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美食家長裡短
分享
藍海E135301

《大人的私廚》

試 閱
來謝居有新點心、新菜色,懇請大人來試菜!
可這趙大人怎麼比起吃菜,好像更想吃了掌櫃的?

 
趙涵江身為武陵知縣,年少有為,百姓愛戴,仕途順遂,
唯一的煩惱就是老父親擔心他剋死兩任未婚妻的黑歷史,大力催促他成親,
原本他覺得獨身也不錯,直到發現小掌櫃阿樂女扮男裝的祕密,
他知道世道不容易,所以開始默默護花的日常,
看著她從小攤子奮鬥到小飯館,每日去她鋪子裡吃飯喝茶用點心,
晚上等她打烊暗中護送她回家,解決對她不懷好意的小混混,
毛遂自薦幫她寫菜單,月事來了送她去看大夫,陪她上香和賞花,
她也如花綻放越來越嬌美,知道遲早無法隱瞞她是女子的事,
他當機立斷向她求親,快速處理了愛慕他的富家女和她找來鬧事的人,
本以為總算能娶得美人歸,誰知竟有王爺上門尋親,
說她是京城世家流落在外的千金貴女……
海云追月,一個看起來就不怎麼溫柔的東北姑娘,每天開心傻笑覺得世界美好,筆下的人物因此無法腹黑。
暫時的目標是寫出一個腹黑兇殘像狼一樣的男主,當然,對待女主要格外的溫柔,所謂雙標就是如此。
希望通過努力可以獲得想要的東西,越努力越幸運。
願妳被世界溫柔以待

