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重生美食
分享
藍海E126901

《滿級女神廚》

  • 出版日期:2022/10/12
  • 瀏覽人次:10416
  • 定價:NT$ 310
  • 優惠價:NT$ 245
試 閱
她這個現代主廚只想掌握吃貨王爺的胃,穩固自家酒樓生意,
誰知對方吃著吃著,竟把一顆真心與王妃之位送給她……

 
洛明珠沒想到自己能重生,於是她搶先和負心未婚夫退婚,
護住險遭汙衊的名聲,拯救家人與自家酒樓,
之後靠著頂級廚藝拉攏安逸王元嘯成為酒樓大股東,
不管佛跳牆還是一百零八種魚料理都難不倒她,絕對滿足吃貨王爺的胃,
還端出他沒看過的吃食,慕斯、蒸蛋糕,以及會「生長」的小甜點,
只是王爺投桃報李的方式太誇張,出資幫她設置火鍋底料工廠,
派隨身護衛保護她,送她公主都沒有的粉色鮫珠,
甚至半夜帶她上城樓,看專門為她燃放的祝賀生辰煙花,
面對高富帥戰神王爺的求婚,傻子才不答應,
至於他的天煞孤星命格、前三任未婚妻不是死就是瘋……
她都死過兩回,如今來到第三世,相信自己的命絕對夠硬!
廣靈泉,女,四川省遂寧市人,五音不全愛唱歌,
手殘還愛打遊戲,愛吃愛玩愛作夢那種標準的九五後。
因為小說看得多,想法天馬行空,經常思考是不是真有蟲洞穿越和七星連珠一說。
腦洞大得突破天際,所以喜歡將它們轉化成文字呈現出來。
美食治癒身心

治癒人的方式有很多,美食絕對是最為普遍的一種,品嘗到美味的料理,再不開心的情緒,都能被入口後的美食瞬間治癒,美食更是人生百味的濃縮,酸甜苦辣,應有盡有。
每回到了假日,小編最期待的就是與朋友們的美食聚會,不管是熱騰騰的麻辣鍋還是甜蜜蜜的和菓子,都能治癒自己一整週的疲憊。
廣靈泉的《滿級女神廚》中,有許多治癒人心的美食,最棒的是女主角洛明珠就是一個廚師,而且她擁有米其林三星的美味技術,想要什麼美食都能自己做。
當她因為閱讀徒弟的小說,發現自己前世竟是書中人物——洛神酒樓掌櫃的千金洛明珠,因而想起過往記憶,最後更是重生回第一世,想辦法挽救即將到來的危機。
她那陳世美一般的未婚夫,傍上尚書千金想退婚不說,還想搞垮她家酒樓生意,幸好洛明珠有兩輩子的經驗,又未卜先知,成功閃避名聲被毀的危機,更順利甩脫糟心的婚事。
然而壞心的前未婚夫有尚書當靠山,洛明珠只得將主意打到因為愛吃美食,特別關照她家酒樓生意的安逸王身上。
知道對方愛吃魚,她發揮所長先想辦法弄來少見的海椒入菜,直接用一盆水煮魚敲開王府大門,從此讓安逸王成為自己人。
對方年紀輕輕就大破邊關敵軍,有戰神王爺之稱,如今有了專門為他做魚的廚子自是龍心大悅,幫洛明珠一點小忙他自是欣然同意。
隨著兩人日漸相處,他逐漸發現除了廚藝高超,洛明珠還有許多優點,這些都讓他不知不覺動了心,可他那天煞孤星的命格,還有前三任不是瘋就是死的未婚妻,洛明珠真能熬過這一關嗎……
書中有滿滿的美食料理、輕鬆逗趣的情節,適合泡一壺好茶,準備一碟點心,捧著書本,與故事主角們一起享受美食之旅!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阻止禍端
洛明珠顫巍巍的拿著手裡的書,眼眶通紅,血絲佈滿眼球,只見書的封面上寫著幾個大字——《科舉之平步青雲》,全文八十八萬字。
