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光之城B008

《給本命的慾望情書》贈【ISSUES十週年紀念卡】

註:未滿18歲

敬告啟示


未成年者(註)請勿瀏覽及購買本館商品,本網站以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愛情喫茶店
「就算粉絲都沒有了,也還會有我!」
在狂粉徐引燦那一如往常的小黃文粉絲信中,
偏偏就這麼一句話,讓陸心栽放下了所有不安,
毅然決然脫離有點名氣的地下樂團,加入偶像男團,
他努力發光發熱,發誓要繼續穩坐對方本命的位置,
可真是見鬼了,這狂粉怎麼會成為他們的新主唱!
還因為前主唱被迫退團後的破壞行動,得暫時跟他同睡一床……


「ISSUES的主唱,你敢當嗎?」
徐引燦想不到才加入男團,自己的狂粉身分就曝光,
陸心栽甚至找他實地演練當年粉絲信的內容……
若單單滾床,他還能告訴自己只是解決需求,
可當有人造謠他耍大牌,陸心栽在節目上用Rap反擊;
送他對戒當入隊賀禮,更在粉絲站錯CP時為他寫情歌……
他好像,不得不懷疑自己炒CP炒成真了?
一顆蛀牙
一直以來創作對於我而言是與世界連接的橋梁,平日裡難以抒發的,無論是價值觀或是慾望,都能透過文字得到釋放,也希望能與人產生共鳴。
哪怕是提供一點點身心上的調劑也好,但願文字的力量能溫柔的拉你一把。
溫暖的睡去,明天又會是美好的一天。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ISSUES的主唱,你敢當嗎?」
這句話像是一道雷電,把徐引燦劈成了傻子,他怔怔看著自己跟了八年的經紀公司老闆,說不出話。
徐引燦是個熬不出頭的歌手。
他的老闆陳龍騰所經營的「龍騰娛樂」,面對日新月異、競爭激烈的娛樂圈已無力回天,面臨了破產,旗下許多藝人都早已離開,公司規模縮減再縮減,剩下的只有一間塞滿了雜物的辦公室,以及沒有人要的徐引燦。
他能力不差,外貌也不差,就是身為藝人的業務能力並不是很出眾——不太會討粉絲歡心,也不懂得巴結高層,過分耿直,性格方面又沒什麼企圖心,顯得有些消極。
在這個注重人設與包裝的環境,徐引燦就像顆沒人打磨的玉。
出道都好一陣子了,還只是個通告藝人,偶爾上些節目唱個幾首歌,回回都能引起一些聲浪與討論,可也就曇花一現。
陳龍騰也讓他去參加過歌唱比賽,徐引燦一路過關斬將,可到了八強,其他經紀公司便花了大錢把前幾名都買了下來,徐引燦就這麼又回來了,拿了個第九名。
他自己看起來還挺滿意的,陳龍騰簡直恨鐵不成鋼,撇開自己沒錢栽培徐引燦這塊璞玉,那傢伙自己也像個出家人一樣毫無追求,這到底怎麼搞?
而方才他們提到的ISSUES,隸屬於「鳳翔娛樂」,是目前最火紅的男團,前陣子他們主唱因不明原因臨時退團。
ISSUES一共四人,各司其職,除去主唱以外三人雖不至於毫無歌喉,可到底比不上主唱,又加上ISSUES一向以歌曲抓耳動聽,高音部分如凌天際、舞蹈整齊劃一著名,如今有一個大空缺,不管是走位編排還是歌曲演繹都出現了問題,因此也暫停了活動,其餘三個人過陣子合約就到期了,不少人擔心團體會就此解散。
陳龍騰本就想把徐引燦賣了,公司眼看快要倒閉,要是等真的破產了才處理,徐引燦的下場無疑是回家吃自己,陳龍騰於是連忙向鳳翔娛樂的老總引薦徐引燦。
他知道徐引燦的實力,絕對能取代ISSUES前任主唱,於是帶了許多徐引燦唱歌的影像過去,果不其然對方連夜簽下合約。
徐引燦的存摺印章都在陳龍騰手上,陳龍騰直接就把他賣了。
所以幾天後,徐引燦便提著少得可憐的行李,站在了華美的別墅前面。
一個名不見經傳,冷門的無名小歌手,擔任大熱男團的主唱?
徐引燦百思不得其解,鳳翔簽他做什麼呢?不過縱然荒唐,也已經跟人簽好了合約,且事情的推進比他想像還快速,他根本沒有任何消化的時間。
