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穿越特殊技藝
分享
藍海E118401

《二婚獨霸衣方》

  • 作者簡薰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2/04/01
  • 瀏覽人次:3013
  • 定價:NT$ 280
  • 優惠價:NT$ 221
試 閱
且看她如何憑慧心巧手設計衣香華服,
走向下堂婦的上流逆襲路!

 
高和暢自從和離開始就很清楚她必須要努力賺錢養活自己,
好在東瑞國民風開放,女性地位並不低,
這對專業是服裝設計師的她來說是個好消息,
帶著設計圖去褚家的百善織坊毛遂自薦是她成功的第一步,
那些新穎又好看的衣裳不但帶動京城大流行,
做出高端品牌好口碑的同時她的財富也在快速累積,
原本她只想著成名發財,好好過這意外穿越的第二次人生,
可她的事業伙伴褚嘉言的行事卻一再的動搖她的心,
他能扛事,有遠見,還有破釜沉舟的魄力,
兩人遇到殺手追殺,情況再危急他也沒有鬆開她的手,帶著她一路逃脫,
她被假閨蜜騙了辛苦賺來的血汗錢,他也有本事把人找出來把錢追回來,
他是京城百年商戶的嫡長子,她卻是連娘家都不認的下堂妻,
門不當戶不對是吧,可這麼有肩膀的男人她真的好想要嫁啊……
簡薰的自我介紹
大家猜是A型,但其實是O型。
懂星座的朋友說我很像雙魚座,不過我是獅子座。
喜歡看書所以一頭栽進這個世界,一本一本閱讀,一次一次滿足,
終於有一天,想著:何不自己寫寫看,就這樣開始與文字戀愛,
新月從不限制作者,所以也寫了不同種類的故事,
把作品排在同一個書櫃,看著看著覺得很開心。
喜歡書,喜歡宅,每天忙著追星。
這輩子大概都是粉絲體質不會改變,嗷,我愛偶像!
人生的結局自己掌握