這本書是前段時間身為米其林三星餐廳主廚的她收的小徒弟的書,閒暇時便翻著看看,結果越看越不對,裡面的一個炮灰女配和她兩輩子都同名同姓,也叫洛明珠。
她是書中男主柳青雲的未婚妻,因不守婦道被柳青雲退婚,弟弟被人打斷腿感染而死,父親傷心過度去世,之後洛家的酒樓被柳青雲收購。
柳青雲出身貧寒,十二歲考中秀才後被一酒樓掌櫃收為女婿,五年後考中貢士,與酒樓掌櫃女兒退婚,與尚書之女訂親,從此平步青雲。
結尾的時候有一則番外,男主柳青雲抱著他的小孫子,小孫子問他——「爺爺,您這一生有什麼事後悔過嗎?」
柳青雲回道:「有吧,以前家裡窮的時候被一家開酒樓的強行結親,幸虧你爺爺我考中貢士這才退掉婚約,他那個女兒還是個不守婦道的女人。」
洛明珠看到此處,這和她留有記憶的上一世發生的事一模一樣,心口鬱結,一口血噴了出來,倒在桌上,意識越來越渙散——父親、明承……是我害了你們……
洛明珠醒過來時精神恍惚,面色蒼白,看向房間古色古香的裝潢,想著這是真的重生回來第一世了還是自己作的一個夢?她必須找點兒事做證明一下。
這兩天酒樓大廚請假,再加上時近傍晚客人少,後廚也輕鬆,所以洛明珠到後廚的時候,她父親洛華也在那兒,正拿著那些當日剩下來的食材到鼻下嗅。
洛神酒樓能在京都頗有名氣,除了味道好之外所用食材也新鮮,當日沒用完的肉絕不留到第二天,若是剩下來的肉沒有變味便讓廚子做給幫工們吃。
洛華抬頭看到自己女兒虛弱的站在門邊,不知在想些什麼,他趕緊走過去,看明珠穿得略微單薄,神色也有些不對勁,卻沒多說什麼,只讓她早些回房,外面風大。
洛明珠卻撲進洛華懷中,父親獨有的味道傳入鼻中,她沒作夢,她真的回來了,她的父親她的弟弟都還在!
眼角的淚悄悄滑落,浸入洛華胸口的衣衫,洛明珠抬起頭來對他搖搖頭,「父親,女兒來做菜給您吃。」
「妳也不看看妳的身子,風寒還沒好做什麼菜啊?回房間歇息不好嗎?」
洛明珠目光堅定地看著他,道:「女兒會做,請父親信女兒。」
說完,她越過洛華,直接朝那塊三斤多的排骨走了過去。
那塊排骨不算多新鮮,放了一天,表面有些乾,不過沒臭代表還能食用。
女兒性子又強又倔,洛華管不了,直接走出廚房去大堂盤帳,眼不見心不煩。
廚房裡兩個幫工,一個是洗碗工張嫂,另一個是墩子小六,大名盛六。兩人在洛神酒樓做了好幾年工,皆知自家大姑娘算帳是一把好手,一把算盤打得帳房先生也要認輸,但是做菜?他們大姑娘別說是做菜了,廚房都很少進過。
張嫂有些猶豫的看著洛明珠,心裡想著可別把那塊上好排骨給糟蹋了。
「小六,你來幫我把這塊排骨剁成拇指長的小段。」沒辦法,洛明珠身體還未好全,鍋鏟勉強能拿起來,但是剁排骨是真沒力氣。
張嫂暗歎一聲,果然,大姑娘刀都拿不動,哪裡像是會做菜的樣子啊?
小六在洛神做了三年的菜墩子,技術是頂頂好,動作俐落乾脆三兩下就把那三斤多的排骨給剁好了。
洛明珠把袖子挽起來,青色衣袖下露出一小截纖細白嫩的手臂,小六看了一眼,微微撇過頭移開視線。洛明珠在二十一世紀當了十幾年的主廚,早忘了男女大防應該避嫌。
她仔細把排骨放進盛滿水的盆裡,將血水搓出來後倒掉,反覆幾次直到全是清水才作罷,而後將排骨放進大鍋,加上蔥段和薑片,再倒上一湯匙的白酒,用大火煮著。
張嫂蹲坐在灶孔前負責看火,一根根乾柴塞在裡頭,火燒得正旺,一鍋水不一會兒就滾了,隨著滾水翻騰,排骨裡沒有清洗出來的血沫也跟著浮了上來。
洛明珠讓旁邊無所事事的小六拿勺子將浮沫撇掉,自己到佐料區拿了個小碗開始配料,糖醋排骨最主要的就是糖和醋的比例,可現在的大周朝哪裡拿得出醋啊?