不過只要有口飯吃,有歌能唱,他都不擔心,就怕沒公司要他。
載他來的人是ISSUES的經紀人,戴著一副細框眼鏡,十分幹練,暱稱阿文。
「前一個主唱早上剛搬走,你可以住他的房間。以後你就是我們的一員了,有什麼事情都可以跟我說。」阿文微微一笑,「走吧,我帶你參觀一下。」
徐引燦提著行李,像剛出生的鴨一般,亦步亦趨跟著阿文進了房裡。
有如劉姥姥進大觀園,徐引燦一進到那高級的別墅裡便東張西望,一進門就能看見大廳掛了張巨幅海報,上面是ISSUES四人在台上聲嘶力竭揮汗表演的模樣。
徐引燦怔怔看著,「哇」了一聲。
阿文順著他的目光抬眼,有些驚慌,「啊,這過幾天會換下來。」
「我無所謂……」徐引燦雙眼放光,「其實我一直是ISSUES的粉絲啊!」
阿文笑了笑,「原來如此,不過以後離偶像就很近了,可能也就不會那麼喜歡了吧。」
宿舍分成兩樓,上層是房間,下層是公共區域。公共區域包含一個客廳、廚房,以及最深處一間橫向的大房間,就在巨幅海報下方,有一面大玻璃窗,是ISSUES的練習室。
徐引燦的房間在二樓最靠後的位置,阿文打開了房門,「請進。」
徐引燦望了進去,立刻一怔,「這……」
阿文見他臉色不對,順著他的目光看進去,只見牆上用紅漆大大寫著「承我位者死」,就像是黑魔法師留下的詛咒。
不僅如此,牆面上的壁紙還被用小刀割得稀巴爛,整個房間像是邪教的祭壇。
「咳,別介意。我們上一個主唱,個性比較偏激。」阿文推了推眼鏡。
「這也太偏激了吧!那個鏡頭前軟萌可愛的鐵肺主唱,真實性格是這樣嗎?他的人設不是善良天使嗎?」徐引燦驚愕道。
「人設嘛……」阿文有些尷尬。
徐引燦後退了幾步,突然撞上了人,他連忙回過頭,身後的人十分高大,正看著房內。
那人發出了驚呼,「哇啊,真慘。」
從那人身後,又探出了另一顆頭,也跟著驚訝,「哇喔……小瑩也做得太絕了。」
徐引燦看著他們,認出了他們是領舞曹范勛以及隊長梁又煇。
梁又煇是鳳翔內部培育的種子練習生,從小就在鳳翔裡面長大,為全方位的藝人,唯一的弱點就是飆高音,除此之外各方面可圈可點;曹范勛從學生時期就十分有名,一從藝術學校畢業就被鳳翔網羅了。
「阿文,這種房間沒人敢住吧?」曹范勛越過徐引燦走進了房裡,一把掀開了被子,只見床上也被搞得一塌糊塗,灑滿了大頭釘,「不整理沒辦法睡人了。」
梁又煇搭上了徐引燦的肩,「新主唱還真是美人呢。要不然先睡我房裡怎麼樣?」
阿文答道:「不行。跟你睡沒什麼好事。」
一旁曹范勛笑道:「你要是跟梁又煇睡,明天就失去貞操了。他可是濫交男。」
徐引燦答不上話,隊長平日的形象可是「教會哥哥」,溫文爾雅,心中有信仰,怎麼會是這樣子!
「你可以跟我睡。」曹范勛又道:「我人很好。」
「不行。」阿文又再次阻止。
「哈哈,曹范勛是個調皮鬼,你要是跟他睡,肯定被他整到早上都沒睡。」梁又煇笑道。
「啊……你倒是跟電視上的形象一樣呢。」徐引燦鬆了口氣,「總感覺有些親切了。」
曹范勛笑了起來,「可不只我形象一致。」
他眼神望著門外,徐引燦順著望了過去,只見又一個人來到門前,那人戴著耳罩式耳機,一頭墨髮往後梳,卻落了幾絲在額前,顯得慵懶性感。
他臉上的神情很冷淡,銳利的眼神卻給人一種侵略感,嘴唇上穿了個冷硬的唇環,戴著眉釘的右眉輕輕往上挑,伸手拿掉了耳機,「新主唱?」
曹范勛一箭步擠到了那人身旁,「心栽,你跟他睡怎麼樣?」
陸心栽,ISSUES的門面兼Rapper,不知是多少女孩的夢中情人,他是華僑,從還在美國混地下樂團的時候就紅遍了半邊天,歸國後加入了ISSUES,人氣只增未減。
也是徐引燦的本命。
他成為歌手很大的原因就是想靠近陸心栽,從陸心栽還在美國時就是他的粉絲,可各種原因導致他們都在演藝圈,卻如同身處兩個世界。
陸心栽看了眼房內的死亡裝潢,「垂死掙扎還真是激烈。」
徐引燦實在無法想像跟偶像同床共枕的畫面,連忙開口,「其實我沒關係,只要有床就可以了。這房間還是可以睡,去其他人房間打擾他們不太好。」
