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光之城B004

《頂流偶像翻船了》贈限量「作者印簽珠光特典卡」

  • 出版日期:2022/10/19
  • 瀏覽人次:9670
  • 定價:NT$ 300
  • 優惠價:NT$ 237

註:未滿18歲

敬告啟示


未成年者(註)請勿瀏覽及購買本館商品,本網站以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戲裡的他們虐戀情深,戲外的他們激情四射!
費洛蒙爆錶演員膽大熱情小鮮肉
誰都以為能夠瀟灑抽身,卻不料注定在愛裡沉淪……
 

在演藝圈混了十幾年,沈飛的戀愛經驗也算豐富──
雖然沒真的愛誰愛得無法自拔,也演過無數偶像劇,
偏偏碰上成熟性感的名演員齊楚暈船仍來得又快又猛,
在他倆合作的第一部電影,在他們的一場對手戲中,
齊楚說:「你是不是愛上我了?」
戲裡,作為準妹夫的他不能承認這份不堪的情愫,
戲外,他也未曾說過愛,卻自然地沉溺於他的懷抱,
只有齊楚察覺他的偽裝,一句笑得太假戳中他的心,
只有齊楚在他想把戲拍好卻酒醉溺水時,氣他冒險,
只有齊楚在他哭泣時,心電感應似的從人群找到他……
可他萬萬沒想到,齊楚對兩人的關係定義只是「同事」,
哪怕是朋友都有幾分曖昧,同事兩字卻彷彿在說:
他們之間,從未親近,戲殺青了也就落幕……
風夜昕
話不多、興趣不廣。超級沒有平衡感,穿帆布鞋站在公車上都會東倒西歪。
有轉筆的習慣且難以控制。對某些東西記憶奇差,有時候左手比右手更靈活。
典型的摩羯座,眾所周知的聲音控。似乎曾被鑒定為間歇性人格分裂。
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