於是她切了一顆檸檬,取其中一半挑出籽,用力擠了兩勺檸檬汁,又放了小半勺鹽進碗裡,調和均勻用其充當醋。等水滾了一刻鐘後,洛明珠將已經焯好的排骨撈起用涼水再次清洗,然後放在一旁。
接著是炒糖色,兩大勺涼油、兩調羹白糖跟著下鍋,控制好火候,糖化了再炒兩下成焦糖色。「刺啦」一聲,洛明珠將排骨倒下鍋翻炒,待排骨均勻上好色,表皮也變得酥脆,再倒入調好的佐料,令人口舌生津的糖醋味瞬間溢滿整個廚房,一陣清風吹來,隱隱將這股味道帶入了酒樓大堂。
鼻子靈敏的洛華嗅了嗅,疑惑地說道:「這什麼味道?好香啊。」
他順著香味往廚房走去,同時間洛明珠將糖醋排骨盛到白玉般的瓷盤上,左手白色芝麻,右手青綠蔥花,就那麼一撒,這道菜的賣相又上升幾分。
撒完芝麻蔥花,洛明珠將殘留的幾粒芝麻拍掉,自信扠腰,「來人,上菜。」
小六正沉浸在濃郁的糖醋香中,這會兒湊近一看,忍不住嘟囔,「這菜真是又香又好看啊。」
他將糖醋排骨端到廚房的案板上,張嬸也忍不住湊過來,聞著這盤菜已經快流口水了,而且這顏色看著就好吃啊!「姑娘啥時候會做菜的啊?」
洛華到廚房的時候,小六和張嬸正圍著這盤糖醋排骨,他直接將兩人擠開,毫不客氣的拿了雙筷子,小心的將排骨夾起送入口中。
第一口是甜味,慢慢咀嚼後冒出酸味和鹹味,最後才是肉香,還有一股淡淡的蔥香味隨之散發,撒上去的熟芝麻也為這道菜增色不少。
「味道酸甜,色澤鮮亮,入口後外脆裡嫩,軟滑爽口。表皮裹了一層濃郁的醬汁,肉汁鮮美絲毫沒有腥味……這也太好吃了!」
洛華除了是洛神酒樓的掌櫃,還是一個喜愛美食的老饕,這一口糖醋排骨下去只覺得前三十五年的人生簡直白過了,忍不住吃了一口又一口。
一旁的小六使勁吞嚥了一下口水,才能清晰的說話,「掌櫃的,真有這麼好吃嗎?」
洛華這時候才意識到這裡還有兩個幫工呢,他使勁咀嚼了一下口中的肉,嚥下後才說:「真的好吃,張嬸、小六你們別客氣……不對,我先去盛三碗飯來,不然不夠吃啊。」
小六先夾了一筷子排骨送入嘴裡才趕緊道:「掌櫃的,我去我去。」
只用這盤排骨下飯估計不夠,洛明珠又拿了一簸箕的青菜,去掉老葉取其中間部分焯熟,再將豬油倒入調好的醬汁,熬到濃稠後往青菜上一淋,一碟白油青菜就做好了。
小六端著飯回來,和洛華、張嬸三人每人幾筷子下去,一碟子排骨就沒剩多少了。
洛華這時候想起洛明珠,趕緊招呼她過來吃飯,「明珠快來,排骨沒幾塊了。」
「就來。」洛明珠端著白油青菜上桌的時候,小六懂事的去給她盛飯。
「妳說妳,還做什麼青菜啊,這點醬汁就夠我拌飯了。」洛華道。
張嬸被排骨塞了滿嘴,只能點頭附和。
洛明珠接過小六遞過來的飯,微微一笑說:「燙個青菜罷了,費不了什麼事。」
小六拿著筷子剛想再夾塊排骨,看到盤子裡所剩不多,想起洛明珠一直在灶前忙都沒吃,便微微偏過筷子朝那碟子白油青菜夾去。一口青菜進嘴,竟是他從未吃過的好味道,青菜爽脆清香,結合豬油的肉香,搭配得剛剛好。
他忍不住一筷又一筷,大口大口的扒著飯,眼見碗裡的飯沒了又起身打了一碗。
洛華都看愣了,小六剛來酒樓務工的時候吃得是挺多,但最近這一年一頓只吃一碗飯了啊?要知道他家自用的碗可不小,於是問道:「這青菜好吃嗎?」
小六點點頭,「好吃,就是太費米飯了。」
洛華不信邪,跟著夾了一筷子青菜放入口中,雙眼一下就亮了起來,「你這破孩子,這麼好吃怎麼不早說?」
「我看您跟張嬸都挺喜歡吃排骨的,就……」
張嬸聞言也加入了搶菜行列。
