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宮廷特別推薦
分享
藍海E130701

《至尊童養夫》

  • 作者初錦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3/01/04
  • 瀏覽人次:7892
  • 定價:NT$ 270
  • 優惠價:NT$ 213
試 閱
她眼光獨到,不只撿個夫婿回家,還從小開始培養!
夏萋萋:我養你八年,你得養我一輩子!
蕭暘:不只一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也養。

 
蕭暘沒想到前來參加長公主的桃花宴會遇上夏萋萋,
雖然她三年前狠心拋棄他,將他賣了一千兩,
但他其實一直記著她,更記得他們一起度過的那八年,
所以這次再見到她,他說什麼也不能讓她跑掉!
知道她的臉被長公主劃傷,他也偷偷派人往長公主臉上劃;
心疼她要抄書賺錢維生,就匿名指定一堆情詩讓她抄寫;
永安侯約她搭船遊河,他藉口把人引開,自己上船和她同遊,
而這一切,全是為了再把她納入自己的保護傘下,
可直到刺客來襲,他才驚覺,三年前的事情似乎不是他認知的那樣……

蕭暘:我是妳養了八年的童養夫,不准妳說不要就不要!
初錦,愛幻想的水瓶座女子,
愛美食,愛看書,愛小徑散步,愛低頭看魚,
最愛的是閉上眼睛,放任自己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穿越時間空間,
去見證一段段美麗的故事,體會故事中人物的喜怒哀樂,
並記錄下來,與同好之人共賞,博君一笑。
信任是愛情的基石

