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重生家長裡短
分享
藍海E121101

《祕藏太子》

試 閱
都說金屋藏嬌,偏偏她是木屋藏太子!
太子餓著肚子,總算等到人,「妳怎麼才來?」
乾巴巴的語氣,昭娘竟然聽出委屈的感覺。


同樣的小木屋,同樣倒臥門口的太子,不同的是重生歸來的昭娘,
眼見他重傷,她靠著大夫爹爹留下的藥品救治,並替他縫合傷口,
從此,小木屋裏多了一個祕密──躲避敵人藏身於此的太子。
她因父母雙亡,寄人籬下,只能尋藉口悄悄溜上山照顧他,
誰知被發現,大伯母以此威脅,要她交出爹爹生前釀的藥酒換錢,
向來愛欺壓她的族姊還大肆宣揚她偷養男人,意圖讓她被村人唾沫淹死,
若非太子及時出現,救她於水火之中,她只怕要被抓去浸豬籠了!
她的人生軌跡自此改變,不必再擔心被大伯母賣去青樓,
他還憑藉著她的貼身玉佩,幫她認回了親生父母鎮國將軍夫婦,
一切都往好的方向發展,他倆感情更是直線飆升,然而前世謎團卻沒解開──
她生下長子後便被人暗害身亡,蟄伏在她身邊的毒蛇究竟是誰?
松間月影,追著九零尾巴出生的天蠍女,性格內斂,
喜歡待在安靜的空間裡想許多奇奇怪怪的小故事,喜歡甜到發膩的愛情故事。
總有寫悲劇的心,奈何每每下筆都捨不得虐人虐己,是以寫文三年,寫悲劇的願望一直不曾實現。
平時愛看書、追劇、追動畫、追漫畫,是個標準的顏控,
主角不好看絕對不看,主角若是好看,就算劇情不好看也總能一追到底。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重生救太子
細雨紛飛,梅顫枝頭,正是春寒料峭之時。
昨兒個落雨,一直連綿到今日,不見停歇。這冷風一刮,管他多細小的縫,鑽進來直叫人恨不得縮作一團。
昭娘打小生得水靈,小時候粉妝玉琢,叫人恨不得將她搶回家天天抱在懷裏,及笄之後更是跟芽兒抽條似的,不僅長得越發好看,身姿也窈窕起來,前凸後翹,纖細的小腰不盈一握,哪個男人看見了不在她身上多停留幾眼?
如今已為太子寵妾的她經了人事,越發顯得嫵媚妖嬈,又剛剛生了太子殿下唯一的兒子,榮寵加身,便是太子妃也要高看她幾分。
昭娘剛和一早就過來的太子良娣林清怡用了早膳,正抱著三個月大的兒子輕哄著。
她穿著淡粉色雙蝶戲花襖子,長髮梳成流雲髻,簪著一支海棠珠花,長長的玉流蘇迤邐而下,垂落雙肩,越發襯得她膚如凝脂,彷彿輕輕一掐就能夠滴出水來。
她懷中那三個月大的奶娃娃已經長開了,雪玉似的一團,小手抓啊抓的。
他晶亮剔透的眼睛,長長的眼睫,微翹的眼角,像極了他不怒自威的父親。
昭娘輕輕摸了摸曄兒的臉頰,臉上染上一抹幸福的笑容。
林清怡將她的神情全都收入眼中,眼神微動,笑著道:「小皇孫這些日子長得越發好了,現在看著,比剛生下來的時候更像殿下。」
沒有做母親的聽到別人誇自己的孩子會不高興,昭娘臉上的笑容濃烈起來。
這兩人同為太子良娣,不同的是林清怡是鎮北將軍的女兒,昭娘則是下縣小吏送給太子的舞姬。