一番風捲殘雲後,張嬸起身洗碗和小六負責收拾廚房,整理完畢恰好有人上門,小六便帶著這個小廝模樣的人去找洛華。
洛華見過後給了幾文銅錢謝過那小廝,然後朝自家閨女的小院走去。
「叩叩。」
清脆的敲門聲響起,洛明珠打開門將洛華迎了進來,倒了杯溫熱的茶水遞給他,問道:「父親,找我何事?」
「剛剛城西劉員外家的小廝來傳話,劉員外的母親六十大壽要在酒樓宴請賓客。京都能接下這樁生意的不外乎是山水酒樓、鴻運酒樓、客來酒樓和我們家了。可最近郝大廚家裡老母親生病,他請假回去照顧,所以為父想著,不如過兩日妳與我同去爭取?」
洛明珠眼裡劃過一絲悲痛,兩日後的劉員外家嗎?禍端開始的地方。
她點頭輕聲回道:「好,過兩日我與父親同去。」
見洛明珠同意了,洛華放鬆許多,這時才發現女兒居然在做女紅,「明珠,妳這是?」這褲子是男人的吧?還有褻衣褻褲?
洛明珠不好意思的說:「這不是之前明承回來的時候說他的衣物老是被同窗拿錯,我就把他的衣服繡上洛字做個記號。」
洛華恍然大悟。「說起來,明承過兩天就要回家了吧,等妳弟弟回來,妳這個做姊姊的可得好好做幾樣拿手菜給他補補,我都沒想到我女兒做菜居然能那樣好吃。」洛華沒多想,只當女兒常看廚子做菜,便也學會了。
洛明珠想到許久未見的弟弟,臉上露出笑容,欣然答應。


兩日後,洛明珠收拾得整整齊齊,跟著父親去往劉員外府上。劉員外在京都是有名的富戶,因幾次天災時捐款大方,在聖上那裡留了印象,還得了個員外郎的官職。
洛明珠父女倆到的時候,四家酒樓已經來了兩家,還剩鴻運酒樓還沒來,一屋子人說說笑笑到近午時,鴻運酒樓才來人。
「眾位不好意思,今日我鴻運酒樓的負責人換成了我家老爺的女婿,交接工作慢了點,還請眾位不要介意。」
京都四大酒樓除了洛神酒樓,其他三家皆有後臺,掌櫃多半是幫忙照看生意的自家族人,而洛神酒樓雖然是自家產業,但背後也有安逸王在照應生意。
鴻運酒樓的掌櫃是個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跟在他旁邊的是個二十左右的年輕人,那人身材修長,身著青色衣袍,墨色長髮高高豎起,頭頂以玉冠束之,劍眉入鬢,眼眸深邃,器宇不凡,誰人不說他樣貌好?
洛華看到青年卻笑了,走上前打招呼,「賢侄怎麼有空來劉員外府上?」
那人正是洛明珠的未婚夫,柳青雲。
柳青雲似是沒想到洛華與洛明珠也在,表情略帶驚訝。
鴻運酒樓的張掌櫃此時開了口,「洛掌櫃可是識得我家姑爺?」
「你家姑爺?」
張掌櫃點頭,「對啊,這是我家老爺的門生,前不久考上貢生,馬上就要準備殿試。這不,我家老爺便決定把二小姐許配給他。」
張二小姐雖然是庶女,但從小聰慧機敏,很得張尚書喜愛。
洛華沉下臉色,不善的瞇起雙眼,「青雲,張掌櫃說的可是實話?」
劉員外、張掌櫃和其他兩家酒樓的掌櫃皆是一頭霧水。
張掌櫃道:「這是怎麼了?」
洛華拱手道:「張尚書將二小姐許配與柳青雲時,柳青雲可有拒絕?」
「並未啊……」
「張尚書可知這柳青雲已有婚約……」
「伯父,」洛華還未說完,柳青雲便開口打斷,「我與明珠只有兄妹之情,並無半點男女之情,多年前就想退婚,但您對我多有照拂,退婚於明珠名聲也不好。可現在我與似玉情投意合,心中只有她一人,與明珠非退婚不可,還請伯父放青雲一條生路,青雲欠下的,下輩子必結草銜環相報。」
洛明珠心中冷笑,五年來的栽培就換來一句下輩子來報?
