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家長裡短
分享
藍海E134301

《上上籤夫君》

  • 作者簡薰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03/22
  • 瀏覽人次:7537
  • 定價:NT$ 280
  • 優惠價:NT$ 221
試 閱
古代婚姻就像開盲盒,妳永遠不知道自己會拿到什麼,
可梅雲程真覺得自己抽了上上籤,居然拿到了超級隱藏款!

賀定青:夫人,妳也是我的寶藏姑娘,有妳之後才算有了家……
 
因一張畫像而點為姨娘,梅雲程覺得自己被坑慘了,
還來不及找出幕後主使,就被以一頂粉轎、一牛車行李的標配送進賀家,
本以為人生即將黑白,誰知夫君的好顏值讓她眼睛大亮,萬般色彩頓時回歸,
而且新婚不久賀定青便帶著她外派,婆媳問題、妯娌衝突通通不用煩惱,
最最開心的是,他從一開始就當她是伴侶而非附屬,所以聽得進她的建言,
推行獄中學習的政令讓他一上任就擁有好成績,而他也上書為她爭取功勞,
默默替她籌謀扶正之事,透過皇家之口讓她身分升級,
兩人蜜裡調油的小日子從未被外頭的流言及不間斷的塞人之事破壞,
卻在知道自己其實長得像丈夫年少時求而不得的白月光而起波瀾,
就在她煩惱得快抓狂時,這男人竟上繳所有身家,還說:夫人可別拋棄我……
簡薰,大家猜是A型,但其實是O型。
懂星座的朋友說我很像雙魚座,不過我是獅子座。
喜歡看書所以一頭栽進這個世界,一本一本閱讀,一次一次滿足,終於有一天,想著:何不自己寫寫看,就這樣開始與文字戀愛,新月從不限制作者,所以也寫了不同種類的故事,把作品排在同一個書櫃,看著看著覺得很開心。
喜歡書,喜歡宅,每天忙著追星。
這輩子大概都是粉絲體質不會改變,嗷,我愛偶像!

 
上哪找天作之合?

