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園G3801

《煙花落地,我在等你》

  • 作者星豫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2/03/16
  • 瀏覽人次:852
  • 定價:NT$ 380
  • 優惠價:NT$ 300
試 閱
她身前擋了一個人,他的傻氣,每一分執著都是為了她而堅持。
知道她心有人,依舊笑著說:「沒關係,把我當朋友就好。」

 
台灣文學新星・星豫,她用高中三年的通勤時間,
在搖晃的校車上用手機打下每一個字,
原本只是想為外祖父立傳,一不小心寫成了愛情故事。
星豫:「謝謝購買此書的你,祝福你,歲月靜好,無憂無災厄。」
 
【編輯台一致好評】
◎放心,這個故事是HE!不要被刻板印象蒙蔽而錯失一本好書!
◎看完故事,有種被療癒的淡淡幸福感,歲月靜好。
◎希望看過這個故事的人,都能成為更好的自己。
◎透過星豫的文字,看見他們的傻氣與勇氣,在傷痛中慢慢成長,在成長後走向幸福。
 
【故事簡介】

曾經受過傷流過淚,冰封的心已寂滅,
都被你一往無前、只奔向我的熱情融化……


他這一生,最痛是傷了此生摯愛,卻不曾後悔
何鴿,家族產業遍及全國,出身豪門的富貴少爺,
曾經,他不顧身分阻礙愛上戲子,為她一擲千金點燈示愛,
希望她永遠留在身邊是真,負情另娶他人也是真,
如果不能護她周全,他寧願自己心碎也要推她離開,
他和她的緣分太淺,以至於用了一生在思念……


她這一生都在等待,等她愛的人,等愛她的人
燕如雪,當代第一崑曲女伶「燕語」,身世飄零卻受萬人追捧,
多少人期待能聽見她的天籟美聲,卻不知自他把她從歌樓救出那天起,
她就決定這輩子只為他一個人唱曲,儘管他狠狠傷害了她……
後來她才知道,年少時最真摯的愛從來沒有錯,只是錯在不能愛,
時光的報償是讓她找到那個對的人,那個始終愛著她、等著她的人……


他這一生只愛過一個人
李飛鷹,迷戀燕語的窮軍官,無論怎麼被拒絕都不放棄,
他抓緊每個可以見她的機會,就算只能做朋友也好只想待在她身邊,
她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他心裡再難受也真心祝福她,
她失戀哭泣,他笨拙傻氣的只會抱著她哄著她,帶她去買糖,
他發誓會為她撐起整個世界,因為他的世界裡從來只有她……
星豫,筆名是朋友取的,我也不知道她是哪裡來的靈感取一個發音不標準就會很尷尬地兩個字,因為真名和筆名都不是我自己取的,所以總有一種自己可以成為任何人的錯覺。
 
