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948

結婚這場戲之《稱職的沖喜》

  • 作者唐筠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6/06/24
  • 瀏覽人次:1853
  • 定價:NT$ 200
  • 優惠價:NT$ 158
試 閱
老實說,起初對奶奶介紹的相親對象他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畢竟他身為醫美集團執行長,對於美的要求可是很嚴苛的,
她不但穿著打扮「非常隨興」,腰也肉肉的,完全不符合標準,
不過他倒是很肯定她的「內在美」,她對人總是笑笑的,
還義務幫村裡的長輩送餐點,雖然她常會和他鬥嘴,
但和她相處起來確實輕鬆愉快,直到他的公司面臨重大危機,
他才看到她精明能幹的另一面,見識到她一流的應變能力,
這樣的她深深打動了他,為免夜長夢多,
他必須盡快讓她成為「自己人」,可是要確定她的心意還真不容易,
看準她和奶奶的好交情,他只好謊稱奶奶生病要沖喜,
再使出「美男計」誘惑,終於讓她點頭嫁給他,
可是他們的結婚路還真坎坷,他的前女友老是搞破壞,
再來是她父親被人陷害,然後是對她恩重如山的前老闆出了大事,
害得他們的婚期一延再延,唉,人家都說歹戲拖棚,
但他們這明明就是一場好戲,怎麼遲遲走不到Happy ending?
唐筠
一個有著雙魚又有著水瓶因子的女子,
喜歡宅的所有事情,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發呆睡覺編故事,
有事沒事,就喜歡拈花惹草做做手工藝,
是隻需要蟄伏的夏眠動物,人生一直有個信念,笑著,就會遇到好事情。
重新開始的契機

以前有段時間很喜歡「我們結婚了」這個韓綜,不僅每個禮拜都會守在電視前,還對裡頭那些假想夫妻如數家珍,像是亞當夫婦、紅薯夫婦、維尼夫婦,看著他們大力放閃,連小編心裡也甜蜜了起來,甚至會想著他們在現實生活中會不會擦出火花,真的交往。
因為談戀愛是幸福、開心的事情,所以像這類綜藝節目收視率都不錯,不過咱們田芝蔓的最新作品《我們離婚了》中卻反其道而行,居然找來演藝圈中三對已經離婚的名人夫妻來拍攝為期三個月的實境秀,重點是還得住在一起,想想就覺得尷尬XD
但也是因為這個節目,女主角蕭海嵐和男主角唐梓昊才有重新開始的契機。說來好笑,這兩人明明對彼此的愛深刻到骨子裡去了,卻誤以為對方根本不愛自己這種令人傻眼的理由分開,好在因為某些原因逼得他們來參加節目,不然這本書看完楔子的同時也跟著結束了,沒下文了嘛!
拍攝期間,兩人一開始看起來根本像怨偶,火藥味、尷尬、冷淡……只要能代表糟糕關係的形容全都能往他們身上丟,但隨著節目開播,他們透過觀眾、電視及網路這些媒介,漸漸發現說不定他/她對自己還是有感情的……
除了田芝蔓外,還有唐筠及凌宓一起譜寫這次的主題書【結婚這場戲】──
唐筠《稱職的沖喜》中,男主角陳承叡身為醫美集團執行長,一開始對肉肉的女主角夏晴是半點興趣也沒有,卻在發現她的「內在美」後逐漸動心,甚至謊稱奶奶生病要沖喜,想盡快讓她成為自己人……
凌宓《租一個老公》裡,男主角薄天宇貪戀女主角凌妙霏的好手藝,答應假扮男友合演同居結婚戲碼,幫助她騙過有結婚控的上司,相處後,可愛率直的她讓他動了心,讓身為創投公司老闆的他認為她值得「長期投資」……
想知道男女主角會怎麼假戲真做得真愛嗎?那就絕對要鎖定甜檸檬主題書【結婚這場戲】,6/24上市!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楔子
手握著幾張千元鈔票,陳李阿滿淚水流個不停,站在紅綠燈號誌下,她的腦海中不斷重複剛剛友人金貴成冷漠的話語—
朋友之間,還是不要談錢比較不會傷感情,永森這次賠的不是小錢,我真的幫不上忙,這些錢妳收著吧,再多,就真的沒辦法了。
在這張眼閉眼都要錢才能打發的年代,三千塊打個噴嚏就沒了,不說他女兒金晶晶學才藝一次繳的錢都不只三千塊,他還是曾經跟兒子陳永森稱兄道弟的人,以前陳家經濟不錯,兒子包給金晶晶的過年紅包都不只三千塊。
但現在金貴成卻想用三千塊就打發她,真的讓人很心寒。
陳李阿滿在綠燈快要轉成紅燈時,轉了向,又走回剛剛和金貴成碰面的咖啡館,想把手上的鈔票還給他,結果她人剛走到咖啡館門口附近,就看見他和女兒就站在路邊說話—
「妳要知道,現在這是錢的世界,沒有錢什麼也做不了,妳真的還要繼續和陳承叡交往嗎?妳可以忍受以後每天為柴米油鹽煩惱嗎?可以忍受拿不了名牌包,又不能穿得漂漂亮亮的逛街喝下午茶嗎?」
陳李阿滿知道孫子陳承叡喜歡金晶晶,免不了對她有些期待,也許她和她父親不一樣,歹竹也是會出好筍的,可是她還未開口,陳李阿滿就先看見她露出相當嫌棄的表情。
「別開玩笑了,我金晶晶注定是個貴婦命,我這就去找陳承叡提分手。」
「妳不會直接跟他說因為他們家現在沒錢了,所以妳不跟他交往了吧?」雖然以後兩家人應該也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可金貴成是很狡猾的,他不想被當成壞人,所以不希望女兒把事情搞得太複雜,但他更擔心陳承叡會受不了女兒提分手,而做出情殺這種恐怖的事情來。
「放心,我就跟他說,我覺得我們年紀還小,要專注在學業上,況且我下個月就要出國了,反正一去就是好幾年,他不放手也沒用。」
出國讀書?沒想到金晶晶倒是有點腦子,雖然那嘴臉真的讓人厭惡,但是為了不讓孫子受傷害,陳李阿滿倒是挺認同金晶晶想出的謊言。
分手也好,那麼勢利眼的女孩子,誰和她在一起,都不會快樂。
本來想上前把手中的三千塊丟還給那對父女,但陳李阿滿現在一點也不想再面對他們,於是她轉身,把三千塊放到躺在一旁長椅上睡覺的流浪漢身上。
人是有尊嚴的,那種被施捨的錢,微小而且也解決不了困境,但她發誓,一定要讓兒子再站起來,也一定要讓孫子能夠在那對父女面前抬得起頭來!