當你的人生遭遇巨變,莫名降臨的意外扭轉了你的未來藍圖,甚至讓你有了很多「不得不」,相信任誰都會惶惶不安、緊張害怕的。
這一次《上上籤夫君》中的女主梅雲程也是這般,穿越而來的她打定主意不婚,因為東瑞國是個對女性極不友善的地方,所以她想在家做個老姑娘,怎知計畫趕不上變化,居然被迫要給人做姨娘。
但即便如此,她還是冷靜地為自己爭取了權益,盡力妥善安排好自己的弟弟和繼母,甚至對於將來的生活也都做好心理準備,可讓人驚訝的「意外」再次出現,她即將相伴一生的男人居然很好,好到她立即調整計畫,重振旗鼓打算好好拿下男主賀定青。
看過這個故事後,小編覺得梅雲程是個很強大的人,她的強大不在於各種才華能力,而是能看清狀況、認準目標,她或許不是那種大放異彩的女強人,但有她在身邊會覺得很舒服、很安穩,彷彿所有的防備到了她這兒便會自動消失,甚至能放心露出自己的軟肋。
從小就沒享受過家庭溫暖的賀定青,遇上她才有了家和家人,才懂得熱鬧的家是多麼的幸福,這世上絕對沒有百分百完美的伴侶,若想找自己的天作之合,那麼關鍵只有兩個字——合適。
《上上籤夫君》讓人感覺到歲月靜好,最主要的原因是男女主角非常合適,他們能彼此理解、互相體諒,小夫妻的生活雖有這樣那樣的難題,還有許多極品親戚見縫插針的打擾,但所有的難關與挫折,都堅信著只要兩人相知相惜,那就沒有人可以造成破壞,所以獲得了大大的圓滿,非常合適推薦給想看看溫暖故事的讀者……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因畫像成姨娘
梅雲程覺得自己穿越而來最棒的一件事情就是堅持不婚。
這個東瑞國太保守了,規矩非常多,對女生超級不友善,三從四德只是基本,婚嫁全憑畫像跟媒婆的一張嘴,為了賺喜錢,媒婆死的都能說成活的,把有暴力傾向的說是有男子氣概,把吃軟飯的說是溫文有禮,梅雲程對婚姻沒嚮往,對寶寶沒渴望,身為梅家嫡長女,在家老死最好不過。
梅家入京百年,靠著布莊生活,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也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好日子,梅雲程覺得自己沒手機、沒電腦已經十分犧牲,絕對不允許自己去伺候沒感情的人。
看著黃銅鏡中的人兒,她對自己還是滿意的,膚白如雪,芙蓉花貌——除了自己看著高興,還有一個好處,有來往的商戶都知道梅大小姐是個美人兒,十八歲沒訂親可不是嫁不出去,而是在等有緣人。
是的,有長輩寵愛的人才能等有緣人,不然像金六娘,魯雙嬌,田杭兒雖然也對婚姻害怕,但不得不嫁,不然鄰里說起來多不好聽,平白壞了家族名聲。
梅雲程在心中感謝菩薩,給了她玉軟花柔的外表,這可以省去很多流言蜚語,所有看過她的太太奶奶都知道,梅家大小姐雖然已經有點大齡,但容貌好著呢。
貼身丫頭柳綠給她梳好頭髮,用一支紫玉釵固定起來,笑嘻嘻的說:「小姐長得真好看。」
梅雲程微微一笑,這話她愛聽,她就是個俗人,喜歡人家稱讚她好看。
當然,身為穿越人,她也是很努力融入這個世界的,譬如說學習刺繡、下棋——雖然是女兒,卻是梅家分支後第一個第三代,長輩的喜愛還是有的,即使親爹梅老爺平庸,但祖母全太君有遠見,家裡的孩子不管男女無論嫡庶都要讀書,男子必須學習騎馬打獵,女子必須學習刺繡珠算,多學一門技能,將來就少吃一點苦。
梅雲程很感謝祖母全太君,她是官戶出身,因此得以有太君名號,比一般商戶的「老太太」還要高階一點,商戶太太們聚會,外人說起全太君,那都是羨慕的,官家女低嫁,這輩子不會被欺負。
梅雲程的母親汪氏因難產過世,弟弟梅天曉幸運活了下來,姊弟相差八歲,但血濃於水,梅雲程對梅天曉可是百般喜愛,他們是這世上最最相親的兩個人,當然府中不乏有「嫡少爺不祥」、「嫡少爺剋母」的流言,當時梅雲程也不過八歲孩子,使不上力,但她會告狀啊,一狀告到全太君那邊,已經有了五個孫女的全太君對這好不容易得來的孫子十分看重,哪容得下人嘴碎,說這些話的一律趕出去。
不管是在梅家待了多久,有功勞有苦勞,全太君一律不管,敢說她的寶貝孫子,那就不要吃他們梅家大米。
汪氏去不到百日,梅老爺就又續弦了,畢竟一個家不能沒有女主人對不對?續,當然要續,亡妻算什麼,可不能委屈梅老爺沒人照顧是不是——梅雲程第一次對婚姻產生抗拒,就是看梅老爺迅速續弦。
雖然是自己的爹,但還是挺倒胃口的。
男人就這麼了不起嗎?單身一兩年會死嗎?何況家中還有薛姨娘、皮姨娘在,就那麼著急娶個妻子?
