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特別推薦
分享
藍海E139101

《你全家都炮灰》

  • 作者九瓷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07/19
  • 瀏覽人次:6965
  • 定價:NT$ 320
  • 優惠價:NT$ 253
試 閱
都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不!福星如她,定要親手扭轉這該死的炮灰命!


穿書不稀奇,稀奇的是穿成炮灰女配的兒媳!
被賜婚給失憶瘸腿有瘋病的平西侯世子謝明琛沖喜,
岑若黎直到聽完平西侯夫婦這對怨偶的故事才發現真相──
這倒楣的侯府在番外篇可是死到只剩癡情男配平西侯!
為了自救,也為拯救婆婆平西侯夫人這個她全書最愛的角色,
她找出暗害世子發瘋的凶手,給自己添了個得力神隊友,
有謝明琛這個狗頭軍師的幫助,她扭轉侯府命運簡直事半功倍,
可清醒後的他不滿足做「表面夫妻」,老想和她弄假成真,
被深情俊美又文武雙全的男人追求,誰能不心動?
偏偏兩情相悅沒多久,原書男女主角禹王夫婦就高調回京,
他們的郡主女兒不但是謝明琛的青梅竹馬,竟還是被他忘記的心上人,
這些番外沒寫啊!不會吧,難道炮灰的兒媳註定還是炮灰?
愛他人前先愛自己
日前在網路上看到一個說法──對待自己,以如同對待最愛的人一樣珍視自己,就能培養自我肯定感。
想想的確如此,除了自身經驗,從親友間聽聞的各種故事與心事,很多時候事主對自己的生活狀態都敷衍隨意,甚至充滿委曲求全,但面對喜歡的人事物卻能全力燃燒,只想把對方捧在掌心,或者將最好的一切呈給對方。
最常聽到的狀況就是所謂「日久生情」、「不離不棄」、「等久就是你的」,然而這滿腔的深情與付出,最終感動的只有自己。
對你沒興趣,不喜歡你、不愛你的對象,並不會因為你的持續付出就被感動,甚至因此昇華為好感,即便有,那也是喜歡你的「持續付出」,不是喜歡你。
況且單方面的掏心掏肺能多久?人也就一副心肝,當心碎且肝腸寸斷,或許該自問,這樣的遍體鱗傷,是否真的值得?
九瓷《你全家都炮灰》中,穿書女主岑若黎最喜歡的炮灰女配平西侯夫人就是如此,而她也是岑若黎的婆婆。
原書中男女主角終成眷屬,獲得幸福人生後,深情男配平西侯,就這樣被作者大筆一揮,配給了暗戀他多年的平西侯夫人,讓她得償所願。
只是孩子都生了兩個,焐了將近二十多年,平西侯夫人這才發現,自己掙扎到現在,竟如何也焐熱不了平西侯的心。
岑若黎眼見最喜歡的角色飽受折磨,再想到原書番外中侯府一家死絕的下場,身在局中的她為了自救,也為了拯救婆婆,她決定找個隊友幫忙改命,正是她被聖旨賜婚的夫君──平西侯世子謝明琛。
他出意外前也是意氣風發、文韜武略、智計卓絕的少年將軍,如今失憶瘸腿還有瘋病,原是京城多少姑娘的深閨夢裡人,卻被眾人避之唯恐不及。
至於岑若黎如何解除謝明琛身上種種的「人為」病痛,又如何在他幫助下,挽救侯府滿門炮灰的命運,甚至讓戀愛腦的平西侯夫人從暈船二十多年的狀態中清醒,自己也從一個被人嫌棄的落魄小戶女,成為全京城認證的福星?馬上翻開下一頁,絕對能讓你看得欲罷不能,大呼過癮!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新婚日出意外
大紅的花轎在轎夫刻意地顛簸之下搖搖晃晃,劈里啪啦的鞭炮聲響徹街道兩旁。
花轎裡,岑若黎一手扶著頭上沉得要命的鳳冠,一手撐著轎廂壁,勉強保持平衡。
她,快被晃吐了!
