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美食
分享
藍海E129801

《廚秀不甩剋夫名》

  • 出版日期:2022/12/16
  • 瀏覽人次:8529
  • 定價:NT$ 290
  • 優惠價:NT$ 229
試 閱
庶女當自強,揹剋夫名沒在怕!
江疏梅:哼,膽敢欺負弱女子,等著吃本姑娘的拳頭!
曾被誤認為歹人而挨揍的曹淵默:嗯……不能只有我被打。

 
曹淵默從未見過如此迷人的姑娘,
縱然經歷被嫡母欺壓、被強嫁給傻子還揹上剋夫名,
江疏梅依然努力走出自己的路,靠擺攤賣煎餅獲得好評,
他看中她的好手藝,以自家茶樓跟她合作,販售她的自製拌醬,
得知茶樓新到貨的名茶出狀況,她靈機一動以茶為底,
製出的茶香豆渣餅人人稱讚,將虧損轉化為新商機。
除了擁有好手藝,她的身手也不是蓋的,
眼見有渣男對妻子施暴,她絲毫不畏對方人高馬大,衝去制止,
在寺廟遇到有婦人被歹徒挾持,也敢上前一搏,
如此正直勇敢的姑娘,他寵愛都來不及,竟有人想對她下毒手,
偷在夜半縱火,還將她家門用鐵鏈捆上,欲置她於死地……
人類因夢想而快樂,所以縱使在絕望裡,我也從不停止作夢。
因為夢想是養分,讓貧瘠的土地亦能綻放出令人驚豔的花朵。
 
