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海E130901

《貴女的藥膳大業》

  • 作者凌安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01/04
  • 瀏覽人次:9353
  • 定價:NT$ 300
  • 優惠價:NT$ 237
試 閱
從一文錢人參湯到一文錢羊肉湯,上京百姓身強體壯,
她收穫了無數的感謝,也收穫她家世子爺無價的愛……

 
將軍府二小姐沈清婉自幼身嬌體弱,在百草谷裡調養身子多年,
最近才回到上京,她決定用自己在醫谷裡習得的知識造福人群,
配合搬磚大賽跟贈送美顏妙方,專賣藥膳的養生堂一開業就人流如織,
她的一文錢羊肉湯不但在皇上跟前掛了號,也成了百姓口中的大善人,
家人的呵護寵愛讓她每天都像泡在蜜罐子一樣,日子悠閒又輕鬆,
去王府出診給老王妃開藥膳就是她生活裡最重的活兒了,
只是她跟這王府世子也忒有緣了,他不是出現在接送她的路上,
就是在她屢次遇到危險時從天而降,英雄救美一把,
她越來越覺得他似曾相識,很像小時候被她纏著不放的小哥哥,
而他竟也委屈巴巴的控訴,她定下的婚約可不能不認帳……
凌安,九零後少女一枚,我很平凡,也很普通,但拒絕平庸,無數個寂靜深夜裡,我構思著無數個屬於我自己的故事。
嚮往遠方,嚮往自由,夢想有朝一日,在春暖花開的海邊,有一幢屬於自己的小房子,吹著溫暖的海風,寫自己喜歡的故事。
青梅竹馬的奇蹟

最近從其他編編那裡聽到一個超像電影情節的真人真事,某編說她回老家時順道參加了鄰居姊姊的婚禮,鄰居姊姊嫁給了另一戶鄰居哥哥,他們是同一屆的青梅竹馬,所以從小一起上小學中學,彼此的兄弟姊妹也多是同學,熟到不能再熟,學生時期是會認真吵架吵到快打起來那種程度,但在姊姊牙痛大哭的時候哥哥也會立馬從他家送藥過來,長大後他們各自發展戀情,甚至有人曾經歷過失敗的婚姻,最後是兩家大人玩笑的說「那個誰誰家的老三也還單身,不如你們試一試吧」,然後就這樣試出感情最後步入婚姻,聽起來是不是很像在看電影,真的很不可思議吧!
某編說她問兩人以前小時候有沒有偷偷暗戀過對方,他們異口同聲的說「怎麼可能」,嫌棄對方到不行,說起他/她以前的死樣子如數家珍,殊不知眼睛裡的笑意早已出賣了彼此。兩人的姊妹們也是同學,在聊天時也是直呼太神奇了,說怎麼都想不到小時候一起玩扮家家酒的「爸爸」真的會娶了「媽媽」……聽到這裡我覺得這個炫耀文差不多可以結束,就制止某編繼續分享鄰居哥哥姊姊的故事了。
現在回想小時候跟我一起玩的小夥伴,他們的臉孔我都已經幾乎記不清了,也不可能想像有人在未來某一天會成為我的另一半,然而不僅是現實生活中真的確有其事,小說世界裡這也是個好梗啊!《貴女的藥膳大業》明面上在寫女主沈清婉建立養生堂致力推廣食療功效,希望廣大百姓都能身體健康的事業線,實則也沒忘記發展她的感情線,讓兒時答應要娶她的世子爺顧兮塵長大後一心只想兌現承諾,使出全力追求他的世子妃,想當然耳,多年過去早已淡忘兒時戲言的女主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追求者一定是很震驚的,但我們厲害的世子爺是怎樣拿下事業心重的女主的呢?嘿嘿,就讓小編賣個關子,請大家自己去從故事裡找答案唄!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一文錢人參湯