洛華氣急,顫巍巍的舉起手指向他,「你、你……」說話都結巴了。
「父親——」
洛明珠小臉煞白,嘴唇毫無血色,走到洛華身邊扶著他,高聲對柳青雲道:「你柳青雲五年前不過是從小漁村來的窮秀才,因樣貌長得好被我父親看中定下婚事,我洛家看中你的樣貌,你柳青雲看中我家的錢。這五年間你從秀才考上貢生,能在國子監讀書是我父親託關係把你弄進去的,每年三十兩銀子的束脩是我父親繳的,每月十兩的生活費、與同窗的交際費,也是我父親給的。這五年住的地方是我洛家買的兩進小院,天子腳下這一座二進小院至少得兩千兩,就算租出去也得一百多兩一年。
「你與那尚書府二小姐是不是情投意合我不知道,不外乎是窮小子想攀高枝罷了。原先想攀我這個高枝,即便沒考上舉人貢生一輩子也吃穿不愁。這會兒考上貢生準備殿試了,就想著攀上另一根高枝?一句退婚一句來世報恩,就想了結五年在你身上耗費的心血,你覺得可能嗎?」
洛明珠的小嘴叭叭個不停,不一會兒就將柳青雲掩蓋的一切攤給在場所有人看。
「說得好!與你結親算我眼瞎,但是五年的心血不可能被你一句來世再報就了結。」洛華緩了過來,大聲附和。
劉員外這時拉著山水、客來兩家的掌櫃坐在一旁悄悄喝茶看戲。
鴻運酒樓背後是禮部張尚書,客來酒樓背後是工部李尚書,兩位尚書向來不和,客來酒樓的李掌櫃此時正豎著耳朵一個字一個字的聽,暗暗的想,這次肯定能讓李尚書看場好戲。
柳青雲瞄了眼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張掌櫃,知道退婚如果不好好處理,和張二小姐的婚事怕是要黃了,一想到寒窗苦讀多年的心血會被一朝毀掉,他恨得咬碎了牙,眼神不停變換,滿是陰險狠辣。
「事到如今,與其被你們父女倆將我說成是個無情無義的混蛋,為了我的前程,我也不得不說出真相了。」說到這兒,柳青雲看向洛明珠,陰狠的眼神變成了滿臉的歉意,「明珠妹妹,我知道接下來說的事會對妳的名聲造成很大的影響,但是我如果不好好解釋這次的退婚,我的老師和似玉怕是不會放過我,所以,對不起了。」
洛明珠一臉正色,心道:來了。
吃瓜的劉員外幾人互相看了眼,以眼神交流——
這還有其他內幕?
不知道,看看再說。
反正不關我們的事,讓他們扯皮,我們幾人看熱鬧就行。
柳青雲表情悲痛,嘴唇都咬得發白,再度開口,「一年前,我本想找明珠妹妹培養感情,卻意外發現她與城西的牛彪在一起。我去問牛彪,牛彪說妳與他情投意合,早已山盟海誓,就等著哪天對我提出退婚。」
洛華掙開女兒的手,一拍桌子,「你胡說!」
柳青雲一臉正直的朝洛華拱手道:「伯父若是不信,大可找那牛彪過來對質。」
「好!那就把那個什麼牛彪的叫過來,我倒是想與他對質,我什麼時候與他山盟海誓了。」洛明珠胸口上下起伏,一副被氣得不清的樣子,一邊悄悄站到劉員外背後。
劉員外和牛彪都住城西,離得不遠,沒一會兒劉府管家就將牛彪帶來了,那人流裡流氣的,一看就是那種偷雞摸狗之人。
洛華開口道:「就是你與我家明珠情投意合?」
牛彪眼神躲閃的朝柳青雲看了幾眼,柳青雲道:「牛彪,這就是明珠妹妹的父親。」
聞言,牛彪一個五體投地朝洛華跪下,張口就來,「小婿見過岳丈大人。」
洛華氣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桌子一拍便吼道:「哪裡來的小癟三,竟敢胡言亂語!」
「岳丈大人莫氣,小婿姓牛名彪,家住城西,與您的千金明珠姑娘早已情投意合,她也說讓我早日來府上提親。」說完,他從懷裡摸出一件輕薄的衣衫,「岳父大人,這褻衣便是明珠姑娘與小婿纏綿時留下的信物,若不信,您可以問問明珠姑娘這是不是她留下來的。」
