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經商特殊技藝
分享
藍海E124501

《寵夫就要天下知》

  • 作者予虹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2/08/17
  • 瀏覽人次:8886
  • 定價:NT$ 320
  • 優惠價:NT$ 253
試 閱
定安伯夫人護夫君跟護崽似的,
哪個不長眼的敢欺負,她第一個不饒!

顧玖:今天我把話撂這兒了,自己的相公自己護!
李照:夫人威武!夫人厲害!夫人待為夫太好了!

 
一朝穿越到書中成為早死又被渣男當作沽名釣譽工具的炮灰,
顧玖可不打算認命,而扭轉命運的首要之務就是──選擇新相公!
於是她在聖上賜婚下,和李照這個身世可憐的假皇子成了夫妻,
婚後她專心搞事業,以特製的純露和瘦身美容課程大賺特賺,
只不過小金庫雖然逐漸被填滿,但她還是不甚開心,
她家夫君個性好又顧家,這麼老實的好孩子卻總是有人欺負他,
如太嬪在知道他不是自己的孩子後就不待見他,差別對待有夠明顯,
那被抱錯的真皇子更不時顯擺自己有親娘、養父疼愛……
哼,想欺負她的人,看她不狠狠把這些沒良心的教訓回去!
予虹,女,最愛看藍天、白雲、彩虹,嚮往自由,喜歡陽光、雨後的空氣,還有樹蔭下的微風。
喜歡白天,卻總在深夜爆發靈感,常常在夜晚睡不著的時候構思故事情節,腦中會突然冒出和故事情節息息相關的人物特色,所以故事和角色往往會藏著意想不到的小驚喜。
攜手護一生

我有一個相識十多年的好朋友,我們一起度過生命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工作、旅遊、愛情,就連她結婚時唯一的伴娘也是我。
她和她丈夫的戀情是我一路見證下來的,而讓我印象最深刻應該要數有一次鬧得頗大的爭執。
爭執的雙方並不是他們,而是她的丈夫與她的家人,至於原因則是她丈夫想要放棄現在的高薪工作轉換跑道,這點讓她的父母很不高興,認為這樣女兒嫁過去會過苦日子。
事發當時我其實並不在場,是事後我們約出來聊天時才知道有這種事,據她所說,她丈夫那個時候被罵得頭都抬不起來,幾乎快要放棄自己的堅持了,是她擋在面前堅定地表示贊同丈夫的決定,那維護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護孩子呢!
她當時說了一句話,我至今都還記得——這是我的家,他是要和我攜手一生的人,如果只能同享樂卻不能共患難,那還叫夫妻嗎?
不誇張地說,我那時差點跪下來膜拜她,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也是蹭蹭蹭地往上漲,有這種價值觀超正的朋友簡直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所以當我在看《寵夫就要天下知》的時候,對於女主角顧玖敢於保護男主角李照的行為覺得很感動,畢竟顧玖自己也是個家人都已經不在的孤女,就算皇帝和太后因為她家人的功勳而待她和善,但到底不是什麼實質的靠山。
但就是這樣的她會為李照感到心疼,會在其他人欺負他、看不起他時站出來,這種超有氣魄的女主角就是要給她比個讚啦!
當然,李照並不是只會躲在顧玖身後,他也會適時地守護她,更不會限制她只能窩在後宅這一畝三分地,而是讓她放手做想做的事情,他在後面給予最大限度的包容。
想知道他們的愛情如何在相互扶持中生根發芽,最後修成正果,就請各位往後翻,看故事啦!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進宮商討婚事
「人生真是不公平啊!」顧久心躺在病床上,用盡最後一絲力氣說道。
她本以為她再也不會醒來,可是她再次感受到了知覺,渾身被柔軟的被子包裹著,呼吸間是帶著某種香味的空氣。
她確信,只有消毒水和酒精的醫院是斷不會出現這種味道的。
顧久心本能地睜開雙眼,入目的是淺色帳子,再轉頭一看,傢俱和擺設都古色古香,極具質感,這是哪兒?
就在此時,一位穿著樸素的老婦人帶著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姑娘走了進來,顧久心還能看到小姑娘腫起來的眼皮,她們邊走邊輕聲說著什麼。
許是老婦人敏感地察覺到有人在注視著自己,轉過頭來,恰好對上了顧久心的眼睛,她的神情立馬起了變化,帶著顯而易見的激動與驚喜,三步併作兩步撲了過來。「姑娘!」


