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甜寵朝堂官場
分享
藍海E126601

《喜遇薄情爺》

  • 作者朱砂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2/10/05
  • 瀏覽人次:9422
  • 定價:NT$ 290
  • 優惠價:NT$ 229
試 閱
本侯近乎無所不能,
怎可能連佳人的小手都牽不到!

 
身為武安侯,顧玄琢手握權勢,潔身自好,
生平第一次動了凡心,卻被洛霏霏刺傷男兒心……
她孤身上京遭遇麻煩,他無意間幫了她,又為她安排住處,
並答應替她蒙冤入獄的知府爹平反,
她信任他、感激他,但是去寺裡替他求姻緣?不需要!
他一雙火眼金睛早已看見良緣近在眼前,
聽說她前未婚夫手中還有與她的婚書,他不只要想辦法銷毀,
心知她父親一日未脫罪,她就不可能點頭嫁給他,
為了老婆孩子熱炕頭,他拚了!不想這案子頗為複雜,
朝中重臣與皇子都牽涉其中,更意外發現她真正身世不太簡單……
朱砂,假裝高冷,實則蠢萌。
愛好廣泛,琴棋書畫,品茗插花,一樣不精。
信奉人生在世,重在體驗。
身為理工女,卻偏愛天馬行空。
享受玩轉文字,執筆圓夢的過程。
其實最享受的是代入女主去戀愛,每次開新書,好似換男友。
噓,我只告訴你,可別告訴我愛人。
彼此的命定之人