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離不開暴風圈,來不及逃……
抱歉,劈頭就來了個暴露年齡的歌詞,但是看《頂流偶像翻船了》裡的兩位男主角──齊楚跟沈飛的感情發展,我就忍不住幫他們配這個BGM。
齊楚是事業有成,在國際闖出一片天的成熟演員,沈飛則是童星出道十幾年的年輕男團偶像,兩人之間大約差了十歲,基本不應該有什麼交集,可偏偏兩人參與電影演出,愛情就轟的降臨了。
風夜昕老師的作品總是少不了色色的劇情,這對主角一個性感撩人,一個平常清冷,床上火辣,加上兩人又是由性而愛,床戲自然不少,可不得不說,這次無論是主角之間的感情戲,或者沈飛跟男團裡的哥哥們的戰友情誼,也是相當動人,讓作品多了新的風味。
要論感觸最深的段落,應該是沈飛帶著齊楚去見男團成員的一連串劇情。
這些成員有的早就離開了演藝圈,就算還在,也已經在各自的領域發展,就連唯一還跟沈飛在同一個團體裡的同伴,也已經有了別的規劃。
沈飛在跟他們聚會的當下,雖然開心,卻也強烈意識到,大家都已經走上不同的路,而他卻還在原地徘徊。
他眷戀大家一起努力的歲月,可是那已經不會再回來──這種因為歲月而聚散,這種朋友都在往前走,自己彷彿被拋下的感受,我實在感同身受。
沈飛看起來冷漠,可其實卻只是把感情都藏在心裡,在這一晚,他離開眾人,在大街上承受不住地哭泣,擔心他出來找他的齊楚彷彿命運牽引一樣來到了他身邊,給了他擁抱。
不怪沈飛暈船,如果是我,我也暈船下不來。
只是在激情之後,如何發展成真正的愛情?那就有賴雙方的努力與堅持,還要往同一個方向邁進,齊楚從不願承認對沈飛有愛,到決心走下去的歷程,就請各位看下去。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空曠昏暗的房間裡,掛在牆上偌大的液晶電視正在播放著一部老電影,沈飛獨自坐在沙發上,目不轉睛地看著電影裡的男主角和他的孩子說話,小孩長得白嫩可愛,頭髮稍長,瀏海帶著一點弧度,露出一雙又大又圓的眼睛,乍一看讓人分不清是男孩還是女孩。
畫面中,男主角眼角含淚,小孩緩緩仰起頭時,豆大的淚珠從臉上滾了下來,然後怯生生地叫了聲「爸爸」。
面無表情的沈飛終於皺了皺眉,發出一聲不屑的嗤聲,關掉電視扔了遙控器。
電影裡的小孩是七歲時的沈飛,演他爸爸是當時紅極一時的男演員,年紀這麼小的沈飛與男明星搭戲毫不怯場,演技也是可圈可點,初登大螢幕的他得到業內人士和觀眾的一致好評。
但是,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如今的沈飛窮極無聊時還是會回顧一下初次登上大螢幕的自己,但每次都是以不屑收場。
他覺得有些討厭他的人說的對——他最好的演技也只有在這部戲裡了。
他不愛演戲,可當時七歲的他懂什麼,只是聽爸媽的話去試鏡,從此彷彿陷進一個泥潭,再也逃脫不了。
雖然七歲就拍了第一部電影,但之後沈飛就回學校上課了,讀書期間也斷斷續續拍過一些片子,不過都是些戲分不多的配角,有段時間更是徹底消失在了演藝圈,再沒有出現過。
演藝圈更新換代速度之快讓人咋舌,「童星沈飛」也漸漸被人遺忘,直到他以男子偶像組合成員的身分重返演藝圈,正式出道成了一名歌手。
五人男子團體T'X出道之後馬上爆紅,幾個成員的資料也被挖了個底朝天,沈飛當然也馬上被認出來了,頓時身上光環又加了一層,會唱會跳,還會演戲,可謂全面發展的偶像。
沈飛覺得某些時候他其實挺會演戲,比如在團體裡的時候,他演好了一個偶像,唱高音唱得嗓子都快流血了,跳舞的時候能把腰扭成麻花,在粉絲面前也能露出無懈可擊的職業微笑。
團體裡五個人,沈飛論才能和人氣都不是最出眾的那個,用經紀人的話來說,就是他太散漫,從未想過要出風頭,採訪也是能不說話就不說話,可是在沈飛自己看來,另外四個人都比他能說會道,他完全不用操心這方面,只要好好唱歌跳舞不為大家拖後腿就行了。
別人覺得他在混他也不介意,反正T'X還是發展得很好,五個人無論是唱歌還是跳舞幾乎沒有短板,那幾年橫掃整個樂壇,最受歡迎團體的地位無人可以撼動。
然而即便是這樣幾乎完美的團體,最後還是散了。
韓允、原凱和喬俊彥一起退出,之後有人成了創作歌手,有人轉行當了導演,甚至直接退出演藝圈。
就在眾人覺得T'X會就這樣解散的時候,沈飛和鄭楚灝留下了,組成了兩人的T'X。
鄭楚灝會留下不意外,但是很多人沒想到看起來最沒有團隊意識的沈飛也留下來了——這些評論冒出來時,沈飛很嗤之以鼻。
沈飛從來不覺得他沒有團隊意識,只是不喜歡出風頭,需要他做的他一定會做到,工作上他幾乎從未出過錯,最明顯的一次就是現場表演時他跳太遠差點兒摔到臺下,但他腿長馬上又跳回去了。
所以,還要他怎樣?
時至今日,在演藝圈待了這麼多年,他仍舊說不上喜歡唱歌,也說不上喜歡跳舞,更說不上喜歡演戲,所以他對於這些都不夠熱情。
然而因為都是工作,所以喜不喜歡都要去做——這一點他從一開始就想得很明白。
他知道,很多人都覺得既然做這一行就應該要有做得更好的野心和夢想,要付出極致的努力,而不能抱持混口飯吃的心態。
可是他不覺得自己的心態有什麼丟人的,無論當偶像還是當演員,不過是謀生手段罷了,他也認真地完成了,他已經習慣了T'X的工作。
再說了,就算是要走,也沒有人問過他要不要一起走……