「雲香……」
虛脫的聲音傳出,緊跟在花轎側邊的小丫鬟忙湊近花轎的小窗,「姑娘?怎麼了?」
「還有多久才能到啊!」岑若黎崩潰不已,穿越前她暈車、暈船、暈飛機,現在又添了一個暈花轎!
「姑娘,再忍忍,已經瞧見平西侯府的大門了!」雲香朝自家姑娘打氣道。
快到了?岑若黎一個激靈,陡然直起身子。來了!來了!她混吃等死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昨天清早,岑若黎一睜眼就發現自己穿越到了這個不知名的古代時空,附身在一個為反抗婚姻而上吊自盡的孤女身上。
穿越這件事岑若黎的接受度極高,她對現代社會也沒什麼留戀,人生的目標就是能吃能睡,開心活著就好。
本來她也不想「屈服」於這樁盲婚啞嫁的親事,可她一打聽,這婚事竟是皇帝賜婚,除非死否則絕不可能更改!只好偃旗息鼓,在心裡給那位芳魂永逝的小姑娘道了歉,乖乖登上平西侯府迎親的花轎。
她要嫁的人便是這大晉朝平西侯府的世子——謝明琛!
「姑娘,到了。」雲香小聲的提醒。
岑若黎整了整衣冠,朝自己臉蛋上拍了幾下,將蓋頭蓋好,強打起精神。
「嫂子,請下轎吧。」
轎簾被掀起,一隻抓著紅綢的手伸了進來,卻不是今日的新郎。
岑若黎心中暗歎一聲。莫怪原身要自盡,換作這時代哪一個貴女能受得了這委屈?
堂堂平西侯府,世代簪纓之家,能成為世子夫人本該是多少女子夢寐以求的事情,可這婚事能落在她這不起眼的、江南來的、無父無母、寄居外祖家的小小孤女身上,不就是因為平西侯世子謝明琛他——
殘疾、暴戾、還活不長嗎!
一樁沖喜的婚事,娘家又是這般微薄,岑若黎這個新娘當得還真是一點也沒有排場。
沒什麼猶豫,岑若黎抓住了紅綢的另一頭,被外面的人帶出了花轎。
既來之,則安之,她既已決定奉旨成婚,背靠著侯府的家業安穩度日,就沒那麼多矯情。她性子佛系得很,只要日後做好應盡的本分,她這個捧著聖旨嫁進來的新媳,料想侯府虧待不了她!
牽著岑若黎下轎的是平西侯府二房的嫡長子謝明彥,面如冠玉,一表人才。
岑若黎剛一出來,就聽到周圍對謝明彥讚揚的低語,什麼「少年英才」,什麼「芝蘭玉樹」,什麼「學富五車」……還有人說,謝明彥一個尚未許婚的青年才俊竟要替自己那殘疾的從兄拜堂,真真是委屈了!
岑若黎撇撇嘴,她也委屈,可她不說。
跨過火盆,繞過幾進迴廊,岑若黎終於在禮堂裡站定。透過紅蓋頭,她隱隱約約瞧著座上坐了一排的人,正中的兩個中年男女衣著端莊貴重,臉上卻無多少喜色。
他們……該就是平西侯和侯爺夫人了吧?岑若黎猜測著。
也是,自家兒子娶妻,拜堂的卻是侄子,能笑得出來才怪呢!
