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驚悚館 首頁

懸疑神怪奇幻熱血
分享
霓幻鑰K6302

巴里之眼之《被封印的力量》(贈首刷限量特典卡【麒麟颶】)

  • 作者玉筆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2/06/15
  • 瀏覽人次:610
  • 定價:NT$ 300
  • 優惠價:NT$ 237
試 閱
另一顆巴里之眼乃凶惡之物,
大蛇明神犧牲自己才將其封印,
而今封印被破,驚人災難將席捲而來……

 
北投驚傳妖怪連續死亡事件,
不但對妖組嚴陣以待,在地妖亦是妖心惶惶,
燕仁和冉茗因為追查另一顆巴里之眼也來到了這個溫泉鄉,
兩人義不容辭加入緝凶行列,
誰知還沒抓到凶手,先遇上偷走他火劍的青蟒,
而這傢伙竟是大名鼎鼎的青龍明神?
不打不相識的他們一起攜手合作,
卻遇上史無前例的難纏敵人,燕仁更遭遇了戰鬥中最大的難關──
無法完全發揮巴里之眼的力量,甚至巴里也將離他而去……
玉筆
苗栗人。
在臺灣多文化交疊的歷史與軌跡中找到了樂趣與志向,希望把臺灣擁有的瑰寶化作故事呈現給讀者。
作品以奇幻為主,特色是以臺灣在地的人事物融合當地歷史、風土民情以及臺灣特有的怪談與神話,撰寫出角色們在成長中的迷惘、尋找解答的故事,目標是成為如玉般閃爍,又如玉般樸實的作家。
臺灣的民俗故事融合中國與日本及東南亞民族的特質,既非完全獨立,也非完全重疊,造就了只屬於臺灣的奇幻要素,期待與大家一同探索、開拓臺灣有趣又新奇的一頁。
★曾獲第一屆「新月創作獎」【短文類・奇幻組】入圍。
 