天濛濛亮,將軍府內已是一派忙碌景象。
僕婦丫鬟們遵著管事嬤嬤的指派,有序打掃著府內大大小小的院落。
「都利索點,今天是二小姐回府的好日子,夫人有話,今日當值的通通都有賞錢。」說話的是夫人身邊最得力的魏嬤嬤,話音剛落就急匆匆地轉身回了。
一眾丫鬟僕婦們不知是被這賞錢鼓起了勁頭,還是被空氣中四散的桂花香氣撫平了燥氣,一個個的當真腳步都輕快了起來。
二門外,隱隱傳來門房小廝的聲音——
「夫人,二小姐的馬車已到府門外了。」
沈夫人得了消息,急忙從秋水閣迎了出來,一炷香不到,一輛褐色馬車已經穩穩當當的停在了二門外,沈夫人眼神急切地站在那。
「母親,女兒回來了。」
簾子掀開,一身著百褶如意月裙,裹著翠紋織錦披風的姑娘緩步下了馬車,沈夫人拉過幾年未見的女兒,側身環著,朝秋水閣去了。
一眾僕婦丫鬟們卻是呆呆地立在原地,看怔了。
「二小姐是仙女下凡吧,我在上京見過那麼多世家小姐,沒一個比得上二小姐!」
「我上次跟著夫人進宮伺候,宮裡的娘娘貴人們也比不上二小姐的美貌。」
「美是美,就是命不好了些,一病就是七八年……」
「美人多磨難,現下二小姐不是病癒回來了?」
「可我瞧著,身子骨還是弱不禁風的——」
「休得胡言,主子貴人們豈是你們能評頭論足的,誰再閒話,今日的賞錢就別想了。」
年齡稍長的管事嬤嬤開口訓斥後,丫鬟僕婦們才回過神來,各自做事去了,沒一個人聽到管事嬤嬤的低語——
「我老婆子活了幾十年,真真兒也算是見識到仙人了。」

秋水閣內,沈夫人拉著沈清婉坐在矮榻上,殷切的問著她這幾年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身體還有哪裡沒養好?
沈清婉一一答了,過了一刻鐘,看沈夫人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她只得岔開話題。
「母親,今早天沒亮就開始趕路,我這會肚子空空,實在沒勁說話了。」
「瞧我,是母親的錯,乖女兒,咱吃飯去。」
沈夫人起身帶著沈清婉滿臉笑意的去正廳了。
正廳裡,紅木桌前圍坐著定國將軍府的一干人等,沈大將軍、沈小將軍沈清揚、羅姨娘、羅姨娘的女兒沈清沐。
見沈夫人帶著沈清婉進了正廳,所有人都起身笑著跟兩人打招呼。
兩旁立著的僕婦見主家人來齊了,轉身忙活著傳膳去了。
沈清婉回府後吃的第一頓飯開心極了,父親母親如兒時一樣對自己好的沒話說,哥哥和三妹妹也都言笑晏晏,羅姨娘態度也極是親善,除了已經出嫁的大姊姊,如今終於一家團圓了。
用膳完畢,沈大將軍招呼著一大家子進裡間敘話,沈清婉走在後面,見羅姨娘與沈清沐坐在那一動不動,好奇地看著她們。
羅姨娘對上沈清婉的視線,開口解釋道:「沐沐小日子到了,肚子不舒服,我帶她回去用湯婆子趕緊暖著。」
「我在醫谷時學了一個食療方子,很有用,三妹妹要不要試試?」
沈清沐喜歡極了美得彷佛仙女一般的姊姊,聽姊姊說到自己,管他有用沒用呢,立馬忍著陣陣痛意回道:「要的,二姊姊。」
沈清婉隨即吩咐著一旁的僕婦去準備。「勞煩嬤嬤,去熬碗薑棗紅糖水,乾薑洗淨切碎末,棗洗淨去核,加以紅糖熬之一刻鐘。」
