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光之城B003

《影帝家的祕密房客》贈首刷限量霧透卡【最佳男主】

  • 出版日期:2022/07/20
  • 瀏覽人次:717
  • 定價:NT$ 300
  • 優惠價:NT$ 237
試 閱

註:未滿18歲

敬告啟示


未成年者(註)請勿瀏覽及購買本館商品,本網站以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影帝金屋藏男,藏的還是新銳導演?

一個是新科影帝,演技與顏值兼具的高嶺之花,
一個是新銳導演,為電影不顧一切的執著男子,
當導演的當然對影帝的演技「一見鍾情」,
使出渾身解數要把高嶺之花摘下,讓他當自己新片的男主角,
誰知摘花摘到食人花,人家就等著他自投羅網……


官明宇,乍看高嶺之花的悶騷鬼,
    為了追愛,花招百出。
原凱,看不懂別人對他暗戀深,
   撩人而不自知的遲鈍男。


打從看過新科影帝官明宇演的片,原凱就對他一見鍾情──
身為導演,作夢都想讓對方演男主角的那種。
可悲傷的是,對方在被記者問到有沒有意願跟他合作時,
竟然冷酷又直接地說不喜歡他的電影風格,
被這樣變相拒絕,他也只能就此放棄……才怪!
這反而堅定他使出渾身解數找對方演出的決心,
只是他體力賣了,當二十四小時待命幫傭煮飯打掃,
歌聲也賣了,拿出前偶像的實力單獨獻唱,這人還是不鬆口!
再這樣下去,除了賣身陪睡,他真無計可施了啊啊啊……


★風夜昕演藝圈系列第二波
★乍看高冷的悶騷影帝╳撩人而不自知的誘人導演,火辣熱情的同居時光!
★影帝、導演各有目的,各耍心機,看下去才知都是套路。
風夜昕
話不多、興趣不廣。超級沒有平衡感,穿帆布鞋站在公車上都會東倒西歪。
有轉筆的習慣且難以控制。對某些東西記憶奇差,有時候左手比右手更靈活。
典型的摩羯座,眾所周知的聲音控。似乎曾被鑒定為間歇性人格分裂。
著迷的瞬間