整個禮堂的氛圍有些怪怪的,熱鬧中偏偏透著些詭異的安靜。
早候在一旁的儐相見新娘進門,這才清清嗓子,準備走流程。
「不好了!世子發病了!」
一聲驚恐的尖叫平地炸起,一個丫鬟從門外跑進來,指著禮堂外的廂房,哆哆嗦嗦,四周登時譁然。
「咚」地一聲,上首的侯爺夫人倏地站起身來,抬步就朝廂房走去,連碰翻了身後婆子手裡的茶盤都不自知。
平西侯也顧不上滿屋的賓客,大步跟了上去。
賓客們愣怔片刻竟也紛紛站起身,緊隨其後,不知是真的擔憂,還是為了看熱鬧。
「姑娘……」雲香被這場面嚇得呆住,抓著岑若黎的胳膊不知所措。
自從岑若黎父母去世,就她們主僕二人相依為命,彼此作伴,早已是如親姊妹般的情誼。
岑若黎輕輕拍拍雲香的手安撫她的情緒,心裡也不免打鼓。
這場婚事名義上是奉旨成婚,可本質就是沖喜!若謝明琛死在今日,她不僅要背上個「剋夫」的罵名,平西侯府怕是也會遷怒她!
她的運氣就這麼背嗎?岑若黎不信,穿越這種事都能砸到她頭上,沒準兒她就是女主的命呢?
想到此,岑若黎心一橫,一把撩起蓋頭也朝廂房快步而去。
「姑娘!姑娘!萬萬不可啊……」雲香嚇了一跳,小跑著追她。
禮未成,自家姑娘就還是未嫁女,自個兒掀了蓋頭算是怎麼回事啊!
岑若黎哪裡顧得了這些,她撥開層層人群擠到廂房門口,定睛一望,只見屏風後隱隱約約透出個痛苦掙扎的人影,被人鉗制著依然不停地扭動,低聲嘶吼。
丫鬟婆子的驚叫、侯爺夫人的低泣、平西侯的歎息,全都清晰地落進門外無數雙眼睛和耳朵之中。
岑若黎一時心急,喊住一個正要進門的丫鬟,「哎,先把門關上啊!」
話音剛落,周遭猛地安靜下來,無數打量的、驚異的目光射向岑若黎,險些把她射穿成個篩子。
岑若黎心跳得厲害,面上卻絲毫不敢顯露,只直勾勾地看向屋裡的侯爺夫人。
被岑若黎一嗓子從悲傷情緒中吼回來的侯爺夫人這才發現,自己一時情急竟引來了無數的看客,恍然回神道:「愣著幹什麼,還不照做!」
幾個丫頭這才手忙腳亂地關門,圍觀的眾人看不到屋裡的情形,終於不再繼續擠。
這時,旁邊走出個穿著喜慶的方臉貴婦朝眾人道:「哎呀,實在是慚愧,誰能想到琛兒會在這大喜的日子發病呢?吉時尚在,勞煩各位到前廳用膳吧。」她堆著笑臉,「彥兒,替你從兄好生招待著!」
「是。」人群後的謝明彥走上前將客人們引了出去。
原來是謝明彥的母親,那就是侯府二房的夫人了,岑若黎心中記下。
貴婦這才轉過來,一臉激賞地看向岑若黎,「好個標緻又心細的人兒,這下琛兒有福氣了。」
岑若黎福了福身,算是見了禮。畢竟她還沒拜堂,算不得謝家人。
「啊——」
突然,屋裡又是一聲痛苦的低吼,岑若黎心中驀地就是一顫。
謝二夫人的雙眼立刻染上幾分心疼與可惜,輕聲道:「唉,好好的人,這叫什麼事啊!岑姑娘莫怕,琛兒也不是時常發狂,妳躲遠些,叫人來,不會傷著妳的。」
岑若黎並不害怕這個,穿越前,她為了照顧同樣患有精神疾病的母親,在醫院待過很長一段時間,母親去世後她又留在醫院做了義工,對於像謝明琛這樣的病患,她見過不少。
他們在發病時,意識往往半清醒半糊塗,知道自己在發病,卻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甚至眼睜睜看著自己傷害身邊最親近的人也無能為力,越是如此,他們越是痛苦。
在她又一次被母親抓傷的晚上,母親趁她熟睡,爬上了醫院的天臺……
「琛兒!琛兒你看看娘啊!」侯爺夫人的哭聲傳來。
岑若黎心一軟,一跺腳,轉身推開門就衝了進去。
「哎?」守門的丫鬟嚇了一跳,阻攔不及。
岑若黎轉過屏風,混亂的一幕衝擊著她的眼與心臟,只見一個身長瘦削的年輕男子被幾個力壯的婆子死死壓在床榻上,頭冠歪斜,髮絲凌亂散於臉前,狼狽不堪。
得病的人,有時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不是病痛的折磨,而是找不回來的尊嚴。
床上的人依舊在掙扎,半分沒有安靜下來,髮絲遮掩下的面色漸漸漲紅。
「住手!放開他!」
床上的婆子們抬眼望過來,手上的動作卻是不停,平西侯和侯爺夫人也投來狐疑的眼光。
岑若黎這才發覺自己情急之下忘了古代等級森嚴的禮數,可人命關天,她等不得了!