已出版作品︰《不走的往生者》驚悚短篇合集、《巴里之眼》 
善惡取決於自身的意志

最近又重溫了一次哈利波特,每次在看〈鳳凰會的密令〉時都會熱淚盈眶,當看到天狼星在哈利面前死去,強烈的悲痛與憤恨讓他不顧一切的想向貝拉復仇,他對貝拉用了不赦咒,但效果很微弱,貝拉嘲笑的告訴他,他必須真心的想要讓對方痛苦,並且享受它,光靠復仇的怒火是無法傷害她的。相信看到這裡,大家的拳頭都硬了吧!
小編在看到這個橋段時就想到了巴里之眼之《被封印的力量》,燕仁追查北投妖怪連續死亡事件,遇到極為強大的妖,他迫切的需要使用巴里之眼的新能力來阻擋這個兇手,然而即使人生中也會遇到生氣憤怒的事,但並沒有憎恨到會想讓人去死的強烈程度,所以燕仁遇到了他的大難關──缺乏殺戮之心。跟哈利一樣,他們都必須要真的心存殺意,才能發揮能力/咒語的效力。
我們或許都曾在生氣時說過氣得想殺人,但那都只是一時的氣憤,相信普通人不會就這樣真的心存殺意,所以燕仁覺得迷惘,苦惱要如何解決問題,畢竟妖怪世界的法則跟人類不同,一直用人類的準則來看待妖怪只是自討苦吃而已,直到後來他意識到,其實力量的本身並沒有錯誤,端看使用的人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態去運用,於是當燕仁為了保護他想保護的人、阻止罪業和仇恨的擴散,他願意用自己的雙手去承擔相應的罪過,這就是燕仁得到的答案,也是他要走的路。看到這裡的時候,小編覺得做到將銳利的殺意化作共業的決意的燕仁真的是非常帥氣啊!
槍手持槍闖入校園掃射是惡,警察為了保護學生安全擊斃槍手是善,同樣武器,如何運用決定了結果,所以善惡是取決於自身的意志,武器本身沒有罪,不管是不赦咒還是射殺之力也一樣,惡人用它為惡,善人用它行善,願看完這個故事的你也能有多一分體悟,讓世界多一點善念。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楔子 殺戮戰場
在午夜夢迴之際,燕仁發現自己正在深山裡,密集的樹葉和植被讓山林間宛如夜晚般陰暗,他的視線不斷晃動,閃避著箭矢和長槍,穿梭在樹木和同行者之間。
旁邊的夥伴倒下,他卻沒有時間哀悼,銳利的情緒化作鮮紅色的弓出現在他手上,這份憎惡和憤怒讓他幾近發狂的狂奔,所到之處盡是紅箭的殺戮。
如果要描述現在身處的環境,那無疑是「戰場」。
兩方不同的人馬,穿著皮衣,黝黑的皮膚上用顏料畫著符號,那是為了給予他們勇氣與象徵意義,還是純粹的辨別敵我雙方?抑或是兩者都是。
他們手上拿著武器,獵刀、石造長槍、弓箭……應當是用來狩獵和保衛家園的兵器,如今卻血刃相向。
在路上的水窪中,他看見了自己的倒影。
他有著黝黑的亂髮,雙眼和正常人不同,是黑色的瞳孔加上金色的環,就像是日全蝕般的雙眼,在交火中散發出異樣的光芒,他的手不斷憑空搶奪他人的兵器,又凝聚出無形的盾牌阻擋攻擊。
燕仁這個時候才意識到,這不是他的記憶,而是巴里的記憶,他所感受到的這份躁怒和悲憤來自於巴里的意識。
當他的手張開,呈現拉弓的姿勢時,一把由各種紅色幾何線條組成的光之弓箭就出現在他的手上,明明是那樣美麗的姿態,卻是拿來貫穿眼前的所有敵人。
當巴里射出弓箭時,燕仁也感覺到腦袋在沸騰。各式各樣的片段閃過腦海,部落建築的破壞、朋友的死亡、妻小的屍首……恨意透過他的手具現化成百步穿楊的兵器,射殺眼前的敵人。
在他不斷橫掃附近的敵人、造成無數死傷的同時,有些許光點從他的雙眼中掉落,燕仁知道那是兩行熱淚,那是又悲傷又憤怒的表情,已經無法停止下來的猙獰面孔。
與其說是他在射出弓箭,不如說是這份殺意的力量在驅動著巴里,迫使他必須不斷進攻、進攻、再進攻,宣洩這份沒有止境的恨意。
「巴里……」
燕仁感到很痛苦,不只是因為自己承受這些情緒,而是因為他明白巴里想要停下,卻被雙眼的力量驅動,在無止境的痛苦泥沼中掙扎。
如果殺盡眼前的敵人都無法獲得安慰,那為什麼要繼續呢?都僅僅是為了在腦內爆發的恨意,為了撫平這份狂怒而射出一次又一次的弓箭。
巴里不斷前進的同時,另一名戰士站在他的面前,那名戰士的模樣很模糊,但隱約能看見他身材高大,至少兩公尺以上,一點都不像人類的身高,足足有一層樓高。
「搭卡卜勒!」巴里對戰士喊道,語氣出奇的冷靜,當中卻沒有理性,站在這裡的只有部落的戰士。「你不應該出現在這裡,離開我的面前,不然你很清楚下場為何。」
