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甜寵家長裡短
分享
藍海E118001

《商戶貴婿》

  • 作者淺雪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2/03/16
  • 瀏覽人次:3072
  • 定價:NT$ 280
  • 優惠價:NT$ 221
試 閱
雲家小姐挑婿三原則──不醜、入贅、對她專一!
楚立礽:吾心數年前便淪陷,選我!

 
作為縣城最出名的大齡未嫁女,
明知父親為她的姻緣操碎了心,可雲容偏不願意將就,
況且她的條件也不難──不醜、專一、得入贅,
不想她尾隨父親去詩畫會轉一圈就瞧中了,只是……
這楚立礽看著年紀就比她小,她可下不去手摧花(?),
本想另尋良人,她爹卻提著一箱子銀票去談親事,還真談成了,
兩家歡喜籌備起婚事,誰知來亂的人也不少──
她前未婚夫一家死命鬧騰,他一出手,抓人入獄、趕離家鄉樣樣來;
她一心經營她家產業,他連書院先生也不當,陪她到處巡視產業,
如此一心待她,她信了他說永不離開的話,
誰知兩人方成婚,當初將他掃地出門的老家卻來人要他回家……
淺雪,女,九零後,性格灑脫,隨興自我又簡單平凡。
愛看電影,愛聽音樂,愛幻想。
想把自己每一個幻想的故事都寫出來,讓他們活靈活現的躍然紙上。
或開心,或傷懷,每一種人間滋味都想與人分享。
愛讓人無所畏懼

在這裡,小編想問問大家,不曉得大家對於姊弟戀的印象為何呢?
遠的不提,例如明憲宗和萬貴妃愛情故事,近的,小編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敗犬女王》和《徵婚啟事》這兩部偶像劇。
前者是都會愛情劇,女主角單無雙是個工作狂、女強人,為了雜誌社總編輯的位置而努力奮鬥,生活中除了工作還是工作,直到認識了男主角,生命才變得豐富起來。
後者則是改編自作家陳玉慧的同名小說,書的內容寫了與四十二位男士徵婚的經過,到了電視劇,增加為一百位徵婚者外,其出發點,原本是女主角李海寧為了幫男友跳脫銷售瓶頸而做出的企劃,不想竟意外發現男友偷吃,一氣之下,身為主編的她便自己跳下去徵婚……
對當時的小編來說,後者的設定與題材無疑是新鮮的,但畢竟是現代人,自己的老公自己挑(雖然她一開始也不是為了挑老公),沒毛病,可這一點若是放在古代,就可能會被人指指點點,甚至破口大罵了吧。
然而在《商戶貴婿》一書中,女主雲容的想法倒是跟現代人一樣,除了自己的老公自己挑,她對容貌還有點要求,因此本就婚事艱難的她,更是滯銷了……但好在老天待她挺好的,把一個溫文儒雅、才華洋溢的風流才子送到她面前,而這人更是一心一意愛慕著她,這根本是天上掉下的禮物,她還不趕快把人定下來?
只是這樣一樁天註定的好姻緣也不是每個人都樂見其成的,像是女主的第四任未婚夫一家,就因為種種原因不讓女主好過,誰知這惹上了急欲成為女主相公的男主角了。
男人的報復心可不比女人差,這第四任未婚夫一家的下場……想知道嗎?小編就不在這告訴大家了,欲知詳情,就快快翻開書本吧~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雲家小姐婚事難
池縣,雲家。
春寒方散,萬物復甦,前院裡的老桃樹冒出了新芽,枝上落著兩隻小雀,在啄那綠瑩瑩的葉子。
忽然間,「哎喲」一聲驚呼,一個身穿褐色衣裳的婦人被推出了門外,差一點就跌倒在地上。
她腳步虛浮了幾下站穩後,捏著帕子,指著門裡的人怒道:「我說雲老爺,哪有您這樣的?親事說不成就算了,您也犯不著攆人啊,都是街坊鄰居的,抬頭不見低頭見,您這樣行事,以後還有誰敢來給您閨女說親?」
「我就這樣行事又如何?」雲老爺一身深灰色綢緞袍子,怒氣衝衝的站在門內,指著賴媒婆的鼻子道:「攆妳又如何?就妳提的那些個上不了檯面的廢物,給我家當雜役都不夠分,還想當我雲家的上門女婿?我呸!」
賴媒婆絲毫不覺得說謊被拆穿有什麼可恥的,反倒是粗腰一扭,酸道:「雲老爺,不是我說,就您女兒這般年歲、這般名聲,您就別太挑剔了,當心再這麼挑下去啊,怕是連個踩泥種田的都挑不來了。」
「滾滾滾!挑不來也無須妳操心,若再不走,我叫人大掃帚轟妳信不信!」雲老爺話落,賴媒婆狠狠瞪了他一眼,扭身走了。
雲老爺氣得手都在抖,轉過身撫著額,走了兩步,可實在是難消心中怒氣,於是一把抓著身邊架子上一個花瓶就給狠狠的摔了,瓷器的碎裂聲響起的那一瞬間,他正要再去撈一樣東西摔的時候,卻發現東西有些不對,他不禁疑惑問屋裡的小廝——
「東子,我這架子上東西怎麼不對了?明明我一直擺著好幾個青白瓷的花瓶,怎麼這會兒都變樣了?」
東子聞言上前來,一邊彎腰撿著地上的碎瓷片,一邊笑著說:「是小姐,小姐知道您今兒要見賴媒婆,就猜著您要被氣著,怕您一氣之下摔了珍愛的花瓶,回過頭來心疼,就叫奴才換了不值錢的,您想怎麼摔都成。」
雲老爺一聽,滿腔的怒氣頓時散了大半,哼了一聲坐下來說:「她倒是還有心情管我這些個花瓶,也不想想我這都是為了誰?哎……真是氣死我了,你說,這偌大的縣城,青年才俊也不少,怎麼偏偏你家小姐的婚事就這麼難?」
他算著,從女兒十九歲往後,這四年間,親事說了那麼多,他看中的也有好幾個,可每回都在差不多要成事的時候,那些個未來女婿不是摔斷手就是掉河溝,要麼就是病得起不來床,再不然就是鬧出些醜事,婚事硬生生的就這麼折騰沒了。
久而久之,女兒的名聲也不好了,什麼命硬、天煞孤星,害他找了不少大師來破解,可照樣沒用,婚事照舊說不下來,一來二去,竟然將女兒耽誤成旁人口中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他歎了口氣,道:「早知如此,就不該攔了州城那樁婚,若是當年她順順利利的嫁過去,如今我的外孫怕是都會撥算盤了。」
東子聞言笑了笑,「當初就是因為州城太遠,您才捨不得小姐嫁的。如今小姐的婚事雖然晚些,可一旦說成,小姐依然陪伴在您左右,將來有了孫子,那也是咱們雲家的人。反正小的覺得,老爺若有時間和賴媒婆那種不識相的人生氣,何不再想想縣城裡還有誰家的才俊未婚配,好多做準備。」
東子一番話下來,雲老爺已然消氣了,頗為認同的點了點頭,「說的沒錯,眼下最重要的是女婿人選,光靠那些滿嘴謊話的媒人根本不行,還是得我親自來挑選才牢靠!」說著,他忽然想起一件事,立即起身道:「東子,備車,我要出去一趟。」


