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宅鬥美食家長裡短
分享
藍海E125201

《穿書來鎮宅》

  • 作者簡薰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2/08/31
  • 瀏覽人次:9659
  • 定價:NT$ 280
  • 優惠價:NT$ 221
試 閱
一屋,二人,三餐,四季。
無論別人說的「現實」是什麼,
唯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自始至終的尋覓……

 
就算她是萬年宅宅,超迷戀《衛東風傳》裡的主角,
但穿書後,發現人設崩塌,面對偶像她還是會崩潰的啊啊啊──
書中說衛大將軍是個男子漢、香餑餑,誰看了都想咬一口,
堂堂一品驃騎大將軍,定邦南巢國的頂梁柱,誰能不愛他,
卻沒說衛家個個是奇葩,從老夫人到庶子女沒一個正常,
她以一品公主名義嫁進衛家,公主耶,居然沒人尊重她!
好吧,都說女子可頂半邊天,他扛起國,她就扛起家,
她李福熙不是傻白甜,她是剛勇健,整頓衛家後宅,小意思。
雖因皇帝賜婚,偶像夫君對她沒感情,但可別小看她的宅宅之力,
那些動漫教的戀愛大絕招──哼哼,將軍哪,你可準備好要接招了?
簡薰的自我介紹
大家猜是A型,但其實是O型。
懂星座的朋友說我很像雙魚座,不過我是獅子座。
喜歡看書所以一頭栽進這個世界,一本一本閱讀,一次一次滿足,
終於有一天,想著:何不自己寫寫看,就這樣開始與文字戀愛,
新月從不限制作者,所以也寫了不同種類的故事,
把作品排在同一個書櫃,看著看著覺得很開心。
喜歡書,喜歡宅,每天忙著追星。
這輩子大概都是粉絲體質不會改變,嗷,我愛偶像!
給生活不易一記漂亮的迴旋踢