如今的T'X除了出專輯和演唱會之外,沈飛和鄭楚灝也會分開各自發展。
鄭楚灝在電影界發展的不錯,他形象好,氣質亦正亦邪,戲路很廣,演技也在磨練中越來越好,得到不少業內人士認可,粉絲也從歌迷向影迷發展。
而沈飛則常年遊蕩在各大電視臺的電視劇裡,不經常演主角,但基本都是戲分較重的配角,偶爾會有主演的戲,也是公司精挑細選的。
很多人說起沈飛的戲,或多或少都會說就算戲不怎麼樣,粉絲只看他的臉就夠了,但其實沈飛的演技還是不差的,畢竟是童星出身,只是很多看過他小時候演的電影的人都說他現在在演戲方面好像沒有靈氣了。
靈氣?那是什麼玩意兒?
每次聽到這兩個字沈飛都一臉茫然。
對於那些評價,他自己倒是完全不在意,也從來沒有當影帝的意思,拍戲也會認真演,至於演得好不好……導演不喊卡就行。
今天沈飛參加一檔真人秀競賽節目,作為嘉賓評審也要上臺和幾位選手表演,節目一直錄到凌晨,結束之後還有一個採訪。
沈飛癱坐在休息室的躺椅上,其實不算累,就是想放鬆。
經紀人陳美嘉在旁邊和他確認等會採訪的提問內容,當問到「為什麼會選擇在電視劇方向發展」的時候,他面無表情地說:「演些家長裡短的狗血肥皂劇,能體驗生活,挺有意思的。」
「少爺,等會兒記者會的時候可不要這麼說。」陳美嘉頭都大了,「你就不能學學你楚灝哥,哪次採訪不是滴水不漏,讓人一點兒把柄都抓不到。」
沈飛樂了,抬起一條腿伸直了做著伸展動作,每一次整條腿幾乎都貼到上身,小腿都壓到肩膀了,他身高有一八六,手長腳長,卻因為長年跳舞身體異常柔軟。
「我和他形象不同啊,剛進組合的時候我就是這種風格,現在還好點兒了呢。」
在T'X還是五個人的時候,有次演唱會之後,大家在記者的長槍短炮下一一接受採訪,輪到沈飛時,記者問他今天演唱會的感想,他正被閃光燈照得眼睛酸,眨了眨眼一副沒睡醒的模樣,但字正腔圓地回了兩個字「還行」,然後就把麥克風給旁邊的人了,一瞬間快門聲都停下了……
沈飛「一戰成名」,大家都認為他就是走這種冷冷的、不理人的路線,後來還因為說話太毒舌,被粉絲取了一個暱稱——壞心眼小王子。
這暱稱一直沿用至今,雖然也有粉絲抗議說不好聽,但沈飛自己在公開場合表示過不錯、挺好的,所以也就被默認了。
其實他甚至覺得應該叫「惡毒小王子」,再過幾年就叫「惡毒老王子」。
「而且,我都好久沒見到他了。」沈飛抬頭看著自己繃直的腳尖笑著說。
前不久鄭楚灝跟韓允舊情複燃,兩個人十幾歲的時候就認識,分分合合糾纏了十年終於又走到一起,現在正是熱戀期,原本就不多的私人時間也幾乎都給了韓允。
沈飛說得漫不經心,「不會再見他就是我們解散的時候吧?」
陳美嘉歎了口氣,「那是你們現在沒有兩個人一起工作,況且楚灝工作上的事從來沒有敷衍過。」
「我也沒敷衍啊,」沈飛緩緩放下腿,似笑非笑地說:「不是都及格了。」
對他來說及格就好,多一點兒都是浪費。


採訪結束,整個過程也算順利。
陳美嘉開車送沈飛回家,這個時間路上幾乎沒什麼車,一路暢通,到樓下的時候她叮囑沈飛這幾天好好休息,下星期要拍廣告。
「知道了。」沈飛下了車,儘管已經是凌晨三點了,還是下意識拉起連帽衫的帽子,背著包往大樓裡走。
陳美嘉看著他的背影,歎了口氣……