秋嬤嬤把薄斗篷披在了顧久心的肩上,關心道:「現在還是春寒時節,姑娘身子弱,理應多穿些。」
顧久心回頭一笑,小小的梨渦出現在她略顯蒼白的小臉上,「我知道了,嬤嬤不必過分憂心。」
顧久心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好幾天了。
這裡是一本小說的世界,她之前在醫院無聊時曾斷斷續續看過,在這個男女主雙重生的甜寵文裡還穿插著真假皇子、奪嫡權謀等元素,而顧久心現在這個身體在故事裡只是一個紅顏薄命的炮灰。
準確來說,顧久心現在叫顧玖,是侯府孤女,沒有任何直系親屬的那種,替家人守孝三年,前幾天剛出孝就病倒了,她穿過來時正是原主香消玉殞的那一瞬。
神奇的是,她來到這個世界後病就好了。
顧久心,不,現在應該是顧玖,她目光堅定地望著近處樹木的微微綠意,決定要帶著原主的那一份生命好好地活著。
「春天到了呀。」顧玖輕輕說道。
秋嬤嬤順著自家姑娘的視線看過去,她瞇著眼睛,果真看到了一些嫩芽,「是呢,等天氣暖了,姑娘也不會像現在這般容易得風寒……」
秋嬤嬤絮絮叨叨,顧玖聽著也不厭煩,有人關心她、對她噓寒問暖,這種感覺她已經很久沒有感受過了,現在不僅吃穿不愁,還有身邊人的愛護關心,她很珍惜,也很滿意現在的一切。
「姑娘,嬤嬤,車備好了。」一個身量將近一百七的丫鬟走過來,她的皮膚偏小麥色,說話時不苟言笑,看上去很不好惹,可是面對顧玖時,神情卻會柔和下來。
顧玖這幾天已經差不多摸透了身邊的人,秋嬤嬤是她祖母的貼身丫鬟,一直照看她長大,跟親人一般。
她身邊有兩個貼身大丫鬟,眼前這個叫紅纓,從小習武,主要負責保護安全,另一個叫紅漪,也就是之前和秋嬤嬤一起進來還哭腫了眼的小姑娘,主要負責起居等等,這會兒應該在後院歸置馬車上的東西,為等下的出門做準備。
果然,等顧玖一行人走到馬車停留的院落門口,就聽到紅漪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把托盤拿出來,行,可以了,妳們看看姑娘到了沒?」
「是。」小丫鬟們聲音清脆地應答。
顧玖微微一笑,帶著秋嬤嬤和紅纓走過去。
紅漪剛檢查好馬車裡的東西,轉身一看顧玖和秋嬤嬤都來了,忙盈身一拜,周圍的小丫鬟們也紛紛低頭行禮。
顧玖柔聲讓她們起來。
「時間不早了,姑娘,咱們該動身了。」秋嬤嬤看看日頭,這會兒出發,到宮門口也不早了。
馬車直接從府裡出去,路上想到紅漪因為不能一起進宮又差點哭出來,顧玖既心疼又好笑,忍不住搖頭笑道:「也不知紅漪是不是水做的,淚水就跟小溪似的,嘩嘩流個不停。」
秋嬤嬤想到那個愛哭的小丫頭,恨不得把她的眼淚塞回去,「那丫頭自小就愛哭,看著就讓人頭疼,老奴當時就不應該把她調到姑娘身邊……」
等秋嬤嬤數落完紅漪的哭包事蹟,顧玖才揭穿她的嘴硬心軟,「嬤嬤才捨不得把紅漪調去別處,我可是聽紅漪說了很多遍,嬤嬤還替她擦過眼淚呢。」
秋嬤嬤別開眼神,「老奴那是怕她耽誤照顧姑娘。」
紅纓在一旁靜靜看著兩人說話,也不插嘴,默默斟了一杯熱茶,「姑娘,潤潤嗓子。」
秋嬤嬤在一旁囑咐道:「不可多喝,等下見太后娘娘更衣不便。」
見大人物說正經事,中途去上廁所的確不太好,顧玖便只是沾了沾唇。