續弦姓章,才大梅雲程幾歲,十六歲的小姑娘過門當現成的娘,有原配的一對孩子,姨娘那邊還有四個庶女,想想也挺糟心。
而更糟心的事情還在後面——章氏入門後,薛姨娘跟皮姨娘先後懷孕,都產下全太君企盼的男孫,偏偏章氏肚皮沒動靜。
但要說章氏子女宮單薄嘛,她入門後又迅速添了兩個庶子,這就很玄妙了,眾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全太君是個敦厚的人,沒有因此責怪章氏肚皮不給力,反而多有安慰,章氏什麼偏方都試過了,還是沒有用,在娘家人的建議下,開始真心誠意的養育起兩歲的梅天曉——章太太說,這麼小的小傢伙,根本不記得親娘,好好養大,將來自然有依靠。
梅雲程是穿越人,自然知道章氏的打算,可她也不抗拒,因為章氏若對梅天曉有所圖,自然會對他好。
皮姨娘是打小伺候梅老爺的丫頭,梅老爺眉毛挑一下,她便知道他想幹麼,兩人之間十分知心,因為身分低才提不上來,不然當年梅老爺可是想讓皮姨娘當正妻的。
收房多年,皮姨娘生了兩個女兒後總算來了兒子,梅老爺十分歡喜,比梅天曉出生時還高興,並且命名為梅天宗。
「宗」這個字就很微妙了,一個庶子也配用這個字。
全太君知道後把梅老爺罵了一頓,說他糊塗嫡庶不分,奈何文書已經呈上,官府也登記了,更改不得,皮姨娘就更得意了——雖然不是正室,可是她牢牢抓住老爺的心。
後宅爭的從來不是一時,將來鹿死誰手還不知道。
隨著梅雲程慢慢長大,她跟繼母章氏能說的話也越來越多——章氏之前還企望奇蹟出現,自己能懷上孩子,現在完全打消念頭,專心扶養梅天曉。
小孩子嘛,懂得不多,誰對他好,他就對誰好,幾年下來,章氏跟梅天曉也培養出母子感情,對此梅雲程是喜聞樂見的。
梅家的後宅很簡單,除了有皮姨娘、薛姨娘,還有新收的翟姨娘,她正大著肚子呢,肚頭尖尖,看過的都說九成是男丁。
水面上,平靜無波,水面下,暗潮洶湧。
已經過世的梅老太爺當初也是庶子,因為父親偏愛,得到了三間布莊、一座棉田、一座桑田、一座染坊、鬧街鋪子十四間以及現銀二千二百兩。
庶子啊,分這些是要上天了,可架不住親爹寵愛啊,病得快死了,趁著還有能力發話時,趕緊分一分,怕心愛的姨娘跟庶子吃虧,分完財產,又讓他們母子搬出去自立門戶。
幾十年前的事情,當事人都已經不在了,可是每年清明大祭祖時,親戚看他們這支,眼神總是意味深長。
大抵還是羨慕的,尤其一些老太太、太太、奶奶,畢竟能自己搬出來,多清靜啊,可惜不是人人有這命。
老姨娘跟梅老太爺母子的人生太勵志了,姨娘庶子也能翻身當老太太、老大爺,於是皮姨娘、薛姨娘,甚至剛剛入門的翟姨娘,都夢想自己兒子能有這樣的遭遇。
畢竟梅老太爺就是這樣,自己想一想,也不算多過分。
梅雲程自然知道府中三個姨娘都有這等雄心壯志,但她當然不允許,多年下來,她跟章氏已經建立一種全新的關係,她們是同一陣營的,要好好培養梅天曉成材,這個家當然也是梅天曉的,誰都不能拿走。
所幸梅天曉也表現良好,他正直、善良,雖然現在才十歲,但已經十分有嫡子的氣度,讀書寫字不在話下,騎馬射箭更是一把好手,對待繼母章氏十分孝順親熱——梅雲程覺得這樣很好,當然,她很懷念親生母親汪氏,可弟弟對生母沒記憶,出現在他生命中扮演母親角色的人是章氏,孺慕之情是天生的,梅天曉喜歡章氏,一點也不意外。
梅雲程很欣慰,弟弟不是死腦筋的人,章氏真心誠意對他好,他接受就是。
至於自己,當然也會一直留在梅家——汪氏難產過世後,梅家汪家開過會,汪氏的嫁妝各分一半,由兩姊弟繼承。
一共是現銀三百五十兩,汪家的大舅舅添了一些,換了兩間鋪子,給姊弟倆一人一間。
汪家大舅舅又怕梅家欺負他們姊弟年幼,花錢加了條例,這兩張地契三十年內不得買賣,畢竟古代家族爭產多的是,這條例是為了保障年幼的財產繼承人,免得剛剛拿到資產,轉眼就被親戚賣掉。
梅雲程很感謝大舅舅,姊弟有鋪子能永久收租,將來就算親爹糊塗把財產都給了皮姨娘母子,那他們姊弟跟章氏也還有出路。當然,這是最糟糕的狀況,可以的話,她還是希望梅天曉能繼承梅家的一切,而不是讓梅天宗成為掌家人。
也不是她不孝,實在是梅老爺真的很一言難盡,要不是全太君在上頭鎮著,說不定皮姨娘就要上天了。
但總歸來說,能在嬰兒時期穿到梅家她很感謝,至少日子過得富貴——她不想手洗衣服碗盤,不想生火做飯,不想大冷天的還沒炭盆。
前途未知,但她從大病死亡到梅家重生,她覺得挺好的,上輩子沒活夠,這輩子她要活到當老太太,活到皺紋滿臉,活到祭祖時所有人都來她面前問好,活到滿意為止。


