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小說館 首頁

豪門世家富帥菁英奇幻愛情
分享
花園G2803

《月桂樹下的時光祕密》

  • 作者七巧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2/08/03
  • 瀏覽人次:534
  • 定價:NT$ 300
  • 優惠價:NT$ 237
試 閱
穿越一籮筐,她竟要對著男主喊……爸爸?!

傳說對著月桂樹許願,就能穿越時空之門,看見最重要的人,
當年,他被引領著,遇見了刻骨銘心的初戀,
如今,她被牽引著,希望能夠與他再愛一回……
 

真不知道老天爺在開什麼國際玩笑,
一場車禍讓她一個事業有成的成功女性變成九歲,
更扯的是必須隱瞞身分住進初戀男友家!
她原以為對他來說這世上美女手到擒來,
豈料竟發現他電腦裡仍保存當年照片與相戀紀錄,彷彿從未忘了她。
誤會她是他穿越來的未來女兒,他甚至一心想蒐集情報追回她,
看著他不僅能細數從前,更為她改變偏食習慣,
且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皆刻意保留她的身影,
她不禁期待起,當年的無疾而終真能改變,
可惜他們回得了過去,卻回不了當初……

七巧
擇善(?)固執的金牛,多愁善感的A型。
愛作夢,卻在意現實;渴想自由高飛,偏偏一隻腳得踩地才有安全感。
內在靈魂是金牛vs雙魚在拉扯,性格存著矛盾兩難(苦笑)。
興趣:繪畫、閱讀、烘焙、寵物……
寫作是割捨不下的真愛❤~無論如何,希望一直一直寫下去,永不放棄!
謝謝你來過我的青春裡

平常休閒娛樂,我多數愛看懸疑推理題材的故事或電影,綜藝、影劇之類的不在我偏好中。因此,當我邊做自己的事邊戴著耳機聽Youtube隨機推薦音樂時,突然被短短的三秒男性歌聲吸引。我忍不住好奇,找到了正在播放的頁面,讓時間軸往回拉一點,重播剛剛吸引我的片段。
就見畫面上出現了兩個人,準確來說,三十五秒到三十八秒這中間,開口唱歌的男藝人深深衝擊了我的心。
那是去年一檔大型綜藝節目,邀請了三十三位資深男藝人比賽並選出十七位成團的實境秀,我看的是官方放出的主題曲版本。我並不是那些人的粉絲,甚至在我心中,那位唱歌的男藝人從來都不是「唱匠」,也稱不上很會唱歌,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這麼在人海茫茫中再度被他給吸引。
再度。用這個詞,是因為以年紀來說,他的確在我的青春留下過一筆。即便我不追星、不迷偶像,那時候的流行趨勢就是港片、粵語歌,我在這一秒鐘確實被勾動了心底的搔癢,忽然親身體驗到了情懷的模樣。
這會不會就是所謂的一眼千年?我想這本書的范煒洸肯定能回答我這個問題。他因幼時的一段奇遇,和我一樣偶然間將某個人、某段聲音、某個形象給放進了心坎裡,雖然隨著時間,那段記憶逐漸朦朧,甚至不記得確切的樣子了──但再度相遇時,總會知道的。
他不自覺追著她的腳步,尋覓著她的身影,成全她的決定、妥協她的妥協……直到某個意外,讓范煒洸發覺,原來愛一個人不只是放手,他更想做的便是與她形影不離朝夕相處,再度緊緊牽握住她的手!
這回,七巧老師帶回的新作《月桂樹下的時光祕密》有著特殊編排的時間線和故事,我只能悄悄劇透到這兒,喜歡再續前緣、一眼千年、緣分天注定這種浪漫情節的朋友,別錯過了唷!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楔子
法國,巴黎,早上八點四十分。
「嘖,睡過頭,都怪那惱人的夢……」身穿淺灰色西裝套裝的東方女子,拎著駝色公事包、步伐匆匆地離開飯店,抬手邊看手錶邊暗惱。
幸好下榻飯店距離洽商公司徒步十多分鐘而已,加快腳程不至於遲到。
她略鬆口氣,腳下高跟鞋大步踩著,走在一排銀杏樹的人行道,抬眼見天空布著烏雲,烏雲飄移忒快,今天巴黎天氣不佳,一如她的心情。
昨晚氣象預告法國北部將有颶風來襲,希望不會波及到巴黎。
秋風乍起,捲起一地金黃銀杏葉,漫天飛舞,她攏緊西裝外套,往前邁步。
當她走到人車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停下步伐,等待行人號誌燈轉綠,抬眼視線不由得追逐一片翩然翻飛的銀杏葉,望向對面大樓牆面LED看板。
那是個舞臺劇公演廣告,其中一句法文攫住她的視線——
月光精靈
妳是我的月光精靈
腦中浮現稍早夢境,教她細眉一蹙,心口微微酸揪。
很長一段時間沒再夢見他,可他從未自她心底真正離開。當交往一年多的男友開口求婚,她深思熟慮後不僅拒絕對方,甚至提分手。
男友沒錯,問題在她。
她抿抿唇,對依舊影響自己的那個他,既惱又沒轍。
現在,他過得如何?說不定已結婚生子……不,以他性格不會那麼早被婚姻束縛。
嘖,想他做什麼?她搖搖頭。
倏地,女子瞠眸詫異,因為看見斑馬線另一邊,一抹熟悉身影穿梭在人潮中。
是他?怎麼可能?
這裡是巴黎,這裡匯集來自東西方形形色色的人,看見東方男性不稀奇,可她彷彿看見他了……
因盯著大樓牆面看板想得出神,女子沒留意行人號誌已轉綠片刻,眼前小綠人只剩倒數幾秒。若是平常,她會等待下一次行人通行時間,可瞥見人潮中的熟悉身影走遠,她莫名急躁,趕在最後幾秒匆匆奔過去——
叭——砰——
意外發生在短短兩秒鐘。一輛闖紅燈的車急速衝撞上女子,她的身體被高高拋起,重摔在地,一陣劇烈疼痛,腦袋轟然乍響,眼前一片白光掠過,瞬間失去所有知覺。
當她再度聽到聲音,感覺到四周人車喧譁,女子看見「自己」竟倒臥在馬路上,左右來車停止,路人紛紛圍上前,一個金髮小男孩跌坐在地,金髮女人神色驚惶地緊抱著小男孩,而肇事車輛已飛快駛離……
等等,為什麼她飄在半空中?靈魂出竅?她死了嗎?
這時,天空烏雲飄動更迅速,漫天銀杏葉亂舞,如黃蝶大軍般圍困住她,她雙手極欲遮擋突來的狂風,可惜猶如螳臂擋車,毫無作用。
須臾,她的靈魂被捲入強風中,她揮舞四肢賣力掙扎,眼前再度閃現一片白光。
女子視線餘光瞥見一片大樓牆面LED看板,看板好似被強烈電波干擾,忽明忽滅,倏地一條黑線,畫面熄滅。
她,被一片黑暗吞噬,失去意識前,用盡最後力氣大聲叫喊他——
在生命最後一刻,她竟非常非常想見他……