「巴里,你在踐踏我的歸宿。」戰士的聲音平穩而洪亮。「不論是為了未來的子嗣,還是為了榮譽,我們都非得戰到一方殞落!」
「子嗣……未來?」巴里冷冷地說道。「兩者我都沒有了,如果你擋在這條道路上,那我也會奪走你的!」
「巴里!就算是你這樣的戰士,也只是被眼睛的力量給迷惑的懦夫嗎?就算你擁有千軍萬馬之力,我也不會讓你踏入祖先與我們的土地半步!」
戰士說完便揮舞著斧頭,朝相對矮小的巴里揮去。
巴里一動也不動,張開弓箭,紅色的光射向戰士的右肩膀,鮮血噴濺,而戰士即使承接了巴里的攻擊,他也毫無畏懼,斧頭砍向巴里的頭顱。
巴里究竟是不想躲開,還是有意尋死?
燕仁看著夢境逐漸化作模糊的霧氣,最後一刻他們廝殺的結果,就這樣隱瞞在霧氣之中。
第一章 連續妖怪死亡事件
狹長、往上蔓延的街道上,處處瀰漫著硫磺的氣味,十二月的寒冷冬夜,白色的月光灑落下來,照亮了飄向空中的白色煙霧。
北投的夜晚依然充斥著熱鬧的喧囂聲,觀光客絡繹不絕,每個人都想飽覽北投的風采,在熱水中舒舒服服洗滌身心靈的疲憊。
然而慕名而來的觀光客如果想要泡位於北投公園的露天公共溫泉,那麼他們這幾天正好撲了個空,入口處正掛著「維修中」的字牌。
平常露天公共溫泉只有在每個月會清潔一次,鮮少休業,而這卻已經是這個月第三次臨時休息了,就連在北投工作的在地人也不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
北投露天溫泉依附著高低落差,呈現階梯狀、一個又一個橢圓形的上下水池,從三到四十人的大浴池到只能容納五、六人的小浴池,擠滿人潮時至少能有數百人同時泡湯,地面用板岩鋪成防滑地板,浴池邊緣用鵝卵石打造。
在露天溫泉的角落,穿著制服的幾名警察正在拍照、採集樣本,一名成年女性指揮著警察,雖然她不是穿著制服,卻是現在實質的領頭人。
「……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五個了嗎?算上文物館的竊案……真是煩人啊。」女性叼著一根菸,煩躁地撥弄褐色的大波浪捲髮說道,她穿著黑色背心,身上穿著深綠色的軍用大衣,緊身的深藍牛仔褲,腳踩褐色長靴。
「葉烈小姐,在這裡抽菸不會破壞現場嗎?」旁邊的警員小聲地提醒道。
「你啊,是第一次來對妖組幫忙吧?」葉烈瞇著眼睛說道,不屑地彈了一下菸灰。「這種現場才不會被區區菸灰破壞……不如說我還希望這是一般的刑事案件,但這可不一樣啊,是妖怪的死亡案件。」
一具浮屍漂浮在浴池中央,他的身材矮小,目測一百五十公分左右,但卻有著異樣的身體,他的頭比一般人的頭顱大得多,幾乎快跟肩膀同寬,他沒有雙手,取而代之的是有四對腳,從腹部、人類應該是手的位置長出,乍看之下就像有著部分人類形狀的蜈蚣,有些駭人,可如果只看臉部的話,看起來是稚氣未脫的青少年臉孔。
「是山蛸吧,年紀大概一百來歲——以妖怪而言很年輕了,還有膽子化成人形偷偷跑來公共浴池泡湯,他也沒想到會遇到不測吧。」葉烈長呼一氣。「一般民眾的掩蓋暗示做得怎麼樣?」
「是的,在搭設隔離食穢蟲和驅趕普通人的結界時同時做了。」旁邊的警員緊張地應道。「緊急疏散的民眾會以為是有動物的屍體出現在溫泉裡……」
「很好,開始習慣這種需要掩蓋死亡的工作吧。嗯?」葉烈皺眉,發現屍體周圍有著不認識的人闖入。
照理而言,在驅逐外人的結界術下,是不會有一般民眾能夠闖進來的。
那兩人一男一女,在屍體旁邊交談。
「沒有明顯外傷,現在是發現屍體後的兩個小時……身體裡頭沒有明顯的溫度差別,沒有發現發炎症狀或是內傷,表示不是因為身體症狀而死。燕仁,有什麼發現嗎?」說話的女性蹲在屍體旁,她身穿白袍,黑色長髮綁成側馬尾,幹練的雙眸給人精悍的印象。
「嗯……我感覺水裡殘留的妖力好像和他的妖力不太一樣,非常細微,還有,死後的妖力幾乎乾涸了?因為這樣才沒有食穢蟲在吸食妖力吧……冉茗學姊也試著看看?」燕仁喃喃說道。
他穿著深綠色的登山背心,襯以黑色的短袖上衣,下半身穿著藍色丹寧褲。他的右眼眼白呈現黑色,在眼白中有著一圈金色的瞳孔,就像將日全蝕鑲在眼眶中,明明露出異樣的模樣,但其他人似乎沒有特別注意到他的眼睛異常。
「啊……確實,但這些微的妖力不足以追蹤……」冉茗摸著水池的水說道。
「也許這樣可以斷定是妖怪所為?啊,在那之前,還是先做這件事吧。」燕仁將雙手蓋在山蛸屍體的雙眼上,山蛸的頭顱很大,相對的眼球也比常人大上一圈,燕仁需要各將一隻手掌覆蓋上去才能將瞳孔完全遮住。