秋嬤嬤接過顧玖用過的杯子,勸道:「姑娘不如閉目休息一會,此處距離宮門還有一段時間。」
顧玖點頭,閉上眼睛,靠在軟墊上小憩。
她此番進宮要去覲見太后,目的是為了確認她的親事,她十歲那年爹給她定下了一門親事,對象是當朝侍郎徐風的獨子徐昭。
依照那時的情況、門第來說,這門親事絕對是徐家高攀了,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這時馬車突然停了下來,顧玖睜開眼睛,紅纓已經從馬車的窗戶處收回視線,放下了捲簾,眉頭皺起,「小姐,前面好像是十六皇子的馬車,估計又在徐府過夜了。」
顧玖秀眉微蹙,怎麼恰恰碰上了他?
這個十六皇子是剛認祖歸宗的真皇子李昭,原名叫徐昭,也就是她的未婚夫。
兩個月前,真假皇子一事由皇子生母如太嬪親自揭露,在京城引起軒然大波,可那時顧玖還在守孝,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腦海裡並沒有與之相關的場景,也無心顧及這些事,即便這裡面牽涉到她的終身大事。
現在顧玖出孝了,真假皇子一事也有了定論,真皇子李昭順利恢復身分,成為先皇的十六皇子,當今聖上康平帝的十六皇弟。
然而一直在宮中長大的假皇子李照卻沒有因此被皇家拋棄,而是被聖上特賜皇姓,仍叫李照。
真假皇子這件事挺狗血,顧玖還記得她當時看到這些情節時簡直無語極了。
如太嬪懷孕時,正是先皇寵妃先貴妃勢力最盛的時候,她比太后更早在先皇身邊服侍,先皇的心也一直被她牢牢攥著,要不是太后是欽定的兒媳,又未犯任何錯,先皇即位後誰當皇后還真不一定。
先貴妃在後宮時常打罵其他妃嬪,先皇也不加阻擋,使得先貴妃的氣焰越發囂張,明面上都這樣了,可想而知背後還有多少骯髒手段。
最終在她手下活下來的皇子除了太后所生的當今聖上,就只有一個比聖上大的王爺,以及被太后和皇后護在羽翼之下的李昭。
顧玖想到這兒,紅纓出聲道:「姑娘,那邊好像有人過來了。」
紅纓不放心,方才又掀開簾子看了一眼,幸好她看了這一眼,才知道十六皇子那邊派人過來。
顧玖吩咐道:「青伯,調轉馬車,避到旁邊去。」
李昭即便回到皇家,也時常去徐府探望他的養父徐侍郎,京城中誰不讚一句父慈子孝,反而是真正的徐家公子不常出宮,一直低調地生活。
如果顧玖是這個世界土生土長的人,估計也會被這番表象矇騙,但她看過書,知道李昭其實心胸狹小,驕奢淫逸,只不過表面功夫做得好,裝著一副心胸寬廣、與世無爭的樣子。
原書中顧玖香消玉殞後,李昭請求聖上立顧玖為側妃,眾人都稱讚他心善,卻不知他只是踩著顧玖立一個有情有義的人設。
京中貴女們本就因他的身分對他有好感,又知曉他善待故人,紛紛獻出芳心,李昭也樂得一腳踏十幾條船,還搞大了未出閣的姑娘的肚子,也不知李昭給那姑娘下了什麼迷魂藥,那姑娘死都不肯說出李昭是肚裡孩子的爹,最後落得一屍兩命的下場。
顧玖盤算著,現在她沒有後臺,地位實力也不夠,惹不起她還躲不起嗎?
小太監走到一半,發現顧府的馬車避到老遠,也不費那個勁走過去問了,直接回頭覆命,「十六爺,顧府的馬車自行駛開了,應是無須先行,不若十六爺先進宮吧。」
李昭是先皇十六子,理應封王,可不知當今聖上怎麼想的,並未下旨冊封這個剛認回的十六弟,底下人只好先叫著十六爺。
