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特別推薦
分享
藍海E127801

《王朝第一騙妻案》

  • 出版日期:2022/10/21
  • 瀏覽人次:11445
  • 定價:NT$ 280
  • 優惠價:NT$ 221
陸微:請問少卿大人,知法犯法,該當何罪?
沈肇:騙妳是我錯了,但愛妳沒有錯!


大理寺少卿沈大人審案向來講究實事求是,最恨隱匿不招的犯人,
但是平生頭一次可恥的撒謊了,他冒名頂替了自家侄兒,
因為那個讓他想了十年、念了十年的姑娘是他侄子的未婚妻!
當年她救了淪為乞兒又差點病死的他之後,
他就發誓功成名就後要向她求親,讓她過上好日子,
她父親身陷牢獄,他拯救未來岳丈不遺餘力,
還讓她假扮丫鬟一路隨行,出公差也不忘培養感情,
然而家裡女眷卻不懷好意,設下鴻門宴想折辱她,
這徹底碰觸他的逆鱗,也讓整個沈家差點被掀翻……
清風拂面,八十後生人,
長居於西北戈壁,自喻為生命力旺盛的雜草一株。
溫情巨蟹,死宅,目標是宅死。
喜歡大開大合的文風,喜歡高度的白酒,無辣不歡。
喜歡美食與旅遊,喜歡世俗的眼淚與團圓,尤喜寫治癒系暖文。
讀小說,品人生

