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海E141601

《首富跑堂》

  • 作者黎語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09/13
  • 瀏覽人次:7776
  • 定價:NT$ 320
  • 優惠價:NT$ 253
試 閱
未婚懷孕被逐出家門,本想開飯館養個美男跑堂談戀愛,
不料竟養到有錢大少爺,還是她肚裡孩子的爹?

 
姨娘母女對顧傾傾下藥,害她跟個陌生人共度一夜,
未婚懷孕被趕出家門,只能自立自強,
唯一慶幸的是,她不完全孤立無援,
娘親把身家財產都給她,還有忠心丫鬟跟隨去揚州,
路上遇到馬匪,就有陸恆之主僕救了她們且一路護送,
如今她開起小飯館做生意,地痞流氓上門找碴,
他二話不說把她護牢,又應徵當起跑堂兼算帳,
而他這般體貼照料,全是因為對她有情……
面對他的告白,早就心動的她當然沒有不答應的,
只是她都把賺錢養美男養娃的幸福生活規畫好,
他那傳說中搶他家業、把他掃地出門的二叔竟來了,
爭產大戲還沒上演,她便發現他整個人是個巨大謊言……
 

顧傾傾:磨呀磨呀磨剪刀,我說過我要把害我的賊人喀嚓了。
陸恆之:姑娘饒命!剪刀先放下,求妳聽我解釋!
黎語,一個拖延症患者、手速渣以及沒有感情的打字機器。
熱愛一切讓人心情變好的美食,深夜愛發美食圖片是一種生活常態。
愛看小說,愛打遊戲,愛雲吸貓。
擅長小甜文,有一籮筐的腦洞,
並且勵志要把所有的腦洞都用文字寫出來,變成一個個美好的故事。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未婚有孕離家門
炎熱的夏日,終於迎來了一場傾盆大雨,沖散了灼熱的氣息。
顧傾傾跪在院子中央,雙手被小廝鉗制著動彈不得,她努力的抬頭,試圖看清前面站在廊下人的表情,然而雨水太大,視線變得一片朦朧。
「顧傾傾,妳快告訴我,妳肚子裡的野種到底是誰的?妳要是再不說,我就打死妳這個孽障。」顧懷風咬牙切齒的說道。
顧傾傾抬眸看向面前暴怒的「父親」,無奈的扯了扯自己的嘴角,「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肚子裡孩子到底是誰的,她也很想知道搞大她肚子的人是誰。
穿越過來時是在一間破廟裡面,她似乎是中了藥,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壓在身下,後來的事情就變得不可控制了。
等她再次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破廟裡頭空空如也,哪有什麼男人,彷彿昨夜的荒唐只是夢一場,而晚上天色太昏暗了,根本就看不清對方的臉。
之後她被丫鬟秋兒找到,迷迷糊糊被帶回了家,又過了一天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什麼地方,以及她現在的身分。
「不知道?」顧懷風指著顧傾傾,氣得指尖直抖,他目光掃過桌子,落在茶杯上,想也沒想的就拿起來朝著顧傾傾砸去。
一旁的顧夫人見狀驚慌地上前阻攔,顧懷風被顧夫人撲得身子一歪,茶杯在顧傾傾腳邊砸碎。
「老爺,你這是幹什麼?有話好好說,別跟孩子動手啊!」
顧懷風氣得直哆嗦,恨不得上前打死顧傾傾,他咬牙切齒的盯著顧傾傾的肚子,恨不得能將它看穿。
「好好說話?發生這種事情妳讓我怎麼和她好好說話。」他們顧家世代在雲城經商,雲城的絲綢鋪子有一半是他們家的,雖然算不上什麼高門大戶,但在雲城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要是被人知道他的女兒在外面和男人廝混還搞大了肚子,這讓他以後怎麼見人?