獲獎經歷
2020-12  新月第一屆創作獎「短文類」第二名 
2020-09  第十屆臺南文學獎華語‧短篇小說優等
2020-07  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學生組散文項優選
2020-07  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學生組小說項佳作
2020-05  國立成功大學鳳凰樹文學獎小說組首獎
2019-05  國立成功大學鳳凰樹文學獎散文組首獎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何鴿少爺,您的包廂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上去。至於這些戲班姑娘,杜鵑姊已吩咐我們在戲臺後方備了一個房間,姑娘們可以在那邊為表演做準備。」
「知道啦!」玲梟拉起燕如雪的手,「燕姊姊,我們走吧!」
一隻大掌覆上她的,阻止燕如雪的離去。
「抱歉,玲梟,燕如雪今天不唱戲。」
何鴿的嗓音在耳旁響起,燕如雪雙眼微睜,不解地望著身旁的男子。
「為什麼?」幾乎是同時,燕如雪和玲梟發出了疑問句。
「沒為什麼。」
「何鴿少爺,你不能無緣無故阻止燕姊姊上臺啊!」有個女孩哭喪著臉,「少了燕姊姊,光憑我們哪能唱得好戲?」
「妳們總不能永遠依賴燕語的歌聲。」
「何鴿少爺,你突然要求這些姑娘靠自己,這也太強人所難了。」其中一名領路的大漢出言幫女孩們說話,「更何況,來這裡的人肯定都想聽燕語唱戲……」
「他們想聽她就得唱?」何鴿笑著反問。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大漢是什麼意思燕如雪不清楚,但何鴿的想法已經再清晰不過了,他不希望燕如雪上臺。
「玲梟,今天全看妳的了,」燕如雪出聲,「別丟何家的臉,我在戲臺下看著呢。」
玲梟把眼珠子從燕如雪這方繞到何鴿那方,再轉回燕如雪身上。
「知道啦!」玲梟索性鬆手,臉上浮現著自信的笑,「那燕姊姊妳可得好好看我大顯身手,說不定這絕代歌姬的位置會換個人坐呢!」
語畢,玲梟踏著不羈的步伐,率著戲班的女孩們離去。
待玲梟走遠了,何鴿這才輕聲問著燕如雪。
「妳不擔心?」
「擔心什麼?歌姬的名號?」燕如雪答得雲淡風輕,「我什麼時候在意過那種東西了?」
「那妳在意什麼?」
燕如雪抬眼看了何鴿一眼,「你明知故問。」
聞言,男子臉上的笑顏燦爛了幾分,他牽起女子的手,緊緊握著。
「咳咳,」一旁大漢尷尬地清了清喉嚨,提醒兩個氣氛正佳的人,「何鴿少爺,請問我能領您去包廂了嗎?」
「當然,麻煩你了。」
「那這位小姐……」
「她和我一道去。」
領路人眨了眨眼。唉呀,商家少爺和崑曲女伶,這兩人之間的關係肯定不單純。
「喔,這樣呀!那兩位隨我來吧。」
燕如雪和何鴿來到杜鵑準備的包廂。
雖然不是第一次單獨相處,但不知怎麼的,今天燕如雪有點心慌。或許是氣氛使然,也或許,是因為何鴿還緊緊牽著她的手。
目光流轉,她把目光從兩人的手移到一樓的場子,京華樓裡人漸漸多了起來,問候聲和招呼聲此起彼落,熱鬧非凡。
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忽然躍進燕如雪眼裡,不見平常的舊軍裝,那人穿著一套嶄新的西服,跟在一名年紀稍長的男人後面進樓。
李飛鷹?他來這裡做什麼?
「在看什麼?看得這麼專心。」何鴿湊向她,順著她的目光望去。
「沒什麼,只是我好像看見了一個熟人……」
「真的?哪裡?」
「在……」
燕如雪伸手想指,卻發現那抹身影已經消失在人群中了。
是她錯看了?再仔細想想,李飛鷹也不像玩得起競標拍賣的人,也許她剛剛看見的那人,不過是與他相貌相似的人吧。
她搖了搖頭,對何鴿道:「沒看見他,八成是我錯認了。」
「是嗎?真可惜,難得聽妳說有熟人,本來還想會會的。」
「下次有機會再介紹吧。玲梟她們什麼時候會登臺?」
「再過一會兒吧。」何鴿看了手錶一眼,「應該快了。」
話語剛落,戲臺上的布幕彷彿在應著何鴿的話緩緩升起,音樂漸漸從樂隊裡飄揚而出。