「侯爺夫人,快讓人放開世子吧,這樣壓著他會死的!」
現代醫院有鎮定劑,一針下去就能解決問題,可這裡沒有。若謝明琛一直被這般壓著,血液流通不暢,呼吸不順,保不准人還沒清醒就先沒氣了!
眾人聽罷,一時面面相覷——她們多年來都是這麼做的,怎麼偏偏岑若黎說不行?
倒是侯爺夫人聽見那「死」字就是一顫,再看岑若黎心急如焚的樣子不似作假,這才半信半疑地吩咐道:「妳們,把……世子扶起來。」
幾個婆子鬆開力道,將奮力掙扎的謝明琛扶起坐直。
岑若黎也顧不得多說,拎著喜服的裙襬,連鞋也未脫就跳上了床,她舉起拳頭,用了全身力氣,將凸起的指節朝謝明琛頸部、後脊的幾個大穴拚命按去。
不知按過幾個來回,岑若黎的右手已幾近酸沉,謝明琛掙扎的力度則逐漸小了下來。
「打盆溫水來,還有毛巾!」岑若黎說道。
「快去!」侯爺夫人見她真的有法子,雙眼重新燃起希望催促道。
岑若黎跳下床,轉到謝明琛的面前撥開他的頭髮,一張英朗俊美、稜角分明的臉,陡然映入她眼中,岑若黎呼吸不由得一滯。
高挺的鼻梁、眉骨、流暢的下頷線條、恰到好處的薄唇,還有因為蒼白的膚色而襯得越發深邃的五官,她還從未見過長得如此完美的男人。
即使謝明琛此刻緊閉雙眼,岑若黎依然能夠想像得到,他該是個劍眉星目、英武明朗的男子。
聽聞平西侯府世代將門,軍功赫赫,若世子無病,也該是個意氣風發、縱馬疆場的少年將軍吧?
「水來了!」
岑若黎的想像被打斷,她甩掉雜念,將毛巾浸濕,擦拭著謝明琛的臉頰與脖頸。
突然,床上的謝明琛猛地睜開雙眼,一把用力地抓住岑若黎的右手,那赤紅的雙目此刻正透著噬人的狠意,死死地盯住她。
岑若黎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她甚至還聽到了身後幾人驚懼中倒吸涼氣!