顧夫人看向被小廝押在院子裡的顧傾傾,淚如雨下,衝過去抓著顧傾傾的肩膀搖晃道:「傾傾,妳就告訴我們吧,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顧傾傾看著自己母親傷心又憤怒的模樣,有些於心不忍,正準備開口替自己解釋,一直在一旁看戲的庶妹顧萋萋突然開口截下她的話。
「姊姊,妳還是跟爹說實話吧,妳為了那個男人死扛著不說,爹爹真的會打死妳的。」
「是啊傾傾,就算那個男人就算再糟糕,也得承擔責任啊,只要妳說出來,老爺會體諒妳的。」孫姨娘跟著火上澆油。
兩個人話裡話外都在坐實顧傾傾和他人有染,顧傾傾抬眸冷冷的看向她們,「妳們兩個人給我閉嘴!孫姨娘,顧萋萋,別假惺惺的裝出一副關心我的模樣,我覺得噁心!現在這種畫面,不就是妳們母女倆想要看到的嗎?」
從她穿過來的第一天就知道這母女倆不是什麼好東西,之後的兩個多月更是讓她看清楚了這兩個人的嘴臉。
貼身丫鬟秋兒曾說過,那天是顧萋萋邀請原主一起出去逛街,後來顧萋萋又藉口支走了秋兒,這才導致她穿過來的時候被人壓在身下,所以她覺得原主失身這件事情,和顧萋萋有莫大的關係。
「顧傾傾妳怎麼說話的!」顧懷風怒火中燒,顧不上下著雨,衝到她面前就要打她。
顧夫人嚇得連忙抱住顧傾傾,用自己的身體擋著,「老爺,你冷靜一點,現在打傾傾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我們現在想的應該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不知是因為聽了顧夫人的話,還是因為淋了冰冷的雨水,顧懷風總算冷靜了一些,他喘著粗氣,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顧傾傾,「顧傾傾,我給妳時間,妳好好的給我想想,到底要不要把那個男人說出來。」
說完,他一甩袖子,氣憤的離開。
顧懷風一走,顧夫人立即推開按著顧傾傾的小廝,將女兒扶了起來。
她顫抖著手,從袖口裡抽出手帕,擦著顧傾傾臉上的雨水——明明手帕也是濕的,但是她還是這麼做了,好像只要擦了,顧傾傾就會好受些一樣。
顧傾傾本就懷著身孕,跪了許久又淋了不少的雨,這會兒一起來,腦袋瞬間一陣暈眩,只覺得眼前一黑,直直的倒在了顧夫人的懷裡。

也不知過了多久,顧傾傾悠悠轉醒,她茫然的望著帳頂,腦袋裡還有些混沌。
「傾傾,妳怎麼樣了?妳有沒有覺得身體哪兒不舒服的?」
母親焦急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顧傾傾扭頭看過去,只見她雙眼通紅,眼底佈滿血絲,顯然哭了許久。
「娘,我沒事。」顧傾傾一邊說著一邊撐著身子想要坐起來。
顧夫人見狀,連忙上前幫忙。
看著坐起身的女兒片刻,她終究又憂心地問:「傾傾,妳就跟娘說實話,妳……妳肚子裡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顧傾傾微微歎了歎氣,「娘,我不是不想告訴你們,我是真的不知道。」
顧夫人蹙了蹙眉,「這……這怎麼會不知道呢?」
「娘,事情是這樣的……」
顧傾傾將自己中了藥,被人奪去清白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她聽,聽完之後,顧夫人面容霎時間變得慘白,眼睛驚恐圓睜,隨後眼眶一紅哭了起來。
「怎麼……怎麼會這樣。天殺的,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在妳身上!事情發生之後,妳……妳怎麼沒告訴我呢。」
「我……我當時害怕,不敢說。」顧傾傾微微低頭,掩去眼底的神色,她說害怕是假,不敢說是真。
在古代,失貞這種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了,那她這輩子可就完蛋了,說不定還要浸豬籠,連命都沒了,她不知道原主的父母會是什麼反應,肯定不敢說出來的。
只不過她做為一個母胎單身,大意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事後避孕,導致現在肚子大了,想瞞都瞞不住了。