我是愛作夢的
春野櫻,不管你認不認識我,我都將用鍵盤敲出一頁頁的夢,
然後……邀你入夢。
拒絕暴力

家庭暴力一直是社會中一大議題,隨著比例逐年攀升,越來越受大家重視。先前一起名人家暴案震驚社會,大多數的人都沒想過即使是有顯赫社經地位的人,依然會成為施暴對象,依然會因為內心的壓力、懼怕,不敢反抗,只能聽之任之。由此可見,其他在生活中處於弱勢的婦女幼童,要反抗、逃脫施暴者更是一件難事。
春野櫻老師的新作《廚秀不甩剋夫名》中,女主角江疏梅自幼活在家暴的陰影之中,爸爸跟奶奶常因為媽媽生了三個女兒卻生不出兒子而對其打罵,媽媽一再容忍,總說自己沒關係。
所有的傷害江疏梅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一心想救媽媽脫離苦海的她一直在努力反抗,縱然挨打挨罵都無所畏懼,甚至為此去學習自由搏擊。
當她第一次成功攔下爸爸的拳頭,情況開始變得不一樣了,逐漸年老體衰的爸爸再也不能囂張揮拳,而她也終於能帶媽媽脫離苦海。
這一切經歷讓江疏梅對於家暴零容忍,在穿越後看到有壯漢對妻子施暴時,她勇敢三番兩次上前阻止,義正詞嚴地指責對方。
她的勇敢與正直落到男主角曹淵默眼中,吸引了他的注意,不只在美食事業上給她幫助,一顆心也慢慢落到了她身上,在她一次又一次忽視自己的安危、對他人伸出援手時,將她護在身後保她不受傷害。
家暴有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容忍只會助長對方的氣燄,若遭逢此事,務必尋求協助。其實不只女性會遭受家暴,男性成為受害者的比例也在緩慢上升,無論是何種情況,我們都不應該使用暴力對待自己的伴侶或任何人。
願天下人都能找到真正愛你的另一半,免於受到暴力傷害。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楔子 兒時邂逅
泉慶群山環繞,雨水豐沛,氣候宜居,雖是東南地界的商業重鎮,卻因文風鼎盛而有不少文人雅士遷居於此,開堂講學以育國材。
名為「鬧燈」的元宵慶典由泉慶商會主導,每年都在蒼霞園舉辦。凡加入商會的店鋪或商號都共襄盛舉,聘請各家製燈的匠師糊製各式各樣爭奇鬥豔的花燈。
今年最吸睛的主燈是由泉慶茶商曹家所展出的「火樹生輝」,曹家自桂平聘來名匠製作了一株高約十尺的茶樹,茶樹本體以藤及木材架接編織,木為主幹,藤為枝葉,繁盛茂密。
茶樹上結了八十八顆燈球,象徵曹家在泉慶生根八十八載,亦取「發發」之諧音,意義非凡。
曹家在去年可說是三喜臨門,先是老爺曹啟先當選商會會長一職,再是曹家自購的三艘商船於半年內陸續下水啟航,但最讓曹啟先得意且欣慰的便是他十五歲的獨子曹淵默考取秀才。
雖是從商,曹家卻相當重視後生之學養,就連曹啟先都有著秀才的身分。
早年,曹家生意上的對頭曾賄賂貪官,與對方勾結,老太爺曹化遭構陷成罪,貪官沒入他大半田宅充公,再以低價出售並圖利特定人士。曹化不平,擊鼓狀告官衙,卻還是無力回天,最終抑鬱而終。
其子曹啟先誓言考取功名以謀官職,以懲奸除惡,利益百姓社稷,並為父親討回公道,但他求取功名之路始終未能如願。
儘管出仕無望,曹啟先憑藉經商長才,並靠著自家在西羅山的茶區東山再起,如今還擁有船隊進出口茶葉及瓷器,成為泉慶最大的茶商。
他轉而將出仕的一門心思寄託在獨生子身上,所幸獨生子並未教他失望。
曹淵默三歲啟蒙,天資聰穎,十五歲便考取秀才,如今他是南安書院之中成績最為優異,極具希望通過明年鄉試直取會試的人選。
「曹老爺真是好福氣,有這麼一個爭氣的好兒子。」
「可不是,曹老爺喜事連連,實在令我們羨慕不已……」
人若發達,錦上添花者眾。能給當年含恨而死的父親長臉,曹啟先聽著這些恭維之詞自然是歡喜的,可曹淵默卻覺得無趣,悄悄地溜開。
雖只有十五,但曹淵默身姿挺拔,在人群之中猶如鶴立雞群般突出。他自父母二人身上繼承了所有優點,生得俊朗標緻又英氣勃發。
一個人閒晃著,他來到蒼霞園東邊的滌湖——蒼霞園有著泉慶第一園之稱,園中有兩處天然湧泉所形成的湖泊,一為羅池,一為滌湖。
滌湖周遭種植著各種香草及藥草,因此又稱百草湖,湖中有涼亭小橋,十分雅致。
此時,有兩個年紀與曹淵默相仿的少年正在湖邊嬉鬧著,一旁有個約莫八歲的女孩正一臉憂急地看著他們。
「兄長,烏龜太可憐了,你放了牠吧!」女孩哀求著。
其中一名少年惡狠狠地轉頭瞪著她,「滾開,別礙著我們玩!」
曹淵默覺得這聲音耳熟,像是剛進書院不久便惹事生非的江秋蔭。
「兄長,烏龜會疼的……」女孩的聲音顫抖著,「求求你把牠放回湖裡去吧。」