「我勸你還是別睡這裡。」梁又煇道:「小瑩超級偏激,說不定房裡還有其他什麼,還是叫人來整理整理,你再睡吧,一兩個晚上,你可以睡心栽房裡。」
「我不建議你睡客廳,客廳很冷。」曹范勛又道:「為了避免私生飯,宿舍蓋在這種偏僻得要死的山上,這種天氣你要是睡客廳會凍死的。」
大家的視線又回到了陸心栽臉上。
「要來不來隨便你。」
陸心栽說完,又把耳機戴上了,徐引燦都還來不及再說什麼,他就進了隔壁房裡。
「就是這樣。」阿文點了點頭,「不用擔心,心栽雖然看起來不太好相處……但至少表裡如一。」
「那不就是很難相處的意思嗎?」曹范勛笑了起來。
作為多年粉絲,徐引燦很早就知道陸心栽話不多,而且有些壞心眼,因此他倒是覺得沒什麼。
「他脾氣很怪。」曹范勛答道:「但只要不踩線,他也不會找碴。」
「規矩是什麼?」徐引燦問道。
「天知道。」曹范勛兩手一攤,「他根本不鳥我。」
「你們……關係不好嗎?」
梁又煇嘿嘿一笑,「我們感情超好。但各有各的生活,不會互相干涉,也不會和氣的一起坐在客廳看電影。」
「引燦一直都是Solo,還沒跟團體一起活動,練團的時候還請你們多加照顧他。」阿文叮囑道。
「當然啦!我們練團的時候可是認真的。」曹范勛微微一笑。
那笑容不知為何讓徐引燦背脊發涼。
很快阿文就把徐引燦的房間上了鎖,「你別睡這裡。第一個晚上好好休息,預計下個月底,會跟大家公開你的消息,公開那一天會在網站上更新影片,是你作為ISSUES主唱的第一次亮相,好好練習。」
他認真點頭,「好的。」
「阿文別太嚴格了,小瑩不是超討厭你用命令句嗎?」曹范勛笑道。
「別提了。」阿文一臉無奈,「對了引燦,要是有人問起你小瑩退團的事,你就說你不知道原因就好了。」
「千萬別讓人知道他是讓小粉絲懷孕才退的。」曹范勛補充道。
他驚愕地瞪大眼睛,「咦!」
「就是這樣。」梁又煇跟著道:「不過還在私下調解,但怕影響到團體還是先退了。」
徐引燦若有所思地點頭。
畢竟是第一次見面,重要的事情交代完也就無話可說了,梁又煇說:「我要回房了,啊對了新來的。」
「是。」
梁又煇回頭拋了個東西給了徐引燦,「練習室鑰匙。我們練團就在一樓,平日沒使用要記得上鎖,那把鑰匙給你,以後你當值日生。」
「ISSUES要是沒有需求,基本上不用一直進公司,練習之類都在這裡完成。」阿文解釋道:「因為太容易被跟車了。」
作為可以毫無偽裝就走上街的無名歌手來說,這種事簡直前所未聞。
曹范勛搭著徐引燦的肩膀,突然問道:「吶,你會寫歌嗎?」
徐引燦點了點頭,「會。」
「原本歌都是小瑩跟心栽一起寫的,他倆好像滿合得來的。」曹范勛道:「以後可能你得跟他配合了,祝你好運。」
他把話說完便也走了,徐引燦身旁一下子又只剩下阿文。
「他們比較我行我素,不過都是好人。」阿文解釋道:「你知道的,成名這件事有壓力的,在眾人面前要頂著人設生活,導致他們私下都有些特別。」
「嗯。」
阿文把行李塞回了徐引燦懷裡,「心栽房裡你就安心去吧。」
他有點無言,安心去吧這話聽起來就像是要赴死一樣……
待阿文也走了,徐引燦便在陸心栽門前躊躇,來來回回走了幾次,門自己打開了。
陸心栽站在門口看著他,「快點進來。」
徐引燦趕忙提上行李,一溜煙進門了,「啊……謝謝你。」
「嗯。」陸心栽簡短回答以後,便又回到了書桌前。
徐引燦這才開始打量這間屬於他本命的房間。
陸心栽的房間格局很方正,東西也不多,比較惹眼的便是他那張超大書桌,以及後面的整面書架,桌上放著台性能一等一的電腦,陸心栽戴著耳機,似乎正在寫歌。
想起剛剛曹范勛說的話,徐引燦想到陸心栽原本的CP,似乎就是前任主唱小瑩。
CP文化對於偶像而言是必不可少的,甚至有許多公司為了宣傳大炒CP,看哪些團員組合在一起能產生最棒的化學反應,那就是流量密碼。
「酷哥心栽」與「甜妹小瑩」的組合本來也讓人津津樂道,兩人的CP大旗四處飛揚,一直到小瑩退團之前,他倆的粉絲手牽手都還能繞地球一圈。