休息的這幾天,沈飛為了拍下個星期的服裝廣告留了鬍子,這是廣告商的建議。
當年他在組合裡年紀最小,一張臉本來就嫩,現在只有兩個人了他還是「弟弟」,只是眼下為了轉型也開始往成熟型男發展。
只是沈飛鬍子長得很慢,到拍攝當天也只留了薄薄一層,下巴和上唇都有一點,經過造型師稍稍修剪便不覺得邋遢,加上稍長了一點兒的頭髮,看上去反而有種頹廢的性感。
沈飛自己還挺滿意,陳美嘉也覺得不錯,於是拍完廣告之後他拍了張照片發到社交帳號上,收穫不少讚美,粉絲紛紛表示第一次看到留鬍子還這麼可愛的男人。
沈飛心裡一陣嘀咕:靠!怎麼還是可愛?我要的是成熟性感啊!
於是回家就剃掉了。
又過了幾天,沈飛在公司和鄭楚灝碰面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對方,看著對方比之前稍稍圓潤的面部線條說:「你好像胖了點。」
鄭楚灝笑了,「大家好像都這麼覺得,但就你敢直接說。」
T'X剛開完演唱會沒多久,接下來的行程總算沒之前那麼滿,鄭楚灝休息了一陣子,心情好加上對飲食也沒那麼限制,所以體重增加了一點。
他現在已經不會苛求身材而節食,破壞了新陳代謝把身體搞壞了就得不償失。他現在的體重再標準不過,是之前為了上相而瘦得過分。
兩人在休息室聊天,鄭楚灝接下來要去外地拍戲,他問沈飛的行程,「也要拍戲嗎?」
沈飛搖頭,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樣子,「沒什麼好拍的。」
別人不知道,鄭楚灝卻再瞭解不過沈飛,他的確對拍戲沒什麼興趣,但因為是工作所以也不會拒絕,至於說沒什麼好拍的,主要也是市場的情況。
從沈飛作為T'X成員出道以來,大大小小的電影、電視劇演了不少,但稱得上精品的實在沒有,勉強能算有點口碑的還是一兩部小成本的文藝片,但叫好不不叫座,票房基本都是粉絲在撐。
可這年頭一年能出幾部叫好又叫座的片子?爛片倒是每天、每分、每秒都在出。
沈飛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救世主,能憑一己之力拯救爛片市場,能保住一點兒所謂當紅偶像的演技水準就不錯了。
公司對他演戲卡得比較嚴,主角不用說了,即便是配角,人物設定也要好,就算是反派也不能太招人恨,結果卡這麼嚴也沒給他接到什麼好劇本。
每次遇到這種狀況,沈飛心裡都直翻白眼,但也沒說什麼,無所謂。
兩人說完工作的事已經是晚上,原本沈飛和鄭楚灝打算一起去公司樓下的餐廳吃個飯,但是鄭楚灝的經紀人突然有事找他,作為組合活動時他們有一個經紀人,而分開時鄭楚灝和沈飛各自有經紀人。
鄭楚灝臨時有工作,兩人只得道別,沈飛一個人離開了公司。
走出公司大樓,華燈初上,街道兩旁霓虹閃爍,一片燈火通明,大樓外牆上偌大的LED螢幕正放著公司藝人的宣傳和廣告,男男女女笑靨如花。
沈飛下意識抬頭看著螢幕,片刻之後才反應過來,上面的人是他自己……像是一個玩笑,但他自始至終都覺得螢幕裡的那個人從來都不是他自己,完全就是一個陌生人。


雖然沈飛對演戲沒什麼興趣,但自從和鄭楚灝有分開各自發展的趨勢之後,一直都有各種各樣的劇本找上他,畢竟他的知名度還是很高的,然而這次陳美嘉異常地興奮。
她跟他說有部電影想找他演,不過不是男主角,也不是男二號,算是戲分還可以的男三,而且他只是幾位候選人之一,製作方還沒有最後敲定,只是先詢問一下他是否願意演出。
雖然給沈飛的角色不是主角,但架不住電影的製作班底好,已經確定出演的基本都是實力派演員,導演也是國際知名的,編劇也出過好作品,連攝影也是很好的團隊,可以說能湊齊這麼多業內精英也是不容易。
然而沈飛仍舊沒什麼興趣,況且這種大製作,那麼多競爭者,以他在演戲方面的成績根本沒有勝算。
但陳美嘉覺得這是個絕佳的機會,正好可以讓沈飛嘗試一下轉型,徹底踏進電影圈,她還是相信沈飛的能力的。
「雖然不是主角,但戲分也不算少,一般來說這種大製作能在裡面露個臉就不錯了,你不知道多少人盯著這個角色,很多一流和當紅的演員都找人去製片方那裡問過能不能出演這個角色。」她滔滔不絕地講著,「這次機會難得,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沈飛撐著下巴一副半夢半醒的樣子,「無所謂,演不了就不演。」
陳美嘉聽到這句話一股恨鐵不成鋼的怒氣就湧上來,猶豫了一下還是沒忍住,提高了嗓門說:「你難道不想為自己的事業打算一下嗎?還是你想演一輩子青春偶像劇,你還有幾年青春?」
她實在看不下去沈飛這副「混日子」的姿態,忍不住說了重話,「你以為兩個人的T'X還能走多遠?」
沈飛沒說話,眼神卻冷了下來。
兩個人的T'X的確能走下去,但他們早就分開發展,只是在需要的時候又聚集在一起,以至於T'X已經越來越有種名存實亡的感覺。
是啊……畢竟,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之前鄭楚灝就有退出的意圖,不是退出T'X,而是退出演藝圈,後來在韓允的勸說下放棄了,但鄭楚灝仍然可以隨時離開,他有這個魄力,也會為自己找好後路。
但沈飛卻不知道T'X要是散了,他還能幹什麼。
當然,他仍然可以繼續在演藝圈發展,唱歌跳舞演戲都可以,甚至可以永遠在鏡頭和粉絲面前保持「完美」,他發誓可以做到。
但是現在他幾乎已經活得像個機器了,還是一臺高速運轉的機器,說不定將來哪一天就壞了。
他的人生啊……
見他不說話,陳美嘉扶了扶額頭讓自己冷靜一下,雖然她是希望沈飛為自己打算,能夠走出現在得過且過的狀態,可是,這種事也不能罵、不能逼。
說穿了,總要沈飛本人有那個心思才行。
沈飛是她目前帶最久的藝人,雖然也是最紅的,但他不應該止步於此。
沉默了半晌,她語重心長地對沈飛說:「我相信你的實力,你也要相信自己。但是……」猶豫了一下,她還是說:「你要是真的滿足現在的狀態,我也理解。」
沈飛閉了閉眼,然後微笑著對她說:「我會為自己考慮的。」