臺灣,臺北,下午三點五十分。
埋首辦公桌專注處理公文的男人,倏地眼皮一跳,耳膜傳來一陣刺耳鳴音。
他一手摀著耳朵,抬頭看向身側——偌大辦公室裡,僅有他一人。
怎麼無端聽到有人喊他?那聲音,像極了她……
他起身,繞出辦公桌,望向玻璃牆外,眺望高樓林立的遠方。
天空烏雲密布,遠遠彼端捲起一陣強勁風沙,猶如龍捲風,從那距離位置判斷,是那處山區。
幾經輾轉,那片山區被他家族又買下,正在整地要開發渡假中心。
他與她初遇就在那山區,以為兩人是命定的奇蹟相遇,卻遺憾沒能走到圓滿……
他無聲低嘆,莫名地又想起她。
她如今好嗎?
他忽地無心辦公,思緒飄飛到遙遠……
第一章
那一年,那一夜,他遇見奇蹟。
九歲的他首次被爸爸非常嚴厲的責難,弟弟會受傷明明是意外,爸爸卻聽信繼母的話,認定他惡意傷害弟弟,他辯解無用,委屈難過,更是氣憤不平。
他羨慕弟弟,更嫉妒弟弟。跟他有一半血緣的弟弟,不僅得到親生媽媽全心溺愛,連爸爸原本對他的愛也全部搶走。
他非常想念媽媽,很想再見一眼已過世的媽媽……
他想起外公說過的傳說:在山裡有一棵老月桂樹,只要在月圓時誠心許願,就會打開神祕入口,如果奇蹟發生,就能看見最重要的人。
所以傍晚時,他要求司機載他到外公位於山區的木屋別墅,以前爸爸常帶他和媽媽來渡假,家裡有別墅的鑰匙。
這棟別墅只做渡假使用,會派人定期打掃,或是告知管理人員哪個時間會到,管理人員才會提前準備所需用品,平常是沒有人留守的。
今晚屋裡只有他跟司機兩人,要溜出別墅很容易,他只帶一支筆型手電筒,獨自往山上那方走去,天色漸暗,他頭也不回,一逕地往山林裡深入。
置身樹木叢生的幽暗山林,小男孩毫無頭緒的尋找,其實他不認為自己能順利找到外公說的那棵老月桂樹,能許下願望發生奇蹟,再見到在天上的媽媽一面。
他闖進這片山林,多少抱持著離家出走的心思,猜想著如果爸爸發現他不見,會不會擔心的來找他?
如果他受傷了,爸爸會不會像看見弟弟受傷一樣心疼的抱著他、安撫他?
如果……真的奇蹟出現能再見到媽媽,媽媽一定會很溫柔的安慰他……
小男孩仰起頭,視線穿過頭頂交錯的枝葉縫隙,黑壓壓的天空只有淡淡月光若隱若現,轉頭看著漆黑四周,窸窸窣窣,蟲鳴唧唧,樹影搖曳。
他小手緊握著已沒電的筆型手電筒,瞠大眼瞅著四周晃動的黑影,橫生的枝幹猶如張牙舞爪的怪物,朝他逐漸逼近,他心臟急促地跳起來,害怕的拔腿轉身要跑——
「哇啊——」
腳驀地踩進了個大窟窿,他整個身子倏忽往下墜,下一瞬,被黑暗完完全全吞噬……