有些人注意到站在二樓的燕如雪,紛紛對她投以疑惑的眼光,似乎是在納悶這位名揚上海的女伶怎麼不登臺。燕如雪見狀,也懶得多費唇舌解釋,正想跟何鴿提出回廂房的意見時,她覺得自己的腰肢被一股力量攔住。
何鴿摟著燕如雪,嘴角含笑,而她心底微微一驚。看到這副光景,眾人心裡有了底,目光閃爍,心照不宣地把眼光轉回戲臺。
「進去了,坐下來聽戲。」
「你故意的?」燕如雪眼神複雜。
「妳說呢?」
燕如雪沒答話,今天來京華樓的都是些上流人物,剛剛的那番舉動,無疑是直接向那些大人物宣示了他們的關係匪淺。
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生氣了?」何鴿問著沉默的燕如雪,心裡有些慌。
「沒有,我沒生氣。」燕如雪搖頭,恢復平時的淡漠,「只是你這麼做,莫小姐怎麼辦?」
何鴿一愣。
「怎麼又提起她?我不是說了,我不會娶她嗎?」
「那是你說的。莫地主同意嗎?你父母同意嗎?」
何鴿沉默。
燕如雪眼睛飄向戲臺上的玲梟,這玲梟唱得的確不錯,只可惜在情緒方面有些拿捏失當了,明明是歡喜活潑的段子,怎麼她聽來卻有種心疼的感覺?
「我只想和妳在一起。」他低聲說著,「妳是不是不相信我?」
燕如雪聽見他所說的話,卻裝作沒聽見。她相信他的情意,心中卻有股說不出的不安,整顆心煩悶得很。
就在此時,一名服務生推開了廂房的門。
「何鴿少爺,拍賣會快開始了,我來送目錄給您。」
服務生把目錄遞到何鴿和燕如雪手中,除此之外,一些精緻的酒菜也被呈了上來,整齊地羅列在桌上。
燕如雪疑惑地看著服務生的動作,她不記得他們有點餐。
注意到燕如雪的目光,那使者含笑解釋道:「這些是本店招待的,畢竟何鴿少爺今天可是個重要角色。」
重要角色?
「何鴿少爺!今天小店的服務合您的意嗎?」老闆杜鵑娉婷地走進包廂,手中還拿著一只紅燈籠。
「很不錯,不愧是上海第一樓。」
「杜鵑在這裡先謝過何少爺的讚美。」杜鵑微微鞠躬,「若是小店有什麼服務不周的地方,何少爺別客氣,儘管提出來就是。何少爺今天最大,得罪不得的。」
紅燈籠再加上杜鵑的那番言論,燕如雪明白何鴿今日的身分。
「你今天要做點燈人?」燕如雪略感訝異。
點燈是拍賣會上的特有文化,持燈者若燃起了燈火,便意味著他要負擔每位得標者所支出的金額,這對競標者而言是天大的好消息,無論他喊出多高的價錢,最後荷包失血的也不會是自己,而是那位點燈人。
通常點燈人的心態多是為了展現自己的富有,或者是要引起人們的注意,但何鴿並不是會誇耀自家財勢的人,對於何鴿點燈一事,燕如雪完全摸不清他的想法。
「是啊,我今天是要點燈沒錯。」何鴿伸手欲接過燈籠,燕如雪早他一步按住了他的手。
「怎麼突然想當點燈人了?」
「只是想試試看。」
「試什麼?一個弄不好,你傾家蕩產也搭不上。」
燕如雪之前待的歌樓偶爾也辦拍賣,她看過人點燈,也看過不少天真的紈褲子弟因一次點燈而敗掉大半祖產,她知道燃起那一次微小的燈火,背後要付的代價有多大。
何鴿看著燕如雪,忽然覺得很有趣,他很少看見燕如雪這麼慌張的模樣。
「如雪,我家沒脆弱到禁不起一次點燈。」
他家的事業幾乎遍及全國,商業版圖遼闊,金錢方面確實不虞匱乏,但就算是如此的何鴿,也沒辦法三天兩頭點燈,裝一個散盡千金終不悔的闊氣少爺。
所以他這輩子只打算點一次燈,為她。
「這燈,是為妳點的。」
聞言,燕如雪愣了愣。
「何鴿少爺,這燈您還點不點啊?」杜鵑的手擱在半空中,很是尷尬,「我的手有些痠了。」
「點。」何鴿一笑,從杜鵑手上接過紅燈籠,「謝謝妳了。」
看何鴿堅決的樣子,燕如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能順著他的想法。
火柴劃過虛空,一段熾熱的舞蹈在接觸燈芯的剎那稍止,而後又燃起另一種光采,燈籠在何鴿手上閃著炫目的紅,男子緩步走到迴廊上,看見豔紅燈籠的瞬間,燕如雪聽見一樓傳來陣陣驚呼。
喧囂當中,那人的聲線依舊清晰可辨,無人能忽視。
「點燈人何鴿,在此宣布,拍賣開始。」
***
宣布拍賣開始後,李飛鷹這才把目光轉回了眼前的桌子上。
今天長官帶他來此,是為了向洋人籌措軍餉,讓曾跟傳教士學過英語的他來當翻譯。
