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甜寵特別推薦
分享
藍海E131701

《大人總是夜難眠》

  • 作者江晚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01/17
  • 瀏覽人次:8890
  • 定價:NT$ 270
  • 優惠價:NT$ 213
試 閱
堂堂大理寺卿不去斷案,天天陪個小姑娘,國家危矣……
燕時嶸:這個小姑娘就是我的國、我的家,我要用一生守護她!
 
曾經,他因她失了太子伴讀的身分,所以對她總無好臉色,
可看著皇室中最受寵的明珠流落成難民,
燕時嶸心軟了,即便心中再嫌棄,即便還要躲避新皇的追殺,
他也好吃好喝好玩地供著她,等她的太子兄長派人來接她,
還帶她搭船遊河,化解她心頭煩憂,
不想這半年逃亡生活還是對她造成影響,
一點風吹草動都嚇得她晚上不得安眠,得牽著他的衣袖才能入睡,
那委屈、哀怨的神情逼得他退守底線,也日復一日在陪睡中失了心,
試探出她對他亦是有意的,他迅速打算好兩人未來,
原定幫她哥哥復國後就去求娶,哪知他倆的「姦情」先被揭發……
江晚
江邊晚風最是溫柔,期望自己成為一個待世界溫柔的人。
短篇小甜文愛好者,特色是凌晨日常瘋狂趕稿,出名的無存稿鴿子。
喜歡古風,喜歡漢服,喜歡一切美好有趣的事物。
因為喜歡甜甜的故事,所以筆下的所有角色,都會儘量給他們一個好結局。
希望我的文字也如糖果一樣,給大家帶來一絲甜意!
失眠的痛苦

失眠是讓人能以忍受的痛苦,由於小編本人往上深造的慾望不高,因此大學一畢業就投入泱泱求職大軍中,那時候為了找工作,幾乎每天都睡不好,然而踏入了職場之後,面對接踵而來的壓力,同樣也是難以入眠。
為了解決這個會影響白天精神的擾人病症,小編開始從身邊的物品下手,一下講究被子的厚薄度、枕頭的高低,就連那些占據三分之二張床的娃娃擺放的角度也要注意,更甚者,陪睡的娃娃是否軟硬適中也很重要。
然而一切準備就緒,到了該睡覺的時候,還是時常睜著眼到半夜,眼看著上班時間越來越近了,才閉上眼淺眠兩三個小時。
這般生活自然是不健康的,為此,小編開始尋求運動,又因為疫情影響,小編花大錢買了遊戲機,覺得自己一定可以靠著遊戲邊健身邊運動,網路上那些人不都是這樣嗎?
然後現實打了小編一巴掌,因為高昂的遊戲機已經蒙塵許久了……
在《大人總是夜難眠》中,女主姜長寧也是失眠大軍中的一員,但她是因為經歷了叛亂,不得已淪落成為難民逃亡。一個女子,即便把自己弄得蓬頭垢面,可混在難民堆中,危險係數便高了許多,誰也不知道身旁的人會不會突然爆起,使得人生陷入無邊地獄。
因為必須時刻提高警覺,又得四處逃亡,一點風吹草動都能讓姜長寧從睡夢中驚醒,這點即便她的太子哥哥派人找到她,生活安定了也依舊不變。
而她為了解決失眠的困擾,找到的辦法便是——找人陪睡。這個人必須帶給她無比的安全感和信任,於是男主便雀屏中選了。
想知道男主是怎麼獲得女主信任,進而獲得陪睡資格嗎?快點翻開書頁一探究竟吧。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難民的生活