美少女夢工場是編編玩的第一款養成遊戲,也是極為熱愛的經典遊戲,從第一代玩到第五代,玩家扮演爸爸的角色扶養女兒長大,在女兒十八歲那天看她最後迎來的人生結局是什麼,是幸福的嫁給王子還是成為保家衛國的將軍,是中規中矩做打工仔,還是一事無成墮落成黑街少女,畫風精美,結局多樣,即使現在編編已經閱覽世間繁花,再度重玩也還是覺得非常好玩,但依然不減對它的熱愛。
編編最喜歡PM4裡嫁給魔界王子的結局,但要達成這個結局必須要觸發關鍵事件才能獲得角色好感度,所以每一次安排行程都要仔細又小心,一旦不小心漏了某個步驟就只能跟帥氣的巴洛亞說再見了,這讓編編想到簡薰老師的《二婚獨霸衣方》,故事裡的女主角高和暢穿越後的人生就如同遊戲闖關般,一路進行收服任務,收服男主角褚嘉言,收服褚家人,褚老爺、全太君、褚太太,獲得好感度,最後通關,達成婚嫁結局,合理又有層次的安排讓人看得心情很愉快,有如經歷了一場精彩的電玩遊戲。
高和暢的開局其實不是頂好,一穿越就和離,名聲盡失,娘家也不接納她,所幸拿回嫁妝還能讓她撐一段時間,不至於馬上流落街頭,但曾歷經二十一世紀金主爸爸各種刁鑽考驗的女強人哪會退縮,她馬上就靠著自己服裝設計師的專業迅速走上了賺錢致富之路。原本她只一心想著努力攢錢,之後養個貌美如花的小郎君,但在與事業伙伴褚嘉言相處的過程中被他所打動,她又覺得只有貌美如花不太夠,男人還是要像他一樣有肩膀才行,故而在兩人心意相通後她就努力想讓褚家人也接受她。
遊戲裡面女兒如果好好上課學習跟打工就能達成玩家期待的結局,現實人生也一樣,若像高和暢一樣心懷善念、認真生活,菩薩便會看在眼裡,給你一個像她一般圓滿的結局。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和離開展新事業
高和暢在和離書上蓋下手印——她這個不得丈夫葉明通心意,嫌棄到新婚之夜都分房睡的掛名少奶奶,終於從葉家分出來了。
很好,這是她穿越以來幹的第一件大事,恢復自由之身。
唯一麻煩的是高家在京城有名望,不願意接回這個丟臉的女兒,所以她只好暫時住在喜來客棧裡。
所幸嫁妝不少,高和暢讓大丫頭春花全拿去當了,那些珠寶玉器、香料布匹,她都不需要,對於一個移民人士,現銀才是安全感。
當然,奶娘郝嬤嬤跟大丫頭春花、秋月都覺得她不太一樣了,當然不一樣,她可是二十一世紀的服裝設計師,接過無數連續劇跟電影的案子,獨立又自主,曾經兩度入圍金馬,三度入圍金鐘,哪像原主那麼蠢,只會一哭二鬧三上吊,最後一次假意懸梁真把自己弄死了,前生已經住進安寧病房的高和暢就這樣穿越過來。
有驚駭,有錯愕,但能再活一次還是好的。
她雖然沒經歷過原主的人生,卻是在穿越之中「看」到了完整的十八年,甚至連原主喜歡什麼都知道,郝嬤嬤跟春花秋月只當她生死關頭走一回,終於想開,都替她高興,古代人心思單純,也沒想到有未來之人會穿越來此,對她們來說,小姐還是小姐,只是終於想通了,高興都來不及,哪會懷疑。
高和暢前生在安寧病房已經住了三個月有餘,從全身疼痛動彈不得到手腳活動自如,那是大喜過望,沒有大病過都不知道能自己刷牙洗臉是多幸福的事情,沒水沒電?小意思,她真的不介意。
住進喜來客棧的第六日,春花終於把她所有的嫁妝典當完畢,一共得銀二百五十兩,加上她原有的現銀,莫約六百兩。