看著顧傾傾垂著頭委屈小心的模樣,顧夫人的心就像被什麼東西狠狠地揪住了一樣,她一邊擦著自己的眼淚,一邊抽抽噎噎道:「我可憐的女兒,到底是誰想要妳的命,對妳下藥,讓妳失身……」
「娘,您別哭了。」顧夫人哭哭啼啼的樣子,讓顧傾傾十分的頭疼,「我覺得這件事情跟顧萋萋她們母女脫不了干係,就是因為吃了她給的東西,我才中了藥的。」
顧夫人聞言哭聲驟停,眼底的悲憤瞬間變成了憤怒。
她激動的站了起來,顫顫巍巍的說道:「是她們?我就知道她們母女倆沒安好心,我……我這就去找她們問清楚。」
「娘,您別衝動,您這麼跑過去質問她們,她們不會承認的。」
聽到這話,顧夫人停下腳步回頭看著臉色蒼白的顧傾傾,問道:「傾傾,那剛剛妳爹問妳的時候,妳為什麼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他?」
提到顧懷風,顧傾傾冷冷一笑,「娘,您覺得我告訴他,他就會信嗎?」
穿過來的這兩個多月裡,她已經看出來原主的父親並不喜歡妻子,連帶著原主也不受寵愛。一個不受偏愛的女兒,無論她有什麼理由,只要犯了錯就是不被原諒的,更何況導致她犯錯的人是顧懷風最疼愛的女兒顧萋萋。
「可是……」
顧傾傾知道她想說什麼,開口打斷了她的話,一臉無奈的說道:「娘,您別傻了,孫姨娘和顧萋萋兩個人一向會裝可憐,我們沒有證據就去跟爹說,是她們兩個人害我失身,只會被她們倒打一耙,爹不會相信的。」
她也不是沒想過要收集證據,可是她不敢相信身邊的人,自然也就無人可用,她自己也不可能整天跟蹤那對母女,當然什麼線索證據都沒有。
顧夫人歎了歎氣,臉上佈滿了憂愁。
「娘,我有些累了,想要一個人休息一會兒。」顧傾傾說道。
「行,妳好好的休息,娘就先走了。」
顧夫人起身離開,臨走前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顧傾傾。


「老爺,您就別生氣了,別把自己的身體氣壞了。」孫姨娘坐在顧懷風的身旁,抬手輕輕的拍著他的胸脯,幫他順氣。
顧懷風臉拉的老長,繃得緊緊的,怒哼道:「發生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不生氣,要是被別人給知道了,我顧家在雲城還能有什麼臉面。」
見顧懷風這麼生氣,孫姨娘心裡得意不已,但是表面上還是做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樣,「老爺,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您就算是生氣也於事無補,不如坐下來,靜下心來好好的想一想之後的事情應該怎麼解決。現在傾傾她肚子還小,別人還看不出來,可再過幾個月她的肚子就大起來了,到時候我們就是想瞞都瞞不住了。
「還有,這事要是被秦家知道了,親事黃了倒也罷了,就怕到時候我們兩家再結成了仇,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這話徹底的點醒了顧懷風,自從他得知顧傾傾懷孕之後,整個人都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完全忘了還有秦家這檔子事兒。
「妳說的對,現在最該解決的事情是她肚子裡的孩子,這個孩子絕對不能留下來。」顧懷風說完看向自己身旁的孫姨娘,「妳去準備一碗墮胎藥,讓她把孩子墮了。至於和秦家的婚事,走一步算一步,以後再說吧。」
「這……」孫姨娘裝出一副遲疑的表情,「由我去做是不是不太合適?若是夫人知道了,定會怪罪於我,畢竟姊姊她才是傾傾的母親。」
「不,她心太軟,就怕傾傾一哭她就下不去手了,所以這件事情只能由妳去做。」
孫姨娘微微歎了歎氣,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我這就去準備。」
「做的時候隱蔽一些,千萬不能讓外面的人知道。」
「老爺放心,我知道的。」
說完,孫姨娘轉身從顧懷風書房離開。
她剛打開書房的門,就迎面撞上了準備敲門的顧夫人。
「夫人,您來了?傾傾她還好嗎?」
一看到孫姨娘,顧夫人就想到傾傾說的下藥失身之事與她們母女有關,頓時怒火上頭,怒瞪著孫姨娘,伸手一把推開了她,「給我讓開,我的傾傾不用妳假惺惺的關心,要不是妳……」
顧夫人話還沒說完,就見孫姨娘往地上一倒,跌倒時還哎喲了一聲,彷彿是被她推倒的一樣。