「誰告訴妳烏龜會疼?妳瞧牠的殼有多硬。」
「可是我姨娘說……」
女孩話未說完,少年手一甩給了她一個耳光,「閉嘴!誰讓妳提妳那個下賤的親娘?」
女孩疼得摀著臉,不敢哭出聲音。
「秋蔭,咱們走吧。」另一名少年說道:「到別處找樂子去。」
「也好。」
兩名少年結伴,一溜煙地就走了。
事情發生得太快,快得曹淵默沒辦法做出任何反應便已結束,這讓他感到莫名的懊惱。
不過因為另一少年喊了「秋蔭」二字,也讓他確定那施暴少年的身分。
女孩沒有離開,而是蹲了下去,消失在曹淵默的視線之中。
他邁開步子走了過去,只見女孩蹲在湖邊,小心翼翼地捧著一隻奄奄一息的烏龜,兩行眼淚撲簌簌地掉。
「妳在做什麼?」他生怕驚嚇到她,低緩溫和地道。
女孩轉過頭,見是個陌生的哥哥,愣了一下。
他在她臉上看見清楚的巴掌印,看來剛才那一巴掌可真是一點都不留情。
聽她叫江秋蔭兄長,是什麼樣的哥哥會如此對待年幼的妹妹?
「大哥哥。」女孩淚眼汪汪地看著他,哀求著:「你可以救救這隻烏龜嗎?」
他定睛一看,那可憐的烏龜被敲碎了龜殼,看來已經沒半點生機,不由眉頭一擰,「這烏龜已經……」
曹家家訓為「誠實正直」,自小父親便教導他做人必須誠實不欺,可此時看著小女孩悲傷的表情,到嘴邊的實話卻嚥下了。
「我知道有位了不起的獸醫可以醫治牠,妳把牠交給我吧。」他對她說了善意的謊話。
女孩一聽到烏龜能活,立刻抹去眼淚,破涕為笑。
她取出手絹,將烏龜放在上面,小心翼翼地捧給了他。
接過烏龜,曹淵默看著她,蹙眉暗暗嘆息。多善良溫柔的孩子,明明吃罪挨打,卻還一心關切著烏龜的死活。
「疼嗎?」他問。
她微愣,彷彿這時候才想起自己剛才挨了一巴掌的事情,抿著唇猶豫了一下,怯怯地搖搖頭。
「小姐!小姐!妳在哪兒?」這時,遠處傳來一名婦人的叫喚聲。
女孩聽見聲音,一臉緊張地道:「大哥哥,你一定要把烏龜治好,拜託!」
「我答應妳。」他向她保證。
有了他的承諾,女孩安心的一笑,恭恭敬敬又規規矩矩地向他行了一個禮,然後轉身快步跑開。
看著她匆忙離去的小小身影,曹淵默不自覺地嘆了一口氣,低頭看去,手上的烏龜已死去。
蹲下身,他就地挖了一個洞,將用手絹包著的烏龜屍體放入洞中掩埋。
第一章 相遇蒼霞園
盛安東街,曹府。
曹家夫婦看著曹淵默,不禁深深地倒抽了一口氣。
前不久茶樓酒肆之間瘋傳著一事,說曹淵默在京城裡與一武舉人傅孟祈爭風吃醋,傅孟祈家世顯赫,實力雄厚,不只有個正五品言官的舅父顧神飛,還有屢建奇功、深得聖心的總兵叔父傅衡,硬生生將曹淵默自准考名單上除名,斷其仕途。
爭風吃醋這事任誰都不相信會發生在自小便一心向學,不曾兒女情長,亦不風花雪月的曹淵默身上,可本以為不可能發生的事仍舊是發生了。
曹淵默在晚膳之時返抵家門,一進正院偏廳便慎重地向兩年餘未見的雙親行跪拜大禮。
曹家就只這一獨苗兒,自小出類拔萃,卓爾不群,是曹家主母廖氏引以為傲的兒子。
見兒子風塵僕僕,她也管不得他是因為什麼原因回來,急忙起身扶起他,「淵默,起來說話吧。」
「那事是真的?」曹啟先神情嚴肅,沉聲問道。
曹淵默站起來,臉上卻沒有半點心虛,「看來爹已經聽說了。」
曹啟先連想拍桌的力氣都沒有,只能驚惑不解地道:「你丟失會試資格,過往努力全付諸流水,怎好如此輕描淡寫?」
見曹啟先動怒,廖氏勸著,「老爺,淵默一路上舟車勞頓,定是乏了,咱們先用膳,稍晚再說吧。」
「妳還吃得下?」曹啟先虛弱地道:「都撤了……」
一旁的僕婢們面面相覷,望向廖氏,廖氏以眼神示意他們退下。
此時,廳裡只留下曹家夫婦倆跟曹淵默三人。
曹淵默上前,坐在父親對面的位子上,正視著父親,「爹在西羅山誤食毒蕈以至傷及臟腑,為何不曾去信告知孩兒?」
曹啟先一怔,擰眉看著妻子。
廖氏迎上他責難的目光,急忙澄清,「老爺,這可不是我說的。」
曹啟先兩年前至西羅山巡視曹家的茶區,因誤食毒蕈而險些送命,雖說命是搶回來了,可蕈毒卻已傷害他的臟腑,這兩年來即使服用名醫歐陽破雲遊前為他開的藥,得續其命,卻已經沒有餘力打理曹家產業及生意。
為了安心養病,也為了不影響曹淵默求取功名的心情,曹啟先將茶業生意及船運都交給信任的幾名掌櫃及廖氏的外甥孫承安打理,從沒動過讓兒子回來的念頭,不為別的,就為了讓他安心備考。
「我隱瞞此事,便是盼著你求取功名後得以為官利民,可你……」曹啟先十分懊喪。
曹淵默打斷了他,「爹,利民不見得要為官,以曹家如今之人脈金脈,亦能行利民之舉,爹莫為此事執著。」
「淵默也沒說錯。」廖氏附和著,「咱曹家已不是當年任人拿捏的情況了,要行利民之事絕非難事,這十幾年來咱們捐米佈糧、捐棺施藥,哪裡少過了?」