「請你安息。」燕仁說道,蓋上了山蛸的眼皮。
也許是心理作用,蓋上眼皮後的山蛸表情柔和了許多,就像是在溫泉裡睡著似的。
葉烈對燕仁和冉茗挑眉。
「那兩個人是誰?」葉烈問道。
這時,旁邊一名男人將手肘搭在葉烈的肩膀上,男人有著一頭剛硬的黑色短髮,穿著沒有扣好的西裝外套,露出輕浮的笑容。
「那兩位就是我帶來的幫手啊,葉烈警官。」男人笑嘻嘻地說道,從口袋中拿出一根菸。「是不是該感謝對妖組臺南分組的傾囊相助啊?我要求的不多,借個火點菸如何?」
「馬豈介,我勸你把手肘移開我的肩膀,不然你就是這裡下一個死者。」
「不用這麼激動啊,葉烈警官。」被稱作馬豈介的男人立刻將手放下來,遠離葉烈幾步。
燕仁和冉茗調查結束後,走到葉烈面前,讓豈介做正式的介紹。
「這位是蒲燕仁,」豈介說道,燕仁不好意思地微微鞠躬行禮。「如果妳有戴符咒加持過的助咒眼的話,就會發現……」
「我早就戴著了,」葉烈指著自己銳利的黑色瞳孔,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瞳孔上戴著一圈隱形眼鏡,接著用打量的眼光看向燕仁。「那顆眼睛是怎麼回事?你是半妖?」
「啊、是的。」
燕仁在半年前曾經遭遇過生死關頭,當時的眼球被刺穿,在千鈞一髮之際,他接受了這顆妖怪的眼睛,因而獲救,也因為這顆眼睛,他就這樣一頭栽進妖怪的世界。
「這是巴里之眼,」燕仁說完後,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從哪補充起,同時又被葉烈警戒的眼神給刺痛著,他吞嚥著口水,快速地簡單說明。「排灣族會將眼睛擁有奇特能力的人稱為巴里,這一顆就是他的右眼……有一些,呃,特別的能力。」
「這我知道,是排灣族傳說中的異人吧,我有聽說過……臺北分組這邊也常常接觸排灣族傳說相關的傢伙。」葉烈聳聳肩,用狐疑的表情看了看燕仁,再轉過頭看向豈介。「你真是學不乖啊,不是三番兩次被半妖給騙嗎?還敢跟半妖合作?」
她沒好氣地說道:「不怕又是一個花言巧語想騙你的傢伙?」
「不好意思,」冉茗忍不住插話。「請妳不要隨便加諸對半妖的偏見到初次見面的人身上,燕仁連讓小兒科的小孩子吃下藥都做不到了,何況是花言巧語?反倒是馬豈介會在工作的時候找燕仁喝酒——」
「咳咳,這位是王冉茗醫師,是一名妖族。」豈介趕緊打斷冉茗繼續說下去。「他們的人格我可以擔保的,也是警政署直接認可的協助者,別擔心。兩位,這位是葉烈警官,是對妖組臺北分組的負責人。」
「又是妖怪又是半妖,哪來『人格』可言啊?」葉烈嘆了口氣,皺眉說道。
「可以請妳禮貌一點嗎?我們可沒欠妳。」冉茗怒瞪葉烈說道,怒氣沖沖的彷彿下一秒就會咬向對方。
「沒關係啦,冉茗學姊,我們用行動證明就好了。葉烈小姐,請多指教。」燕仁趕緊擋在葉烈和冉茗中間打圓場。
燕仁尷尬地和豈介對上眼,兩人互相苦笑了一下,冉茗和葉烈都屬於強勢的性格,碰在一起特別容易擦出火花。
「你們安分點,我可不像馬豈介那麼天真,會全盤相信別人。」葉烈說道,沉思了一會兒後又補上一句。「也許不用我操心也說不定,畢竟現在北投對妖怪而言不太安寧。你們知道我的意思嗎?」
「嗯……我有聽說,」燕仁說道。「北投發生了不明妖怪連續死亡事件吧?」
「是,我不知道你們能幫到什麼程度,但在這麼危險的時候過來這裡,我就姑且當作你們還算帶種。」葉烈輕輕點點頭。「剩下的細節等我們搬運完遺體到據點後再說,地點我再用手機傳給馬豈介。」
當葉烈離開了一段距離後,豈介才上前安撫還在生氣的冉茗。
「不好意思啊,她個性比較衝,就是這樣她才沒有搭檔,每個人都受不了她……」豈介說到一半,想到什麼似的換成好奇的語氣。「不過我也很好奇啊,你們醫院的工作也很忙碌吧?怎麼這次會答應我的請求?」
「都是因為——」
「冉茗學姊,我覺得先不要說吧。」燕仁在冉茗開口說話前用手摀住她的嘴。「簡而言之,我們有一些理由非得來北投一趟不可,但暫時不能跟豈介先生說,畢竟不知道是不是隔牆有耳……我們不想打草驚蛇。」
豈介看燕仁數秒,露出理解的淺笑。
「我明白了,之前也麻煩你們這麼多,那這次我就先不過問了。」豈介說道,然後忍不住笑出來。「你是要摀住你學姊多久啊?」
「姆姆!」嘴巴無法開口的冉茗緊盯著燕仁。
「啊啊!抱歉!」