是夜,前院飯廳,雲老爺接過女兒盛的湯,喜笑顏開的說:「容容啊,咱們縣裡三年一度的詩畫會過幾日就要辦了,今兒我專門去買了個茶座,準備去湊湊熱鬧。」
二十三歲的雲容,細眉精緻、眸光清亮,淨白細嫩的肌膚上一點瑕疵都沒有,一身淡紫色的裙子,領口和袖口處都墜著綠豆大的白色珍珠,看起來極為好看。
她聞言,好看的眉頭輕輕一挑,猜到了他的用意,笑歎道:「您這擺明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怕知縣老爺笑話。」
「笑就笑吧,這些年沒少讓他明裡暗裡的笑,這不算什麼。」雲老爺說著,認真的看著女兒,「容容,妳放心,爹這一回一定在詩畫會上給妳挑一個才貌俱佳的夫婿!我今日忽有所感,今年咱們府裡一定會辦喜事!」
詩畫會上是有不少適齡才子,應該比媒婆說的那些人選能好點……雲容想了一下,問:「那我能去嗎?」
雲老爺一聽就搖頭,「那不行,詩畫會上都是男人,妳一個姑娘家怎能去拋頭露面?要是被旁人瞧見了,指不定說的多難聽呢,還是交給爹吧,爹一定給妳找個人品端正、才華橫溢的,至於樣貌,將就點也行。」
這下雲容卻搖頭了,「貌醜的不要,我就要長得好看的。」
「哎呀我的姑奶奶,選夫婿怎可以貌取人,人品才是重中之重啊。」
「不管,反正長得醜我絕對不同意。」
雲容說著,起身到了院中,看著天上的彎月輕歎口氣,也不知話本上那些少女情懷、才子佳人的圓滿故事,這世上到底有沒有?
雖然她知自己年紀大了,婚事不易,最好不要太挑剔,但她還是忍不住會在心裡想,難道就因為年紀大,她這輩子就不能找到一個自己喜愛的夫君,過上舉案齊眉的日子嗎?

