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甜寵家長裡短
分享
藍海E130001

《嬌女降武夫》

  • 作者江晚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2/12/21
  • 瀏覽人次:9714
  • 定價:NT$ 350
  • 優惠價:NT$ 277
試 閱
冷面將軍竟是護妻忠犬,凱旋歸來眾女搶,
幸虧本姑娘出手快,兒時就答應當他的小媳婦!

 
她是太傅之女崔樂寧,和隔壁將軍府的楚昭青梅竹馬,
兒時全靠他護著自己不受旁人欺負,
長大後他隨將軍叔父保衛邊關,兩人書信往來從不間斷,
他告訴她軍營的趣事、送她親手雕的木簪子,
偶爾回京的短短時日,定會空出整天陪她逛遍大街小巷,
有貴女嘲諷她不會騎馬,他幾句話令對方道歉,更手把手教會她,
她意外撞破敵國暗探密謀,也是他擺平一切護得她滴水不漏,
他說過,等他當上將軍就回來娶她,
軍營中人皆知他有個仙女似的小媳婦,
他凱旋回京後也直言告訴她──不走了,一直在這保護樂寧。
可不管她如何明示暗示,他為何就是不上門提親?

楚昭:聽說京城姑娘喜歡白面書生,我太黑了怕妳嫌棄……
江晚
江邊晚風最是溫柔,期望自己成為一個待世界溫柔的人。
短篇小甜文愛好者,特色是凌晨日常瘋狂趕稿,出名的無存稿鴿子。
喜歡古風,喜歡漢服,喜歡一切美好有趣的事物。
因為喜歡甜甜的故事,所以筆下的所有角色,都會儘量給他們一個好結局。
希望我的文字也如糖果一樣,給大家帶來一絲甜意!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留在京城不走了
「娘親娘親!您快看,大將軍好威風呀!」
「楚小將軍真有當年老將軍的風采!」
「說起楚老將軍,自從他戰死沙場,楚將軍與小將軍接起了擔子,據說打得比老將軍還勇猛。」
眾人邊說邊順著隊伍遙遙看向最前方,為首二人騎著赤血寶馬看不清面容,但憑著馬上那挺拔身姿就知曉氣質非凡,正是小將軍楚昭與他的叔父楚修楷。
楚昭自小從軍,生得高大威武,歷經戰場的凌厲眼神稍一飄來便壓得人喘不過氣。他騎於高馬之上,一身盔甲氣勢非凡,高高束起的長髮與微微皺著的眉更襯得他有些不好惹。
茶樓之上,兩位姑娘相對而坐。
右側的姑娘一身鵝黃襦裙,臂間搭著繡著芍藥的披帛,五官精緻眼神溫和,似乎只要輕輕喚她一聲,便會聽見她用軟糯的聲音笑著應好。
她們坐於窗邊,喝著上好的碧螺春,目光遙遙看著樓下威風凜凜的將士們。
「樂寧快看,楚小將軍竟生得這般俊朗。」
楚家人都生得不錯,楚昭也不例外,即便因為常年在軍營中皮膚黑了些,但一眼望去,一是被他肅殺的氣勢吸引,再便是驚訝於他眉目深邃、正氣凜然的俊容。
鵝黃襦裙的姑娘生了一雙動人的杏眼,聽見好友姚書晴的話之後櫻桃唇微彎,輕笑答道:「的確。」
那聲音像含了蜜似的,讓姚書晴狐疑的看了過去,「怎的?妳認識楚小將軍?」
若不是認識,樂寧的語氣怎會這般熟稔?但是據說楚小將軍一直隨叔父從軍,這應當是第一次在京城露面才是。
崔樂寧彎眸笑了一下,鬢上步搖墜著的玉珠稍微晃了晃,襯得女子的雪膚凝脂讓人移不開眼。
「妳不是一直好奇自關外給我寫信的人是誰嗎?」