「你沒上去問?」李昭一聽小太監的回話,就知道對方偷懶了,氣得語氣都急了幾分。
人家都自己走開了,還用上去問?小太監腹誹。
不過他也聽出李昭的不滿,忙找補道:「顧家人一向知禮懂進退,奴才還未到跟前,顧府的馬車便已避開,十六爺無須憂心。」
李昭皺起眉頭,他在意的是這個嗎,他在意的是顧玖進宮目的為何!
雖然他現在已經不再是徐家的公子,但不排除顧玖看中自己現在的身分貼上來,他可不想娶個孤女當正妃。
「走吧。」李昭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髮髻,懶得和小太監廢話。
眼看李昭的馬車動了,一直關注動靜的紅纓稟道:「姑娘,十六皇子的馬車進去了。」
「那我們也進去吧。」顧玖放下心來,轉頭見秋嬤嬤欲言又止,笑著道:「嬤嬤有事不妨直說。」
「姑娘別怪老奴囉嗦,實在事關姑娘的終身大事,老奴得仔細著些。」秋嬤嬤知道自家姑娘今天是來做什麼的,可她還是想再確認一遍,「姑娘真的確定不嫁十六皇子嗎?」
無論如何交換信物時認的就是李昭,如果姑娘抓著這點不放,完全可以站得住腳。
「嬤嬤,先不說與我訂親的是徐家公子,我現在如果硬要貼上去,還不知別人會怎麼編排我。退一萬步講,即便我真的嫁過去了身分估計也不會高。」顧玖握住秋嬤嬤的手,「所以嬤嬤,日後再也不能提與十六皇子相關的事。」
「老奴只是……」秋嬤嬤怎會不懂這些,不過眉宇間仍滿是憂心,「徐府擱以前是好的,只是今時不同往日,現在侯府只剩下姑娘,也不知日後會有多難,受欺負了也沒人可以給姑娘撐腰。」能嫁給皇子算是好歸宿之一,有權有勢吃喝不愁。
「嬤嬤,我現在沒有娘家撐腰,要是真嫁給十六皇子一樣會受欺負。」
這話一下子點醒了秋嬤嬤,她只看到了嫁給皇子的光鮮亮麗,卻忘了後宅有時就如龍潭虎穴,一個不小心便能要人命。
「是老奴想岔了。」秋嬤嬤回過神來,一臉愧意。
顧玖搖頭,「嬤嬤也是關心我,嬤嬤放心,我都想好了,只是能不能成還得看太后娘娘的意思,現在說什麼都太早了。」
秋嬤嬤點頭,心酸不已,要是侯爺他們還在就好了,姑娘也不會有這等煩惱。
顧玖鬆了口氣,總算安撫好了秋嬤嬤。
她來見太后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在大凌朝這個古代世界裡,女子不嫁人會對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擾,流言蜚語也不會少,除非去當尼姑,可那樣的貧苦生活她又過不來,所以她肯定是要嫁人的,只是嫁給誰得由她自己做主。
目前最好的人選就是假皇子李照,一來他是名正言順的徐家公子,理由足夠充分;二來在書中,李照是男主最信任的人,有大腿可以抱她還是想要嘗試一番。
至於其他的路,一條是找個沒有身家背景的人招贅,另一條是找個身體不好的人,預備以後當個寡婦,而這兩條路都是備選。
總結起來就是,顧玖想找個男人合法同居。
因為經歷過背叛,顧玖對婚姻已經沒有任何幻想,只有現實的思考,雖說古代與現代有著不同的價值觀,但有一樣她一定會堅持,那就是讓自己活得更好。
上輩子她遇到渣男,為了讓自己不在泥濘裡陷落,她毅然決然選擇離婚,這輩子她還未嫁人,那嫁個合心意的男人有何不可?