古代一兩已經是五口之家一個月的生活費,六百兩可以過得很不錯,也可以找個媒婆幫自己相個讀書人再婚,嫁妝如此豐厚,很多苦哈哈的讀書人求之不得。
郝嬤嬤苦口婆心,「小姐才十八歲,又沒跟前姑爺圓房,要再成親還是很好找對象的,找個不會打人的讀書人安穩過日,生幾個娃,將來老了才有人奉養。」
高和暢只是笑,她對郝嬤嬤有原主的記憶,覺得親切,覺得溫暖,但是她不想盲婚啞嫁,經歷過自由戀愛,她覺得靈魂的共震比門當戶對還重要,還有,古代人標準也太低了吧,不會打人就算好男人了。
她可是二十一世紀的獨立女性啊,「不打人」是身為一個人的基本認知,絕對不是優勢,不過看來古代的家庭暴力問題還是蠻嚴重的,不打人居然可以拿來當成說嘴條件?
老了有人奉養這個也不太行,她不認同養兒防老,養孩子應該是一段驚奇旅程,父母跟孩子共同成長,絕對不是因為自己想要安享晚年,所以製造一個孩子來養老,這樣太不負責任了。
不過高和暢也沒想過要跟郝嬤嬤還是春花秋月溝通,她們就是在那樣的社會氛圍下長大,會那樣想很正常,就像自己一樣,都無法改變。
六百兩是不少了,但喜來客棧收費不低,坐吃山空也不是辦法,高和暢就想著要做生意。
這個朝代沒在她學過的歷史裡出現,叫做東瑞國,不知道全國狀況怎麼樣,但京城作為一個國家的政治經濟中心,富庶不在話下。
雖然是千年以前,但所用物品都十分精緻,被子是錦繡塞棉,枕頭是茶葉枕,枕上去就有清香,十分好眠。
桌椅美人榻都是紫檀所做,價值不菲,茶水壺杯是青花瓷,上面有山水圖案,壺跟杯成一套,放在一起看別有一番趣味。
最讓高和暢高興的是這個東瑞國女子地位高,民風開放,女子出門不但不用戴帷帽,女掌櫃也大有人在。
喜來客棧附近的焦家畫室、千字書庫、京華金釵等等都是女掌櫃,不但出來接待客人,還上商會跟幾個大男人一起談生意,一起吃飯,京城人說起這幾個女掌櫃都是一個讚,沒人會覺得女子不該拋頭露面。
高和暢覺得很好,因為她不能接受在深宅看著一方小天空到老到死,她前生已經只看著安寧病房的窗外天空,這輩子,絕對不要這樣,她是知名服裝設計師,她還有好多理想未完成,她想幫女子設計出漂亮的衣服,不管她在哪個時代,哪個地方。
而且還有一個很實際的問題,她需要錢。
因為安全問題,高和暢暫時不考慮自己買個小宅子,古代沒保安系統,小偷什麼時候會進來不知道,盜匪什麼時候會進來不知道,少則損失財物,重則賠上一條命,還是住客棧保險點,可是相對的花費就多了,加上是單獨包間的天字號房,包一個月要三兩銀子,她不趕緊賺錢,幾年後就付不出房錢。
做什麼好呢?當然是做服裝,她的老本行。
她本來就是服裝設計師,自己就能想出很多衣服款式跟剪裁,穿越到這裡更是大大的佔了便宜——唐朝的衣服那麼美,漢朝的衣服那麼美,可是這東瑞國完全不知道,只要她畫幾套唐裝漢服,那還不把京城閨秀迷得不要不要的。
她還有古馳,還有香奈兒,還有好多品牌可以參考創意。
生存比較重要,高和暢也沒辦法想太多了,而且她還有一個私心,這萬一京城也有跟她一樣穿越而來的人,他們還能藉著這些衣服相認,一起聊聊愛黛兒的最新專輯,或者聊聊灌籃高手還是鬼滅之刃,那不挺好的。
財物自由了,人生當然就自由了。
找一個好看的小郎君成親生子,女主外,男主內,她是家中大爺,她說了算,她負責賺錢養家,小郎君負責美貌如花——這樣想,日子真是美滋滋。