入了京華樓,便有一人領著他們無聲而快速地進了一個隱蔽的包廂,那包廂裡頭有一張圓桌,圓桌旁放著好幾把椅子,一名穿西裝的男子已在裡面等著他們了。那人的頭髮是紅褐色的,留著大把棕鬍,一雙金色的眼眸直盯著他們,神情略帶著點漫不經心。
男人還帶了個小女孩,小女孩的五官立體,像個洋娃娃似的。她沉默地在一旁串珠子玩,見他們進來,也僅是抬眼冷漠地看了他們一眼,又低下頭去串珠子,對這兩個人毫無興趣的樣子。
「坐吧!」那洋人男子說道,轉了轉手中的茶杯。
李飛鷹的長官入了座,李飛鷹在他旁邊坐下,小女孩就坐在李飛鷹正對面。他一邊為兩人翻譯,一邊不自覺地以餘光觀察小女孩。小女孩串好了一串珠子,有了個項鍊的雛形,便把其中的絲線抽出,珠子撒在木盤裡,她再度從盤中拾起珠子串起來,如此反覆了好幾次,小女孩不嫌膩,自得其樂地玩著。
「史密斯先生,我們急需採購一批槍械和彈藥,共軍一路南下,沿途劫掠,各地動盪不安……」
「先生,你好像搞錯了,我不是你們中國的官員,我只是一個商人,你們的內戰關我什麼事?」史密斯先生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坦白說,只要不觸犯到我的商業利益,這片土地誰來管都一樣。瞧,即便是這時局,買寶石的人還是一樣多,這裡還是挺熱鬧的,是不是?」
李飛鷹如實將男人的話翻譯予長官聽,果不其然見他眉頭深蹙。
長官僵著臉色,隱忍憤怒那般說道:「呵,你們美國人不是很怕蘇俄嗎?你知不知道那些共軍的背後就是俄國人?他們打下來,你以為你的生意還做得成?」
長官的話語如機關槍,說得急了,嘴角的白沫子還會噴出來。李飛鷹一面聆聽長官的話,一面想用委婉的詞彙譯過一遍,造成口譯的速度跟不上,他分神想著要不勸勸長官冷靜點,卻始終找不到時間點切入。
「……共軍拿下的城越多,你們這些資本階級的處境就越危險,我看你們這群洋鬼子屆時怎麼辦!你們還不是靠著我們才能在這兒賺中國人的錢?」
史密斯先生雖然沒辦法完全聽懂對方的話,可從對方的臉色和語速,他也瞧出了對方態度不善,臉色也隨之沉了下來,不等李飛鷹翻譯,他率先開了口。
「你們這是在威脅我?」
他以英語質問,李飛鷹一下子慌了,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忙著打圓場,「不是的,先生。我們沒有這個意思。我們只是愛國心切,所以著急了些……」
「唰啦」一聲,小女孩不小心翻了木盤,裡頭的珠子灑落地上,無數珠子在地上「噠噠噠」地彈跳著。史密斯先生無奈地輕斥了小女孩一聲,她抬頭看了她的父親一眼,倒也不怎麼害怕,自己溜下座位,獨自撿起珠子來。
史密斯先生冷著臉轉移目光,看向包廂窗外徐徐而過的珠寶箱子,道:「我們晚一點兒再說吧!讓我先看看這次的商品。」
李飛鷹見兩個大人物僵持著,一時無事亦無從搭話,遂幫著小女孩撿珠子,他從地上拾起一顆珠子,發現它是木頭製的,打磨、抹油過了,一點都不扎手。
他以指腹磨蹭著,比起冰冷的礦物,他更喜歡這些木頭製品。木頭有溫度,價錢大致上也比那些寶石、鑽石、琥珀便宜,他在老家時經常做些木雕或小玩具送給鄰居,小孩子的手意不怎麼好,可是心意卻是實的。他憑著那些小東西交了些朋友,當中有個模樣特別好的小姑娘,後來小姑娘隨雙親搬走了,他記著她很久,卻不確定對方有沒有認出他。
「你喜歡這些東西?」小女孩看著他,冷不防地以英語說道:「你是中國人可是會講英語,為什麼?」
「我以前在傳教士辦的學校讀過書,神父人很好,是他教我英文的。」他對著女孩眨了眨眼,「我說得好嗎?」
「你的英文說得很好,但你不會因此變成英國人。」小女孩先用英文說了這句話,接著低聲用中文說:「我說中文很好,可是我也不會變成中國人。」
「妳是個聰明的女孩,不是嗎?」
「我的父母經常說我很聰明,他們說我太聰明了,以至於不能很好地跟人相處、跟人交朋友。他們說我應該偶爾表現得笨一點。」
李飛鷹看著眼前的小女孩,女孩讓他想起燕如雪,一大一小在初見時都同樣待人疏離冷漠,性情極冷,待人接物總是謹慎,管著一顆心從不輕舉妄動,但一顆心要是給了出去,便再難移情。