昭娘命好,被太子一眼看上,甚至在一夜之後懷了胎,還生下太子唯一的兒子,母憑子貴成了太子良娣。
林清怡的際遇則大不相同,她在四歲時走失,被鄉下一對夫妻收養,一直到十四歲,被當時南巡的太子遇見,這才回到鎮北將軍府。
因她對太子有救命之恩,又鍾情於太子,皇后便做主讓她當了太子良娣。
昭娘還是沒名沒分的舞姬時,曾在下人那聽了一耳朵,原來林清怡是要成為太子妃的,只是如今這位太子妃是皇后娘家侄女,她橫插一腳,生生搶了林清怡的太子妃之位。
此時,丫鬟紅袖掀了簾子進來,帶起一陣冷風。
昭娘剛想叮囑她小心些,紅袖先屈膝行禮道:「良娣,過幾日便是小皇孫百日宴,太子妃請您過去一趟。」
昭娘聞言有些躊躇,她是舞姬出身,在宴會上向來只有獻舞的分,哪裏知道宮宴是怎麼操辦的?
因著身分卑微,昭娘未曾正式出席過任何一場宮宴,此前曄兒滿月,全是太子妃一手操辦。如今她雖成了太子良娣,但不曾接觸過這方面事務,太子妃要請她過去商量曄兒百日之事,她不懂,便有些畏懼。
倒不是說太子妃待她不好,反之,太子妃待她極好,並不因她是舞姬便看不起她,覺得她行為粗鄙,還曾親自教導過她禮儀。
只是昭娘生性膽小,便是封了尊位,一時半會兒也養不出高貴的氣質。
林清怡瞧見昭娘的神色,知道她在想什麼,坐到她身邊去,道:「妹妹,太子妃既請妳去,那妳便去,猶豫什麼?」
這妹妹自生了孩子後,出落得越發嬌美明豔,難怪這樣膽小,太子也喜歡。
「林姊姊……我……」
林清怡眼睛一眨,笑道:「走吧,我陪著妳一起。」
昭娘點頭,心定了定。
她也曾奇怪,為何對方待她如親姊妹似的,只聽林清怡說,知道她來自於自己養父母所在的縣城,心裏親近,這才想著跟她做姊妹。
昭娘自被大伯一家人賣了之後就再也沒回過家鄉,聽說林清怡在她的家鄉住了十年,心裏也忍不住想要親近。
每次她拿不定主意,林清怡總是能成為她的定神珠,給她出出主意。
如今聽到林清怡這麼說,昭娘想了想,抱起在她懷裏高興的揮舞著小拳頭的曄兒,朝太子妃的住處走去。
平時昭娘也沒少往太子妃的宮殿去,可今日不知為何,心裏總有些不安。
林清怡只當她膽小,還安慰著,「妹妹,妳別忐忑了,殿下雖早有言把小皇孫的百日宴交給太子妃全權操辦,可妳怎麼說也是小皇孫的親生母親,過問一兩聲又何妨?太子妃必定也這樣想。」
昭娘知道林清怡爽快,有什麼就說什麼,可她心神不寧,只好敷衍著點點頭,捏了捏袖口,時不時去看在她身後被奶娘抱著的曄兒,只有看到兒子,她的心才能安穩些。
太子妃見昭娘帶著曄兒過來,臉上揚起笑容,又在看到她身邊的林清怡時收斂了些。
她未嫁之時是京城第一美人,笑起來迷人,不笑時也尊貴威嚴,讓人不敢放肆。
昭娘和太子妃接觸得還算多,見著她的尊貴與優雅,總是打從心底羨慕。
太子妃熟練的抱過曄兒,輕輕哄了哄。
昭娘看著,心裏頭也高興,不安之感略微壓了壓。
太子妃一向待他們母子好,她懷孕時,有個舞姬想暗害她,還是太子妃發現了端倪,這才沒有被那個舞姬得手。