之前看了一篇採訪,Jolin分享了她的人生歌單,只能說天后果然是專業的歌手,聽的歌好國際化啊,裡面小編只聽過一兩首而已……然後小編想想自己的人生歌單,裡面有幾首療癒系作品,其中最想點播綠繡眼Zos的〈願溫柔的妳被世界溫柔以待〉給本書的女主角阿樂,雖然這是他們為一位憂鬱症的朋友寫的歌,但歌詞裡的「願溫柔的妳被世界溫柔以待」、「願溫柔的妳對世界還期待」是小編最想送給阿樂的兩句話,原因無他,阿樂前半生真的太苦,讓人忍不住多心疼她一點。
阿樂是小乞兒出身,無父無母,流離失所,前面著實過了一段苦日子,乞討的日子常常有了上頓沒下頓,就算乞討到食物錢財也很可能被更強壯的流氓乞丐搶走,跟人打架或被打也成了家常便飯,為了生存只能扮作男裝,她常想著,自己的父母是誰,為什麼不要她,因為不知道名字,所以她給自己取名叫阿樂,只因曾見過一個母親溫柔的哄著自己的寶寶,那個寶寶就叫阿樂,她很羨慕那樣的母子之情。
阿樂的人生並不是你我曾見過那些最悲慘的故事,或許沒有國破人亡的仇恨,或許沒有陰謀詭計的人禍,但卻是很真實可以在身邊聽見的案例,作者以淡淡筆觸寫出孤兒的眼淚跟憂傷,在你心疼的同時也看見她的振作,她並沒有因為身世的困苦就深陷泥沼,她在自己努力向上時也遇見了幾個貴人,貴人們的幫助讓她很快站穩腳跟慢慢攢下家業,其中最重要的貴人就是知縣大人了,也是我們的冷面男主趙涵江。
趙大人看似面冷心冷,其實最是熱心腸不過,他很快就發現阿樂女扮男裝的事,卻沒揭穿她,還不著痕跡的處處幫扶,對待阿樂的種種另眼相看跟貼心的行徑還被他爹跟他的小廝誤以為他有斷袖之癖,是非常有趣也很有愛的互動,而阿樂在有了趙大人的呵護之後,自此走上幸福美滿的道路,似乎一切苦難都過去了,只有越來越好,就算認親回了京城,也是一家和樂融融,沒有什麼齷齪的後宅鬥爭等著她。
跟那些療癒系歌曲一樣,這也是個療癒系的故事,阿樂的故事是幸福未完待續,願她被世界溫柔以待,也願你我品書品人生,一樣被世界溫柔以待。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小乞兒的新生活
小乞丐挺直背脊,下顎緊繃,左手用力攥緊大石塊,身上被打的地方如被火燒的痛,她瞪著眼睛吼道:「來啊,不要命的就來,小爺我什麼都怕,就是不怕死,來啊!」
包圍在她四周的幾個乞丐被這架勢嚇到了,紛紛看向馬臉耷拉眉的乞丐頭頭。
這馬臉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咬牙切齒道:「今天就先放過你,明天再敢來這邊乞討老子把你腿打折!我們走。」
看著一群餓狼似的乞丐們走過了街角,再也看不清身影之後,小乞丐慢慢蹲下身子緩解腹部的疼痛,過了片刻,她深吸口氣,站了起來,撢撢身上的灰,抱著手走向了靈雲寺的山路上。
今日是十五,上香的貴人多,去那裡興許能混上一頓飽飯。
此時的山腳下已經停了幾輛華蓋馬車,乞丐們不敢離馬車太近,怕車夫拿鞭子抽他們,只能站在遠點的地方說些吉利話。
「夫人行行好吧,可憐可憐我吧。」
「小姐賞口飯吃吧,給您磕頭了……」
如此的乞討聲不絕於耳,小乞丐看著這些香客,發現了一位穿著碧綠色對襟襦裙的夫人愁眉緊蹙,一手拿著裝有素齋的籃子,一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又歎了口氣的放下。
小乞丐噌的擠過人群朝著那位夫人跪了下去,邊磕頭邊說吉祥話,「夫人您面相大善,定能求得善緣,得到佛祖的祝福,喜得貴子。」
說完抬頭朝著夫人討好的笑。
夫人聽著小乞丐的祝福話,眉間的抑鬱散了些,轉頭叫丫鬟拿了兩文錢遞給小乞丐,然後便由丫鬟攙扶著上了山。
小乞丐迅速將錢放進懷裡,她站起來之後環視眾人,看著乞丐們正圍著一個大戶人家,並沒有人注意到她這裡,暗暗安心。摸了摸胸口,覺得那兩文錢似小火爐般在發燙,她笑了笑,覺得身上都暖洋洋的。
怕被人搶走錢,她假裝什麼都沒有討到,嘴裡嘟囔著餓死了,悄悄離開了人群。
靈雲寺是在城外,不遠處便是一條小河。
小乞丐來到河邊一處隱藏在林子裡的破爛茅草屋前,屋子已經不能住人了,房頂的茅草被風吹走一半,另一半從上到下耷拉著,風一吹又掉下來幾根,門板上有一個大洞,參差不齊的木頭碴子像野獸的嘴要將人吞噬。
小乞丐回頭確認無人跟著她之後推門走了進去。
秋風呼呼的刮著,即使關上門也能聽見風的呼嘯聲,她將垂下來的頭髮隨意纏到頭上,走去將牆角處堆放稻草的一角扒拉開,用手摳那底下的一塊土,將藏在裡面的瓦罐小心翼翼的取了出來。
瓦罐裡面是這些年她乞討得來的錢,數了數,加上今天新得的兩文錢一共有五十文錢了,哪怕自己餓著肚子撿果子吃也沒用過一個子兒。小乞丐滿足的笑,彎彎的眼睛亮亮的。
她掏出二十文錢,將瓦罐又藏好,進到城裡直奔成衣店鋪。
店裡的夥計看見來了一個小乞丐,趕蒼蠅似的揮手,「滾滾滾,去別處要飯去!」
小乞丐抬臉說道:「我是來買衣服的。」說著跨步走了進去。
夥計不屑的瞥她一眼,輕蔑道:「買什麼衣服啊?」
「就你們店裡最便宜的粗布夾襖給我來一套,保暖的靴子也來一雙。」
眼見這破衣爛衫的乞丐從袖口摸出十個銅板,夥計立馬行動起來,蚊子再小也是肉。
店裡夥計包好了她要的衣裳,皮笑肉不笑的問道:「小哥還需要什麼?」
小乞丐大人似的擺手,拎著包裹走了。
她找了個無人的胡同,迅速將新買的衣服換上,又伸手將頭髮重新束了一遍,整理好後她來到一處偏僻的街道,看著街道兩旁淒涼的鋪子直搖頭。果然啊,這裡離繁華的主街遠,生意就不好。