《英雄聯盟:雙城之戰》動畫劇集中文主題曲《孤勇者》,因為熱血沸騰的歌詞廣受歡迎,甚至在小學生之間造成轟動,被戲稱為「兒歌」。其中兩句呼應的歌詞「誰說站在光裡的才算英雄」、「誰說對弈平凡的不算英雄」,前者說的就是衛東風,後者說的就是李福熙。
簡薰老師新作《穿書來鎮宅》中,男主角一品驃騎大將軍衛東風,因屢建戰功,受皇帝之「賜」娶了個假公主——其華公主,原為七品門戶太常博士之女,冊封一品公主,許之將軍——因為皇帝小器,不願賞封地、賜王爺頭銜,所以搞了這一齣。
但眾人不知道的是,其實這一切都只是小說《衛東風傳》裡的內容,而其中的女主角「其華公主」更是內藏玄機,她竟是從現實世界穿越到書中的大學生李福熙。
變身其華公主,嫁給衛東風。原書作者就只寫到這兒了,沒再敘述後面的內容,身為超愛二次元人物,原本就是衛東風的頭號狂粉兼愛慕者,李福熙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就適應了這個新身分,卻遇到了想都沒想過的難題——作者只寫了衛大將軍是個男子漢、定邦南巢國的頂梁柱,誰看了都想咬一口的香餑餑,但從來沒提到衛家人是多麼的無知、無理又荒唐,上自老夫人下至庶子女沒一個正常的,「尊重」兩個字,怕是連尊字的部首「寸」字都寫不出來。
初來乍到,原以為是來享受一品將軍妻的快樂生活,竟撞上這種人設塌房,李福熙並沒有氣餒,因為她不是傻白甜,而是剛勇健。再說了,女子可頂半邊天,丈夫能扛起國,她就能扛起家。依她現代人的智慧和看過諸多動漫、電影、小說的宅宅之力,穿書來整頓後宅、當主母,就問衛家人服不服!
安邦,一品驃騎大將軍並非只有凱旋、風光一面,也是歷經沙場諸多磨練,才贏得一句「英雄」。
鎮宅,面對奇葩親戚,每日一睜開眼就是生活啪啪兩巴掌打過來的挑戰,誰說能在這種日子裡站穩腳跟、勇往直前的不算英雄。
簡單來說《穿書來鎮宅》是一本男強女強的爽文,可以安心享讀。書中不只有痛快淋漓教訓奇葩親戚的場景,也有細膩感動的親子愛、男女情,還有很多啟發人心的心情轉折,如果你也正在對弈生活不易,不妨來《穿書來鎮宅》裡舒舒心,充飽電後,我們一起面對恐懼,迎難而上,然後給它一記漂亮的迴旋踢——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靠,我穿書了!
李福熙睜開眼,青花羅幔進入眼中,忍不住嘆口氣,她穿書了。
她記得校園裡的初夏陽光,圖書館的風。她還記得上一刻正激動的看到二十冊《衛東風傳》的結局——男性向小說就是這麼爽,這《衛東風傳》是多年前的架空小說,男主角衛東風十五歲投筆從戎,從此南征北討,一路高升,滅了西庫,又滅了南禾,被封為一品驃騎大將軍。才三十歲哪,就已經位居一品,民間聲望高過於皇帝。
雖然是年代久遠的二十冊,但她挖到寶後,幾乎是接連著看,每天只睡三個小時,也捨不得放下書。最後一集足足等了半個月才輪到她,迫不及待,就在圖書館看了起來,結局是衛東風大破中原大瑞國,他已經是一品武將,無法再升官,皇帝於是決定下嫁嫡公主為賞。
李福熙心滿意足,覺得這是對衛東風最好的交代,最後一章就是衛東風在朝廷上謝皇帝恩典。
作者真厲害,她太太太太太喜歡衛東風的設定了!文人的骨子,武將的肉身,書上說他是玉面將軍,西庫公主在國家破敗時見了他一面,從此相思不忘,寧可為妾,也想侍奉衛東風。