暑假期間熱播的《蒼蘭訣》不曉得大家追完了沒有啊?
霸氣月尊跟呆萌小蘭花的組合真的很好嗑,尤其男主角從原本的毫無感情,到後來深深愛上一個人的心境轉變實在演繹得太好了,我決定目前我的男神就是東方青蒼了!
女主角小蘭花的性格我也很喜歡,她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傻白甜,雖然大多數時間都表現得天真爛漫,彷彿什麼事情都不懂,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仍然能夠果斷下決定。
與此同時,她也不想成為只會依靠旁人的菟絲花,而是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努力靠自己完成。
而當我在看《喜遇薄情爺》時,男主角顧玄琢的部分人格特質讓我不由自主想到了東方青蒼。
他對待旁人一貫冷淡,也因為心結未解一直不曾展露過笑顏,直到女主角出現才讓他慢慢有了改變,自此從冷心無情顧侯爺成了寵妻魔人。
至於本書的女主角洛霏霏,她和小蘭花的性格其實完全不一樣,但兩人在大事上的穩重卻又十分相似。
這個時候的她不會哭哭啼啼,反而會打起精神,用最好的一面送心愛之人出行,因為她不想讓他由於心有罣礙而耽誤正事,甚至因此受傷失利。
這兩個人在誤會中相遇,在相處中逐漸熟悉,而後相知相戀,他們是彼此的命中注定,也是對方的堅實後盾,想知道他們的愛情如何成長茁壯,直到最後開花結果,就請往後翻,看故事吧!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噁心真面目
秋風肆起,落葉旋飛。
屋內,洛霏霏捧著一卷書,望著外頭寸寸暗下來的天色失神。
榻邊高几上,銀釭閒照,光線落在她側臉,少女雪頰瑩潤白皙,似姣好無瑕的美玉,一綹髮絲順著她秀雅頸線垂在身前,清涼晚風從半敞的窗牖灌進來,烏亮柔順髮絲隨風而動,翩然掃過她窈窕身段。
她髮間斜插一支蝶釵,頰邊懸綴兩粒珍珠耳璫。
釵上鑲嵌的寶石,耳畔輕晃的珍珠,皆是極普通的成色,連身上大襟短衫、交窬裙也是尋常料子。
如此寡淡不上心的打扮,卻絲毫不損她柳嬌桃豔的姿容,甚至將豔麗收斂幾分,透出些錦上添花的柔婉清雅。
丫鬟紅兒默默瞥她一眼,抬手撫了撫自己的髮髻,眼底有驚豔,有嫉妒,也有不屑。
「天色不早,大人今日必不會來,姑娘快些用膳,省得奴婢還得再去熱一回。」紅兒聲調不高不低,語氣不耐提醒。
聽出她話裡的輕視,洛霏霏並不在意。
看天色,確實早過了大理寺下值的時辰。
她攥了攥手中書卷,收回視線,側眸問紅兒,「何大人可是派人來知會過?可曾說起案子的事?」
爹爹被押送入京已有半個月,她無法不擔心。原本盼著何大人能念及當年她贈金赴考的恩義,在爹爹的案子上周旋一二,莫讓爹爹蒙冤被定罪,可數日來除了收留她在這僻靜的宅院中,何大人並未帶給她任何有用的消息,哪怕隻字片語。
她曾擔心得坐立不安,試圖走出院子,卻發現外頭有人把守,根本不許她出去。
何大人不讓她走出這處院子,口口聲聲說是怕她被三法司的人抓去。
洛霏霏隱隱察覺到不對,又怕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更加盼著何大人再過來一趟,她想把話說清楚。
若對方實在為難,不能相助,她便不強人所難,早做旁的打算,總好過在此枯等。
「案子有什麼可說的?不是洛大人自首請罪的嗎?殺人償命,天經地義。姑娘可別仗著大人仁義,挾恩圖報,斷送大人前程。」紅兒不冷不熱頂嘴,瞥一眼榻几上全無熱氣的飯菜,又沒好氣道:「姑娘若不吃,奴婢便收下去,還有旁的事呢!」
洛霏霏微微抿唇,堅定反駁,「我爹並非兇手,還請慎言。」
「嗤。」紅兒冷笑,上下打量她一圈,扭著腰往妝臺走去。
妝奩裡的釵環珠翠皆是何大人置辦的,無功不受祿,更何況洛霏霏是有求於人,此人還是她手帕交喻萍的未婚夫婿兼表哥,她從未多看那些飾物一眼。
幾日下來,紅兒已知她心性恬淡,不會告狀,心思不由活絡起來,便坐到妝臺前,自顧自在妝奩中挑挑揀揀,時不時拿起髮飾對鏡在自己髮間比劃。
洛霏霏沒管她,將書卷放到榻几側,拿起筷箸默默用膳。
再擔心也得填飽肚子,否則沒能為爹爹伸冤,她先倒下了。
飯菜俱已冷透,吃得她心口越發涼津津。
她與何大人本不熟,若非喻萍寫了信,叫她來走走何大人的門路,她也不會來。
何大人三年前高中狀元,短短時日便官至大理寺右少卿,想來極得皇帝和上峰器重。
爹爹的案子重大,被關在刑部大牢由大理寺審定,她第一回來京城,兩眼一抹黑,想著何大人即便無力幫忙,多少能指點她一二,免得她走彎路,徒勞無功耽誤事,沒想到還是耽擱這幾日。
洛霏霏心不在焉地咀嚼著,有些後悔。
或許上京前她該多磨磨娘,讓娘把案子的來龍去脈全部告訴她,她直接去三法司衙門外擊鼓鳴冤。
聽說執掌三法司的武安侯顧玄琢年輕有為,鐵面無私,從不冤枉一人,不過三法司外的鳴冤鼓也不是輕易能敲響的……
勉強用了半碗飯,洛霏霏便放下筷箸。
紅兒將一支最繁複貴重的紅寶石金釵插在鬢邊,不情不願過來收拾,見盤中菜肴剩下大半,她冷哼一聲奚落道:「挑三揀四的,當自己還是什麼千金小姐呢!」
這丫鬟似乎很看不慣她,洛霏霏心思靈透,恬然笑對。
爹爹性子忠厚耿直,做知府也是這兩年的事,前面十餘年,她都是在盜匪橫行的贛南長大,委實算不上什麼千金小姐。
何大人與爹爹同為正四品,可何大人是京官,受天子器重,何大人的丫鬟當她是罪臣之女,菲薄輕視也是情理之中。
「有勞。」洛霏霏姿儀秀逸,溫聲致謝,重新捧起書卷。
紅兒收拾好,端起托盤往外走,剛跨出門檻,便見一道身影走上迴廊下的石階,她面上一喜,掐著嗓子喚道:「大人!」嗓音飽含期許,甜膩熱忱。
