出了孝,就又要遠離美食華服了。
夜漸漸深了,桌上的蠟燭一點點變短。
韓聽雪耐著性子靜靜等待,她必須得等隔壁耳房丫鬟睡熟才能行動,否則肯定會驚醒她們。
視線掠過床邊衣架上的紅色嫁衣,韓聽雪輕輕歎一口氣。
或許她這輩子沒有穿嫁衣的機會了。想到這裡,她不免有些遺憾,起身走上前去,伸手輕輕撫摸了一下紅色的嫁衣。
這嫁衣原本是表妹的,婚事落在她頭上後,表妹親自將它送了過來。
這幾天韓聽雪看見它就難受,是以從不曾細細觀察過,今晚在燈下細看,發現紅豔豔的,確實好看又喜慶。
她欣賞了好一會兒才持著燭臺重新走向桌邊,她並不曾留意到,有人悄悄靠近了她的房間。
空氣忽然變得甜膩起來,韓聽雪狐疑地吸了吸鼻子,眼前卻忽然一黑,再無知覺。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社畜穿成惡女配》全4冊

    《社畜穿成惡女配》全4冊
  • 2.《丞相夫人是首富》全5冊

    《丞相夫人是首富》全5冊
  • 3.《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 4.《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5.《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 6.《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7.《姑娘掌勺食時香》

    《姑娘掌勺食時香》
  • 8.《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 9.《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 10.《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本館暢銷榜

  • 1.《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3.《姑娘掌勺食時香》

    《姑娘掌勺食時香》
  • 4.《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5.《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 6.《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
  • 7.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8.【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 9.《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10.《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