高和暢花了兩個月畫出十套漢服,由於鎖定客層是大家閨秀,所以圖案格外精緻,鳥雀鶴鳳,躍然紙上,閨秀是不缺錢的,缺的是能讓她們一見鍾情的漂亮衣服。
蟬冠朱衣,方心曲領,玉珮朱履之為漢服也。
漢服又稱三重衣,看起來十分華貴,東瑞國肯定沒想到衣領能以這樣的方式呈現,畫完了,自己也覺得很滿意。
郝嬤嬤看了十分驚訝,小姐雖然以前也畫畫,但都是畫觀音或者山水,這次居然畫起肖像,這些肖像的衣服都十分好看,她活了這把年紀也沒看過這樣的衣服,衣領居然一重一重的,太精緻了。
郝嬤嬤不懂太多,但看到自家小姐振作總是好事,小姐以前太愛鬧事了,那次假意懸梁被救下後,大夫都說沒命了卻又突然坐起來,嚇了她們好大一跳,但總歸是好事啊,自己從小奶大的小姐,郝嬤嬤無論如何捨不得,又見小姐終於懂事,知道不要哭鬧,內心也只有安慰而已,果然歷經一劫,長大了不少。
葉家跟高家是指腹為婚,兩家老爺是世交,鐵打一樣的兄弟情誼,原本葉明通也是同意娶小姐的,兩家來往一直都不錯,卻沒想到大喜之日,葉明通那懷孕的通房綠水跑到喜房來問候主母,小姐被這種挑釁給激怒,當下就命人把綠水打死,兩家下人沒人敢打,雖然只是個懷孕的通房,但葉家可是三代單傳,就算生出來的是女兒那也是功勞。
後來小姐見使喚不動人,自己動手,拿起繡墩就砸破了綠水的頭,又用腳猛踹綠水的肚子,就這樣一屍兩命。
葉家跟高家都有頭有臉,丟不起人,葉家就算心疼還沒出生的孩子,也不可能為了一個下人就把婚禮叫停。
喜宴的時間很長,長到小姐打死綠水,又把喜房清理乾淨。
郝嬤嬤也覺得不好,綠水是仗勢欺人,但畢竟只是個通房,日後慢慢收拾就是,不用在自己大婚之日把人打死,多晦氣。
然後小姐迎來了漫長的夜——姑爺葉明通知道綠水死了,宴席散了後就到書房,沒踏入喜房一步,隔天早上倒是來偕同小姐去拜公婆了。
對於綠水懷孕,葉家上上下下都高興,卻沒想到一娶媳婦,孫子就沒了,所以對這媳婦也熱絡不起來。
小姐就這樣在葉家住下,因為打死綠水的關係,公公婆婆不喜歡她,封太君更是厭惡的不願見她,姑爺每晚睡在書房,他也不打小姐,也不罵小姐,三日回門,初二回娘家都陪著,但就是不進房,成婚三年,小姐就像守活寡。
其間姑爺葉明通的兩個大丫頭綠意跟綠歡先後懷孕,葉家卻是知道的當下就把人挪到封太君的院子去了,綠意與綠歡大門不出,所有吃食都在封太君的院子烹煮,小姐幾度想下手都沒有辦法。
讓郝嬤嬤說,小姐真的瘋魔了。
男子漢大丈夫,三妻四妾怎麼了,庶生嫡前怎麼了,小姐是正妻,她的兒子就是嫡子,這點永遠不會改變,根本不用害怕一個小小通房,葉家是有規矩了,懷孕了也沒給名分,這還不夠給小姐面子嗎?偏偏小姐嫉妒心重,說嫡子必須就是嫡長,郝嬤嬤勸也勸了,哄也哄了,可是真沒辦法,她只是個奶娘,小姐不用聽她的。
然後綠意先生了一個兒子,綠歡也生了一個兒子,葉家大喜過望,洗三百日都請客,甚至花重金上玉佛山請住持賜名,小姐身為嫡母,拒絕出席洗三,拒絕出席百日,當然也拒絕上玉佛山求名。
但葉家不在乎這個孫媳婦了,三代單傳的葉家已經有了兩個曾孫,而且都白胖活潑,封太君喝了姨娘茶,綠意從此是伍姨娘,綠歡從此是余姨娘,葉明通的書苑有兩個小跨院,剛好給她們住。
郝嬤嬤記得,消息傳出來時,小姐氣得快發瘋,砸毀了所有能砸的東西,還去問了官媒,這樣的姨娘可合乎規矩?
官媒說沒喝主母茶,那就不算,這是東瑞國保障正妻的律法之一。
小姐居然狀告府尹,葉家沒經過主母同意就收姨娘。
於是伍姨娘又成了綠意,余姨娘又成了綠歡,但也只是稱呼上改變,生活上還是沒變,而且封太君因為覺得沒面子,主動讓伍家跟余家去除奴籍,另外給了一大筆安家銀,讓他們在外獨立。
綠意跟綠歡的報答也很直接,生兒子不到半年又雙雙懷孕了。
葉家就是當小姐不存在,她要吵要瘋隨她去,總之不要理她就好。
小姐在葉家四面楚歌。郝嬤嬤看著心疼,卻又無可奈何,小姐這從小被太太寵壞的驕縱性子,在娘家這樣也就算了,在夫家這樣萬萬不成的。
綠意跟綠歡又各自生了兒子,子嗣單薄的葉家,短短三年添了四個男娃。
小姐只會哭,只會鬧,常常跑到姑爺的書苑前大吵,書苑的守門婆子力氣很大,每次都能把小姐擋下來,在葉家誰不知道,誰都可以進大爺的書苑,就是大奶奶不行。
後來,葉家的管事鞏娘子給出了主意,讓小姐假意自盡,姑爺就算不憐愛也不好再這樣不給面子,人命都拿出來拚搏了,沒人會不心軟的。
郝嬤嬤覺得不妥,弄不好萬一成真了怎麼辦,鞏娘子卻說只要好好練習,不會成真的,大爺也沒那麼狠,真的無動於衷。
也不知道鞏娘子的嘴那樣巧,哄得小姐信了,在秋日天寒跳入湖中,雖然下人已經很快救起,但還是著了涼,發燒好幾日,姑爺來看了一次。
讓郝嬤嬤說,姑爺根本就不該來,不來小姐就死心了,來了那麼一次,小姐以為尋死有用,所以在葉家的最後半年,十天半個月就要尋死一次,姑爺原本還會來看看,後來大概也明白是做戲,就不來了。
最後一次就是懸梁。
郝嬤嬤都不知道鞏娘子怎麼說服小姐同意的,總之小姐做了這件危險的事情,而且一度氣絕,郝嬤嬤當時一直覺得鞏娘子是受封太君支使,想辦法讓小姐從葉家消失,為了四個娃兒能平安長大著想,把狠毒嫡母趕出去是釜底抽薪的方法。
看著沒氣的小姐,郝嬤嬤很傷心,小姐是糊塗,但還是她從小奶大的小姐,雖然有點僭越,但郝嬤嬤是把小姐當成自己女兒疼的,看到她因為新婚之夜的一個錯誤,步步錯到丟了自己的命,才十八歲,怎能不讓人心痛。
所幸小姐活過來了,還想開了,雖然成了下堂妻,但京城下堂的女子多了去,下堂又怎麼了,讓她說啊,小姐就該趁年輕貌美時趕緊再嫁人生下孩子才是正經。