看到她髮間金釵,何紹梁的目光頓了頓才又移開,落到拖盤上,清潤嗓音問:「姑娘胃口不好?」
「姑娘盼著大人來呢!」紅兒知道他想聽什麼,強顏歡笑應道,隨即上前扶住他的手臂,殷勤問:「大人怎的這麼晚才來?可用過晚膳了?灶上還煨著湯,奴婢去盛一碗來?」
「不必。」何紹梁抽回手,越過她邁進門檻,「去替姑娘盛一碗來。」
屋內,洛霏霏聽到聲音,從臨窗便榻下來,整了整裙襬,抬眸便見何紹梁朝她走來,她福身施禮,姿態端雅得體,「大人。」
嗓音泠泠如泉,好聽是好聽,卻過於清正,無一絲旖旎討好。
何紹梁不動聲色打量著她,負在身後的那隻手攥了攥,眼底有幾分意動。
「霏霏用得少,可是飯菜不合口味?」何紹梁走到她近前,凝視她柔順低垂的眉眼,「喜歡吃什麼就叫下人去做,若紅兒伺候不盡心,我來罰她。」
說話間,他狀似無意朝她伸出手,靠近她髮髻。
一枚珠釵映入眼簾,洛霏霏眉心微動,後退一步避開,她抬起烏亮杏眼,暫且沒挑破對方逾矩的舉動,努力心平氣和問:「大人,不知我爹的案子可查清了?」
數日來,主僕兩人一個扮紅臉一個扮白臉,洛霏霏皆心如止水。
何紹梁手臂仍抬著,神情不禁凝滯,盯著洛霏霏豔若桃李的小臉,捏著珠釵的手指收緊,耐心殆盡。
「喚我一聲何大哥,進去換上我送妳的衣裙、釵環,我便用心替妳父親周旋,如何?」
洛霏霏眼瞳驟縮,雪頰凝霜色,身形未動,震驚之餘又覺荒唐。
何紹梁忽而將珠釵丟至便榻上,攥住她手腕,不許她再躲避,「霏霏,除非妳成了我的人,否則我憑什麼要幫妳?」
「何大人自重!」洛霏霏憤然冷斥,扭著手腕掙扎。
她偷偷跟哥哥學過些拳腳,力氣比尋常女子大些,對方又是文人,勉強被她掙開。
「小女子不敢令大人為難,還請大人放我離開,小女子絕不連累大人。」洛霏霏喘著氣,俐落地後退兩步,身姿緊繃,立在高几側,滿眼戒備盯著何紹梁,她憤憤不平提醒道:「萍娘一心等著何大人,還請何大人莫要傷她,若大人無意求娶,不如早些與她說清。」
「若非我有今日作為,她會等我嗎?」何紹梁轉轉手腕,眼中閃動志在必得的興奮,「擔心她,不如擔心妳自己,不妨實話告訴妳,那巡按是否被妳爹所殺並不重要,有人需要替罪羊,妳求誰也無用!等洛大人被定罪,妳這罪臣之女必然沒入奴籍被發賣,早晚落到我手裡,不如識趣些,我去求求貴人,尚有轉圜的餘地,流放總比殺頭強些。」
原來那言行舉止間似有若無的試探並非她多想,今日何紹梁終於露出真面目,與往常清儒溫潤的模樣判若兩人。
「無恥!」洛霏霏瞪著他,雪頰微微漲紅。
跟了他,他就會替她去求貴人?她一個字也不信!
燭光映照著她的雪頰、細肩,薄怒的容顏耀目如明珠朝露,何紹梁貪婪的目光流連在她姣好的容顏、身段,緩步上前一點一點逼近。
洛霏霏下意識後退,足跟抵上雕花落地罩,咚的一聲悶響,她展臂伸向身側高几,迅速抓過銀色燭臺,緊緊握在手中。
燭臺上,蠟炬與琉璃罩一道跌落,清脆的碎裂聲中,火光熄滅,周遭猝然晦暗下來。
月光透過疏窗漫進來,燭臺鋒利的尖端寒意森森,直直朝向何紹梁。
「謀害朝廷命官可是大罪。」何紹梁肆無忌憚笑了笑,指指心口,「我讓妳刺,妳敢嗎?」
「放我離開。」洛霏霏眼神凌厲,唇線抿直,握著燭臺的手臂穩穩當當,並不露怯。
她最後悔的不是來京城,而是三年前為了喻萍,贈盤纏讓他能入京赴考,讓朝廷多了一位卑鄙齷齪的狗官。
「絕無可能。」他欣賞著洛霏霏含怒的玉顏,似看著刀俎間的魚肉。
僵持一瞬,洛霏霏明白,她既不能真殺了何紹梁,也不能有絲毫退縮。
聽到迴廊傳來的腳步聲,她急中生智,握緊燭臺,怒道:「你如此苦苦相逼,我便是死也要拉你陪葬!」
話音剛落,便聽見碗碟摔落在地磚上的碎響。
洛霏霏神情決然,猛地朝眼前之人刺去。
沒想到她真的敢刺,還是往自己胸口刺,一副要與自己同歸於盡的模樣,何紹梁驚嚇過度,倉皇間竟忘記躲避。
「大人!」紅兒衝過來撞開何紹梁。
洛霏霏趕緊收了力道,只在對方衣袖上劃出一道口子,黑暗中,裂帛聲聽得人心顫。
「把她關起來,不許離開半步!」何紹梁氣急敗壞吩咐,憤而離去。
門扇落了鎖,疏窗外傳來梆梆的聲響,僕從們正用木條將窗牖釘死。
洛霏霏坐在屏風後,雙臂環膝,閉上眼,將面頰埋在臂彎間,什麼也不看,什麼也不去聽,努力靜心,將所有能做的都在腦中抉剔一遍。
依何大人的意思,爹爹確實並非兇手,可有位高權重之人要爹爹頂罪,那是連四品的大理寺右少卿也不會得罪的人,掌管三法司的顧侯爺再勤勉,也不會對案子事事經手,若此案不經顧侯爺,直接被大理寺定罪呢?
洛霏霏思來想去,最快捷妥當的法子,還是去向顧侯爺鳴冤。
鳴冤鼓不易敲,但她可以去攔轎子,或是去侯府門口堵人,便是被捉拿也沒什麼,她並非爹爹親生骨肉,在金陵時喻捕頭能放了她,三法司應當也不會扣留她多久。
只是,她曾與顧侯爺的表哥定過親。
聽說他們兩家關係並不好,冷如堅冰,逢年過節也鮮少走動,不知兩家曾有什麼過節,會不會影響到顧侯爺對此案的態度?
洛霏霏睜開眼,環顧內室方寸之地,眼神清明堅定。
無論如何,她得先離開此地。
外頭咚咚的敲擊聲不知何時已停歇,風聲也低了下去。
西邊的宅院裡,傳來一聲暴戾的咆哮,似是哪位孩童功課沒學好正挨訓,繼而是追打的聲音,夾雜一聲犬吠,惹得遠處的狗也跟著叫,犬吠聲在暗夜深巷此起彼伏,好半晌才消停。
忽而,洛霏霏想到什麼,繞出屏風快步走到靠東邊的窗牖前,側耳細聽,依然是什麼動靜也沒有,前幾日夜裡她睡不著,披衣起身站到廊下,似乎也沒見掌燈。
東邊那宅院,應當尚未住人。
白日裡她很難逃出去,夜裡出逃也不好在巷子裡亂竄,否則即便不被護院抓到,也容易驚動巡夜的京衛。
不如去東邊無人的宅院暫躲一宿,何紹梁總不能去旁人家大張旗鼓搜查。