「願賭服輸,我去尋寶了。」坐在營火堆前的十八歲大女孩站起身,拍拍臀部褲子的泥土,拿過同伴遞來的手電筒。
「萬一有狀況,嚇到不敢前進,大喊一聲,騎士會飛奔過去拯救月光仙子。」十七歲大男孩阿凱咧著嘴,笑嘻嘻說道。
「呿!這座山我從小玩到大,每年還跟大家來露營,有什麼好怕的!」晴晴拍拍胸脯,很有把握的強調道。
兒時曾在這片山中發生意外,事後她克服心理障礙,常跟同伴來這裡郊遊,把這座山摸熟玩透,即使入夜了,面對山林也毫無懼怕。
「換你跟阿浩保護這群羊兒,我很快就帶回『寶貝』給大家。」她朝圍坐在營火前,十來個年齡不一的小孩們笑說。
「晴晴姊姊加油!月光仙子勇敢無敵!」一群人笑咪咪向她揮揮手,因她去年聖誕活動扮月光仙子,從此便多了這個稱號。
晴晴率性的邁大步,鑽進一旁漆黑樹林。
走著走著,晴晴握著的手電筒照到前方一棵樹幹上繫著的紅絲帶,她步上前,拿起披在旁邊枝葉的一塊布料。
「賓果!發現第一件寶物,這什麼?餐巾、窗簾?」她一臉玩味,按遊戲規則,要把拾來的寶貝往身上套,於是她索性將眼前滾著蕾絲邊的粉色布料攤開,當成頭巾包覆著。
在太陽未下山前,他們一群人分兩組繞行規畫路線的半徑,先玩藏寶遊戲,各自找棵樹,繫上絲帶做記號,在樹上掛件自備的「寶貝」。
待晚上營火晚會玩完另一個團康遊戲,最後兩名輸家便要攜手夜遊尋回大家的寶貝,又因她是帶隊者之一且年紀最長,遂自告奮勇獨自冒險尋寶,而所謂寶貝未必價值貴重,是對自己有特殊意義的東西。
晴晴繼續向前搜尋,不久身上多了數件誇張飾物,低頭審視一身行頭,她不免佩服自己的巧妙配搭,穿出另一番創意,細數後還差一件就完成尋寶任務了。
「啊,有了!」
眼前,一條紅絲帶自月桂樹樹梢飄落,晴晴踩過落葉堆上前,尋找藏身於樹上的寶貝,卻猛然聽到身後傳來悶聲低泣——
她驚嚇了下,回頭望了望,並沒有看到人,卻還是聽到孩童哽咽啜泣。
她判斷並非幻聽也不感到害怕,直覺就要尋出受困孩童所在,於是將手電筒朝四周邊照明邊叫喚,「哈囉!是育幼院的小朋友嗎?」
今天露營活動只讓十二歲以上孩童參與,有些小小孩也吵著要跟,難保不是孩子們偷偷跟上山而迷路,畢竟從育幼院徒步到這裡不過二十多分鐘路程。
「嗚……救命……救我出去……」
晴晴聽見更清楚的求救聲,感覺是從地下傳來的,將手電筒照射過去,她匆匆步近前,彎下身,撥開枯葉堆——
一隻小手探了出來,晴晴沒害怕逃開,反而伸手將小手緊緊一握,一個使力,將小男孩拉上來。
「沒事了!別怕,沒事了!」晴晴撥去小男孩頭上、身上的枯葉,再拍拍他小小身子安撫,猜想他恐怕是因為那個坑洞被落葉覆蓋,沒注意到就掉進去了。
眼前這名約莫十歲的男孩頗眼生,並非育幼院院童。
「你怎麼一個人在山上?跟家人走失?」她柔聲詢問。
莫名被困在無邊無際黑暗中許久的小男孩驚魂未定,仰起小臉,望向前一刻給他一抹光亮的人,瞬間張大了眼睛——月光仙子!
晴晴樣貌清麗,披著夢幻的蕾絲頭巾,她頭頂上方,原本黑壓壓的天空掛上一輪圓月,灑落的月光穿透枝葉縫隙,讓她瑩白臉容覆上一層柔柔光華,她神情溫和,聲音溫柔,乍看之下,就像是仙子一樣。
她將他從黑暗中解救出來,教他內心一陣激動。
晴晴見小男孩一臉驚惶、眼角泛著淚光,瞠目張口不語,先以手電筒照射並查看困住小男孩的那處窟窿。
「奇怪,這裡怎麼有個大地洞?有人刻意挖的,還是地底塌陷?」晴晴邊喃喃自語,邊檢視孩子身體狀況,「什麼時候掉進去的?自己爬不上來?是不是受傷了?」