我想「迷戀偶像」是大部分人生命中的一個過程,先不提現實生活中讓人仰慕佩服的人,舞台上光鮮亮麗的歌手演員,應該有相當多的人會喜歡。
我有一陣子很著迷於一組日本三人搖滾樂團,一開始聽到他們的歌只是普通喜歡,可是在他們第一次來台灣演出後就變成粉絲了。
那場演出是在Live house舉辦的,聽了兩三首都還滿冷靜的,一直到他們要唱經典歌曲,前奏鼓點落下時,我忽然有種被直擊心臟的感覺,等主唱開腔唱了第一句,我起了雞皮疙瘩,差點哭出來。
後來主唱用跟台下的人拍手取代握手,我被拍到手的瞬間,真有了今天不洗手了的想法。
有時候就是那麼一個瞬間,會讓人著迷於某個人事物。
如此再看這本《影帝家的祕密房客》,導演原凱對影帝官明宇演技一見鍾情,非要他演出自己電影的男主角的心情,也不是那麼不能理解。
誰能抵抗一個演技好、顏值高、身材也很好的完美演員呢?
只是看到原凱為了邀請官明宇演出,入住官明宇家,化身小丫鬟為他端茶倒水、洗衣做飯、打掃清潔,不免就要發出跟故事中配角一樣的質疑:你不要騙了,你這根本是在追求吧!一見鍾情的不是演技而是人吧!
然而原凱把官明宇撩到不行,兩人更是滾上了床,卻始終堅持自己愛的是螢光幕上的官明宇……
原凱這個遲鈍的男人,究竟是如何開竅的呢?而官明宇又做了些什麼讓原凱意識到自己對他的愛?一切都在書中揭曉,最重要的是,故事裡有個深埋的追愛套路,務必看到最後!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下午一點,上映剛一周,票房一路飄紅的懸疑電影《蝴蝶骨》舉行了一場答謝媒體的見面會,主要演員悉數出席,並且見面會在網路上全程同步直播。
見面會現場佈置得簡潔雅致,主舞臺後面是一幅巨大的之前未曝光的電影海報,導演和演員上臺之後,閃光燈和快門聲此起彼伏,一陣劈啪作響後,除了拍片其他時間一向沉默的導演進行了短暫的發言,麥克風便遞到了站在最中間、也是在這部電影中飾演男主角的演員官明宇手裡。
官明宇聽別人說話時基本都是面無表情,最多也只是微微一笑,有股冷淡的感覺,但是眼神專注,證明他的確在認真聆聽,兩種反應融合在一起讓他有股特別的魅力。
麥克風一交到他手上,記者馬上開始爭相提問,幾個關於電影的基本問題之後,問題轉移到了其他方面,比如感情問題等等。
官明宇簡單應付過幾輪,有人突然問:「據說原凱導演的新片有意找你演男主角,是真的嗎?」
之前他回答問題時還會偶爾微笑一下,這回卻稍稍遲疑了一下,然後嘴角微微一揚——這次的動作感覺連笑都算不上了。
他淡淡地回道:「我沒有接到消息。」
「那如果真的來找你,你會出演嗎?」
在幾秒的思考之後,官明宇徹底沒有表情了,語氣平淡又認真地說:「我看過原凱導演的片子,嗯……我個人並不喜歡他的風格。」
此話一出,全場頓時安靜了,不只記者,旁邊的其他演員也呆住了,沒人想到他竟然能在這種公共場合說出這種……不留情面的話。
更沒有人知道此時此刻在電腦螢幕前,有一個人正目不轉睛地在看這場直播見面會,並且已經被氣到快要吐血……正是原凱本人。
原凱早就定好了時間看這次見面會,當然,他是衝著官明宇去的。
他換上了寬鬆舒適的棉質家居服,赤著腳,頭頂紮了個小辮子,側躺在家裡舒適柔軟的沙發上,泡了一杯喜歡的拿鐵,將筆記型電腦放在大腿上,早早進入了直播頁面,見面會一開始,兩眼就直勾勾地盯著站在中間的男人,從頭到尾讚歎不斷。
真是帥……氣質真好,往那裡一站氣場就很厲害……
等記者問官明宇和他有關的問題時原凱更興奮了,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
可在對方說沒接到邀請的時候他就開始覺得有點兒不對勁了,當對方直接說出不喜歡他的風格時,他差點兒一頭栽到沙發下。
這就是官明宇,一個魚龍混雜的娛樂圈裡公認的耿直男人。
他是青年演員,新科影帝,今年二十六歲,演過大大小小幾部劇之後的第二年開始人氣急升,如今已經是時下最炙手可熱的男演員之一,公認的演技與顏值並存的實力演員。
除了外貌與演技,同樣被人津津樂道的還有官明宇的性格。
比如今天的見面會,正常情況下,一般人在這種場合被問到合作問題時,都會表現出對導演的尊敬和嚮往,或者說要等看過劇本之後才決定,就算有過不愉快的合作經歷也會一笑而過,這樣直接說不喜歡的絕對是世間少有。
怪不得粉絲說娛樂圈要論耿直,官明宇絕對能排前三。
原凱的確沒跟官明宇合作過,也沒見過面,但沒見過不代表不能吹捧一下,至於作品哪怕是沒看過或者真的不喜歡也該出於禮貌讚美一下,哪怕明顯的社交辭令也行啊!
這人怎麼這麼誠實?在鏡頭面前連句場面話都不願意說,誠實的都讓人髮指了,他們明明無冤無仇啊……