夜漸濃,紅兒沒在耳房,而是在西廂房服侍何紹梁沐浴更衣。
內室燈燭撤下大半,只屏風外留著一盞。
何紹梁身著素面寢衣,衣襟敞開。
紅兒跪在地上,沒好意思抬頭看,可她腦中赫然記得,方才更衣時她親眼看到大人身上引人遐想的痕跡,與她無關,也絕不可能是正房那落魄千金弄出來的。
「大人,那金釵真是姑娘賞奴婢的。」紅兒戰戰兢兢回話,「奴婢身分低微,豈敢怠慢姑娘?是姑娘自己不珍惜大人一片真心。」
何紹梁捏著金釵,聽到她提起洛霏霏時,目光變得深沉不甘。
「起來,本官並未怪妳。」何紹梁開口,語氣溫和。
見他不像生氣,紅兒鬆了口氣,依言起身,但尚未站直身子,便被眼前人扣住腰拉至懷中,她跌坐在他身前,不安地抬眼望著他。
何紹梁抬手,緩緩將金釵插回紅兒髮間,神情溫潤,姿態卻高高在上透著施捨,「替本官辦一件事,待本官成婚之後,抬妳做姨娘。」
「大人?」大人要收用她?
紅兒面露喜色,承受著他洩憤似的恩寵。