目測那洞寬約五十公分,深度不及一公尺,以小男孩的身高,不至於會因為爬不出來而受困。而他們一行人從下午就待在山上活動長達數小時,在這之前,完全沒人聽到呼救聲,也沒遇到搜救的人。
一身狼狽、心有餘悸的小洸,轉頭看向被手電筒照射的地洞,一臉錯愕的搖搖頭,「不是這個洞……」
困住他很久很久的黑洞,絕不是這個小地洞,那太過真實的恐怖經歷,更非一場惡夢!
他莫名其妙掉進無邊無際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腳踩不到地,發不出聲音,更聽不到任何聲音,他好像在黑暗中飄浮,無論雙手雙腳如何賣力划動,急著想要找到出口,都只在原地打轉,愈掙扎愈心慌,他被不曾有的恐懼黑暗包圍,害怕到哭出來。
掙扎許久,又累又無助的他突見一絲微光,聽見細碎鈴鐺聲,使盡最後力氣朝那絲光線游過去,無預警地,他一隻手忽然被握住,身體被拉了上去。
緊接著,他看見更多光,聽到更清脆的鈴鐺聲,同時嗅到一抹熟悉且安心的舒服香氣……本以為會奇蹟似的看見在天國的媽媽,沒想到救起他的竟是月光仙子!
小洸就著對方手持的手電筒照明,將救命之人瞧個仔細,剛剛的驚喜感都沒了。
她頭頂圈著螢光髮箍,蕾絲頭巾其實是桌巾,胸前掛一串金蔥彩帶,腰下圍條卡通圖案舊浴巾,腰間繫一大串銅製風鈴,左手臂掛個小竹籃,竹籃裡放一隻破舊布偶熊……
前一刻剛自黑暗脫離的小洸眼睛昏花,將眼前的少女看成月光仙子,如今定睛一瞧,只覺得她這副裝扮太搞笑了!
「大姊姊被懲罰嗎?」他脫口問出,聯想到班上同樂會的整人遊戲,輸家身上披掛上一堆垃圾。
「是玩遊戲,但不算真的懲罰。姊姊我身上掛的可不是垃圾,全是大家的寶貝呢!」晴晴見前一刻驚慌害怕的小男孩因好奇她的打扮而忘記恐懼,一股腦兒向他介紹每件寶貝來歷,轉移他的注意力。
「我叫晴晴,今年要滿十八了。這隻布偶熊是小茵從小的玩伴,陪著她十一年了;這條史奴比浴巾是小泰的寶貝,帶在身邊快十年了,也是睡前必備;這個髮箍……
「這些寶貝待會都要好好歸還給大家,你呢?叫什麼名字?什麼東西對你來說是寶貝?」晴晴滔滔不絕地介紹完大家的寶物,彎低身子,笑咪咪問他。
小洸聽著原以為的破銅爛鐵的故事,有些怔怔,從小生活優渥的他,從未珍惜過什麼舊東西,也沒有捨不得丟掉的。
「我叫小洸,沒有寶貝。媽媽曾說過我是她的寶貝,我很想見她……」小洸不由得對陌生溫柔的大姊姊傾吐憋忍已久的委屈。
按理說他不可能向陌生人說內心事,卻對初見的她產生一股信賴和熟悉,儘管眼前的少女外表和年齡都不像他過世的媽媽,卻讓他覺得安心與溫暖。
晴晴聽完始末,抬手摸摸他的頭,柔聲安慰,「小洸,我相信你也是你爸爸的寶貝。雖然被冤枉很難受,但離家出走還是不對,趕快回家吧,你爸爸和繼母一定很擔心你。若怕又挨罵,大姊姊可以陪你回家,替你說情。或者,你不相信我是好人的話,我可以陪你去警察局,讓警察叔叔帶你回家,這樣也可以啊!」
「不要,我不回去!」小洸甩開她的手,負氣道。意外掉入奇異的黑暗,一度恐懼不已,好不容易獲救了,他可不想這麼快就回家。「如果妳要帶我去找警察,那我寧願自己待在山裡繼續迷路!」
小洸口氣很是倔強。他以為自己已離家很久很久,一看手錶竟才過幾小時,說不定爸爸還不知道他不在家,也不在外公別墅裡,根本沒有人在乎他……
晴晴面對眼前這情況,勸了許久,小洸依舊不肯告知家裡地址,更堅持如果要去警察局,他寧願獨自在山上睡一晚。
晴晴有些莫可奈何,好說歹說與小洸約定好,不去警察局,但明天一早就送他回家,至於今晚,就讓他跟她回去與大家一起露營,總好過獨自在山中過夜。