芹是很自信獨立的女生,不是那種氣場強悍的女強人,而是帶有同性也會喜歡親近的柔軟,她善解人意,卻也率直爽朗,是我丟失的高中死黨。我家至今還有一整箱以前我們通的信,她寫的卡片、她寄來的禮物,我都收得好好的,我們曾經非常親密,結伴旅行、無話不談,她是我青春歲月裡非常重要的朋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漸行漸遠了呢?我們並沒有吵架,也沒有鬧翻,或許是出社會後彼此工作忙碌疏於聯絡,或許是有了家庭後生活重心再也不同,或許沒有為什麼,只是我們的友誼沒經歷住時間的考驗,慢慢的,我們變成只能從共同的朋友那裡探知對方消息,最後變成了沒有交集的點頭之交。
你的生活裡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朋友呢,一個想起來會遺憾、真真切切已經丟失的朋友?成年人都知道時移世易,知道你們無法再像以前那樣親密無間,有的人會不甘、會怨恨,會有很多後悔、很多情緒;有的人看得很開,覺得只要彼此過得都好,祝福對方就夠了,陸微就是後者,她一開始非常掛心跟她一路行乞、互相關照的阿元哥哥,擔心與小夥伴分開後他日子過得不好,很渴望能收到他的消息,但天長日久的,對方始終音訊全無,她便也漸漸放下,不再糾結,這樣的灑脫對一直把她放在心上的沈肇是又愛又恨的。
《王朝第一騙妻案》是個故事節奏掌握得恰到好處的故事,有個充滿張力的開頭,讓人迫不及待的看著兩個孩子是如何經歷難關到長大之後再度重逢,他們信任且依賴彼此,讓小編想起當年一起闖禍玩鬧的死黨,不幸的是,小編跟死黨的友誼悄悄褪色,無法再延續下去,可幸運的是,故事裡的主角他們找到彼此,接續了中斷十年的緣分。現實生活中不是所有遺憾都一定能被彌補,可小說裡的遺憾則是一定會有個圓滿結局,這就是小編熱愛小說的理由,希望這個故事能讓你在品味人生的同時也覺得遺憾獲得補償,看了完滿的故事,也有完滿的一天。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被丟下的女孩
八月的榮安縣城,正午驕陽似火,沿街行人寥寥,許多百姓抵受不住毒辣的日頭,都在家中避暑,就連前些日子湧進縣城的一批流民都失去了沿街討飯的熱情,各自找了陰涼之處貓著,或靠牆半閉著眼睛打盹,或有氣無力的躺著,按壓著餓得前胸貼後背的肚腹,以緩解久餓的疼痛。
正在此時,一隊人馬駛進縣城,離城門最近的十幾名流民振奮精神,生怕被別人捷足先登,提著破碗一擁而上,衝向了進城的車隊。
車隊周圍是兩列帶刀侍衛,中間拱衛著一輛由四匹純白色駿馬拉著的華貴馬車,後面跟著兩輛青帷馬車以及行李車駕,想來車隊的主人非富則貴。
十幾名流民堵住了車隊去路,當先的侍衛隊長喝斥道:「閃開!」
流民之中一名四十多歲兩頰凹陷的中年男子腆著臉往前湊,討好道:「好心的貴人,給口吃的吧!」
馬車裡傳來一把嬌脆的女聲,「何進,主子不舒服,還不趕緊處置了找客棧歇息?」
何進懶得跟這幫流民廢話,長劍出鞘,一言不發砍向擠過來的流民,擠在最前面的流民被砍傷了肩膀鮮血直流,頓時嚇得其餘人紛紛後退,眼睜睜看著車隊駛向縣城最繁華的街道,只有那名倒楣的流民捂著肩膀慘嚎,無人看顧。
車隊到達城內最大的來福客棧,夥計們殷勤迎了出來,馬車裡的人終於露了頭。
當先下來的是一名圓臉丫鬟,緊跟著便是兩名富態婆子,三人回身扶著一名年輕的貴婦下了馬車,隨後出來的是兩名小姑娘,打頭的約莫七八歲,白胖圓潤如湯圓,落後一步的大約五六歲,羸弱如細竹,風大點都得擔心她要被吹跑了。
貴婦牽起白胖圓潤的小姑娘率先踏進客棧,瘦弱的小姑娘卻在客棧門口停了下來,眼神被客棧牆根下躺著的小乞丐吸引,自作主張走過去,蹲下細瞧那躺著的小乞兒。
小乞丐面上髒黑,頭髮打結,嘴唇乾裂,只餘一雙漆黑的眼睛無力的瞪視著她,眼神裡似有憤懣不甘的火星子,觸及小姑娘清亮的眼神,忽地滅了,只餘茫然。