融城。
收容難民的城西難得有些熱鬧,穿得破破爛爛的難民們捧著碗,惶恐又感激的排著隊等待施粥。
融城一名為榮禮的富紳樂善好施,瞧見從尹州來的難民可憐,於心不忍大開糧倉施粥,這會榮禮本人拿著大勺子正給難民們分粥。
男人已年近半百,五官雖端正,可看著有些凶相,但他瞧著難民的眼裡流露出的滿是不忍與同情。
榮禮從前也逃難過,自然知曉難民活得有多難,就比如眼前顫巍巍伸出碗的老婆婆。
本該兒孫繞膝享福的年紀,卻因天災人禍被迫跟著逃難,別說享福了,衣服破破爛爛的,臉上都有些髒。
榮禮給了滿滿兩勺粥,不忍地別開了頭,他能幫一個是一個,卻不能幫所有難民,能做的也只有施粥讓難民們好過些。
他飽經風霜的臉耷拉了下來,心底直歎氣,若是先皇還在位,大批難民定能迅速得到援助……
可惜半年時間,早已改朝換代。
他一顆心沉了沉,忽然眼前出現了一雙柔嫩的手,即便沾著泥塵,卻也難掩曾經養尊處優過。
榮禮倏然抬起頭,入眼便是一張髒兮兮的小臉。
小姑娘穿著縫縫補補過的衣裳,露出來的臉和肌膚皆是灰撲撲的,可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卻極為吸引人,像是在灰暗中唯一明亮的鹿眼。
榮禮莫名一怔。
「可以、可以給我一點粥嗎?」
小姑娘聲音若蚊,像是不太好意思的樣子,見他遲遲沒有動作,這才小心翼翼的開了口。
榮禮倏然回過神,壓下那一絲熟悉的感覺,心中微動,給她打了整整一大碗的粥。
姜長寧眼底可見喜意,她眸間亮起了光,因擔憂生病的蝶衣姊姊,她扭頭就要走,走前還不忘揚了大大的笑朝榮禮道謝,「多謝大善人的粥,願您事事順意,平安喜樂。」
明明如同普通姑娘家一樣稚嫩軟糯的聲音,可榮禮聞言卻眉眼一怔。
這難民窩裡怎會出現這般矜貴的語調?像是京城貴人們才會說的調子。
莫名想起府中那封匿名的信封,榮禮眉頭微鎖,再抬眸,方才小姑娘站的位置卻只餘一片空蕩。


難民住的破廟之中。
姜長寧身形單薄,難以跑過其他難民,所以待她捧著一大碗粥小心翼翼地進來時,破廟中早已喝完粥的難民們都朝她看了過去。
與其說看她,不如說在看她手裡的粥。
那般不加以掩飾的覬覦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姜長寧渾身抖了抖,小扇子似的眼睫顫了顫,低頭快步跑向角落。
枯草墊著,蓋在破舊的衣服之下,年紀與她相仿的小姑娘擰著眉頭躺在那。
姜長寧擔憂地走近,小心翼翼地放下粥,這才輕柔的將人喚醒。
「蝶衣、蝶衣姊姊?」
昏睡的人緩緩轉醒,在瞧見喚醒自己的人是她之後,擰著的眉頭這才鬆了些。
「粥打回來了?他們有沒有為難妳?」說著,身姿纖細的兩個姑娘警惕地看向破廟門口。
那邊圍坐著三個高大的壯漢,臉上有疤加上倒三角眼,怎麼瞧都是一副不好惹的模樣。
逃荒還能這般高壯,可想而知他們從其他難民手裡搶了多少糧食。
從外面端粥進來的人,路過他們時皆會下意識低下頭避開目光,或是直接捧著碗將粥一飲而盡,免得又被搶了。
「沒有,他們今日出奇得安靜。」
姜長寧搖了搖頭,眼底的疑惑不掩,往日除非他們吃飽喝足,否則絕不可能不搶旁人的糧食。