「晴晴姊姊回來了!哇塞!身上寶貝很壯觀哦!」圍在營火堆前的一群小孩見晴晴返回,個個拍手哈哈大笑。
「我多帶一個寶貝回來唷!」晴晴笑咪咪向大夥介紹自己尋找到因故迷路的小洸,並且要跟大家共度一晚。
「歡迎小洸加入!」育幼院的孩子們今晚心情很亢奮,遇到突發狀況,大夥仍舊熱情拍手,歡迎小洸加入露營活動。
面對一群陌生人熱情相迎,小洸感到彆扭,雖然被拉進圍坐在營火堆的大圈圈裡一起玩團康遊戲,大家手足舞蹈,歡聲笑語,也沒能放開心情跟著同樂。
好不容易活動結束,小洸悄悄走離陌生團體,獨自坐在草地一隅。
「怎麼?想家了?」晴晴朝他走來,抱膝坐在他身側,「如果想回家,晴晴姊姊現在就帶你回家好嗎?」她仍然不死心,希望快點帶小洸回家,免得他家人擔心。
他抿著嘴,搖搖頭。「他們……都笑得好開心,好幸福,一定都有爸爸媽媽疼。」小洸聲音悶悶的,心裡有說不上來的羨慕。
「……他們,才是真的被爸爸媽媽拋棄的孩子。」晴晴苦笑了下,「我一歲就被遺棄,不知道親生爸爸媽媽是誰。」
小洸聽了很驚訝。
她緩緩再道:「我九歲的時候也離家出走過,是離開育幼院。那個時候我跟院內小朋友吵了一架,又被院長和老師罵,很委屈難過便一個人跑來這座山上,結果發生意外昏迷了。
「彷彿過了很久很久,作了一場很長很長的夢,醒來後記不得自己夢到什麼,只聽大人們說,我失蹤了幾天才被尋獲,院長和老師擔心得哭紅了眼,擁抱我、安撫我,很高興我總算回來了。
「那一天,我突然發現了,雖然沒有爸爸媽媽,還是有很多人關心我、在乎我,有一個能讓我遮風避雨的大家庭,我不再覺得孤單,不再抱怨不幸,把育幼院當自己家,把大家都當自己的兄弟姊妹。即使偶爾吵架不愉快,隔天醒來還是一家人。」
晴晴神色溫柔笑望著小洸,抬手摸摸他的頭,「雖然育幼院像個大家庭,院長跟老師都是大家的爸爸媽媽,有很多兄弟姊妹很熱鬧,但真正有家可以回去的你,會想像大家一樣住進育幼院嗎?」
小洸抿著嘴沒回答。
她接著再道:「在育幼院,滿十八歲就要離開這個大家庭,我快要十八了,心裡很不捨,就算以後能回去看大家,也無法常見面。我住的育幼院就在這座山的下方……對了,你家也在附近吧?應該知道。」她手一指,朝山坡下零星燈光處比個方向。
小洸再度搖搖頭,以前雖然常常來渡假,但是他從來都沒聽說過附近有育幼院。
這時,肚腹傳出一陣嗚叫,他窘迫地垂下頭。
「肚子餓了,是不是沒吃晚餐就離家出走?你等等,我幫你弄吃的。」
沒多久,晴晴端了一盤熱食,去而復返。
「喏,專門替你做的宵夜,其他人聞到味道都說我偏心了。」
她笑笑地將餐盤遞給他,可是一見盤中食物,小洸皺起眉頭。
「番茄——蛋炒飯。我討厭番茄。」就算飢餓也無法妥協。
「小孩子不能偏食。」晴晴抬高右手輕拍一下他小腦袋瓜,左手扠腰,口沫橫飛地說教,「番茄是便宜營養又好吃的食物,尤其我們育幼院菜園種的番茄,酸甜可口,拿來料理或當飯後水果都很受歡迎。有小朋友剛來育幼院不吃番茄,但只要吃過我做的番茄料理,就會喜歡上番茄!」
她說得自信又得意,從小跟著育幼院廚娘學料理,不敢說廚藝精湛,但番茄料理堪稱是她的拿手料理。
晴晴拿湯匙舀一匙炒飯遞向小洸嘴邊,他抿著嘴,搖搖頭。他不喜歡的食物很多,尤其番茄,不論生食熟食都覺得噁心。
「沒吃過我做的番茄蛋炒飯,不能說不喜歡。我有加神奇的葉子當佐料,味道不一樣喔!你先嘗一口,真的不喜歡,就不強迫你多吃,」晴晴繼續鼓吹。
小洸瞅著逼近眼前的番茄,緊閉的小嘴不自覺張開,任晴晴塞進一口番茄蛋炒飯。
當他咬到軟軟的番茄,以為會噁心得吐出來,沒想到卻感覺味道不同,嚼了嚼,順利吞嚥下去。
晴晴見狀又舀一匙番茄蛋炒飯往他小嘴送,小洸沒反抗乖乖接受她的餵食,愈吃愈覺得番茄蛋炒飯不難吃,討厭的番茄也不討厭了。
這時,手機響起,晴晴從褲袋掏出,食指點滑一下螢幕,接聽通話,「院長晚安,沒問題……大家都很乖,玩得很開心,準備就寢了。好,不會,明天見。」
結束通話,她看見一隻小手探過來。
「借我看一下。」
晴晴將手機交給小洸,笑問:「要打電話回家報平安?」
小洸翻看著手中從沒看過的機器,食指往螢幕輕觸,一時沒反應,晴晴見狀,伸出手指滑向螢幕,向他展示,「那裡是上網,打電話要按這裡……」
「這手機能上網?好特別,最新款?」小洸沒要打電話或上網,是對沒看過的特殊手機好奇,更詫異竟能用它上網。
他有手機只是沒帶出門,他也有自己的電腦,在家會用電腦玩遊戲,也會上網看些資訊,卻不知道有能上網的手機。
「這支手機上市三年了,是打工前輩換機轉賣的二手機,當初她是買最夯最新款呢!」晴晴笑笑的澄清,若非對方超低價割愛,自己絕對買不起。
「我爸爸的手機都是最新款,但沒那麼多功能,也不能上網。」小洸滑著螢幕層層選項,驚詫連連。
奇怪了,自小家境優渥,爸爸買給他的手機、電腦絕不是退流行機種,甚至是最新、最好的,但都沒看過這麼厲害的功能。
「你爸爸用傳統手機嗎?現在連老人家也都改用智慧型手機。蘋果在二○○七年推出第一支觸控式智慧型手機造成全球轟動,其他大廠紛紛跟進,現在觸控式智慧型手機慢慢普遍了。」
「觸控式智慧型手機?」小小年紀的小洸跟普通小男生一樣,喜歡汽車、機器,也對3C產品很有興趣。尤其對於各種新鮮有趣的科技產品一直有關注,但他從沒聽過這個新詞,而且……她提及的年分也令他困惑。「二○○七的未來科技嗎?現在才二○○○年。」
「今年是二○一○年了!」晴晴一臉好笑的糾正。「你自己看時間。」
小洸很狐疑,低頭看著晴晴展示手機裡的新聞頁面,看見上頭的日期,更加驚詫。
西元二○一○年!怎麼會?難道這裡是……他穿越到十年後的未來?
那剛剛困住他的奇異黑暗深淵……是什麼?他以為自己像愛麗絲一樣跌進兔子洞……沒想到居然是穿越了?
雖然才小三生,小洸對科幻、懸疑題材很感興趣,看過不少科幻電影和漫畫,面對眼前怪異的情況,他雖然傻眼卻很快想到了穿越時空這個詞……
他是穿越時空了嗎?還是在作夢?
他要怎麼回去?
「怎麼了?」見小洸一下皺眉困惑,一下驚詫不已,下一瞬間又陷入思考,多變神情教晴晴納悶。
「如果……我是穿越來的,一時間沒有辦法回家,大姊姊妳可以收留我嗎?」小洸抬眼看她,大概是受了驚嚇,腦子空白,問得更是直白。
「啊?」晴晴瞠眸詫異,接著忍俊不禁拍打一下他的小腦袋,「突然胡說八道什麼,你該不會是要反悔,找理由明天不回家吧?不行哦,我們已經約定好了,今晚不去警察局,你吃飽了準備睡覺,明天早餐過後就先帶你回家。」
他們一群人原本是預計午餐過後才拔營離開。
她再問:「你要跟同齡男生睡大帳篷,還是跟阿凱哥哥、阿浩哥哥一起睡?」
「我、我跟妳一起睡,妳身上有我媽媽的味道。」小洸脫口道,只想與她在一起。
晴晴怔了下,一聽他說她身上有他媽媽的味道,沒因為被當成媽媽而不悅,反而一把摟抱他,覺得向她撒嬌的小洸很可愛,咯咯笑說:「好,今晚當你的代理媽媽。那要不要唱搖籃曲、說床邊故事給你聽啊?」
「不用。」小洸神情一窘,尷尬的想擺開她的擁抱。