第1章
「春香古早味早餐店」一大早就有許多客人上門,有的要肉粽、有的要刈包、有的要乾麵……這裡賣的早餐,除了咖啡、奶茶稱得上比較年輕化,其他食物都具有濃濃的古早味,所以才會取這個店名。
老闆娘許春香是年近五十的美魔女,保養得宜,但沒有人敢虧她,因為她有個在村子裡很有名氣的老公,村長伯是也。
村長伯夏重恩是夏家的大家長,夏家一共有四口人,除了他們夫妻倆,還有女兒夏晴以及養子夏天。
夏家兩老將養子視如己出,並且與女兒一視同仁,該賞該打從來不馬虎,更無親疏之分。
在人前,夏家兩老向來只會批評兒女,從未讚美過一句,但私底下,他們其實是一對很疼兒女的搞笑夫妻。
身為村長,夏重恩也將村民視為親人,誰家有事,不管婚喪喜慶,他總是跑第一,而且該包的紅包、白包他從不小氣,而許春香也不抱怨,反倒認真做生意,賺取收入補貼家用。
其實夏家並不缺錢,兒子女兒都爭氣,夏晴每個月都會自動匯錢進母親帳戶給兩老當家用,夏天更不小氣,每次出手,不是百萬也有幾十萬。
不過許春香從來不花兒女的錢,而是把兩人匯給她的錢都存起來,準備以後當做嫁妝和討老婆的聘金。
說到夏天,是個有著混血兒外貌的國際知名模特兒,他一路從伸展臺走到螢光幕前,替不少國際知名品牌代言拍廣告,從國外紅回臺灣,臉書、微博粉絲幾千萬人,夏家兩老向來不准他以真實面目在村子裡拋頭露臉,就怕他會引來記者驚擾村民。
幸好夏天在國外待久了,再加上隨著年紀增長,他的輪廓也比以前更為深邃,而村民都只記得他以前染黑髮的模樣,因此就算他頂著原本的金髮出現在螢光幕上,也沒有人多做聯想。
至於女兒夏晴,原本是在臺北一家外商公司當助理,前陣子因為夏重恩騎機車替一些獨居老人送晚餐,天雨路滑不小心犁田,現在腳還上著石膏,走路得拄著拐杖,夏晴捨不得行動不便的父親還得勞心勞力,便辭職回家幫忙。
其實要夏晴的老闆放人並不容易,她大學畢業後就到「肯沃集團」上班,由於她能力很好,腦袋靈光,動作迅速而且絕不出錯,老闆的交代她絕對使命必達,所以才三年她就從一般行政祕書被拔擢為大老闆沃克的得力助手,在公司裡被稱為「萬能特助」,要不是她說絕對不和年下男談戀愛,沃克還真想讓她當自己的兒媳婦。
雖然當不了兒媳婦,沃克還是把夏晴當成自己的女兒一般疼惜,給她的薪水是一般董事長特助的兩倍,還給了不少股票,讓她年紀輕輕就坐擁百萬年薪。
所以,當夏晴忍痛說要辭職時,沃克當然極力挽留,最後沃克還是不准她辭職,只願意讓她留職停薪。
但夏家兩老並不太過問兒女的工作,只要求他們要注意自身安全,不做任何犯法的事,所以兩人一直以為女兒只是一個小特助,壓根不知道女兒有多厲害。
私底下的夏晴很好相處,總是把沒關係、沒關係掛在嘴上,若真要說有什麼缺點,就是有時太不修邊幅,常穿著拖鞋睡褲就跑出來端菜,而且現在沒上班,沒有什麼工作壓力,加上過於放鬆、不運動又吃吃喝喝的關係,才回老家一個月,她的腰圍就足足胖了兩寸。
每次許春香罵她,她總咧嘴笑道:「沒關係、沒關係,反正不留給人探聽。」
「妳不給人探聽,我還怕妳嫁不出去。」
「才不會,阿滿奶奶不是對我很中意嗎?」
那倒也是,住在村外的阿滿奶奶真的對夏晴很中意,老說要安排她孫子和夏晴相親,但夏晴總是笑笑的告訴阿滿奶奶,她是要招女婿的。
不過自從阿滿奶奶知道這陣子是夏晴代替父親替獨居老人送餐後,硬是讓夏晴也幫她送,而且每次夏晴送餐過去,阿滿奶奶還會指派工作給她,不是讓她拔草,就是讓她澆水,但這麼一來,就會耽誤到替其他老人送餐的時間,所以後來她都是等送完餐之後,再去幫阿滿奶奶服務。
「阿滿奶奶不會是聽完妳的胡言亂語之後,就不敢讓她孫子來和妳相親了吧?」許春香問道。
「昨天下午還在說呢!」夏晴邊回答,邊把打包好的食物拎上車。現在她的小March變成了送餐小貨車。
上了車,她剛發動引擎,又聽到母親又在店門口大喊—
「東西都帶齊了吧?」女兒在家總是一副懶散的模樣,每天她要出門前,許春香總是不放心的一再叮嚀。
「都帶齊了,出發嘍!」夏晴很有活力的回道。
其實她的懶散只是表象,回到老家有爸媽在身邊,她當然免不了放鬆一下,但這不代表她骨子裡是個懶散的人,畢竟她「萬能特助」的稱號可不是叫假的。
陳承叡只來過這裡一回,沒路標又沒路名,車上的衛星導航又沒有訊號,再加上稻田又長得一模模一樣樣,他開著車在鄉村小路間繞啊繞的,一不小心就迷路了。
原本他和奶奶住在都會區,生活機能也很不錯,偏偏老人家一般都很固執,而他奶奶更是固執又傳統,她有仇未必會報,但有恩一定要報。
據說奶奶曾經受過一個好朋友的幫助,一得知對方中風了又無人照料,奶奶就堅持要搬到老朋友家附近,並把老朋友接過來照顧。
原本他沒覺得有什麼不好,畢竟父母長年在海外打拚,是奶奶一個人把他拉拔長大,如今奶奶想用自己的方式過日子,他沒理由不成全,可是來過這裡一次之後,他不免有些後悔不應該讓奶奶一個人搬到這麼偏僻的地方。
而且更倒楣的是,他的車竟突然拋錨了。
他火大的下了車,拿出手機打給助理小趙,狠狠罵了小趙一頓,不久前小趙才幫他把車送去維修,現在出了問題不罵小趙要罵誰。
罵完人之後,陳承叡的火氣還是沒有消,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他要去哪裡找修車廠,再加上今天是假日,他打給他平常常去的那間修車廠沒人接,就算上網查其他修車廠,也都沒人接。
好一段時間過去,他才看見一輛小March緩緩駛來,他二話不說,馬上跳到路中央,準備攔車。
這條路是夏晴每天必經之路,但不是到鬧區的必經之路,通常只有農忙時比較會有車輛經過,今天整條路上,只有眼前那輛時髦的跑車,所以她遠遠的就瞧見了,但她沒想到有人會突然跳到馬路中央來,嚇得她猛力踩住剎車,接著她降下車窗,大聲怒斥,「先生,你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嗎?!」
「抱歉,我的車拋錨了,找不到人來處理,等了好久就只有妳這臺車經過,我一定得把妳攔下來,嚇到妳了真不好意思。」陳承叡一臉歉然地說著。
「車拋錨了?」
「可以幫個忙載我一程嗎?」
夏晴下車,打開他車子的引擎蓋,看了一下後道:「我覺得還是先幫你找家修車廠必較實際。」載他一程自然不成問題,但是把車丟在這裡,他還是得自己去找修車廠,可他看著就一副外地人的樣子,等他找到修車廠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這樣更好,老實說,我已經打了半個多小時的電話,一直沒找到修車廠。」
她點點頭,掏出口袋裡的手機,撥出一組號碼,電話接通後,她說道:「二寶,我在後巷過來那條產業道路,你開輛拖吊車過來。」
「晴姊,妳的車拋錨了嗎?」二寶在手機那頭問道。
「不是我的車,是一個外地人的車,總之,你快點把拖吊車開過來,我得去幫阿貴爺爺送餐點了。」交代完畢,夏晴結束了通話,然後對站在一旁的陳承叡說道:「我朋友很快就會過來處理你的車子,我還有事情就不陪你等了。」