小姑娘伸出細骨伶仃的手指,毫不猶豫摸上了小乞丐髒黑的腦門,身後緊跟著過來的圓胖婆子頓時咋咋呼呼喊起來,「誒誒——姑娘快起來,乞丐身上有蝨子,髒死了!」
小姑娘手指冰涼,似體有不足,按在小乞丐滾燙的腦門上,讓他瞬間舒服得差點哼哼起來,可是緊跟著那富態圓胖的婆子氣呼呼一把拉開了小姑娘按在他腦門上的手,對小姑娘一頓數落。
「姑娘,妳母親出身鄉野,不懂規矩,妳這散漫的性子可得改改。如今郡主做了妳的母親,身分尊貴,又是皇室宗親,妳可得跟著郡主好生學習規矩!大家閨秀當街摸乞丐的腦袋,算是怎麼一回事啊?」
小姑娘似乎對她的數落習以為常,並不接話,只是執拗的抽出自己被婆子拉著的手,等她數落完了才認真說:「富嬤嬤,他在發燒。」
富嬤嬤是蕭蘭茵身邊極為得臉的婆子,被打發來照顧小姑娘本來就不大高興,時時處處以郡主府的規矩來要求小姑娘,此刻更是鄙視的掃了一眼半死不活躺在牆根下的少年,不屑道:「慢說他是發燒,就算是死了,與姑娘妳又有何干?」
少年聽到這話,也不知道觸動了他的哪根心弦,雙目噴火掙扎著便要起來,奈何數日粒米未進,人又燒得渾渾噩噩,才微微欠起身子便全身脫力倒了下去。
小姑娘竟也不嫌棄,連忙去扶他,兩隻小手將將扶住了他的腦袋,教他後腦杓免於砸在石板上的噩運。
忽聽得身後一聲尖利的叫聲——
「陸微,妳在幹什麼!」卻是蕭蘭茵牽進客棧去的小姑娘尋了過來,見到陸微一雙纖細瘦白的手托住了小乞丐的腦袋,頓時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免不得呵斥,「妳快放開他,髒死了!」
陸微時年六歲,母喪一年多,父親陸安之與寡居兩年的新城郡主蕭蘭茵成婚不足三月,而呵斥她的正是蕭蘭茵與亡夫生的女兒韓錦。
韓錦大她一歲,自跟著蕭蘭茵進入陸家,對陸微百般挑剔,此刻更是對她的行為震驚到了極致。
「妳眼瞎啊?看不出他多髒?頭髮都打結了,不定頭髮裡都有蝨子!」她邊說還朝後退了兩步,一疊聲吩咐跟著的僕婦,「富嬤嬤,妳趕緊抓她去沐浴,盯著她仔細搓三遍!我今天不想跟她一起吃飯,免得她身上的蝨子傳過來!」
她說完氣哼哼扭頭走了。
富嬤嬤態度也不甚好,「姑娘,妳也別讓老奴難做,沒聽到大姑娘的話嗎?郡主素來愛潔,妳明知郡主病著,還非要這般不講究,什麼髒的臭的都敢上手,還不趕緊回房去!」
陸微對婆子的話充耳不聞,轉頭去馬車裡拿了水囊點心過來,餵小乞丐喝了好幾口水,還餵他吃點心。
小乞丐餓了很久,吃得狼吞虎嚥。
富嬤嬤氣急敗壞,「誒——誰讓妳給他拿點心的?這可是郡主的點心!」
陸微對她的急怒視而不見,細聲細氣解釋道:「郡主中了暑氣,沒胃口吃點心,天氣太熱,這些點心放到明兒就壞了。」又對小乞丐說:「你慢慢吃,別著急。」
小乞丐漆黑的眼珠子在她臉上掃了一眼,見她五官蒼白削瘦,全然沒有小孩子的圓潤之態,瓷白的皮膚之下青色的血管隱隱可見,透著一股病弱之氣,倒也無暇探究閒事,趕緊埋頭苦吃。
富嬤嬤多番阻止,對陸微的態度可謂惡劣,她年紀雖小但定力十足,只當身邊圍繞著一隻嗡嗡亂叫的大頭蚊子,照舊有條不紊做自己的事情,待得小乞丐吃飽喝足,她還從自己荷包裡摸出兩塊散碎銀子塞進小乞丐的手裡,細細叮囑他,「你拿銀子找家藥堂看病,燒得這般厲害,可再拖不得了。」
「姑娘妳給他銀子做什麼?」富嬤嬤氣怒至極,上手便要從小乞丐手裡搶銀子,卻被陸微緊緊抓住了手腕。
她依舊是不緊不慢的語氣,「富嬤嬤,走吧。」
直到主僕踏進客棧,小乞丐耳邊還能聽到婆子氣咻咻的指責,「姑娘妳再這樣胡亂扔銀子,老奴便要告訴郡主,讓郡主來教導妳。」
她雖自稱「老奴」,但言行間對陸微的輕視無處不在,甚至是直呼妳啊妳的,而陸微忍功了得,竟也一聲不吭任由她發洩。
小乞丐拄著棍子站了起來,握緊了手心裡的碎銀子,小聲嘀咕一句,「奴大欺主!」隨即慢慢拖著雙腿往藥堂而去。
 