嬤嬤應聲去了,走在前面的沈家幾人早已循聲出來看發生了什麼事。
沈夫人沒忍住問道:「婉婉,這法子我竟從沒聽過,當真管用?」
「母親放心,這法子是我在醫谷內學的,我自己也用過,效果立竿見影,你們一會就知道了。」
幾人都很是好奇,一起等在正廳,不一會嬤嬤端著熬好的薑棗紅糖水走了進來,沈清沐接過丫鬟遞過來的湯匙,開始喝起來。
起初眾人見沈清沐還是拿著湯匙一口一口的喝著,湯稍稍去了熱氣後便放下湯匙,端起碗喝了起來。
沈清婉眼見薑棗紅糖水被沈清沐一掃而淨見了底,才開口問著,「三妹妹這會可感覺好些了?」
「好多了,二姊姊,這湯甜而不膩,喝下去如陣陣暖流,我現下舒服極了,感覺可以逛遍全上京的鋪子都沒問題。」
一旁的羅姨娘看女兒一臉真誠崇拜的看著沈清婉,十分懷疑她這是被崇拜勁兒沖昏了頭腦,而不是這薑棗紅糖水發揮了作用。「沐沐,當真一點不疼了,湯婆子還用不用?」
「姨娘,不用了,湯婆子暖上半天也就是肚皮見了熱,喝了姊姊的薑棗紅糖水,我現在全身都熱呼呼的呢。」
聽著沈清沐一臉認真樣的解釋,眾人這才信了薑棗紅糖水的神奇功效。
沈清婉眼神四下打轉,看眾人都打消了疑慮,接著說道:「我在外養病這幾年,學了很多類似的食療法子,不用吃藥針灸就能緩解治療疾病,如今我痊癒回來,打算把這些法子都整理出來,開間食療鋪子。」
「乖女兒,妳才剛回來,做什麼折騰這些,爹爹戎馬一生,也攢下了些家業,不必妳去拋頭露面的。」
「是啊,婉婉,雖說現在妳病是養好了,但還是要多休息。」
沈家夫婦都不同意女兒的想法,一同勸阻著。
「父親母親,我知道你們都疼女兒,但我之所以有這想法,是回來時師父跟我說,人啊還是要多動動身體用用腦子方能身康體健,我若是日日都待在府裡,久積成病,那我這幾年漂泊在外的苦不就白吃了嗎?」
沈清婉側頭看看沈大將軍,又轉過去看向自家哥哥,接著又說道:「你們看父親和哥哥,成年帶兵練武的,身子骨都健壯,再看看我們女子,日日裡就在這宅院內活動,哪個一年間不都要請上幾回大夫?」
沈清揚聽到沈清婉的話,覺得十分有理,揚聲贊同,沈家夫婦眼神犀利的瞥向自家兒子,他立時噤了聲。
沈清婉看沈清揚已經動搖站在了自己這邊,以及那道忽略不掉的熱烈視線,心思略轉,一鼓作氣接著說著。
「況且我也不需要做什麼,開鋪子的一應事項,哥哥肯定會願意幫我解決,三妹妹也可以跟著我,幫我分擔很多事情,我只是動動腦子,偶爾去鋪子裡轉轉就行了。」
聽到沈清婉點到自己的名字,沈清沐興奮極了,一瞬間覺得神仙姊姊不管需要自己做什麼,自己都願意幫忙。
「我可以我可以,我日日跟著二姊姊,二姊姊渴了我遞杯子,二姊姊累了我會按摩,二姊姊出門往東我絕不往西。」沈清沐被姊姊點到名字的那一刻就起身走到沈清婉身旁,堅定的加入了沈清婉的陣營。
「二妹妹需要做什麼,只要告訴我,我都會幫妹妹做到的。」沈清揚也憨憨的開口說道。
羅姨娘看自己的寶貝女兒已經毫無原則,一門心思的只想跟著沈清婉,也在一旁幫腔道:「我一個婦道人家整日在府裡閒著也是閒著,若是二小姐有能用到我的地方,我也願意出人出力的。」
「既然婉婉這麼堅持,且對她是有利的,想做就做吧。」沈夫人已經錯過了對女兒好多年的愛,她不想女兒回來了再不開心,也轉變了陣營。