「住口!簡直胡說八道!」
柳青雲道:「伯父莫生氣,當時小侄看到這個的時候也心痛不已,但這是明珠妹妹的選擇,我尊重她。」
洛華哪裡不明白,這分明就是柳青雲下的套,就等著他和明珠鑽進去呢,當著這麼多同行的面,若是真的定下這是明珠的褻衣,那明珠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啊。
這時洛明珠一臉天真的從劉員外身旁往前走了幾步,問道:「牛彪,你說這是明珠姑娘與你纏綿時留下的衣物,那褻衣上可有標記?」
「有啊有啊。」牛彪趕緊低頭,左翻翻右翻翻,終於在左袖口翻出一個小小的用月白色絲線繡出來的「洛」字,他把這個字遞到劉員外三人面前,讓他們仔細看。
劉員外他們哪裡好意思看一個未婚女子的褻衣啊,匆匆看了一眼後就撇開了。
洛明珠又問道:「那明珠姑娘長得可好看?」
「好看,跟天仙似的,」牛彪上下打量了一下洛明珠,不自覺露出淫邪的眼神,嘴上繼續說道:「比妳好看幾倍呢。」
嗯?說是纏綿都不知道幾次了,居然連人都沒認出來?以上是看戲群眾的心聲。
柳青雲一聽就知道壞事了,趕緊開口圓回來,「牛彪,你今日是眼神不好?居然連明珠妹妹都沒認出來?」
「柳青雲,你可省省吧,為了退婚,居然連辱我名聲之事都能做出來,你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人都認不出來也敢胡亂攀咬?」
牛彪此時也反應過來了,拿著褻衣就道:「媳婦兒,妳今日怎的這般無情?平日妳見我可都是相公相公的喊。」
「你放肆!」
一個半大的少年在外頭大吼出聲,十二三歲的年紀,卻已經和洛明珠差不多高了。
洛明珠瞬間紅了眼眶,這是她許多年不見的弟弟啊!
洛明承下學回家,聽小六說洛華父女去了劉員外家,還說大姑娘讓他等等去劉府接他們父女。他這次月考考了第一,想趕快與父親姊姊分享就直接找了過去,豈料剛被人領到正堂門口就聽到有人汙衊他姊姊。
洛明承大步流星的跨了進來,先朝幾位長輩見禮,接著搶過那件白色褻衣翻看了一下後道:「我就說前段時間怎麼有件褻衣不見了,原來是被你這個小賊偷了去!」
說完,他將自己外袍外褲上繡的「洛」字翻了出來,甚至脫了鞋襪,連襪子上也有一個小小的「洛」字。
劉員外幾人連忙拿過褻衣仔細比對,繡工大小都一模一樣,可見是出自一人之手。
洛明承脫掉外袍後剩下一件裡衣,之後他將那件褻衣穿上,不大不小剛剛好。
「看到了嗎?你偷的是我的褻衣,我讀書時衣袍常常與同窗弄混,於是讓姊姊給我繡了個標誌。柳青雲,你拿我的衣服汙衊我姊,你這麼多書都讀狗肚子裡去了?虧我們的老師還將你作為典範作為代表,讓我們向你學習,學習什麼?學習你見利忘義攀高枝嗎?」
洛明珠見此,取下手上一個碧綠的廉價鐲子道:「這是你我二人的信物,現在我退給你,你寫下字據還清五年的花銷,我們就此退婚再無相干,你可同意?」
被人當場拆穿陰謀,柳青雲臉色是一陣白一陣紅,最後定格在青。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此時退掉婚約也好,似玉那裡好好哄哄就行,綁著似玉的話一切還有可能。
「好,今日就在這麼多長輩面前立下字據,從今往後妳我二人男婚女嫁再無相干。」
「爽快。」洛明珠拿起腰間巴掌大小的白玉算盤,指尖翻飛,劈里啪啦一陣算,振振有詞,「國子監名額三百兩,每年束脩三十兩,每月生活費十兩,房租每年一百兩,五年下來總共一千五百五十兩。」
這麼多?柳青雲心下一震,七品官每年俸祿也才一百四十兩左右,一千五百兩不是要十一年才還得清?
