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
分享
藍海E140001

《夫君是個芝麻餡》

  • 作者溫之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08/02
  • 瀏覽人次:6282
  • 定價:NT$ 300
  • 優惠價:NT$ 237
試 閱
夫君愛演戲,她只能捨命陪夫演到底!
江聊摸摸她的脖子:娘子最好不要亂跑,否則……
許冬藏:我對夫君情深不悔,若是夫君死了,我就殉情!(求別砍我頭啊)

 
傳聞說,三皇子體弱,被許三小姐所救,決定以身相許。
騙鬼啦!誰叫她剛穿越來的那天,撞見他手起刀落,
一顆人頭滾落在她腳邊,為了保命才不得不嫁(哭)。
憑良心說,嫁他也是有好處的,
先是能逃離繼母姊姊的魔掌,又能名正言順的拿回母親嫁妝,
需要時,他還能裝暈幫她解圍,這掛名丈夫真的太好用了,
但也有壞處,他奉命出差查案,她不能在家納涼,必須同行就算了,
為了欺敵,他裝病,她真病,最後逼得那些狗官狗急跳牆,痛下殺手,
結果他中毒她中箭,慘的是他們還被大隊人馬追殺!
之前他承諾過他若死了,定給她一封休書,給她自由,
看來,她等不到那一天了吧……
溫之
水瓶座,比起出門逛街更喜歡窩在床上睡覺,簡而言之,宅女。
比起蔬菜更喜歡吃肉,無辣不歡,認為人生最痛苦的事是失去味覺,但倘若在失去辣椒和失去味覺裡選擇,寧願選擇失去味覺。
創作的時候喜歡聽歌,寫悲劇的時候會覺得很快樂,夢想是將所有的題材都寫個遍。
勿偏聽偏信得真愛