春寒料峭。
看完魯雙嬌的來信,梅雲程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肯定面如土色,她跟魯雙嬌七八歲上就認識了,兩人也意氣相投,都是老姑娘主義者,可魯雙嬌不敵壓力,最後終究看了畫像成了親。
丈夫是個讀書人,有秀才身分,現在正準備考舉子,看起來是不錯,奈何那位讀書人十分輕浮,見魯雙嬌樣貌普通,就不給她好臉色,後來考試失利,更怪在她身上——沒有好好服侍,才害我讀不下書,孩子整天哭,我怎麼可能考得上,然後連打了魯雙嬌好幾天,又逼她用嫁妝買幾個水靈丫頭照顧他,這樣他才不用看魯雙嬌的醜臉,影響心情。
梅雲程覺得這讀書人真是絕了,言行舉止像個潑皮流氓,四書五經不知道讀到哪裡去,孩子不哭還能叫孩子嗎?不想聽孩子哭那就不要生,還要妻子拿嫁妝給自己買丫頭,太噁心了,畜生都不會這樣。
想想實在可怕,又想楊笠說的真沒錯——你永遠也不知道一個男的,如果生活過得不如意的時候,會變得多麼地喪心病狂……
魯家是不會接受女兒和離回家的,因為那會丟臉,那會害得魯家蒙羞,梅雲程只能在信上隱諱的說,如果魯雙嬌想過簡單的日子,自己能夠幫忙。
梅雲程有錢,而且捨得,就看魯雙嬌想不想和離。
回了信,忍不住感嘆,三年前的春天,兩人還在遊湖,船婆烤得一手好魚,她們幾個姑娘家拿著竹串就開吃,剛剛撈上的魚不用調料就很美味,船婆推銷了自己釀的桃花酒,那是真的好喝,花香,酒香,順口不辣。
她們幾個往來的姑娘,誰家沒個糟心事,看著親爹寵姨娘,看著大哥打大嫂,大部分都不想成婚的,可不是人人家裡都有全太君,還是一個一個走入婚姻——任寶兒、倪旺弟很幸運,夫妻相敬如賓,房中雖然也有姨娘,但夫君知道不能寵妾滅妻,不像金六娘的夫君喜歡表妹姨娘,表妹姨娘掌管家中大小事務,下人什麼事情都找姨娘發落,尊敬姨娘更甚她這個正房奶奶,心中有苦,金家卻只是勸她,家和萬事興。
這就是封建糟粕,明明是要女子委屈過日,卻美其名為家和萬事興,女子不願意吞忍,就是不賢慧
梅雲程想想就覺得好可怕,然後在信上安慰金六娘,表妹姨娘只有兩個女兒,將來嫁人了,府中就無知心人,再有權勢,也只是個孤單老人,妳卻有兩個兒子,好好照顧孩子,將來兒孫承歡膝下多熱鬧,同時用了葉瀾依對甄嬛說的那句話「妳的福氣還在後頭」。
這是兩性平權的梅雲程絞盡腦汁想出來的安慰,她也不想貶低女兒,但她知道對古代人來說,這很受用——果然,金六娘後來每次寫信給她,都會提上一句我的福氣在後頭。
能寬慰到小姊妹,那就值得了。
日子越過,梅雲程是越不想成親——靠著畫像就要跟一個人過一輩子,太可怕了,比網戀還可怕。
網戀至少還能從言談中去摸索對方心性,畫像算啥?而且古代的畫像都不像的,至少她的小姊妹皆說夫君跟畫像不太一樣,畫像好看多了。
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真的想吐槽都不知道從何說起。
當然,她也是有準備的,因為梅老爺太糊塗,又太寵皮姨娘,哪日全太君仙去,她實在不知道親爹會不會下手坑他們姊弟,畢竟梅老太爺就是庶子風光分家,此例在前,孫子再來一次也不用意外。
梅家給嫡子嫡女的月銀是三兩,已經十分夠用,所以姊弟倆的鋪子收益都存入錢莊,去年在汪家大舅舅的建議下,把所有的存銀提出,再買了一間鋪子,梅雲程想著自己打算不婚,弟弟卻是要娶妻生子,於是把地契寫了弟弟的名字,一樣在官府契約上註明了,二十年不得買賣——說來好笑,這防的不是章氏,而是梅老爺。
鋪子有稅收問題,因此梅雲程在買賣成立後,就在晚飯時稟明了家人,梅天曉名下多了一個不動產,皮姨娘當時就發作了,哭泣說一樣是兒子,梅天宗名下什麼都沒有,這樣很不公平。
梅老爺那個心疼啊,馬上說:「我回頭就把——」
全太君畢竟瞭解自己兒子,立刻打斷,「我們梅家只有分家那天才能拿家產,誰想拿都可以,明天就給老身滾出去。」
皮姨娘訕訕,眼淚馬上止住。
梅雲程冷眼旁觀,明知道這是母親汪氏留下來的,還是有人覺得不公平。
貪婪!
她如果成婚,也許就會遇上皮姨娘、金六娘的表妹姨娘那種人,她不想去跟命運賭,既然全太君默認她能當老姑娘,她就堂堂正正把這條路進行到底。
她梅雲程,不成婚。