 
蕭蘭茵一路舟車勞頓,踏入來福客棧便病倒了,請了大夫來看診,說是中了暑氣,頭暈噁心連晚飯也吃不下,婆子熬了解暑的湯藥送進來,她喝了一口便吐,慌得隨行的丫鬟婆子在她房裡打轉。
何進轉頭又將大夫捉了來,拿刀抵著他的脖子威脅,「你開的什麼藥?病人喝了一口便吐,連膽汁都要吐出來了,還不老實說?」
老大夫在榮安縣城行醫大半輩子,看過病人無數,還從來沒遇過這麼不講道理的病患家僕,當即梗著脖子道:「解暑的湯藥是難喝了一點,但說我的藥有問題,不如殺了我!」
客棧掌櫃生怕在自己店裡出事,壯著膽子解釋,「貴人先別急著動刀,且聽我一言。林大夫的醫術在榮安縣是出了名的,附近不少村鎮都有病人前來看診,許是……許是湯藥難喝,貴人難以下嚥吧?」
 
陸微被富嬤嬤揪回房裡洗澡,奉韓錦之言如聖旨,盯著她仔細搓洗三遍才放出來,餓著肚子被揪到蕭蘭茵所住的客房門外侍疾,聽著裡面鬧出來的動靜,暗暗吐槽:尋常鄉間百姓的腸胃粗糙,野菜粗糧都食得,郡主的腸胃嬌貴非常,豈能相提並論?
果然何進聞言便怒了,「鄉野賤民,安敢與郡主相比?」
她在繼母蕭蘭茵手底下討生活不足三月,卻已經熟悉了郡主及其手下的行事風格,許是從小出身富貴的魯王府,又格外得魯王厚愛,蕭蘭茵驕矜非常,且自傲於出身皇族宗親。她雖不曾提起陸微親生母親,但她身邊侍候的丫鬟婆子連同其女韓錦,曾不止一次嘲諷陸微的親生母親出身草莽,粗魯野蠻不知禮數。
陸微胎穿而來,對親娘印象深刻,每逢此時皆裝聾作啞,甚至還在父親陸安之氣怒之際勸說他,「我娘出身與人品如何,與旁人何干?」
她小小的耍了個心機,以「旁人」暗指蕭蘭茵及其身邊的人,來試探陸安之的態度。
陸安之聞聽此言,慈愛的摸摸她的小腦袋,一頭扎進公務,數日都不曾來後衙吃飯。
房內,經過掌櫃的巧言相勸,林大夫總算識清了病患身分貴重且不好侍候的現實,客氣道:「草民醫術不精,平日接診的都是鄉野百姓,既然郡主未曾喝草民所開的藥,不如另請大夫前來替郡主看診。」
蕭蘭茵身分貴重,走了林大夫還有張大夫王大夫……半下午的功夫,榮安縣城但凡有點名氣的大夫都被請了一遍,也不見緩解她的中暑症狀。
眾大夫看診結果一致,奈何郡主對氣味敏感,聞到藥味就想吐,熬進來的湯藥一碗接一碗的潑了出去,最後也只喝了點綠豆湯臥床休養。
主子身體不舒服,身邊的丫鬟婆子都忙著照顧病患,連富嬤嬤也湊進去獻媚,反而讓陸微得著片刻的自由。
陸微踅摸出去,發現小乞丐依舊躺在客棧門口的牆根下,身邊放著幾包藥草,顯然是已經看過病,只是無處熬藥。
她估摸著小乞丐約十來歲,也是見他年紀小可憐,便央客棧的掌櫃借一間柴房給他住,自掏腰包請廚房的婆子幫他熬藥熬粥。
蕭蘭茵在榮安縣城養了兩日的病,小乞丐也在來福客棧養了兩日,每日閉著眼睛算著時辰,到得吃飯喝藥的時辰,哪怕住著的只是客棧柴房,小姑娘也會先敲過門,聽得他說「進來」才會端了粥跟藥進來。
小姑娘生得瘦弱,笑起來一雙眼睛卻明亮如星辰,透著說不出的暖意,也不問他的身世,更不談論自家長短,只笑咪咪說:「小哥哥快起來,今日熬得噴香的肉粥,我還讓廚房切了點青菜碎在裡頭。」
小乞丐慢慢坐起來,接過她遞來的肉粥埋頭吃了半碗,終於問出兩日來的第一個問題,「妳為何要救我?」
陸微考慮到他的年紀,十歲左右的男孩子正是敏感的時候,便扯個由頭哄他,一臉傷感的說:「我阿銘表哥跟你年紀相仿,最是氣性大,去年小舅舅揍了他,他負氣離家出走,至今還沒回來。」
李銘上次離家出走,只走出去三里路,吃光了自己帶出來的一包點心五塊肉乾,在山坡上曬了一下午的太陽,見家中無人追出來,考慮到食宿問題,不等天黑就自己走回去了。
小乞丐道:「……妳是擔心妳的阿銘表哥?」
陸微皺著眉頭小聲嘀咕,「阿銘表哥離家已近一年,手裡沒錢,年紀又小,病了餓了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端一碗熱粥給他。」
小乞丐喝完了一大碗肉粥,閉著眼睛灌下去一碗苦藥汁子,發現小姑娘還深陷在「擔心離家出走的阿銘表哥衣食無著」的狀態之中,又不知如何安慰她,便問道:「妳叫什麼名字?」
其實初次見面,他便聽旁人喚了小姑娘的名字,不過對方不曾做自我介紹,他也不好直呼其名。
小姑娘雙手比劃,「我娘說我生下來這麼小,細弱的跟小貓崽子似的,都不及我爹爹的鞋子長,生怕養不活,給我起名阿細。」她睜著大眼睛反問:「小哥哥叫什麼名字?」
總算暫時忘了她離家出走的阿銘表哥。
小乞丐道:「我叫阿元。」
「阿元。」
小乞丐道:「我比妳大,小阿細。」
小姑娘道:「阿元哥哥?」
小乞丐露出一點笑意,卻聽得小姑娘擔心道:「聽富嬤嬤說,明日要啟程。」
他面上笑意驟散。
小姑娘解下身上荷包塞給他,「你自己多保重。掌櫃的要是趕你走,你拿這銀子尋個安身之所。」
萍水相逢,離別在即,阿元從身上摸出一塊玉佩遞給她,「小阿細,多謝妳救我,這是臨別禮物。」
玉佩觸手溫潤,玉質通透,價值不菲,陸微瞪著眼睛懷疑的盯著他,一不小心便將心裡話說了出來,「你你……你不是退燒了嗎?這麼貴重的東西,怎的送了給我?別是又燒起來,糊塗了吧?」說著伸手去摸他的額頭。
阿元:「……」
 