「兩天沒見,曄兒又長大了些,瞧瞧他這水靈靈的眼睛,和太子殿下一模一樣,真討人喜歡。」
曄兒從生下來就乖,看著人就露出他「無齒」的笑容,又長得玉雪可愛,自然討人喜歡。
昭娘笑了笑,心滿意足地看著曄兒。
前些日子太子殿下帶著她和曄兒去拜見了皇后娘娘,陛下恰巧也在,抱著不到三個月大的曄兒,開懷得直笑,大呼後繼有人。
回來那天晚上,太子便……
想到這,她忍不住紅了臉頰。
太子妃抱著曄兒哄著,昭娘和林清怡坐下。
林清怡見昭娘視線不離曄兒,拿了丫鬟剛剛奉上的熱茶遞給她,說道:「一路過來有些冷,妹妹喝杯茶暖暖身子。」
昭娘莞爾一笑,林姊姊總是待她這樣好,她順手接過,抿一口,暖到心裏。
太子妃逗了一會兒曄兒就讓奶娘把他抱了下去,說起了百日宴的事。她也沒指望昭娘能給曄兒的百日宴提出有建設性的意見,只是象徵性的告知。
不管怎麼說,昭娘都是曄兒的親生母親,如今又是殿下親自請封的良娣,她總要顧著點,總歸是個懂事沒有壞心的。
昭娘也就聽聽,這些她實在不懂,也不打算插手。她別的沒有,自知之明還是有一些的,聽著太子妃把該交代的交代完,她就帶著兒子和林清怡一起離開。
一出門,料峭的風吹來,昭娘攏了攏袖子,總覺得今日的風格外的涼,仔細叮囑了奶娘別讓曄兒冷著。
林清怡在一旁笑道:「要說今日就不該帶小皇孫出來,這天氣不好。」
天空陰沉沉的,像是能滴出墨來,總給人一種風雨欲來之感。
「太子妃待我和曄兒好,她幾日不見曄兒了,定然想念。」昭娘回頭看了看包裹得嚴實的兒子,心下稍微鬆了鬆。
林清怡笑笑,言道要回自己院子,昭娘便笑著跟她告別。
才走沒兩步,昭娘晃了晃腦袋,突然覺得看不大清眼前的人。
林清怡見她如此,不由喚了她兩聲。
昭娘視線模糊,只看得見眼前的人嘴巴張張合合,卻愣是聽不到丁點兒聲音。
忽然,一股劇烈的疼痛侵襲她的心口,她疼得大叫一聲,用力抓住林清怡,卻因為用力過猛,一下拽開了她的衣襟,一枚祥雲玉佩從裏面滑了出來。
昭娘猛地睜大眼睛,劇痛之餘,她也不知道自己哪裏來的心神,死死盯住那枚玉佩。
她從小戴到大,後來遺失在爹爹小木屋裏的玉佩,為什麼會在林清怡身上?
可緊隨而來的劇痛讓昭娘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意識。
昭娘覺得身體變得輕盈,自己似乎成了一縷青煙,她緩緩睜開眼睛,看到林清怡撲在七竅流出烏黑血液的自己身上哭得傷心,丫鬟們更是嚇得跪倒在地上瑟瑟發抖。
原本被奶娘抱在懷裏的曄兒猛然間放聲大哭,哇哇哇的哭聲,哭得昭娘心都快碎了。
她奮不顧身朝曄兒撲過去,卻從奶娘身上穿了過去。
曄兒啼哭不止,驚動了太子妃,也驚動了含著一絲笑意從外而來的太子。
昭娘看著一貫深沉鎮定的太子狂奔而來,將撲在「她」身上的林清怡推開,嘴裏大吼著什麼,將「她」抱進了太子妃的院子。
被推在地上的林清怡脖頸間懸掛的祥雲玉佩滑落在冰涼的石板上,碎成了幾瓣。
還不待昭娘多看曄兒幾眼,她便被捲入一個黑色的巨大漩渦。