陳美嘉期許沈飛能得到的角色有好幾個候選人,大多是專業演員,不僅相貌方面可圈可點,演技口碑也很好,總的來說沈飛的確不佔什麼優勢。
但是一個星期之後,電影製片方說和導演商議完,最後還是決定由沈飛出演。
除了形象和人氣方面的考慮,這個角色的打戲還很多,這一點對沈飛來說倒是不難,他多少有點兒底子,而且長年健身,身形和肌肉線條都恰到好處,製片方大概也是考慮到這一點,綜合了各方面,權衡之後才做的決定。
雖然還未正式宣佈,但沈飛參演的消息已經傳出來了,同時還有一份主要演出人員名單,一時間網路上議論紛紛,歡喜的、不屑的、質疑的、看戲的,甚至直接說沈飛演技爛根本演不了的也比比皆是。
沈飛能得到這個角色的確讓人有點兒意外,畢竟和其他演員一比,他本職是歌手,演戲方面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作品,而且據說這個角色雖然戲分不算多,但會很顯眼,很難不相信是公司有幕後交易。
幕後交易在肥皂劇裡演富家公子沒什麼,可在這樣的大製作裡,有人就罵說半點演技都沒有的沈飛在這種好片子裡就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戲還沒拍就已經斷定他肯定不行,瞬間引來沈飛和T'X的粉絲過來對罵,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除了電影之外,有人順便說了句沈飛和鄭楚灝好久沒有一起出現了,明明是組合但一直分開活動,是不是真的打算分開發展了?
隨後有人說離解散只差發聲明的又不只T'X一個組合,分開發展就分開,不過是工作,誰都不能保證一輩子在一個公司,不明說解散至少還能有個念想……
說的不無道理,眾人一時只剩感慨,以及無限的唏噓。
網上討論得火熱,可無論誇的罵的沈飛從來不去理會。
剛出道,還是十幾歲心靈最敏感的年紀時,他有段時間被罵得最慘,甚至被安了許多莫須有的謠言,他都沒放在心上。
對他來說有那個時間看別人罵他,不如睡一覺或者去吃點兒垃圾食物——那時公司管他們管得嚴,幾個正在發育的孩子又是能吃的時候,他甚至想說能請他吃飯的話怎麼罵他都行。
現在沈飛胃口倒是沒那麼好了,但是對那些莫名其妙和吹毛求疵的批評依然不會給一個眼神。
他聽了經紀人的話,也得到了角色,接下來需要考慮的只有電影的事。
和劇組簽約之後,離進組還有一段時間,沈飛特意抽時間親自去拿劇本,同時可以和導演侯湘見個面。
見面當天沈飛穿得普普通通,素面朝天,陳美嘉原本還想讓他收拾一下,至少換件正式點兒的衣服,但又一想見導演的話自然一點也好。
果然,侯湘好像挺滿意沈飛的自然,因為她自己也挺自然,穿著又舊又寬鬆的T恤和運動褲,厚棉襪和塑膠拖鞋,隨意且舒服的打扮,頭髮也紮得鬆鬆散散,臉上未施脂粉,但是唇上的大紅色啞光口紅成了點晴之筆,整個人都明豔起來。
「您好。」沈飛先一步點頭問好。
侯湘點頭,第一次見到沈飛,她認真地打量了眼前的人,又點點頭,「嗯,真人更好看。」
當然,演戲只有好看是不夠的,這一點他們都再清楚不過。
「我看過你的戲,小時候演的幾部都不錯。」
這話聽起來是誇獎,但又多了點兒別的意味。
沈飛微微一笑,半開玩笑地說:「那時候有靈氣。」
侯湘輕輕挑眉,然後笑了笑,這回則是意味不明了。
她又打量了一遍沈飛,比剛才更仔細,目光赤裸但並不冒犯,反而是一種很專業的凝視和審視,連沈飛都不由得抬起下巴想把身姿站得更挺拔一點兒。
「你好像比資料上高……」
「是。」他如實回答,「資料上少寫了三公分。」
這很正常,一般是公司擔心報得太高不好跟其他演員搭戲。
侯湘一撇嘴,「觀眾又不是瞎子,只有粉絲才信。」
沈飛微微一笑,沒說話。
這時陳美嘉過來找沈飛,也跟侯湘寒暄了兩句,劇組其他人知道沈飛來了,紛紛過來找他合照。
有個工作人員拿了一張十年前的T'X五人的專輯來找沈飛簽名,說是好不容易在網上找到的,表情和語氣都有一絲怯生生的,彷彿是怕冒犯到他。
沈飛看了看,的確是當年發行量很少的一張紀念專輯,至於紀念什麼他已經不記得了。
看著保存得不錯的專輯上五個人青澀的笑容,沈飛拿起筆爽快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遞給對方的時候幾乎有一絲鄭重地低聲說了句「謝謝」。