走到街道的盡頭就是民宅,在最裡面有一家門上掛了牌子,她聽人說這個房子是一位謝阿婆和孫兒在居住,孫子讀書好,在縣裡的白鹿書院讀書,每月歸家一次,房子是兩進的院子,門房兩間,帶一個小廚房,後面的院子是正屋,有一個大廚房,現在要出租一進的門房。
小乞丐輕輕的敲門。
過了一會門開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走了出來。
「我想租您的門房。」小乞丐翹起嘴角對謝阿婆說道。
謝阿婆看著這個小少年瞇眼笑道:「哦?十文錢一個月。」
小乞丐早就想好了,便和謝阿婆討價還價,價錢不變,但是生活用具都得提供,被子枕頭、鍋碗瓢盆等。
謝阿婆看著眼前十幾歲的小娃兒,瞧著談吐想來是大戶人家的孩子,只是不知何故落魄至此。再者,她租房子也是為了有個伴,要不然也不能這般便宜,於是便同意了,領著小乞丐進了院子。
門房分為東西兩間,西屋上著鎖,謝阿婆開了東屋的門,告訴小乞丐要保持乾淨,謝阿婆拿了房錢就要走。
走到門口的時候似是想起什麼,轉身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乞丐彎起的眼睛裡藏著一份憧憬,「我叫趙阿樂,就是同知縣大人一個姓的趙,平安喜樂的樂。」
謝阿婆點點頭,「叫我阿婆就行。」說完就走了。
趙阿樂是小乞丐想了很久的名字,她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姓什麼,所以她給自己起了一個很厲害的姓,知縣大人夠厲害了吧,所以她也要姓趙。
至於叫阿樂是因為有一次乞討遇見一位抱著孩童的夫人,那位夫人拿著新買的撥浪鼓逗娃娃,滿眼慈愛,一聲一聲的阿樂讓小乞丐駐足看了許久。
阿樂將包裹放下,去燒了一大鍋熱水用來清洗身子。以前總是在河裡洗,如今用上熱水了,在屋裡面清洗,還能穿上暖和的棉衣,簡直是不敢想像。
阿樂洗完澡穿上衣服在床上滾了幾圈,舒服得想睡覺。
躺了一會,她起身用帕子擦了擦半乾的頭髮。等頭髮乾了將其隨意盤在一起,插上一根木棍做固定。
阿樂望著鏡子裡的自己,膚色偏黃,臉上只有一點肉撐著,頭髮乾枯如草,整張臉能看的怕是只有這雙眼睛了吧。
阿樂見過許多大戶人家小姐,身上穿著淡雅的高腰襦裙,頭上插著嵌有寶石的簪子,笑起來的時候用好看的帕子掩著,只留一雙帶著笑意的眼睛。
她學小姐們用手捂著嘴笑,鏡子裡那人也捂著嘴笑,不過並沒有那麼賞心悅目罷了。
阿樂想,現在情況特殊,她就繼續當男子好了,反正自己身材長得瘦弱,外人也看不出來自己是女娃。
再者,雖現在民風開放,女子都可拋頭露面逛街擺攤,但是自己孤身一人,男子身分更方便些。
待頭髮乾透,她拎著舊衣物鎖好門出了院子,出城之後直奔老家茅草屋,到了之後將剩餘的錢放在包裹裡緊緊貼身放著,舊衣服則在林子一棵紅果樹下埋了起來。
一旁的空地上有個鼓起來的小墳包,阿樂走過去磕了幾個響頭,「師父,你在地下有知一定要保佑我。」
初冬,紅果樹上還留有二十幾個果子,其餘的都被阿樂餓的時候吃掉了,味道很酸,吃完了牙都倒了。
阿樂曾在鎮上看見有小攤販將紅果外面裹上一層糖漿,紅彤彤黃燦燦的看起來很誘人,賣一文錢一串呢。
阿樂也想做這個,所以早就留意這偏僻的地方哪裡有紅果樹,可惜這裡只有兩棵樹,還是因為在林子深處沒有被人發現。
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然後靈巧的爬上了樹,將果子全部摘下,用衣角兜著,回到了茅草屋做了一個草籃子裝果子,又去買了兩文錢的糖回了宅子。
到廚房裡燒火熬糖,等到糖漿咕嘟咕嘟泛著焦黃色後將串好的紅果飛速放入,旋轉一圈拿出來,一串糖果子就成了。
阿樂興奮的看著成品,喉嚨微動。她看街邊的攤販就是這樣做的,應該是成功了吧?可是她沒有吃過糖果子,不知道味道到底是什麼樣。
將糖鍋撤了火,拿著唯一的成品敲開了謝阿婆的房門。
謝阿婆接過咬下一個,看著阿樂期待的眼睛給出了中肯的評價。
「糖再熬一會,果子最好去掉裡面的籽,味道還不錯,再練練可以擺攤了。」謝阿婆說完又吃了一個,「看在你小子這麼乖巧的分上,走,阿婆幫你看著火候。」
阿樂高興極了,小跑著去將火又燒了起來,在謝阿婆的幫助下,阿樂總共做了八串糖果子,每個紅果都包裹著甜蜜的糖衣,空氣中散發著甜甜的味道。
她很靈巧的用謝阿婆給的乾稻草紮好了一個小號的草靶子,自己留下一串,剩下七串糖果子都插在上頭,旋即出門去了。
此時剛過晌午,逛街的、出門辦事的人都在繁華的街道上行走,街上賣什麼的都有,用品吃食一應俱全。
在離衙門不遠處的十字街口,李大將煎好的肉餅包裹好荷葉遞給客人,他瞥見新來的小攤販正扶著草靶子賣力的推銷糖果子。
「這位客人,您吃完肉餅之後吃一串糖果子最好不過,酸甜可口,增加食慾,知縣大人每頓飯後都吃一串呢。」阿樂覺得,自己愛吃大人應該也喜歡吧,畢竟都姓趙啊。
靠著向買完肉餅的客人推銷,七串糖果子很快就賣完了,阿樂把最後一串糖果子送給李大,作為擺攤第一天見面禮。
李大約莫十七八的年紀,爽快的接下,說要拿回家給妹妹吃,回手就包了一個肉餅給阿樂。
阿樂有些不好意思,肉餅是兩文錢,糖果子才一文,可她嗅著肉餅散發的香氣,還是沒忍住接過來狠狠咬了一大口,豬肉和蔥花混合在一起,散發的香氣是這樣的迷人。
一個肉餅吃罷,阿樂還幫李大剁了肉餡,兩人就這麼熟悉起來了,約定好第二天再一起擺攤便各回各家了。