 
陸微被小乞丐阿元強塞了一塊價值不菲的玉佩,回房收拾好自己隨身的東西,才站在蕭蘭茵房門口,卻聽到裡面傳來富嬤嬤告狀的聲音——
「郡主,那小丫頭整日亂跑,跟個小乞丐攪和在一起,可真是賤人賤命,得了她娘的真傳。」
另外一位秦嬤嬤也隨聲附和,「她娘出身低賤,也是咱們郡主寬仁,才能留她在身邊聽教,可老奴冷眼瞧著,這丫頭表面乖順不頂嘴,可哪次不是把郡主的教導當耳旁風?」
這也是蕭蘭茵二婚之後發現的最大問題。
陸安之放著滿京城高門閨秀不娶,卻頂著家中壓力娶了出身草莽的原配李清柔,還生了一雙兒女,可李清柔短命,兒子尚在襁褓之中便染上時疫撒手人寰,這才令她有機會與陸安之相攜白首。
成婚之前,陸老夫人原準備將李清柔所生的一雙兒女都帶在身邊撫養,但陸微不願與父親分開,於是只將孫兒衍哥兒留在身邊。
蕭蘭茵原想著陸微不過一個六歲的小丫頭,其母是個沒見識的鄉野草民,無論是郡主的身分還是皇室宗親的富貴都容易籠絡過去,誰知都快三個月了,還是養不熟。
別看陸微年紀小病歪歪的模樣,表面乖順寡言,實則戒備心極重,極難親近,況且陸安之極為疼愛女兒,若非此次安溪府亂象已生,他也不會允許蕭蘭茵帶著陸微回京。
想到成婚之後繼女的存在無時無刻不是在提醒著陸安之原配的存在,蕭蘭茵煩躁的皺起了眉頭,「總不能把那小丫頭攆走吧?」
臨行之時,她倒是以「民亂之時一家團聚」為由將陸微身邊的兩個小丫鬟跟奶娘放還歸家,還當著陸安之的面撥了丫頭婆子給陸微,十足「慈愛繼母」的面孔,還再三向陸安之保證,一定將陸微平安帶回京城,就為著一路上好拿捏住小丫頭,讓她認清楚形勢,往後對自己言聽計從。
陸安之不放心女兒,原是打算派幾名貼身長隨跟著女兒,卻被蕭蘭茵與陸微雙雙阻攔,前者有自己的計較,後者擔心安溪府亂起來,父親身邊乏人調度。
富嬤嬤最是瞧不慣陸微那副倔頭倔腦的模樣,眼神閃爍,肚裡幾番盤算,到底沒再說什麼。
其間還夾雜著韓錦不屑的聲音,「陸微呆頭呆腦,最是討厭,要是半路把她丟了再好不過!」
她從小被蕭蘭茵捧在手心,猛不丁多出來個名義上的「妹妹跟父親」,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時時處處瞧陸微不順眼,沒少找她的麻煩。
陸微不便在繼母房外窺聽,索性回房洗漱收拾,早早睡了。
半夜時分,她聽到富嬤嬤回來開門的聲音,緊接著便在她身邊躺下,呼嚕連天,吵得她睡不安寧,也不知幾時睡著,再次醒來卻是被外面的喧鬧聲吵醒。
陸微睡的房間臨街,外面大街上動靜鬧得格外大,不但人聲鼎沸,還有打鬥搶砸的聲音,富嬤嬤不知幾時已經起身走了,想來是去蕭蘭茵身邊侍候。
她迅速穿好衣服,小心將窗戶打開一條縫,朝下面街道看去,頓時被嚇了一大跳。
大街上流民到處流竄,還有不少提著刀斧棍棒的,衝進沿街的店鋪打砸哄搶,蕭蘭茵身邊的護衛刀劍出鞘,正保護著她們母女倆往外衝,富嬤嬤肥胖的身軀尤其顯眼,緊黏在韓錦身側,所有人都在往外跑,竟無人顧得上喚她起床。
陸微手腳冰涼,不敢想像自己流落街頭的後果,就算是繼母蕭蘭茵再高傲,韓錦的排頭再難吃,在她們身邊至少也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她當機立斷,抓起枕頭下的銀子塞入懷中,狂奔了下去,連行李都顧不得拿,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哪怕是再屈辱也要跟緊了繼母。
陸微衝出去的時候,正逢何進帶著一隊人馬砍翻了聚集過來的流民,扶著蕭蘭茵母女倆坐上馬車,丫鬟婆子們也沒命的往上爬。
富嬤嬤惜命,一把拉下半個身子已經爬上馬車的大丫鬟綠雲,自己先爬了上去,氣得綠雲差點破口大罵。
蕭蘭茵撩起車簾催促,「快走快走!」
車夫揚鞭的同時,她的視線與客棧裡衝出來的陸微撞在一處,後者一張小臉煞白,分明是想要衝向馬車。
她腦子裡「嗡」的一聲,終於後知後覺想起來,事出緊急,她只顧拖著自己的寶貝女兒逃命,竟忘了派人叫醒繼女陸微。
陸微追出來的身影在她眼前一閃而過,馬車已經發瘋一般疾奔城門方向,何進帶著一眾護衛保護在側。