原凱捂著心口長歎一聲,你到底是有多不喜歡我?可我喜歡你啊。
不是戀愛想上床的那種喜歡,而是作為一個導演,喜歡身為演員的官明宇的氣質、表演風格,以及臉和身材,好比一件藝術品,讓人著迷。
說起來,原凱也是藝人出身,而且是當年紅極一時的五人男子團體T'X的成員之一,頂極團體,超級偶像。
要說T'X當年到底有多紅?那真的可以說是要多紅有多紅。
韓允、鄭楚灝、喬俊彥、原凱、沈飛,五個十幾歲的少年從出道開始就在歌壇佔有一席之地,憑藉精湛的唱功和舞蹈實力穩穩霸佔著男子團體排行榜第一的位置,專輯銷量遙遙領先,演唱會門票場場售空,一時間風光無限。
然而就在T'X聲勢如日中天的時候,韓允、喬俊彥和原凱突然因為各種原因一起宣佈退出,對於這個消息,所有人猝不及防,尤其是粉絲簡直像天塌了一樣。
離開T'X之後的三人發展各不相同,韓允還在繼續當歌手,喬俊彥則徹底退出娛樂圈,回自家公司繼承家業了。
而原凱退出之後沒多久便到國外重新進修學習了三年,回來之後也沒有重新回到鏡頭前,而是直接轉戰幕後,成了一名新人導演,徹底放棄了歌手身分,可以說是最讓人意外的一個。
回國之後原凱便拍了一部小成本的文藝片,是他作為導演的處女作。不是大製作,也沒有大牌演員或當紅偶像加盟,但原凱很用心,最後口碑還不錯,票房也還算過得去。
只不過儘管離開了團隊不再唱歌,現在是導演身分,原凱還是擺脫不了「偶像歌手」的頭銜。
曾經他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也說過,他並不覺得過去的偶像歌手身分是負擔,相反那表示真心喜歡他的歌迷在記著他,並且坦然承認來看他電影的也有大多都是他以前的歌迷,很感謝他們的支持,而拍電影也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他會努力去實現,拍出好的作品來回報大家。
不忘記過去,接受他的現在——這是原凱認為粉絲給他最好的支持方式。
好在第一部電影不負眾望開了個好頭,原凱欣慰之餘便開始著手準備下一部片子,和上一部的文藝片不同,可以說是一部實驗電影,集血腥暴力情色於一體,原劇本不經過刪改的話妥妥的十八禁,即便改過了也仍然兒童不宜。
這種題材選演員需要慎重,所以原凱看上了官明宇。
他對官明宇是「一見鍾情」,在銀幕上。
也許是藝術家多多少少都有點特別的習慣或癖好,原凱很重視感覺,以前唱歌也好,現在拍電影也好,「感覺」這種虛幻的東西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
哪怕是拍早上的陽光,他都要四處感覺一下,找到感覺最好的地點、光線和角度,多一點兒少一點兒都不行。
他說:「我感覺好了,觀眾也會覺得好的。」
這種感覺同樣也適合用在人身上,官明宇給他的感覺就很好。
作為專業演員,官明宇的演技自然是不用多說,原凱之所以喜歡他,起因是他曾經看過一部講述電影發展歷史的記錄片,官明宇是演員之一。
片子是大電視臺和教育部合作拍攝的,班底陣容龐大,全部實景拍攝,佈景道具幾乎都是一比一還原,演員也基本都是實力派,可謂一部實打實的精良大製作。
官明宇在片子裡的鏡頭其實不多,有一幕在幕後花絮裡,官明宇換上戲服,戲還未開始,周圍工作人員在他身邊來來往往,導演一喊開始,官明宇一抬頭,表情和眼神瞬間入戲,原凱一瞬間都看呆了。
其實熟悉官明宇的人都知道他不拍戲的時候就是個面癱,但是只要一開始演戲,下一秒就能進入角色,變成角色本人。
和官明宇合作過的導演都戲稱官明宇是塊黏土,可塑性太強,能按照需要捏成任何想要的樣子,是天生的演員。
在那部記錄片裡對官明宇「一見鍾情」之後,原凱便反覆將官明宇為數不多的鏡頭看了好多遍,之後又將官明宇所有參演的片子都看了,從主角到客串一個都沒放過,彷彿上癮了一樣,看完之後他也的確覺得很過癮。
原凱這樣形容一部他很喜歡的片子裡的官明宇——無數個臉部特寫鏡頭,完美的五官完全禁受住了鏡頭的挑剔,嘴角帶著一絲笑意,隱忍流淚的樣子簡直讓人心碎……那一刻我願意為他赴湯蹈火。
也就是在那時,他發誓一定要讓官明宇演他的片子,可還沒來得及遞橄欖枝便被官明宇當著所有人的面折了……
見面會還在繼續直播,原凱看著螢幕裡結束個人採訪後一臉漠然地站在臺上的男人,想罵又罵不出來,畢竟那張臉他是真喜歡……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形容,可以說活到現在他從未這麼無言過。
最後,他咬了咬牙,從牙縫裡擠出一句,「官明宇……算你狠!」