圖書館中,李福熙心想著這衛東風要是搬到現實來,可以找誰演,哪個頂流同時具備溫文儒雅跟霸氣狂狷的特質?
她想了想,沒有。
這就是文字的奧妙之處了,文字可以讓一個人同時有書卷氣質跟武將氣質,但現實層面卻是有困難的。
李福熙也跟室友趙如玉討論過,趙如玉說,所以想像力是多麼珍貴的一種能力,像衛東風那樣人物就只能活在腦海裡,而不會活在現實裡。真要說的話,他們文化史教授勉強有那麼一咪咪感覺。
李福熙想了想,也同意。
文化史是這學期才有的選修,教授三十二歲,長得超級好看不說,開口就讓人知道什麼叫做「腹有詩書」。他的論文篇篇都登上期刊,甚至還有一些收藏家特意來拜訪他,請他鑑定古董。
一名文化史教授既不用放射線,也不用機器,光用肉眼瞧就知道文物的真偽,真的是非常神奇的一件事情!每年寒暑假,各國家的博物館向他提出的邀約不斷。
然後重點來了,李福熙為什麼會同意文化史教授可以去演衛東風,因為文化史教授不是白斬雞。他膚色偏黑,還有健身習慣,不講話的時候就像個健身教練,一開口卻是文化素養極高的年輕教授。
學校裡很多女生愛慕他,不過聽說他是同志,但又有人說他有白月光——學長曾經看過他抽屜裡有個女孩跟他一家人的畫像。
李福熙去過他辦公室一次,就是很普通的小空間。唯一個人物品是牆壁上的一幅畫,兩側是懸崖峭壁,有幾枝老松,女子在懸崖邊,男子在竹林側,身後各有數人,有個大漢手上還抱著娃娃。
這幅畫不美,也沒有意境,居然會被選上掛在辦公室裡,實在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後來聽說,這幅畫出自教授的白月光之手,眾說紛紜。
校園裡出色的教職人員一旦單身,很容易變成學生茶餘飯後的話題。
李福熙聽說過那幅畫,看到的瞬間只覺得無數問號。看得出懸崖陡峭,看得出那一男一女想走向對方,這不是一幅溫馨的畫。但她只是個學生,還是個延遲交報告的學生,當然不會多問——她原本是用電子信箱寄的,但一直沒收到回執,為了預防萬一,只好自己跑一趟。
教授當時正在講電話,她只好等,太無聊了,打量起四周就看到那幅畫,筆法用色都不錯,但意境很錯,可是怪就怪在她居然移不開目光。
終於,教授講完電話,她乖乖雙手奉上隨身碟,然後離開了辦公室。
李福熙對教授沒那樣多遐想,但趙如玉說如果《衛東風傳》要拍成劇,可以讓文化史教授去試鏡,她同意。
總之,那個圖書館的午後,李福熙看完了《衛東風傳》的最後結局,非常滿意。
衛東風雖然年紀不小,不過戰功赫赫,配得上嫡公主。
然而李福熙書還沒闔上,書中突然射出一道粲然金光,她整個人在金光中,有一種抽離感。想喊,卻喊不出來,十分暈眩,觸目所及的一切都支離破碎,所有過往成了各種不同的光影,身體漂浮——再次睜眼,入目就是青花羅幔帳子,她李福熙不只變成古代人,而且變成十五歲,重點是她穿書了。
李福熙花了好幾天這才搞清楚自己穿進了《衛東風傳》,而且是穿到最後一行——帝許女嫁之。
她穿越的就是那個「女」,其華公主。
如果穿到一本書的開頭,她還知道要怎麼避難。
如果穿到一本書的中間,她知道要怎麼存活。
可是她穿到一本書的最後面,作者根本沒有寫出來,她是要怎麼自保?