在李白《長干行》中有這樣一句詩,「郎騎竹馬來,遶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短短四句,描寫出青梅竹馬的童稚、青澀的情感,每每讀到,總令人心生羨慕。
畢竟小編從小的生活環境中沒有竹馬,只有會欺負人的哥哥、只有青梅,所以對青梅竹馬一詞,多少抱持點不切實際的幻想。
而在《至尊童養夫》一書中,裡面的青梅竹馬也有別於一般人的印象,夏萋萋在幼年時撿到了蕭暘,因為某些因素,蕭暘險些被送走,但在夏萋萋的哀兵政策下,她母親同意留下他,不僅如此,還請來老師教導他文武藝,只是學成之後不准參加科舉。
這樣的安排或許是斷蕭暘一個能夠晉升的路,但他甘之如飴,因為他只要能和夏萋萋母女在一起就覺得人生美好。
只可惜這樣的幸福生活只維持了八年,在一場事故之後,夏萋萋被迫將蕭暘送走,只為了保住他的命,卻不知這中間出了差錯,乃至三年後他們再相見,一切都變得不同了……
蕭暘心中依舊只有他的小綠草,可小綠草卻因為母親的遺願,再不能和她的石頭哥哥在一起,在明知彼此都對對方忘懷不了的情況下,男主亦聰明地猜到此事必有問題,再逐一地抽絲剝繭下,謎底也終將揭開……
那八年的相依為命構築了他們堅固的感情基礎,以至於後來有所誤會,蕭暘也會先選擇相信小綠草,這樣的感情令人動容,也讓人不禁沉醉其中。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長公主的桃花宴
夏萋萋回到京都才三天,就接到了長公主的請帖。
請帖外封是深桃紅色浣花箋紙,細細金筆勾勒著桃花,富貴又不失雅致,裡面的簪花小楷工工整整,一筆一劃都透著嚴謹板正。
「哇——這就是長公主府的請帖嗎?」紅玉雙眼放光,看著那請帖的樣子就像是看見了金光閃閃的元寶,她悄悄嚥了下口水,「聽說長公主這次辦桃花宴,京都的小姐們都想參加,為了一張請帖各顯神通,有的託父兄幫忙找關係,有的就花銀子買,聽人說,這麼一張請帖,外面能賣到一千兩呢!」
夏萋萋無奈地看了她一眼,「妳才到京都三天就成百事通了?」
「那可不!」紅玉很有些驕傲,「奴婢跟著您去了侯府一趟,就跟那邊的人混熟了,京都大大小小的事情奴婢知道了不少呢!她們說長公主府的請帖向來很搶手,這次尤其厲害,有人還為了一張請帖大打出手呢!」
請帖是四折帖,夏萋萋翻開深桃紅的外封,素白的指尖點了點那簪花小楷,問:「紅玉,妳可認識這三個字?」
紅玉探頭一看,笑了起來,「小姐您又在取笑奴婢,奴婢識字是沒您多,可這三個字是怎麼都忘不了的,這是您的名字嘛!」