雖然被官明宇狠狠拒絕了,可原凱並沒有放棄讓官明宇當他的男主角的想法,甚至這念頭比之前還要強烈,可以說勢在必得。
從小到大,原凱一向是越挫越勇的類型。
當年在T'X的時候,他是五個人裡精力最旺盛的那個,他們常常因為行程太滿缺少睡眠,但哪怕一天一夜沒睡覺,第二天拍MV的時候原凱依然可以又蹦又跳沒有一絲倦意,像個機器人一樣,永遠都是充滿活力的樣子。
他並不是不累,而是認為越累就越要堅持,越累就越要發揮得更好,不然就白累了。
有次演唱會,下半場的時候原凱跳舞時腳扭傷了,他卻仍然堅持繼續演出,並且根本沒有人看出來,等結束之後回到後臺一屁股就坐地上了,拉起褲腿腳踝已經腫得跟饅頭一樣,別人都嚇死了,他卻還在笑。
疼是疼的,但專注表演不去想就挺過來了。
喬俊彥曾經形容原凱是從近乎變態的自虐中尋找快感。
而現在,他要把這種越挫越勇的精神用在官明宇身上。
原本電影還在籌備階段,正式向官明宇發出邀請還要過段時間,但現在原凱決定把計畫提前——這次算是官明宇先提起了這事,不如趁熱打鐵,至於尷尬什麼的,從來不存在於原凱的人生字典裡。
只是當前有一點比較麻煩,就是如何跟官明宇搭上線。
官明宇和之前的經紀公司合約期滿之後沒有續約,也沒再簽任何公司,現在的經紀人也是直接從他那裡領薪水,這樣的話想從經紀公司那邊聯繫就不行了。
原凱又想透過圈內人替他引薦一下,結果問了好幾個人都說私下想約官明宇不容易,並且半開玩笑地說官明宇不僅面癱還深居簡出,鮮少出來應酬,雖然也不是不可能,但需要等……等到什麼時候就不一定了。
這看起來希望更渺茫了,原凱實在想不通,好歹也算是一個圈子裡的,當年自己還是歌手的時候怎麼就沒和官明宇見上一面呢?
就這樣翻來覆去折騰了好一陣,最後原凱覺得別費事了,簡單粗暴地直接從官明宇身上入手吧。