「嘶——」鐵鉗一般的力度攥得岑若黎手腕生疼,她不敢叫痛,只是圓睜著杏眸,與謝明琛的眼神直直相對。
她清楚他不是故意的,也並非他所能控制。
「世子……」岑若黎帶著幾分忐忑,放柔聲線,「無礙的,不會疼了。讓我給你擦擦,好嗎?」
謝明琛沒有動,眼神中的狠意絲毫未減。
一旁的丫鬟婆子們都下意識躲遠了去,畢竟她們可是見過謝明琛發狂傷人。
可岑若黎敏銳地發現,謝明琛胸腔的起伏已沒有最初的那般劇烈,這讓她信心倍增,「世子,擦一擦會舒服些的,你相信我!」岑若黎露出堅定的眸光。「你已經沒事了,一會兒躺下好好睡一覺,睡醒之後就什麼都過去了……」
就在所有人屏息等待著謝明琛再次發狂的時候,謝明琛的手卻緩緩鬆開,慢慢垂在了身體一側。
岑若黎心中的石頭終於落地,鬆了一口氣,帶著些鼓勵的笑意再次用毛巾撫上謝明琛的額頭,這一次,謝明琛前所未有的順從。
過了好一會兒,謝明琛終於平靜睡去,岑若黎這才放心,一轉身,剛巧對上平西侯與侯爺夫人探究與驚訝的目光。
「侯爺、夫人。」岑若黎臉頰微赧,還沒嫁進來,就對人家的兒子上下其手,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
「妳,會醫術?」侯爺夫人疑問道。她瞧著岑若黎的手法與當初替謝明琛治病的御醫有些相似。
岑若黎連忙搖頭,她哪裡會什麼醫術,不過是曾經在醫院學的罷了,當病人犯病,護士尚未來打鎮定劑的時候她就用這一招。
「回夫人,小女子不會醫術,不過是未出閣時常替外祖母按摩,我只是覺得這樣能讓世子更舒服些。」岑若黎說得半真半假。「今日許是歪打正著,還是要大夫再仔細瞧瞧才是。」
侯爺夫人聽得一愣,半晌歎了口氣,「琛兒若肯讓人治病也不會……」
岑若黎並不意外,本該是天之驕子卻不良於行,苟延殘喘,任誰也會崩潰。
侯爺夫人看著微低著頭的岑若黎,清麗秀雅的容貌,小家碧玉,是典型的江南女子。
當初這門婚事定下時她還有些不滿意,如今再看,未嘗不是琛兒的福氣,畢竟她還從未見過琛兒生病後順從過誰,便是她這個當娘的也不行。
「若黎,今日之事是侯府虧待了妳。」侯爺夫人道。
岑若黎面上不顯,內心卻有些欣喜,侯爺夫人覺得虧欠她,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都證明她今日的所作所為得到了婆婆的認可,她在侯府的日子也會舒暢輕鬆些。
「妳與琛兒雖未拜堂,畢竟已進了我侯府的門。琛兒情況特殊,有些禮數便也罷了。茯苓,」侯爺夫人叫來身邊的大丫頭,「將那副翡翠頭面和碧玉鐲取來。」
茯苓轉去主院很快就取來了早就備好的禮。
「這本該是明日敬茶時給妳的,如今琛兒……現下給了妳,妳便是琛兒的妻子了。」侯爺夫人道。
岑若黎一喜,連忙跪下拜道:「兒媳見過父親、母親!」
侯爺夫人露出三分笑意,又朝床上關切地瞧了幾眼,這才與平西侯一起離開。
丫鬟婆子們浩浩蕩蕩走了一大片,只留下岑若黎身邊的雲香、林嬤嬤,還有謝明琛的乳母陳嬤嬤。
「老奴拜見世子夫人。」門一關,陳嬤嬤就要跪下。
世子的乳母抵得上半個主子,岑若黎哪裡能讓她跪,連忙讓雲香將她扶起,「嬤嬤客氣了,我與世子既是夫妻,便會像世子一般敬重嬤嬤。」
陳嬤嬤抹了一把老淚,「世子夫人剛進門就救了世子一命,老奴感激不盡!」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岑若黎笑道。
「世子夫人心善,今後老奴一定忠心伺候世子和夫人!」陳嬤嬤表著忠心。