八月十八,九天玄女誕辰,可是好日子。
秋高氣爽,太陽舒服得不得了。
高和暢前生不信鬼神,穿越後相信了神佛,開始迷信起來,「賣衣服樣式」可是足以改變命運的大事,所以特意等了個好日子,九天玄女法力無邊,肯定能保佑她生意談得順順利利。
早上捻完香,讓春花秋月各抱著五卷畫軸,就上了跟喜來客棧租借的馬車。
去的地方她也早早打聽好了,城中的百善織坊。
百善織坊是百年老鋪,主人家姓褚,在東瑞國已經開了上百家分鋪,城中店是發家店,一直維持百年前的格局。
比起後來展店的鋪子,發家鋪當然不大,可卻是最受重視的,什麼好東西都先在城中店販售,京城的大戶小姐都知道,城中的百善織坊有最好的東西。
原主以前也愛在百善織坊買東西,可惜嫉妒心太強,惹得葉明通不喜,就算穿得再漂亮丈夫也不會多看一眼。
十八歲就死了,說起來是很可惜的。高和暢想,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走完這趟人生,才不枉老天爺給她的第二次機會。
馬車轆轆向前,過了莫約一個時辰,車伕停了下來,「高小姐,百善織坊到了。」
高和暢並不嬌貴,自己跳下了馬車,春花秋月抱著畫軸也連忙下來。
百善織坊,生意好得不得了。
秋日融融的太陽底下,暖風吹拂,高和暢看著那塊斑駁的百年招牌,心想,自己也要在古代創一番事業,庇佑子孫至百年。
想著想著,忍不住挺起胸膛,首先,要把畫軸賣出去才可以。
帶著春花秋月踏入了百善織坊,馬上有個胖娘子迎面而來,笑容滿面,「小姐要點什麼?我們剛剛進了一匹狐狸斗篷,可是秋天最肥美的季節打下來的,冬天穿肯定保暖,小姐要不要看一看?」
高和暢微笑,「我找掌櫃。」
胖娘子在百善織坊已經待了十幾年,知道什麼樣的人都會有,於是笑說:「那小姐等等,請問貴姓?」
「我姓高。」
胖娘子說了句稍候便往內堂去了,很快的領了個留著八字鬍的中年人出來,就見胖娘子對中年人比畫了一下,中年人點點頭。
「高小姐。」八字鬍的人走過來,主動自我介紹,「敝姓孫,是百善織坊現在的掌櫃,還不知道高小姐要相詢什麼事情?」
「我有幾張畫,想讓孫掌櫃看看。」
孫掌櫃不明所以,但生意人總是和氣為上,還是笑著說話,「高小姐誤會了,我們這裡是賣布料,成衣的地方,畫畫要往隔壁幾家,有個洪家畫鋪。」
高和暢心裡念了自己一句,是自己沒說清楚,「我畫了幾款衣服,想請孫掌櫃過目。」
孫掌櫃眉毛一挑,這他可見多了,一個月總有那麼幾個,但都很普通,那些設計出來的衣服他們的繡娘就能做,何必買圖。不過百善織坊是老店,家主說了要謙虛,反正看一幅畫也不需要多少時間,好歹自己親自過目,讓這位高小姐死心,也免得說他們百善織坊店大欺人。
孫掌櫃於是把高和暢引到櫃檯邊,「那敝人就在這裡看了。」
春花連忙遞過一卷。
孫掌櫃打開,原本只是抱持著「讓對方死心」的心態做做樣子,卻在捲軸攤開到底的瞬間忍不住咦了出來。
這是什麼?怎麼有衣裳這樣華麗?
領子居然能做成一重一重的,好特別,還有這種三層環繞的裙子,綴以荷葉邊,說不出的俏皮可愛。
顏色用的是藕荷衣裙,青蓮色腰帶,更顯得纖腰不盈一握。
孫掌櫃的眉毛一動一動的,這衣裳很適合大家閨秀穿著出席春宴,賞牡丹,賞十八學士什麼的,都很合適。
春暖時節,綠葉扶疏,花朵爭豔,穿著藕荷色最顯眼不過,既不同滿庭紅綠,又不會顯得突兀,妙啊!
高和暢生前跟無數電視金主打交道,自然看懂孫掌櫃的表情變化,知道這是有戲了,內心忍不住高興。
孫掌櫃抬起頭笑說:「這樣吧,我一張畫五兩收,買斷,高小姐可不能再拿這圖案給別家。」