相較於丈夫,廖氏是樂見曹淵默回到泉慶的。做為一個母親,比起兒子當官,她更希望兒子能安安穩穩地待在身邊,娶妻生子,成家立業。
看著身形消瘦虛弱、面容略顯蒼白卻目光嚴厲的父親,曹淵默眼底有著自責、憂心,還有隱而未發的惱慍。
「爹體弱病重至此卻瞞著我,要不是在京裡得罪權貴得以返家,我還不知道爹在西羅山發生過那些事。」他語氣平緩,「我此去京城若得功名,不知將派任何處,恐是多年都無法回到泉慶,若爹在這期間有個萬一,豈不是讓兒子揹上不孝之罪名?」
曹啟先一頓,「你此番回來是因為做了德行有虧之事,並非……」
「老爺,你這話真是重了。」廖氏為兒子抱不平,「沒聽淵默說他是得罪權貴嗎?說什麼爭風吃醋呢,我看肯定是咱們淵默太過出色而招嫉,這欲加之罪,咱曹家沒少扛過。」
聽著,曹啟先想起自己父親所受的冤屈,不禁冷靜了許多。
廖氏見他稍稍平靜,繼續道:「老爺,淵默是曹家單傳,如今已二十有四,瞧瞧跟他同齡,甚至比他小的泉慶兒郎,哪個不已成家立室,給家裡延香續火了?」
曹啟先沉吟著,若有所思。
「老爺一心想要淵默求取功名,卻忘了他是曹家的命脈香火,他在京城得罪權貴,能全鬚全尾地回到咱們身邊,那是多虧祖宗及菩薩保佑……」廖氏說著兩掌合十拜了拜,「也許這是祖宗跟菩薩的安排,老爺就別再責難他了。」
兒子未能考取功名以出仕確實令曹啟先感到遺憾,但妻子這番話倒有幾分道理。
他慨嘆一記,抬起眼,眼底寫著無奈,「事已至此,多說無用,你便好好習商吧。」
「如今尚有承安頂著,習商之事不急於一時。」廖氏興沖沖地道:「還是先將淵默的婚事辦了吧!瞧瞧張家的秀峰,都已經有一雙兒女,就連小淵默兩歲的承安也在一年前由我做主娶了珠秀,如今都有兩個月身孕,淵默是該……」
「娘。」曹淵默打斷了她,「婚事不急。」
「如何不急?」廖氏一本正經地道:「就連承安都快要當爹了,正所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的婚事就由娘替你操持,我看……張家的秀妍便是眼下最好的選擇。」
「秀妍?」曹淵默微頓。
「秀峰的妹妹秀妍今年十六,正是適婚之齡,而且她知書識墨,秀外慧中,那身形豐腴,一看就知道是好生養的。」
聽見這話,曹淵默忍不住一笑,「秀妍要是知道娘這麼形容她,肯定不會太高興。」
「我這可是在讚美她,你與秀峰情同手足,若能娶秀妍為妻,那便是親上加親了。」
曹淵默跟張秀峰是十四歲時進入南安書院,並拜在同一位夫子門下。張秀峰是個大器爽朗的人,功課雖然一般,但人緣極佳。
而曹淵默因為出類拔萃,同窗們都避著他的鋒芒,不敢也不願與他親近,只有張秀峰毫不在意,整天在他身邊兜轉。
曹淵默有些無奈,他是與秀峰交好沒錯,但從沒好到有「親上加親」這樣的念頭。再說,他也算是看著秀妍長大的,在他心裡她就只是個小妹妹。
「明兒我就去拜訪張夫人,探探她的口風。」廖氏一副勢在必行的樣子。
「娘,我把話擱在這兒,這事您先別一頭熱。」曹淵默平心靜氣,語氣緩和,可那語意聽來卻是強硬又絕對,「我是真餓了,能先用膳嗎?」
廖氏哪裡不知道兒子是什麼脾氣性情,他自小熟讀聖賢書,明禮義,知廉恥,忠孝節義全在他骨子裡,故從未做出什麼忤逆或讓父母親族羞愧之事。可他不忤逆,不表示他順從,他總是有自己的主見及想法,真要將他拿捏在手裡,那可是一點都辦不到。
「老爺,夫人,奴婢送湯藥來了。」門外傳來僕婦林嬤嬤的聲音。
林嬤嬤是當年廖氏將孫承安接至曹家教養時,跟著過來侍候孫承安的。她早年喪夫,未有子息,將小主子照顧得無微不至,十分忠心。
曹啟先自西羅山回來後所服的湯藥都是由孫承安親自到藥鋪抓藥,再由林嬤嬤每日熬煮後送至正院來,兩年來未假他人之手。
「進來吧。」廖氏喊了聲。
林嬤嬤小心翼翼地端著湯藥進來,見著曹淵默時還怔愣了一下,一時之間沒意會到那便是遠在京城的曹家少爺。
原因無他,只因曹淵默今時身形與當年去京城時十分不同。
「林嬤嬤,別來無恙?」曹淵默目光沉靜地望向她,先打了聲招呼。
林嬤嬤猛地回神,定睛一看,驚訝地道:「少、少爺?奴婢老眼昏花,一時沒認出少爺,還請……」
「無妨。」曹淵默笑說:「我爹還未用膳,妳先將湯藥擱下吧。」
「是。」林嬤嬤怯怯地將湯藥擺在桌上,下意識瞥了曹淵默一眼,然後便欠身退下。
「林嬤嬤。」曹淵默輕喚了正要離開的她,「聽聞弟媳已懷胎兩個月,日常都由妳照料著?」
「是的。」林嬤嬤恭敬地回應。
「弟媳這是頭一胎,凡事得謹慎,妳多用點心思照看著。」他唇角帶著笑意,眼底卻是彷彿要看穿人心的厲芒,「從今往後,爹的湯藥便由我來侍候吧。」