老人家餓不得的,有些老人家身體有恙,飲食必須定時,有些則是脾氣很大,慢了會被罵。
可就在她準備上車時,陳承叡連忙攔住她。「可能是因為妳剛剛幫我檢查車子,不小心把衣服弄髒了,這樣吧,妳給我妳的聯絡方式,我處理好車子之後再去買套衣服賠給妳。」
她順著他的話低頭一看,衣服確實沾到一些油漬,她笑笑的道:「這個啊……不礙事的,反正只是市場那種一百塊的運動服,洗不掉拿來當抹布就好。」
聞言,他不禁想著,她這麼豁達爽朗,和時下一些只在乎外表、追求流行的女人真的很不一樣,而且她的笑容就像早晨的太陽,暖暖的,讓人看了很舒服。
「可是……」
「真的沒關係,不好意思,我趕時間,先拜了。」
快步越過他,夏晴回到車上,再度啟動引擎,接著開車揚長而去,同時結束了這短暫的相遇。
米蘭時尚秋裝發表會將於明日隆重登場,這是一場大型聯合發表會,來自世界各地的時尚大師以及最頂尖的模特兒都受邀參加,夏天也在其中。
他早在三天前就抵達米蘭,進入彩排,他走的是開場以及壓軸,穿的都是最知名大師的作品。
許多大師級的設計師特別偏愛他這個模特兒,都會指定由他來走自己的服裝秀,也因此他常常在當空中飛人,自從踏入時裝界之後,他閒下來的時間真是少之又少。
他有個習慣,上伸展臺之前,都要看看家人傳送給他的打氣影片,還要吃一些臺灣古早味料理,例如碗粿、肉粽、擔仔麵,後來他紅了,找助理的條件就是要能做出臺灣的古早味料理。
現年二十五歲的劉雲珂就是他那時找來的助理,她的脾氣比他這個當老闆的還大,而且管得很多,他常常說要開除她,但始終都沒有這麼做。
為了要滿足夏天的味蕾,他們一般都是入住當地有廚房、還得離附近的中國城很近或是附近有賣臺灣食材的公寓。
「停!不可以過量,小心熱量過高。」今晚劉雲珂做了肉粽,但怕隔天要走秀的夏天臉會浮腫,他吃完一顆她就高聲喊停。
不是她愛唸,而是夏天每次吃到古早味料理就會停不下來,他第一次吃到她做的肉粽時,竟然還哭了,真是嚇傻她了,後來才知道那是因為他太想念家人了。
怕家人擔心,夏天一開始無論再怎麼辛苦,都不敢打電話回家哭訴,因為模特兒這條路是他自己選擇的。
他很早就知道夏重恩和許春香是他的養父母,他們告訴他,他母親是未婚生子,後來難產過世,他們就收養了他,只知道他父親叫愛德華,是個美國人。
後來他被星探發掘,他當下便決定要當模特兒,只有這麼做,他才能周遊列國,也才有機會找到親生父親。
不過,他找人並不是想認親,而是想讓那個人知道,縱使親生父親不要他,他仍舊過得很好,因為他有愛他的養父母和姊姊,一點也不孤單。
可是長年在外,說不孤單是騙人的,於是這個小他一歲的女人,莫名成了他依賴的對象。
當然,夏天表面上絕對不會表現出依賴劉雲珂的模樣。
「幹麼那麼嚴苛,多吃一顆又沒有關係。」他嬉皮笑臉的說著,手順勢又伸了出去。
劉雲珂狠狠打掉他的手,嚴厲的道:「要我打電話給凱文老師嗎?」
凱文是帶夏天進入時尚界的恩師,夏天誰都不怕,唯獨怕他。
夏天收回手,莫可奈何地翻著白眼回道:「妳就會欺負我,真不知道妳領的到底是誰的薪水。」
「如果不是領你的薪水,你覺得我會幫你做這個嗎?」劉雲珂把剩下的肉粽整盤端走,說道:「要吃可以,等發表會結束,你想吃幾顆我都讓你吃。」
她很清楚他的脾性,他就像個大孩子,要嚴厲管教,但也要適時給他點甜頭,不然他也是會鬧脾氣的。
他認命的躺回沙發上,有些慵懶地問道:「都沒人打電話給我嗎?」
他發過簡訊給姊姊,說自己明天要走那種全球國際知名模特兒走的那種大舞臺,沒想到姊姊竟然只回了一個「喔」字,好無情啊!
「你問的是誰?手機在你手上,有沒有人打給你,你不知道嗎?」
夏天看了看手機,沒有來電,忍不住又問道:「臺灣現在大概是幾點,是早上嗎?那肯定很忙……不記得也很正常……」
他的話音方落,手機馬上響起提示音,是夏晴打來的視訊電話。
「夏天,睡了嗎?」
夏晴送幫獨居老人送餐點,開車開到一半,想到明天弟弟要走大舞臺,連忙把車停到路邊,打視訊電話給他。
「夏晴,我等妳的訊息等好久了!」夏天一開口就露餡了,在姊姊面前,他仍像小時候一樣,是個愛撒嬌的跟屁蟲。
小時候他因為混血兒的外表,常被同學嘲笑欺負,姊姊看不過去總會幫他出頭,甚至還有一次和他的同學打架,雖然把對方打得鼻青臉腫,但她也受了點傷,回到家後爸媽看他們一身狼狽,當然會問發生了什麼事,也把他們處罰了一頓。
但他記憶最深刻的是,姊姊那時候憤慨的告訴爸媽,要是同樣的情況再發生,她還是會和他們打架,因為她不容許有人欺負她的家人。
從那之後,他的心就完全被姊姊收買了。
「對不起,我太忙了,差點忘了,都準備好了嗎?記得放輕鬆,你只要像平常那樣表現就可以了,因為你是最棒的夏天!」
聽到姊姊的讚美,夏天馬上漾開了笑臉。「我是妳弟,自然不會讓妳漏氣,明天妳就等著看實況轉播,我一定會是最光芒萬丈的那一個,因為我是夏天!」
「OK!那我明天等著看轉播,現在我得去忙了,要是遲到了,阿滿奶奶肯定要罵人。」
「阿滿奶奶真的那麼兇嗎?好,等我休假回臺灣,我去幫妳搞定那個脾氣很臭的老奶奶。」
「好,就等你回來。」
「開車小心。」
結束通話,夏天還掛著滿臉的笑,看得劉雲珂有些不是滋味,因為夏天從來不會給夏晴臉色看,但她也不是真的嫉妒,畢竟人家是夏天的姊姊嘛。「可以睡覺了嗎?」
「可以了。」
「那晚安了,明早見。」
夏天乖乖起身走回房間,劉雲珂則殿後關燈。
阿滿奶奶的家是農田改建的平房,空間寬敞,房子四周都有圍牆,進大門後,一條路直接通到主屋前,前面還有個大空地,種了各式各樣的蔬菜。
阿滿奶奶和照顧中風癱瘓的好朋友張啟老爺爺,還有一位請來幫忙照顧的伯母三個人一起住,所以阿滿奶奶訂的餐點是三份。
平常除了送三餐,澆菜施肥的工作都是夏晴休息時做的活,她真的是被牽著鼻子走的免費義工。
夏晴開車來到阿滿奶奶家的大門前,她看了眼時間,晚了五分鐘,平常晚到一分鐘都不可以,如果她遲到,阿滿奶奶肯定會站在門口等著罵人,但今天鐵門是開著的,阿滿奶奶也沒站在大門口等她,太奇怪了。
夏晴才把車開進庭院,就看見一個男人纏著阿滿奶奶,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詐騙集團。
不能怪她有這種先入為主的想法,實在是有些心術不正的人總是挑老人家下手,謊稱要推銷東西,趁機搶奪老人家身上的財物,阿滿奶奶住的地方雖然離住宅區不遠,可是也算是獨門獨院,很容易被盯上。
夏晴把車停好後,一手拎著要給老人家的早餐,一手抄起平常放在車裡的雨傘,快速下了車,她走過去時,恰巧男子正在跟阿滿奶奶盧,要阿滿奶奶把口袋裡的錢給他,這更讓她認為對方就是壞人,於是她放下早餐,高高舉起雨傘,對著男子的背用力打,還邊罵道:「臭小子,好手好腳不學好,竟然敢動老人家的歪腦筋,看我不打死你才怪!」
「別打了!」挨了幾記悶打,陳承叡很快就扭轉局勢,轉了身,換他控制了那把雨傘,他定睛一看,不免感到驚奇,竟然是那位善心的March小姐!