沈大將軍看片刻功夫所有人都站在了乖女兒那邊,自己已是無力阻止,只得同意了沈清婉的想法,不過要約法三章。
沈清婉心願達成,笑著哄著沈大將軍,別說約法三章,十章二十章也答應。
沈清婉的養生鋪子就這麼風風火火的籌備了起來,她給自己鋪子起了個響亮的名號——養生堂。
交代沈清揚幫自己尋找鋪面,店面地址大小都不做要求,只希望店面前最好有個寬敞空地。
又讓羅姨娘與沈夫人去與交好的各府夫人們傳授薑棗紅糖水的方子,同時宣傳自己的養生堂,並告知開業當天凡進店的姑娘夫人們都免費贈送一道養顏祕方。
沈夫人羅姨娘領了差事,勁頭十足的開始了自己的社交主場。
沈清沐左等右等也沒等來自己的安排,逐漸沒了耐性,這一晚,躺在榻上如何也睡不著,便不再勉強自己,起身去秋水閣找沈清婉去了。
沈清沐不等丫鬟通傳回話,徑直進了沈清婉的閨房,經過這幾日的相處,她知道二姊姊並不在乎這些虛禮。
「二姊姊,為何只有我沒事做,妳是不是嫌我沒用?」
沈清婉看著一臉委屈的三妹妹不睡覺,只為了這事來尋自己,噗嗤一聲沒忍住笑了出來,她這妹妹,著實可愛有趣得緊。「我本想著明早尋妳給妳安排,既然妳今晚找過來了,那就現在跟妳說吧。」
沈清沐聽了這話,眼睛「唰」的一亮,收了委屈,快步走到沈清婉面前的椅凳上坐下,豎著耳朵聽著沈清婉的安排。
「明日妳在府裡召集所有丫鬟僕婦小廝,讓他們去市井裡宣傳養生堂,薑棗紅糖水的方子要一個個的確保所有人都學會,並且告訴他們,養生堂開業第一日,免費贈送養顏祕方,當天還會舉辦搬磚大賽,不論身分,比賽第一名我會提供半年的一對一服務,且只要是養生堂出品的東西,他都可以無償享用,二到十名也有相應的獎勵。」
沈清婉說完,看沈清沐還是一臉懵懂的看著自己。
「可是還有哪裡不明白?」
「搬磚大賽是什麼?還有二到十名的獎勵是什麼?」
「這個到時候妳就知道了,就是要留點謎團才會吸引更多人呀。」
沈清沐對二姊姊的崇拜之情又上了一層樓,她現在覺得二姊姊不只是人美,腦子也聰明極了,話本子上都說美人多愚笨,改天一定要和小姊妹們糾正一下話本子上的錯誤。
沈清婉聽到院子裡隱隱傳來的打更聲,朝窗子外看去,月上梢頭,已是夜深時刻,招呼沈清沐和自己一起睡,別再回自己院子了,沈清沐眉開眼笑的一口答應。
姊妹兩人在床榻上又閒扯了一會,才雙雙進入夢鄉。


汝南王府內書房,一長眉若柳、身如玉樹、鳳眸星目的男子正坐在太師椅上,垂首聽著一旁的侍衛稟報著沈家二小姐的近況。
「養生堂何時開業?」
「後日。」
「搬磚大賽是什麼?」
「稟世子,具體在下不知,不過現下整個上京城都刮起了一陣狂潮,百姓們秋收後在家閒著也是閒著,都躍躍欲試,就等著後日見分曉了。」
太師椅上坐著的是這汝南王世子顧兮塵,他思考片刻,又接著吩咐道:「後日你去參加這個搬磚大賽,務必拿下第一。」
作為汝南王世子跟前最得力的侍衛,顧九從沒失手過,聽到世子來了吩咐,自是滿口應下,隨後退出屋去。


轉眼到了兩日後,沈夫人翻遍了黃曆選定的良辰吉日,萬事皆順,宜開張。
沈家人除了沈大將軍和沈清揚去上朝,其他人用過早膳就一齊出門朝著養生堂去了。
沈清揚選的鋪子地址沈清婉極其滿意,一整棟兩層小樓,一樓作問診間和售賣鋪用,二樓裝修了雅間和沈清婉的休息間,樓前直到金水河旁空曠至極,很是適合今日的搬磚大賽。
沈清婉一行人站在二樓雅間的窗子旁。