即興演出一齣「拳打嫡兄,頂撞嫡母」的大戲後,江疏梅果然順利地被逐出江家。
在這臘月下旬,江家母子倆只給她兩套冬天僕服,擺明要讓她這不肖庶女活不下去,幸而嫂嫂在她離開前偷偷讓丫鬟塞了一點現銀給她,她才能暫時在綠柳客棧住下。
原來的江疏梅已經死了——在得知嫡母跟嫡兄要將她嫁給六旬變態老人當「老七」的那個夜裡便懸梁自絕了。
如今宿在這個瘦削身體裡的,是來自二十一世紀,名叫「林佳瑜」的她。
那日她在捷運上突然感覺到一陣劇烈頭痛,她以為只是比平常更嚴重一點,沒想到沒多久她便失去了意識。
當她驚覺到什麼時,發現自己已經成了幽靈,驚訝又害怕地看著倒在地上動也不動的自己。
一切都不真實,而更不真實的是,下一秒,她被吸進一陣白色的龍捲風裡,被不知名的外力摁進一具軟綿綿的瘦弱身軀裡。
原主的生命點滴在她的腦海中浮現,她很快就知道自己身處什麼樣的境地。
原主是江家老爺寵愛的沈姨娘所出,本是被捧在手心上疼著的明珠,可她五歲沒了娘,八歲死了爹,從此成為嫡母跟嫡兄的出氣包。
十六歲時,原主被嫡母嫡兄許給建陽郭家的痴傻兒子,未料過門前,郭家兒子被一塊糕餅給噎死,她也成為大家口中剋死未婚夫的掃把星,若非嫂嫂李鳳霞陪伴相慰,她早尋死去。
李鳳霞也是個可憐人,做布疋買賣的父親染上賭博惡習,敗光家產田宅。她因為長得標緻,入了江秋蔭的眼,父親便將她嫁入江家以換來聘金,並順便將兒子塞到江家的貨行做事。
李鳳霞善良溫柔,進門後一直愛護著可憐的小姑子,可因她遲遲未懷上孩子,江家母子倆又納了後來跟江秋蔭相好的歌妓香月為妾。
誰知香月進門兩年猶未能有孕,遭劉氏發賣,與此同時,江秋蔭因隱疾無法傳宗接代的傳聞流出,讓他臉上無光,尊嚴掃地,遂將怨氣一股腦的出在妻子跟庶妹身上。
原主本想著好死不如賴活著,至少能跟嫂嫂相互安慰,豈料因特殊性癖而毀了無數少女的宋玉英突然登門求娶,此事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唉呀,妳這煎餅也太香了!」綠柳客棧的大廚發叔吃著江疏梅剛煎好的素食煎餅,驚豔不已。
曾在電商公司走跳多年的江疏梅十分長袖善舞,才剛在綠柳客棧住了幾天,便已經跟大廚、跑堂夥計以及那些打掃房間的大娘們打成一片。
「發叔,你再試試我做的醋醬。」她遞上自己做的韓式醋醬讓發叔蘸幾下。
一口咬下,發叔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驚奇地道:「我說梅丫頭,妳這東西不得了啊!妳是從哪兒學來的?」
「是我小時候跟隔壁的大娘學的。發叔,你說我若在市集上賣這吃食,可行嗎?」她徵詢著發叔的意見。
「可行,這肯定能吸引喜愛嘗鮮的客人,不過……」發叔微頓,猶豫地道:「這餅得趁熱吃,妳要有合適的攤車才行。」
「是呀。」江疏梅輕嘆了一口氣。
她已經問過配有鐵製煎板及燒火炭爐的移動式攤車的價格,即便是二手的都要四、五兩銀子。如今的她手頭拮据,要不是掌櫃的是位老好人,願意讓她在廚房幫忙洗碗切菜貼補住宿費,她搞不好年後便得流落街頭了呢。
「對了,發叔……」她忽而想起一事,「再過幾日便是蒼霞園一年一度的鬧燈節慶,到時會有許多攤販入園做生意吧?」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全京城都說她嫁不成》全3冊