「小心些,我總覺著他們不安好心。」蝶衣對上那三人瞧過來的視線,雖是生病身體虛弱,卻仍是不服輸的凶狠瞪了回去。
「好,今日我一直陪在妳身邊,哪也不去。」姜長寧捏緊了她的手,一雙黑白分明的眼底滿是擔憂。
若不是她,蝶衣姊姊也不必同他們槓上。
起因是她初混入難民中,只顧著將表面的肌膚塗黑,謹小慎微地跟著難民走著,但不過一晚蝶衣便將她拉去了一旁。
起初她還有些警惕,卻反而被蝶衣提醒她不小心露出手腕的雪白肌膚。
那時她抬起頭,恰好撞見了蝶衣眼中的關切,她們年齡相仿,對視的眼底帶著彼此能看懂的隱忍,像是藏著祕密的一路人,於是從那天起,她與蝶衣為伴,在難民中互相扶持。
但難民群裡,她們這樣年紀的姑娘何其艱難,沒幾天就被那四個惡人盯上了。
起初是糧食被搶,再後來是言語露骨的放肆調戲。
姜長寧自小錦衣玉食的長大,就連伺候她的皆是識文斷字之人,從未聽過這般汙言穢語,氣得小身板直發抖。
而蝶衣更是直接,咬著牙在他們向她伸過手來時,直接拎著旁邊的長凳砸了過去。
那人當場頭破血流,自此後,惡霸四人成了三人,他們看她們兩人不爽,卻忌憚於蝶衣那股狠勁,沒有再次對付她們。
可今日他們實在安靜得過分,恰逢蝶衣生病虛弱,他們斜斜看過來的目光總讓人覺得在謀劃些什麼不好的事。
面對她擔憂的目光,蝶衣暗暗捏了捏她的手,姜長寧默契地低下了頭。
「我給妳的小刀一定要貼身收好。」蝶衣貼著她的耳畔說著,同時也努力壓下自己心裡的那股不安。
兩個穿得灰撲撲的姑娘互相對視一眼,壓下眼中的神色,忌憚的注意門口的惡人。
「就那兩臭丫頭,咱們收拾起來不是輕輕鬆鬆?」
「對啊老大,我們為什麼要忍這麼久?」
「別嚷嚷,那個叫蝶衣的有點本事,看老四死在她手上就知道這是個不好惹的,現在她病了,另一個丫頭肯定護不住,今晚咱們就將她們收拾一頓丟出去。」
刀疤男盯著角落裡那兩道纖細的身影,露出了個陰惻惻的笑。
這兩個丫頭都有古怪,那些難民們看不出來,但他曾經給大官家裡做過護衛,雖然手腳不乾淨被趕走了,但也見識過不少貴人,這兩個丫頭絕不是平民百姓。
嘖,他羅大勇就一普通人,竟也能嘗到貴小姐的滋味,這輩子算是值了!

晚上的破廟陷入一片漆黑,不少人捂著咕嚕直叫的肚子忍著餓。
姜長寧與蝶衣也是如此,一整日就喝了半碗粥,就算是不動躺著也還是餓得不行。
過了一會,姜長寧被身邊的人給嚇醒了,貼著她的肌膚燙得不行,她伸手貼向蝶衣的額頭,觸手溫度燙得嚇人。
姜長寧一下慌了神,翻身坐起來想將人搖醒,「蝶衣、蝶衣妳醒醒,不能睡……」
白日裡蝶衣還能撐著醒一會,如今聽聞耳畔姜長寧擔憂著急的喚聲,卻只能陷入昏迷。
姜長寧曾聽太醫說起過,若是放任高燒的病人不管,是會燒壞腦子的。
水……得找些涼水來!她心急如焚地想著,腦中驀然想到,破廟門口好像有一口破井。
她立刻從袖中掏出帕子,轉身快步跑了出去。
姜長寧的動靜有些大,惹得不少入睡的人低罵一聲。
而門口邊上,刀疤三人則是同時睜開了眼,看著她跑出去的背影對視了一眼。
「走!」
破井裡的水很淺,姜長寧也沒有打過井水,她咬緊了牙好不容易才終於打到能將手帕浸濕的水來。
明眸皓齒的姑娘露出一抹笑,可心中剛鬆一口氣,破廟裡卻突然傳出一陣動靜,伴隨著一聲咒罵,破廟裡的難民慌亂地推開門跑了出去。
「這是……羅大勇的聲音!」
糟了!蝶衣姊姊!