豈介開著深藍色的福特小客車、燕仁騎著他的野狼傳奇R150機車載著冉茗,三人依據葉烈給的地址來到了在新北投捷運站附近的小巷子裡。
這裡是一家麵店,裝潢風格融入北投的泡湯文化中,和日本拉麵店鋪的木造風格十分相近,但店鋪裡充滿了肉燥的香氣,以及牛肉麵特有的中藥湯頭氣味,招牌上寫著「山鬼麵」。
店內有分成一整排櫃檯座位和以四人為一個單位的小桌,除了在櫃檯的葉烈以外沒有其他客人。
「你們真慢啊。」葉烈說道,用筷子夾起熱騰騰的麵條說道。
「歡迎光臨!隨便點,第一次來我的店就讓我請客!」在櫃檯裡的開放式廚房中,一名爽朗的成年男性說道。
他有著粗獷的身形,寬厚的方形下巴,穿著藏青色的短袖上衣,嘴邊保留了一圈修剪過的鬍子,十分有性格,倒是那件衣物讓人在意,腹部側邊有著開洞,能看見他的肌肉線條。
「阿當,你就直接化做原形就好了,這樣也比較輕鬆吧?」葉烈說道。「你平常不習慣化成人形不是嗎?」
「哦?既然都是相關人士,那我也就自便了。」被換作阿當的老闆伸了個懶腰,身體開始產生變化。「不過最前腳還是維持手部好了,我還要煮麵。」
阿當的腹部和腋下突然長出了兩對腳,那畫面就像是植物的縮時紀錄片似的,將植物的生長過程快轉,燕仁都還沒反應過來,阿當就用兩對腳踩在地上、一對腳攙扶調理臺,雙手靈活的煮著麵。
恢復原形之後,阿當的頭顱看起來也大了一些,幾乎快跟肩膀等寬,並且能夠三百六十度迴轉查看爐火。
「八隻腳愛惡作劇的妖怪,山蛸。」葉烈簡單說道。「我可不是來上課的,想知道更多自己上網查。」
「哈哈哈,現在山蛸們也不太惡作劇了啦,大多數傢伙都在工廠裡面善用自己的腳呢。」阿當笑著說道。
豈介率先坐到葉烈旁邊,燕仁和冉茗則依序坐在豈介身邊。
燕仁在臺南遇過的妖怪大多都保持著人類的型態,看見身體異於人類的妖怪還是有些不適應,倒是冉茗先開口說了燕仁也在意的事。
「請給我一碗餛飩麵……我是王冉茗,阿當先生,冒昧這樣問很抱歉,不過請問您跟死者是認識的嗎?」冉茗語氣輕柔的問道。
阿當煮麵的動作一瞬間停了下來,爽朗的笑容收斂了幾分,然後用腳抓了抓頭,聳了聳肩。
「這個嘛,他是我弟弟,阿敢。」阿當用輕鬆的語氣說道。「說是弟弟,不過我也快三十年沒跟他來往囉,沒想到再次知道他的消息是用這種方式。」
「請節哀。」冉茗說著。
「哈哈哈,我們山蛸的家庭觀念很淡薄啦……沒有什麼哀傷的感覺,但真的不希望他這麼毫無價值的死去。」阿當說道,將麵條給甩乾。「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就交給你們搜查後告訴我了。」
「當然。」豈介說道,順便點了一碗牛肉麵。「寒暄到這裡吧,該說正事了。」
「嗯,邊吃邊說。」葉烈點點頭。
葉烈拿出手機,點開了相關的資料,讓大家傳閱。
燕仁對於葉烈讓他們一邊吃飯一邊看遺體的照片感到不可思議,不過也許是以為作為醫師的他們早就習慣這種場面,所以才這麼做也說不定。
包含今天的阿敢,資料裡大多是妖怪的死者,有山貓般的動物妖、有著長嘴喙的妖鳥……他們的共通點都是在泡湯時死亡,但沒有明顯外傷,死因也非溺斃。
「還有兩個是萬象妖,不過萬象妖死後就回歸大地的精氣之中了,沒有遺體。其他死者解剖後的死因是多重器官衰竭,彷彿身體失去了所有能量般不再運作,最後死亡。」葉烈說道。
「唔,就像是妖力被抽乾似的……唯一的共通點只有都在今天的那個露天浴池遇難嗎?」燕仁喃喃說道。「難道是為了掠奪妖力?妖怪之間會彼此殘殺嗎?」
「會是會,但通常會用更直接的方式。」冉茗說道,回想著自身作為妖怪的經驗。「把其他妖怪吞進肚子裡是最簡單明瞭的方法,就算現在很多妖怪混入人類社會,也還是有許多傢伙會直接用暴力襲擊的,通常覬覦我身體的傢伙也會直接襲來……當然最後都被我打倒了。」
「咳。」燕仁被湯嗆到,覺得冉茗的說法有待修飾。
「所以是基於某種目的,用某種手段將妖力從妖怪身上汲取出來。」豈介說道,扒了一口麵。「還是說……在溫泉水裡面有對妖怪有毒的物質在?」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巴里之眼之《被封印的力量》(贈首刷限量特典卡【麒麟颶】)