慈寧宮。
跟在引路的姑姑身後,顧玖輕輕地深呼吸一口氣,款步走進殿裡。
赤金鏤花香爐中飄出縷縷檀香,顧玖帶著秋嬤嬤和紅纓跪在地上行大禮,「阿玖參見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萬福金安。」
「無須多禮,快起來。」太后說話的速度有點慢,聲音很是慈和。
顧玖相當謹慎,慢慢地起身,很快有一雙手過來扶著幫她起來,她抬頭一看,是個上了年紀的宮女。
她眼角一掃,看見太后身邊站著的宮人中空了個位子,而且是距離太后最近的位子,推測這個人在太后跟前也是個說得上話的,態度更不敢輕慢。
顧玖朝她笑笑,輕聲道:「多謝嬤嬤。」
那嬤嬤笑著點頭,並未多說,扶顧玖起來後又退回太后身邊,她所站的位子正如顧玖推斷的那般。
「快過來這裡坐,讓哀家好好瞧瞧。」太后朝顧玖招手道。
顧玖小步走了過去,太后拉著她的手,顧玖低下頭,露出半截瑩白的脖頸,作小女兒羞澀狀。
太后見狀輕輕摸了一下顧玖的鬢髮,溫聲道:「孩子,妳和妳祖母長得可真不一樣,可不知為何,哀家一看到妳就想起妳祖母。」
顧玖態度溫順,小聲道:「阿玖看到太后娘娘也想起了祖母,太后娘娘的手和祖母一樣溫暖。」
「那咱們也算有緣。」太后聽了這話笑出聲來,接著又轉為傷感與遺憾,「妳遞進來的玉佩還是多年前哀家送與妳祖母的,只可惜如今物是人非。先貴妃叛國引狼入室,外族搶掠至京郊,多虧定安侯率領我軍頑強抵禦,妳祖母和妳母親巾幗不讓鬚眉,顧家滿門忠烈,聖上和哀家都記得。」
太后一番話引得室內陷入一片肅穆的寂靜。
顧玖眼眶微紅,極力忍住淚意,「祖父與父親常說,為聖上鞠躬盡瘁是臣子的本分。」
太后一連說了三個「好」字,哽咽道:「大凌朝有如此忠臣,是國之幸!」
太后身邊的嬤嬤擦擦眼角,道:「太后娘娘,顧侯爺高風亮節,侯爺夫人品行高潔,奴婢等欽佩不已。如今顧家只剩下顧姑娘一個人,怕是有許多艱難,太后娘娘仁慈,多照拂顧姑娘一番,顧侯爺和侯爺夫人在天有靈也會感念太后娘娘的。」
顧玖心裡讚歎這位嬤嬤真上道,她剛才正愁著怎麼把事情引到正題上,就有人送話頭來了。
太后點頭,「對,孩子,往後妳有什麼事不要怕,來找哀家。」
「多謝太后娘娘。」顧玖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分外讓人心疼。
她今天特地穿了一身素淨的軟銀輕羅百合裙,塑造了一個家人盡失的可憐小白花形象,惹得太后越發憐愛。
顧玖揪著衣角,十分不好意思地道:「太后娘娘,阿玖今日進宮還真的有事想求太后娘娘做主。」
太后現在對顧玖的觀感非常好,所以對她說出的話沒有半分不悅,「什麼事?」
「太后娘娘也知道,父親幾年前給我定了一門親事。」顧玖的聲音越來越小,對上太后了然的目光,聲音又大了起來,「家中現在沒有長輩,是以阿玖想請太后娘娘幫忙,與徐家以及真正的徐家公子確認這門親事。」
顧玖把「真正」二字咬得極重,在場的都是人精,自然都明白了她話裡的意思。
太后有些意外又有些憐惜,顧府現在沒有長輩操持,一個未出閣的小姑娘竟得親自開口談論婚嫁之事,還看得如此通透,真是難為她了。
她正要開口,有宮人進來稟告,「太后娘娘,如太嬪求見。」
顧玖眉頭一跳,這對母子今天是跟她槓上了是吧?
她不著痕跡地瞄了一眼太后,敏銳地捕捉到了太后那一瞬間的不悅,頓時放心多了,若是如太嬪等下蹦躂得厲害,自有大佬收她。
「讓她進來吧。」太后無奈道。
「是。」
顧玖忙站起來,走到一邊。
看到顧玖這副乖巧懂禮的模樣,太后暗暗點頭。
「太后娘娘,看妾身剛摘的花……」如太嬪扭著腰走進來,掃了一眼屋內,看到顧玖後故作驚訝道:「喲,有客在呢?」