姜長寧眸子一縮,拿著浸濕的帕子跑向破廟,卻被人群擠得險些跌倒。
她忍著焦急擠出人群,只見破廟裡是跪倒在地上還要強撐著拿著刀子,與三個惡人對峙的蝶衣。
「蝶衣姊姊!」姜長寧嚇得六神無主,慌亂的哭著想跑到蝶衣身邊,「妳沒事吧?對不起,我見妳發熱了,出去打水……」
「閉嘴!快跑!」蝶衣強撐著力氣朝她低吼一聲,昏昏沉沉的狀態讓她使不上力氣,她不甘,卻也知曉這回真的栽在三個難民手上了。
被吼的姜長寧愣在原地,下一刻卻在羅大勇三人笑嘻嘻的目光下撲到了蝶衣前面。
「我不要!」
若不是有蝶衣姊姊,一路上她早就被人欺辱著占盡了便宜,又豈會這般順利的走到現在?
大不了……大不了一死了之!
沾過水,灰都被洗掉了,姜長寧白皙的手腕露了出來,羅大勇三人瞧著面露垂涎之色。
「哈哈!果然,我就說妳們兩丫頭不尋常!」
蝶衣生著病,姜長寧對他們壓根沒有威脅,羅大勇笑得臉上的刀疤都在顫抖。
「行了,咱們哥兒三來分一分,這丫頭歸我,病的那個你們倆拉出去玩。」對面蝶衣的刀尖,羅大勇卻絲毫不懼地分配著。
「嘖,出去幹什麼呀,一起更快活吧,哈哈哈!」
「廢話這麼多幹什麼!帶著那丫頭出去!」
羅大勇磨磨牙,沒好氣地踢了他兄弟一下。
這些賤民懂什麼,這丫頭肯定是個小姐,等他吃乾抹淨,教訓好了再當他媳婦,他們老羅家可從來沒有人娶到過小姐當媳婦!
「行。」兩個小弟嗤笑一聲,嘻嘻哈哈的去了蝶衣面前,一邊道:「這小刀多危險啊,來,咱們兄弟給妳收著。」
說著,他們伸手想搶過蝶衣的匕首,蝶衣卻白著一張臉反手一劃。
血瞬間迸了出來。
「嘶——妳這死丫頭還敢傷我!」
被劃傷那人橫了她一眼,與另一人怒氣衝衝地上前將蝶衣按倒在地上。
男人的力氣本身就大,加上蝶衣如今生著病,她被按著沒法反抗。
三個惡人說著下流的話。
姜長寧紅著眸子,腦子一片空白,本能地從懷中掏出匕首胡亂的刺了過去。
她滿腦子的屈辱與委屈,一邊哭一邊胡亂的揮動著匕首,趁三人不防,還真給她劃中了不少刀。
但他們總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三人被激怒,羅大勇仗著高大威猛,劈手奪掉姜長寧的刀,反手給了她一耳光。
「啪——」
周遭一切都靜了下來,唯獨耳朵嗡嗡的響著。
姜長寧被一巴掌掀翻在地上,捂著臉,呆愣得連淚都不掉了。
她、她可是宜安公主!
那一瞬間,天地在她心底都暗了下來。
「要挨打才老實是吧!」
羅大勇在她面前蹲下,威脅似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力道很大,大得她喘不過氣來,甚至覺得自己要死在這個破廟裡了。
被人掐著脖子被迫窒息,姜長寧自然也不知另外兩人是何時將蝶衣帶走的。
耳朵裡嗡嗡的聽不見聲音,她只能木著一顆心,眸光厭惡地看著羅大勇臉上可怕的刀疤,還有那張湊近的醜陋的臉。
若換作半年前,伺候她的宮人若是這般面容,大太監該被她罰慘了……
姜長寧出神的想著,如今她已經被掐得沒了力氣,眼皮緩緩的落下,可惜沒能再見皇兄一面,不過她能比皇兄快一步見到父皇母后,也算是唯一的幸事了,希望在下邊不用再過這樣的苦日子。
粗布之下,姑娘纖細的身姿緩緩軟了下去,羅大勇見狀慌了神,他還沒用什麼勁呢,怎麼一副要死了的模樣?