最近看了一部電影,因為小孩受了傷,因為同學都這麼說,於是老師成了動手打傷小孩的壞老師。因為學生信口開河,結果有人以訛傳訛,只是和女友一起回家的老師,被說成大樓失火時和舞小姐在一起,老師人品有問題。
就像《夫君是個芝麻餡》這個故事裡的男主角三皇子江聊,大家都說他體弱多病,嫁給他的人很快就會成為寡婦,如果真是如此,咱們女主角一定搶當新娘。可惜,事實上他身體啵兒棒,而且殺人快狠準!她因為曾經目睹案發現場,恨不得離此等危險人物越遠越好,無奈,皇帝指婚,她不得不成為三皇子妃。
其實在嫁他之前,她也曾想盡辦法落跑,可惜才翻出牆,就被男主角逮個正著,為保住自己的小命,只得乖乖上花轎嫁給他。
乍看,以為男女主角恨不得對方沒命才能守住自己的祕密。可就小編的觀察,他們根本是絕配,且都是一等一的戲精。
當他假裝生病,她就真的病了,幫他圓了謊;他們明明只是對有名無實的夫妻,可一旦有外人在場,女主角定全力配合他,演出一對恩愛夫妻,讓人深信不疑。所以當對手派出眾多人馬要對他痛下殺手時,一直陪在身邊的她,為了活命,只得跟著他一起狂奔逃命。
這是個看似夫妻諜對諜的故事,實則當敵人環伺,且看他們如何邊演戲邊查案,又在朝夕相處間如何「談情說愛」,想知道這對假夫妻如何假戲真作,快快翻開書,看這對歡喜冤家如何聯手欺敵吧!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指婚可以退嗎?
許冬藏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景象仍舊是許家三小姐閨房中的那張黃花梨木拔步床,淺青色的幔帳垂落,午後的風從支起的軒窗吹進來,攜來悶熱的暑氣。
古色古香的場景,許冬藏還是很不適應,發呆了半天,意識才緩緩歸位。
這場荒唐的夢還是沒醒。
她洩氣地坐起身,擦去額角的薄汗。這該死的古代,沒有空調也沒有風扇,她想回到現代,嗚嗚嗚嗚,每天睜開眼都希望自己回到現代,可每一次都失望。
她又熱又悶,心情極差,順手用帕子擦乾淨汗後,起床倒了杯水,咕嚕咕嚕兩杯水下肚才覺得心情緩和些。
聽見裡面有動靜,守在門口的丫鬟小蓮推門進來,「小姐醒了,夫人那邊方才差人來說,請您過去一趟。」
許冬藏哦了聲,她攥著手裡的茶杯,幽幽歎氣。穿越就穿越吧,別人的穿越人生是大女主,擁有金手指,躺贏人生巔峰,而她呢?這些通通沒有也就算了,好不容易穿越成富家千金,結果原主是個不受寵的嫡小姐,母親早亡,爹也不愛,還有個刻薄繼母和兩個惡毒姊姊。
這聽起來很像灰姑娘的劇本,可她的白馬王子還毫無蹤跡。
許冬藏方才午睡睡了一個小時,不過因為太熱,她睡著的時候翻來覆去,此時頭髮和儀容都有些不成體統,小蓮命人打了盆清水,替許冬藏梳洗。
銅鏡裡映出一張嬌憨美貌的鵝蛋臉,精緻五官,一雙杏眼大而圓,天真爛漫,鼻子小巧而挺拔,唇圓而紅潤。這是許冬藏唯一欣慰的事,這張臉很好看,具有種古典美感。
小蓮伺候了三小姐這麼多年,總覺得三小姐哪裡變了,就說這臉,三小姐的臉當然在京城算得上好顏色,只是從前總透著一股傻氣,可最近這種感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爛漫天真與嬌憨可愛。
小蓮移開眼,認真替許冬藏梳頭,將她一頭柔順長髮綰成髻,「小姐,您說夫人會不會又要為難咱們?」她有些擔心。
如今這位許夫人是姨娘扶正,要說三小姐的生母是正兒八經的元配夫人。先夫人與許老爺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的親,許老爺是個武官,先夫人嫁給他後沒多久,許老爺便隨軍出征,一去便是兩年,回來時便帶回了如今的許夫人,當年的趙姨娘。
趙姨娘回來時手裡抱著個女孩,已經十個月大,那便是許家大小姐許如慧。
先夫人臉上掛不住,卻架不住趙姨娘楚楚可憐的架勢,讓她進了門。
一開始趙姨娘做小伏低,倒算安分,但許老爺獨寵趙姨娘,冷落了先夫人,因此趙姨娘很快有了許家二小姐許如心,就在趙姨娘生下許如心後沒多久,先夫人終於也有了孕,便是三小姐。原本是極好的消息,可惜先夫人生三小姐時傷了身子,養了兩年便撒手人寰。
先夫人去後不久,許老爺就將趙姨娘扶正。趙氏終於原形畢露,尖酸刻薄,時刻苛待三小姐,後來趙氏又生了個兒子,三小姐的處境就更艱難,在府裡不受重視,就連下人也不將她放在眼裡。
許冬藏來了這些日子,也隱約打聽出來這些事。現在趙氏找她,不知道又憋著什麼壞水,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她不想去也得去。再說,她不是原主那種包子性格,走一步看一步吧。
簡單收拾過後,許冬藏出發前往趙氏的院子。