    《全京城都說她嫁不成》全3冊
  • 2.《娘子帶刀查案去》全3冊

    《娘子帶刀查案去》全3冊
  • 3.《太子妃又瘋又甜》全4冊

    《太子妃又瘋又甜》全4冊
  • 4.《豪擲千金聘吾妻》

    《豪擲千金聘吾妻》
  • 5.春野櫻×溫涼玉 聯合套書【朝暮】

    春野櫻×溫涼玉 聯合套書【朝暮】
  • 6.《閨秀本賢良》全3冊(即將絕版)

    《閨秀本賢良》全3冊(即將絕版)
  • 7.《嫡女發威》全5冊(即將絕版)

    《嫡女發威》全5冊(即將絕版)
  • 8.《山野小酒娘》全2冊(即將絕版)

    《山野小酒娘》全2冊(即將絕版)
  • 9.《錢程似錦》全3冊(即將絕版)

    《錢程似錦》全3冊(即將絕版)
  • 10.《嬌女掌中饋》全4冊(即將絕版)

    《嬌女掌中饋》全4冊(即將絕版)

本館暢銷榜

  • 1.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 2.《少主的放妻書》

    《少主的放妻書》
  • 3.夢南迪×袖胭 聯合套書【鬪緣】

    夢南迪×袖胭 聯合套書【鬪緣】
  • 4.《本官沒有要謀反》全2冊

    《本官沒有要謀反》全2冊
  • 5.《一等聯姻》

    《一等聯姻》
  • 6.《萬貫家財做奴婢》

    《萬貫家財做奴婢》
  • 7.《我與奸臣是良配》

    《我與奸臣是良配》
  • 8.《勸飯小婢》全5冊

    《勸飯小婢》全5冊
  • 9.《美人仵作》

    《美人仵作》
  • 10.《腹黑退婚夫》全3冊

    《腹黑退婚夫》全3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