看著剛過辰時已是擁擠不堪的樓下,沈夫人擔憂的問道:「婉婉,這麼多人,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沒事的母親,咱們開鋪子做營生,哪有嫌客人多的道理,再者男子們大部分肯定是來參加這搬磚大賽的,女子們定是為了這養顏祕方來的,一裡一外,人流也就分開了。」
幾人聽了沈清婉的話,心都安了下來,不再言語,轉而看著樓下的情況。
只見掌櫃的嘴裡說著漂亮話,邀眾人一同觀看了舞獅表演,養生堂便開門接客了。
「各位夫人小姐,請有序依次坐下,好享用養生堂養顏祕方。」
夥計賣力的叫喊瞬間起了作用,蜂擁而進的各位夫人小姐轉瞬坐滿了椅凳,一位位丫鬟從裡間端著托盤魚貫而出,散開站到了一排排椅凳前。
一位眼尖的夫人在第一個丫鬟剛走出來時就看到了她們端著的托盤上放的是切好的黃瓜片,立時就開口抱怨道:「我一大早包子鋪都沒開便來了這裡,你們就拿黃瓜片糊弄人,還以為真有什麼養顏祕方呢,原來養生堂做的是江湖騙子的勾當。」
「這位夫人,她們端著的是黃瓜片,可我還沒說這黃瓜片怎麼用,妳怎就知道這不是養顏祕方呢?」
其他人本打算跟著那位開口的夫人鬧上一鬧,覺得自己平白浪費了功夫,可看到美豔得不可方物的沈清婉走了出來,一個個都噤了聲,見她膚若凝脂、玲瓏俏麗,她們都信了這養顏祕方一定管用,看看這姑娘的臉!
「我是這養生堂的東家,今日就教給大家一個養顏法子,用料簡單,只需洗乾淨臉後將黃瓜切成片,敷在臉頰上,一刻鐘左右取下便好,今日本店準備的已經放在各位夫人小姐面前,可自行取用。」
丫鬟們聽完沈清婉的話開始引導各位夫人小姐們洗臉,之後分發黃瓜片,取了黃瓜片敷在臉上,一刻鐘轉瞬即逝,丫鬟們收走各位小姐夫人取下的黃瓜片。
各位夫人小姐摸摸自己的臉,又看看身旁人的臉,皆是一臉不可置信,竟然真的有作用,這臉蛋比敷之前光滑透白了幾個度!
「相信各位夫人小姐們都有了判斷,這法子回家去隨時可用,用掉的黃瓜片還可以給雞鴨鵝等家畜做飼料,並不會浪費,各位往後若有任何想用食療的病症,隨時可來養生堂找我問診。」
與此同時,養生堂外面等待參加搬磚大賽的參賽者正摩拳擦掌的準備著。
「感謝各位抽出寶貴的時間來捧場,下面我講一下搬磚大賽的規則,每人限時半炷香功夫,從磚石堆放處搬至我腳下的這道線,夥計會負責清點統計各位搬運的磚石數量,由高至低排序,所有參賽者比賽完畢公布結果,下面請站在前面的五十位上前準備,後五十位下一輪準備。」
掌櫃話落,第一組的五十位已經整齊的排成了一列,姿勢各異的做著起步動作。
「養生堂搬磚大賽第一組,開始!」
隨著掌櫃中氣十足的發令聲,第一組的比賽開始了。
一旁站著的有人興致十足的給正在比賽的加油鼓勁,有人小聲的討論著。
「你看,這有人一塊一塊的搬,有人幾塊幾塊的搬,差距一下子就上來了,還好我沒第一組比賽,不然就吃了我這沒腦子的虧了。」
「王二,你蠢我知道,不用自己罵自己了。」
「李四,你是不是又想吵架?」
顧九本身站著的位置第二組就要上去比賽,聞言默默往後退了點,他顧九的字典裡沒有失敗,還是多看看情況,最後一組再上,世子的任務不能出半點差錯。
第二組上場比賽的人有人就近找了麻袋,有人商量著合作共贏用上了板子擔著。
顧九看著花樣百出的眾人,忍不住覺得自己很機智。
「這位兄弟,你可有什麼好想法,帶帶老哥我。」