顧玖心裡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這演技也太刻意了,連請安都沒有,不就是想在自己面前表現她和太后的關係好著呢,她猜想如太嬪之所以走這一趟,估計還是在宮門前遇見的李昭攛掇的。
太后身邊的那位嬤嬤很是給力,一句話恰恰踩著了顧玖心中所想,「如太嬪,您還未向太后行禮。」
顧玖已經知道這位超合心意的嬤嬤叫寒嬤嬤,看寒嬤嬤的做派就知道她在太后身邊的地位不會差。
如太嬪對著太后身邊的第一人自然不敢給臉色,訕訕地屈膝行禮,顧玖等她行完禮後,再按照禮制給如太嬪行禮。
如太嬪下巴一抬,「起吧。」
之後,如太嬪又假模假樣問起顧玖的名字身分,無論她的語氣怎樣,顧玖回答都很恭順,當然心裡滿是不可言說的吐槽兼髒話。
「這就是顧家姑娘啊。」如太嬪一臉嫌棄,而後又狀似無意地跟太后說道:「太后,昭兒也到年紀了,可以相看姑娘了,妾身想辦一個賞花會,到時請些姑娘來。」
她假笑著轉過頭來,意有所指地對顧玖說:「顧姑娘,妳有婚約在身,本宮就不請妳了,妳也別說本宮小氣,這男女婚嫁呀,得門當戶對才好。」
太后看到如太嬪這副嘴臉,就會忍不住想起她曾經做過的事,頭疼地揉了揉額角,「夠了,這賞花會的事再議,哀家頭有點疼,妳們就先回去吧。」
不等如太嬪說話,她笑著和顧玖道:「阿玖,妳說的事哀家會好好考慮的。」
如太嬪心裡一驚,太后要好好考慮什麼事?不會是這個小賤蹄子說要嫁給昭兒吧?
她還想再說些什麼,太后一個眼神掃過來又立馬閉嘴了,只是心裡十分不甘,等出了慈寧宮便冷笑著撂下狠話,「別想那些有的沒的,要是敢和昭兒扯上關係,本宮讓妳吃不完兜著走!」
顧玖露出營業假笑,「太嬪娘娘說的是,您也別想那些有的沒的,有句話是怎麼說來著?鹹吃蘿蔔淡操心,更何況我也不想吃不完兜著走。」
如太嬪被噎了一下,顧及到這裡到底還是慈寧宮的範圍,終是不敢撒潑,大力甩了一下衣袖離開。
顧玖搖搖頭,朝宮門的方向走去。
這一幕自然有宮人報告給在殿內的太后,太后一邊撐著額頭閉目養神一邊聽著,眉頭越皺越緊。
「這如太嬪真是越來越糊塗了。」寒嬤嬤搖頭道。
太后睜開眼睛,「她倒是好算計,什麼便宜都要占盡。」
她想起如太嬪生產時,宮中正在舉行宮宴,恰好如太嬪和徐侍郎夫人一同發作,她身為中宮得留在宮宴主持大局,就派了人過去守著。
如太嬪在她面前一直都是做小伏低,她見如太嬪可憐,就盡力護如太嬪孕期周全,如太嬪生產後把孩子抱到她跟前,哭訴身邊沒有個得力人,怕護不住孩子,想把孩子交給她撫養,之後便閉門不出,名曰向佛祖祈福,直至當今聖上登上皇位,將其封為太嬪才重新出來行走。
如太嬪認親的時機也很巧妙,母子倆十五年未見,一見面如太嬪先檢查一番,竟說李照身上沒有孩子生下來時看到的痣,大肆審問當初接生的所有宮人,繼而就有宮人承認抱錯了孩子。
這麼一通下來,當初是真抱錯還是假抱錯只有當事人才知道,可惜徐夫人誕下孩子後不到一年就因病去世,如今可說是死無對證。
「敢戲耍哀家,混淆皇室血脈,等著吧,哀家一定會抓住她的把柄。」太后喃喃道,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想起李照那個孝順孩子,她眼底滿是心疼,那孩子一直以為如太嬪是他親娘,小時候還曾因為如太嬪不親近他而鬱鬱寡歡,殊不知如太嬪估計從一開始就對他沒有半點情分,才會把孩子丟到她這裡。
「照兒是個好孩子,阿玖也是個好孩子,寒嬤嬤,讓人把照兒叫來,哀家有事問他。」太后吩咐道。
寒嬤嬤應喏,出門吩咐宮人,片刻後端著熱茶回來,說道:「老奴還以為顧姑娘看著是個沒脾氣的,沒想到還能和如太嬪那樣說話。」
