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重生經商特殊技藝
分享
藍海E117301

《追妻忙撒錢》

  • 出版日期:2022/03/04
  • 瀏覽人次:4106
  • 定價:NT$ 270
  • 優惠價:NT$ 213
試 閱
一名成功的女人,身後都有個為愛煩惱的男人,
出錢出力不是問題,怎麼讓她出嫁才是真難題!

 
韓淨這一縷孤魂在人世間飄飄蕩蕩百年,好不容易借體重生,
眼看家裡三天兩頭揭不開鍋,弟弟習字都只能用樹枝配沙地,
她決定重操舊業,利用身為紙寮千金時學到的技術造出再生紙!
原本這紙她就是做出來自家用的,可架不住鄰居張少爺的「好心」──
花了大錢收購廢紙來給她當原料,說是想幫忙她改善家境,
都說無功不受祿(何況他還虧慘了),她只得努力賣紙還錢,
許是看到她這般自食其力,他也從胸無大志轉而有了人生目標,
不但用心學習各種紙類的行情,還跟她合夥建紙寮、做生意,
兩人也慢慢從事業夥伴開始發展出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情感,
可她很清楚他的真實身分是侯府世子,不會永遠待在這偏遠鄉下……
筆名:田芝蔓
性別:(挺胸)目測是女的
生辰八字:只能說,若我出生釀了女兒紅,如今已是醇酒了
是一個朋友眼中怪癖多到想開扁的奇葩,
從一大堆讓人想翻白眼的強迫症到讓人想抓狂的潔癖,
用這些怪癖把朋友逼瘋是我的使命。
平常沒啥建樹,用文字堆砌書寶寶是我最大的樂趣,
但宅女般的我也是會出門的,
若沒被我高度數的眼鏡或超磅數的包包壓垮的話……
看電影及看舞台劇是我的最愛,
喜歡從中去研讀別人的人生及為自己的作品尋找靈感。
最大的願望是,如今看著這則簡介的你們,也能喜歡我的書,
從我的書中去看主角們的人生,也願能搏取一些些你們的喜愛及感動。
用對方法最重要
 
進入職場快十年了,周遭的朋友們有不少都已經邁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不僅成了家,甚至小孩都會跑會走了,每次看到臉書或Instagram上的家庭照片,我都由衷地替他們高興。
當然,還有一些是交往很久,正準備要結婚的,最近我就有幸參與到了其中一人的求婚儀式,不得不說男方很浪漫,現場供應的餐點十分美味,場地佈置也美輪美奐,地上擺滿了小煙火、氣球等等,還找人專門錄影拍照,連空拍機都出動了,就是要把這最重要的一刻記錄下來。
我事後有偷偷問過朋友,這樣的場面到底所費多少,得到的答案讓我下巴都快掉下來了,那個驚人的數字我現在想起來手都還會抖,也讓我很羨慕朋友能找到這麼好的人生伴侶。
不過呢,討女孩子歡心也不是一味掏錢出來就可以的,重要的是要明白她們的心思,否則很有可能會適得其反,就像《追妻忙撒錢》的男主角張持鈞。
他身為侯府世子,從小生長在優渥的環境中,在他的認知裡什麼東西都能夠輕易用錢買到,根本不需要花心思,也因為這樣,他一開始其實挺讓女主角韓淨討厭的。
韓淨家的經濟情況不太好,但她沒有因此怨天尤人,而是靠著自己的雙手解決問題,例如弟弟沒有紙筆,想習字只能用樹枝配沙地,於是她想辦法做出了再生紙。
張持鈞看她這麼辛苦,一開始直接砸錢說要幫忙,結果當然是碰了一鼻子灰,好在他後來學乖了,知道光送錢上門是不行的,因此他繞了個彎,改用合夥做生意的方式讓韓淨接受他的幫助,而他自己也在這樣的過程中,逐漸從一個沒有人生目標的小屁孩逐漸成長為有擔當的男人……
至於兩人在互相扶持的過程中會如何擦出愛的火花,身分的差距是否又會為他們的感情路帶來麻煩,就請大家繼續往後翻吧!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那個男孩好討厭
經過百年的悠悠蕩蕩,在韓淨聞著鄰居家飄來的肉香時,她強烈的懷疑自己這樣重生有什麼意義?