顧九身旁站著的漢子看顧九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沒忍住問了出來,他家夫人剛才來找過自己,說這養顏祕方甚是奇妙,叮囑自己好賴要贏個彩頭,方便她日後使用。
「沒有。」顧九冷漠的回道,心想我就算有也不能跟你分享啊,差事辦砸了,世子又不會發落你。
第二組的比賽結束了,輪到最後一組上場了,這組人全程觀看了前兩組的比賽,多多少少吸取了一些有利的經驗,一個個神采奕奕的走上前去。
旁邊觀賽的眾人看到這組搬磚數量明顯整體勝於前兩組,一個個懊惱著自己怎麼就站的那麼靠前呢。
顧九脫了自己的軟甲和外袍,將軟甲墊在外袍底部,別人最多抱兩落磚石,他藉著外力支撐幾落幾落地搬著。
「時間到!」
搬磚大賽結束了,顧九憑藉著自己的職業優勢順利拿到了第一名,還好為了能隨時應對突發情況,軟甲就沒離過身,普通百姓誰出門穿這東西。
「請各位得勝者稍後到店裡登記,本次搬磚大賽,凡參與者均可免費取用養生堂今日新品——一文錢人參湯。」
「掌櫃的,你懵我們呢,一文錢能喝到人參湯?」
「一文錢人參湯自然不是真的人參,但功效絲毫不亞於人參。」
眾人被掌櫃說得一愣一愣的,都向著售賣處擠過去,爭先恐後的嘗鮮去了。


沈清婉已經回到了二樓雅間和沈家人一起站著看外面的情況。
「二姊姊,妳這明明就是大米熬出來的粥油,真的能和人參的作用一樣嗎?」
沈清沐今早才知道養生堂出品的第一個商品竟然是大米熬出來的粥油,二姊姊還給它取名叫一文錢人參湯,她早就想問了,這會才得了空。
「這妳就不懂了吧,米湯的粥油才是精華,滋補力不亞於人參、熟地等名貴藥材,但是很多人不懂,往往以為不乾淨會撇出來。」
「這麼厲害,我以後一定都吃掉它,可是這麼多百姓,總有人能嘗出來這就是米湯熬出來的吧。」
「剛開始注意力不會這麼敏銳,等到真的發現的時候,他們也都知道這東西的好處了,我的目的也就達到了,況且咱們還拿這米湯救濟了城外那麼多吃不上飯的人。」
沈清沐聽到沈清婉的解釋後,對二姊姊的崇敬之情又更上了一層樓。
「婉婉,今天這開業也算是很成功順利了,妳這病剛好,不如就回府歇著吧。」
沈清婉聽到沈夫人的話,思索片刻,覺得今天應該是沒什麼事了,第一天大部分人都是抱著觀望和看熱鬧的態度來的,問診的到現在還一個都沒有,就決定先回去歇著了。
於是一行人便下了二樓,從後門處上馬車回府了。


汝南王府內書房,顧兮塵正與四皇子楚言玉商量著朝堂之事,兩人看著一身髒兮兮的顧九走了進來,不由得一起看向了他。
楚言玉極其好奇他今天的經歷,往常廝殺對戰也不見顧九這麼狼狽過。
「世子,屬下幸不辱命。」
「你這衣服為何這般情況?」
顧九向兩人詳細描述了今天養生堂開業的各種情況。
「……二到五名有一次免費問診機會,以及半年內免費享用所有養生堂出品,六到十名可從上面兩項中任選一項作為獎勵,我這第一名的獎勵,跟掌櫃說了登記給世子了。」
楚言玉早就笑出了聲,他沒想到顧九這一身狼狽樣竟是這麼得來的,作為汝南王府身手最好的侍衛,未免過於屈才了。「哈哈哈,這二小姐著實有趣,顧九,你主子這麼浪費你這一身本領,要不以後跟著我算了。」
「四皇子就別打趣在下了。」
顧兮塵對顧九今天的任務完成很滿意,示意他先下去換了衣服再去大管家那領賞錢,顧九被自家主子解了圍,轉身出了內書房。