這一夜,首次離家出走的小洸首次露營睡帳篷,依偎靠著才相識幾小時的溫柔大姊姊,不久便沉沉入睡。
小洸嗅到一股淡淡甜甜的香氣,跟媽媽慣用的香水相似,他夢見自己被媽媽溫柔擁抱。
他在夢中與媽媽團聚,更因奇蹟遇上她,她將一度陷入黑暗深淵的他救出來,她鼓舞的話、溫暖的笑容讓小洸小小心靈得到無比安慰。


嗶嗶嗶——
床頭櫃上的手機響起鬧鐘鈴聲,范煒洸長臂一探,撈來手機,看一眼日期,關掉鬧鐘坐起身,大掌爬爬半長不短的頭髮,緊閉著眼試圖捕捉夢的尾聲……
他始終記不得九歲那一夜穿越到十年後,他是怎麼返回原本世界的。
隱隱約約似有殘存的傷感,他與「她」的分別,留下一抹匆促遺憾……
他只記得那夜過後,隔天醒來人還在山上,卻不見她和其他人,沒多久便聽到管家邵叔和家裡傭人急聲叫喚,他們找到蜷縮在一棵樹下睡眼惺忪的他,邵叔急忙將他抱下山,回到外公的別墅,並找家庭醫生來檢查他的身體。
雖是初夏,山上入夜氣溫偏低,他一個孩子在山上遊蕩一夜,沒感冒著涼,也沒被蚊蟲叮得滿頭包,大人都頗意外。
對於前一夜發生的奇事,范煒洸認定不是作夢更非幻想,所以深信不疑,也因從褲袋掏出一個小物,那是大姊姊送他的,玩尋寶遊戲時她自備的「寶貝」。
他無法向大人說明,知道說了也不會有人相信,從此那夜奇遇成為他的祕密,一份特殊珍貴的回憶。
小小年紀的他首次叛逆離家出走,一夜未歸,並未引起什麼大風波,父親見他回家,臉上沒有一絲擔憂或惱意,淡淡說句「回來就好」。
邵叔說,司機載他出門之前其實跟父親報告過了,知道他是去外祖家的別墅,父親才沒有阻攔,可是沒想到半夜他會不見。
接到司機的電話,父親就讓邵叔領著傭人到別墅那邊找他,幸虧他平安無事。
邵叔說得好像父親很關心他,但父親對回家的他反應平淡,完全感受不到關懷,范煒洸只當是邵叔在安慰他。
年幼的他沒打算再離家出走,等著長大後便要離開那把他當成可有可無存在的家。
范煒洸高中選擇外宿,原打算半工半讀自食其力,再不然就搬去與外公同住,無奈上高中前外公去世了,父親也不答應他半工半讀,未經法定代理人同意,雇主為了避免麻煩,並不想用他,若要嘗試打工,只能等他上了大學再說。
童年時范煒洸個性孤僻不喜交際,隨著年紀漸長,性格逐漸改變,儘管對家人保持距離,但他喜歡在外結交朋友,就算是泛泛之交也能熱絡暢談。
而藏在他心中一隅的祕密——童年奇蹟所遇的「月光仙子」,對她的感觸也隨著他年齡成長逐漸產生化學變化。
童年時視做救命恩人,如母親般溫柔溫暖,對成年女性的仰慕,至他成長為少年,記憶中仍是少女模樣的月光仙子,不知不覺成為他夢中情人的形象。
他不由得想尋找月光仙子,想與存在相同時空的她再見一面,想知道她過得如何,而他,是否會對如今的她一見傾心?
按時間推算,二○一○年的她快要十八歲,那就是小他一歲,而去年正是他童年曾穿越過來的二○一○年,他沒遇見熟悉的面孔,也沒發生任何奇怪的事。
曾經令他記憶深刻的月光仙子,隨著時間流逝,逐漸記不清她的相貌,只記得她給他的感覺,溫暖舒服,身上有淡淡的茉莉花香;他甚至也記不清楚當初那群孩子究竟是叫她「青青姊姊」、「菁菁姊姊」或「晶晶姊姊」。
范煒洸常不自覺在年齡相近的女孩中尋找記憶裡的身影,遇見感覺幾分相似的女生便進一步接近認識,卻未曾找到真正讓他悸動的對象。
他不確定自己內心執著,是想要找到曾離奇偶遇的月光仙子,或者,只是想尋找如她一般溫暖柔軟的女性交往。
今年升大二的范煒洸,在前幾日新生迎新活動中,尋覓到疑似夢中情人的女孩。
那容貌美麗如仙子、氣質溫雅的外語系學妹,教他一眼悸動。
范煒洸認定她極可能就是月光仙子,即使不是她,也是最符合他憧憬的美好對象,讓他決定在迎新舞會力邀那位外語系學妹當舞伴。
他下床走出小房間,正要轉進浴室盥洗,見隔壁房門開啟。
「燄宇,早。」范煒洸揚個手,朝穿戴整齊、拎著帆布包要出門打工的室友兼同班死黨尹燄宇問候一聲。
「早,你今天有班?」尹燄宇問道。
范煒洸不若尹燄宇,必須勤奮打工分擔家計,他假日打工只是玩票性質,也為逃避回家的無聊聚會。
「晚上七點下班,你也準時回來,等你一起去學校迎新舞會。」他大掌拍了下尹燄宇肩頭叮嚀。
「你跟君軒先過去,不用等我。」若非答應參加舞會,他假日打工常上到咖啡店打烊才離開。
「君軒跟女友一塊去,我才不當電燈泡。」范煒洸咕噥道。
他與趙君軒、尹燄宇自一年級同班又恰好住學校同一寢室,很快成為好哥們,而趙君軒第一個脫單,結交校內同屆外語系女友。
升大二後,他們三人搬出學校宿舍,合租一層舊公寓繼續當室友,二十多坪的公寓分隔三間小雅房,共用一套衛浴及小客廳、廚房。
平常晚上三人會齊聚小客廳哈啦打屁,假日則各自活動。尹燄宇要打工幾乎零休假,趙君軒週末多跟女友在一塊,而他若沒排打工,也會找其他朋友玩。
三人中就數尹燄宇對課餘活動最沒興致,這次主動說要參加迎新舞會,令范煒洸和趙君軒頗為稀奇,不讓死黨有反悔機會,務必盯著對方一道同行。
「服裝替你借好了,晚上不准給我臨陣脫逃。」范煒洸再次提醒。
尹燄宇面露一抹為難,確實萌生退意,尤其得知今晚舞會要裝扮出席……