某國際知名集團旗下高級男裝品牌新一季廣告的拍攝現場,第一階段的拍攝剛剛結束,攝影師在看拍好的照片,工作人員在忙著移動位置和調試設備。
拍攝地是郊外山腳下一處松樹林裡,風景極好,空氣清新,離市區有好幾個小時的車程,為了趕在太陽出來的時候拍到日出的陽光,拍攝團隊天不亮就出發了,好在今天天氣晴好,沒有白跑一趟。
這次拍攝將分為三個主題,早晨的清爽、午後的炙熱以及夜晚的神祕,分別展示新系列的三套成衣。
拍攝時間稍有些緊,所以現場所有人都緊鑼密鼓地佈置著,半點兒不敢鬆懈。
作為這次拍攝的主角,官明宇換好了接下來要拍的一套衣服,坐在臨時搭建的休息室裡由化妝師和髮型師先後替他換造型。
這是官明宇代言續約後的第一次拍攝,出道多年,他的商業代言不多,但都頗具分量,圈內人都知道他接代言十分謹慎,主要精力還是放在演戲上。
化妝師先補好了妝,為了配合衣服造型給官明宇抹了一點豆沙色的口紅,用手指在唇上輕點暈染開,變成了適合男人的明豔又不過分的唇色。
髮型師將他的頭髮全部往後梳,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和好看的髮際線,任由幾縷髮絲自然地垂下,最後噴了些定型液,審視了一下,確定沒有問題。
走出休息室,攝影師和燈光師還在等著適合的光線,陽光穿透枝葉,灑在樹與樹之間彷彿一道道光柱,很漂亮,卻還不是最完美的。
官明宇安靜地坐在一旁的椅上,為了不弄壞髮型和衣服坐得很端正,也儘量不亂動。
昨天他結束一個夜間電臺節目之後已經是深夜,為了不遲到索性直接驅車來到這裡,甚至比團隊來的還要早一點,敬業得讓工作人員誠惶誠恐,又怕他沒有精力應付接下來一整天的拍攝,他卻只是淡淡笑了笑,說在車上補過眠了,請大家放心。
雖然很好地完成了第一套的拍攝,此時離開了鏡頭,官明宇還是感覺到一絲倦意。
他閉上眼,想趁著未開拍前小憩片刻,沒過一會兒卻突然聞到了咖啡的香味,睜開眼正好一個裝著咖啡的紙杯遞到了面前。
以為是助理買回來的,他接過去說了聲謝謝,喝了一口發現並不是平時一直喝的苦澀的味道,有點兒意外。
「怎麼……」直覺地想詢問,結果一抬頭發現並不是自己的助理,官明宇愣了一下,後半句話就停在喉嚨裡。
原凱瞇眼笑了,「你好,官老師。」
現在流行叫老師,既不失禮也不過分親熱,遇到不生不熟的人叫老師準沒錯。
第一次在現實中見到官明宇,原凱不得再次感歎,這張臉是真的好看,不枉他一大早開車過來,導航失靈迷路了瞎轉了半個多小時才找到。
也好在咖啡是他裝在保溫瓶裡帶來的,沒有冷掉。
看到突然出現的原凱,官明宇頗為驚訝。
他當然知道原凱,畢竟曾經是當紅偶像,現在是新晉青年導演,更何況幾天前他才提到過對方。
不過他並沒有表現出真正的情緒,而是露出恰到好處的意外。
「原導?」官明宇隨即要站起來。
原凱樂了,「不用起來,我們坐著說吧。」說著伸手從旁邊拉了把椅子往官明宇對面一放,一屁股坐下了。
官明宇看了他一眼,沒起來,也沒說話。
原凱心想果然面癱,都這樣了還是一副撲克臉。
說起來,兩人不能算認識,可也不算不認識,見面了卻也沒有什麼陌生感,倒是有點微妙了。
「咖啡還行嗎?」原凱問了句。
官明宇微微一笑,「很好。」
幾乎沒人知道他喜歡又甜又奶味濃的咖啡,一般情況下要買也不會買這種口味的,看來應該是仔細打聽過他的喜好了。
果然,原凱又笑得瞇起眼。
「那就好。」不枉費他查了那麼久資料,連官明宇小學時學過小提琴都知道了。
官明宇雙手拿著咖啡,右手食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打著杯身,問:「原導怎麼會到這裡?」
這裡很偏遠,一般人沒事也不會來這裡遊玩。
原凱倒也直接,「來找你。」
他微微一皺眉,「專程到這裡找我?」
「我今天必須見到你,而你在這裡,所以我就來了。」原凱揚起嘴角,這句話聽起來很像玩笑,但其實並不是,語氣和表情也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官明宇看了看他,「所以,為什麼必須見我?」
原凱咧嘴一笑,露出至少八顆牙齒,「我想請官老師出演我新片的男主角。」
官明宇眨了一下眼,輕笑道:「承蒙原導抬愛,謝謝你的好意。」隨後又淡定地說:「但請容我拒絕。」