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看著桌上那道素得沒有顏色的菜,碗裡吃著不太好吃的粟米,韓淨真實的體會到餓久了吃什麼都是香的這話根本不是事實,又或者說根本不符合她的情況。
時空更迭,韓淨能感覺得到,卻不能真實的感知到經過了多久,相反的,她覺得只是睡了一覺而已,明明靈魂飄蕩了許久,卻還是記得上輩子的一切,一如昨日。
是的,上輩子她是一個活到二十幾歲卻遇劫身亡的商戶女兒,爹娘白手起家前她還小,所以當她有記憶起,家裡的日子就已經過得非常滋潤了,她從沒遇過這飯桌上只有一道菜的窘境。
「怎麼了?妞妞,妳沒胃口嗎?」
十三歲的妞妞出生後就一直沒取大名,自小母親韓氏就喊她妞妞喊到了現在,韓淨花了好半晌才記起這個名字如今已是她的,而眼前這對母子是她的娘親、她的弟弟。
韓淨放下碗,又被韓氏給塞進了手裡,「不行,妳得多吃點,好不容易病才好些。」
這妞妞小小年紀就夭折,莫不是被餓死的吧,就這菜色?
韓淨不知道妞妞怎麼了,總之是死了,而她這個飄蕩了百年的魂魄才會剛好有了軀殼得以重生。
妞妞能醒來被大夫喻為奇蹟,畢竟韓家沒錢給孩子治病,拿的藥治標不治本,能拖過十五歲怕都是華陀再世才有的本事。
如今,韓淨借體重生,身上的病痛是沒了,但再這樣餓下去,她如果下回再染病,那可就得再死一次了。
韓家一日兩餐,晚膳後韓氏會回到織布機前織布,韓家的小兒子韓緯則會坐在母親的身邊讀書,因為家貧點不起油燈,韓氏及韓緯會在有明月的夜晚在窗邊,就著小小的燭火織布及讀書。
韓緯雖然只有九歲,但十分認真求學,白天在天色泛白後便起床,在院子裡打張桌子,一邊看書一邊利用院子裡的黃土習字。
韓淨用手掌托著下顎看著這對母子,她不知道妞妞有沒有讀過書,不過看韓家這家境,應該是供不起兩個人讀書的,她上輩子家境不錯,是讀過書的,她想著要裝不識字,自己不知道能裝多久?
「娘,我也想陪著弟弟讀書。」
韓氏先是愣了愣,但也立即笑開,「妳肯讀書是好事,只是妳現在身子不好,等妳身子養好了再開始也不遲。」
韓淨很想告訴韓氏她的身子已經大好了,就是再不吃點營養的小命只怕保不了太久,可她沒想給韓氏太大的壓力,她能感覺得出來韓氏一個人要帶大兩個孩子有多辛苦,而這個家肯定是沒有男主人的,至少她目前沒見到過。
「好吧,其實我也就是閒來無事,想學學而已。」
「妳啊!這回妳一時興起又能維持多久?」
一時興起?所以之前妞妞是讀過書的?
韓淨試探著接著問:「娘,幹麼說得好像我總是鬧著玩一樣。」
「誰讓妳斷斷續續的讀過幾年書,字是識得不少,但我看真正的學問妳就沒嚼到肚子裡過。」韓氏也不是嫌棄女兒,就是調侃她罷了。
做為母親,她自己知道女兒從來沒有對一件事情認真過,但妞妞自小身子不好,韓氏便也由著她了。
知道原主識字就好辦了,韓淨可沒想現在就用功讀書,首要之務是她得先填飽肚子活下來要緊,只是瞧這家徒四壁的樣子,賣祖產做生意?先別說韓淨上輩子並不擅長做生意,就這個家能有祖產?