與此同時,老樹街後巷。
一座普通的小宅子裡,陳舊的木門開著,昏黃微弱的燭光透了出來。
燭光下,一個體態輕盈的婦人正在縫衣裳,她一身樸素,頭上裹著頭巾,時不時的抬頭看看桌旁低頭作畫的少年,等少年長吁一口氣落筆後,她才笑道——
「畫的不錯,參加詩畫會,奪個前十應該不成問題。」
少年眉目清朗,面容很是俊雅,一身青色布衣在身也遮不住那與生俱來的從容,一舉一動之間既有書生之氣,也有少年英姿。
他笑了笑,看著桌上的畫作,片刻後卻是抬手撕了,「拿個前十,得些獎銀就行了,若風頭太過,也不一定是什麼好事。」
婦人點點頭,道:「樹大招風,是這個道理。」
少年收了紙墨,才笑說:「天不早了,娘,您也別太勞累了,我先去睡了。」
「嗯,去吧。」
少年進了屋,關了門,點上一盞燭光後,默默立於桌前許久,他看著窗外夜空星光寥寥,眸光中漸漸浮起一絲期盼又克制的笑意,等了四年,總算是等到這一天了!


幾日後,黃昏。
雲容坐在窗邊桌前,一身米色裙子,柔和又美麗,她一邊看著帳冊,一邊撥著算盤,神情安然平靜得很。
丫鬟小圓在她對面坐著做針線,許久後脖子累了,晃了晃腦袋說:「小姐,眼看著天要黑了,您都看了一下午了,要不歇歇,明日再看吧。」
雲容聽著卻不做聲,只是片刻後算盤珠子不再響動,她也合上了帳冊,喝了口清茶,看著天上的雲霞,淡淡地道:「一會兒妳去準備兩套男裝,明日詩畫會我們也去。」
小圓一聽就直搖頭,「小姐,還是不要吧,萬一被老爺知道,要挨罵的。」
「妳不說我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雲容說著,拿過放在手邊的話本開始翻看,一邊看一邊說:「雖然爹挑女婿的眼光向來不錯,但詩畫會上那麼多才俊,就他那兩隻眼睛這麼看得過來,乾脆我過去親自挑,若真有看上的,當場指給他看,也不用來回浪費時間。」
小圓無奈的搖搖頭,「小姐您就是被這些個話本禍害的,如今是越發膽大妄為了。」
雲容聞言一笑,捏一個果乾就朝她扔去,「妳勸我就勸我,扯我的話本做什麼?再說了,我一把年紀待字閨中,平日裡看帳冊那麼枯燥,閒時還不能看看話本解解悶了?不過就是些情投意合、花前月下、珠胎暗結什麼的,怎麼就不能看了?」
「哎呀,小姐您還說,被人聽見了傳出去可怎麼得了……」