孫姨娘坐在地上,裝出一副驚恐的模樣看著她,又抽出手帕放在眼下,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眼淚,一臉委屈的說道:「夫人,您這是幹什麼?我只是擔心傾傾的身體,為什麼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顧夫人咬牙切齒看著孫姨娘,這女人就是會裝模作樣,她是推了她一把,可她根本就沒有用力。
「妳在亂說什麼?我根本就沒有用力。」
聽到門口的動靜,顧懷風走了過來,他看著坐在地上的孫姨娘,眉頭下意識的皺了起來,「妳們這是在吵什麼?」
孫姨娘倒在地上許久,直到顧懷風過來才裝模作樣的爬起來,「老爺我沒事,夫人她也不是故意的。」
「妳……」
還沒等顧夫人出言辯解,顧懷風直接就打斷了她的話,「這都什麼時候,妳們還在這裡鬧,還嫌我頭不夠疼嗎?」
顧懷風說完看向一旁的孫姨娘,朝著她使了使眼色,「妳不是還有事要做嗎?」
孫姨娘立刻明白他的意思,笑著朝兩人福了福身,「老爺,夫人,那我先走了,不打擾您們談事情了。」
等孫姨娘離開,顧懷風面無表情的瞥了一眼顧夫人,示意她進書房說話,顧夫人想著要說的事情畢竟是家醜,便把貼身伺候的嬤嬤留在了房外。
顧懷風開門見山地問:「問出來那個男人是誰了嗎?」
聽到這話,顧夫人的心瞬間就涼了,之前她還不理解傾傾,現在她明白了。顧懷風從始至終都認為是顧傾傾不自愛,從未相信過她的話,認定了傾傾是和別人有染才懷孕的。
「老爺,傾傾是我們的女兒,她是什麼性子你會不知道?從事情被發現後,你就不聽傾傾她的解釋,現在更是直接認定了傾傾和別人有染嗎?」
「我……」顧懷風被這話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老爺,傾傾她是被人強迫的,她是被人陷害的!」顧夫人說著就哭了起來,她一邊哭著一邊將事情的真相告訴顧懷風。
顧懷風聽完後,臉上頃刻間佈滿烏雲,表情變得冰冷嚴峻,冷聲道:「發生了這種事情,她為什麼什麼都不說!」
顧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委屈道:「這種事情你讓一個未出閣的姑娘怎麼開口說,她又怎麼敢告訴我們,老爺你就別再生傾傾的氣了,傾傾她也是一個受害者啊。」
顧懷風拳頭用力的砸在書桌上,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好了,妳別哭了,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怎麼把她肚子裡的孩子解決了。」
聽到這話,顧夫人微微一愣,「老爺,你這是什麼意思?」
顧懷風道:「夫人,我知道妳心軟,但是傾傾肚子裡的孩子留不得,我已經讓雲桃去做了,這件事妳就不用管了。」
雲桃是孫姨娘的閨名,顧夫人聽到顧懷風讓孫姨娘去將傾傾肚子裡的孩子墮掉,頓時心裡一緊,下意識地覺得自己的女兒有危險,想也沒想的就朝著外頭跑去。
顧懷風看出了她的想法,一個跨步,先她一步出了書房,然後將房門關閉鎖了起來。
顧夫人用力的拍打著房門,「老爺,你幹什麼?你幹什麼把我關在裡頭?」
門外的嬤嬤見狀也是驚疑不定,卻又不敢質問老爺。
顧懷風站在門口道:「夫人,妳好好的在書房待著,等傾傾的孩子沒了,我自然會放妳出來的。」
「顧懷風,你放我出來,我不允許你們傷害我的傾傾!」
「夫人,我這是在幫傾傾,難道妳想傾傾把這個孽種生出來嗎?這個孽種要是生下來,她和秦家的婚事就沒了,這輩子也就毀了。」
「我不管這些,我只知道孫雲桃她會害我的傾傾,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女兒!」
「這事我已經決定了,妳多說也無益,就好好的在裡面待著吧!」說完這話,顧懷風看向一旁的小廝吩咐道:「你們看好夫人,別把夫人放出來了。」
「是,小的知道了。」
顧懷風轉身離開,任由顧夫人在書房裡面大喊大叫,小廝們死死守著門,也不讓顧夫人身邊的嬤嬤闖進屋。

寂靜的長廊上,孫姨娘步履匆匆,顧萋萋緊緊的跟在她身後,幾個丫鬟稍稍落後。
「姨娘,妳說這藥真的能行嗎?」
孫姨娘輕哼一聲,皮笑肉不笑說道:「妳放心好了,這藥是我找相熟的大夫專門調配的,一碗下去絕對見效。」