原凱剛舉起來的手在半空頓了一下,一肚子的宏圖偉業還沒來得及講就被扼殺了。
「不是啊……你有必要這麼快拒絕嗎?」好歹說回去考慮一下也算給我面子啊?
「抱歉,我一向喜歡直來直往,敷衍只會更不禮貌。」
的確,他前不久剛見識過……原凱摸了摸鼻子,幾秒之後換上另一副笑臉,「你再考慮一下唄,至少看過劇本再決定啊。」
有點討好又有點埋怨,卻並不過分,尺度把握得恰到好處。
官明宇沒說話,食指一下一下輕輕摩挲著紙杯的邊緣,似乎是在考慮。
「嗯?」原凱大眼睛眨了一下,「我知道像我這樣的新人導演想請你是挺難的,不過……」
「並不是這個問題。」官明宇打斷他,輕歎一聲,「我之前說過,我對原導你的風格……」
「不喜歡我的風格,我知道。」原凱一點兒不介意,「可我才拍了一部片子啊,而且風格也可以有很多種,我都會一一嘗試,就像你是演員也會嘗試各種不一樣的角色吧?」
官明宇沒說話。
「況且你不是不喜歡我嗎?正好可以藉此機會讓你轉變對我的印象。」原凱朝他一眨眼,對自己喜歡的人,形象和尊嚴什麼的可以暫時放下一點兒。
他沒意識到這句話乍聽之下似乎有點兒歧義,官明宇表情稍稍一變,但很快又露出職業微笑,「請容我問一句,為什麼一定要找我?」
他平時面無表情的時候居多,但若是有了情緒就立刻生動起來,尤其笑起來的時候,他眼角細長,只要微微露出一點兒笑意便有種春暖花開的感覺。
你這張臉多性感啊……這話原凱自然是不敢說的,他盯著官明宇特別真誠地說:「當然是因為你適合。」
對於這個答案,官明宇不置一詞,轉而道:「一部片子不可能只是為一個人量身定做的,相信除了我肯定還有別的人適合,原導不如再找其他演員試一試。」
原凱搖頭,堅決道:「我這人最相信第一感覺,第一感覺誰適合,再找其他人就沒有那種感覺了,這會影響我拍片時的感覺,結果就是拍不出滿意的東西。所以我第一眼認定你了,就只能你來演。」
說完,原凱盯著官明宇,目光堅定。
看得出他確實是認真的,也是誠心的,原凱的不計前嫌倒是讓官明宇有點意外,他忍不住笑了笑,問:「原導不會是為了之前的事故意找我出演,然後好在拍攝期間報復我吧?」
雖然知道是玩笑,但原凱沒有馬上否認,反而盯了他一會兒,然後笑著咬了一下唇,「那你怕了?」
原凱只是本能反應,完全沒有故意勾引的意思,官明宇看著卻微微一挑眉,不得不說,某些方面這個人真的很對他的胃口……
「宇哥!」
一個聲音陡然插進了兩人之間,是官明宇的助理小楊過來了,小楊見官明宇正和另一個人四目相對,很是意外,一下子愣住了,再一看原凱,隱約有點印象,但一時間想不起來。
「什麼事?」官明宇問。
「啊……啊!」小楊反應過來,「攝影師說可以開始拍了。」
官明宇站起來,並沒有放下手裡的咖啡,朝原凱頷首,「失陪了。」又對助理說:「小楊,你替我送送原導。」
小楊點頭,「好的。」
原凱朝官明宇擺了擺手,腦中卻在思索。
聊了這麼久、說了那麼多,官明宇仍然沒有一絲鬆口的意思,按理說不至於啊……哪怕直接說檔期排不上都行啊。
不過他本來就沒想官明宇會馬上答應他,說服官明宇絕對沒那麼容易,任重而道遠,他對於今天的結果一點都不失望,也沒打算就此放棄。
等人走遠了之後,原凱回頭朝小楊咧嘴一笑,「你好。」
偶像風采依舊,想起他是誰的小楊當下受寵若驚,急忙從包裡找紙筆要簽名。
原凱是個自來熟,小楊也屬於開朗型的,於是兩人肩並肩走了不到兩分鐘就聊開了。
原凱問小楊跟了官明宇多久了、官明宇好不好相處、私下是什麼樣的人等等一些普通的問題。
小楊一一答了,將官明宇從頭到腳誇了一遍之後,突然歎了口氣,「不過宇哥這幾天心情不好,家裡有事。」
敏銳如原凱馬上意識到了什麼,「怎麼了?」
「幫傭突然辭職了,好像做了四、五年了,一直做得很好,但最近家裡有急事,說走就走,宇哥知道人家有苦衷也沒挽留,但突然走了家裡沒人整理了啊。」小楊搖了搖頭,「宇哥的生活起居也需要照顧,而且平時那麼忙,想再找個能力好又可靠的幫傭真的不容易,選了好幾個都不滿意……」
原凱一邊聽,一邊腦子裡飛快運轉著,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絕妙的……餿主意,他伸手一把攬住了助理的肩,笑得誠懇又可愛,「跟你商量個事唄……」
「啊?」