其華公主雖然是衛東風的未婚妻,但並不是齊皇后所出的嫡公主——齊皇后怎麼捨得讓自己十五歲的嬌女兒嫁給三十歲的武將,於是收了七品門戶太常博士家出身的嫡女為公主,皇帝賜號「其華」,這個「嫡公主」將嫁給衛東風,表示皇家對衛家的榮寵。
這種事情古來也不罕見,就像那些和親的公主,很多都是大臣之女,壞就壞在其華公主不願意嫁給年紀三十歲的粗魯武人,竟在景宜宮跳湖自盡,李福熙就這樣穿書而來。
她醒來好幾天了,現在很鎮定,說句不像話的,甚至還有點喜悅——她要嫁給男性向小說中爽文的男主角耶。
那可是衛東風啊。
她每天捧著《衛東風傳》,為書中人物神魂顛倒,現在突然要成為衛東風的正妻,雖然有點不恰當,但她還滿期待的,這個玉面將軍長得怎麼樣,聲音如何。
錯愕過後,她現在已經接受事實。
衛東風既然曾經是讀書人,那想必條理清楚,但他又是武將,大概也比較不能接受別人有意見。
李福熙躺在床上,輕輕的哼起歌來,她好喜歡孫燕姿的《克卜勒》,「等不到你,成為我最閃亮的星星,我依然願意借給你我的光」。
雖然一穿書就要嫁人,但她好奇多過害怕。
她可是現代人呢,有著五千年的智慧,不用怕小說中的男主角。
那個大殺四方的衛東風,到底會以什麼樣的面貌呈現在她眼前?
期待,興奮,忐忑,通通都有。
就在她唱起第二遍的《克卜勒》時,聽到一陣極輕的腳步聲,聽聲音約莫三四人。
李福熙連忙閉上眼睛——雖然已經穿書好幾天,但她還是不太習慣看到古代人,而且因為自己是其華公主,所有人都要跟她跪拜,她永遠無法習慣這個。
「其華公主可真想不開,從七品門戶成了嫡公主,皇帝是父親,齊皇后是母親,太子是哥哥,這還要跳湖!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好運氣,就這樣被她糟蹋了,不但皇家面上無光,連衛將軍都難堪!」
「那也不能怪其華公主,衛將軍都三十歲了,誰要嫁給比自己年紀大兩倍的丈夫啊,而且聽說他身上疤痕極多,很是嚇人。只不過沒想到其華公主手段這樣激烈,居然連娘家人都不管。」
「這可不是,皇帝不能罰其華公主,還不能罰太常博士嗎?一個教女不善,罰俸一年,太常博士白手起家,在京都扎根不深,又沒做生意,這罰俸一年,全家得喝西北風了。
「聽說太常博士夫人最近在賣嫁妝,不過她是商家女出身,嫁妝也沒什麼特別,原本想讓家裡兩個兒子考試,現在也不用考了,先出去找活幹吧,不然全家都要喝西北風。」
「其華公主雖然不懂事,但我也能懂她。衛將軍年紀大,膝下又有個亡妻留下的女兒,這種最是難教導,對她好了怕寵壞,對她壞了會連累自己名聲。
「衛將軍又是庶子,一過門上面有個嫡婆婆,還有個親婆婆,又有嫡兄跟嫡兄嫂,麻煩得要命!還不如嫁給門戶簡單的人,兩心相知過一輩子。」
「要我說,那真是其華公主不懂事。衛將軍耶,我們南巢國要不是有衛將軍鎮守,早被中原大瑞國給併吞了。我們能這樣和樂的過著日子,都是衛將軍在外奔波的關係!
「現在如此的英雄豪傑要娶自己為妻,多大的榮耀,其華公主居然跳湖,年紀小了果然不懂事,不知道嫁給衛將軍是多大榮幸!別的不說,芳蕤公主就是想嫁給衛將軍的,不過芳蕤公主的母親不過小小世婦,這等出身高攀不起衛將軍。」
李福熙就聽幾個宮女說著,心想侍奉齊皇后的人果然心大,自己就算七品門戶出身,那現在也是一品公主了呀,怎麼好在公主身邊說她不是,而且連芳蕤公主的事情都說上了,說芳蕤公主的母親是小小世婦,世婦那也是有品級的,輪不到宮女說長道短。