顧萋萋眉頭緊緊地皺起,一臉擔心地說:「可是為什麼非要把孩子墮掉?若是墮了,萬一父親想辦法幫顧傾傾遮掩過去,那她不還是可以嫁進秦家。」
「放心吧,即便是墮了孩子,她也不可能嫁進秦家。這墮胎藥藥性十分的強,一碗下去,她顧傾傾這輩子都別想懷孕了。一個失了貞,又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別說秦家,就算是小門小戶都不可能娶她進門。」孫姨娘說著,忍不住冷笑一聲,眼底滿是算計之色。
「再說,就算妳爹有心掩蓋此事,可這天下畢竟沒有密不透風的牆,只要稍作動作,就能讓外人知曉此事,到時候她和秦家大郎的婚事,是絕對再無可能。
「萋萋,姨娘知道妳一直傾慕秦家大郎,想要嫁給他。妳放心,姨娘一定會滿足妳的心願,讓妳嫁進秦家的。」
聽到孫姨娘的承諾,顧萋萋終於滿意的笑了,只是稚嫩的小臉上帶著一抹陰狠之色。

另一邊,顧傾傾思緒萬千,她躺在床上,雙手覆在自己還未隆起的小腹上面。
這個孩子,來得太過突然,突然到讓她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這時代的人把清白看得最重要了,要是她將孩子生下來,名聲盡毀不說,還會成為他人的笑柄,被那些人指著脊梁骨唾罵,可要是把孩子打掉,這畢竟是一條生命……
就在顧傾傾糾結萬分的時候,房間的門被人猛地推開。
顧傾傾被突如其來的動靜嚇了一大跳,下意識撐著身子坐起來看看。
看到孫姨娘和顧萋萋兩個人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名丫鬟,顧傾傾微微蹙眉,「妳們兩個過來幹什麼?」
孫姨娘輕笑一聲,走上前道:「傾傾,姨娘當然是過來幫妳的。」
孫姨娘說完朝著身後的丫鬟招了招手,小丫鬟聽話的上前,手裡端著一個托盤,盤上放著一個碗。
顧傾傾都不用看就知道,那是一碗墮胎藥。
孫姨娘拿起藥碗走到她的身旁,用勺子舀起一勺,放在嘴邊輕輕的吹了吹,「傾傾,這藥對妳有好處,妳趕緊趁熱喝了。」
她抵住了孫姨娘伸過來的手,冷升說:「妳把藥拿走,妳們送過來的藥我可不敢喝。」
先不說這孩子她是留還是不留,只憑這是孫姨娘和顧萋萋送來的藥,她就絕對不能喝,誰知道她們母女是不是想要害她。
聽到顧傾傾拒絕,孫姨娘和顧萋萋臉上的笑容驟然消失不見。
孫姨娘看著她冷笑道:「怎麼,難道妳還想把肚子裡的野種生下來?」
顧傾傾輕哼一聲,「這個孩子我生還是不生,和妳們有什麼關係?妳們趕緊從我的房間裡滾出去!」
一時之間,房間內的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
「顧傾傾,老爺說了,妳肚子裡的孽種留不得,這藥妳就是不想喝也得喝!」說罷,孫姨娘看向身後的丫鬟,吩咐道:「妳們幾個把她給我按住。」
眼看著幾個丫鬟就要上前,顧傾傾顯得有些慌亂,臉色一沉,厲聲喝道:「妳們誰敢碰我。」
丫鬟們聞言立即頓住,誰也不敢上前,兩邊的人她們都得罪不起,只好站在原地看看顧傾傾,又看看孫姨娘。
「都愣在那裡幹什麼,這是老爺的吩咐!妳們不用怕她,趕緊把她按住,一切後果都由我承擔。」孫姨娘怒道。
這話一出,丫鬟們再無顧慮,立刻衝上前將顧傾傾按住。
丫鬟們的力氣很大,顧傾傾被鉗制得動彈不得,只能奮力掙扎,高聲大喊,「妳們放開我!快點來人把這些人拉開!」
然而屋外沒有動靜,顧傾傾心更涼了。
雖說看孫姨娘母女能夠如入無人之境地闖進她的房間,就知道她院子裡的下人都是什麼貨色,可她怎麼也沒想到那些人可以捧高踩低到這種程度,連主子呼救都當沒聽見!
孫姨娘看著顧傾傾這副狼狽的模樣,輕哼一聲,端著墮胎藥走上前,開口道:「哼,顧傾傾,剛剛妳要是聽話些,自己乖乖把藥喝了,還能少受一些罪。」
顧萋萋站在一旁嬌笑著,口氣裡難掩風涼之意,「姊姊,妳就聽姨娘的話吧,乖乖的把藥喝了,把孩子流了,這件事情也算這麼過去了。」
「我呸,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們心裡在打什麼壞主意,這藥我是不會喝的!」
孫姨娘臉色一沉,狹長的眼睛微微瞇起,冷聲開口道:「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孫姨娘伸出手鉗住顧傾傾的下巴,試圖用力掰開她的嘴。