「對,是我的名字。」夏萋萋又問:「這請帖上既寫了我的名字,那別人還能用一千兩買去嗎?買了能進長公主府參加桃花宴嗎?」
「呃……」紅玉顯然沒想到這一層,盯著那請帖看了許久,眼神中竟漸漸流露出失望。
畢竟是在自己身邊跟了三年,夏萋萋也不忍心看她受打擊,輕聲道:「侯府那邊的丫鬟們也是以訛傳訛,並不一定就是戲耍妳。」
紅玉肉痛無比,「所以這請帖不能換銀子?不能換一千兩?」
「……不能,一兩也換不來。」
紅玉的表情天崩地裂,彷彿到手的金山銀山又飛走了。
不過她向來看得開,難過了沒幾息就拋在腦後,接過夏萋萋的帖子妥當地收好,「小姐,長公主不愧是身分高貴的皇親國戚,寫的字也這麼好看。」頓了頓,又偷偷瞅了夏萋萋一眼,「不過,還是沒小姐寫的漂亮。」
夏萋萋垂眸,「那應該不是長公主寫的。」
從邊城回京都,路上走了兩個月的時間,在這兩個月裡,雲姨把宗室勳貴給她細細說了一遍,在雲姨的描述中,長公主明豔張揚,性格風流不羈,這請帖上的簪花小楷寫得拘謹刻板,顯然不是長公主親筆,而是她身邊的女官寫的。
紅玉忙著翻看箱籠,並沒有聽清楚夏萋萋說的話,她把衣裙都翻看了一遍,開始發愁,「小姐,您去赴宴沒有新衣裙,要不要去買一套?聽說京都的錦繡閣裡售賣的成衣都很好看。對了,別家小姐肯定換上春裝了,小姐您也買一套薄一點的衣裙吧?聽說最近京都時興什麼單絲羅的。」
長公主府裡的桃花雖然開了,但三月的京都其實還有些冷。
清涼的微風順著半開的軒窗吹進來,帶來不知何處的花香,夏萋萋輕輕咳嗽了一聲,嚇得紅玉慌忙去關窗,嘴裡的話也改了。
「還是別穿薄的,穿厚實些!反正小姐您生得好,就算穿上冬裙也是最好看的!」紅玉咕噥著,把翻出來的綾裙紗裙全都塞回箱籠裡,最後拿出一匹花軟緞,問道:「小姐,要不就這匹緞吧,這是咱們最好的布了,奴婢忙活幾天,應該能在桃花宴之前趕出一套衣裙來。」
「不要這個,放回去。」夏萋萋制止了她。
「可是……」紅玉遲疑著,「那可是長公主的宴會,小姐您怎麼也得穿得像樣些。這匹緞子侯府老夫人既然已經給了您,那就是您的了,您完全可以裁了穿的。」
夏萋萋依舊搖頭,「不用,就穿那件交領襦裙,外面套個半臂就行了。」
見她堅持,紅玉沒有辦法,磨磨蹭蹭地把那匹花軟緞包好,小心翼翼地塞到箱籠深處,戀戀不捨地摸了摸,不由得有些難過。
長公主可是京都頂頂尊貴的人了,設宴請的想必也是高門貴女,到時候人人穿得花團錦簇,卻只有自家小姐穿著舊衣,要是被人嘲笑看不起,小姐該有多傷心啊?
偏偏她拗不過夏萋萋,只好把夏萋萋交代的那件交領襦裙和半臂取出來,準備仔細地弄平整,再用小熏籠熏上些香氣,就算是舊衣也要穿出新衣的氣勢來。