昭娘望著上首的牌位,眼底水澤氾濫。
她真的回來了,回到十四歲之時。
沈二郎三年前上山採藥,不慎墜崖而亡,被人發現時,屍身都涼了,自此昭娘便和唯一的哥哥沈源相依為命。
誰承想,朝廷打仗,每家每戶徵兵,沈家要出一男丁服兵役,沈大郎一家就只有沈遊一根獨苗,是個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文弱書生,捨不得送上戰場,便逼著沈源去。
沈源自小對沈二郎的醫術不感興趣,即便被逼著學,也不過學到點皮毛,他更感興趣的是舞刀弄劍,時常偷偷去隔壁獵戶鐵叔那邊纏著他,要他教一些拳腳功夫,後來更是自己削了竹箭,背了一把竹弓,上山打獵去了。
沈二郎在世時常常恨鐵不成鋼,說自己好不容易學到一身醫術,兒子卻對學醫不感興趣。
也正是因為如此,沈源身強體壯,被大伯母劉春蘭盯上,非要他頂了沈家的名額去參軍。
昭娘到現在都記得哥哥得知能上戰場建功立業時晶亮的眼睛。
沈源想去,只是放心不下昭娘,兄妹倆已經沒有了父母,要是他這個唯一的哥哥再離她遠去,她一個半大的小女孩該怎麼辦?
劉春蘭看出了沈源的意動,也知道問題在昭娘身上,便在沈源面前承諾,只要他願意頂了沈家這個名額,她必定好好待昭娘。
沈源起初不願意,劉春蘭在村裏的名聲可算不上好,是個母老虎不說,還貪財吝嗇。
可昭娘看出了他的心動,不忍心哥哥因為自己做不了想做的事情,幫著劉春蘭勸著他去了戰場。
昭娘並非不知道劉春蘭摳門,也做好了寄人籬下低調行事的準備,可她怎麼都想不到,沈源走後才三個月,沈大郎家就出事了——沈遊在賭坊輸了整整五十兩銀子。
五十兩銀子啊!那是她想都不敢想的數目。
沈家愁雲慘澹,昭娘一個寄人籬下的小姑娘大氣不敢喘一聲,每天都儘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可她住在沈大郎家,這把火註定要燒到她身上。
劉春蘭以家裏沒錢為藉口,說要帶兩個女兒和昭娘一起賣身到大戶人家換銀子救兒子。
昭娘當然不願意賣身給別人當丫鬟,可她住在沈大郎家,吃他們的喝他們的,性格潑辣的劉春蘭又連自己的兩個女兒都要一起賣,她只好隨劉春蘭進城賣身。
她又怕又難過,格外希望哥哥能回來,至少……能回來為她贖身。
可昭娘萬萬沒有想到,劉春蘭壓根就不打算到大戶人家賣身,只是拿這個當藉口,騙她進城,然後把她以六十兩的高價賣進青樓。
劉春蘭湊足了賭債不說,還平白得了十兩銀子,回去就吃香喝辣。
昭娘雖然年紀小,但也知道進了青樓的女子只有死路一條,她反抗不了劉春蘭,更反抗不了春風樓裏人高馬大的護衛,她要跑,卻被抓回來毒打一頓。
春風樓的老鴇手裏不知經手過多少姑娘,昭娘這樣一個小丫頭又哪裏會是她的對手,之所以沒用那些對付其他姑娘的手段來對付昭娘,是看她生得美,遠遠看著都覺得她是九天墜落的仙子,這要是調教好了,隨隨便便就能賣出大價錢。
老鴇捨不得讓她小小年紀就接客,在她變得老實聽話後,還請了幾位極為出名的姑姑教她琴棋書畫。
昭娘對鏡梳妝之時,面對著一張既仙且妖的臉,時常靜默不語。
是美害了她,也是美救了她。
昭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命好,在她即將掛牌時,春風樓因得罪了達官顯貴,被抄了個乾淨。
她遇上了個善鑽營的大人,見她貌美不是占為己有,而是將她充入教坊司,還將她引薦到太子身邊……
昭娘閉了閉眼,將曾經的事壓在心底最深處。
太子殿下和曄兒大概是她前世最美的留戀,可……要她再經歷一次被賣入青樓的痛苦與恐懼,她倒寧願把那一切當成她作了一場華而不實的美夢……
本是無緣之人,強求而來,不得圓滿。
農女與太子的界限,她比誰都清楚,那是天壤之別。
昭娘忍痛將腦中不斷迴蕩著的曄兒的哭聲抽離,對著沈二郎的靈位拜下,晶瑩的淚珠自她眼眶中滑落,打在木板上,散出一朵水花。
寂靜的小木屋忽然傳來了「叩叩叩」的敲門聲。
昭娘心中收緊,立刻抹了雙眼,暗自微驚,不會是大伯母找來了吧?
劉春蘭最見不得她「偷懶」,她平時坐一會兒就會被劉春蘭指桑罵槐,說家裏養了個矜貴的大小姐。