只可惜,小瑩退團以後,這個CP的話題熱度就少了一大半,且適逢陸心栽在小瑩退團後再沒發過文,不少粉絲就開始腦補說陸心栽心碎了,走不出來,虐向CP影片滿天飛。
直到現在,新聞都還不停跟進與追蹤想挖出小瑩退團的祕密,目前紙還包得住火,雖說網路上已經有好幾個版本的傳聞,可鳳翔正式宣布之前誰也不願意相信。
不過鳳翔要是不打算救,對方也沒打算和解的話,那小瑩大概也只有退出演藝圈或是被關的分了。
也因為小瑩退團這件事,陸心栽最近一直被CP粉定位在「喪偶」這個狀況。
追星追多了就難免會看些CP,徐引燦作為曾經連夜刷陸心栽跟小瑩CP影片的人,對這個結果內心也是覺得有些可惜的。
小瑩退團那天,他甚至加入了為心栽點燈的行列,在線一起為陸心栽打氣加油。
如今,糊裡糊塗跟陸心栽待在同一個團體,他想跟陸心栽好好相處,哪怕無法當朋友,至少作為同事也不想拖累他。
「你不去洗澡?」陸心栽突然扭過頭,「很晚了。」
「啊,好的。」徐引燦從行李箱拿了些東西,又回過頭,「別太難過。」
「啊?」陸心栽頭也沒回,發出疑惑的聲音。
「就是……小瑩的事。」
「你是不是這裡有問題?」陸心栽轉頭,指了指腦袋,「我幹麼傷心?」
徐引燦見他面色不善,後退了幾步,「因為你們感情很好。」
「呵。」陸心栽冷冷笑了笑,站了起身,「你要是願意我也能跟你感情很好。」
「啊?」
徐引燦還沒能反應過來,陸心栽就幾步將他逼得靠牆。
眼看陸心栽的臉湊了過來,他連忙緊閉上眼,只感覺涼涼的東西貼在了唇上,他很快意識到那是陸心栽嘴上的環,於是又猛然睜眼了。
陸心栽捏著他的下巴,雙眼閉著,金屬漸漸熱了,溫熱的舌頭就快鑽進嘴裡,他這才反應過來,一把推開了對方。
「你、你幹麼啊!」
「你不是閉上眼睛了嗎?」
陸心栽嘴角帶著笑,看著不懷好意,可又那麼恰到好處的參雜了點男孩子的調皮,整體而言就是討厭不起來。
更何況,徐引燦無論如何也不會討厭陸心栽。
他蒐集了所有陸心栽的小卡、海報,周邊……更早以前,在陸心栽還在國外的時候,徐引燦正好在國外念大學,甚至每場表演都到場支持,喜歡他早就喜歡得超乎一般程度了。
因此對於他的無禮,徐引燦也只能捂著嘴,氣急敗壞,「那也不是你可以親我的意思!濫交男!輕浮!」
陸心栽的緋聞可謂從未間斷。
從他在美國開始,花邊新聞就與他的名氣一起水漲船高,他越花,粉絲就越愛他——這現象在演藝圈裡有些奇怪,可確實在陸心栽身上發生,或許是因為誰也不能擁有他,讓他更為神聖。
唯有小瑩跟他同一團體,顯得親密無間,讓粉絲腦補出了萬千佳話,現在看來又彷彿子虛烏有。
「公司的套路你不懂嗎?」陸心栽回到了桌前,將椅子轉向了徐引燦的方向坐下,「炒CP罷了。小瑩是最晚加入我們的,我跟隊長還有曹范勛本來就都有些人氣,唯獨他沒有,所以才讓我照顧點,你也是一樣的。」
「我跟你?」炒CP也可以?後半截話卡在徐引燦喉嚨裡。
「跟誰都可以。」陸心栽答道:「所以洗掉你那種奇怪的想法,不管是小瑩還是你,對我而言都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後來陸心栽就沒再理他了。
徐引燦進了浴室洗澡,他內心本還有些混亂,可隨著熱水將肌膚染紅以後,他似乎也慢慢變得平靜了。
他閉上眼,回憶起自己第一次看見陸心栽演出的那天。
美國下著大雪,本來約好一起去酒吧喝酒的朋友因為交通延宕,就不來了。
徐引燦坐在酒吧裡,看著牆上的海報,本來是朋友喜歡今晚表演的樂團,說什麼都要徐引燦陪他來,還千辛萬苦搞到了票,沒想到下了場如此大雪。
而那天,徐引燦遇見了他的太陽。
陸心栽在台上閃耀的模樣留在心上,難以忘懷,日思夜想。
他那時簡直是陸心栽的團去哪表演他就去哪,密集出現到連陸心栽他們團的主唱都認識他了,可陸心栽一次也沒正眼看過他。
如今能有這種緣分在一起,徐引燦已然知足。