連著幾天都有些飄雪,掉落的雪花打著旋掉到地上就化得無影無蹤。
阿樂早早就起來收拾妥當,去廚房裡煮了糙米粥就著鹹菜吃了一碗。
她這幾天掙了三十二文錢,扣掉買米麵菜和糖錢,現在手上加存款有五十三文。
阿樂吃完漱口,糖果子不能做了,因為紅果已經沒了。
她原本想找個酒樓幹些雜活掙點錢,可去了人家都嫌她瘦小不用她。
阿樂瞇著眼睛望天,雪停了,天空碧藍碧藍的,又是一個好天氣,這麼好的天氣好適合喝碗熱呼呼的湯啊。
湯?阿樂想起來她在河邊抓魚烤著吃,後來吃膩了師父告訴她用瓦罐煮魚湯喝,裡面加了一些野菜,能去除腥味,湯汁奶白,滋味鮮甜。
師父就是帶著她生活的老乞丐,他雖然瞧著不著調,但是教她識字,還教她用手邊的食材煮東西吃,簡單質樸的東西,往往能做出意想不到的美味。
想到這裡,阿樂收拾一番出了城。
城外地裡的野菜有很多,上面有些還結著透明的冰殼,阿樂摘好野菜放入草籃子後來到河邊,河面已經開始結冰了,早就不能摸魚。
她正盯著河面出神的時候一個石子砸到了她後腦杓上,阿樂回頭,是馬臉乞丐帶著兩個小弟。
馬臉看阿樂穿著乾淨整潔差點認不出,只是從背影看出來好像是總挨打的那個小乞丐,沒想到真是他!
「喲,在哪裡發財了,怎麼不叫我們一起啊!」馬臉乞丐三人壞笑著逼近,想打劫阿樂。
阿樂心裡著急,面上不顯。
「哦,你們幾個啊,我在等我家主子,他辦事回來經過這條官道,馬上就到了。」阿樂強裝氣定神閒,挨打不怕,但怕被搶了懷裡的十文錢。
說完她就朝著靠近河岸的官道上走。
幾個乞丐被她這番話震住了,以為她真成了有錢人家的奴僕,心生退意。
馬臉乞丐轉了轉眼珠子,厲聲道:「騙人,哪有讓一個小廝接人的?我見過都是最少兩個!」
阿樂暗道一聲糟糕,拔腿就往城裡跑,想著到人多的地方甩掉他們。
然而這三個乞丐都比阿樂長得高大,跑得自然比阿樂快,沒跑多遠阿樂就被抓住了。
兩個小弟一左一右架著阿樂的胳膊,馬臉乞丐上去搧了阿樂一巴掌,疼得阿樂直齜牙。
「跑啊,接著跑,看你能跑哪裡去。」他得意的看著阿樂,「說吧,哪偷的衣服?」
阿樂用舌頭舔了舔嘴唇,垂著眸子不吭聲,想著逃脫的辦法。
馬臉乞丐不多廢話,上去就要扒阿樂的衣服,這身衣服看著不錯,打算留下來自己穿。
阿樂看著馬臉乞丐越離越近,猛的往前一衝,腦袋狠狠撞在馬臉乞丐心窩子上,疼痛讓他哎喲哎喲直罵娘。
他一手捂著胸口揉了幾下,隨即惡狠狠地拽著阿樂頭髮用力的往地上磕,阿樂手被束縛著,沒辦法阻擋,心想完了,本就長得不美,這下可好,臉上的坑怕是要比李大還多。
就在這時,官道上響起馬蹄聲,馬臉乞丐聽見聲音停住了動作,阿樂抬起頭,眼睛瞥見遠處一個穿著黑靴的人騎馬逼近。
幾個乞丐見官道上真的有人來都有些害怕,馬臉乞丐叫聲倒楣,以為阿樂果然成了家奴,趕緊鬆開她就跑,比追她的時候還要快。
阿樂沒了束縛,只見來人由遠及近,穿著墨青色的袍子,嘴唇微抿,俊朗的臉上面無表情。
那人很快就來到阿樂身前,沒有一絲停留,眼睛都不曾瞥向阿樂的方向,騎著馬跑遠了。
阿樂站在原地,望著遠去的身影,小聲說了句,「謝謝。」
一陣風吹來,樹上的枯葉隨風搖曳著,最後落在了地上,阿樂看著那幾片樹葉,嘴角扯了一下就踩過去走了。
前幾日下雪,溫度也降低了,阿樂回家換了件更厚一點的襖子,是謝阿婆孫兒穿小了的,阿樂一點都不嫌棄,美滋滋的穿上就出了門去找李大。
阿樂提出要和李大合夥一起幹,加蓋一個棚子,多置辦四張桌子,阿樂賣骨湯麵,李大還是賣肉餅,再加上點素餡的,攤子費用一人一半,吃食上也算互補。
李大想了想覺得這提議甚好,兩人就準備開來。