話說她找來幫忙修車的人還真厲害,三兩下就把問題解決了,還替他帶路,讓他可以順利找到奶奶家。
「居然是你!我……我真是瞎了眼,竟然幫助你這種惡棍!」夏晴不甘示弱,用力的想把雨傘搶回來,嘴裡仍繼續罵道:「你好手好腳又長得人模人樣,為什麼不好好找份工作,偏偏要來騙老人家的錢,太可惡了!」
都怪她剛才太擔心阿滿奶奶,才沒注意到他的車,要不然她應該先踢個兩腳再說。
陳李阿滿一開始看得一頭霧水,但聽到夏晴那番罵人的話語,約略猜到了點端倪,但她沒阻止,反而在一旁當起看戲的。
「什麼跟什麼,我什麼時候騙老人家的錢了?!」陳承叡一臉無辜。
「你睜眼說瞎話啊,那位不是老人家是啥?」
看向夏晴指的人,陳承叡馬上喊道:「奶奶,您也說句話吧,快點替我解釋!」
「臭小子,你是真的在騙我的錢啊!」陳李阿滿壓根沒打算解救孫子,還落井下石。
陳承叡無奈的替自己辯解,「我是那位老人家的孫子,我沒有騙錢,只是在做一個試驗。」
聞言,夏晴終於冷靜一點了,停止了和他拉扯的動作,但隨即想到了什麼,火氣又衝了上來。「臭小子,就算她是你奶奶,你也不能騙她錢啊!」
「我……我就說了我不是在騙她錢,我是在試驗!」
「試驗什麼,你說清楚!」
「試驗我奶奶有沒有失智症……」
話剛出口,陳承叡又被打了,但這回打他的是陳李阿滿。「你這臭小子,竟然敢試驗你奶奶我,不想活了是不是?!」
他不是不想活,是一個死黨告訴他,老人家的生活如果沒有刺激,很容易老人癡呆,他擔心奶奶也會這樣,所以就故意鬧她,要她把身上的錢給他,沒想到實驗還沒個結果,就討來一陣毒打,真是倒楣透了。
「算了,看在剛剛妳幫了我的分上,我不跟妳計較。」陳承叡把雨傘還給她,說道。
「唷,還不跟我計較呢!明明就是你做錯事,不管你的理由是什麼,欺騙老人家就是不對,快道歉!」夏晴沒好氣的罵道。
「我……」他頓時有種有苦說不出的感覺。
陳李阿滿也幫腔道:「快道歉,臭小子!」
「妳們……」竟然一搭一唱的,而且這女人是誰啊,怎麼跟他奶奶好像很熟的樣子?
「啊!我忘了,我還得去送早餐,阿滿奶奶,你們的早餐在這裡,菜我下午再來澆水。」把早餐交給阿滿奶奶後,夏晴連忙往車子走,但走了幾步路,又踅回來指著陳承叡問道:「這人……應該沒有立即危險性吧?」
「快去吧,這小子沒膽動我。」陳李阿滿笑道。
「好,再見。」
直到夏晴把車開走了,陳承叡才回過神來。「那個女人是誰啊,沒頭沒腦把我打一頓,竟然就那樣走掉了?!」
「外送的。」陳李阿滿哼著氣,轉身往屋內走,準備去吃她的早餐,完全不想理會孫子的錯愕與哀號。
起初陳承叡很難接受自己竟然被一個外送的女人給打了,但後來想想,奶奶能認識這樣仗義的人也不算是壞事,所以他很快就不氣了。
因為送餐點的老奶奶住在狹小的巷子裡,車子進不去,夏晴便把車子停在巷子附近的路邊。
送完最後一份早餐,她回到停車處,就看到魏嘉寶拎著大包小包等在她的車子旁。
魏嘉寶是她的學長,大她一歲,也是二寶的大哥,二寶名叫魏嘉靖,因為她叫魏嘉寶大寶,所以就直接叫魏嘉靖二寶了。
他們兄弟和她是打小一起長大的,玩也玩在一起,大寶很擺明的要追她,但她也很擺明的告訴大寶,她只把他當哥們。
不過說歸說,她有時候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對牛彈琴,大寶依然對她猛獻殷勤,哪怕她人還在臺北工作的時候,大寶也三天兩頭往她那兒寄東西。
而且他寄的還不是女人喜歡的小首飾之類的,而是有機蔬菜、有機水果,都是他自己種的,他是個農業達人,把他自認為最好的東西奉獻給她,不過他不會知道他奉獻的那些蔬菜水果,最後都進了她同事的肚子裡。
沒辦法,她一個人住,工作又很忙,哪有那種閒功夫下廚,就算下廚也頂多做些簡單的料理,分量也不多,水果還好,蔬菜放久了會爛,她只好把大寶的愛心分享給其他人了。
此刻,大寶手裡拎著的,也是蔬菜和水果。
「魏大寶,你會不會太誇張,你昨天給我的那些都還沒吃完呢,怎麼又拿來了?」夏晴真的感覺得到他的好,但有時候會覺得有點壓力。
「這是今天剛摘的,更新鮮,還有這個芭樂,又脆又甜,我特地幫妳挑的,妳可以把水果蔬菜當主食,很快就可以吃完的。」送蔬菜水果其實只是藉口,魏嘉寶是想找機會和她聊幾句。
以前為了繼承家業,他不能跟著她北上,他一直很難過,現在她回來了,他每天都能看到她,他真的好開心。
「我腰圍暴增兩寸,你沒瞧見嗎?還叫我吃!」
「沒關係,妳不管是瘦還是胖,都一樣漂亮。」
就算夏晴不怎麼在意自己的外表,可是被他這樣安慰心情也沒有比較好,她板起臉瞪著他,哼著氣問道:「我有很胖嗎?」
知道話說錯了,魏嘉寶連忙搖頭改口,「不胖,珠圓玉潤,很可愛。」
還珠圓玉潤,搞笑啊!但他一副很怕她的模樣真的很有喜感,害她每次都忍不住想逗逗他,於是她故意問道:「魏嘉寶,你的人生裡只有我一個女人嗎?你看不見其他女人嗎?」
「對。」
他的回答還真是鏗鏘有力,老實說,他真的是個好男人,但是可惜啊,當一個女人面對一個男人時心跳如常,沒有超過八十,那就真的沒戲唱了,所以他們之間就只能是哥們,再多,沒了。
她拍拍魏嘉寶的臂膀,接過他手上那些善意的奉獻,只能言謝了。
十點到十一點半這段時間是屬於夏晴自己的時間,她可以稍做休息,或是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直到送午餐的時間來臨。
為獨居老人送餐是善心工作,只收成本費,窮困的老人還免費供食,所以中晚餐都會有附近的鄰居跑來當義工。
有人也會自動自發加入善舉,例如阿滿奶奶,她剛到這裡沒多久,但是這個月她自己就捐了十萬塊幫獨居老人加菜。
所以每個月,夏重恩都會製作一張支出收入表張貼在村長辦公室,好讓獨居溫暖餐的收支透明化。
許春香在店裡忙著做生意,村長在辦公室裡忙著和里民商討建設事宜,而在自己房間裡的夏晴也沒閒著。
她略略瀏覽了這個禮拜的股市漲跌,發現她買的股票和肯沃集團的股票小有漲幅,開心了一下,然後整理一份與肯沃集團相關的新聞資訊寄給大老闆做參考,還偶爾分心聽姊妹滔發發牢騷。