翌日,雲老爺的馬車早早的離了家門。
青園內,雲容主僕兩個換好了男裝,一路小心翼翼的避著人,從後門溜了出來,上了早早準備好的馬車,便往詩畫會的方向去。
馬車行了許久,停在湖邊一處僻靜之地,趕車的是管家的侄子鍾良,他看著跳下車的雲容二人,道:「小姐,我就在這兒等妳們,回來時別走錯了方向。」
雲容點點頭,再次確認自己這一身男裝打扮沒出錯後,帶著小圓往長廊去了。
詩畫會在平湖邊開辦的,平湖風景優美,臨岸有一條百年長廊,圍繞平湖所建,一到節令,這裡就是池縣最繁華熱鬧所在。
春光明媚、景色宜人,平湖之上波光粼粼,遠遠的望去,長廊上來了不少人,甚是熱鬧。
湖心亭中,劉知縣坐上首,其餘在座的皆是池縣有名號的人物,他們圍坐在這裡,等著有好詩好畫獻上來時點評一番。
詩畫會是慶國傳統,每三年一次,各縣督辦,若有才俊極佳者,可獲舉薦信入各州城官學,是文人才子們除了科考之外,另一條前途光明之路,所以這長廊之上,才子們是個個卯足了勁頭寫詩作畫,就為了那寥寥幾個名額。
雲容一身銀白色男衫,頭髮也束成男子樣式,細巧的眉毛畫粗了些,往日裡白淨的皮膚也塗黑了點,若不仔細看倒也看不出這是個姑娘家。
她走路速度極慢,每到一個才子案前都會駐足,詩文她是向來看不太懂的,畫倒是能看懂幾分,不過她最感興趣的自然還是這些才子的樣貌是否英俊、合她眼緣。
此刻她站在一個才子案前,才子正埋頭畫冬梅,案前一圈看熱鬧的人,她亦看的認真。
小圓不禁扯扯她的袖子,小聲說:「小姐,您不是來看人的嗎?怎麼一直盯著這畫不動了?」
雲容湊近她耳旁小聲說:「我就是想看看他到底能畫的多醜!」
小圓一聽,笑著急忙將她拉了出來,叫她別浪費時間,趕緊選人。
雲容不以為意,這麼多年都等了,還在乎這一時半刻的功夫嗎?一天時間呢,慢慢看,來得及。
不過她是發現了,這裡的文人才子不一定都是青年才俊、氣度非凡,長得歪瓜裂棗、鬍子拉碴的一大把,大多也都是普普通通,像話本裡那種玉樹臨風,一見就能叫人目不轉睛的,她連一個都沒瞧見。
她心裡不禁有點失望,挑人的興致也不大了,就這麼緩緩走在長廊上,有一眼沒一眼的看看詩畫,再看看人。
過了不久,她走到一個案前,看著案桌上那幅竹林圖,忍不住停住了腳步。
深遠茂盛的竹林,隨風搖動著枝葉,有幾片綠遙遙落下,地上被枯黃的殘葉鋪滿,上面落著幾隻尋食的小雀,小眼靈動,極富生機。
這幅畫真好……
而作畫之人,自她立在案前那一刻手中的畫筆便停住了,甚至還隱隱顫抖著。
楚立礽克制著滿目的狂喜,他看著眼前的女子,心道:她來了……她居然來了,雖然是男裝,可他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他想了四年、夢了四年的人,他絕不會認錯!
雲容認真看了這畫許久才看向作畫之人,只一眼,她就看呆了。
她見到太陽了……他的樣子,就好像你身處在寒冬深深的雪地中,天空乍然而出的那一抹陽光,溫暖又明亮,耀人眼睛。
她一顆心在瞬間就跳亂了,她看著眼前的男子,腦子混沌得甚至無法眨眼。
暖如春陽、清俊優雅、玉樹臨風,說的就是他吧,這不就是她心中所想的夫婿人選嗎?
可片刻後,等雲容回過神,仔細看了看他,忽然發覺他看起來……好像年歲尚小?
楚立礽感覺到她明顯驚訝的目光,有些控制不了心中的激動,卻又捨不得將目光從她身上移開,心想她是不是認出自己了,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且那夜昏暗不明,她不一定看清他的樣貌。
四目相對,各有心思。
雲容看著眼前人雖然心中歡喜,可他那少年模樣,她心中一陣失落,這般年紀的才俊,怕是說親的人早就踏破他家門檻了,哪裡還輪得到自己這個名聲不佳的老姑娘?
一瞬間,她便打消了心中那一股妄念,失落的準備轉身離去。
可楚立礽怎會捨得她走?放下筆便道:「敢問這位……兄臺,覺得在下這幅畫如何?」
聽見少年問話,雲容心中一驚,複而回頭,又看著他的臉,心中歎了口氣,這才道:「我雖不是很懂畫,但也看得出來這畫極好。」
楚立礽聞言深深勾唇一笑,日光斑駁灑落間,他眸光流光溢彩亮如繁星,這一笑便叫面前的雲容幾乎是神魂顛倒。
她都想哭了,為什麼這樣的才俊她早幾年就遇不上呢?真是太悲慘了!
罷了,妳一個名聲不好的老姑娘,絕對配不上這樣的男子,還是早些死心,別再癡心妄想了!
她想著,便傷心地轉身要走,可腳才邁出去一步,手便被人捉住,那手寬厚、溫暖、有力。
她心中猛然一跳,回頭看著拉著自己手的少年,不禁愣住,「你……」
楚立礽拉著她柔軟的手,微微顫了一下,可看著她驚詫的眸光,緩緩的鬆開,目光幽幽地望了湖心亭一眼,立即想到了什麼,語聲清朗的說:「這位兄臺,妳是今日我這案前駐足最久的一位,妳亦喜歡我的畫,所以在下唐突,想請兄臺為我這幅畫題兩句詩。」
雲容還在為他突然拉自己的手回不過神,乍一聽這話不禁有點懵,差點點了頭,等回過神來才猛然一驚的擺手,「那不行,我的字不好,根本配不上公子的畫,公子還是自己寫吧。」
楚立礽卻言笑晏晏,「兄臺不必多慮,字好不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兄臺喜歡我這畫,這便是緣分。」說著,再不給雲容考慮的時間,直接提筆遞到她面前,笑容誠懇地道:「還請兄臺莫要再推辭!」
雲容雖然不太明白,不過是多看了他的畫一會兒,為何非要自己幫他題字?但如今筆都遞到她的手邊了,若是再推辭也太不給人面子。她再一想,不就幾個字,他想讓題就題了,反正今日是頭一次見,估計也是最後一次見,不管字好壞,題完就跑不就行了。
於是她不再猶豫,接過筆、沾了墨,看著他問:「公子要題什麼詩?」
楚立礽眸光深深的看著她一笑,「循風入深林,萬影皆是青。」
雲容不懂詩文,但仍點頭稱讚,「公子文采斐然,真是好詩。」言罷,便提筆在畫作留白處細細寫下這兩句詩,一筆一畫都比她平日裡要謹慎得多。
落筆後,楚立礽看著她輕巧靈秀的字跡,這一看就是出自姑娘家的手筆,心中更是歡喜,抬手接過她手中的筆,衝她深深一作揖,「多謝兄臺。」
雲容還是有點懵,回了個禮,滿心疑惑的轉身走了,走了不遠又回過頭去看,那少年竟還遙望著自己……她不禁心頭一跳,腳步莫名快了許多,待走了很遠之後才緩緩停下腳步,呆呆地望著湖面出神。
小圓不知道什麼時候買了一包梅子糖,靠在欄杆上吃得歡,見她許久不說話,往她嘴裡塞了一顆,問:「小姐可是看上了那少年?」
梅子糖酸酸甜甜的味道很好,雲容目光迷茫的想了想,輕輕點了點頭,「是看上了,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只不過,他看起來小我許多,雖說長得好看、合我心意,可這樣好的樣貌怕是早就訂親了。」
「訂親了沒有,這個奴婢去問問不就知道了?」小圓滿眼興奮,躍躍欲試。
雲容看著她這樣子卻是搖頭苦笑,「算了,別問了,年紀不合適。」
但今日到此,她就算是再看一千個人,怕是也再看不上旁人了。
日光越盛,雲容看著身邊人來人往,忽然就覺得累了,道:「我們回吧。」
小圓亦失落地回頭看了看,最終沒有再說什麼,兩人一同離開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福運綿綿》全2冊