姚書晴訝異的瞪大了眼,又看了隊伍前方冷峻的小將軍,「妳心心念念、時不時盼著的人竟是楚小將軍?」
崔樂寧略微不自在的端茶抿了一口,微紅了臉細聲答道:「哪有心心念念……」
姚書晴揶揄看了一眼,打趣的眼神讓崔樂寧都不好意思與她對視。
「也不知是誰看了信後面紅耳赤,那笑都要溺死人了。」
崔樂寧別開眼,閃躲的目光一飄,落到正緩緩而來出奇惹眼的那人身上。
自幼時一別,除了楚昭每兩年與叔父回京與聖上覆命之外,他們只有書信往來,多年一直沒有斷過聯繫。
他會說些軍營的趣事給她聽,又或是和某位將軍比試又贏了要她誇誇他,也會偶爾寄些自己做的小木偶給她,只是這兩年邊境打仗,他們的信從每三月一封變成大半年一封。
她總是讓他保護好自己不要受傷,他信裡應著,卻從來不提自己有沒有受傷。
好在近半年來的一封書信裡說,離勝利的日子不遠了,待這次戰勝歸京他們就能見面。
自收到那封信起,她一直關注著邊境戰事,想了無數種他們重逢的情景。
崔樂寧看他看得出神,只覺得他哪哪都好,還是聖上親封的最年輕的將軍呢。
可是片刻之後她的目光緩緩垂下,帶著些許失落。
多年過去,他們需要時間重新認識,如今他那樣惹眼,也不知多少貴女小姐要湊上去呢,她……也要如她們那樣爭搶嗎?
他風光無限的凱旋而歸,無數人的目光帶著崇敬目送他一步步踏入京城,而她坐於茶樓之上,好像只是萬萬人裡的一個而已。
她印象裡的楚小將軍,還是幼時學著大人的樣子板著一張凶臉護在她面前的模樣。
幼時,男孩們不懂事總是淘氣惹人煩,周圍的少爺們都愛逗弄她,氣得她漲紅了小臉,噙著淚回去找娘親。幾回之後她便不大愛跟他們玩,每次玩耍時都蔫蔫坐在一旁,只願那幾個男孩別再注意到她。
可男孩們頑劣才不管她的害怕,又笑嘻嘻地捉著蟲子追上去嚇她,她當時嚇得腿軟又喚不出聲,只捂住眼睛縮在牆角。
「不能欺負小姑娘。」
在她最恐懼無措的時候忽地聽見一個聲音,她猶豫地睜開眼睛,只見一個男孩擋在她的身前,比他們都高出半個腦袋,皮膚黑黑的,板著一張凶臉,其他男孩被嚇得不輕,丟了蟲子悻悻作罷。
男孩一本正經地轉過身,揉揉她梳了兩個揪揪的腦袋牽著她把她送回府。
「我叫楚昭,以後是要當大將軍的人,有我在沒人敢欺負妳。」
那時候的楚昭小大人似的保證著,她淚眼汪汪感動地點了頭。
「……樂寧、樂寧妳在想什麼啊,叫妳半天都不理我。」
崔樂寧回過神,朝好友抱歉一笑,軟聲好脾氣的道歉,「對不起嘛,妳方才說什麼?」
姚書晴沒好氣的瞥她一眼,耐心重複道:「我說,妳眼光挺好,若是讓人知曉妳與小將軍書信往來多年,也不知曉有多少姑娘眼熱呢。」
看著對面茶樓面色羞紅的幾位貴女,可想而知楚昭這一朝歸京,肯定要惹得許多姑娘芳心暗許。
杏眼的姑娘輕輕抿了笑,楚昭正好率隊走到她們的樓下,她垂眸看著馬上的楚昭,陽光落在盔甲上,看得那雙杏眼微微瞇起。
就在他從崔樂寧眼前路過時,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所感,少年冷峻的一張臉微微抬起,恰好看進姑娘帶著些許失落的杏眸之中。
皮膚黑黑的小將軍愣了愣,盯著她看了片刻竟笑了一下,俊朗得讓人移不開眼。
周圍許多低低的呼聲,可崔樂寧絲毫不察,她在楚昭帶著少年人的笑意下倏然紅了臉,隨後下意識彎了眸。
他是認出她了嗎?