一日,梅雲程正在涼亭烹茶看書,卻有小丫頭來說全太君有請,她收拾了一下,就往松柏院去。
花廳除了章氏,皮姨娘、薛姨娘、翟姨娘和她比較大的兩個庶妹——十六歲的梅雲珠跟十五歲的梅雲霞也在。
馮嬤嬤見來得差不多了,便趕緊去請全太君出來。
眾人就見全太君身邊有個一看就知道是媒婆的人——暗紅色刺繡春服,腕上一個大大的金鐲子,手上一個提籃,放了七八卷畫像,莫約三十歲上下,圓圓的臉,十分討好。
人人都知道梅雲程打算當老姑娘,所以梅雲珠及梅雲霞一下紅了臉,就連皮姨娘跟薛姨娘都緊張起來。
這當然是來給兩人說親的,她們年紀都差不多了。
一身富貴的全太君居中坐下,神色不是很高興。
章氏怕多說多錯,幾個姨娘身分又不夠,廳上一下子安靜下來。
梅雲程笑著說:「太君怎麼啦,這樣嚴肅?」
事實證明,只有事不關己的時候,才能這樣輕鬆,因為全太君接下來講的話,讓梅雲程當場石化。
全太君說:「雲程,有人上門給妳說親。」
梅雲程還不知道事情的厲害,仍然維持著好心情,「太君別開孫女玩笑了,我是不想嫁,我要在梅家一輩子陪著太君、陪著母親。」
就見那媒婆笑嘻嘻的說:「原來這位就是梅大小姐,好俊的模樣,畫像實在不及本人水靈,來日過門,賀大人肯定喜歡。」
梅雲程懵了,她的畫像怎麼會流到媒婆手上的,賀大人又是誰?
就見那媒婆口若懸河的說了起來,提及梅家有人把梅雲程的畫像送去官媒處,說不嫁商戶,寧願進官戶做妾。
畫像很快被賀家挑走——賀大人尚未成親,先納個姨娘好開枝散葉。
這賀大人可有本事啦,靠著苦讀跟一手好文章博得功名,取得賞識,現在在刑部任職,位居六品主事。
雖然年紀大一點,二十五歲,但那是讀書給耽誤了,可不是有什麼不好,現在一切安定下來,正妻人選自然要慢慢談,但不妨礙先傳宗接代。
賀家挑了八幅畫像過去,賀大人親自點了梅雲程的圖。
賀大人房中無人,這姨娘只要能先生下兒子,地位就穩固了,就算主母也動她不得。
媒婆笑得眼睛都不見了,「我們東瑞國,官商分明,要不是大小姐長得花兒似的,要進官家當姨娘可沒那麼簡單,婆子在這邊恭喜梅家,恭喜全太君。」
梅家眾人都噎住了,但古代人有一種奇妙的默契,外人在場,絕不能給人看笑話,於是大家就裝沒事。
那媒婆又把竹藍中的畫像攤開在桌子上,要給梅雲珠跟梅雲霞挑。
皮姨娘跟薛姨娘顧不得自己身分低急忙上前,全太君是個寬厚的人,也沒斥責兩人不守規矩。
媒婆說得口若懸河,宋家四爺如何如何,查家七爺如何如何,總之都是好,天花亂墜一頓蓋。
皮姨娘跟梅雲珠都不太滿意,薛姨娘倒是勸梅雲霞挑了宋四爺——雖然門戶沒梅家大,但宋四爺的親生姨娘是宋太太的妹子,嫡母就是親阿姨,將來倒是不用太擔憂。
薛姨娘疼愛女兒,冒著忌諱跟全太君央求,「太君,就給三小姐說上宋四爺吧,奴婢瞧著門戶簡單,這樣才能過日子。」
全太君看著一旁的女孩,「雲霞,妳自己怎麼想?」
梅雲霞漲紅了臉,結結巴巴的,好一會才回話,「孫女想簡單過日。」
「那好。」全太君想,至少雲霞是自己願意的,將來有什麼不好,也別怪到娘家來,「那勞煩了。」
媒婆笑著點頭,說包在她身上。
全太君給了一個大大的荷包,媒婆歡天喜地去了,花廳上又安靜了來。
章氏第一個著急,「太君,不是說好雲程不嫁人,怎麼畫像會流出去?這東西只有我們府裡才有,外人應該拿不到的。」
章氏雖然是正房太太,但她個性軟弱,這幾年都是靠著梅雲程這嫡女在給她撐腰,不然光皮姨娘的絆子就不知道要跌倒多少次。
現在梅雲程若是出嫁,那自己怎麼辦?丈夫不喜歡她,全太君也總說自己不行,少了梅雲程扶持,要怎麼在這大宅待下去?
全太君臉色難看,「這件事情老身會查,讓我知道是誰想把雲程弄出府,我絕對會把人趕出去。」