長長的指甲幾乎要嵌進她的肉裡,顧傾傾死死咬著牙,不露出一絲縫隙。
孫姨娘也沒想到,顧傾傾竟然有這麼大的力氣,幾個人加一塊都撬不開她的嘴,於是她回頭招呼顧萋萋,「還不過來幫忙,把她的嘴給我掰開!」
顧萋萋立刻上前幫忙,多了一個人,顧傾傾再也堅持不住被掰開了嘴,孫姨娘得意的將藥碗貼過去,想要灌下去。
結果就在藥碗碰到她嘴唇的時候,顧傾傾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掙脫了丫鬟的鉗制,一把推開了面前的孫姨娘。
孫姨娘沒有任何的防備,踉蹌著往後退了幾步,連帶著顧萋萋,兩個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褐色的湯藥灑了兩人一身,混著地上的灰塵,顯得格外狼狽。
「啊!」顧萋萋放聲尖叫了起來,「顧傾傾,妳瘋了!」
顧傾傾從床上爬下來,趁著她們沒有反應過來,她上前一把抓住顧萋萋,用手緊緊的掐住她的脖子。
「瘋了?我就算瘋了也是妳們逼的,兔子急了都會咬人,妳們以為我顧傾傾是傻子,會任人欺辱嗎?」
顧傾傾用的力氣不小,顧萋萋她被掐得喘不上氣,一張臉漲得通紅。
孫姨娘見狀,連忙爬了起來過去拽她,可是顧傾傾紋絲不動的騎在顧萋萋身上,手上力道不減半分。
「顧傾傾,妳……妳這是想要幹什麼?妳趕緊鬆開!」孫姨娘尖叫道。
「我要是就不呢?」顧傾傾說著,又加大了力氣。
「姨娘……姨娘,妳快救救我。」
孫姨娘看向一旁的丫鬟,慌不擇路的喊道:「妳們還愣著幹什麼,快叫老爺過來,告訴老爺顧傾傾瘋了。」
一個丫鬟連忙飛奔出去。
等顧懷風進來,先看到滿屋的狼藉,再走近一些,就看到顧傾傾騎在顧萋萋身上,雙手死死掐著她脖子。
「顧傾傾,妳在幹什麼?趕緊把妳妹妹鬆開!」
見救星來了,孫姨娘連忙跑到他的跟前,慘兮兮的哭訴道:「老爺,您快救救萋萋,我是按您的吩咐來給她送藥,她不喝就算了,現在還想殺了萋萋。」
「顧傾傾,還不趕緊鬆手!」顧懷風蹙緊了眉頭。
顧傾傾垂眸瞥了一眼庶妹,看著她那張因為呼吸不順而變紅的臉蛋,輕輕呵了一聲,然後鬆開手,從地上站了起來。
顧萋萋終於可以呼吸了,捂著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氣,因為長時間缺氧,導致她呼吸的太快,不停的咳嗽著。
孫姨娘上前將顧萋萋扶起來,一邊檢查她的脖子,一邊問道:「萋萋,妳沒事吧?」
「姨娘,我沒事……」即便在鬼門關前走一遭,顧萋萋也不忘告狀,紅著眼看向自己的父親,委屈的說道:「爹,您可要給我做主啊,姊姊她差點就要掐死我了。」
顧懷風厲聲喝道:「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孫姨娘是個會見縫插針的,立即添油加醋的將整件事情說了一遍。
顧懷風視線落在打翻的藥碗上,冷聲質問道:「顧傾傾,妳是想把孩子生出來嗎?」
「是又怎麼樣?」顧傾傾同樣冷聲道。
原本她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個孩子,但經過了這一遭,她已經確定了,她要把孩子生下來。畢竟在這個世上,除了原主的母親,就只剩下肚子裡這一個親人了。
聽到這話,顧懷風氣得直哆嗦,「妳……妳這個孽障是想要氣死我嗎?妳一個未出閣的姑娘,懷上一個野種已經是很丟人的事情了,再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妳要我這張老臉往哪裡放,妳想讓我顧家成為滿城的笑柄?」
「丟人?我是被陷害的,有什麼可丟人的。真正讓你,讓顧家丟人的是那個設計我失身懷孕的人吧!」顧傾傾目光冷冽的看向庶妹。
察覺到她冰冷的目光,顧萋萋背脊莫名竄上一陣寒意,不由自主往孫姨娘身後躲。
「你不是一直挺好奇我孩子父親是誰嗎?不如您問問您的好妾室和乖女兒,我想她們兩個應該比我清楚。」
顧萋萋最怕的事還是來了,她慌張的擺手,生怕顧懷風信了顧傾傾,「姊姊,妳在亂說什麼,我和姨娘怎麼會知道妳孩子的父親是誰。我知道妳一直不喜歡我,但是妳在外面亂來,搞大了肚子,回到府裡還想栽到我頭上嗎?」
「顧萋萋,妳是要我把話說的更明白一點嗎?那天是妳約我出去的,而我也是吃了妳給的東西之後,才中了藥的。」
顧懷風先前已經聽顧夫人說過一次,此刻顧傾傾說得斬釘截鐵,反倒顧萋萋語氣慌亂,便看向顧萋萋,他的目光令顧萋萋膽戰心驚。