眼底的失落瞬間消散,她察覺到不少羨慕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
不知為何,崔樂寧忽然想起幼時那句玩笑話——
「等我當上將軍就回來娶妳。」
她已及笄,三姊已在挑選夫婿,她想起婚事二字卻下意識的想到楚昭。
崔樂寧倏然面色羞紅,粉嫩紅霞飄上臉頰,她忽然側了眸與姚書晴笑道:「我也覺得我眼光好極了,畢竟……這是我兒時給自己選的夫君。」
姚書晴與她來往數年,從未聽過這個事,聞言也不看樓下的將士們了,拉著崔樂寧要聽他們幼年的事。
另一邊,楚昭仰頭看著茶樓上的姑娘,只一眼便令人驚豔得心中湧上陌生的悸動。若只是美麗動人他興許就讚歎一番,偏偏他看見姑娘髮髻上與其他步搖金釵不搭的那根木簪。
是他親手做的。
兒時她便是附近小少爺們偷偷喜歡的姑娘,如今似乎比以前更美了些。
多年久別重逢,可他如今領著將士們要去覆命,並不能為她停留。
他深深看了她幾眼,彎著唇收回目光。
無數人在迎接打勝仗而歸的楚小將軍,而她,只是在接楚昭這個人。
接下來的路,所有人明顯感覺得到楚小將軍愉悅的心情。


崔樂寧回到府中時夕陽已落下。
崔府的門庭頗高,花園佈置得處處透著詩意,沿廊掛著許多字畫,不難看出是書香世家的府邸。
距晚飯時間還有一小會兒,崔樂寧趕緊快步趕去,髮簪上的墜子在耳畔叮鈴鈴的響,自然也沒注意到府中下人今日特別的安靜。
「小姐回來了?」她的貼身丫鬟竹桃也從府內快步而來,瞧見自家小姐後鬆了一口氣,趕緊行了個禮,「夫人讓您快些過去,再晚些夫人就攔不住老爺了!」
崔樂寧皺了皺那雙彎眉,扶著她的手,腳步又加快了些,「發生什麼事了?」
「是二少爺回來了!」
隨著走動,挽在臂間的披帛頓了頓,隨後伴隨著姑娘驚喜歡快的聲音再次飛揚起來——
「二哥居然回來了!」

「憑什麼轉去做文官?我辛辛苦苦當上的校尉您說放棄就放棄,那是我辛辛苦苦在戰場上殺出來的!」崔子朗嘶吼著,雙目通紅被他大哥攔著拉開。
大廳裡一片混亂,崔夫人與崔樂宛勸著崔松良,他黑了一張臉顯然氣得不輕。
「二哥哥!」
崔樂寧到時便是這副場景,她愣了一下,隨後擔憂的提著裙子跑到崔子朗的身旁。
清軟的聲音讓眾人瞬間安靜下來,不知為何同時鬆了一口氣。
崔子庭見妹妹過來,下意識鬆開了崔子朗。
崔樂寧跑到崔子朗身旁扯扯他的衣襬,乖巧的仰著一張動人的小臉軟聲喚他,「二哥哥何時回來的?」
崔子朗此刻眼裡猩紅未散,低頭抹了一把眼睛,隨後沙啞著嗓子朝她哼笑了一聲,「去哪玩了這時候才回來。」
崔樂寧杏眼圓睜,軟著聲調道:「怎的不提前告訴我一聲?」
崔子朗瞟了父親一眼,扯扯嘴角揉了揉她的髮頂,「提前告訴妳有什麼用,反正這個家也不歡迎我。」