回去的路上,陳美嘉一邊開車一邊跟沈飛聊天,主要是說這次電影的事。
「侯導是知名的文藝片導演,四十歲不到就在國際上拿了不少獎,商業片雖然拍得少但口碑也都不錯,據說挑演員的眼光特別毒,這次能選中你真是萬幸。」
「妳和公司一開始是不是覺得不可能選我?」沈飛微笑著問。
陳美嘉笑了笑,並不否認,但又說:「主要是你不太符合她的審美喜好。」
沈飛扭頭看她,面露一絲茫然。
「她好像喜歡成熟的……當然不是說年紀,是氣質成熟性感又迷人的那種,像這次的男主角,對了,侯導跟他也是朋友……」說到一半她突然想到什麼,問沈飛,「你知道男主角是誰吧?」
沈飛有點兒無語,他對工作雖然沒什麼熱情,但也沒混到連合作夥伴的名字都不知道好嗎?
他扭頭看著窗外,低低回一聲,「齊楚。」

正式進劇組之前,沈飛抓緊時間完成了一些近期的工作,其實時間還算充裕不需要這麼趕,但他想在進組前能多休息一下,調整好狀態。
安排最多的一天他趕了三個工作,光拍照片就拍了一個通宵,到家之後卸了臉上的濃妝,沈飛都嫌棄鏡子裡的自己,好在接下來可以在家休養生息一段時間。
就在這段時間裡他開始看劇本。
不得不說的確是個好劇本,雖然題材稍有些黑暗,但足夠吸引人,他還專門去搜了一下兩個編劇的其他作品,果然都是少而精的。
沈飛幾乎足不出戶,在家很認真地看劇本、背臺詞,揣摩人物,久違地找到了一絲緊張感,休息的時候就看看劇和電影,再就是去樓下小花園裡走一走,得到遛狗主人的同意之後摸一摸別人家的狗。
這天看電視的時候,換了好幾個頻道找到一臺正在播電影,恰好剛開始,好像是幾年前的片子,沈飛便沒再換臺,剛放下遙控器,一抬頭看見螢幕上赫然出現一行字——領銜主演:齊楚。
影片開始,幾個鏡頭之後,齊楚扮演的角色第一個出場,侯湘似乎很滿意他的臉,一連幾個大特寫,幾乎都是連睫毛都可以看清楚的。
沈飛看著大螢幕裡的男人,突然想到了陳美嘉說的侯湘對於男演員的喜好……
成熟性感又迷人,聽起來有點兒肉麻,但用來形容齊楚似乎是合適的。
齊楚不是學表演的,而是畢業於航空學院,成為演員之前也沒有受過什麼系統的培訓,可以說演技是天生的,出道作品就是兩國合拍電影的男主角,據說當時是兩千個人裡層層選拔出來的。
電影上映之後票房口碑都算不錯,第一次演戲的齊楚在電影裡的表現也是可圈可點,作為新人開始嶄露頭角,此後經過不斷磨煉,演技也是越發精湛。
演戲二十年,如今年近四十,齊楚的魅力與日俱增,男演員這個年紀控制不好就會「油」,甚至成熟性感本身一不小心就容易發展成「油膩」。
但齊楚沒有,同歲月一起增加的除了演技和臉上的一些細紋之外,只有屬於這個年紀男人的成熟與性感。
有人玩笑般形容齊楚,穿什麼衣服就可以像什麼人,但是不穿衣服就有點兒看不出年紀了。
因為相貌和演技,年齡沒有限制齊楚的戲路,可以退一步演年紀小的角色,也可以進一步扮演耄耋老人,他算是炙手可熱的演員。
之前沈飛不是沒看過齊楚演的片子,畢竟對方實在太有知名度,但從未認真觀察過齊楚和他的表演。
這次要跟齊楚合作,並且還有對手戲,所以這部電影沈飛看得很認真。
太過專注讓兩小時的電影彷彿稍縱即逝,影片的最後一個鏡頭是滿身傷痕的齊楚坐在車頂上一邊抽煙一邊看海,隨著太陽緩緩消失在海平線,周圍越來越暗,鏡頭也漸漸拉遠,最後只能看見一個輪廓和漫天橙紅色的夕陽……
沈飛靜靜看完了電影,中途幾乎沒有一點走神,不得不說這是部不錯的電影,齊楚的表演更是精彩。
之後沈飛也看了這次共演的其他演員的作品,還有侯湘以前執導的幾部片子,其中還有一部她自導自演的女同短片,色調明豔漂亮,故事卻陰鬱,最後有一個看似美好實則悲傷的結局。
不過,這些天看得最多的還是齊楚的作品。
他去網路上找了好幾部齊楚的電影,幾乎包含了對方從影二十年裡各個年齡段的代表作,當然也包括出道的那部。
有一個鏡頭沈飛很喜歡,翻來覆去看了很多遍。
清澈碧藍的游泳池裡,二十歲的齊楚從水中浮出後坐在岸邊,女主角把白毛巾蓋在他頭上溫柔地替他擦拭著,齊楚抬起頭朝她露出俏皮微笑……
沈飛按下了暫停,把畫面定格在這一瞬間。
不知道是不是看得太多了,恍惚中他好像從齊楚身上看到了一點兒自己的影子。
但是他和齊楚並不像,無論是相貌還是氣質……沒有半點兒相似的地方。