這一日,長公主府設宴。
朱門迎錦繡,桃花笑春風。
長公主府前的長街上停滿了馬車,從門前一直排到街尾,紅玉跟在夏萋萋身後,從街尾一路走過來,越走眼睛睜得越大。
在邊城這幾年,紅玉以為永安侯就很富貴了,可即便是永安侯老夫人,也沒在車架上鑲金嵌玉,尤其是越靠近府門,那些馬車就越是華麗,拉車的馬毛皮油亮,車架厚重,上頭雕刻著精美花紋,車簾輕薄飄逸,偏偏完全看不到裡面的情形,也不知道是什麼料子。
從這些馬車旁邊經過,紅玉漸漸看明白了,也不知道大家是怎麼心照不宣的,反正很顯然,身分越高貴的,馬車停得離府門越近,怪不得自家小姐讓吳叔把馬車停在最遠處呢,自家那寒酸的小馬車駛進來,恐怕會被府門前那些面色冷峻、腰挎長刀的侍衛給直接轟走。
長公主府自然不能隨便進,今日也沒開正門,只開了旁邊的偏門,除了守護的侍衛,還有門房負責查驗請帖。
夏萋萋帶著紅玉上前。
門房已經迎了不少的客人進去,笑容像是牢牢刻在臉上,可在看到一個穿著半舊豆青半臂的小姐過來,笑容還是忍不住僵硬了一瞬。
他眼皮一抬,目光毫不客氣地落在夏萋萋的臉上,卻覺得眼前一花,面前人肌膚勝雪,暮春陽光落在她的臉上,像是給上好的薄胎瓷器又鍍了一層光,白淨細膩得不可思議。
「紅玉,把帖子給門房先生。」
少女聲音輕柔,讓門房猛然回神。
對上那雙黑潤清澈的眼眸,門房用力咬了下舌尖,臉上迅速掛上笑容,雙手接過丫鬟遞過來的請帖,仔細驗過,笑著躬身道:「夏小姐,裡面請。」
眼看著主僕兩人要跨過大門,門房突然又想起什麼,「夏小姐請留步!」
夏萋萋回頭。
門房連忙追了過去,「抱歉,今日府中客人多,長公主吩咐,丫鬟僕從全都不得進府,府中自有侍從。」
紅玉臉色一變,「小姐,這……」
「無妨,妳去馬車上等我。」夏萋萋對此倒不是很意外,雲姨專門給她說過,皇宮裡有這樣的規矩,女眷不能帶丫鬟侍女,朝臣不得帶侍衛長隨,長公主府雖然沒在皇宮,但如果客人太多,再加上丫鬟侍女,恐怕確實不方便。
「小姐,您、您當心些。」紅玉不放心,壓低了聲音叮囑一句,這才一步三回頭地離開。
門房目送夏萋萋進了門,眼看著背影消失在門口,那朱紅金釘的偏門高大威嚴,像是巨獸的血盆大口,吞噬了那道纖細身影。
旁邊的小廝長長地出了口氣,「先生,那位小姐可真好看,我魂兒都差點找不回來了,還是您見多識廣,那叫什麼來著?處變不驚!」
門房先生苦笑,他也差點犯錯好嘛,一眼過去都看呆了,要不是那小姐出聲,他還不能回神呢,後來也差點忘了不讓帶丫鬟進的規矩,好在最後時刻給想起來了。
小廝似乎還在回味,嘀咕一句,「就是那位小姐的額髮太厚重了些,要是梳上去露出額頭,應該會更好看吧?」
那位小姐的額髮確實留得太厚,而且壓得有點低,把眉毛都完全擋住了,幸好那雙眼睛生得黑白分明清澈明亮,這才沒顯得笨重。
小廝湊過來低聲問:「先生,那是誰家的小姐,我在門房這邊也有兩年了,怎麼從來沒見過?」
長公主喜歡辦宴會,桃花開了要宴,荷花開了也要宴,那什麼菊花梅花的都少不了,再加上各種節氣,一年到頭宴會不斷。
門房上的這幾個人,對京都年輕的小姐公子們可謂是瞭若指掌。
門房先生凝眉思索片刻,「帖子上沒寫是什麼府上的,姓夏……京都裡也沒有聽說哪家姓夏的。」
小廝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抓耳撓腮地想知道,「是不是哪家投靠的表小姐?」
「應該不是。」長公主何等身分,怎麼會邀請個落魄的「表小姐」來宴會,可若說不落魄,剛才那位夏小姐穿的又確實是舊衣。
門房先生琢磨了半天,突然想起一件事——
永安侯離京三年,前幾天剛剛回京都了,聽說他是帶著沒過門的未婚妻一起回來的,還聽說,這門親事是永安侯在偏僻邊城定下的,未婚妻門楣不高,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女……
「哎喲,怎麼是她!」門房先生一拍大腿,臉上不禁露出幾分擔憂,「長公主對那位……這、這可別鬧出什麼事啊……」