韓氏看韓淨無聊得緊,無奈一嘆,「這樣吧,讓阿緯先借妳一本書看,但妳不能看太久,晚些就得上床睡了,好嗎?」
韓氏這麼一提,韓淨倒有了主意,「不要,看阿緯的書無聊極了,家裡有沒有其他寫著字的東西,讓我讀讀。」
「其他寫著字的東西……」韓氏想了想,起身離開織布機回房裡,不一會兒捧著一個小木盒走了出來,交到了韓淨手中,「小心一點,這些都是地契之類的,別弄壞了。」
「好。」
韓淨的這張臉得天獨厚,雖然很瘦弱,但五官生得十分精緻,一雙圓圓的眼睛黑瞳佔得多,看起來就很水靈,小而挺的鼻尖微皺,再配合她一笑起來就像甜豆一樣的心型嘴,是個十分討喜的笑容,任誰看了都想抱抱她、揉揉她的頭。


趁著母親搭著鄰家大叔的驢車去了秦西城裡送布、韓緯在院子裡讀書,韓淨拿了柴刀就從後門溜了出去。
昨天她好好的把家裡的戶口文書看了一遍,但沒得到什麼幫助。
她知道家裡只有三口人,母親守寡立了女戶,所以她跟韓緯都是從母姓,是十年前來到這古河村落戶的,韓氏名下除了有這雖然很大但很破敗的房子,還有後院一片佔地不小的地。
韓淨剛重生之後就到後院看過了,是塊荒地,什麼都種不出來,昨晚她好奇的問了,說是母親剛來到這裡人生地不熟的,被牙行的中人給騙了,本想著能有塊地來耕作自給自足,沒想到卻是塊荒地,這才把日子過得這麼清苦。
韓緯沒有上學堂,都是韓氏教他讀書的,所以韓淨知道韓氏不僅僅只是識字而已,至於為何會落到如今這般田地,韓淨十分好奇,但她知道問多就可疑了。
借體重生這種事太駭人聽聞,若被人知道了,搞不好還以為她是什麼邪靈鬼魅,把她放火燒了,那她可太冤枉了。
韓淨曾陪著韓氏到家裡附近的溪邊洗衣,那小溪離家近,旁還有一大片的竹林,在韓淨想當賣祖產的「敗家女」當不成時,她就想著或許得想其他自力更生的辦法了。
上輩子韓淨有個哥哥手很巧,能用竹子編出許多精緻的東西,所以教過她竹編的初步技巧,還教過她怎麼自己編捕魚簍去溪邊捕魚。
那時他們兩兄妹前一晚放捕魚簍,隔日收回來,如果有捕到魚,哥哥就會在溪邊立刻烤了給她吃。
韓淨想著,這點本事她還是有的,要填飽肚子應該可行,就是得先做出個捕魚簍來,所以韓淨找到機會拿了柴刀就到竹林裡來了。
只是當她真的拿柴刀砍竹子時,才發現自己這小小的身軀根本就砍不動,她感到很挫折,在被她砍出了一條小砍痕的竹子邊坐了下來。
上輩子其實她也沒真的砍過竹子,不,該說是哥哥疼她,總是把竹子砍到差不多要斷了才讓她補上最後一刀,把砍竹子的功勞交給她,可如今她的身旁已經沒有哥哥了……
韓淨想到這裡,覺得十分感傷。
上輩子她出了事,爹娘該有多傷心,還有哥哥呢?雖然哥哥成了家有孩子了,但還是把她當成孩子在疼,他是不是也很傷心?
韓淨想著想著就紅了眼眶,她用力把眼淚眨出來,然後抬手抹去。不行,不能哭,她只能靠自己了,哭有什麼用?
「妳在哭嗎?」
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男孩的聲音,韓淨抬起頭,背光讓她看不清他的臉。
男孩低著頭,沒聽見她答話,又問了一次,「妳為什麼哭?迷路了嗎?」
韓淨翻了個白眼,正要反駁時,就聽見男孩笑了出來,「哈哈哈!這村子就這麼點大妳也會迷路,孩子就是孩子。」
韓淨一聽,整個火氣都上來了,她蹭地站起身,用力往男孩腳背上一踩,轉身跑開。
「喂!妳的柴刀沒拿!」
韓淨停下腳步,柴刀可是很貴的,家裡買不起第二把了,於是她走回來要撿。
男孩卻早一步把柴刀撿了起來,舉起了手,韓淨這才看清了男孩的長相,不僅容貌生得極好,穿的又是好衣料,想來是不知哪裡來的貴公子。
韓淨伸手要拿柴刀,男孩卻把柴刀舉得更高,她跳了幾回都沒能拿到,氣得抬腳準備再踩男孩一次,這回男孩眼明腳快,跳開了。
「妳這小姑娘看起來漂漂亮亮的,怎麼這麼剽悍?」
「你這人看起來人模人樣的,怎麼居然是個混小子?」
男孩被這麼一駁,一時還真回不了話,這小姑娘挺伶牙俐齒的。「是妳先踩我的。」
「是你先笑我的。」
「我又沒說錯,這村子就這麼小妳也能迷路,不是很好笑嗎?」
「誰說我迷路,我不過就是肚子餓,砍不動竹子了。」
男孩由頭到腳打量了她一眼,別說肚子餓,就說肚子飽她怕都是砍不了這竹子,還倔呢!