昭娘沒馬上回應,敲門聲又響了兩次,緊接著「嘎吱」一聲,原本微掩的木門打開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面而來,嚇得她直接從蒲團上站了起來。
四目相對,熟悉又陌生的容顏,昭娘身子不受控制抖了抖,一道電光自她腦中劈下。
太子殿下!
昭娘想也沒想幾步上前,把氣息奄奄的男人抱住。
濃烈的血腥味熏得她想吐,她忍住想要作嘔的感覺,使出渾身力氣把人扶好。
宗政瑜沒料到這小木屋裏有人,還是個半大的小姑娘,且她看到他渾身是血,不僅不怕,還主動湊過來將他抱住。
他撐著一口氣逃出來,本就精疲力竭,來不及去想對方的想法,身體的本能已經讓他的手掌扣上昭娘纖細的脖頸。
「你怎麼了?」
力道還未收緊,那像是夜間吟唱於枝頭的夜鶯般清脆悅耳的聲音便傳到宗政瑜的耳朵裏,他焦躁的心情被撫平,手上的力道也聚不起來。
將險些脫口而出的殿下二字嚥下,昭娘看著眼眸低垂像是昏死過去的男人,也顧不得他為何會出現在這,使出吃奶的力氣把人扶進了小木屋,放在竹床上。
僅僅幾步,昭娘便累得說不出話來,她匆忙抹了抹額前的汗水,才發現宗政瑜胸前衣裳被劃破了一個大口子,玄色的錦袍被傷口湧出的鮮血沾濕,顏色變得越來越深。
昭娘從未想過還會再見到太子,並且是在如此猝不及防的情況之下。
她看著竹床上的男人片刻,咬咬牙,探出手……
待她握上宗政瑜的腰帶,一隻手隨即抓住她的手腕,巨大的力道讓她疼得忍不住齜牙。
昭娘看過去,宗政瑜微合的雙目沒有昭娘記憶中威嚴且令人不敢直視的感覺,她抿了抿唇,低聲道:「鬆手,我看看您的傷口。」
女孩明明怕得連手都在發抖,卻還要佯裝鎮定的輕喝他,宗政瑜笑了笑。
便是害怕的聲音也好聽,真像小時候母后送他的那隻黃鸝。
宗政瑜鬆開手,昭娘鬆了口氣,熟練的解開他腰上的繫帶,裏三層外三層,她額前剛剛抹去的汗水又泌出。
待看到宗政瑜胸前翻出的血肉,昭娘嚇得收回手,指間染上的鮮血熏得她腦袋發暈,濃重的血腥味更是令她不住的想吐。
竹床上,還撐著一口氣未暈過去的宗政瑜斜睨著她,發白的唇瓣扯起昭娘熟悉的弧度,調笑似的說道:「怕了?」
頃刻,「轟隆」一聲,驚雷降下。
昭娘原就害怕,如今更是被這道驚雷嚇得險些失了魂。
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握上了一隻手,那隻手沒有昭娘記憶中的溫熱,甚至因為失血過多而顯得沁涼。
「別怕,不過是下雨。」宗政瑜聽著屋外淅淅瀝瀝的雨聲,多少還是鬆了口氣。
轉眼看向傻愣愣盯著他抓著她掌心的手的昭娘,宗政瑜面色一變,突然放開她的手,沉聲道:「不是說要幫我看看傷口嗎,愣著做什麼?衣服都被妳脫了,就看著我血流而死?」
昭娘這才反應過來,面頰微微泛紅,如雨後初熟的櫻桃,可視線觸及宗政瑜的傷口,她臉上的淡粉褪去,只留蒼白,「這麼大的傷口……」
「縫起來。」宗政瑜斬釘截鐵,「會繡花嗎?把我的傷口當成一塊碎了的布,縫好。」
即便他的聲音沒什麼力道,昭娘卻聽出了不容置疑的命令。
還是一個小姑娘,該哄著,否則會怕。宗政瑜輕聲道:「別怕。」
他本就生得俊美,溫柔下來的面孔,輕緩著聲音說出的話讓天下女子都無法拒絕。
縫好兩個字說得太過隨意,昭娘眨了眨眼,半天才反應過來,只來得及瞥見他眨眼間的溫柔。
傷口還在滲血,昭娘沒多想,從隨身攜帶的荷包裏掏出針線。
真虧得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也就繡花能看得過去,大伯母知道她的繡工多少能拿到縣城裏換幾個錢,所以會特意叮囑在縣裏讀書的沈遊回家的時候多帶些絲線回來,免得她得閒偷懶,如今也算是碰巧了。
可昭娘拿了針線,對著宗政瑜卻半天下不了手,翻滾的血肉對她來說太過恐怖。
畢竟有哥哥寵著的她連隻雞都沒殺過,劉春蘭又嫌棄她笨手笨腳,進廚房只是浪費油。就算做菜,也都是哥哥把肉都處理好了,她簡單翻炒、燉煮。
爹爹也說過,哥哥會把她慣壞,卻不見他阻止。
昭娘愣了愣,鼻尖發酸。
「怎麼了?」宗政瑜真覺得自己沒有死在那些刺客手上,卻要死在這小姑娘手上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福運綿綿》全2冊