那語氣惡劣得讓崔松良往前一步又要說他,可崔樂寧擋在自家哥哥面前,可憐巴巴的看著他喚了句爹爹。
崔松良最心疼這個小女兒,瞧見她如小時候那般維護二兒子,不由得心裡有些堵。
他氣得別開了眼,悶聲道:「也不傳個信誰知道你回來了。」
方才兒子嘶吼說身上的官職是出生入死得來的,他也忍不住心疼,但崔松良不是那種會服軟的人,他看著眼前這一大桌子的菜,硬聲說道:「回來就鬧像什麼話,坐下用飯吧。」
剛吵過一場,崔子朗氣都氣飽了,拉著崔樂寧就往外走,「你們吃吧,我帶寧寧出去吃。」
剛軟化些的崔松良又黑了臉,看著兄妹倆的背影低罵了句,「混帳!」
雖然二哥氣鼓鼓的,看著凶但是勁不大,崔樂寧還能回頭給家人們一個安心的眼神。
剛走到沿廊,崔子朗的腳步就慢了下來。
崔樂寧拉緊自己險些掉了一邊的披帛,側了腦袋看著二哥哥繃緊的臉,「方才聽見二哥哥說,二哥哥已經是校尉了?」
她知道二哥哥心情不好,雖然爹爹是因為擔心才想讓哥哥棄武從文,但爹爹凶巴巴的老是不願意說軟話,所以沒有理由讓二哥哥不生爹爹的氣。
提到這個,崔子朗的面容緩和了不少,他習慣性的又將妹妹的頭髮揉亂,志得意滿的笑了一聲,「是啊怎麼樣,二哥哥厲不厲害!」
梳得漂亮的髮髻被他揉亂,崔樂寧圓圓的杏眼瞪了他一眼,「厲害是真的厲害,就是太討人厭了!」
崔子朗挑眉一笑,認認真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咱們寧寧如今都這樣美了?」
他走時她才剛剛長開,如今已出落得越發窈窕,也不知道多少人想當他妹夫。
「從前不美嗎?」
她圓溜溜的杏眼瞇了瞇,崔子朗一噎趕緊搖搖頭,「咱寧寧自小美到大,附近那些臭小子們老喜歡找妳玩。」他背地裡嚇走了好幾次。
崔樂寧沒好氣的瞥他一眼,隨後扯著自家二哥的袖子晃了晃,「那咱們倆去哪吃呀,你走的這些年京城沒什麼變化,不然就在府裡吃算了?」她到底還是希望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試探著輕聲開口。
崔子朗笑意一頓,又變成面無表情,他何嘗不想安靜和家人吃一頓飯,可父親要他捨棄拚死得來的官職,他不可能低頭。
他冷硬的面色讓崔樂寧在心中歎了聲氣,重新揚了個輕笑,扯著他的衣袖往外走,「忽然想起來有家酒樓的味道還不錯,勉為其難帶咱們守家衛國的大英雄去嘗一嘗吧。」
崔子朗心間微暖,隨著她走了兩步,只是怨懟依舊未退。
崔樂寧敏感的察覺到,但並未開口,深知自己若是說太多會適得其反。
兄妹倆不緊不慢的往門口走,不一會就踏出了崔府的門檻。
崔子朗的步子忽的一頓,眉頭皺起歎著氣停了下來。
離家數年,他是真的想念家人,否則也不會趁這機會回京。