夜裡徐引燦忐忑的跟陸心栽一起擠在床上。
本來他是想打地鋪的,可陸心栽說房裡目前就一床被子。
陸心栽的呼吸就在身側,徐引燦讓自己鎮定一些,卻仍是輾轉難眠。
「你睡不著就老實一點,不要一直翻身。」陸心栽的聲音突然響起。
「啊……抱歉。」
陸心栽沒再說話,呼吸逐漸變得緩而沉,徐引燦動都不敢動,也不知過了多久,感覺陸心栽的胳膊纏了上來,一把就將他抱住了。
陸心栽似乎把他當成了某種枕頭,緊緊抱著。
而如此被當成枕頭夾了一夜以後,徐引燦只感覺全身酸痛。
眼看陸心栽已經不在床上,徐引燦便連忙起床洗漱,他要比誰都早來到一樓練習室。
徐引燦先把門打開了,吸音棉特有的味道飄了出來,木質地板乾淨得能反光,其中一面牆是晶亮的鏡面。
徐引燦站在門口,不由得看得愣神。
這就是當紅天團的練習室,總感覺有些神聖。
「喂,擋著門幹麼?」
徐引燦回過頭,就見到曹范勛,他穿了件無袖T恤,頭上戴著條止汗帶,看著就像運動品牌的代言人。
「你不會跳舞對吧?」曹范勛走進了練習室,「我讓其他人晚來半小時,你跟我學習基礎。」
曹范勛打開了音樂,「從踩拍子跟律動開始吧。」
半個小時過後,徐引燦彷彿從水裡被撈起來。
他是一個很認分的人,不爭不搶卻全力以赴,也不太抱怨,曹范勛讓他幹麼就幹麼。
「曹班長,可以下課了沒?」梁又煇到了門口,「嗚哇好噁心,你們兩個是去游泳了嗎?」
曹范勛哈哈一笑,「他很棒欸。基礎學得很快,但其他就不知道了。你先跟著我們練一下吧。」
徐引燦點點頭,正好陸心栽也進了練習室。
音樂很快響起,曹范勛帶著他,「右腿、左腿,勾、拉,踏再踏……」
練完之後,曹范勛稱讚了下,徐引燦節奏感還算不錯,雖沒跳過舞,但有那份才能,只要勤練習,基本上問題不大。
ISSUES的舞蹈走位複雜,要費很多心思練習,曹范勛把練習版本的走位影片傳給了他,「這是編舞團隊給我們看的,每個人身上都有名牌。這個寫小瑩的就是你的位置。」
徐引燦點頭,「嗯。」
幾人圍在一起,用徐引燦的手機又看了一次走位。
「心栽,你位置有點偏了。」曹范勛道。
陸心栽喝著水,點了點頭。
於是大家再練,練舞就用了五個鐘頭,徐引燦只感覺自己已經把動作寫進了DNA,晚上放歌來聽肯定會夢遊。
都快中午了,徐引燦才被從練習室裡釋放。