如果說穿越到書中有什麼不習慣的,就是宮女們踩低捧高。她醒著的時候對她客客氣氣,她只要閉眼裝睡,一定就在背後說她傻子。
「其華公主不過七品門戶出身,眼界自然不高,只看年紀,不知道衛將軍何等英雄,中原的大瑞國野心勃勃,滅了北賀國,又滅了北夷國。南蒲國害怕,自動稱弟,請大瑞國高抬貴手,願意年年歲貢十萬兩,每三年貢貴女百人,換取兩國和平,無用至極!
「我們南巢國能在這樣的情況下自主生活,和樂安康,多虧了衛將軍保衛家園!不然光是歲貢十萬兩,就不知道要增加多少稅。
「還有三年貢女百人,這些官家女兒一旦離開家鄉,不是在宮中等老等死,就是賞給大瑞大臣當玩物,一輩子悲慘,你們這些人倒是說說,一個大男人戎馬十幾年,鎮住國家平安,侍奉這樣的英雄豪傑,就算宅裡麻煩點又怎麼了?」
幾個宮女都不講話了。
李福熙在棉被裡偷偷握了拳頭,說得好!
嫁給這樣的人物,別說只是嫡婆婆,就算上面還有個太婆婆,她也不會退縮。
嫁人不是怕家裡麻煩,怕的是男人沒擔當,沒肩膀。
衛東風二十三歲那年滅了西庫——西庫大兵五十萬,小國南巢只有十萬兵馬,衛東風誘敵深入後,以雙翼陣包夾,西庫兵沒想到節節敗退的南巢兵會從後面冒出來,就這樣被打了個落花流水,全軍覆滅。
衛東風何等聰慧,何等英雄。
投降的西庫兵編列為南巢工程兵,專做水利,富強南巢國。
近似五胡十六國的混亂年代,南巢國的衛東風,名震天下。
中原幾個大國狼子野心,當然容不得南巢國如此發展,幾次發兵,都被在邊界擋住。
日襲沒用,夜襲也沒用。一次集結了三十萬大軍來犯,衛東風一招空城計,搞得中原大國們進退不得,震懾於衛東風的兵法,不敢前進。是夜,衛東風領精銳兵直擊中原大瑞國軍營,活捉欽差與大將軍,大瑞國迫不得以跟南巢定下了和平協議,五十年不動武。
李福熙愛煞了衛東風這號人物,有勇有謀,有膽有識。他若是天下第二,那就沒有天下第一!
剛剛聽得宮女說衛東風家宅事情麻煩,她還有點不樂意。人哪有十全十美啊,有一兩個優點已經算不錯了,後來最後一個宮女給衛東風說了好話,李福熙才覺得舒服一點,自從看了《衛東風傳》的第一集,她就確定了衛東風是她心中的理想型,聰慧,努力,胸有丘壑,隨著書中劇情推移,她越來越喜歡這個角色。真沒想到自己會在看完大結局時穿書,還穿到其華公主身上。
她如果穿成宮女,就是丫頭命。
她如果穿成衛東風的妹妹,那兩人也是無緣。
可是上天眷顧,她穿成衛東風的未婚妻——雖然說是書籍中沒提到的部分,不知道未來禍福,但她想珍惜這個緣分。
她這輩子沒談過正經戀愛,喜歡的都是二次元人物。小時候想嫁給流川楓,後來長大開始看金庸,超級喜歡令狐沖。可能這跟成長背景也有關係,從小她的印象就是生父繼母,生父因病過世後,繼母沒有把她送育幼院,而是繼續扶養她。幾年後繼母再婚,她有了新的爸爸。
在外人眼中,她李福熙父母雙全,但她跟爸爸媽媽都沒有血緣關係,當弟弟妹妹陸續出生後,她對這個家感覺更疏離,格格不入。
所以李福熙把情感寄託在二次元上,因為二次元人物是完美的。竈門炭治郎不會玩交友軟體,郭靖恪守男德,哈利波特沒有乾妹妹——二次元,最讚!
何況她現實生活中也沒男朋友,現在能嫁給自己喜歡的書中人物,那不是太好了嗎?
雖然家庭關係疏離,但不妨礙李福熙想成家。
想跟一個人結婚,朝夕相處,牽手度過歲月悠長,一屋,二人,三餐,四季,這樣很美好。
李福熙對自己的穿書生活,充滿期待。