進了府,夏萋萋才知道,長公主今日設宴不只是邀請了女眷,宴會也並沒有像一般人家設宴那樣,以二門為界,男客在外院,女客在內院,而是將男賓女客都安排在桃花林,只以一道布帷帳為界。
桃花林在一片湖泊旁邊,夏萋萋隨著侍從,從湖畔繞過。
九曲木廊從湖畔一直延伸到湖心,那湖心架了涼亭,一般的湖心亭都是一層,長公主府的湖心亭卻是雙層小樓,翹角飛簷,二樓有輕紗飄拂,盛夏時節若是在二樓憑窗而坐,湖風送來陣陣涼爽,應該是極為愜意的。
桃花林就在湖畔,遙遙望去彷彿一片粉紅色煙霞,被一道長長的輕紗軟帳破開。
夏萋萋看那中間的帷帳十分輕薄,便特意選了靠邊的位置,即便如此,她還是很快就被注意到了,低低的議論聲和輕軟的笑聲不時傳來。
輕紗軟帳的另一側,則十分安靜。
長公主邀請的年輕公子們誰也不敢靠近帷帳,全都擠在桃花林的邊緣,安靜地縮著脖子一聲不吭,跟一群鵪鶉似的。
桃林的正中,擺著一張紫檀木圓桌,高背椅上坐著個年輕男人,修長的手指轉著鬥彩小茶杯,任誰都能看得出來他不耐煩。
他坐沒坐相,歪歪斜斜地靠在椅背上,玄衣輕滑如水,上面繡著的五爪金龍卻猙獰奪目,於陽光下泛著令人心寒的光澤。
他眼皮一撩,眼睛內勾外翹,分明是再多情不過的鳳眸,生在他冷白、沒有絲毫表情的臉上,無端端多出幾分涼薄和戾氣。
桃林邊緣的年輕公子們更加往邊上擠了擠,彼此面露苦澀,誰也不知道這位剛剛登基的煞星怎麼來了桃花宴,明明過去的幾年,他只出現在刀光劍影裡。
蕭暘又垂下了眼眸。
長公主養多少面首他並不在意,也懶得理會。
大總管安得綠揣著個拂塵站在旁邊,白白胖胖的臉上帶著笑,慈眉善目的,眼觀鼻鼻觀心地站著。
帷帳輕薄,能清晰地透出對面的身影,更擋不住那些嬌嬌軟軟的聲音。
「那是誰呀,怎麼穿的那麼……樸素?」
「噗,采采妳可真會說話,寒酸就寒酸唄,還樸素。也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山雞,竟然能蹭到長公主府的請帖,真是沒有自知之明!」
「別這麼說,我看她儀態端方,應該也是有教養的。」
「有教養不等於有家世,妳看看她那身破衣服!不過她、她那張臉可真是……采采妳可得想辦法,別讓這種狐媚子入宮,不然肯定會跟妳爭寵。」
「別胡說,入不入宮什麼的跟我可沒關係,我又不是宮裡的娘娘。」
「嘻嘻,馬上就是啦。」
後面的聲音低了下去,隨即對面又響起長公主傳喚某位小姐的聲音。
蕭暘的耐心徹底告罄,本來按照長公主的安排,半個時辰後就會過來請他,說是有事相商,這樣對面那些待字閨中的京都貴女們就能一睹天顏。
太后和長公主在他登上大位的過程中有些功勞,太后一直想讓娘家侄女呂若蘭做他的皇后,明裡暗裡念叨了很久。
可這還是第一次,太后和長公主張羅著設宴,卻不是讓他見太后侄女,而是見其他貴女,所以他才會答應來這個桃花宴,也是想看看太后和長公主這次打著什麼主意。
只是聽了這麼幾句,他已經沒興趣去看那邊的貴女們了。
蕭暘起身,準備離開,只是桃林間的地面不甚平整,那高背椅被他往後一推,竟然歪倒在帷帳上。
紫檀木椅厚重,只一下就砸倒了輕紗帷帳,瞬間,一整條長長的帷帳全都倒了下去。