練到中午才能吃飯,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半個月,又加上徐引燦自己擔心德不配位,自己有事沒事就關在練習室裡,歌詞得背,舞蹈走位也得練,他跳累了就洗澡,又回到練習室練唱,唱累了就睡。
往復幾天,徐引燦睡醒便發現自己身上多了條毯子,頭下面也多了顆枕頭。
毯子上有股陌生又熟悉的氣味,曾被抱著一整夜,徐引燦還記得那個味道。
沒想到陸心栽竟會替他蓋被子?
被偶像關注的感覺讓他不由得心跳加速,但想起陸心栽冷淡的態度,他不禁感到迷惑,這毯子該不會是誰偷出來的吧?
陸心栽真的有可能替他蓋被子嗎?
沒等徐引燦想出個所以然,練習室的門便被一把打開。
「喂新人。」梁又煇站在門口,「快點整理。行程有變,你今天就得亮相了。」
「啊!」
「不要朝我『啊』,我也是剛收到行程,快點。」
徐引燦只好匆匆移動,看到其他人也是匆匆忙忙的。
如梁又煇所說,這一切太過於突然。
徐引燦跟著其他人一起被載去做妝髮,三個小時後他就得亮相了。
「為什麼?」徐引燦問阿文。
阿文笑眼瞇瞇,「正好有一個空檔,這個節目是很難得的機會。我問了一下范勛,也聽說你練習狀況很好,就趕緊答應了。」
他們等等即將上場的節目叫《鋒芒》,是一流團體才能上的節目,多得是擠破頭要參加錄製的人。
被邀請的團體能表演三首歌曲,並不會有所謂的訪談時間,全是表演,因為節奏明快又能看見偶像散發魅力的模樣,節目一直很受歡迎。
徐引燦也不多問了,對於藝人來說,這種機會必定要把握。
幾人被帶到一棟專門提供藝人做造型的工作室大樓,一樓大廳,二樓到四樓是美髮沙龍,五樓到十樓是妝髮造型,化妝跟著裝都在這裡完成。
門突然被一把推開,「有人看見引燦的衣服嗎?」造型師跑了進來。
工作室與許多經紀公司都有合作關係,因此倉庫裡有各公司存放的許多舞台妝。
「沒有,引燦的衣服會去哪裡?」曹范勛回頭看,他已經化好了妝,臉上的五官顯得更為精緻。
「我去找找看好了,我剩下換衣服。」徐引燦自告奮勇。
「好,順便找一下心栽,他不知道跑去哪裡了。」阿文在旁邊道。
梁又煇說:「肯定是去抽煙了。」
徐引燦走出了房間,他想大概是有誰拿錯了衣服,而剛拐過另一組藝人的休息室,就看見陸心栽了。
「陸心……」
剛靠近徐引燦就感覺氣氛不太正常。
陸心栽手裡抓著一件衣服,「所以你是瞎了還是怎麼了?」
徐引燦一聽不妙,這態勢怎麼像在跟人吵架呢?
他連忙跑了過去,只聽對方不甘示弱地嗆聲說:「怎樣?你們ISSUES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嗎?還不是就快過氣的偶像,連個像樣的主唱也沒有。」
那人揚了揚手上那個名牌,「我沒瞎,我只是覺得這種名不見經傳的雜魚,穿什麼都無所謂。這件衣服我喜歡,把衣服給我。」
徐引燦靠了過去,只見名牌上就是他的名字。
尷尬,但往好處想,至少主線任務跟支線任務一起完成了,衣服跟陸心栽都找到了,徐引燦盡可能樂觀。
他想插上話,於是認真觀察了一下,認出了說話的傢伙是另一家經紀公司推出的大勢男團主唱,最近特別紅,也沒少聽說這傢伙囂張跋扈,幾乎所有藝人都得罪過的事蹟,只不過他貴為該公司的皇太子,全然沒人敢忤逆他,都像哄孩子一樣對他好。
只可惜拿身分壓人似乎對陸心栽沒什麼用處。
「那個……」徐引燦走到了他們中間,把自己名牌拿了回來,「這個先還我。」
那傢伙沒阻止,看了徐引燦半天,「你是誰啊?」
「徐引燦。」徐引燦答道:「就是這個雜魚。」
那人瞬間露出了輕蔑的神情,「就是你?還真是看都沒看過,你原本是素人嗎?」
「感謝前輩指教,但我們快要遲到了。」徐引燦微微欠身,「改天見。」
「等一下,我說我要那件衣服你沒聽到嗎?」
徐引燦沒答話,隨後拉著陸心栽拔腿就跑。
「謝謝前輩把衣服還我!」
他邊跑邊嚷,很快跑離了化妝區,一路跑到了堆放道具的雜物間,才鬆開了手。
徐引燦氣喘吁吁,「應該沒事了。」
陸心栽迷迷糊糊跟著跑了半天,此刻似乎感到荒唐,笑了起來,「你在幹麼啊?」
「什麼?」
「那傢伙看不起你,不要緊嗎?為什麼不反抗?」陸心栽問道。
「欸?也沒必要反抗吧?」徐引燦微微一笑,「我覺得並不需要去爭那口氣。我是不是雜魚,也不是他說的算。」
陸心栽看著他,「你為什麼想成為藝人?」
徐引燦險些脫口說出「因為想配得上你」,他連忙打住,「因為有夢。」
「什麼樣的夢?」
「站在台上,歡聲雷動。」徐引燦笑了,「跟你並肩,我們聽著歡呼震耳欲聾,相視一笑。」然後他還希望自己能跟美國時期那些被陸心栽選上的幸運粉絲一樣,在腎上腺素暴漲的表演以後,跟他發展一些什麼。
陸心栽聽完笑了笑,「這種夢想……不是很快就可以實現了嗎?」
「咦?」
「你沒體會過吧?ISSUES粉絲的尖叫聲。」陸心栽拉起了他的手,「走吧。」