「嘿,我認識一個挺聰明的女孩,和妳一樣,可是她有不少朋友。」
「真的?」
「真的!而且她還特別會唱歌,她唱的曲子是整座城裡最好的。對了,我給妳送個禮物吧?這樣我們就是朋友了,我可以在這木珠子上刻圖案嗎?」
小女孩點了點頭,讓出一顆木頭珠子。
「妳想要我刻什麼?妳的名字嗎?」
「我的名字是梅維絲,是畫眉鳥的意思,牠是一種很會唱歌的鳥。你可以刻出來嗎?」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李飛鷹從口袋裡摸出一把小雕刻刀,細細地在小珠子上雕刻起來,圓頭、鳥喙、長尾及眼周的窄紋……雕琢諸多細節後,一隻栩栩如生的畫眉鳥在小小的珠子上引吭高歌。李飛鷹在雕刻的過程中,梅維絲在一旁目不轉睛地看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直到將珠子交到女孩手中時,她的眼眸一下子亮了起來。
她捏著珠子放在眼前端詳,稱讚的話雖然沒說出口,可是李飛鷹從她的表情中看得出來,她很喜歡。梅維絲收妥珠子,又拿起一顆塞到他手中。
「再刻一個。」
「好呀!要刻什麼?」
「都可以,給你自己的。你為自己刻一個吧!給你了。」
他想了想,動刀雕刻,在小珠子上刻下一隻在他心頭徘徊不去,日日盤旋的燕子。
「梅維絲很少和人這麼親近。」
史密斯先生如斯說道,使專注雕刻的李飛鷹嚇了一跳,猛地抬頭,猝不及防地對上他的眼睛。
對方看上去不像方才那麼生氣了,雙眸柔和了些。李飛鷹不知道他暗中注意他們多久,但他從對方看向梅維絲的眼神中,察覺史密斯先生對自己女兒的疼愛。
李飛鷹心中澄明,或許,這能成為談判的籌碼之一?
「令千金非常乖巧聰明。」他一面說,一面快速收拾好東西回到桌邊。
「是。有時簡直太聰明了些。」史密斯先生搖了搖頭,故作輕鬆地把話題繞回先前中斷的地方,「我們方才說到哪裡了?我若是『投資』你們,我能拿到什麼報酬?」
「待局勢平穩,我會向上頭協議調降你們的關稅……此外,我們會用黃金交易,你不必擔心貨幣貶值的問題……」
李飛鷹以英文提出先前和長官商討過的條件,史密斯先生聽了,不以為然地問道:「還有呢?」
李飛鷹與他的長官商談了一會兒,提出能以保護史密斯一家為條件,他的長官點了點頭同意了。
「還有……若是此城淪陷,我們會保護您和您的家人安全離開此地。」
對方聞語不禁大笑起來。
「你們知道有多少人已經用此為條件和我談生意了嗎?但我想多些保護也不失為好事,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是不是?」史密斯先生瞇著眼看他們,「那就這樣吧!過幾天我會把你們要的東西送過去。年輕人,你再陪我女兒一會兒吧,她看上去很喜歡你。」
梅維絲湊上前來,抓著李飛鷹的手翻來覆去地看,她睜著一雙大眼看他,彷彿在問著方才的木珠子去了哪裡?李飛鷹翻過口袋底掏出方刻成的珠子,遞到她眼前。
「又是一隻鳥?」她仔細比對著兩顆木珠子,「牠們不一樣,這隻是什麼?」
「這是一隻燕子。看到牠的尾巴了嗎?是不是很像剪刀?」他放柔聲嗓為小女孩說明著,「牠們會在富貴人家簷下築巢,會飛離原本的家過冬,等氣候溫暖之後再飛回家。」
「喔。那你很喜歡燕子?」
「是的。」他把小小的木珠子收進掌心,木頭的紋理與刻痕似乎落在他的掌紋裡貼合,木頭溫暖的質地熨著他的手,「我很喜歡。」
他將目光從那一方包廂小窗投去,彷彿能透過窗子看見那美若天仙的女子,但實際上,從他的角度看去,他什麼都見不著。
事情已談妥,李飛鷹與長官兩人便無理由在此地逗留,他們起身告別。梅維絲將自己的小木珠子全送給了李飛鷹,她拉開他的口袋,將一整盒珠子小心地倒進去,李飛鷹頓覺自己的口袋沉了不少。
「全送給你。我的朋友。」
他看向史密斯先生,對方朝他友善一笑。「你就收下吧!梅維絲可喜歡她那些小東西,在家裡誰都不理,只串著它們玩,她把它們送給你,你可得好好珍惜。」
「我會的。謝謝妳,梅維絲。」
「不客氣。」梅維絲語調老成地說:「希望你和你的燕子都很好。」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榮光歸你,你歸我》