他由懷中掏出一塊用好幾層紙包著的餅,「餓了的話,我這有餅給妳吃。」
韓淨一看那,就知道那不是一般人家吃得起的餅,正要拒絕,就聽見男孩說了,「不過妳吃飽了,就得給我看看妳怎麼砍得了竹子。」
笑話,她不賭還不行嗎?韓淨撇撇嘴,扛著柴刀轉身就走。
男孩愣了愣,本以為這鄉下地方的野孩子肯定先把餅吃了,後頭不管砍不砍得了竹子,耍賴就是,沒想到這姑娘居然不理他,逕自走了。
「喂!妳不吃餅了?」
「我自己能弄吃的。」
「妳在竹林裡哪能弄到什麼吃的,就算要砍竹筍,這時間的筍子也都發苦不能吃了,得在日頭未出來之前就來砍才行。」
男孩曾經一時興起來砍竹筍,讓他早起是起不來的,可他一大少爺誰也不敢阻止他,只好特地留了兩根筍讓他自己去砍,結果那竹筍吃起來味道實在是……不說也罷。
「我砍竹子是為了抓魚,抓到魚我就有東西吃了。」
「抓魚?魚到市集上買就好了,還要自己砍竹子抓魚,妳傻不傻?」
韓淨白眼一翻,停下腳步,傻的是誰啊!她哪能不知道魚到市集買就有,但錢呢?他以為天上會掉銀子嗎?
韓淨決定不理會他,自己在竹林裡找著,剛才是她的失誤,忘了得找嫩一點的竹子才砍得動,反正她也只是做竹簍,無須太長的竹子,否則她拖回家也要費不少力。
而後,韓淨找到了根不是很高的竹子,她拿起柴刀就砍,樣子倒是有模有樣,但竹子依然沒多大的損傷就是了。
「小姑娘,我幫妳吧,我力氣大。」
韓淨沒理會他,看著已被砍出一條溝的竹子,相信多砍幾次能成的。
男孩見她倔強也不再說話,就撐著下巴看著她勞動,她不但倔也挺有毅力,砍著砍著還真讓她把竹子砍下一半多。
就在這時,男孩聽到竹子發出怪聲,他看了一眼竹子傾斜的程度,撲上前抱著韓淨就滾開,同一時間,竹子應聲倒了下來,就在他們兩人身邊一寸不到的地方。
韓淨嚇了好大一跳,看著眼前的景象驚魂未定,剛剛如果不是男孩把她拉走,她就要被竹子給壓著了。
她大喘著氣回過頭,看見了近在咫尺的男孩,發現他抱著自己的姿勢有點不妥,一句道謝便梗在喉嚨裡……
她整個屁股坐在男孩的胯部,男孩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抱著她的胸,妞妞這十三歲又沒啥營養的小身板當然不會有多渾圓的胸部,但握在手裡總也比個小籠包還大些,不可能沒感覺。
但男孩愣是維持這個姿勢抱著韓淨坐起身,呼了口氣,「差點妳就讓竹子給砸中了,聽說餓死鬼很醜的。」
韓淨豎起了眉,「放開!」
「妳這小姑娘是怎麼回事?我可是妳的救命恩人。」
「放開你的手!」
男孩也倔了,沒聽到一句道謝也就算了,她還凶巴巴的是怎麼回事?
「我就不放,妳能怎樣?」說完還收攏了雙手,不抓還好,這一抓還真的感覺到手心傳來軟軟的觸感,男孩低頭一看,這才知道韓淨究竟發的什麼脾氣,趕忙低頭認錯。「對不住,我沒留意到。」
「沒留意到?你抓了那麼久沒留意到?」
「妳全身上下就沒個三兩肉,我真的沒感覺到我抓了妳的……」
韓淨氣極,用力推開男孩兼甩了他一巴掌,這還不解氣,站起身看見男孩摀著臉發懵,又補了一腳,這才撒腿跑開。
只是,這一回她不但柴刀忘了帶走,辛辛苦苦砍下的竹子也忘了,等於白費了一番功夫不說,還被人不小心輕薄了。
男孩跌坐在地上,無語問蒼天,他究竟招誰惹誰了?救人一命卻被打巴掌,而且還又踢又踹的,這是什麼世道?