還沒等羅大勇鬆手,破廟的門就被人一腳踢開,隨之而來的還有擦著他的臉飛過去的劍。
血緩緩從臉上流了下來,被嚇傻了的羅大勇驚恐的鬆了手,腳步踉蹌後退。
「你是什麼人!」
來人一身煙墨色的圓領袍,劍眉星目、氣宇軒昂,眸光淺淡不帶情緒,他看也不看羅大勇一眼,指握著劍鞘直徑朝姜長寧走去。
姜長寧捂著胸口,軟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她淚眼婆娑地看著逆光而來的男人,雖看不清他的面容,可眸間充滿快要崩潰的希冀。
「你是哥哥派來找我的嗎?」
沉穩內斂的男人一眼瞧見了她腫起來的臉,皺了一下眉,半蹲下來將她扶起,兩人的目光相撞,他與抹得滿臉灰撲撲的姜長寧對視一眼。
「抱歉公主,下官來遲了。」
男人在她期待的目光中低了頭,單膝跪下行禮。
在淚眼矇矓之間,在耳鳴不止之下,姜長寧懷疑自己聽錯了,流下的眼淚將刻意塗抹的灰燼沖掉,她抬起一張慘不忍睹的小臉,問道:「真、真的?」
在那段餓暈到喝泥水,裝瘋賣傻騙過追殺她的殺手時,姜長寧無數次想過與皇兄重逢的場景,如今真遇上皇兄派來接她的人,她下意識升起的卻是恐懼。
「是,下官燕時嶸,您曾經見過的。」
看著她哭花的臉,燕時嶸面上微動,蹲著從袖中掏出帕子遞了過去。
她沒接,甚至往後縮了縮,用手背擦了眼淚之後,這才看清來人的面容。
「燕、燕時嶸?」
原來是他。
想起從前,姜長寧默默地又往後挪了一點,再次不敢確認他是否是皇兄的人了。
他們幼時見過一面,燕時嶸那時還是太子伴讀,他自小就愛板著臉,因幼時的姜長寧老愛打擾他們的教學,他凶了她一句,將她嚇得大哭,自那次以後,太子的伴讀就換了人。
後來他入朝做官,據說才華橫溢、功績過人,但偶爾宮宴上遇見,她每回都因那幾分的愧疚而刻意避開。
因為是她害他丟了太子伴讀的位置。
燕時嶸見狀,不動聲色地挑了眉,隨後從懷中拿出一封信遞給她,「太子殿下的親筆信。」
想必姜祈雲也料到自家皇妹的性子,於是給了證明他身分的東西。
姜長寧接了過來,心急的打開了信。
在看見皇兄的字跡,還有那句媱媱受苦了,姜長寧鼻子一酸,哭得比任何一次都要慘。
燕時嶸的帕子再次遞了上來,她順手接過,手忙腳亂的擦了擦眼淚繼續看下去。
而就在這時,縮在角落的羅大勇一臉震驚。
他猜想過這丫頭的身分不一般,卻怎麼也猜不到前朝公主竟藏在他們這些難民之中。
完了……這回完了……
羅大勇小心翼翼地看了他們一眼,見他們沒理會自己,屏息往外挪動——
「啪——」
「嘶,大人、大人饒命啊!」
瞬息而出的石頭打在他的膝蓋上,羅大勇疼得抱膝在地上連連求饒。
燕時嶸頭也沒回,只是皺了眉斂眸詢問姜長寧,「公主,這人是下官來解決還是您親自來?」
他大可俐落地一劍將人處理掉,可剛進來時姜長寧的情況實在不妙,他不知她是否想要自己報仇。
姜長寧從信中抬起頭來,信中的確有他們的暗號,可如今京城局勢混亂,背叛者皆為曾經心腹,她還是得警惕幾分。
她小心翼翼地將信收好,隨後抹了抹眼睫上的淚,抬著一張髒兮兮的臉,眸子如鹿般純淨。
「你來。」她軟糯的聲音顫著說道。
燕時嶸墨眸微定,朝她頷首,兩人身後的羅大勇還沒反應過來,尖叫聲都還沒開始就被拋出的匕首一劍穿喉。
那匕首,赫然是姜長寧被打掉在地上那把。
在察覺他動作的那一瞬,姜長寧垂下了眸,避開了鮮血四濺的血腥場面。
「公主,下官帶您離開這。」
燕時嶸神色平靜,伸手扶她起來,剛站起來,她卻腳一軟又摔了下去。
見狀,他皺了眉,用了些力扶著她的雙肩讓她勉強站穩。
姜長寧又紅了眼,捂著腫起來的臉,難為情的看著他,「我、我腳崴了……」
方才她被掐著脖子險些窒息,也不知自己何時崴著腳的。
姑娘的眸帶著水光,怯怯的瞧著他,念著從前自己對他的那一分愧疚,所以沒有這麼理直氣壯。
燕時嶸眉頭緊鎖,在她腫起的臉上停留了一瞬,隨後一言不發的垂了眸。
麻煩!
他俯身,直接將纖弱的姑娘打橫抱起。
姜長寧被他突然的動作嚇得輕呼一聲,隨後下意識環上了他的脖子。