洛明珠見柳青雲寫得猶猶豫豫,瞬間開口嘲諷,「不是吧不是吧,一千五百兩柳大人拿不出來嗎?您可是去張家當上門女婿,那張家小姐不會這點兒銀子都不給您吧?」
柳青雲臉一黑,「明珠妹妹慎言,妳要我一時拿出這麼多銀子來,我確實拿不出,每月還妳十兩直至還清如何?」
洛明珠心知不能將人逼得太急,點點頭道:「那就每月十兩吧,還個十來年也差不多還清了。哎,養個秀才女婿還不如放印子錢的,至少人家還有利息呢。」
這話說得柳青雲筆下又是一頓,只好重寫,寫了三遍才將一式兩份的字據寫好。
柳青雲自己拿一份,見洛明珠也拿一份,他面色陰沉的來了句,「洛明珠,三十年河東三十年……」
這話不能讓他說完!洛明珠搶話道:「說得好,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今日你為了尚書府小姐與我退婚,還汙衊我名聲,來日若我得了權勢,必報今日之恥!」
柳青雲被頂了這麼幾句,不好繼續爭辯,袖袍一甩,哼了一聲,離開劉府。
洛明珠、洛華、洛明承你們仨給我等著!
而那二流子牛彪眼看柳青雲這個主謀走了,擔心留下來會被洛華收拾,趕緊跟在他後面走了。
張掌櫃見此,帶著不好意思的笑容,端了杯茶水以茶代酒敬了幾位,「劉員外,三位掌櫃,還有明珠侄女,我就先告退了,先回去把這事跟我家老爺稟報一下。」
洛華臉色還是不太好,但清楚張府也是被人矇騙,舉杯回敬了一下,「好說好說。」
待張掌櫃走了後,幾人開始討論今日的正題——劉老夫人的壽宴由誰主辦。
山水酒樓和客來酒樓的掌櫃都帶了本菜單,上面是酒席的價格和菜色,洛華也不落人後,把自己身上的菜單掏了出來,劉員外則讓下人送上酒水,邊喝邊討論。
洛明珠看幾人已經在商量事宜,便帶著洛明承請劉府管家領她去廚房。
「洛姑娘,這就是我們府的廚房了,不知妳來此是為何啊?」
洛明珠笑笑道:「父親和幾位伯伯都在喝酒,我來給他們做幾道下酒的小菜。」
「非常歡迎,府中老夫人和夫人今日都去城外寺廟進香了,廚房正好空著,妳用就行。有啥需要打下手的,吩咐他們就行。」
洛明珠頷首謝過,進了廚房,她思考著做什麼下酒菜比較好,最好是能速成的,不然他們商量好該由誰主辦,這邊菜還沒上桌,最後她決定做口水雞和椒鹽花生米。
正好廚房裡有隻已經脫好毛的小雞,洛明珠看了看案板上一塊肥瘦相間的後腿肉,笑了,「似乎再來一道蒜泥白肉也不錯啊。」
「嗯?」洛明承沒聽懂。
「沒事,你在旁邊坐著就好,等會回家姊給你做你愛吃的。」
「好!」洛明承聽話的在旁邊找了個小凳子坐下。
洛明珠把後腿肉清洗乾淨,連同薑片蔥段和一勺白酒一起冷水下鍋煮,小雞則是拎著雞頭反覆交錯過冷熱水四五次後,見雞皮緊致便放入鍋中和後腿肉一起煮。
而後她將花生米淘洗乾淨,瀝乾後放入適量的鹽、麵粉和一個雞蛋,和勻後下鍋炸。她火候把控得剛剛好,在花生米最酥脆的時候撈起來,隨後另起一個鍋炒椒鹽,炒好後在花生米上撒一層,就是下酒神器椒鹽花生米了。
忙完這些,雞肉和後腿肉也煮好了,洛明珠把雞肉撈起來放入盛滿井水的盆中放涼,後腿肉則是繼續浸泡一會兒才撈出來。
雞肉涼後,她拿起刀剁成能入口的大小,整齊的擺在盤中,剛好是一整隻雞的形狀,雞頭雞脖雞翅雞腿都有,雞屁股不好上餐桌,就把它放到一旁,然後是調醬料,口水雞和蒜泥白肉好不好吃全看調料的功夫。
洛明珠炒了略微厚重的糖色為底,加了些許的鹽和檸檬汁調味,蒜末薑末花椒粒用熱油一炸再倒入醬汁裡,然後用勺子沿著雞肉一勺一勺的淋下去,瞬間香味四溢。
她接著把後腿肉撈起來,拿刀沿著肉皮處慢慢切片,拿起來薄得幾乎可以看到人影,不一會兒切了滿滿一大盤,再配上黃瓜絲和黃豆芽就是一道不錯的涼拌菜。
「明承,你端花生米,我端蒜泥白肉和……涼拌雞。」口水雞這名字不太容易懂,她乾脆直接改了。
「好。」
剛把婚退了,此時又做了幾道好菜,洛明珠心情不錯,完全沒注意到弟弟打量著她的異樣目光。


「不如這樣,這次交給山水,過段時日劉夫人辦生辰宴的時候就給你們倆……」
「父親,幾位伯伯,我做了點下酒菜給你們送來。」
「喲,小侄女兒還會做菜啊?快端來試試。」劉員外被三人的打機鋒弄得頭疼,這會兒看洛明珠來了,總算有個藉口暫停一下。
洛明珠把菜放好後介紹道:「這是椒鹽花生米,口感鹹香酥脆。這是涼拌雞和蒜泥白肉,都是涼菜。」