    巴里之眼之《被封印的力量》(贈首刷限量特典卡【麒麟颶】)
  • 2.《隧道裡的亡靈》隨書附贈繪師・喇啊首刷限量特典卡!

    《隧道裡的亡靈》隨書附贈繪師・喇啊首刷限量特典卡!
  • 3.《巴里之眼》贈首刷限量特典卡(光明版)

    《巴里之眼》贈首刷限量特典卡(光明版)
  • 4.《引渡人》

    《引渡人》
  • 5.《不走的往生者》隨書附贈奇幻系繪師・倚歆【台灣鬼怪】首刷限量明信片!

    《不走的往生者》隨書附贈奇幻系繪師・倚歆【台灣鬼怪】首刷限量明信片!
  • 6.《鬼新娘》贈首刷限量版明信片

    《鬼新娘》贈首刷限量版明信片
  • 7.《女鬼事務所》

    《女鬼事務所》
  • 8.《跨界》

    《跨界》
  • 9.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 10.惡靈怪談系列《碟仙碟仙請出壇》

    惡靈怪談系列《碟仙碟仙請出壇》

本館暢銷榜

  • 1.巴里之眼之《被封印的力量》(贈首刷限量特典卡【麒麟颶】)

    巴里之眼之《被封印的力量》(贈首刷限量特典卡【麒麟颶】)
  • 2.《引渡人》

    《引渡人》
  • 3.《跨界》

    《跨界》
  • 4.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夜訪女作家外傳《誰弒我同學?》
  • 5.夜訪女作家系列《玩命直播》

    夜訪女作家系列《玩命直播》
  • 6.有鬼,請噤聲系列《屍地禁止》

    有鬼,請噤聲系列《屍地禁止》
  • 7.有鬼,請噤聲系列《鬼鄰居》

    有鬼,請噤聲系列《鬼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