說完,狠狠瞪了嫌疑最大的皮姨娘,又看也不是很安分的薛姨娘一眼,最後落在大腹便便的翟姨娘身上,接著看向了梅雲程,「此事已定,為了我們梅家的將來,妳就好好準備,賀家那邊發話了,芒種過來接人。」
梅雲程打擊太大,一時間無法回過神來。
嫁人都委屈了,何況做妾?
妾耶,她梅大小姐將來要變成梅姨娘?
姨娘是什麼,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比下人還不如。
主母不會恨下人,主母必定恨姨娘。
她搶先生下長子,主母討厭她;她無法生出孩子,無立足之地。
吃飯的時候,她只能站在後面布菜,等名義上的丈夫跟主母吃完,她才能回房吃冷掉的飯菜。
這都算還好,萬一過幾年色衰愛弛,她就只能在賀家大宅等老死,那人生還有什麼盼頭?
可古來官商有別,那媒婆有一句話說得沒錯,她這商戶女能進官家當姨娘,那是大大的抬舉,她若是不知道好歹,那梅家就玩完了。
話說回來,是哪個混帳把她的畫像送去官媒處,還指明要當妾室?
這不是普通的恨她,而是巴不得她去死啊!
她不想當賀家的梅姨娘,她有錢,逃走的話也能生活,可是弟弟怎麼辦?他才十歲,鬥不過皮姨娘的。
自己若進了賀家,能得寵,也可間接幫助弟弟站穩腳跟,梅天宗跟皮姨娘一樣狼子野心,他們不會讓梅天曉好過的。
拋下弟弟追求自由?梅雲程做不到。
她愛自己,但也愛弟弟,她不想成為梅姨娘,但不得不……
耳邊聽見全太君的聲音,「雲程,太君知道妳委屈,太君在這邊跟妳保證,一定把送畫像的人揪出來,妳也要跟太君保證,好好伺候賀大人——賀家六品門第,我們惹不起,為了我們一大家子,妳可不要糊塗。」
梅雲程兩世為人,知道利害關係,事情已經不能改變,發脾氣只會讓幾個姨娘庶妹看笑話罷了,於是笑著說:「太君多給孫女一些壓箱錢吧,孫女對賀大人心性完全不知,過門還得跟人打聽,太君幫幫雲程。」
全太君見她不鬧脾氣,總算有點高興的模樣——這才是嫡女該有的樣子。
不是她看不起庶女,但雲珠、雲霞那種斤斤計較的樣子太難看了,一點都不像大家閨秀。
當初兒子偏袒皮姨娘,堅持孩子讓她親自扶養,導致後來的薛姨娘有樣學樣,姨娘們自己都大字不識,能教出多懂事的孩子?
全太君雖然對於有人敢越過她投遞畫像很惱怒,但梅雲程大方的表現卻讓她很滿意,女人家最重要的就是不胡鬧,沒用的人才鬧事,有用的人會解決問題,孫女在第一時間接受,並且求壓箱錢,那代表她已經想清楚了。
她喜歡聰明的孩子。
全太君臉色稍霽,「六品門第的姨娘,月銀差不多三兩,妳名下已經有一間母親留下來的鋪子,太君就再給妳添一間吧,再加上現銀一百兩,差不多也就夠了。」
梅雲程大喜過望,「多謝太君。」
前途未卜,只有銀子是後宅的依靠。
皮姨娘眼睛都睜大了,梅雲珠臉上寫著後悔,要是自己剛剛也挑一個夫婿,現在就能趁勢要嫁妝。
薛姨娘急吼吼的說:「太君,那三小姐是不是也一間鋪子、一百兩銀子?」她的雲霞可是正妻,照理說待遇應該更好。
翟姨娘摸著肚子,似笑非笑,「三小姐是庶女,庶女的嫁妝怎麼跟嫡女比?何況大小姐進賀家,那對我們梅家是有幫助的,將來生意上有什麼需要疏通,就讓大小姐跟賀大人吹吹枕頭風,官府印章不就一個蓋過一個,三小姐嫁給宋家,是小夫妻自己過日子,能對娘家有什麼貢獻?就這樣也想平起平坐?」
薛姨娘被笑得生氣,「一樣都是老爺的女兒,怎麼只有大小姐配,三小姐不配?」
梅雲霞也想要豐厚的嫁妝,連忙加入戰局,往前撲通一跪,「求太君成全,孫女也想在後宅悠閒過日。」
「是啊。」薛姨娘尖叫起來,「不然不公平!」
每次幾個姨娘鬧起來,全太君都只能怪自己兒子眼光不好,皮姨娘興風作浪,薛姨娘大呼小叫,翟姨娘目前還可以,不過她是琴娘出身,全太君看不上。