由於她目前是留職停薪,加上對於大老闆感到過意不去,所以她答應每天還是會照做以前的工作,只是方式不一樣,是以訊息傳送的方式完成。
至於她的姊妹淘姜秀玲,知名大學財經系畢業,是她在肯沃集團的同事,也是肯沃集團的財務大臣。
「夏晴,妳何時回來上班?妳不在我每天都好無聊,我真的好想妳啊!」對著視訊,姜秀玲演出一齣哀怨深情的戲碼。
夏晴直接吐槽,「妳是想念我拿給妳的有機食物吧!」
姜秀玲也不裝傻,直接承認,「沒錯,那也是其中一個因素。」
以前每次有來自家鄉的奉獻,夏晴都不藏私,肯定會有她一份,她深愛著有機蔬菜和水果,因為這世界真的太多毒了。
「想吃就自己過來拿,大寶每天都準備一大堆有機蔬菜和水果,我們家照三餐吃都吃不完,妳快來幫我們消化消化。」
「好喔!」
「真假?」
「真的,改天我向大老闆請年假,就殺去幫妳消化,再順便去見見妳的那位農業達人韋小寶。」
「什麼韋小寶,是魏大寶,別亂給人家改姓,還有,他不是我的,別亂點鴛鴦譜。」夏晴連忙糾正道。
「夏晴,妳當真對那位韋小寶沒興趣嗎?」姜秀玲八卦的問道。
只要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他送快遞之勤快,奉獻有機蔬菜水果之大度,他肯定對夏晴有意思。
「對,我對那位韋小寶完全沒興趣。」誰會喜歡三妻四妾的男人啊,她要的男人,肯定要從一而終的。
她知道,魏大寶肯定會從一而終,也絕對會是個疼妻小會顧家的好男人,但愛情若不是你情我願,肯定不得善終。
第2章
「我反對!」陳李阿滿丹田有力,中氣十足,非常堅定的否絕了孫子的提議。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歸國的金晶晶找上陳承叡,表示想和他合作,他想到過去家裡曾受到金貴成的幫助,所以沒有拒絕金晶晶,再加上當初他們是和平分手,若是拒絕,他怕會讓金晶晶誤以為他還介意她當初的離去。
恰巧,斗六分店正要開幕,他覺得稍有名氣的金晶晶應該可以帶動「美樣醫美集團」的業績,所以就和金晶晶簽了合約。
決定南下拍廣告時,金晶晶聽說他奶奶住在雲林,就說她希望可以入住他們家,體驗一下鄉村的悠閒生活,順便和奶奶敘敘舊,她說得這麼明白,他也不好拒絕,才會先斬後奏答應讓她搬來和奶奶一起住。
但他完全沒想到奶奶會反對,這有點說不過去,奶奶從小就教育他,受人點滴必報湧泉,既然他們陳家受過金家的恩惠,現在就當做是回報也不為過。
「奶奶,我已經答應人家了。」
陳李阿滿瞪著他,沒好氣地道:「反正這地是你買的,房子也是你叫人蓋的,你愛給誰住就給誰住,沒必要跟我報備!」
奶奶生氣了……慘!
怕奶奶更生氣,陳承叡慌忙道:「我道歉,我知道我不該先斬後奏,但奶奶您的反應會不會太大了點?金家好歹幫助過我們,您就當做朋友找不到合適的住處,暫時收留一下嘛,好不好?」
一聽孫子提到金家的幫助,陳李阿滿又想起過去的傷心往事,但她不想讓孫子知道金家有多過分,也不希望孫子得知金晶晶和他分手的真正原因而受到傷害,只好妥協了。
「好了,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她不可以打擾到你張爺爺。」
張啟才是陳家真正的恩人。
當年,她在金家受辱後求助無門,又怕兒子媳婦會被告,走投無路之下,她找上了張啟。
張啟是她的青梅竹馬,從小就喜歡她,可是她對他只有朋友和兄妹之情,後來父母作主讓她嫁給陳承叡的爺爺沖喜,他就為了她獨身至今。
得知她的困境之後,張啟賣了唯一的土地,把所有的錢都給她,讓她拿給兒子周轉,幫助他們家度過了困境。
之後,她得知張啟一直以打零工維生,又因為中風花光了所有積蓄,她於心不忍,加上兒女孫子的生活已經穩定,她便毅然決然下南部來,照顧張啟的生活。
之所以選擇把房子蓋在這裡,主要還是為了讓張啟可以好好養病,自然不希望有太多閒雜人等來打擾他們的生活。
「您放心,我肯定不會讓晶晶打擾張爺爺的。」陳承叡抱住奶奶,在她臉頰上親了一記。「我就知道奶奶最好了。」
「少拍馬屁,我問你,你現在有沒有女朋友?該不會打算和金晶晶重新開始吧?」
「目前沒有女朋友,怎麼,奶奶想替我介紹對象?」他開玩笑的問道。
「是有那個打算,你覺得今天來的那個丫頭怎麼樣?」
「誰?有什麼人來過嗎?」陳承叡一時間沒想到外送的夏晴,不免一頭霧水。
「就是幫我們送早餐的那個小姐,她叫做夏晴。」
他這才恍然。「她人不錯,心地也不錯,今天她還幫了我一個大忙,所以她打我的事情我不會計較的。」
「誰管你計不計較,我是要讓你們相親。」
陳承叡差點被口水噎到,他可是被評選為臺灣最優質的黃金單身漢之一,也就是說,他的行情很好,想和他有一腿的女人可以排到太平洋了,根本不需要相親,雖然他不討厭夏晴,不過她不是他的菜。
「到底怎樣?」
「奶奶,我現在正全力衝刺事業,還不想被感情束縛……」
陳李阿滿翻臉了,她瞪著眼,邊往自己房裡走去,邊道:「在你想通之前,都不要跟我講話!」
又怒了!奶奶的脾氣怎麼這麼大,但婚姻大事豈可輕易妥協了事,陳承叡也是有原則的,能讓當讓,不能讓,自然是力抗到底。
夏晴送完午餐,小睡了一下,又來到阿滿奶奶家當義工。
時值五月,下午的太陽也很毒辣,夏晴全副武裝,戴著一頂很古早味的草帽,在菜園拔草。
看著那個背影,陳承叡不知背影的主人就是夏晴,是他的恩人、攻擊他的外送女人,也是奶奶想要讓他相親的對象,以為只是奶奶找來幫忙的,他怕對方中暑,好意從冰箱拿出了一罐椰子水,走到對方身後,輕聲道:「伯母,太熱了,喝點飲料吧。」
伯母?到底是哪個找死的,眼睛脫窗了嗎,竟然敢叫她伯母?!
夏晴憤怒的猛然站起身,轉過身質問道:「誰是你伯母啊,我有那麼老嗎?!」
兩人視線一對上,陳承叡不由得「啊」了一聲。
她則是沒好氣的道:「怎麼又是你!」
她的語氣稱不上和善,手裡又拿著鐮刀,看起來很有威脅感,陳承叡退了一步,冷汗涔涔地道:「誤會……真的是誤會……」
這傢伙,不會是個不學無術的啃老族吧,第二次見面就在騙奶奶的私房錢,第三次見面,這時間在家裡遊蕩,很難令人不這麼聯想,但她記得阿滿奶奶說過他工作穩定,收入也頗豐厚,難道是在騙老人家的謊話?