富嬤嬤朝後跌坐下去,後腦杓磕在車壁上,立時腫起雞蛋大的一個腫塊,她顧不得疼爬起來往車窗外面瞧去,拍著胸口直念叨,「好險好險!」
蕭蘭茵手指緊扳車窗,腦子裡天人交戰,很快眉目狠厲,扭頭問道:「富嬤嬤,陸微呢?」
剛剛才慶幸自己逃出來的富嬤嬤兜頭被潑來一盆冰水,當場被急凍在了原地,僵硬的四下轉動脖子,甚至期冀陸微機靈一點,跟在她身後也爬上馬車。
她的目光在車內四處轉了一圈,絕望的發現,陸微似乎……很可能沒有跟上來,還是不肯死心,掙扎問道:「她……她會不會在車轅上?」
馬車極速往城門方向駛去,街道兩旁亂哄哄提著刀斧棍棒殺紅眼的流民猙獰面目一閃而逝,蕭蘭茵面色鐵青怒道:「不是讓你們照顧陸微的嗎?」
富婆子:「……」
天色剛亮,榮安縣城門才開,流民便亂了起來,除了最近一段時日湧進城內的流民,還有一股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流民提著刀斧棍棒衝進城來,見得店鋪便打砸搶劫,領頭的青壯漢子們衝進毫無防備的縣衙,趁亂砍了縣太爺的頭顱,衙差們見此一哄而散,各自逃命。
消息傳到來福客棧的時候榮安縣城已經徹底亂了起來,到處都是走投無路餓到發瘋的流民,何進得到消息催促著眾人趕緊出發,丫鬟婆子匆忙之際連行李都顧不得收拾,只帶著隨身的貴重物品就上了馬車。
富嬤嬤跟兩名丫鬟雖然被蕭蘭茵指派去侍候陸微,一路上卻大多圍著蕭蘭茵母女倆轉,生怕被長期派去侍候陸微,對郡主這位繼女很是敷衍,而陸微自理能力甚佳,也從不麻煩她們,大難臨頭之際她們竟忘了自己的差使,只想保住性命。
「主子……」富嬤嬤與其餘兩名丫鬟面色慘白跪在馬車上,既不敢提折返回去救陸微,又清楚的意識到自己所犯大錯,只能不住向蕭蘭茵叩頭求饒,「主子饒命……」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 2.《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3.《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 4.《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5.《姑娘掌勺食時香》

    《姑娘掌勺食時香》
  • 6.《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 7.葉東籬×艾佟 聯合套書【雙囍】

    葉東籬×艾佟 聯合套書【雙囍】
  • 8.《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 9.《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 10.【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本館暢銷榜

  • 1.《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3.《姑娘掌勺食時香》

    《姑娘掌勺食時香》
  • 4.《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5.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6.葉東籬×艾佟 聯合套書【雙囍】

    葉東籬×艾佟 聯合套書【雙囍】
  • 7.《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8.《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
  • 9.《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10.《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