梅雲程想,太好了,不管陷害她的人是誰,現在都只有羨慕她的分——錢財才是女子最大的依靠。
哪怕將來丈夫無寵,手頭寬裕,日子就自然好過。
她就是要當面跟全太君討,她要設計她的人看著,不管什麼境地,她梅雲程都能走得順風順水。
她才不要哭泣鬧事,驚慌無措,那個人會得意的。
梅雲程微微一笑,「翟姨娘說得對,我們梅家每年進帳,有四分之一用在打點官府,日後我入了賀大人的眼,不但能省下這些錢財,還能讓物品通關快速許多,我這姨娘身分對梅家可大大有用——太君放心,既然是賀大人親自點了我的畫像,那孫女有信心能得寵。」
全太君臉上露出笑意,「這就是了,既然是梅家女兒,自然要替梅家著想,妳這丫頭一心向著家裡,妳的兩個母親厥功甚偉,把妳教得很好。」
章氏趕緊回話,「媳婦不敢居功,是雲程自己聰明。」
全太君慈愛地說:「大媳婦不用自謙,妳雖然生性軟弱,但為人寬厚,對雲程、天曉視如己出,這點很好,老身相信菩薩都看在眼裡,妳就安心過日子吧。」
話沒有說得很明白,但章氏懂,全太君都心裡有數。
梅雲霞聞言,訕訕起來,原本想著求一求、哭一哭,說不定就有鋪子了,可是全太君剛剛說了,是因為嫡姊入賀家後能對梅家有貢獻,這才給了那些好東西,自己未來的丈夫不過是庶子,又不是官戶,能有什麼回饋?
一旁,皮姨娘跟梅雲珠一臉幸災樂禍——薛姨娘跟梅雲霞平白丟了大臉,這熱鬧可比大戲好看多了。
梅雲程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這時候只能讓自己挺起胸膛,不願給陷害自己之人看笑話,於是轉頭對章氏說:「女兒雖然不久就要入賀家,但您永遠是女兒母親,女兒在這人世一日,就絕對不允許有人欺侮您跟弟弟。若是母親有什麼難處,一定要稟明太君,太君處事公允,絕不會讓母親吃虧的。」
章氏很忐忑,但她扶養梅雲程多年,感情也是有的,「雲程,官戶規矩多,妳要事事小心,趁著賀大人後院還沒人,趕緊搶先生下長子,後宅女子有了自己的孩子,才算是站穩腳跟,在賀家也才能說得上話。」
皮姨娘嗤的一笑,「太太說得真對,奴婢也是生了二少爺後心裡才踏實。」
章氏皺眉,知道皮姨娘在諷刺自己無子,但想著全太君在,自己總不好當面發脾氣,只好裝作沒聽到。
梅雲程卻是不吃這個虧,「看得出來皮姨娘很閒呢,我芒種就要過門,事情極多,沒什麼時間,皮姨娘便幫我抄寫百遍祈子經吧。」
皮姨娘正想說些什麼,卻被全太君打斷。「就這樣吧,閒得嘴巴都刻薄了,幫雲程抄寫一百遍,幫雲霞也抄寫一百遍,要是不想抄經,那就管好自己的嘴,不要以為老爺寵妳就無法無天,記住自己什麼身分。」
皮姨娘扁扁嘴,心想晚上一定要跟老爺哭訴一番,老爺最吃她這套,到時候還不是三兩五兩的塞給她。
是,雲珠的嫁妝不會比梅雲程多,但自己這十幾年來也跟老爺要了幾百兩銀子了,到時候偷偷塞給女兒,就不信女兒日子不好過。
可惜她只是姨娘身分,買了鋪子要交稅,有稅務那就瞞不得太君,不然真想買兩間起來,給兩個女兒當嫁妝。
天宗是不用愁的,老爺答應她了,等將來兒子長大,娶妻生子後,就把一半的家產分給他,自己就跟著去,反正當年的老太爺也是這樣的。
皮姨娘又看了章氏一眼,覺得真是老天有眼,她雖然是主母,卻生不出孩子,即便現在跟梅天曉母子相稱,但哪有自己親生的好。
想想梅雲程就要出門,內心又痛快起來。
這個大小姐真是礙眼得很,章氏日後沒有她的照應,自己就能肆無忌憚了。
皮姨娘想著想著,忍不住笑了出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蒔蘿×寄秋 聯合套書【轉命】贈【向陽而生】PVC透卡書籤