顧兮塵坐在太師椅上,常年冷漠無情不苟言笑的臉上浮上一絲微不可察的笑意,轉瞬即逝,連一向最擅長察言觀色的四皇子也沒察覺到。
「你心尖尖上的姑娘現在回了家,你成日讓顧九做這做那的,不如直接去找她來的直接。」
楚言玉和顧兮塵談了半晌的公事,心裡正煩悶著,看顧九出去了,又打趣起顧兮塵。
顧兮塵犀利的眼光看過去。「你若沒事兒可談了,我送你回府?」
楚言玉避開顧兮塵帶刺的眼光,不再閒話,和顧兮塵繼續談起了今日的正事兒。


翌日是秋日裡難得的好天氣,日頭高照,微風徐徐,沈清婉習慣性早起做些鍛煉,沈清沐一早過來找自家二姊姊,看見的就是沈清婉在院子裡身體怪異的擺動著。
「二姊姊,妳這是做什麼呢?」
「早啊,我遵師父的教導鍛煉身體呢,要不要一起?」
沈清沐雖然內心覺得怪異,可哪裡能拒絕二姊姊的邀請,自是二話不說跟著做起了鍛煉。
等到沈夫人來叫寶貝女兒吃飯時,看到的就是沈清婉在那一會抬腿一會揮臂,或蹲或立的擺動著身體,一旁的沈清沐則是有模有樣的學著。「婉婉呀,這又是做什麼呢?」
沈清婉見沈夫人過來,停了動作,朝著沈夫人燦爛一笑,「母親,這是我的日常晨練,在谷裡時師父說生命在於運動,所以每天都要跟著師父做這些,現在回來了,師父也叮囑過不能鬆散。」
沈夫人略略點著頭,嘴裡嘀咕著怪不得那醫谷能醫好婉婉的病,真是不走尋常路。她不再多說什麼,招呼著沈清婉兩人去正廳用飯了。
沈清婉用完了早膳就惦記著養生堂情況,準備過去看著。
沈大將軍瞧著神色匆忙的沈清婉,叫住了她。「女兒啊,咱們的約法三章還記得吧,這第一就是不能累著自己,妳看看妳急的。」
「父親,今天是開業第二天,很可能會迎來養生堂第一個上門求診的病人,女兒心裡有數,不會累著自己的,再說三妹妹隨時都在我身邊,您可以讓她時刻監督我不是?」
沈大將軍聽了這話,看了眼自家三姑娘的一臉崇拜樣,心想這是能指望得上的嗎,可又沒由頭再拘著她,只能再次叮囑後便放兩人出門了。
沈清婉的馬車還沒在養生堂後門處停穩,便聽見掌櫃急切的聲音。
「二小姐,您可算是來了,今早剛開門就來人求診了,我正合計著您再不來就去府裡迎您呢。」
沈清婉聞言加快腳步下了馬車,邊走邊問道:「來的是誰,可有說是什麼病症?」
掌櫃開口答著沈清婉的話,說是一對年輕夫婦,帶著個孩子,那孩子從進來就哭個不停,年輕夫婦忙著安撫孩子,也沒問出具體是怎麼了。
沈清婉看沒什麼有用資訊,便不再往下問,只腳步又加快了些。
走到問診間,剛推開虛掩的門,那婦人就上前迎了過來。
「姑娘,您可算是來了,快幫我看看我兒子吧,他每天牙疼的是飯也吃不下水也喝不了,我們看了多少大夫都治不好我兒的牙痛之症,聽說您開了這養生堂,急忙就趕過來了。」
沈清婉抬手示意男孩上前一步,本來哭著的孩子看見這麼美的姊姊叫自己上前,一時停了哭聲,往前走過去。
「張開嘴巴,讓我看看你的牙好不好?」沈清婉語氣輕輕柔柔的,任誰也拒絕不了。
男孩乖乖張開了嘴巴,沈清婉手裡拿著竹籤細細看了一圈,然後轉頭吩咐一旁立著的夥計。「去取些花椒來。」
夥計應聲去了,很快拿了花椒回來。
沈清婉接過,拿著花椒一粒一粒的放到小男孩壞牙的地方,示意他別說話,坐著休息會。
看男孩不再哭鬧,乖乖的坐過去了,沈清婉側頭開口問著男孩的父母,平日裡孩子是不是特別愛吃甜食,有沒有好好清潔牙齒?