過兩日,東西準備妥當,天沒亮阿樂就和李大一起支起了攤子。把剁好的骨頭扔到鍋裡,只放了一點野菜和鹽調味,用中火慢慢的燉,直到奶白色的湯沸騰起來的時候再撒上一點糖提味,麵條是現擀的,這樣出鍋的時候還能保持彈滑勁道。
早市的生意很好,阿樂忙得不可開交,等最後一位客人走後,阿樂煮了兩碗麵,上面撒些蔥花和李大一起吃。
李大吸溜吸溜吃著麵條喝著湯,覺得阿樂可真厲害,簡簡單單一碗麵能這麼好吃,麵條勁道,湯汁醇香,配著肉餅吃也不會覺得膩。
吃完一碗,李大還想喝碗湯,這時候攤子來人了。
「來碗麵,兩個肉餅。」
阿樂正低頭收拾東西,聽見客人的話趕忙應下,做好麵端過去,一看來人竟是那日的公子。
阿樂將吃食放到桌上,輕聲道:「客人慢用。」
那人抬頭看阿樂一眼,並不說話,三兩口吃完了飯將幾文錢放在桌子上便離開了。
李大湊過來說道:「阿樂,你可知他是誰?」
阿樂搖頭,納罕道:「你知道?」
「當然,他是去年剛上任的知縣大人,瞧瞧,如今不過十八歲,真是年輕有為。」李大嘖嘖幾聲,又道:「上任時候轟動了整個縣呢,路上的小媳婦看見都紅了臉,就是不愛笑,跟冰山似的,你沒見過嗎?」
阿樂點頭又搖頭,她才來武陵縣沒多久,哪裡認得,只是聽人說知縣姓趙,公正無私,厲害得很。
阿樂以前為自己姓趙沾沾自喜,現在不了,她有點後悔取這個姓,謫仙似的人物,哪能和自己有一點點關聯呢。
「你可知為何大人還未訂親?」李大問阿樂,眼裡放光,像極了來攤前討食的小狗。
阿樂無奈,配合著搖頭,「不知,這等私事你是如何知曉的?」
李大挺起胸脯,頗為自豪的說道:「我老娘認識大人家掃灑的姜婆子,那婆子去我家喝酒,醉後吐露出來的。」
他又離阿樂近一些,瞧著路上沒人注意這裡才低聲道:「據說大人之前定了兩門親事,結果沒過門都嚥了氣,連帶著老娘急火攻心,沒多久便去了。這情況哪有女兒家敢嫁!可惜了,白白長了一副好皮囊。」
阿樂聽完心情有些微妙,並不言語,只是揉麵的手又用力了些,揉麵板子都在抖,李大以為她不愛聽這等八卦,便不敢多和她閒話了。
收了攤後,阿樂洗漱好趴在床上算今天的盈利,去掉成本今天掙了十五文錢,那兩個多月豈不是就能掙上一兩銀子了?
這可是好大的一筆錢財!
阿樂忍不住笑出聲,笑著笑著又想到了趙大人,她翻身趴在枕頭上,趙大人長得好,還是個當官的,怎的就這樣命不好。
自那天後,阿樂的攤子上偶爾能被趙大人光顧,有時候是早市,有時候是晚市,每次來都是固定的一碗湯麵,兩個肉餅,默默的吃,吃完把錢放在桌子上就走。
阿樂每次都悄悄的看幾眼趙大人的背影,他似乎偏愛暗色的袍子,尤其是暗青色,這等顏色穿在他身上越發顯得他氣質清冷,生人勿近。