岑若黎當然不認為陳嬤嬤真的對自己忠心不二,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她真心對謝明琛的基礎上,她當下露出幾分動容之色,說道:「多謝嬤嬤。」
客套話說完,該說正事了。
謝明琛成婚前身邊只有陳嬤嬤負責打理起居,如今岑若黎來了,她才是正經的女主人。
「世子夫人,攬楓榭一向只有小廝,等夫人得空,老奴去尋人牙子來,夫人再選些可心的丫頭。」陳嬤嬤道。
岑若黎點點頭,原主出身小門小戶,又是寄人籬下,身邊只有雲香一個丫頭,出嫁前外祖母才將身邊的林嬤嬤撥來給她陪嫁。
對於侯府的世子夫人來說,這配置著實寒磣了些,挑選丫鬟是遲早的事,既然陳嬤嬤替她安排好了,岑若黎也不會推辭。
「世子夫人,其實剛剛侯爺夫人有些話不便說出口……」陳嬤嬤有些欲言又止。
「嬤嬤有話不妨直說。」岑若黎好奇道。
「那老奴便多嘴一回。」陳嬤嬤咬了咬牙,「想必世子夫人也聽說了,世子身子不好,自打七年前受傷落下殘疾,性情因此變得陰晴不定,甚至連過去很多事情都忘記了。世子雖諱疾忌醫,可侯爺、夫人沒少為此事掛心。成婚前,侯爺夫人特意問了曾給世子治過病的李御醫,他說……他說,以世子現在的身體,還不適宜……圓房。」陳嬤嬤老臉一紅。
岑若黎恍然大悟。原來是為這個。
殘疾、失憶、還偶爾發狂,這謝明琛也是個可憐人吶!至於不圓房……岑若黎簡直求之不得,莫說她還不能接受和一個陌生人醬醬釀釀,即便她接受,她還害怕生下個不健康的孩子。
「嬤嬤放心,我自是一切以世子的身體為先。」岑若黎一口答允。
陳嬤嬤放了心,見床上的謝明琛睡得正熟,天色已晚,她便出言告退。
人剛走,雲香和林嬤嬤的臉色就變了。
「我的姑娘啊,這可如何是好!」林嬤嬤是林老夫人陪嫁的丫鬟,岑若黎和岑若黎的母親都被她照看過,因此感情頗深,「早知世子是這樣,當日老夫人一定不會……」
「嬤嬤慎言!」岑若黎立時打斷她,「我已嫁進侯府,從前的事都過去了。」
岑若黎雖然昨天才穿來,可對前塵往事仍知曉清楚。
岑若黎的外祖林家乃江南有些名望的書香門第,只是近年來家中落魄,她的父親是個六品的地方小官,病死在任上沒一年,她母親也跟著去了。那時的岑若黎方才十歲,孤苦無依,便被疼愛外孫女的林老夫人帶回林家教養。
寄人籬下的日子不好過,舅母馬氏是個厲害人物,林老夫人想把岑若黎和林家二表哥林子升撮合在一塊兒,馬氏死活攔著不肯。
眼看岑若黎快要及笄,林老夫人知道林子升與她兩情相悅,打算越過馬氏直接拍板訂親,好巧不巧,林家在京城的遠房親戚竟出了個貴妃娘娘!連帶林家兩個老爺也平步青雲,升任京官。
林貴妃看中了年紀輕輕便中舉的林子升,與馬氏一拍即合,將林子升與周老翰林的嫡幼孫女定了親。
林老夫人沒辦法,又不肯委屈岑若黎,於是當林貴妃放出消息要拉攏平西侯府時,林老夫人眼疾手快將這潑天富貴給了她。
林家婆媳倆一門心思地鬥,卻忘了去想天上為什麼會掉餡餅,等林家帶著岑若黎上京備嫁,林老夫人一打聽,才知全京城都知道平西侯世子殘疾、暴戾、活不長,根本沒人敢嫁!
林老夫人好心辦壞事,自打進京便一病不起,原來的岑若黎也一個想不開,投繯自盡。若不是岑若黎穿越而來,此時林家不僅要大辦喪事,恐怕還要在皇帝和貴妃跟前領一個大不是。
她知道,不管是林嬤嬤,還是林老夫人,抑或是雲香,都覺得她受了莫大的委屈。但她想得開,事已至此,走一步看一步,沒準兒能柳暗花明呢?
「可是姑娘,剛剛陳嬤嬤那意思不就是讓姑娘妳……守活寡?」林嬤嬤心中更加忿忿。
世子活不長就罷了,若哪天世子死了,姑娘又沒個孩子傍身,不知要遭什麼罪呢!