許家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但許冬藏住的院子是一眾子女裡最偏僻的,偏又只能步行,抵達趙氏的院子時,裡面已經是一屋子的人。
趙氏和許冬藏的兩個姊姊,另外兩房姨娘以及她們的子女也都在。
趙氏年輕時生得豔麗妖嬈,如今雖上了年紀,但保養得宜,看起來並不顯老。許如慧和許如心繼承了她的優點,生得美貌,卻也尖酸刻薄。
見許冬藏過來,許如慧忍不住抱怨,「怎麼來得這樣遲?怕不是又在睡覺。這呆子,除了吃和睡,還知道做什麼?」
許冬藏最恨在夏天出門,尤其還得走這麼遠的路,偏偏古代人衣服穿得又多,熱得她都快脫妝。聽見這話,她差點沒翻白眼,有本事許如慧自己走一走!
許如慧和許如心受寵,住的地方自然也便利,哪能體會許冬藏的苦楚。她在現代可也是嬌生慣養的,出門坐計程車,連公車和地鐵都懶得擠。
趙氏適時開口,「好了,來遲些便來遲些。既然人都來齊了,我便說正事。今日喚妳們來,是為著明日皇后娘娘壽宴之事。」
幾位姨娘互看一眼,她們深居後宅,但消息並不閉塞,皇后娘娘壽宴之事早有風聲,聽聞這一次並非單純的壽宴,而是要在眾世家女中為太子選側妃。
現在聽趙氏這麼一說,這消息八九不離十是真的,幾個人都躍躍欲試。
許如慧和許如心對視一眼,看出姨娘們的心思,毫不掩飾自己的鄙夷。憑她們也配!
趙氏繼續道:「皇后娘娘的意思是,太子側妃人選不在乎家世背景,以賢良為主,因此這一回廣邀京中適齡女子。」停頓了下,視線掃過全場,「也就是壽宴時,我也會帶上妳們。」
幾位姨娘的表情堪比中彩票,都有些激動,好像自己的女兒已中選。
許冬藏對這事不感興趣,太子側妃聽起來就是個危險的職業,搞不好很容易嗝屁,在她沒找到回家的辦法之前,她的小命可是很寶貴的。
就算要嫁人,也得找個小門小戶的,她才不想摻和皇宮的事呢!
她低頭喝茶,聽著趙氏清著嗓子說:「對了,皇后娘娘還說,除了太子,宮中還有旁的皇子也正適齡,她作為皇后,自然也要為他們相看。」
許冬藏差點被嗆到,皇帝膝下除了太子,適齡且未成婚的皇子只有一位,三皇子。
一想到三皇子,許冬藏便身子一震。
除了許冬藏,其他人臉上也都露出嫌棄的表情。
眾所周知,三皇子生母地位卑微,又不得皇帝寵愛,最重要的是,他還病歪歪,像明天就要歸西似的,誰要是嫁給他,就算撈到個三皇子妃的名號,指不定哪天就成了寡婦。
許冬藏將她們的嫌棄盡收眼底,慢悠悠從手邊的盤子裡摸了塊糕點壓驚。
說完這些,便各自散了。
趙氏臨走前特意叮囑她們,參加皇后壽宴各自收拾得精緻一點,別丟了許家的臉。
因此回去後,各個院子都熱鬧起來,為著參加壽宴做準備。
小蓮也激動不已,忙裡忙外地操持,許冬藏看著她跑來跑去的身影,把她按下。
「別弄了。」
小蓮疑惑,「為什麼?小姐,這不是大好的機會嗎?」
許冬藏當然不能告訴她真實情況,只好說:「反正也選不上咱們,別忙活了。」
小蓮有些著急,「別啊,小姐,您生得好看,人也好,再不濟……做三皇子妃也可以的。」她自己都說得心虛。
許冬藏一聽見三皇子妃這幾個字就嬌軀一震。
比起太子妃,這個什麼三皇子妃更是危險職業啊!
因為她知道一個祕密,那位瞧著病弱斯文的三皇子,其實殺起人來快狠準。
在她穿越過來的那天,親眼目睹了全程。只見三皇子手起刀落,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就滾落在她身邊。
當時許冬藏都嚇傻了,她一個二十一世紀守法的好公民,哪見過這種場面,當場嚇得哆嗦個不停,將暈未暈時,三皇子轉過頭來和她對視許久。
他倒是長得帥,可許冬藏根本沒有心情欣賞,看著躺在腳邊的那顆人頭,她只覺得脖子一涼,深怕下一秒自己就要撒手人寰。
她當時腦子一團漿糊,全憑本能抱住了三皇子的大腿,哆哆嗦嗦地求饒。
「我……我什麼也沒看見,求你別殺我,我……我還沒回家,還沒談過戀愛,求求你饒我一命吧!」她已經慌不擇言。
那一刻,真是生死存亡之際,後來是因為有別的動靜響起,那位三皇子竟然砰的一聲倒在地上,比她暈得更快,然後他們就被人救了。
現在回憶起來,許冬藏都覺得背脊發涼,後來的幾天,她每天夜裡都作噩夢,夢見那顆血淋淋的人頭,這兩天好不容易好了點,被這麼一提醒,估計今晚她又要睡不著了。
「總而言之,三皇子更不行!他死了我不就成寡婦了?」許冬藏找個理由搪塞過去。
小蓮也沒多想,「也是。唉……那咱們真就不準備了?」
許冬藏擺擺手,「隨便敷衍就好。」
不過她想到一個問題,這個壽宴勢必要見到三皇子,三皇子不會要她的命吧?
許冬藏摸了摸自己脖子,不禁一抖。
應該不會吧。都這麼久了,三皇子也沒來找過她麻煩,想來是不會再計較了吧?
才怪!許冬藏第二天發現,三皇子不僅計較,還給她挖了個大坑!