燕時嶸腳步一頓,但很快就恢復,抱著她走出破廟。
破廟外的難民不知何時消失得無影無蹤,星夜寂寥,她腦子空空的,被今晚的變故嚇傻了的姑娘突然想起什麼,倏然瞪大了眸。
「我、我還有個朋友被惡人帶走了,你幫我救救她好不好!」姜長寧突然掙扎著要從他懷裡跳下來,滿臉焦急與擔憂,「她叫蝶衣,同我年紀與身材相仿,眼睛大大的有股狠勁,哦對了,她還生病發著熱……」
「下官派人去。」
燕時嶸朝身後揮了揮手,她這才發覺他帶了不少人來尋自己。
他的幾名下屬立即領命而去。
姜長寧著急的抿緊了唇,「一定要找到蝶衣姊姊……」她一邊說,一邊無意識地捏緊了他的衣襬。
燕時嶸斂眸看了一眼,隨後再次俯身將她抱著快步離開。
「人還沒找到!我要在這等!」姜長寧被他大力的按在懷裡沒法動彈,愧疚湧上心頭,她帶著幾分哭腔掙扎。
這一路以來都是蝶衣姊姊護著她,可她卻護不住對方……
「已有人在尋她了,下官的職責是將您完完整整地帶回太子身邊。」
他用了些力抱穩了人,生硬的說完之後,見懷中人遲遲沒有出聲,不由得疑惑地垂了眸。
卻見曾經驕傲矜貴、萬人簇擁的宜安公主,此刻狼狽的腫了半邊臉,在他懷中噙著淚與他對視。
燕時嶸冰冷的神色有一瞬間的鬆懈,再抬眸時,語氣依舊硬邦邦的,「此處動靜太大,新皇一直在追殺您與太子,必須趕緊離開。」
是解釋嗎?姜長寧環著他的脖子沒吭聲,溫熱的淚染濕了他的肩。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 3.《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 4.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5.【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 6.《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7.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8.《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9.《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10.《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本館暢銷榜

  • 1.《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2.【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3.《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4.《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 5.《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6.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7.《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8.《豪擲千金聘吾妻》

    《豪擲千金聘吾妻》
  • 9.《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10.《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