男子面色冷肅,真有了幾分經歷戰場的肅殺之意。
崔樂寧掀眸瞧了自家二哥哥一眼,心中一頓,隨後泛上些心疼。
「怎麼不走了?再晚酒樓都要沒位置了。」她故作不解的眨眨眼,杏眸映著周圍的光。
崔子朗默了默,心忽然平靜了些,拉著崔樂寧在府門前的臺階上坐了下來。
崔樂寧下意識有些抗拒,坐在太傅府門前自然會惹得許多關注,且這不合規矩。
但崔子朗一坐下就渾身低落不發一言,她抿了抿唇,壓著裙襬在二哥哥身旁坐下。
崔子朗終於憋不住開了口,「本以為聖上親封的校尉會讓父親覺得我是對的,沒想到他依舊那樣死板,憑什麼書香世家就不能從軍,憑什麼是崔家人一定要當文官!他不知道這些年我有多辛苦多努力,就是為了證明給他看我可以。
「我興高采烈回到家,本以為一家人都會為我高興,可一回來就是吵,吵吵吵!乾脆以後我都不回來了!這些年每個夜裡我都在想家人,可父親一點也不想我。說不定我是撿來的孩子吧,不然從小到大父親為何總是看我不順眼?」
崔樂寧聽著又心疼又難受,可這些話彷彿讓他方才那身戰場血氣都消失了,還是從前因為頑劣被爹爹追著動家法的二哥哥。
她歎了口氣,抱住他的一邊胳膊,「爹爹沒有不關心你,他常常跟我們提起你的,雖是冷硬的語氣,但能聽出來他在念著二哥哥,戰場很危險,連我都懂的道理爹爹自然比我更清楚,我們都很擔心你。你想要去證明自己,想要帶兵打仗成為大英雄,可爹娘只想要你平平安安。」
崔樂寧的聲音又輕又柔,將崔子朗心上那股氣抹掉了不少,但想起方才吵的架,他悶聲別開了頭,兄妹倆沉默下來。
直到府門前經過許多輛華貴馬車,崔樂寧才晃晃他的手,軟聲道:「哎呀酒樓好像都沒位置了,我們只能勉為其難回府吃啦。來二哥哥,咱們吃晚飯去。」
她站起來拍拍裙子,見崔子朗沒動,心中偷笑一聲彎腰拉起自家哥哥的一條胳膊,「哎呀好重啊,寧寧抬不動二哥哥怎麼辦呀,二哥哥能自己出點力氣嘛。」
崔子朗沒繃住噗嗤一笑,抿唇站起來揉著她已經亂掉的髮頂,「嘖,那小爺我就勉為其難跟妳回去吧。」
之後的晚飯用得很是沉默,好在只是父子倆單方面鬧僵,崔樂寧和娘親大哥大嫂還有三姊姊都在關心崔子朗,不時問他軍中的生活。
雖然崔松良冷臉用著飯不發一言,但聽見崔子朗受傷時,崔樂寧瞧見他皺眉了。
她給崔子朗夾了根大雞腿,默默在心中歎氣,看來她沒時間去找楚昭了,得抓緊時間修復爹爹和二哥哥的關係。

第二日,好不容易回家的崔子朗起得很遲,剛用完早飯崔樂寧便來了。
「二哥哥起得太遲了些,若不是今日爹爹去上朝,定是要說你的。」
今日沒有出門的打算,崔樂寧便穿了條梅染色齊胸襦裙,裙襬繡著向上延伸的梅花,髮髻隨意用幾根簪子簪起來,看著簡單又靈動。