「其華公主,奴婢來給您翻翻身。」
李福熙猛一睜眼——這聲音不是室友趙如玉嗎,她也穿了?
眼前的宮女跟趙如玉長得一模一樣,連聲音也一模一樣。
但穿書這種事情會接連發生在兩個朋友身上?
李福熙覺得不太可能,是不是因為書中人物沒有明確的樣貌,所以自己穿書後會將角色人物全代換成熟人的臉?
但看到趙如玉的五官,李福熙還是高興的。兩人是大學同學兼同寢,一樣熱衷二次元,花樣年華懂得彼此不交男朋友的原因,二次元裡的男人好太多啦!
那宮女見李福熙看著自己,笑說:「其華公主身體好些了嗎?如果好些,奴婢給您捶捶背,免得躺久了身體不舒服。」
李福熙看到趙如玉穿著古裝的臉,又親切,又好笑。她只看趙如玉扮過妙麗,沒想到穿宮裝還滿合適的。
李福熙穿書已經幾天,知道深紫衣服的是位階低的宮婢。趙如玉穿著淺紫衣服,那是可以管束宮婢的高級宮女。
她翻過身,趴在枕頭上,「妳叫什麼名字?」
「奴婢叫做春來。」
「春來。」李福熙複誦了一次,「名字挺好。」
「謝其華公主誇獎。」
李福熙對這個跟趙如玉長得一樣的春來,特別有好感,「妳幾歲?什麼時候入宮的?一直在景宜宮服侍嗎?」
春來雙手不停,「奴婢今年十八,十四歲選秀入宮,被齊皇后看上作為服侍之人,這幾年一直在景宜宮服侍菲儀公主。」
李福熙一怔,「選秀卻當了齊皇后的服侍之人?」
「奴婢二十四歲就能回家。」春來的聲音有一抹喜悅,「算算再六年,宮中時間過得快,一切都只是轉眼。」
李福熙不解,「妳聽起來怎麼這樣高興?」
春來噗哧一笑,她是官家女子,不是僕婢出身,本就沒那樣小心翼翼。聽得自己侍奉的其華公主有疑問,也沒想太多,直接就說了,「回家才好,許一門婚,一樣生兒育女,不過晚了幾年而已,但日子還是行的。奴婢的祖父是太使令,舉家入京已經百年,有些根基,要嫁個良人不難。」
李福熙頓時懂了,人各有志,有人想成為宮中妃嬪,爭富貴,有人只想要兩心想知,爭的是歲月。
《衛東風傳》中,沒有春來這號人物,現在自己遇上,還是不居小節的個性,她覺得很好,萬一遇上一個喜歡說「其華公主,不可以」,「其華公主,我們這沒那種規矩」,「請其華公主三思」,她才要頭大。
李福熙看了很多小說,奴大欺主,比比皆是。
不要說古代了,她大一時有個講師曾經在電子巨頭家裡當過祕書,少爺娶了平民出身的新媳婦入門,新媳婦貴為百億門戶的少奶奶,叫不動任何人,連廚娘都喚不動。這還不是什麼古早時代的事情,就是發生在十幾年前而已。
都已經西元兩千年了還有這種陋習,何況古代。
看來自己運氣不錯,雖然穿到《衛東風傳》的最後一頁,冒出了新劇情,新人物,但大致上都還可以的。
春來一邊幫她捶背,一邊說:「奴婢跟公主年紀相近,出身也差不多,齊皇后命奴婢來勸勸公主,嫁給衛將軍乃是大大榮幸。公主這回被救上來,下次未必能有這樣的好運,人生一遭不容易,公主可得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
李福熙覺得原本的其華公主也太任性,生而為人多不容易啊,這樣就想死,也太想不開了。可又想著自己是頂替了這個身軀,實在不好說太多不是,於是含糊說:「下次不會了。」
「這樣就對了,衛將軍可是我們南巢國的大英雄,遠的不說,芳蕤公主想要這門婚事,都鬧了好幾次了,不過芳蕤公主沒其華公主好運氣。」
李福熙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既然這樣,為什麼齊皇后不收芳蕤公主為嫡女,這樣不是更貨真價實的公主嗎?」
只能說春來沒受過什麼苦,自然也就不懂得謹言慎行,她是五品祕書丞的門戶出身,齊皇后高看她一眼,對她不會太過約束。此刻聽得其華公主相詢,便說了起來。
「能嫁給衛將軍是多大的好事,怎麼可能白白給了芳蕤公主。芳蕤公主的母親是世婦,封號許美人,許家跟齊家可不太合,這等好事是不會便宜許家的。」
「既然是好事,怎麼不讓菲儀公主下嫁呢?」
「菲儀公主已經有意中人了,自然不願意。奴婢不是說衛將軍不好,其華公主聽奴婢一聲勸,這可是大大的好婚事——衛將軍才三十歲,已經是一品武將,我南巢國四面皆敵,邊疆不平靜,衛將軍肯定還有出征的時候。等到有了功勞,封個異姓王爺也不奇怪,到時候其華公主就是王妃,多大的榮耀。」
李福熙卻想,王妃什麼的她倒是不介意,她現在很期待大婚那日。她想見見在現代讓她廢寢忘食的衛東風長什麼樣子,她這個阿宅,真的要嫁給二次元人物啦!
作者說,衛東風能僅以雙腿策馬,手使雙刀——哎,英明神武!
好想見他。