不過這年頭這種事情也不足為奇,很多上班族失了業怕被家人知道,都假裝每天出門上班,其實是到外頭遊蕩直到下班時間才回家,這樣真的很悲哀。
「我跟你說,做人要有面對現實的勇氣,失業有啥了不起的,工作再找就有了,失業不可恥,當啃老族才可恥。」
聽她的語氣、看她的表情,想必是又誤會了什麼,陳承叡真的好無言,可是她說的也沒錯,換成他遇見失業的人,可能也會說同樣的話,所以他並不覺得氣憤,反而覺得她很有膽量,一般人才懶得理會別人的私事,她肯開口,也算是個有心人,難怪奶奶一直想讓她當孫媳婦。
他懶得多解釋,轉移話題問道:「妳為何在我家拔草?」
「阿滿奶奶叫我來拔的。」
「她給妳多少薪水?」
「無薪義工。」夏晴老實回道。
「義工?」陳承叡瞪眼張嘴,滿臉錯愕。
「阿滿奶奶、阿秋伯母和張啟爺爺年紀大了,做這些活太吃力,而且我爸是幸福村的村長,只是他這陣子腳受傷,所有就由我來代替他服務村民。」簡單說明後,她對他招招手道:「既然你閒著沒事做,一起來幫忙拔草吧。」
這鬼天氣,別說老人家拔草吃力,她這軟腳蝦也常常拔草拔得汗水淋漓,感覺都快要中暑了。
「別開玩笑了,我很忙,等一下……」
「阿滿奶奶……」
兩人同時開口,但陳承叡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由屋裡出來的陳李阿滿從後方推了一把,整個人差點一頭栽進菜園裡。
「有啥好忙的,要忙也等拔完草再說,夏晴是來當義工的,人家那麼忙,你好意思閒著?她沒休息前,你哪兒也別想去。」陳李阿滿很霸氣的下達命令。
「奶奶,我和人約了要去看診所的裝潢。」陳承叡哭喪著臉解釋。
「又不是非要你去不可,讓小趙去就好了。」陳李阿滿道。
陳承叡無法苟同的在心裡腹誹,小趙那傢伙,有時靈光,有時卻不太可靠,執行任務可以,但審美觀完全不及格,他才不敢把驗收的工作交給小趙,但奶奶很固執,他說再多也未必聽得進去,不過他也沒那麼容易妥協,奶奶轉身進屋之後,他就決定開溜了。「信用很重要,所以這裡就麻煩妳了,下次我請妳吃飯表示感謝,我先走一步了。」說完,他把飲料放到一旁的地上,便跑向車子,溜了。
等陳李阿滿聽到車聲走出來時,就見孫子已經把車開到大門口,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她看向一臉傻愣愣的夏晴,無奈的道:「傻丫頭,妳這樣以後怎管得住老公,還是得我這個老的幫妳才行。」
他們這對祖孫還真寶,年輕的叫她伯母,老的隨便丟一個老公給她,夏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回阿滿奶奶一個嬌憨的微笑,又彎下身繼續拔草。
陳李阿滿很積極的想撮合孫子和夏晴,便趁著夏晴拔草時,來到到村長辦公室找夏重恩和許春香。
村民來訪,夏重恩當然馬上泡茶款待。
「我不是來喝茶的,茶就不用泡了。」
夏重恩很堅持地泡了茶,並說道:「還是要的,您為村民做了那麼多善舉,我一直想替村民好好謝謝您呢。」
不只捐款替獨居老人加菜,還捐錢蓋廟造橋,最近大家都說這位阿滿奶奶是菩薩轉世,還說幸福村有菩薩保佑,才會陸續有一些有能力又有善心的大好人搬來這裡定居。
可不是,幸福村地靈人傑,最近又多了兩、三個博士,還有他們夏家也不錯,兩個學士,其中一個還是國際知名模特兒,老天真的有保佑喔!
倒了杯茶給阿滿奶奶,夏重恩才問道:「需要我為您做些什麼嗎?」
「我今天來,是來問問你們夫妻的意思,我孫子這幾天會待在這裡,我想讓他和夏晴相親,不知道你們覺得如何?」
「相親當然好啊,我們夏晴都二十七歲了,也沒見她交過男朋友,阿滿奶奶不嫌棄她笨手笨腳,我們自然是樂意的。」
「你們放心,我孫子是醫美集團的執行長,工作很穩定,以後夏晴要是真跟他結婚,絕對不會讓她吃苦的。」
夏重恩笑著又道:「只要有穩定工作,兩個年輕人又有緣,我們夫妻沒啥意見。」
「緣分自然是有的。」
陳李阿滿便把夏晴幫孫子找拖吊車,以及她拿雨傘打孫子的事情告訴夏重恩夫妻,也轉述了兩人方才在菜園的互動。
夏重恩夫妻聽了,有些難以置信。
「那您孫子會對我們夏晴有好感嗎?」許春香不免有些擔心,怎麼聽起來兩人比較像惡緣,男人會喜歡上拿雨傘打自己的女人嗎?感覺前景黯淡啊。
「那傢伙從小除了我,沒人敢打他,自然會對打他的女人印象深刻,這就是個好的開始。」陳李阿滿說得很有自信。
因為陳李阿滿興致正濃,夏重恩夫妻不敢潑她冷水,只好陪著傻笑。
「您覺得是好的開始,那就好……」
「那我就要安排了喔。」
「我們需要做什麼嗎?」
「改天放夏晴一天假,我讓承叡帶她出去走走,讓他們培養培養感情。」
「喔,好。」
搞定夏重恩夫妻之後,陳李阿滿又興沖沖的回家,一路上都在想著要怎麼安排孫子和夏晴的約會,但她人才剛來到主屋門前,卻看到了一個不速之客,她一眼就認出金晶晶,她和以前沒多大轉變,就是長得高了些,更矯揉造作了些。
金晶晶濃妝豔抹,打扮得花枝招展,拿著手帕的手不斷地高舉著,遮擋著赤炎炎的陽光。
由於照顧張啟爺爺的阿秋伯母不認識她,不讓她進屋,夏晴也不認識她,所以也是愛莫能助。
金晶晶熱得直抱怨,說等陳李阿滿回家,一定要陳李阿滿把她們統統都開除。「快點讓我進屋!我不吹冷氣會熱死的。」
「如果這天氣就會死人,那這裡不是死一堆人了!」陳李阿滿沒好氣的回道。
「奶奶,您總算回來了!您知道這兩個人是怎麼對待我的嗎?我就說了,我和您的親孫女沒兩樣,可他們就是不相信我說的話……」
「是我說過不能讓閒雜人等進屋的,妳有意見嗎?」陳李阿滿一句話就把金晶晶的抱怨堵死了。
金晶晶當然感受到陳李阿滿對她的敵意,但她想不通為何陳李阿滿對她這麼不滿,她小的時候,陳李阿滿還滿疼她的,再說了,他們家幫助過陳家,照道理說陳李阿滿應該要對她更好才是。
夏晴見兩人之間的氣氛不太好,她這個外人似乎不方便在場,於是她道:「阿滿奶奶,草我已經拔得差不多了,明天再來幫您施肥,我先回家了。」
「妳先別走,跟我進來。」陳李阿滿沒放人,反而把她留下。
夏晴有些錯愕。「這……」
「我讓阿秋煮了綠豆湯,妳進來喝一點。」
「阿滿奶奶,我還有事……」夏晴只想快點開溜。
「進來。」陳李阿滿看了夏晴一眼,簡潔的又道。
阿滿奶奶的脾氣夏晴是見識過的,最後還是乖乖摸著鼻子照做了。
不受歡迎的金晶晶自行跟上,但她卻滿肚子苦水,打定主意一定要找機會向陳承叡訴苦!