「隨他說,小爺我好不容易回家,還不讓人休息休息了。」崔子朗悠哉悠哉伸了個懶腰,絲毫不慌。
兄妹倆隨口聊了幾句,有下人來報,「隔壁的楚小將軍登門拜訪,夫人讓兩位主子趕緊去呢。」
崔樂寧愣了一下,隨後起身輕笑應著好。
她早就想好了,待楚昭回來後去尋他,沒想到二哥哥也回來了。她擔憂爹爹與二哥哥又吵起來,本想著過幾日再找機會與他見一面,沒想到楚昭竟來尋她了。
崔樂寧帶著說不上來的心喜正要走,身旁的崔子朗忽然拍掌笑了一聲,拉著她便走,「阿昭定是來尋我的,走走走,寧寧,我帶妳看看楚小將軍。」
崔樂寧聞言輕啟了唇,眨了眨眼有些茫然的跟上自家哥哥。

崔府正堂,崔夫人讓丫鬟們趕緊上茶,一邊招呼著讓楚昭快坐下。
「楚小將軍如今可是景朝的大英雄,怎的不在家多休息幾日?」崔夫人溫柔的笑著,帶著些長輩的慈愛。
楚昭揮揮手,身後的下人將帶來的禮物呈上。
崔夫人有些不贊同的拒絕,「小將軍來便是,禮物就帶回去吧。」
「夫人不必客氣,如幼時那般喚我阿昭便好。」楚昭家中女性長輩都早早過世,他沒有這方面的相處經驗,只能有些拘謹的坐著,一張繃著的臉略微有些不自在。他幼時來崔府找樂寧時見過崔夫人幾面,對他來說這是長輩,喚句小將軍便顯得有些生疏了。
下人端茶上來,眼前有些凶相的孩子拘謹的低頭喝茶,崔夫人瞧著笑了一下。她知曉楚昭與她家兩個孩子都有關係,與寧寧是自小相識,與子朗是在軍中時關係不錯。
「一轉眼阿昭竟當上將軍了,真是很厲害。」崔夫人笑著誇了一句,隨後又繼續問:「今日阿昭來是找……」
「自然是來找我的!」
崔夫人話還沒說完,崔子朗便拉著有些懵的妹妹跨入正堂,樂呵呵的話音落下後,正堂內其餘三人忽的沉默了片刻。
堂上那人一身黑色衣袍,玉冠將長髮高高束起,面色冷肅眸光凌厲,若是帶一把佩刀便讓人更不敢惹了。
可是崔樂寧一瞧見那凶巴巴的模樣,倏然眼裡多了幾分熟稔的笑,杏眼彎彎,讓人瞧著心中生喜。
那面色冷峻的男子見了,唇邊下意識勾了一抹笑。
「哎!不過一日不見,怎的見了我這麼高興?」崔子朗看見好友的笑愣了一下,隨後跑過去搭了楚昭的肩,一臉驕傲的向母親與妹妹介紹道:「這是我好兄弟,也是大名鼎鼎的楚小將軍。」
崔樂寧聽了笑意更甚,含笑看了一眼自家哥哥,她竟不知曉哥哥與楚昭居然成了朋友。
見崔夫人也是一副笑而不語的樣子,崔子朗大剌剌的笑意一頓,總覺得母親與妹妹的反應有些不對勁,「怎麼了?妳們怎麼這般反應,這可是楚小將軍!」
楚昭有些無奈的扒開肩上的手,看向崔樂寧時眸色柔了下來,低聲喚了句,「樂寧。」
崔樂寧彎了唇,稍稍點頭算是見了禮。
被拍開手的崔子朗愣在原地,看看妹妹看看楚昭,半晌憋出一句,「你做什麼喚得如此親暱?」
這楚昭有個小媳婦呢,怎麼能如此親暱的喚他妹妹,真是不要臉!