清早豔陽高照,半封閉的陽臺一片暖意,各種植物生長良好,一派綠意盎然,角落裡偌大的仙人掌剛開出指甲大小的豔紅花朵,細密的水珠落下,嬌豔欲滴。
官明宇先是用噴壺給陽臺上的植物澆了一遍水,然後給幾盆植物稍稍修剪了一下,仔細觀察了每一株植物的生長狀況之後才回到屋裡。
在廚房泡咖啡的時候發現咖啡快喝完了,剛想在冰箱上的留言板上寫了讓幫傭去買,突然想起來幫傭已經不幹了。
熟悉官明宇的人都知道,他這個人極其戀家,只要離得不是特別遠,工作結束之後都會回家住,哪怕第二天要繼續拍攝也會早起趕來片場,所以家裡有個人照顧著便尤為重要。
之前那位幫傭是位五十多歲的阿姨,不是本地人,做事勤快,而且話不多,人也本分老實,已經在官明宇這裡做了好幾年,工作方面從未出過問題。
直到前陣子家裡突然有事,實在不得不回去,她滿臉歉意地來跟官明宇請辭,說自己在這裡做得好好的也不想走,可實在是沒有辦法,也是一臉遺憾。
人家有事官明宇自然不便挽留,結算薪水之後又多付了她三個月的錢,感謝她這麼長時間以來的照顧,阿姨連連道謝,走之前還特意把家從裡到外收拾得乾淨整齊,再三囑咐他要注意身體之後才離開。
阿姨走了之後,官明宇便讓小楊再找個幫傭,可一連試了幾個都不滿意,倒也不是他過於挑剔,實在是合不來,用原凱的話說就是「感覺不對」。
其中甚至有一個年輕的女孩是某個影視公司老總的女兒,知道他在找幫傭之後特意走後門讓人介紹,結果人來了,濃妝豔抹、穿金戴銀一身名牌,指甲上的水鑽還沒弄掉,掃個地都不會開吸塵器,五分鐘不到就露餡兒了。
狗血得簡直是小說裡才有的情節,官明宇都忍不住想翻白眼了。
之後小楊對天發誓,再三保證下次一定找個可靠的,這回恰好官明宇有幾天休息時間,約好了新幫傭今天過來面試。
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不到十分鐘,官明宇坐在沙發上喝咖啡看雜誌,沒過多久門鈴響了。
他看了一眼手錶,合上雜誌放到一邊,起身去開門,暗自希望這一回別再來錯人了。
結果開門一看,好像還是來錯了……站在門外竟然是原凱。
面癱的官明宇都忍不住露出詫異的表情了,「怎麼是你?」
原凱穿了件牛仔襯衫,背了個黑色的雙肩包,大概不是自己開車來的所以戴了頂黑色漁夫帽,口罩已經拿下來塞到褲子口袋裡了,笑得人畜無害,學生氣息十足。
「官老師,不請我進去嗎?」
官明宇猶豫了幾秒,最後還是側身讓出了空間,於情於理都沒有不讓人進來的道理,於是原凱光明正大地進了「傳說中」的官明宇的家。
進門之後,原凱站在客廳先是四下掃了一遍,然後轉過身打量著官明宇。
對方今天穿了件米色的寬鬆款粗針毛衣和灰色運動褲,身材好撐得起來,休閒又好看,頭髮自然地垂在額前,整個人顯得年輕又柔軟,又是不一樣的感覺,他從未見過的。
他必須把這樣的官明宇用鏡頭拍下來,成為他的作品之一,也可能將是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上次原導知道我在哪裡拍照,這次是連我家地址都打聽清楚了?」官明宇一邊說一邊伸手指了一下客廳落地窗前的沙發,「請坐。」
原凱嘿嘿笑著,把看起來有些分量的雙肩包拿下來放在沙發旁邊,但並沒有坐下,反而轉過身面對官明宇說:「我們也算是一回生二回熟了,就別叫我原導了吧?」
官明宇沒說話,似乎低頭微微笑了一下,隨後說:「如果還是要說演戲的時候,抱歉,我今天有事。」
原凱一挑眉,「在等人?」
「是……」
「不用等了。」原凱一拍胸口,「我就是。」
官明宇微微皺眉,「什麼意思?」
「我就是你家新來的幫傭,二十四小時隨時待命的那種。」
整個世界彷彿沉寂了幾秒……
官明宇閉上眼長長舒了口氣,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緊皺的眉頭,再睜眼,還是原凱那張笑得人畜無害的臉。
「原導,你到底在開什麼玩笑?」
「說了別叫我原導……我沒開玩笑啊。」原凱一本正經地指了指自己,「你不是正在找幫傭,我覺得自己挺適合就來了啊。」說完朝他一眨眼,「放心,我肯定適合。」
官明宇一臉無奈,甚至還難得的露出幾分哭笑不得的表情,「這是你的計謀之一?」
原凱沒有反駁,這的確是他的計謀。
「我問過了,你下半年沒接其他片子,只有一個廣告和一個代言活動,最近的一部片子可能還明年年初才開機,其他可能還有幾部片子需要補拍鏡頭,都不是長時間拍攝,完全有時間可以出演我的片子。」
官明宇眉頭微微一皺,「你怎麼知道的?」
原凱笑了笑,「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不打沒把握的仗。不過要是你覺得我侵犯了你的隱私,我道歉,對不起。」他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但我只是想著,多瞭解你才能讓你看到我的誠意啊。」
官明宇一言不發地看了原凱十幾秒,確定他是認真的……認真的要來當幫傭,開始覺得有點兒頭疼。
「原……你這是何必?」
「你可能覺得我有毛病,但邀請我心目中的男主角對我來說這是件大事,重要的主角當然要重要對待,所以對你……」原凱盯著官明宇,「我勢在必得。」
他表情堅定,一雙眼亮晶晶幾乎要放出光來,一如多年前站在舞臺上的樣子。
和那雙眼對視良久,官明宇忍不住皺了皺眉,臉部線條卻不由自主鬆動了一點兒。
原凱覺得有戲,因為他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不一樣的情緒,官明宇是真的開始認真考慮了。
果然,官明宇問:「你就真的那麼想讓我演你的電影?」
「這麼跟你說吧,哪怕你明天腿摔瘸了,我也能把男主角改成殘疾。」
官明宇無言以對。
又沉默片刻後,他突然問:「你為了讓人演你的片子什麼事都肯做?」
原凱正在四下打量,心想這房間收拾起來的確不容易,雖然東西不多但地方大,打掃起來不會太輕鬆,聽見他問,沒注意到對方突然有點兒變冷的語氣,順口就回了句,「只有你這麼讓我費心……」還費力。
官明宇稍愣了一下,又沉默了幾秒,最後點點頭,「好吧……」
聽對方終於鬆口,原凱心中一喜,但還沒來得及高興,官明宇又補了一句——
「我會認真考慮。」
鬧了半天還只是考慮?
不過之前是當場拒絕,現在至少是願意考慮了,原凱失望了一秒,馬上又覺得自己離勝利又邁進了一步。
「行,你考慮你的,我當我的幫傭,順便讓你看看我的誠意。」
這根本就沒給他考慮的時間,官明宇覺得自己剛才的拒絕完全沒用,不禁頭疼地說:「真的沒必要……」
「有必要。」原凱鄭重其事地說。
官明宇看了看他,「你沒工作?」
「有啊,不過又不是當歌手的時候,我現在既不開演唱會又沒通告,時間可以自己安排,有什麼事電話聯繫就行了,不耽誤。」
戲還沒開始拍,有時間專心對付你!
事實上也是原凱一聲令下,暫停了工作室的工作,來官明宇家裡當二十四小時幫傭。
官明宇深深看了他一眼,隨後一聲輕笑,「恕我直言……」
「你說。」原凱在心底暗暗道,你也不是第一次直言了。
「你不覺得自己偏執過頭了嗎?」
「那你覺得這是缺點還是優點?」原凱微笑著問,沒聽到他回答,又說:「其實這要看從哪個角度看了,別人還都說你耿直的讓人髮指呢。」見到官明宇挑眉,馬上又接了一句,「當然那是你的優點,嘿嘿。」
官明宇歎了口氣,雙手環胸,「其他先不說,我需要的是一個真正的幫傭,不是說說就可以,要真會做家事……」
「我知道,我也不是來玩的,要是真的不行我不會親自來,不過你不相信我也正常,所以……」他左右看了看,「廚房在哪兒?」
「你要做飯?」官明宇語氣懷疑。
原凱拿起自己的雙肩包,看起來有點兒分量,他笑著拍了兩下,「我連菜都買了,還是今天一大早去市場買的,又新鮮又便宜。」
官明宇輕笑一聲,有幾分揶揄道:「原導還真是不打沒把握的仗。」
「剛才不是說了別叫我原導了嗎?」原凱打開雙肩包開始往外拿菜,「況且一直原導、原導的叫我,會讓你有防備心理。」
官明宇看了一眼那一袋香菇,暗自歎息一聲,「那……原老師?」
「別了吧……叫老師感覺怪怪的。」
「你不也叫我官老師?」
「不然呢?」原凱笑笑,又摸出兩顆馬鈴薯,「叫宇哥?我比你大好幾歲呢,也不能讓你叫我哥吧?」
官明宇笑而不語。
原凱琢磨了一會兒,最後說:「叫名字吧,或者怎麼舒服怎麼叫,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
說句不要臉的,只要官明宇肯出演他電影的男主角,讓他叫官明宇「哥哥」都行。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影帝家的祕密房客》贈首刷限量霧透卡【最佳男主】