    蒔蘿×寄秋 聯合套書【轉命】贈【向陽而生】PVC透卡書籤
  • 2.《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
  • 3.《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4.《全京城都說她嫁不成》全3冊

    《全京城都說她嫁不成》全3冊
  • 5.《娘子帶刀查案去》全3冊

    《娘子帶刀查案去》全3冊
  • 6.《太子妃又瘋又甜》全4冊

    《太子妃又瘋又甜》全4冊
  • 7.《豪擲千金聘吾妻》

    《豪擲千金聘吾妻》
  • 8.春野櫻×溫涼玉 聯合套書【朝暮】

    春野櫻×溫涼玉 聯合套書【朝暮】
  • 9.《閨秀本賢良》全3冊(即將絕版)

    《閨秀本賢良》全3冊(即將絕版)
  • 10.《嫡女發威》全5冊(即將絕版)

    《嫡女發威》全5冊(即將絕版)

本館暢銷榜

  • 1.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 2.《少主的放妻書》

    《少主的放妻書》
  • 3.《本官沒有要謀反》全2冊

    《本官沒有要謀反》全2冊
  • 4.《一等聯姻》

    《一等聯姻》
  • 5.《萬貫家財做奴婢》

    《萬貫家財做奴婢》
  • 6.《我與奸臣是良配》

    《我與奸臣是良配》
  • 7.《勸飯小婢》全5冊

    《勸飯小婢》全5冊
  • 8.《美人仵作》

    《美人仵作》
  • 9.《懷著崽崽闖高門》全3冊

    《懷著崽崽闖高門》全3冊
  • 10.《富可敵國母老虎》

    《富可敵國母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