去劇組報到的那天,有粉絲提前來蹲點,雖然演員進組時間一般是不會外傳的,但總有人有管道得到消息。
不過沈飛連突然從草叢裡跳出來的狗仔隊都習慣了,對於來探班的粉絲也沒什麼意見,但也不會怎麼回應,熱情更是沒有,他一直是這樣。
而粉絲並沒有上前打攪他,只是隔著一段距離朝他揮手打招呼、拍照,又送了幾束花,陳美嘉過去替他收下了。
在劇組安排的單人休息室裡,陳美嘉把花放下,囑咐了沈飛幾句之後就先走了,她有事必須趕回公司,沈飛雖然進組了,但她還需要安排他之後的工作。
門一關,沈飛鬆了口氣,覺得陳美嘉這次太小題大作,像是第一天送孩子上學的家長一樣,比他還緊張。
但他知道陳美嘉想趁這次機會讓他在演戲方面轉型,就像之前說的,為今後做打算——好像他的機會只有這一次,失去了就再不會有。
閒著沒事,沈飛擺弄了一下面前的花,有一束他挺喜歡的,花束不大,乍一看有點兒像是捧花,拿起來一看裡面的卡片,發現竟然是給齊楚的。
想來可能是粉絲一激動送錯了,不過……這也能送錯?
沈飛拿著卡片抵在下巴上想了想,自己收下不合適,扔了更不合適,再一想覺得反正也要一起拍戲了,不如趁送花的時候打個招呼。
於是把卡片放回花束裡,他起身活動了一下,對著旁邊的鏡子試了幾個微笑,然後拿著花走出了休息室。
齊楚的休息室就在旁邊,和沈飛的隔了兩個房間,門上貼著列印出來的名條。
沈飛輕輕敲了兩下門,很快門就開了,是齊楚本人。
這是沈飛第一次親眼見到齊楚,門開的一瞬間,還是有點兒驚豔的。
都說大螢幕多少會影響一點兒顏值,而眼前的男人的確比螢幕上還好看,或者應該說是鮮活,他穿了件普通的白T恤和黑色牛仔褲,給人的感覺確實很年輕,不僅僅是相貌,總之很有「明星」味道。
相比沈飛的驚豔,齊楚似乎是冷漠的,面對沈飛沒什麼表情,但目光還是在對方臉上打量了一下,也不知道認出來了沒有。
「你好。」沈飛雙手把花送到男人面前,之所以用雙手是覺得要禮貌。
齊楚看了那束花一眼,微微笑了一下,似乎別有意味。
一開始沈飛還沒明白,跟著看了一眼手裡的花才反應過來,剛才說這花像捧花,所以他這樣倒有那麼點兒「求婚」的感覺了。
不過他並沒在意,仍舊面帶微笑地說:「你的粉絲送的,不小心弄錯了。」
齊楚伸手接過花,說了聲「謝謝你」,然後側身又讓出空間讓他進來。
沈飛原本只想把花送過來趁機打聲招呼就好,既然對方主動邀請說話了,他倒也沒猶豫,大方地入內。
齊楚的休息室和沈飛的差不多大,只是格局有些許不同,也放了很多花。
他先把手裡的花放在化妝臺上,轉身對沈飛說:「坐下聊吧。」
於是沈飛在沙發上坐下,齊楚則是把椅子拎過來坐在了他對面,視線比沈飛高了一點兒。
齊楚開口,少了一開始的冷淡感,「你來得正好,我正發愁,經紀公司的好多員工是你們的粉絲,知道我要和你拍戲之後拜託我幫她們拿簽名,我說我還不認識你,結果都不信。」
沈飛笑了笑,「那我們現在算認識了?」
齊楚揚起嘴角,「當然。」
當然,僅僅是認識還是不夠的。
齊楚略頓了下,又說:「說實話,我沒想到會和你合作。」
對方的語氣並沒有讓沈飛有被冒犯的感覺,於是他微笑著點頭,「我也沒想到,以我的演技水準接這個角色還是有些忐忑的。」
「你的演技不錯,發揮空間很大。」齊楚說:「不用擔心。」
這話聽起來也不像單純的客套,沈飛有點兒意外,剛想問是不是看過他演的片子了,突然有人敲門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他們幾乎同時看向門口,齊楚說了聲請進。
對方推開門後發現休息室裡不僅有齊楚還有沈飛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先跟沈飛打了招呼,再對齊楚說導演找他。
齊楚點頭,「知道了。」
「那我不打攪了。」沈飛也很識趣地站起來,笑著又說:「演戲方面您是老師,今後如果可以,請您多指點我一下了。」
看看,說得多得體。
齊楚看著他微微一笑,突然上前一步,伸手在沈飛的臉頰輕輕戳了一下,他別說閃避了,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
「笑得有點兒假了……」齊楚稍稍低頭湊近沈飛低聲道:「不想笑可以不笑,不然很容易讓人看出來。」
說完,齊楚便轉身離開了休息室。
沈飛站在原地,幾秒之後抬頭看了一眼男人的背影,緩緩瞇起眼……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關於那個很A的驅鬼師》