高和暢想,她的漢唐知識可不只這些銀子啊,於是伸手把畫捲起,「五兩我不賣。」
孫掌櫃也知道是低了,但做生意本來就這樣,先給低價格,再給適當的價格,對方就能接受了,於是道:「那十兩吧。」
他本來的心理價位就是十兩。
「這樣吧,我把這卷畫軸留下,掌櫃的給主人家看一下,主人家要是願意跟我談,價錢再商量,如果主人家覺得不值得跟我談,那畫我也不取回了,當謝謝孫掌櫃白忙一場。」
孫掌櫃噎住,他快四十歲的人了,沒想到一個小姑娘說話這樣老練,於是道:「高小姐等等,我家大爺正好今日來看帳本,我拿進去給大爺看看,不過大爺一向挑剔,我不保證大爺會見高小姐。」
高和暢聞言喜道:「我明白,辛苦您啦。」
孫掌櫃拿著畫軸進內堂後,秋月立即說了,「小姐,萬一這孫掌櫃貪小便宜,沒把畫軸給主人家看,我們也不知道啊,這樣他就白白賺了一套衣裳呢。」
高和暢心情好,笑著跟秋月解釋,「百善織坊是老鋪子,發家店的掌櫃肯定是挑過又挑,不會這樣的,百善織坊要是貪小便宜,早沒人把衣服樣式送過來了。」
秋月不敢頂撞小姐,於是討好說:「小姐可真有本事,一張圖案畫兩天,孫掌櫃願意出十兩買,這樣下去郝嬤嬤也不用擔心了,她總煩惱小姐把錢花完,然後我們四人被趕去睡大街。」
秋月原本也跟郝嬤嬤一樣想法,待見到小姐一張畫可以賣十兩她還不賣時終於放心下來。
高和暢一陣好笑,「放心,我在一日,不會讓妳們睡街上的。」
很快的,孫掌櫃掀開珠簾出來,滿臉堆歡,「我家大爺請高小姐入內一敘。」
高和暢就知道,能代表褚家出來做事的一定有眼光,漢服這麼美,一張畫十兩實在太便宜了。
孫掌櫃在前面引路,穿過小小的內廊,然後是天井,中央種著一棵大樹,大概要三四人環抱才能圍住,百年前可能只是一株普通樹種,經過百年就成了成蔭大樹。
二進的屋子前有這樣一棵大樹,夏天也不會熱。
孫掌櫃帶頭,踏入二進中央的大屋。
秋日天氣好,格扇沒關。
高和暢來之前自然多方打聽,將百善織坊的十八代祖宗都摸清楚了,現在褚家掌家的是褚老爺,主要掌管棉田、桑田、染坊等事物,每年會去江南兩三趟,至於布莊已經於兩年前全數交給嫡長子褚嘉言負責,褚嘉言今年二十歲。
褚嘉言十七歲時曾經要成親,但祖父卻突然過世,於是開始守孝,已經訂親的莊小姐不想過門就當守喪媳婦,不願熱孝成婚,於是雙方退回婚書,莊小姐很快的另嫁,褚嘉言就這樣耽擱下來,算算他年底就能出孝了。
褚家家規,除了嫡長一脈外,其餘三十歲須分家,分家銀看當家主母心意,給多了是情意,給少了是道理,總之不可埋怨。
褚太太膝下生有二十歲的褚嘉言,未婚,十八歲的褚嘉忠因為趁著熱孝期娶了大一歲的表姊,現在膝下已經有一個嫡子。
高和暢覺得古代商家教育孩子還是可以的,二十歲放在現代搞不好都還要爸媽接送上學,但是在古代已經負擔起家族事業。
褚嘉言雖然會投胎,但本事還是有,他兩年前接手布莊,這段日子以來已經擴店三家,算是很不錯的成績。
「大爺,高小姐請來了。」孫掌櫃給介紹,「高小姐,這是我們褚家現在的掌家大爺,什麼事情都能作主。」
高和暢就看到傳說中的褚嘉言從書桌後面走出來,她覺得自己好庸俗,但她就是眼前一亮。
以前因為工作關係看過無數明星,都沒現在這種感覺,她覺得這褚大爺周身有一種氛圍,玉樹臨風、文質彬彬……這些好像都不夠說明她現在的感覺。
他很不一樣,不只好看,還有一種氣度。
高和暢後悔沒有好好讀書,她現在找不出完美的形容詞來形容眼前的褚大爺,充分體會什麼叫做書到用時方恨少。