    《影帝家的祕密房客》贈首刷限量霧透卡【最佳男主】
  • 2.《見鬼的親吻》贈「雨停了」首刷限量特典卡

    《見鬼的親吻》贈「雨停了」首刷限量特典卡
  • 3.《開啟CP戀愛模式》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開啟CP戀愛模式》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 4.《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 5.《慾望中毒》下

    《慾望中毒》下
  • 6.《慾望中毒》上

    《慾望中毒》上
  • 7.《唯一目標吃到你》

    《唯一目標吃到你》
  • 8.《曖昧期到此為止》

    《曖昧期到此為止》
  • 9.《雙向獨佔》

    《雙向獨佔》
  • 10.《將軍登床入室》

    《將軍登床入室》

本館暢銷榜

  • 1.《影帝家的祕密房客》贈首刷限量霧透卡【最佳男主】

    《影帝家的祕密房客》贈首刷限量霧透卡【最佳男主】
  • 2.《開啟CP戀愛模式》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開啟CP戀愛模式》隨書附贈首刷限量書卡
  • 3.《見鬼的親吻》贈「雨停了」首刷限量特典卡

    《見鬼的親吻》贈「雨停了」首刷限量特典卡
  • 4.《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求神的不正確姿勢》
  • 5.《慾望中毒》下

    《慾望中毒》下
  • 6.《慾望中毒》上

    《慾望中毒》上
  • 7.食傾天下之《把皇上》

    食傾天下之《把皇上》
  • 8.《我本奴才~一睡成愛奴》

    《我本奴才~一睡成愛奴》
  • 9.《莊主的暖床草》

    《莊主的暖床草》
  • 10.暗黑獵人之四《偽忠犬的反叛》

    暗黑獵人之四《偽忠犬的反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