「哈囉,我猜你今天有班,Lucky!」一頭棕色鬈髮紮著大馬尾、畫著濃妝的少女,穿著碎花雪紡泡泡袖上衣搭淺藍貼身牛仔褲、帆布鞋,笑嘻嘻地從隔壁櫃走來。
「嗨。」低頭滑手機的范煒洸抬頭見來人,帥氣的揚個手。
「星期五家政課做餅乾,特地留給你。」謝霈菁一臉甜甜的遞上貢品,一雙眼朝范煒洸多注目幾眼,五官俊朗、身材高䠷的他,穿著深藍棉質上衣搭水洗直筒牛仔褲,簡單衣著襯著他比例完美的身形,媲美品牌代言的男模,怎麼看怎麼養眼。
「謝啦!」范煒洸接過,無視她熱切目光,客氣的將手工餅乾塞進櫃檯下方抽屜。
「欸,不吃看看?」她可是專程為他做的。
「晚餐後再吃。」他對甜點沒興趣,但女生的好意仍會給對方面子。
「幾點下班,一起吃飯嗎?」謝霈菁笑咪咪的邀約。
身為高三生的她在這百貨商場打工一年有餘,對同樓層運動品牌專櫃的帥氣新工讀生一眼就相中了,但大半年過去,兩人仍是假日偶爾碰頭,閒聊幾句的普通朋友,她不惜再三主動示好,他卻從沒進一步表示。
「晚上學校有活動。」范煒洸笑笑的婉拒。謝霈菁倒追他的意圖太明顯,他不是玩咖,雖能跟異性交朋友,但對於女友人選會謹慎選擇,無意玩曖昧。
「外校生能不能參加呀?」謝霈菁語帶撒嬌,不死心再問。他愈拒絕,她對他愈萌生好感,以她的外貌條件,多的是追求者,若非男神級的他出現,她也不會跟交往中男友分手,且不再接受其他次級品。
「妳明年考上我學校就能參加。」
「呿!別說我念高職,就是高中往上升,也沾不上你學校的邊。」謝霈菁說得洩氣,他是數一數二的國立大學高材生,若能交上這種男友,在朋友圈多讓人羨慕呀!
范煒洸跟謝霈菁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即使清楚謝霈菁愛慕虛榮的個性,也並未對她表現一分反感,態度始終親切、和善應對,拿捏妥距離,僅維持基本禮儀關係。
櫃位另一方。
汪郁晴陪十二歲的弟弟來買生日禮物,甫一進來,見櫃檯那方年輕男店員跟一名打扮漂亮的女孩在聊天,看穿著那女孩應該不是店員,男店員正與她談話,未積極上前招呼他們姊弟,她也樂得自在,拉著弟弟在櫃上自顧自地逛起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10