只對二次元人物有感覺的李福熙,覺得自己很不像話。可是她就是喜歡衛東風啊,喜歡一個人是自己作不得主的。
外面一個小宮婢慌慌張張進來,「其華公主,春來姊姊,皇后娘娘來了!」
春來連忙扶起李福熙——是,公主是剛剛落了水,身體有恙。但來的人可是皇后娘娘,除非死了,那都要起來跪拜的。
李福熙全身痠痛,在春來的扶持下勉強站穩。
就見幾個宮婢連忙把八個格扇都推往旁邊,大門敞開,然後一個富貴的中年女子在僕婦簇擁下,慢慢走進來。
雲鬢雍容,滿頭珠翠。
雖然不年輕,但依然美貌。
李福熙在書中有看到一些,齊皇后原是太子幼年伴讀,十六歲入東宮,成了太子承徽。太子即位為帝,生有一子一女的齊承徽成了齊貴妃,周皇后因為品行不端被廢,齊貴妃成了齊皇后,也算是很勵志的際遇了。
書中對齊皇后的容貌沒有太多描述,此刻李福熙看到,覺得有點理解,這齊皇后真的漂亮,眉眼之間十分有氣質。
春來扶著她跪下。
李福熙叩頭,「女兒其華見過母后。」
「起來吧。」齊皇后的聲音也是好聽的,「妳大病初癒,不用如此多禮。」
李福熙心道,那又不早講,等人家跪了才說。但她只敢在心中這樣想,雖然是南邊小國,但宮規仍然森嚴。
宮婢早早搬來山水繡墩,齊皇后坐了下來,又揮揮手,春來才攙著李福熙在床沿坐下。
齊皇后打量她一眼,看這個「嫡親女兒」的神色已經沒有之前那樣抗拒,內心還是滿意的——春來不居小節,大無畏,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謹言慎行,齊皇后就是看準了春來的個性,這才讓她來勸勸其華。
見其華眼中再無埋怨之色,齊皇后對春來點點頭,示意嘉許。不管什麼樣的個性,放在對的地方,那就是對的人。
外人看春來不夠謹慎,但是讓春來服侍的人,容易卸下心房。
只要其華公主不死,好好的上了花轎,等她到了衛府,要跳湖要懸梁,那都不關皇家的事情了。到時候反倒是衛東風要煩惱怎麼跟皇家交代,公主出宮時還是活的,怎麼一到衛家就死了。
當然這種話不能說。
總之齊皇后很滿意,只要其華公主還能呼吸,只要不是她自己的菲儀公主嫁給那三十歲的粗魯武人,都好。
齊皇后端詳著她,緩緩開口,「妳太子哥哥的兩個孺人接連產子,石孺人還是雙生,母后太忙,所以明知道妳病了,也沒空過來看看妳,希望妳能理解母后。妳太子哥哥的子嗣關乎著我們南巢國運,母后不得不忙碌。」
李福熙努力回想起她看過的那些宮廷劇,「女兒懂,是女兒不懂事,讓母后費心了。」
齊皇后見她一臉真心悔悟,放下心來,內心忍不住又想,果然是太常博士家的孩子,門第太低,沒能教好,能稱皇帝一聲父皇,稱她一聲母后,是多大的榮幸,居然還要跳湖。
幸好沒死,不然她這景宜宮豈不是顯得晦氣了。
想起皇帝丈夫的交代,齊皇后耐住性子,「我們現在既然是母女,有些話母后不得不交代,衛將軍對我們南巢國有大功,其華可得好好服侍。衛將軍雖然已經三十歲,但長年征戰,膝下並無兒子,其華若是能誕下香火,無論一個還是兩個,對衛家來說都是好事,衛家會高興的。」
李福熙想著要給衛東風傳宗接代,有點害羞,但成家的喜悅還是占據多數,她的成長過程太孤獨了,爸爸媽媽跟她都沒有血緣關係,他們跟弟弟妹妹才是一家人,自己只是寄居在那裡的外人。她也想有個小人兒跟自己血脈相連,那應該能彌補她內心的缺憾。
成親很好。
生子很好。
生平第一次穿書,剛開始她也不知所措,但現世生活沒值得留戀的地方,幾日後也就能平靜面對了。
而且可是穿成公主呢,要是穿成辛者庫的洗衣女,她是要怎麼辦才好?
李福熙二十二歲,看過好多連續劇,好多小說。她知道不管在什麼地方,錢銀都是最重要的,難得遇見名義上的母親,她打算自己問清楚,「女兒先前一時想不開,現在已經知錯,打算好好成親。不過有件事情想請母后成全,女兒想問問嫁妝——女兒俗氣,不過日子總是要過,衛將軍家裡既然沒做生意,只靠俸祿,女兒不能不問。」
齊皇后入宮多年,早就八風吹不動,聽見錢銀的敏感話題也沒顯得不快,「我南巢朝規,公主嫁妝一千兩黃金。」
李福熙知道南巢國的物價,一間鋪子約莫一百兩黃金。
換成鋪子好些吧,鋪子比金子可靠。
金子用著用著就沒了,鋪子可以一直收租,將來她生了小寶寶,還可以給小寶寶傍身。
雖然面對著老謀深算的齊皇后,但李福熙並不害怕,她可是現代人呢,還怕一個書中人物嗎?
於是她盡量讓自己顯得乖巧,「女兒入宮不過月餘,手邊無人,想央請母后把嫁妝換成鋪子。」
齊皇后也沒生氣,「想換鋪子?」