太后想起剛才宮人稟報的話,臉上終於露出一點笑容,「將門之後,外表再怎麼軟和,骨子裡也是硬的。」
「是啊。」寒嬤嬤感慨一句,「如果照公子和顧姑娘在一起,娘娘也不用那麼擔心照公子了。」
太后想到自從事情發生後就一直沒怎麼出來的李照,憂心忡忡,「妳說,哀家讓他們快點成婚,有人陪著轉移一下注意力,照兒會不會早點跨過這道坎?」
寒嬤嬤卻有些擔心,「可照公子和顧姑娘年紀都不大,兩個人一起過日子,能過得起來嗎?」
「正是因為少年夫妻,才能過得長久啊。」太后狀似無意地說了這一句。
寒嬤嬤不敢再說話了,先皇和先貴妃不就是少年時期便在一起,這一直是太后娘娘心裡的一根刺。
等到宮人稟告李照來了的時候,太后的表情又恢復了往日的慈祥。
照公子這個叫法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李照事發後曾回過徐府,可徐侍郎不待見他,太后知道後很是生氣,就讓李照繼續住在宮裡,等聖上給李照安排好差事再讓他搬出宮去,只是李照既非皇室血脈,自然不能用宮裡的稱呼,宮人們只能叫他照公子。
「李照參見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萬福金安。」入殿行禮的少年容貌清俊,特別是白皙的肌膚更襯得他氣質清冷。
太后心裡暗暗歎氣,以前的李照雖然看起來清冷,身上仍有著年輕人的鮮活氣,可是現在她只能感覺到鬱鬱之氣,足見那件事對他來說是多大的打擊。
「照兒,快坐下。」太后招呼道。
李照謝過後,依言坐了下來。
太后關心道:「今日有沒有出來走走?」
「回太后娘娘,還沒。」李照的嘴巴就像上了鎖,捅一下才響一回。
太后語重心長道:「不要整日悶在屋裡讀書寫字,也要出去走走,知道嗎?」
李照的睫毛顫了顫,終是低下聲答道:「多謝太后娘娘關心。」
看著他的樣子,太后更加堅定了要給李照娶媳婦的決心,她狀似無意地問道:「照兒,你可知徐家曾和顧家定過親?」
李照還真的不清楚這件事,抬頭道:「照兒不知。」
太后清了清嗓子,「顧家姑娘是個好的,哀家想給你定下這門親事,你覺得如何?」
聞言,李照苦笑著重新低下頭,道:「有勞太后娘娘操心,照兒無福承受,還是……算了吧。」
「怎麼能算了呢?你是徐家……」太后的聲音稍稍提高一點,說到一半怕李照多想,覺得不妥,只能改口道:「照兒,顧家姑娘真是個好姑娘,你考慮一下。」
李照聲音低沉,「太后娘娘,就因為您說顧姑娘是個好的,照兒就更不能害了她。」
太后不贊同,「怎麼就是害了她?」
「她想嫁的真的是我嗎?」李照面無表情道。
太后氣笑了,「人家姑娘進宮來,指名道姓說與她訂親的人是真正的徐家公子,那你說誰是真正的徐家公子?」
李照微微瞪大眼睛,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顧家一門忠烈,高風亮節,這樣人家教出來的女兒一定不差,就像現在,她不就比徐侍郎看得通透?」太后這時也顧不得給徐風留面子了,那個老匹夫不理親兒子,眼裡只看得見養子,她替照兒不值。
她的照兒自幼聰慧,熟讀詩書又品行俱佳,哪裡不比李昭好了?
李照閉上眼睛,又睜開,終是說了出口,「正是因為顧姑娘太好了,照兒……配不上顧姑娘。」
太后脫口而出,「你當然配得上!」
「太后娘娘和顧姑娘說過照兒的腿了嗎?」李照說完走到太后跟前,跪下握住她的手,行走間能看得出腿腳不甚俐落。
太后眼眶泛紅,李照的腿,是她、聖上、皇后還有四皇子李承熙一生的遺憾。
李照和李承熙年歲相當,甚至李照還比李承熙小了兩歲,兩人時常一起玩。