    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10
  • 2.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9

    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9
  • 3.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8

    新月×大都會(聯合線上書展)「煥新一下」8
  • 4.《月桂樹下的時光祕密》

    《月桂樹下的時光祕密》
  • 5.【情人節祝福套組】贈【旅貓日記】系列明信片-還好有你在

    【情人節祝福套組】贈【旅貓日記】系列明信片-還好有你在
  • 6.《榮光歸你,你歸我》

    《榮光歸你,你歸我》
  • 7.《煙花落地,我在等你》

    《煙花落地,我在等你》
  • 8.《人間再相遇》贈首刷限量書卡

    《人間再相遇》贈首刷限量書卡
  • 9.《賭家~永生的新娘》

    《賭家~永生的新娘》
  • 10.《現在相愛時間正好》

    《現在相愛時間正好》

本館暢銷榜

  • 1.《月桂樹下的時光祕密》

    《月桂樹下的時光祕密》
  • 2.《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過》
  • 3.結婚敢不敢之三《粉絲賞個臉》

    結婚敢不敢之三《粉絲賞個臉》
  • 4.《人間再相遇》贈首刷限量書卡

    《人間再相遇》贈首刷限量書卡
  • 5.《賭家~永生的新娘》

    《賭家~永生的新娘》
  • 6.《戀愛是最好的復仇》

    《戀愛是最好的復仇》
  • 7.家有大朝奉【古穿今篇】《見習董娘》

    家有大朝奉【古穿今篇】《見習董娘》
  • 8.家有大朝奉【古穿今篇】《財閥夫人》

    家有大朝奉【古穿今篇】《財閥夫人》
  • 9.《小姐沾夫運》

    《小姐沾夫運》
  • 10.聖誕夜的交換人生之《撞個腦袋嫁醫生》

    聖誕夜的交換人生之《撞個腦袋嫁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