    《福運綿綿》全2冊
  • 2.《一夜春宵定終身》全3冊

    《一夜春宵定終身》全3冊
  • 3.《藥香良媳》

    《藥香良媳》
  • 4.《我在宋朝賣小吃》全4冊

    《我在宋朝賣小吃》全4冊
  • 5.《點夫成金》

    《點夫成金》
  • 6.田芝蔓×淺雪 雙書優惠套組

    田芝蔓×淺雪 雙書優惠套組
  • 7.《倒楣女配的逆襲》全3冊

    《倒楣女配的逆襲》全3冊
  • 8.《一覺醒來當皇子》全5冊

    《一覺醒來當皇子》全5冊
  • 9.《天下第一夫君》

    《天下第一夫君》
  • 10.《宮鬥全靠演技》

    《宮鬥全靠演技》

本館暢銷榜

  • 1.2022台北國際書展 藍海首賣套書

    2022台北國際書展 藍海首賣套書
  • 2.《路上撿個侯爺夫》

    《路上撿個侯爺夫》
  • 3.《冒牌夫人帶福來》

    《冒牌夫人帶福來》
  • 4.《天下第一夫君》

    《天下第一夫君》
  • 5.《宮鬥全靠演技》

    《宮鬥全靠演技》
  • 6.《旺宅小通房》全2冊

    《旺宅小通房》全2冊
  • 7.《除妖小吃貨》

    《除妖小吃貨》
  • 8.《祕藏太子》

    《祕藏太子》
  • 9.《嫁個錦衣衛》全2冊

    《嫁個錦衣衛》全2冊
  • 10.《佳媳神助攻》

    《佳媳神助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