褚嘉言開口,表情溫和,「我看過高小姐的畫了,服裝款式確實奇妙,亦前所未見,我自問已經看過上萬畫軸,卻是沒看過這等服飾,敢問高小姐,這些設計叫什麼名字?」
這可是高和暢的老本行,對於做過古裝大戲的服裝指導來說,跟個沒見過漢服的人說名稱,小事一樁,於是讓春花秋月把十張捲軸都打開,說了起來。
這叫三重衣,深衣,襦裙,束腰,大袖。
這圖案是花跟瓜組成,叫做瓜瓞綿綿。
葡萄,多子多孫。
佛手,意欲福手,象徵福氣。
一套一套解釋下來,所有的組成,圖案、顏色都有不同意思,說完十套已經過了兩刻鐘。
高和暢侃侃而談,態度自信、胸有丘壑的樣子神采奕奕——看在褚嘉言眼中,那是十分特別了。
東瑞國女性地位高,女商人不在少數,他也跟很多女子打過交道,但她們不是繼承夫業的無知小白花,就是繼承父業咄咄逼人的女商賈,她們不是想依附他就是想說服他,很少人能好好說話表達自己的想法,褚嘉言想,自己行商這幾年來,這高小姐好像是唯一一個單純表達自己想法,讓他決定接不接受的人。
他覺得這樣很好,男人女人沒有誰比較高尚,互相尊重就是了。
這十張衣服繪圖真的是上品,而且這高小姐似乎很懂得成衣,現在雖然是秋天,但衣服都是領先半年開始,一套衣裙要做十天半個月,現在要做的都是春天的款式,沒人等到春天才做,那樣一定來不及。
「不知道高小姐師承何派?」
「我師承異域畫師,她在高家住了十年,教會我許多東西,直到我十五歲她才回鄉。」
高和暢來之前已經想好說法,並且事先告知奶娘丫鬟們這樣說才好談生意,因此當她說出這話時旁邊的幾人都面色如常,而郝嬤嬤與兩丫鬟從來也沒覺得自家小姐會畫那麼厲害的圖很奇怪,只以為是大難不死後她開竅了,把心思全都用在掙錢上,而且還對這方面特別有天分。
褚嘉言臉上滿是惋惜,「實在太可惜了。」
高和暢連忙說:「不可惜,我師父已經將一身本事傳授給我,師父會的我都會,褚大爺見我老師跟我是一樣的。」
褚嘉言莞爾,「我聽孫掌櫃說了,以十兩買畫,高小姐不願,十兩確實低了,這樣吧,我出三十兩,以後高小姐有畫就拿來百善織坊,都以三十兩計價。」
高和暢知道三十兩已經是極好的價格,普通人家可以過上兩年日子,但這不是她想的,「我有個主意,褚大爺聽聽成不成?」
褚嘉言愛才,見這畫軸如獲至寶,自然對高和暢高看一眼,「高小姐請說。」
「我這十捲畫軸全數放在百善織坊,繡坊怎麼賣我不管,但我要淨利的至少十分之一,假設一款衣服淨賺兩百兩,那我就要二十兩,假設淨賺三百兩,那我要三十兩,不知道褚大爺可願意?」
褚嘉言一怔,這是想抽成來著,也不是不行,做生意不能只看人家抽的部分,也要看自己賣的部分,對方抽的越多,代表自己也賺得越多,不過他們做成衣款式,通常是買斷圖案,第一次有人跟他談抽成,十分少見。
他是嫡長嫡孫,從小被嚴格教育,很少人能這樣跟他討價還價,倒是覺得新鮮,「如此一來,賺賠都由我說了算,高小姐不怕我弄一本假帳糊弄妳?」
高和暢一聽就知道他是同意了,「百善織坊百年老鋪,自然是誠信為主,才能多年屹立不搖,褚大爺都同意了,我還怕什麼?」
這番話捧得恰到好處,褚嘉言微微一笑,當下定下合約。
簽字時才知道眼前的姑娘叫做高和暢,住在喜來客棧天字號房——雖然不住家裡有點奇怪,但他沒探人隱私的習慣,人生在世,總有不得已的時候,不需要對別人刨根究底,那是身為一個人基本的禮貌。
和暢,名字倒是不錯。
蘭亭集序云:天朗氣清,惠風和暢。
甚好。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財迷不想嫁》