她擠出眼淚,微微低著頭,做出一副可憐委屈的模樣,「爹,我沒有!我怎麼可能會對姊姊做出這種事情呢。」
「老爺,傾傾已經瘋了,她剛剛還想殺了萋萋呢。萋萋的性子您是知道的,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孫姨娘說完看向顧傾傾,臉上帶著幾乎哀求的神色,「傾傾,我知道妳是因為我們發現了妳的祕密而惱羞成怒,如果妳非要找一個人撒氣的話,那就衝著我來吧。萋萋是妳的親妹妹啊,今日險些被妳掐死,妳還想冤枉她壞她的名聲,妳就這麼不喜歡萋萋,想親眼看著她去死嗎!」
顧傾傾聽到這話只覺得十分可笑,「壞她的名聲?我說的難道不是實話?妳們壞我名聲的時候就沒想過我會不會死。」
看著顧傾傾咄咄逼人的模樣,顧懷風臉色變得越來越黑,「夠了!妳不要在這裡胡言亂語了。萋萋是什麼樣的人,我這個做父親的難道會不清楚?妳這事只是意外,就不要怪萋萋了。」
「呵,意外?」顧傾傾一臉譏笑,「這真的是一個意外嗎?先不說是不是顧萋萋下藥陷害我的,那日晚上我和萋萋一起出去,回來的只有她一個人,她難道不應該告訴大家,讓人尋找我嗎?為什麼直到第二天才有人找我?」顧傾傾一邊說著一邊看向顧萋萋,冷笑問道:「顧萋萋,妳怎麼不說話了。」
顧萋萋囁嚅道:「我……」
顧懷風目光同樣看向顧萋萋,似乎在等她的解釋。
顧萋萋起初還有些慌亂,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她擠出幾滴眼淚,一臉委屈的看向父親,替自己辯解道:「爹,對不起,那天我約姊姊一同出去遊玩,後來姊姊不見了,我以為她和秋兒先回家了,就沒有在意這件事情,哪知道姊姊她居然出了意外。」說著,她假意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淚水,「姊姊,對不起,妳說的沒錯,這件事的確怪我,要不是因為我,姊姊妳也不會被人糟蹋了,現在也不會懷有身孕。」
看著顧萋萋虛偽的模樣,顧傾傾只覺得噁心的很,「妹妹,妳這張嘴可真是會說,一開口就哭哭啼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妳是受害者。」
「夠了!」顧懷風冷聲打斷,「傾傾,妳別再咬著這事不放了,這事和妳妹妹沒有關係,我現在也不想追究這事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了,現在最要緊的事情就是把妳肚子裡的孽種解決了。」
顧懷風說完看向身後的孫姨娘,「妳讓廚房再去準備一碗墮胎藥。」
「不用準備了,我是不會喝的,我已經決定了,我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顧傾傾冷聲道。
顧懷風怒喝,「顧傾傾,妳瘋了!」
顧傾傾態度十分堅定,「我沒瘋,我要將這個孩子生下來。」
「妳……妳……」顧懷風氣得心口處一抽一抽的疼了起來,他喘著粗氣,面紅耳赤的看著面前的嫡女,「既然如此,妳給我滾出顧家,我顧懷風就當做沒妳這個女兒!」


入夜,月色在陰雲的遮蓋下忽明忽暗,房間裡閃爍著微弱的燭光。
顧夫人紅著一雙眼,看著收拾行李的顧傾傾,「傾傾,妳非走不可嗎?」
顧傾傾停下的動作,抬眸看向母親,「娘,這個家裡已經沒有我的立足之地了。」
「傾傾,只要妳肯把……」
「娘,您不用再勸我了,我已經想的很清楚了,我想留下這個孩子。」說著,顧傾傾伸手摸了摸還很平坦的肚子,臉上滿是平靜。
見女兒如此堅定,顧夫人深知自己再說什麼也沒有用,她用力的歎了歎氣,開口道:「傾傾,妳和以前不一樣了。」
顧傾傾扯了扯嘴角,裡面的芯都換了,能不變嗎?
「娘,人都是要長大的,總不能一輩子都像個小孩子一樣。」
聽到這話,顧夫人又想哭了,她的傾傾要不是經歷了那樣的事情,哪需要變成這樣?
她知道女兒心意已決,也知道女兒確實待不了顧家了,也不再勸說,反而思索起自己要怎麼做才能幫到女兒。
說來說去,最要緊的就是錢了。
「傾傾,妳等娘一會兒。」
顧夫人留下這句話就跑了出去,過了好一會兒,她又急匆匆的跑了回來。
「傾傾,這些東西妳拿著。」顧夫人將自己帶來的小布包塞進她的懷裡。
「這是什麼?」小布包沉甸甸的,顧傾傾一臉疑惑的打開,只看見裡頭放著一疊厚厚的銀票和碎銀。
這麼多錢!