可崔子朗的話剛說出口就被崔夫人拍了一下,他無辜的瞪大眼,又被崔夫人瞪了回去。
拍拍傻兒子之後,崔夫人含笑對兩人道:「最近花開得不錯,寧寧帶阿昭去逛逛吧。」
顯然是讓兩人出去敘舊。
崔樂寧與楚昭遙遙對視一眼,她軟聲應了句好,隨後與楚昭並肩走了。

崔府花園正值花期,也正如崔夫人所說,花園裡的花奼紫嫣紅很是好看。
兩人並肩緩緩而行,一人身著梅色的襦裙溫順嫻靜,一人身著黑袍顯得不近人情。
「昨日歸京時我見到妳了……」楚昭斂了眉,眼角餘光看著她裙襬上的梅。
崔樂寧微彎了眉,可一抬眸看他還是面無表情的臉,笑意頓了頓。
還是生疏了啊……
她的情緒低落了些,本斟酌著欲答,忽然瞧見那張臉上浮現出她熟悉的笑。
楚昭不再收斂,露出了他的大白牙朝她笑道:「很高興妳能去。」
少年稚嗓已變,故作冷肅時低沉又硬邦邦的,但他只要不繃著,聲音帶上活力就像那些調皮的小公子一樣。
他們兩三年沒有見面,方才從正堂走來的一路略微有些沉默,可他一開口,一看見他笑起來的酒窩,那些不自在就如過眼雲煙一般消失不見。
崔樂寧聞言彎了眼,仰頭看著他打趣道:「嚇死我了,我以為你真變成那樣冷硬的將軍大人了。」
楚昭笑了一聲撓撓頭,酒窩若隱若現,比裝模作樣時多了好些少年氣,「昨日這麼多人看著呢,總要顯得有氣勢一些。」
崔樂寧看著他笑意不止,無論見過多少次,總覺得他這兩副模樣太過憨了些。
「確實很有氣勢,昨日險些被你唬住了。」她笑著說完,頓了頓又側眸看著他道:「不過我以為這麼久沒見,你會認不出我。」
楚昭咧著牙笑,「怎麼會,雖然妳變得更好看了,但是妳昨日戴著木簪呢,我親手做的怎麼可能認不出來。」
看著他有些驕傲的笑,崔樂寧眸子彎了彎,「是是是,小將軍親手做的木簪呢,是我的榮幸。」
聽她笑著誇自己,楚昭心裡湧上一股說不上的情緒,樂得笑了一下,片刻後他收斂起笑,認真的朝她道:「方才說的都是真心實意的話,很高興昨天能看見妳。」
他們楚家只剩下他與叔父,京城沒有等他的人,昨日那茫茫人海裡,只有她是在等他歸京的人。
他忽的如此認真,崔樂寧愣了一下,隨後輕笑道:「昨日這麼多人都去了,我豈能錯過這個湊熱鬧的機會?況且——」
她拖長了聲音,楚昭心中莫名有些緊張,黑眸直直的看著她,「況且什麼?」
再見她已及笄,她變得更美了,是他不敢久看的美。忙著征戰兩年多,書信往來也比從前少,在見到她之前他從未擔憂過兩人會生疏,見到她之後卻沒來由的多了一絲慌張。
「況且信裡不是說好了嗎,待你凱旋而歸我定會去看的。」
她笑眼彎彎,說著還踮了踮腳,結果發現如今少年已比她高了太多,她一瞬間抿了唇,抬手比了比身高後軟聲抱怨道:「你怎的又高了這麼多。」
帶著馨香的姑娘傾身至眼前,楚昭恍了片刻神,隨後抬手將她的髮簪扶正,「隨我每日在軍營跑三圈,妳也能長高。」
她今日戴的是碧玉簪,嗯,沒有他做的好看。
楚昭挑剔的點評了一番,不經意低眸,便瞧見她似嫌棄的瞧了一眼自己。
他挑了眉,「怎麼?」
她抬手指指他的手,「我可不要這麼黑。」
她蹙眉並無嫌棄他的意思,只是她一個姑娘家若是曬黑成這個模樣,自己都會嫌棄。
楚昭擰了眉,舉起手翻來覆去看了看,「也沒有很黑吧……」
日日在軍營訓練,曬黑是必然,不過楚昭的黑並不影響他的俊朗,反而讓人覺得他的氣勢更硬朗。
她眸間閃過一絲笑,隨後將自己的手湊到他的手旁邊,「瞧。」
姑娘肌膚白皙,在陽光下更是瓷白,與他麥色的手一比更顯得她白了。
楚昭眉頭一挑,訕訕將自己的手背到身後,「……妳是姑娘家。」
崔樂寧噗嗤笑出聲來。
兩人並肩笑著閒逛,遇到特別美的花她就停下來,給他介紹說是家裡人或是她自己種的,他會很有眼色的誇上兩句。
過了片刻,崔樂寧忽然道:「你這次回來要待多久啊?」
從前總是待上兩天就走,這次邊境戰事暫歇,應該可以……待久一些吧。
楚昭回眸看她,目光微凝,隨後笑了一下,「沒有戰事的話,就留在京城了。」
周邊幾個國家就數康國最狡猾,時不時來邊境試探,這回被打服了應該能安定幾年。
崔樂寧正撫著花,烏黑長髮從肩頭滑落,聞言驚訝的抬眸,眼底有著幾分意外與喜意。
「不走了嗎?」
楚昭微微彎了腰靠近,抿唇笑著酒窩若隱若現,「不走了,一直在這保護樂寧。」
他眼裡滿是笑,還有少年的意氣飛揚。