    《財迷不想嫁》
  • 2.簡薰×艾佟 新書套組【騙嫁】贈貓.花系列【富貴貓】明信片

    簡薰×艾佟 新書套組【騙嫁】贈貓.花系列【富貴貓】明信片
  • 3.《嫁妝私房菜》

    《嫁妝私房菜》
  • 4.《福運綿綿》全2冊

    《福運綿綿》全2冊
  • 5.《一夜春宵定終身》全3冊

    《一夜春宵定終身》全3冊
  • 6.《藥香良媳》

    《藥香良媳》
  • 7.《我在宋朝賣小吃》全4冊

    《我在宋朝賣小吃》全4冊
  • 8.《點夫成金》

    《點夫成金》
  • 9.田芝蔓×淺雪 雙書優惠套組

    田芝蔓×淺雪 雙書優惠套組
  • 10.《倒楣女配的逆襲》全3冊

    《倒楣女配的逆襲》全3冊

本館暢銷榜

  • 1.2022台北國際書展 藍海首賣套書

    2022台北國際書展 藍海首賣套書
  • 2.《路上撿個侯爺夫》

    《路上撿個侯爺夫》
  • 3.《冒牌夫人帶福來》

    《冒牌夫人帶福來》
  • 4.《天下第一夫君》

    《天下第一夫君》
  • 5.《宮鬥全靠演技》

    《宮鬥全靠演技》
  • 6.《旺宅小通房》全2冊

    《旺宅小通房》全2冊
  • 7.《除妖小吃貨》

    《除妖小吃貨》
  • 8.《祕藏太子》

    《祕藏太子》
  • 9.《嫁個錦衣衛》全2冊

    《嫁個錦衣衛》全2冊
  • 10.《我在唐朝等嫁人》

    《我在唐朝等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