    《榮光歸你,你歸我》
  • 2.《煙花落地,我在等你》

    《煙花落地,我在等你》
  • 3.《人間再相遇》贈首刷限量書卡

    《人間再相遇》贈首刷限量書卡
  • 4.《賭家~永生的新娘》

    《賭家~永生的新娘》
  • 5.《現在相愛時間正好》

    《現在相愛時間正好》
  • 6.《見習夫妻》

    《見習夫妻》
  • 7.《千年,查無此人》

    《千年,查無此人》
  • 8.《在時間盡頭等妳》

    《在時間盡頭等妳》
  • 9.《不會通靈的寵物溝通師:關於愛的練習》

    《不會通靈的寵物溝通師:關於愛的練習》
  • 10.《我的好人卡王子》

    《我的好人卡王子》

本館暢銷榜

  • 1.《榮光歸你,你歸我》

    《榮光歸你,你歸我》
  • 2.《現在相愛時間正好》

    《現在相愛時間正好》
  • 3.《戀愛是最好的復仇》

    《戀愛是最好的復仇》
  • 4.《天敵枕邊睡》

    《天敵枕邊睡》
  • 5.《惡魔的吻痕》

    《惡魔的吻痕》
  • 6.《醫見鍾情》

    《醫見鍾情》
  • 7.《拯救Boss吧,菜鳥!》

    《拯救Boss吧,菜鳥!》
  • 8.《續聘田先生》

    《續聘田先生》
  • 9.十二生肖玩穿越之《美人躍龍門》

    十二生肖玩穿越之《美人躍龍門》
  • 10.家有大朝奉【古穿今篇】《見習董娘》

    家有大朝奉【古穿今篇】《見習董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