皇宮,瓊臺。
瓊臺是皇宮中專門宴請賓客之處,今夜皇后壽宴,來賓眾多,絲竹管弦,歌舞昇平,縈繞不絕。在這樣的熱鬧之下,暗藏著不少緊張的硝煙味,諸多世家小姐們卯足了勁,打扮自己,表現自己,且你來我往地暗裡交鋒。
許冬藏窩在角落裡低頭吃東西,時不時看一眼熱鬧,聽得東家小姐又和西家小姐暗暗較勁,她只在心裡默默喊一句:打起來啊!
她對那些紛紛擾擾沒有興趣,只想吃瓜。
唯一留心的,只有三皇子的動向。
宴席開始許久,太子和帝后都已經入席,唯獨那位三皇子至今未出現。
「哎,今夜怎麼不見三皇子?」有人問出許冬藏的疑問。
「三皇子那身子,你不是不清楚,大抵是又病了。」
許冬藏默默聽著,心道:他最好今晚別出現,否則她得提心吊膽一整晚。
穿越過來那天,場面極其混亂,她什麼都不記得,不記得自己怎麼會和三皇子在一起,也不記得怎麼會被人劫持,總之,一問三不知,當時又受到大驚嚇,回去後便病了一場。
原本她也不知和她在一起那人的身分,是小蓮說:「小姐,您也太傻了,怎麼能奮不顧身救三皇子呢?」
許冬藏當場傻眼。她?救三皇子?那勞什子三皇子差點把她也給宰了……
也是從那之後,許冬藏才慢慢打聽,原來三皇子一直斯文病弱,在大家的眼裡是個將死之人。
她猛地回憶起那天夜裡他俐落的動作,比她在菜市場看過的攤主殺雞還要迅速從容,她忍不住一顫。
忽地聽見外頭的內侍通傳道:「三皇子到。」
許冬藏不由得呼吸一滯,看向門口方向。
大家的注意力全在歌舞昇平上,沒幾個人關注三皇子的到來。
許冬藏提著一口氣,看見一個身著黑色大氅的高瘦男人走進來,身後跟著近侍。
那男人身材瘦削,步履略顯虛浮,瞧著弱不禁風。黑色大氅將他整個人緊緊裹住,彷彿稍微吹了風,這人就要消散似的。
許冬藏攥著手中的杯盞,慢慢呼出心中那口氣。
她對這位三皇子的印象極混亂,是由當時那幾眼拼湊而成,凶神惡煞、斯文英俊……諸多標籤和氣質貼在一個模糊的輪廓上。
在這一刻,親眼見到三皇子,那些氣質和標籤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好像一團灰色的霧慢慢退去,顯露真身,變成眼前這個人。
他微佝僂著背,與近侍一起穿過長長的紅色地毯,停在許冬藏的不遠處。
這時,她終於真切地看清他的五官。
狹長的鳳眼,鼻梁挺拔,與流暢的下頷線勾勒出他的輪廓,唇薄而長,臉色蒼白,透出枯朽之氣。難怪……那麼多人都覺得他已經半隻腳踏進鬼門關。
倘若她不知道那個祕密,也會同他們一般這麼認定。
許冬藏垂下眼,淺抿一口茶水的剎那,感覺到一道目光掃向她,很快,如刀光般。
她頓感後背發涼,喉口發澀。
她知道那是三皇子的目光,這一道目光說明,三皇子還記得她。
也對,她知曉了他這麼大的祕密卻還好端端活著,不都說,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祕密嗎?
許冬藏思緒紛亂,她該不會今晚就要嗝屁了吧?應該不會,今晚這麼多人,他不會在這裡殺掉她。
絲竹管弦聲忽地都停了,三皇子略顯沙啞的聲音響起,「兒臣來晚了,還請母后恕罪。兒臣賀母后壽辰,這是兒臣為母后尋的壽禮,還望母后不要嫌棄。」
他說完這一長段句子後,便掩嘴咳嗽起來。
皇后哪忍心讓他多說,趕緊讓他入席坐下,又誇他幾句,並叮囑他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至於一旁的皇帝,從頭到尾一句話也沒說。
許冬藏又想起小蓮所說的,三皇子生母地位卑微,並不受皇帝喜歡,看來的確如此。
皇家祕辛多血腥仇恨,皇權爭鬥一點也不簡單,許冬藏作為一個小說與影視劇愛好者,深諳此理。她猜想,這位三皇子故作病弱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易掩人耳目、韜光養晦,而且這樣的人設,很容易最後獲得勝利。
但是……她不想摻和進去。
許冬藏又一次抬起頭,朝三皇子的方向覷去,想起小蓮說的他的名字,江聊。
聊之一字,釋義並不好,姑且,略微,能是什麼好名字。
在許冬藏看過去的同時,江聊也抬頭看向許冬藏。兩人視線在空中交會,許冬藏慌忙低頭,假裝什麼也沒發生。
該死,妳還看他幹什麼?這不是在提醒他妳的存在嗎?許冬藏恨不得敲自己的頭。
好在今夜來客眾多,沒人注意他們倆。
許冬藏縮了縮脖子,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她和趙氏許如慧許如心坐在一塊,見她頻頻望向三皇子,坐在她身邊的許如心低聲嘲諷,「怎麼?妳看上了那個病秧子?可惜,人家即使是病秧子仍是三皇子,可不是妳配得上的,我勸妳省省心吧。」
許冬藏偷翻個白眼緊閉著嘴,不想惹事。
許如慧見狀切了聲,沒再理她。