臘月二十過後,街上的人少了許多。
二十八日早上是阿樂最後一天賣早市,準備的東西也少,早早的賣完準備回家。
趙大人來了,可是最後一份麵賣光了,阿樂洗乾淨手,用李大剩下的一點肉餡和麵捏了幾個餛飩下了鍋,出鍋又滴了一點醋端到了桌子上。
「大人,今日東西都沒了,這碗餛飩是請您的。我們從明日起就休息了,過完年初七再開門。」
趙涵江點點頭,吃起了餛飩。
看著大人吃完了餛飩喝完了湯,不出意外,又在袖子裡排出幾枚銅錢放到桌子上離開了。
阿樂示意李大去收錢,她不要,只是出了一碗湯而已。
李大和阿樂相處久了,知道阿樂的性子,也不多推托就收下了。
收拾好攤子後李大問阿樂要不要去他家過年,人多也熱鬧些。
阿樂從來都沒有和其他人在一起度過節日,師父死後她獨自一人習慣了,就謝絕李大回家了。
進了院子裡瞧見有個少年在劈柴,穿著圓領青衫,袖子擼得高高的,長相白淨清秀,一看就是讀書人。
阿樂思忖著這應該就是謝阿婆的孫子,在書院讀書的謝安了,之前謝安也回來過幾次,只是阿樂早出晚歸未遇見。
阿樂對於能識文斷字的人帶有一份欽佩,她想,來年自己也要好好學習,總得將自己的名字寫得漂亮。
「謝小哥書院功課繁忙,劈柴的事交給我就行。」阿樂放下東西走上前說道。
謝安聞聲抬頭對著阿樂一笑,忙不迭的說道:「平日裡祖母有你照看,謝某不勝感激,近日書院休假,想著多給祖母幹點活,小哥你也多休息,柴劈好了,你用自來取就是。」說話間已經將劈好的柴擺放整齊。
阿樂道了謝,出於心裡的渴望和好奇,向謝安詢問了許多關於書院學習的事情。
謝安對於這個祖母念叨過的租客印象很好,便耐心的一一解答,末了說道:「你想學習嗎?我祖母識字,你可以問問祖母願不願意教你。」
阿樂聽了這話心中一動,自己現在忙於掙錢,只有早晚有時間,不能去學堂,又請不起教書先生,謝阿婆如果願意教自己的話那就太好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萬貫家財做奴婢》

    《萬貫家財做奴婢》
  • 2.《富可敵國母老虎》

    《富可敵國母老虎》
  • 3.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 4.《少主的放妻書》

    《少主的放妻書》
  • 5.《一等聯姻》

    《一等聯姻》
  • 6.《美人仵作》

    《美人仵作》
  • 7.《丞相重生不當官》全3冊

    《丞相重生不當官》全3冊
  • 8.《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 9.《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 10.《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

    《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

本館暢銷榜

  • 1.《美人仵作》

    《美人仵作》
  • 2.《少主的放妻書》

    《少主的放妻書》
  • 3.《富可敵國母老虎》

    《富可敵國母老虎》
  • 4.《萬貫家財做奴婢》

    《萬貫家財做奴婢》
  • 5.《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 6.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 7.《一等聯姻》

    《一等聯姻》
  • 8.《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 9.《村裡來了金鳳凰》

    《村裡來了金鳳凰》
  • 10.《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

    《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