夏萋萋沒想到長公主會派人來傳喚自己。
她三歲時就離開了京都,十四年過去了,這是她第一次回來,而且長公主顯然並不認識她,能邀請她來桃花宴,許是看在永安侯的面子上,根本沒必要特意見她。
夏萋萋隨著侍女穿過半個桃花林,來到了輕紗帷帳旁。
「民女見過長公主,長公主萬福。」夏萋萋深深福身。
長公主身邊環繞著數個女子,衣香鬢影,言笑晏晏,正說著京中趣聞,長公主被逗得開懷大笑,許是她們說笑的聲音蓋過了夏萋萋請安的聲音,長公主似乎沒注意到她。
長公主沒叫起身,夏萋萋只能保持著福禮的姿勢,漸漸的,她的膝蓋開始酸痛,身子不受控制地晃了晃。
耳邊傳來極輕的嗤笑聲,「果然是山雞。」
「哎喲,看我,都沒注意妳來了。」一道慵懶嬌媚的聲音,「來,靠近些讓我瞧瞧。」
夏萋萋緩緩站起身,膝蓋彷彿針扎般刺痛,她穩住身形,向前幾步,再度福身。
這時一隻手伸到她面前,那手白皙柔嫩,指甲修剪得細長,塗著豔麗的紅色蔻丹,大紅廣袖搭在腕上,透著馥郁香氣。
長公主的手指捏住夏萋萋的雙頰,托著她的下巴,稍稍用力,她便順著長公主的力道抬起了頭。
這一瞬間,周圍傳來輕微的抽氣聲。
長公主的唇角還微微翹著,但眼睛裡已經沒有了絲毫笑意,手指不由自主地用了力,尖尖的指甲陷進了夏萋萋的臉頰。
「真是個漂亮的丫頭,只是,留這麼厚的額髮做什麼?」說著,長公主的另一隻手也探了過來,似乎是準備掀開她的額髮。
夏萋萋忍不住抬眸,不想對上這雙澄澈平靜的眼眸時,長公主的手指卻頓了一下,剛好停在她的額頭前。
就在此時,長公主身邊的輕紗帷帳「嘩啦」一聲翻倒了,從中間開始,迅速向兩側蔓延,不過一眨眼,整條帷帳全都翻倒在地。
有眼尖的貴女已經看清對面的情形,一聲輕呼,嬌羞地抬起袖子遮住了臉頰。
長公主一愣,下意識扭頭,「陛下?」
「朕……」
剛剛說了一個字,長公主手指捏著的小臉猛地一抬,尖尖的指甲在瓷白臉頰上留下來一道長長的紅痕。
於是,蕭暘看到了那張臉,那張魂牽夢繞,曾經無數次出現在他夢中的臉。
他整個人都僵硬了,只死死地盯著長公主手指捏著的小臉,即便那臉頰被長公主的手指捏得微微凹陷,瑩白的肌膚上還留著一道刺目的紅痕,但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夏、萋、萋。
這個名字他念了千萬遍,每念一次都像是用尖刀將他的心一片一片地凌遲。
他動過千萬次念頭,想要把她找出來,想要狠狠地折磨她。
可是,他不敢,他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找到她,會不會失手掐死她。
他只能一次次告訴自己,別再想她,就當此生從未遇到過她。
別去找她、別見她,是他荒涼陰暗的生命中僅剩下的一點點仁慈。
他從來沒想過,今世還有再見到她的一天。
蕭暘死死地盯著她的臉,彷彿是貪婪的餓鬼,經年累月被困在地獄中,已經忘記了人世間的陽光,卻在這一刻見到了暖暖日光。
他應該抓住那日光,不管她為什麼來到地獄。
可是,她怎麼敢?怎麼敢在狠狠地拋棄他之後,又堂而皇之地出現在他面前?
她沒有絲毫的愧疚,望著他的那雙眼睛亮晶晶的,充滿著重逢的喜悅。
那驚喜的目光,彷彿他是她的故人。
她怎麼敢?怎麼敢在那樣狠狠傷害了他之後,還把他當做是故人?真當他是沒脾氣、任由她撿到又隨手丟棄的路邊野石頭嗎?
他現在只想捏住她細細的脖頸,用力捏住。
腦中這麼想著,他的手指也下意識狠狠地一攥,手中的鬥彩小茶杯便被他硬生生捏碎,尖利的碎瓷片刺破了肌膚,茶水混著鮮血,滴滴答答,從他指尖滴落。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長公主剛剛覺得皇帝和夏萋萋之間的氣氛有些異常,還沒來得及細看,蕭暘的手就流血了。
「哎呀!」長公主臉色瞬間一變,皇帝剛剛登基沒多久,腥風血雨也才剛剛停歇,要是傳出皇帝在她府中受傷的事,還不知道會引起多少流言蜚語呢。
長公主再也顧不得夏萋萋,隨手甩開她的臉頰,慌忙起身,「來人——」
在這麼慌張的時刻,她突然又想起此次桃花宴的目的,手指一點,「采采,快扶著陛下坐下,先給陛下用帕子裹一下!」
蕭暘置若罔聞,手指兀自死死地攥著碎裂的茶杯,手背上青筋暴起,彷彿用盡全身的力氣在克制著什麼。
他仍舊看著她,見那盈盈雙眸閃過驚慌,他忍不住想,是終於想起來了嗎?終於知道愧疚了?終於知道害怕了?
「陛下,這是關將軍家的女兒,關采采。采采,快扶著陛下。」長公主一疊聲地吩咐去請府醫過來。
蕭暘牢牢地鎖著那雙澄澈眼眸,她卻突然移開目光,看向了旁邊,他下意識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卻見到一張粉白羞怯的小臉。
蕭暘眸中閃過殺意——
她為什麼不看他?她為什麼要看別人?
棺材材是什麼鬼,憑什麼比他更能吸引她的注意力?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 3.《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4.《姑娘掌勺食時香》

    《姑娘掌勺食時香》
  • 5.《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 6.葉東籬×艾佟 聯合套書【雙囍】

    葉東籬×艾佟 聯合套書【雙囍】
  • 7.《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 8.《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 9.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10.【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本館暢銷榜

  • 1.【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3.《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4.《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5.《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6.《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7.《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8.《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9.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10.《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