    《福運綿綿》全2冊
  • 2.《一夜春宵定終身》全3冊

    《一夜春宵定終身》全3冊
  • 3.《藥香良媳》

    《藥香良媳》
  • 4.《我在宋朝賣小吃》全4冊

    《我在宋朝賣小吃》全4冊
  • 5.《點夫成金》

    《點夫成金》
  • 6.田芝蔓×淺雪 雙書優惠套組

    田芝蔓×淺雪 雙書優惠套組
  • 7.《倒楣女配的逆襲》全3冊

    《倒楣女配的逆襲》全3冊
  • 8.《一覺醒來當皇子》全5冊

    《一覺醒來當皇子》全5冊
  • 9.《天下第一夫君》

    《天下第一夫君》
  • 10.《宮鬥全靠演技》

    《宮鬥全靠演技》

本館暢銷榜

  • 1.2022台北國際書展 藍海首賣套書

    2022台北國際書展 藍海首賣套書
  • 2.《路上撿個侯爺夫》

    《路上撿個侯爺夫》
  • 3.《冒牌夫人帶福來》

    《冒牌夫人帶福來》
  • 4.《天下第一夫君》

    《天下第一夫君》
  • 5.《宮鬥全靠演技》

    《宮鬥全靠演技》
  • 6.《旺宅小通房》全2冊

    《旺宅小通房》全2冊
  • 7.《除妖小吃貨》

    《除妖小吃貨》
  • 8.《祕藏太子》

    《祕藏太子》
  • 9.《嫁個錦衣衛》全2冊

    《嫁個錦衣衛》全2冊
  • 10.《佳媳神助攻》

    《佳媳神助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