崔樂寧自然也是歡喜的,畢竟戰場發生的事無可預料,若可以,她也想自己在意的人都平平安安,而且不知為何,想著他以後留在京城,她就不住的歡喜。
她半蹲著身,抬著眸眉眼彎彎,眼前的黑衣男子笑得肆意,也傾身含笑與她對視。
等崔樂寧送楚昭走了之後,一回去就撞見滿眼怨色的崔子朗,看著「凶神惡煞」的二哥哥,她愣了一下訕笑著後退,「二哥哥怎麼了呀。」
崔子朗沒好氣的瞪她一眼,「妳說怎麼了,妳居然和楚昭認識!妳知道他私底下叫妳什麼嗎?」
他比崔樂寧大幾歲,寧寧和楚昭認識的時候他在學堂,偶爾回來也沒興趣知道妹妹和什麼小屁孩玩,自然也不知道楚昭居然和妹妹認識。
崔樂寧有些心虛的垂著頭,可憐巴巴的,但是一聽他的話,又好奇的抬起頭看向他,「他私底下叫我什麼?」難道楚昭還和其他人提過她嗎?
崔子朗咬了咬牙沒說,瞪她好幾眼轉身就走。
叫她什麼?叫她小媳婦。
他和楚昭是很多年前收信認識的,每次去領信都有他們,楚昭每次看完信都樂呵呵的,和平日板著臉的模樣完全不同。
崔子朗看著好奇,便問是誰給他寄的,楚昭咧著一口大白牙驕傲的說,是他仙女似的小媳婦。
那時候他還打趣呢,說他也有個妹妹,長得可好看了,京城就沒幾個能比得上她的。
結果那小子完全不上心,還皺眉認真反駁,說他的小仙女媳婦才是最好看的。
那時候他還不屑反駁,心裡想著,自家妹妹可是太傅之女,身分高貴還長得美,多少小公子暗暗傾慕呢。
沒想到啊,到頭來竟是同一個人,居然敢拐他的妹妹!
崔子朗氣得牙癢,想著下次見楚昭定要揍他一頓。
見二哥哥走了,崔樂寧哎了一聲,趕緊追上去,「楚昭說什麼了呀,快告訴我嘛。」
「不是自幼認識嗎,有本事妳問他去。」
「二哥哥——」
「不說不說!」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社畜穿成惡女配》全4冊

    《社畜穿成惡女配》全4冊
  • 2.《丞相夫人是首富》全5冊

    《丞相夫人是首富》全5冊
  • 3.《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 4.《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5.《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 6.《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7.《姑娘掌勺食時香》

    《姑娘掌勺食時香》
  • 8.《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 9.《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 10.《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本館暢銷榜

  • 1.《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3.《姑娘掌勺食時香》

    《姑娘掌勺食時香》
  • 4.《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5.《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 6.《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
  • 7.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8.【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 9.《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10.《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