劉員外筷子一夾,一片又大又薄的蒜泥白肉就被他夾了起來,沾了一下盤子裡的醬汁送入嘴裡。肉片處理得極好,沒有肥肉的油膩,也沒有瘦肉的乾柴,搭配醬汁只覺滿口香味。
「好……好吃!」
洛華吃了一頓自己女兒的菜,毫不懷疑味道,趕緊拿起筷子吃起來。
山水和客來兩家掌櫃見此有些疑惑,有這麼好吃嗎?也不是沒吃過肉啊?但為了合群,為了更好拿下這樁生意,也紛紛拿起筷子,然後就開始了「真香時刻」。
一頓風捲殘雲後,花生米只剩下渣渣,涼拌雞和蒜泥白肉也只剩下醬汁。
劉員外摸著肚子還在那兒說:「把這醬汁給我留著,等會我要拌麵吃。」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後才說道:「三位,這次我母親的壽宴,我想交給洛神酒樓,你們應該沒意見吧?」
另外兩個捂著肚子吃得癱坐在座椅上的掌櫃也道:「小侄女兒這涼菜做得是不錯,但是燉菜我們山水酒樓更勝一籌,我們的招牌菜燉小雞和燉湯味道一絕,說句毫不客氣的話,就算比起小侄女兒的涼菜也毫不遜色。」
「是極是極,我們酒樓的燜鴨和燜魚味道也不錯,而且這酒席不同幾個人三三兩兩在一起用飯,幾道小菜就夠了。那可得四個涼菜、四個肉菜、四個蔬菜、兩個大菜、一道湯。」
聽他們這麼說,劉員外想想也是,畢竟沒試過洛神酒樓其他菜色,不好直接做決定。
洛明珠頗為自信的道:「不如這樣,各位伯伯三日後蒞臨我們洛神酒樓,連同劉老夫人和劉夫人一起,屆時我會做一桌酒席請各位長輩們試菜。若味道不行的話,酒席就讓其他兩位伯伯商議由誰負責如何?」
劉員外一想,提前試菜倒是個不錯的辦法,立即拍板,「那洛掌櫃,三日後還是我們這些人,還請你們忙活了,不過席上必須得有今天這三個涼菜,沒問題吧?」
洛華還能怎麼樣,只能說:「沒問題,三日後我們會做一桌酒席請老爺和老夫人免費來試菜。」
「你做生意我放心,小侄女兒非常不錯。」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大人,別小瞧病美人》全4冊

    《大人,別小瞧病美人》全4冊
  • 2.《末世來的女神廚》

    《末世來的女神廚》
  • 3.《社畜穿成惡女配》全4冊

    《社畜穿成惡女配》全4冊
  • 4.《丞相夫人是首富》全5冊

    《丞相夫人是首富》全5冊
  • 5.《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 6.《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7.《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姑娘位極人臣後》全2冊
  • 8.《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9.《姑娘掌勺食時香》

    《姑娘掌勺食時香》
  • 10.《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本館暢銷榜

  • 1.《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蠢女配靠打臉封妃》全3冊
  • 3.《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4.《姑娘掌勺食時香》

    《姑娘掌勺食時香》
  • 5.《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重生之甜妻養成》全2冊
  • 6.《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
  • 7.《社畜穿成惡女配》全4冊

    《社畜穿成惡女配》全4冊
  • 8.《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病秧夫君有點厲害》全5冊
  • 9.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10.《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