年輕婦人開口說這孩子就是家裡的小霸王,不給糖吃就不吃飯,清潔牙齒也就是糊弄了事。
沈清婉頷首,對著年輕婦人繼續說道:「這就是了,牙齒因為吃多了甜,有些壞掉了,不過好在孩子年齡還小,之後還會換牙,以後一定要控制吃糖的次數,七日裡最多給他吃一次解個饞,如果牙疼得實在受不了,可以放入花椒粒止痛,但也不能日日使用,以免有了依賴性也不好,另外,一定要注意牙齒清潔問題,飯後漱口潔牙必不能少。」
說到最後,沈清婉眼神移過去看著乖乖坐在那裡的男孩,男孩對上沈清婉的眼神,乖乖開口答應著,保證自己會聽話,少吃糖。
沈清婉站起來摸了摸他的小腦袋,跟他保證只要他聽話以後就不會牙疼了。
年輕夫婦道了謝,隨掌櫃出去了。
那對年輕夫婦剛出養生堂門口便被周圍站著的人圍了上來,詢問著養生堂是否真的可以不用抓藥就能看病。
年輕夫婦感念著沈清婉的恩情,回著周圍的人群說是真的,並且診金只要十文錢,解決病症的東西也都是家家戶戶裡有的,不用額外買,也不用花錢抓藥。
眾人聽了年輕夫婦的話,又看了看進去時還哭聲不停的孩子,這會早已不見哭聲,都信了這養生堂是有些本事在的。
沈清婉知道自己剛開業,不會有多少人上門求治,但也沒料到會這麼少,一上午過去了,竟然就只有那一個病人。
沈清沐自然是希望二姊姊能輕鬆些,本來她還擔心病人太多二姊姊累著自己,現下倒是清閒,索性拉著沈清婉在二樓雅間喝茶閒聊。
也是因為這會閒聊她才知道為何二姊姊開業時要舉辦搬磚大賽,乍聽之下這跟養生堂好似沒有關係,但卻能引起大家的好奇與討論,且妻子進店裡拿贈送的養顏方子,丈夫就能待在店外參加搬磚大賽,是夫妻能一起參與的活動,大家的參與度就會更高,人潮也會更多。
沈清沐聽完這番解釋後很是佩服二姊姊的頭腦,越發崇拜她了。
之後用過午膳,沈清婉見沈清沐精神不佳,讓她去睡會養養精神,沈清沐睏得眼皮子直打架,轉身去了。
沈清婉拿了本書,坐在雕花木窗下的矮榻上,一個人悠閒地看著,耳邊雖有樓下隱隱傳來的市井喧鬧聲,絲毫不擾她的興致。
「二小姐。」
白玉雕屏後傳來掌櫃的聲音,沈清婉隨手將拿著的書放在了矮榻旁的紫檀架子上。問道:「何事?」
「二小姐,搬磚大賽的第一名遣人來,請您前往府裡看診,說是腿腳不便,只能勞煩您跑一趟了。」
「知道了,你先去回了他,我稍後下去。」
掌櫃恭敬地應了聲,腳步輕快地下樓去了。
沈清婉先去隔壁看了沈清沐,見她還睡著,吩咐一旁的丫鬟等三小姐醒了告訴她安心等著自己回來即可,不必出去尋她,而後叫上大丫鬟絲雨跟著就下樓去了。
掌櫃和那位來傳話的小廝就等在一樓大廳內,看到沈清婉下來,走上前去,沈清婉吩咐掌櫃如果有人來問診,請他明天再來,掌櫃應了,問她需不需要店裡夥計跟著,沈清婉覺得不必,吩咐絲雨去叫車夫準備。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 3.《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 4.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5.【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 6.《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7.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8.《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9.《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10.《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本館暢銷榜

  • 1.《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2.【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3.《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4.《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 5.《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6.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7.《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8.《豪擲千金聘吾妻》

    《豪擲千金聘吾妻》
  • 9.《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10.《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