在月光照射下,庭院一片清亮,空氣也很不錯,唯一的壞處就是蚊子很多,可是陳承叡偏要在簷廊下乘涼,金晶晶只好硬著頭皮跟著坐在一旁的矮凳子上,但她怕被蚊子咬,兩隻腳不停的抖動,地上還點了兩片蚊香。
「妳蚊香點太多了。」陳承叡有些受不了的道。蚊香煙霧裊裊,空氣都被汙染了。
「誰教你非要坐在這裡乘涼,在屋裡吹冷氣看電視不是更好嗎?」金晶晶不悅的嘟著嘴抱怨。
「我又沒叫妳陪我。」
他不怕蚊子,又或者該說,蚊子不愛咬他,況且晚上挺涼爽的,自然風比冷氣舒服,沒必要一直窩在冷氣房裡。
「我有話要跟你說。」
「妳要說什麼?」
金晶晶本來想要訴苦,但是話到了嘴邊,她轉而問道:「我問你的事情,你考慮得如何了?」
「什麼事?」
「你忘了?」
以前他總把她的事情看得很重要,她說過什麼他絕對不會忘記,但現在他似乎已經不再把她放在心上,目光還一直停留在菜園裡。
「菜園有什麼好看?」
夜裡的菜園確實沒啥看頭,但想著白天發生的事情,陳承叡就忍不住想笑,當時夏晴生氣的模樣,他到現在還忘不了。
實在不能怪他把她誤認為是歐巴桑,而是她那身農婦打扮很難不讓人誤會。
「陳承叡,你可不可以專心點,我在和你討論正事!」不滿被忽略,金晶晶嚴厲的說道。
「什麼事?廣告的事情都交給導演處理,妳只要配合導演就可以了。」
「我說的是你和我的事情。」她氣惱的提高了嗓門。
陳承叡這才恍然大悟。「我不是說了,順其自然。」
金晶晶找上他時,說希望可以和他重新開始,他當時沒有拒絕,只說了順其自然,但是她卻要他好好考慮,他目前對她並沒有什麼感覺,不過衝著金家的恩惠,他也不想把話說死,反正他現在還沒有對象……
突然間,夏晴的身影猛然跳進他的腦袋裡,害他嚇了一跳,快速地從椅子上站起來。
金晶晶連忙扯住他的手腕。「你不要逃避我的問題,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不是。」
「那為何不答應我?」
「我現在沒有戀愛的心情,妳先專心把廣告拍完吧,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陳承叡輕輕拉開她的手。「外面蚊子多,早點回房間休息吧。」
「承叡……」
不管金晶晶如何叫喚,陳承叡走向車子的腳步仍舊不停,並且快速啟動引擎,離開了現場。
「你逃吧,但我不會放棄的!」金晶晶說得信誓旦旦。
但在屋內聽到一切的陳李阿滿卻感到不高興,就算以前金貴成沒有對她尖酸刻薄過,光說金晶晶曾經勢利的選擇放棄孫子,她就無法接受孫子和金晶晶再在一起,擔心孫子真的會心軟答應金晶晶,她決定要好好跟孫子說清楚。
所以等金晶晶回房間後,陳李阿滿就一個人坐在簷廊的矮凳上等孫子回來,但這一等就是兩個小時。
陳承叡一回來就被陳李阿滿罵了一頓,因為她在孫子身上聞到了酒味。
「跑哪兒去鬼混了,該不會去找粉味吧?」
「奶奶想到哪裡去了,我是去找導演他們討論拍廣告的事情,去的時候他們正好在吃吃喝喝,我就被灌了幾杯。」
「不知道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嗎?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就算你賠得起,但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
不想被唸到臭頭,陳承叡連忙轉移話題,「奶奶,已經十點了,您怎麼還不睡?」
「等你。」
「等我?對不起,讓您等門,我回來了,大門我來關,您去休息吧。」
「我有話要說。」
「我知道,喝酒不能開車,我道歉,以後就算要喝,我也會讓小趙開車。」
陳李阿滿沒好氣的橫瞪了孫子一眼,這小子,她不過講了幾句,他就嘀咕一大串。「你給我安靜,聽我說。」
奶奶發威了,陳承叡馬上立正站好,謹聽訓誡。
「你和金晶晶到底怎麼回事,你不是說她只是來拍廣告的嗎?」
「她的確是來拍廣告的。」
「那她為何說要和你重新開始?這到底怎麼回事,你最好老老實實交代清楚!」
句句鏗鏘,咄咄逼人,陳承叡深深覺得奶奶的氣勢比法官問案還要有威嚴。「奶奶希望我和她重新開始嗎?」
其實他想過了,找個長輩喜歡的對象,以後相處起來比較融洽,他也不用當夾心餅乾,金晶晶是恩人之女,也算是個大家閨秀,以前奶奶也挺疼金晶晶的,只要他有的,金晶晶都會有一份,若是奶奶喜歡金晶晶,他會認真考慮。
「不希望。」陳李阿滿回得斬釘截鐵。
不知為何,奶奶的答案莫名讓陳承叡鬆了口氣。
但躲在門後偷聽的金晶晶卻十分錯愕,甚至不高興。
別說她和陳承叡是舊識,衝著她是恩人之女的身分,陳李阿滿都該高舉雙手贊成她成為陳家媳婦才對,她真的不明白陳李阿滿為何不喜歡她,她很想衝出去問個清楚,但怕會惹得老人家更不高興,那她的寄望就變成沒希望,抬起的步伐只好再度放下。
「我不答應你娶金晶晶,就算我死了,也絕對不允許她進陳家大門,你聽清楚了沒?!」陳李阿滿說得嚴厲。
陳承叡也不懂奶奶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反應,他困惑的問道:「奶奶,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什麼發生什麼事?」陳李阿滿裝傻。
既然當年她選擇不說,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也沒有說的必要,哪怕會被孫子誤解,她也無所謂,反正只要孫子喜歡其他人,金晶晶就傷害不了他。
到底是什麼原因?金晶晶真的無法理解陳李阿滿的想法,但越是這樣,她越要和陳承叡在一起,她就是想看看這老太婆會氣成什麼樣子。
翌日午後,夏晴來到阿滿奶奶家幫忙施肥,順道送來了一顆大西瓜,忙完後,阿滿奶奶硬是把她叫進屋一起吃西瓜,還說她若是拒絕,就要她把西瓜帶回去,她莫可奈何之下,只好點頭進屋了。
一群人坐在客廳裡吃西瓜看電視,恰巧電視正在播一齣老舊的戲碼,一個富家子從小就大病小病不斷,家人為了讓他的身體快點好起來,就花錢買了一個媳婦來給兒子沖喜。
後來,那個富家子的身體真的一天比一天好,可是他的母親嫌棄媳婦的出身不好,想再給兒子娶個門當戶對的媳婦,結果兒子竟然就一病不起了。
金晶晶冷笑嘲諷道:「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相信沖喜真的可以讓人轉運,我覺得啊,婚姻是大事,當然得由自己作主,沖喜簡直就是兒戲嘛!」
陳李阿滿很不以為然的道:「承叡的爺爺就因為我嫁過門沖喜,身體才好起來,後來生活越來越好,我們也過得很恩愛,怎麼,妳就那麼看不起嫁給人沖喜的媳婦嗎?」
要命喔!怎麼還有這一段故事……金晶晶整個臉都綠了,已經不討喜,現在又得罪了陳李阿滿,她的運氣怎麼就那麼背啊!不過她到底是個明星,馬上就搬出自認為一流的演技,湊上前挽住陳李阿滿的臂彎,甜滋滋的討好道:「奶奶,我當然不是說您,我要是知道您的故事這樣感人,就不可能說出這種無知的話來了,我向您道歉,您就不要和我計較了,好嗎?」
陳李阿滿睨她一眼,她這種演技,難怪只能當當花瓶,沒人找她演大戲。「好了,這大熱天的,不要黏著我,怪不舒服的。」