在CP圈子裡,粉絲都喜歡稱自己的CP為「爸媽」。
ISSUES回歸的初舞台,播出後掀起了巨浪。
徐引燦表現得可圈可點,除去體力比較差以外,歌喉以及走位動作、舞蹈整齊度,都十分完美。
尤其在表演結束以後,滿天的彩帶紛飛,燈光讓舞台上身著白衣的偶像宛如天使般美好,他們滿頭大汗,卻不失性感帥氣,胸膛因剛結束的表演而起伏著,手拉著手謝幕,徐引燦微長的瀏海吹成了八字,微微擋住耳鬢,他側過臉,看向了身旁的陸心栽,兩人視線像拉絲一樣纏在一起,隨後都笑了。
這畫面讓許多CP粉死了的心復活。
不過CP粉復活也是有區分的,「心瑩派」的粉絲痛罵陸心栽沒良心,而另一派則作為「後母派」崛起。
@范勛是我的北鼻:「我決定認新媽媽了。新媽媽好漂亮,跟爸爸好配!」
@心栽再娶沒問題:「我支持爸比這個續弦,希望我快點有弟弟妹妹。」
@瑩寶我媽咪:「渣男!怎麼可以這麼快就忘記小瑩!」
@念念心栽:「小瑩跟心栽誰才是真渣男還說不準。」
@新媽燦燦:「反正我站後媽。燦燦連C段的三段高音都輕鬆上去了,天籟寶寶就該配我爹地!」
無論如何,至少徐引燦的初登場還算完美。
反對的聲浪自然是有的,可多數都是原本主唱小瑩的粉絲,對於其他粉絲而言,似乎更加希望ISSUES能走得長遠一些,無論以什麼形式。
主唱無疑是一個團體的靈魂,許多人也有了共識,以後ISSUES的風格也許會迎來轉變,可改變又何嘗不是件值得期盼的好事呢?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預購】《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 2.《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 3.《我被勁敵標記了》