宴會進行到下半場,有些姑娘不禁著急起來,深怕自己失去成為太子側妃的機會。
終於,舞和樂都漸漸停下來,她們期盼地看向皇后。
也許,今晚就要指婚。
的確有指婚,只不過讓她們失望了,指的是許家三小姐與三皇子的婚。
許冬藏如遭雷劈,她甚至懷疑自己出現幻聽,因此愣在座位上許久。
這消息很令人意外,誰也沒想到皇帝會給三皇子和許冬藏賜婚,但皇帝親自下旨賜婚,這對許家來說就是恩寵。
許施見她久久沒反應,咳嗽了聲,小聲提醒,「這孩子,高興壞了,連謝恩都忘了。」
許冬藏這才從茫然中回神,磕巴的道:「謝……皇上。」
皇帝點了點頭,道:「是個好孩子,日後能幫著照顧聊兒。」
這時,全場的目光都聚集到這位不起眼的許家三小姐身上。當然,那些目光沒有豔羨,只有無盡的同情,彷彿在說,她真慘,明天就要成為寡婦了。
許冬藏欲哭無淚,她是好慘,但不是成為寡婦,而是要成為孤魂野鬼了,嗚嗚嗚。
在這封建的古代,出嫁從夫,要是她嫁給三皇子,他能隨意殺了她,再隨便找個理由應付世人,根本沒人會懷疑。更何況,她娘家根本沒人在乎她的生死。
許冬藏滿腦子的完蛋兩個字,她癡癡地看向坐在前方的三皇子,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兩人四目交接,許冬藏看見了他眼中的笑意,那笑意稍縱即逝,快得像是許冬藏的錯覺,但她知道那不是錯覺,他在笑,令人毛骨悚然。
許冬藏渾渾噩噩直到宴席結束,在回家的馬車上才回過神來,趙氏、許如慧和許如心坐在她對面。
許如慧沉不住氣,嘲諷道:「真不知道妳是走了哪門子狗屎運,以後可要飛黃騰達了。」
許冬藏聽出她的陰陽怪氣,她本就心情差,忍不住回嘴,「那這運氣給大姊姊,不知大姊姊要不要?」
許如慧平時欺負她慣了,從前的許冬藏是個悶葫蘆,罵她十句也回不了一句,今兒怎麼敢回嘴了?許如慧冷哼一聲,「果真是飛上枝頭了,說話都變硬氣了。可惜啊可惜,三皇子那病病歪歪的樣子能保妳幾時?」
許冬藏沒心情和她吵架,索性閉上眼裝睡。
趙氏在一旁開口,「好了好了,這又不是什麼好姻緣,妳羨慕什麼?」
許如慧道:「也是,我不過是覺得這樁姻緣還是三妹妹高攀了。」
許冬藏滿腦子亂糟糟,她在二十一世紀是個剛畢業的女大學生,母胎單身二十二年,沒想到剛穿越來沒幾天就要結婚了,還是嫁給一個隨時可能把她殺了的男人。
天哪,她到底該怎麼辦?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3.【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 4.《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5.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6.《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7.《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8.《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9.《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10.《吃飯第一香》全5冊

    《吃飯第一香》全5冊

本館暢銷榜

  • 1.《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2.《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3.《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4.《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 5.【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6.《豪擲千金聘吾妻》

    《豪擲千金聘吾妻》
  • 7.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8.《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
  • 9.《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10.《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