被潑了冷水,金晶晶只能憋著滿肚子氣,尷尬的收回手,坐回自己的位子,然而她的衣服不小心劃到夏晴的衣服,被弄髒了,她就把氣全都出在夏晴身上。「妳這人怎麼這樣,全身髒兮兮的,應該坐到角落去才對吧,我的衣服都被弄髒了,妳說怎麼辦啊!」
夏晴不是那種被人大聲一吼就嚇呆的人,她當場嗆了回去,「明明就妳自己動來動去,關我什麼事。」
「妳……要不是妳坐這裡,我的衣服會弄髒嗎?不管,妳得賠我!」金晶晶說完,瞄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後,馬上露出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樣。「不過我看妳這個打雜工,就算一年不吃一喝,都未必能賠得起我這套衣服。」
「打雜工?」夏晴難以置信的瞪大眼,這女人是腦袋進水了嗎?「我哪句話說了要賠妳?各人造業各人擔聽過沒有?意思就是我沒有拉妳過來,所以妳的衣服弄髒了與我無關,如果妳真的很窮,我不介意幫妳出洗衣費。」
她生性平和,除非真的遇到太過分的事,要不然她通常都是笑笑的帶過,尤其現在她還在人家家裡,該有的分寸還是要有,但這個金晶晶實在太狗眼看人低了,講話都是從鼻孔出來的,讓她實在很不舒服。
陳承叡聽了幾乎要鼓掌叫好,年輕的時他覺得金晶晶的公主病還滿可愛的,但隨著年紀增長,他發現她的公主病越來越嚴重,而且越來越讓人不耐煩。
像今天早上,他們一行人到了西螺大橋,她大小姐竟然因為太陽太大會把她白皙的皮膚曬黑而不拍,把導演和一群工作人員氣得半死,還是他好說歹說才平息他們的怒氣,這種事要是多來幾次,他恐怕也無法忍受。
「若是妳真的要找個人負責,那就我來賠吧,是我讓夏晴進屋的。」陳李阿滿一臉不悅的開口,「妳住在這裡是客人,夏晴也是我請來的客人,所以發生在這屋子裡的事情都該由我這個主人來負責,承叡,讓人送一套一模一樣的衣服給晶晶。」
「喔……好。」陳承叡吶吶的應道。
金晶晶嚇到了,她本來是想撒撒氣,沒想到又把陳李阿滿激怒了,她還想當陳家媳婦呢,怎可以讓陳李阿滿幫她的衣服買單,要是她因此記恨她一輩子,她豈不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於是她馬上陪笑道:「不用了,我想了想,我也有錯,在家裡本來就應該要休閒一點,我和承叡還有奶奶都像一家人,怎麼能讓奶奶出錢。」
不知為何,夏晴覺得金晶晶那句一家人是故意說給她聽的,不過她實在沒興趣跟金晶晶這種有嚴重公主病的人繼續打交道,她快速吃完西瓜,起身道:「阿滿奶奶,我還有事,先走了。」
「妳成天跑來跑去的,到底都在忙些什麼?」陳李阿滿問道。
「我朋友從臺北來玩,我要去高鐵站接她。」
「讓承叡載妳去吧。」
陳李阿滿的話一說完,夏晴馬上感覺到金晶晶朝自己射來的眼刀。「不用了,我自己有車。」
「妳那輛車根本就是貨車,有位子可以給妳朋友坐嗎?就這樣,承叡,你載她去一趟。」
出門透透氣,不用成天被金晶晶逼問答案,也不用和奶奶鬥氣,陳承叡倒也樂意,他二話不說便拉著還想再次問口拒絕的夏晴出門了。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金晶晶突然升起了一股危機意識,她覺得自己得有所行動才行,不然煮熟的鴨子可能就要飛了。
夏晴在陳承叡的車旁杵了好久,遲遲不肯上車,她並不是感到自卑,但還是不免擔心衣服弄髒了他的椅套,她可不想再次被冷嘲熱諷。
最後,她是被陳承叡給按進副駕駛座的。
陳承叡一點也不在乎椅套會不會被弄髒,就像奶奶說的,她都能放下身段來他們家幫忙拔草施肥,他們若還嫌東嫌西的,那就太超過了。
他的固執只會用在工作上,要求完美也是視情況而定。
「我替晶晶向妳道歉,她從小被寵壞了,有時講話沒有分寸,妳不要放在心上。」
夏晴盯著他,他是金晶晶的誰,為何要由他道歉?不知為何,她覺得有些不是滋味,八成是因為阿滿奶奶總是亂說要讓他們相親,害她不自覺也認真起來。
「沒事,我剛剛講話也直了點,其實你真的不用送我,我自己開車過去就可以了,車子再亂,挪一挪還是有位子的。」
「妳就當幫我的忙吧,我若是不送妳去,肯定被奶奶罵到臭頭,還有,就當是我還妳的人情,妳也幫過我,不是嗎?」
一報還一報啊,她忍不住反問:「那你也打算拿雨傘打我一頓嗎?」
沒料到她會這樣問,陳承叡愣了一下,隨即笑開。「妳很有幽默感。」
「還好你不是說我很呆。」
他淡然一笑,伸手扭開了音樂,接著打開衛星導航,他沒去過虎尾高鐵站,需要指標,便將車子駛上馬路。
夏晴跟著音樂低聲哼唱起來,這是一首英文老歌《San Francisco》。
陳承叡有些驚奇的看了她一眼,人不可貌相,誰知道一個打扮得像農婦的女人,竟然會流利的唱出英文歌曲。
「妳打算一直都留在鄉下當外送跑腿的嗎?」
「外送有什麼不好,你看不起外送的嗎?」她哪算是外送,只是義務外送,又不賺錢,純粹就是服務村民,但她不喜歡他有那種職業貴賤之分的成見。
「不是,妳不要誤會,我只是覺得,妳應該可以找份更好的工作。」
「我只是回來幫我爸媽的忙,等我爸的腳傷好了,或是有足夠的人手,我就會回到原本的工作崗位。」
「原來如此,這樣吧,妳如果想要轉業,可以來找我,我給妳提供一份不錯的工作。」
「你不知道我的能力就要用我?你不怕我只會領錢不會做事?」夏晴聽了哈哈大笑。
「一個隨意就能唱首英文歌的人,能力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
觀察力不錯,難怪會賺錢,可惜了,她不是個見錢眼開的人,大老闆對她的好大概也是世界無雙,她哪捨得離開。
「我已經簽了賣身契的。」她開玩笑地道。
陳承叡嚇到了,驚問:「那妳結婚之後怎麼辦?」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那樣問,一不小心話就脫口而出了。
「誰跟你說我要結婚了?」
「人遲早都要結婚的,不是嗎?」他只好硬轉了。
「這問題我倒真沒想過,不過現在開始我會好好思考的。」夏晴頑皮的笑了。
陳承叡忽然有些明白奶奶為何會那麼中意夏晴當孫媳婦,和她聊天,他的心情也變得十分舒坦,他覺得她就像春陽,有朝氣又溫暖。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穿越來淘金》

    《穿越來淘金》
  • 2.《金榜廚娘》

    《金榜廚娘》
  • 3.娘子正處叛逆期之《紅妝御醫》

    娘子正處叛逆期之《紅妝御醫》
  • 4.重生吧女配之《棄婦翻身》

    重生吧女配之《棄婦翻身》
  • 5.《二房有福了》

    《二房有福了》
  • 6.《獨佔上司》

    《獨佔上司》
  • 7.《下堂妻的富貴路》

    《下堂妻的富貴路》
  • 8.姐不二嫁之《糟糠整霸爺》

    姐不二嫁之《糟糠整霸爺》
  • 9.姐不二嫁之《嬌妻振夫綱》

    姐不二嫁之《嬌妻振夫綱》
  • 10.重生吧女配之《姨娘轉職》

    重生吧女配之《姨娘轉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