岑若黎自己不在意,卻還要安慰林嬤嬤,「哪能呢,等世子身子好些,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打發走了林嬤嬤和雲香,岑若黎這才脫了外衣,躺在床上。
房間的花燭發出忽明忽暗的光芒,岑若黎側身支著頭,靜靜打量著謝明琛的睡顏。
或許,在今後或長或短的枯燥日子裡,日日對著這樣一張臉她的心情會更好一些。
「以後,我們可就算是室友咯。」岑若黎玩笑開口,「……謝明琛,我還是希望你能活得長一些……」
夜更深,岑若黎沉沉入睡,未曾發現,身側一雙清亮如星辰的眼眸悄然睜開……


「世子夫人……」
一聲輕喚打斷了岑若黎的美夢,她口中不自覺嚶嚀兩聲,拱了拱腦袋,想要再貼緊幾分柔軟的枕頭,彷彿這樣就能逃避最痛苦的起床。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枕頭」有些不夠軟,形狀似乎也奇奇怪怪的……
然而瞌睡中的岑若黎並沒有想太多,反而伸出胳膊想將「枕頭」摟得再緊一些,可摟了兩下,「枕頭」竟紋絲不動!
一股起床氣倏地冒出來,岑若黎忿忿睜開眼,倒要看看是何方「枕頭」敢與她作對!
「你……」一抬頭對上一雙陌生又好看的眼睛。
男人?哪來的男人?哦對了,她穿越了,還成了親!那她的「枕頭」自然就是——
她的夫君,世子謝明琛!
「世子!對不住!我、我不是故意的!」
岑若黎瞬間就像觸電一般彈起來,一骨碌跳下了床,繼而偷眼瞧著謝明琛的反應。
此刻的謝明琛半躺著倚在床頭,臉色似比昨晚紅潤了些,腰上的衣服皺皺巴巴,不用說自然是她的「傑作」。
慣常被視為凶神惡煞的謝明琛反倒是一臉平靜,表情沒有絲毫的波動,從鼻腔裡發出一聲,「嗯。」
嗯?岑若黎一呆,就這樣?
她細細打量著謝明琛,見他的神情如常,眼睛裡也沒有昨晚的瘋狂與混沌,反而很是清明,看來謝明琛如今是正常的。
岑若黎放下心,昨晚陳嬤嬤說過,清醒時的謝明琛話很少,因為殘疾、失憶的緣故不喜見人,整個人都很清冷。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呃……」岑若黎撓撓頭,打破略顯尷尬的氣氛。「那個,我是岑若黎,昨天、昨天來的,你、你好。」
謝明琛垂下眼,濃密的長睫遮住眼睛,幾不可察地點了下頭。
岑若黎無話可說了。
「世子,世子夫人,可要起身更衣?」林嬤嬤的聲音從屏風外傳來拯救了一室的尷尬。
岑若黎忙不迭點頭,「可以!可以!」
腳步聲起,林嬤嬤和雲香走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個丫頭。
「陳嬤嬤說,她們是侯爺夫人院子裡的,暫時在這邊伺候。」雲香過來給岑若黎穿衣。
「暫時?」岑若黎覺得奇怪。
「聽說是侯爺夫人吩咐的,等您選好了人,她們就回去。」雲香小聲道。
沒想到侯爺夫人思慮如此細緻,想必是怕自己誤會她往攬楓榭裡塞人?想到昨日與侯爺夫人簡單的交談,岑若黎覺得,侯爺夫人應該是個很好相與的婆婆。
另一邊,幾個丫鬟幫著謝明琛梳洗好,扶著他坐到輪椅上。
雖說昨日侯爺夫人顧忌世子身體免了今早的敬茶,可現在謝明琛既然清醒了,禮數就不能免。
「世子,可是要去向父親、母親問安?」岑若黎轉頭,試探著看向謝明琛。
謝明琛抬眼看過來,面無表情地朝她點了點頭。
丫鬟推著謝明琛,岑若黎落後半步,一行人出了院子,朝侯爺夫人的清音閣而去。
尚未到院門前,就看見陳嬤嬤從裡面匆匆走出,看到他們驚訝了一瞬,臉上閃過些慌張,岑若黎心中突地升起不好的預感。
「世子,世子夫人。」陳嬤嬤上前見禮,眼神有點躲閃。
岑若黎雖好奇卻不多問,只道:「世子與我來給母親請安,不知母親可起身了?」
陳嬤嬤猶猶豫豫,「侯爺夫人……確是起了,只是……」
話音未落,只聽偏房傳來一聲瓷器墜地碎裂的巨響,隨即響起侯爺夫人的怒吼——
「讓她滾!」
岑若黎不禁打了個寒顫。她實在難以將這聲音和昨日端莊優雅、美麗高貴的侯爺夫人聯繫起來,莫非出了什麼大事?