在李照七歲那年,他和李承熙到御花園玩耍,因著先貴妃的緣故,兩人也不敢到顯眼的地方,只能去偏一點的小花園玩,卻不巧碰上小太監在溜先貴妃養的狗,可那條狗不知怎麼回事,一聞到李照和李承熙的氣味就發狂地撲了過來。
據李承熙所說,當時是李照護住了他,邊和狗搏鬥邊讓他快去喊人,李承熙當時本想過去幫忙,可李照堅持讓他多叫點人來,他無奈只能照做。
等太后趕到時,那條狗已經奄奄一息,李照腿上的肉則被撕下一大塊,都能看到裡面的骨頭,儘管立刻叫來太醫,用了最好的藥救治,可還是留下了後遺症,明明沒有傷到骨頭,但走起路來和另外一條腿比總歸有些差異。
太后歎了口氣,「照兒,你雖不是我兒子,哀家卻是把你當成親兒子在養的。」
她這話說得一點都不假,李照自滿月後就一直待在她跟前,這麼多年下來,就算是貓貓狗狗也會產生感情,更何況是人。
先貴妃打壓,先皇不作為,在那段最艱難的歲月裡是李照陪在她身邊,和當今聖上一派度過了最難熬的十幾年,她如何能不疼愛他?
李照當然明白太后的苦心,「太后娘娘,照兒都知道,照兒也把太后娘娘當成最親的親人。」
太后撫了撫李照的肩頭,「哀家希望你能過得好。」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萬貫家財做奴婢》

    《萬貫家財做奴婢》
  • 2.《富可敵國母老虎》

    《富可敵國母老虎》
  • 3.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 4.《少主的放妻書》

    《少主的放妻書》
  • 5.《一等聯姻》

    《一等聯姻》
  • 6.《美人仵作》

    《美人仵作》
  • 7.《丞相重生不當官》全3冊

    《丞相重生不當官》全3冊
  • 8.《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 9.《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 10.《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

    《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

本館暢銷榜

  • 1.《美人仵作》

    《美人仵作》
  • 2.《少主的放妻書》

    《少主的放妻書》
  • 3.《富可敵國母老虎》

    《富可敵國母老虎》
  • 4.《萬貫家財做奴婢》

    《萬貫家財做奴婢》
  • 5.《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本王拒當癡情男配》全2冊
  • 6.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寄秋×千尋【小姐要有錢】限定書衣版
  • 7.《一等聯姻》

    《一等聯姻》
  • 8.《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穿成反派做後娘》全3冊
  • 9.《村裡來了金鳳凰》

    《村裡來了金鳳凰》
  • 10.《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

    《後宅有個太子爺》全4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