顧傾傾心裡一驚,隨即複雜的情緒漫上心頭,「娘,這太多了,我不能拿。」
說著,她就想要將銀票還給顧夫人。
顧夫人攔下她的手,一臉認真地說:「傾傾,妳都拿著吧,這本就是娘給妳準備的嫁妝,離開顧家以後,用這些錢好好過日子,別委屈了自己。」
「娘……」顧傾傾有些哽咽了。
顧夫人也濕了眼眶,但是依舊笑著,拉著顧傾傾的手,一臉認真地說:「傾傾啊,是娘沒本事,不能護妳一輩子,離開顧家以後,千萬要照顧好自己。娘做不了別的,只能多為妳準備些銀錢,希望妳一切都好。」
說完,顧夫人就忍不住哭了出來,不似白天那樣的號啕大哭,而是十分小心,十分隱忍的啜泣。
顧傾傾握緊了手裡的小布包,就好像握住了顧夫人那顆滾燙的心。
「娘,謝謝您。」
顧夫人笑了笑,把眼淚擦乾,然後伸手將她攬進懷裡,「傻孩子,跟娘說什麼謝謝。」

月上梢頭,夜入深更。
顧夫人離開後,顧傾傾收拾好包袱準備連夜離開——顧夫人給她的錢,她只帶走了一半,因為她清楚這些錢是顧夫人的全部家當,顧夫人手頭無錢只怕日子更難過。
顧傾傾離開顧家時頭都沒回一下,這破地方她早就不想待了。
「小姐,小姐您等等我。」
剛走沒幾步,顧傾傾身後突然響起一道呼喚聲,一回頭,只見秋兒竟然背著包袱,一瘸一拐的朝著自己跑來。
顧傾傾連忙上前扶住她,一臉擔憂的問道:「秋兒,妳怎麼跑出來了?」
「小姐,要不是我剛剛去房間找您,發現您不見了,您是不是就要把我丟下了,好在我比較聰明,發現您的衣裳都不見了,就連忙收拾東西跟著出來了。」秋兒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小姐,您不要拋下我一個人離開,我是您的丫鬟,自然是您去哪裡我跟去哪裡了。」
小姑娘哭得慘兮兮的,顧傾傾一臉無奈的笑了笑,最近她身邊的人好像一直在哭,就好像遇上了連雨天一樣。
她抬手揉了揉她的髮頂,「傻丫頭,別哭了,我帶妳一起走就是了,只是……妳的傷怎麼樣?」
在孫姨娘母女將她懷孕的事情爆出來後,顧懷風第一件事情就是用武力逼問秋兒野男人是誰,可秋兒確實什麼都不知道,白白的挨了一頓板子。
「小姐,我這點小傷沒什麼大礙的。」秋兒搖了搖頭,倔強的說道。
看著秋兒那蒼白的臉色,顧傾傾上前將她的包袱接過。
「小姐,您這是幹什麼?您怎麼能幫我背包袱。」秋兒一臉慌亂,想要把包袱拿回來。
顧傾傾上前抓住秋兒的手腕,拉著她離開,「走,我帶妳去看大夫。」
主僕倆先去了醫館,接著又找客棧過了一夜。
晨光微微,攤販們的叫賣聲附和著朝陽,繁忙的一天拉開了序幕,小吃攤上的嫋嫋炊煙帶來食物的香氣,惹人流口水。雜物攤上的各色物件在小販的口中說得天花亂墜,攤子與攤子之間擠得沒有空隙,人與人也摩肩擦踵。
顧傾傾主僕倆一早便去城中最大的車馬行雇了馬車,秋兒掀開馬車車簾,看著路邊的攤位,問道:「小姐,從顧家離開後,我們之後該怎麼辦啊!」
顧傾傾透過縫隙看向馬車外頭,笑著道:「天大地大,還會沒有我們兩個人的容身之處麼?我想過了,我要去揚州。」
「揚州?」秋兒露出驚訝的表情。
「對,我們去揚州,秋兒想去嗎?」
揚州地理位置優越,風景宜人,最是宜居。
她手裡有娘給的銀票,等她們到了揚州,花點錢置辦一處小院子安頓好後,再去做一點小生意,相信日子自然也會越來越好。
秋兒像小雞啄米一樣的點著頭,「我當然想去了,我曾經聽他們說,揚州那邊除了風景宜人,最重要的是那邊美食很多,到了那邊我是不是可以吃很多好東西?」
顧傾傾不禁笑了,「那是自然了,到時候妳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太棒了。」秋兒興奮得忘記自己身處何地,站起來猛地撞到了馬車頭頂,痛得驚呼出聲,又重重的坐了下去,痛呼出聲,「啊!好痛。」
秋兒一時之間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也不知道應該摸自己腦袋,還是自己的屁股。
見狀,顧傾傾毫不客氣的大笑了起來,「秋兒,妳這大傻子,現在疼得不行了吧。」
「小姐,您就別笑話我了,我這不是太高興了,一下子忘記了自己屁股上有傷了嗎?」秋兒扁了扁嘴,可憐巴巴的說道。
「好,我不笑妳了。」顧傾傾強忍著自己想笑的衝動,將自己身後的靠墊拿了出來遞給秋兒,「接下來我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程,路程顛簸,妳把這個也墊妳屁股下面吧,省得傷情加重,到時候就不好了。」
秋兒也不拒絕,將靠墊放在自己的屁股下面。
馬車悠悠的行駛著,車裡顧傾傾和秋兒兩個人歡聲笑語,而顧家卻因為顧傾傾的離開,氣氛變得十分的微妙。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 3.《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4.《姑娘掌勺食時香》

    《姑娘掌勺食時香》
  • 5.《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 6.葉東籬×艾佟 聯合套書【雙囍】

    葉東籬×艾佟 聯合套書【雙囍】
  • 7.《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 8.《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 9.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10.【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本館暢銷榜

  • 1.【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3.《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4.《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5.《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6.《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7.《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8.《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9.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10.《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