    【預購】《關於那個很A的驅鬼師》
  • 2.《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 3.《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意料之外的一見鍾情》
  • 4.《我被勁敵標記了》

    《我被勁敵標記了》
  • 5.《給本命的慾望情書》贈【ISSUES十週年紀念卡】

    《給本命的慾望情書》贈【ISSUES十週年紀念卡】
  • 6.《床戰後戀人不見了》

    《床戰後戀人不見了》
  • 7.《明君的陪睡能臣》

    《明君的陪睡能臣》
  • 8.《醫生床上的男神》

    《醫生床上的男神》
  • 9.風夜昕【T'X男團】系列全3冊(含三冊首刷贈品)

    風夜昕【T'X男團】系列全3冊(含三冊首刷贈品)
  • 10.《頂流偶像翻船了》贈限量「作者印簽珠光特典卡」

    《頂流偶像翻船了》贈限量「作者印簽珠光特典卡」

本館暢銷榜

  • 1.《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算命的說我19歲會被鬼吃掉》全4冊+限量「地府夫夫」典藏透卡
  • 2.【預購】《關於那個很A的驅鬼師》

    【預購】《關於那個很A的驅鬼師》
  • 3.《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 4.《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三.鬼皇子的永生契

    《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三.鬼皇子的永生契
  • 5.《實習警官獸老闆》終卷.雨娘的千年愛戀

    《實習警官獸老闆》終卷.雨娘的千年愛戀
  • 6.《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一.古井裡的鬼美男

    《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一.古井裡的鬼美男
  • 7.《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二.青春不死的戲子

    《實習警官獸老闆》卷二.青春不死的戲子
  • 8.帝攻最終回《王的枕邊敵》+限定番外篇

    帝攻最終回《王的枕邊敵》+限定番外篇
  • 9.《酒魔醉》

    《酒魔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