岑若黎轉頭去看謝明琛,他的眸光也染上了擔憂。
見她帶著詢問看過來,謝明琛嘴唇微動,第一次主動開了口,「去看看。」
丫鬟不敢違逆,當即推起輪椅,岑若黎趕忙跟上。
清音閣的偏房內此時已是一片狼藉,憤怒的侯爺夫人站在桌邊,腳下是一灘碎裂的瓷片。
平西侯陰沉著臉色站在窗口,眼神向外望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些都不算什麼,真正讓岑若黎驚嚇的,是屋中的床榻上一個衣衫不整的女人正擁著錦被,見有人進來立刻畏懼地低頭,朝床裡縮去。
這該不會是……侯爺夫人的捉姦現場?
現在溜還來得及嗎?岑若黎腳尖下意識轉了個方向,然而已經晚了。
平西侯的目光突然回轉,落在她身上,臉色越發黑沉,「誰讓你們進來的!」
平西侯不愧是習武之人,一聲詰問怒中帶威十分有震懾力。
沒等岑若黎解釋,侯爺夫人卻先開了口,「你大聲什麼?現在知道丟臉了?琛兒來了又如何?就讓他看看你這為人父者,是怎麼為老不尊的!」
「妳!」平西侯氣結,「妳荒唐!」
「我荒唐?」侯爺夫人氣笑了,「謝書淮,誰能比得過你荒唐?琛兒新婚之夜發病,我擔驚受怕一夜難眠,可你呢?在自己兒子的婚宴後,在我的清音閣裡一夜風流。你是想打誰的臉?我的?還是琛兒的?」
「我……」平西侯謝書淮張口想解釋,卻又不知從何解釋。
侯爺夫人見他如此更當他是心虛,臉上怒容更盛,指著床上的女人,語氣裡平添了些悲切,「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碰她,你明知道、你明知道……你還在琛兒大婚的時候這麼做,你就那麼忍不住,就非得是昨夜嗎?」說到最後,侯爺夫人已帶了哭腔。
岑若黎低下頭,斂去眼底的驚詫,這話裡的意思,恐怕別有隱情啊!
果然,侯爺夫人的話說完,謝書淮半晌都沒有開口,整個人的神色灰暗下來,似乎有什麼話在心裡盤旋著,偏偏又不能說出來。
「阿如……」謝書淮斂了語氣,叫出侯爺夫人的閨名,帶著些哀戚。
可侯爺夫人並不領情,眼神已染上些瘋狂,語調尖利起來,「你不要這樣叫我!你不配!」
岑若黎聽說過一句話,越是帶刺的人內心越隱藏著莫大的悲傷,或許侯爺夫人此時此刻就是這樣。
雖說古代三妻四妾實屬正常,可又有哪一個女人真的能毫無芥蒂地與別人分享丈夫,尤其還是在昨晚那樣的情況下!
眼下這事,怕是不好收場啊!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3.【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 4.《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5.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6.《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7.《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8.《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9.《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10.《吃飯第一香》全5冊

    《吃飯第一香》全5冊

本館暢銷榜

  • 1.《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2.《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3.《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4.《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 5.【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6.《豪擲千金聘吾妻》

    《豪擲千金聘吾妻》
  • 7.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8.《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
  • 9.《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10.《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