李福熙也沒打算隱瞞自己的小心思,「女兒嫁給衛將軍,勢必就要承擔中饋,一千兩雖多,但衛家食指浩繁,總有用完的一天。要是買鋪子每個月收二三十兩銀子,反而細水長流,母后,請您幫幫女兒。」
齊皇后審視她的臉,「可是真心想嫁給衛將軍?」
「是,女兒生死一回,已經想通。」
齊皇后又問:「不再生病了?」
「絕對不會再生病。」李福熙心想,宮廷真的很多話不能說,其華公主明明是尋死,但大家都說她生病。
「那可以。」齊皇后點點頭,「一千兩大概十間鬧市的鋪子,母后這幾日辦好,順便把鋪子移到妳的名下。其華,妳可別辜負母后的心意,妳要嫁了,才有嫁妝。十間鋪子一個月可收租二三十兩,已經非常好過日子,甚至可以資助太常博士家裡——太常博士因為妳生病的關係,被皇帝罰俸一年,太常博士夫人把嫁妝都賣了,兩個兒子也出去找工作,不過大少爺,吃不得苦,捱不得罵,什麼活都只幹兩三天,現在全家都指望著太常博士夫人那些不值錢的嫁妝,妳得明白。」
李福熙低聲道:「女兒明白。」
說穿了,李家因為她拒婚跳湖,被皇帝遷怒了,父親被罰俸,全家入不敷出,自己只有嫁入衛家,嫁妝才能真的到手。每個月拿十兩幫助娘家,只要別太奢侈,還是能過下去的。
她既然穿到了原主身上,就不能不管原主的家庭,「多謝母后幫助女兒,女兒以後會好好侍奉衛將軍的。」
「這才是母后的好公主。」齊皇后總算露出一點高興的樣子,「只要妳乖乖過門,心甘情願的在衛家,還想要什麼都能商量。衛將軍可是妳父皇的定心石,嫁給這樣的英雄豪傑,妳外出行走也有面子。」
「女兒想……想帶春來一起過門。」李福熙雖然對現代毫無掛念,但趙如玉卻是她的好朋友,她明白春來不是趙如玉,但不妨礙她覺得春來親切,想常常看到春來——可轉念一想,萬一春來不願意呢,說不定她在宮中很自在,不想重新適應衛家生活,於是連忙補救,「對不起,春來,忘了先問問妳的意思,妳不願意也不要緊的,我是躺太久,一時腦筋不清楚。」
即使心大如春來,也是嚇得馬上跪下,「奴婢入宮,一切聽從皇后娘娘吩咐。」
齊皇后想都沒想,「既然其華想要妳,妳就跟著去吧。本宮給妳個恩典,進了衛家,就能自行婚配,不用等到二十四歲了。」
春來大喜,連忙磕頭,「謝皇后娘娘,謝其華公主!」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萬貫家財做奴婢》

    《萬貫家財做奴婢》
  • 2.《富可敵國母老虎》

    《富可敵國母老虎》
  • 3.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 4.《少主的放妻書》

    《少主的放妻書》
  • 5.《一等聯姻》

    《一等聯姻》
  • 6.《美人仵作》

    《美人仵作》
  • 7.《丞相重生不當官》全3冊

    《丞相重生不當官》全3冊
  • 8.《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 9.《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 10.《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

    《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

本館暢銷榜

  • 1.《美人仵作》

    《美人仵作》
  • 2.《少主的放妻書》

    《少主的放妻書》
  • 3.《富可敵國母老虎》

    《富可敵國母老虎》
  • 4.《萬貫家財做奴婢》

    《萬貫家財做奴婢》
  • 5.《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 6.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 7.《一等聯姻》

    《一等聯姻》
  • 8.《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 9.《村裡來了金鳳凰》

    《村裡來了金鳳凰》
  • 10.《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

    《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