    《我被勁敵標記了》
  • 4.《給本命的慾望情書》贈【ISSUES十週年紀念卡】

    《給本命的慾望情書》贈【ISSUES十週年紀念卡】
  • 5.《床戰後戀人不見了》

    《床戰後戀人不見了》
  • 6.《明君的陪睡能臣》

    《明君的陪睡能臣》
  • 7.《醫生床上的男神》

    《醫生床上的男神》
  • 8.風夜昕【T'X男團】系列全3冊(含三冊首刷贈品)

    風夜昕【T'X男團】系列全3冊(含三冊首刷贈品)
  • 9.《頂流偶像翻船了》贈限量「作者印簽珠光特典卡」

    《頂流偶像翻船了》贈限量「作者印簽珠光特典卡」
  • 10.千舞血族系列【夜獵者】

    千舞血族系列【夜獵者】

本館暢銷榜

  • 1.【預購】《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預購】《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 2.《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 3.《將軍的鬼祭》

    《將軍的鬼祭》
  • 4.《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 5.《我家有隻白眼狼》

    《我家有隻白眼狼》
  • 6.《傷了公子痛了爺》

    《傷了公子痛了爺》
  • 7.《情劫》

    《情劫》
  • 8.《情關》

    《情關》
  • 9.《皇上的叛臣》

    《皇上的叛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