夤夜靜謐,西廂房的動靜又鬧得大,洛霏霏想忽略都難。
她起身將門從裡閂好,仍不放心,又拖來兩把重重的圈椅抵住門。
直到那不知是歡喜還是痛苦的聲音停歇,她腦中的弦仍舊緊繃著,怎麼也睡不著。
天光重新亮起,門鎖被打開。
有人在外頭推門,沒推動,沒好氣喊道:「姑娘是打算餓死在裡頭嗎?再不開門,奴婢就把飯拿去倒了!」
洛霏霏一夜未合眼,聽到何紹梁出門的動靜才勉強打了個盹,正迷糊著又被驚醒,待反應過來,她撐起身子走到外間,使力將抵著門的東西都挪開。
門扇被推開,耀目的陽光晃得她瞇起眼。
「我們大人體貼周全,哪裡配不上妳?」紅兒端著拖盤進來,目光掃過胡亂擺放的圈椅,走到便榻旁,笑容頗自得,「吃吧,等妳被發賣那日,可別轉頭來求大人。」
言畢,她顯擺似的撫了撫髮髻上的金釵,腕間翡翠鐲。
洛霏霏恍若未覺,仍舊客氣道:「有勞。」隨即走到榻旁,默默用膳。
昨夜又是噁心又是擔驚受怕,格外漫長。
方才搬圈椅極為吃力,洛霏霏明顯感受到精力不濟,因此她胃口雖不好,卻努力多用了半碗。
熱呼呼的螃蟹羹、桂花香餅、鵝油捲下肚,洛霏霏手上又有了力氣,面色也紅潤了些,嬌豔得讓人眼熱。
「以姑娘的姿容,便是做姨娘,也必是最得寵的一個,何必跟自己過不去,非惹大人生厭?」紅兒歎息規勸,語氣竟比先前都好些。
原以為大人對洛姑娘真心實意,可昨夜看到大人身上痕跡,她便猜到大人在別處至少還有一位紅顏知己。
大人明知洛姑娘住在院子裡,卻故意那般待她,讓洛姑娘難堪,想來大人也不過是圖洛姑娘的顏色。
洛姑娘空有花容月貌,眼下卻過得不及她一個奴婢,等其父罪名落定,還不知流落何處,一時生了惻隱之心。
「昨夜大人還說,若妳也能如奴婢那般溫柔小意,他便把東邊那處宅子買下來打通,待做了姊妹,奴婢也不同姑娘爭,東邊那處大些,讓給妳。」
「人各有志。」洛霏霏輕應。
紅兒說了一堆,她腦中只在意一句——東邊的宅子果然尚未住人。
她眸光清澈,迎上紅兒又羨又詫的目光,「我可否出去走走?」
紅兒深深打量她一眼,看不懂她落魄至此,還清高個什麼勁兒。
「隨妳,左右妳也沒本事走出這院子。」紅兒認為她不識好人心,沒好氣甩出一句,隨即收拾了碗筷,端著托盤扭著腰出去。
雖未請示大人,可大人疼她,這點小事她還是能做主的。
知府千金又如何,還不是靠她憐憫才能出門。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2.《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陛下以為我愛他》全2冊
  • 3.《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王爺養妻千百日》全3冊
  • 4.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5.【吾妻是凶獸】全2冊

    【吾妻是凶獸】全2冊
  • 6.《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她賺錢養家他貌美如花》
  • 7.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吾妻是凶獸之《國公府的小饞蟲》
  • 8.《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9.《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10.《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本館暢銷榜

  • 1.《退婚後日日甜》

    《退婚後日日甜》
  • 2.【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預購】《重生後夫君轉性了》全2冊 贈限量典藏透卡【商璴】
  • 3.《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不良閨秀的逆襲》全2冊
  • 4.《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嬌娘大嫁光臨》全5冊
  • 5.《喜得醫流妻》

    《喜得醫流妻》
  • 6.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風光×陽光晴子 新書套組
  • 7.《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我讓全京偶像跌下神壇》全4冊
  • 8.《豪擲千金聘吾妻》

    《豪擲千金聘吾妻》
  • 9.《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我家夫人日常撩》全3冊
  • 10.《十世炮灰變福星》

    《十世炮灰變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