「妞妞!妞妞!」
「姊!妳在哪兒啊?」
韓淨跑出竹林就看見了韓氏,韓氏也看見她了,三步併作兩步上前就把她抱進懷裡。
「妞妞!妳嚇壞娘了,妳跑去哪裡了,怎麼不跟娘說一聲?娘還以為妳被壞人給拐跑了。」
「娘……」韓淨本來是有點委屈的,可她終究是二十幾歲的大姑娘了,不會像個孩子一樣哭鬧求安慰,只是噘著嘴喊了聲。
其實被韓氏摟進懷中時,她感覺到了已經失去很久的溫情,讓她想起了上輩子的母親,那個十分疼愛她、照顧她的母親。
上輩子她一心幫助家裡的事業,一直到了二十幾歲了也沒找到婆家,母親倒也不急著逼她,反而一直把她當個小姑娘一樣寵著,還說她不想嫁就別嫁,日後由哥哥那裡過繼個孩子來養都可以,只要她開心就行。
這輩子以妞妞的身體重生,她以為永遠失去這份溫情了,沒想到還能再次感受到。
韓氏緊緊地抱了她一會兒後便推開她,氣急敗壞地打著她的臀,「妳這壞姑娘,怎麼可以不跟家裡人說一聲就隨便往外跑,遇到壞人怎麼辦?」
其實韓氏打人一點都不痛,可是韓淨的心卻揪了起來,她知道韓氏的責罰並不是生氣,而是害怕她會出事、害怕會失去她這個女兒。
韓淨想起了她剛醒來時韓氏看著她的樣子,那淚水不只是擔憂而已,還有失而復得的喜悅。
最後,韓淨什麼也無法說,只回了一句,「娘,我把柴刀弄丟了……」
韓氏哭得不能自已,又把韓淨給摟進懷裡,「沒關係、沒關係,妳沒事就好了,只要妳在娘身邊就好了。」
是啊!她這輩子是有親人的,有娘親、有弟弟,她並不是孤單一個人,她是有人可以依靠的。
韓淨的心防終於打開,眼淚也止不住地落了下來。


柴刀對一個窮苦的家庭來說算是奢侈品了,當初韓氏也是撿人家不要的拿回來用,刀刃因為常年磨礪已經鈍去了大半,也就勉強能劈個柴而已。
這會少了柴刀,家裡連燒灶都麻煩,再買一把又是負擔,所以隔日韓淨還是回了竹林,想著或許還能把柴刀找回來。
只是當她回到丟了柴刀的地方,除了柴刀,還看見了那個討人厭的男孩。
男孩這回沒主動理會她,想著韓淨冷靜一天了,這回來總要記得道謝了吧,不承想韓淨目不斜視地走到他面前,彎下身子把她昨天遺留在這裡的柴刀撿起,然後轉身就走。
男孩憋不住了,出聲喊她,「喂!小姑娘,妳沒看見我在這裡嗎?」
「看見了。」
「既然看見了妳為什麼不說話?」
「我為什麼要跟你說話?」
「妳這……」男孩努力抑制住差點就要爆發的脾氣,指著她說:「我昨天救了妳,妳就沒一句謝?」
「君子施恩不望報,你是不是君子?」
居然跟他掉起書袋來了,男孩雙手交抱胸前,「我不想做君子,我就只想聽妳跟我道謝。」
韓淨也氣著了,轉過身瞪著他,「那我就是忘恩負義的小人,怎麼樣?」
男孩一時語塞,「……我到底哪裡招妳惹妳了?」
「你就是個變態!登徒子!」
「我昨日是不小心的,我都跟妳道過歉了。」
「你那是道歉嗎?你分明是反過來怪我身上沒幾兩肉,你根本沒有認真道歉。」
男孩想反駁,又想起自己的確曾經說過這樣的話,知道是自己理虧,只能抿緊唇。
韓淨見他不說話,轉身便要走。
「等等。」男孩又出聲叫住她。
韓淨心不甘情不願的回頭,「做什麼?」
「妳昨天砍的竹子。」
韓淨想起了自己昨天千辛萬苦才砍下來的竹子,她這身板砍竹子很累的,沒道理跟自己過不去,於是她走回到男孩身邊,這才發現她昨天砍的竹子已經變成了竹條。
男孩看見韓淨意外的表情,對她說道:「我昨天回去問了莊子裡的人竹子怎麼捕魚,他們猜妳可能想編個捕魚簍,我就讓他們先把竹子剖開抽條,能省下不少功夫,要不然就妳這小身板,抽完條天都黑了。」
韓淨看著那些竹條,倒不好意思再繃著一張臉,她彎下身子把竹條抱起,想著不說一句話就走也太不知好歹,便還是開口了,「多謝。」
男孩托著下顎看著韓淨,這小姑娘其實長得挺好看的……不要總是凶巴巴的話。
「這裡有石頭可以坐,就坐這裡編吧。」男孩好奇極了,想知道捕魚簍怎麼編,偏偏家裡的僕人沒這手藝,編個竹簍都不是很牢固,他才又跑來這裡等。
韓淨看了男孩一眼,在他身旁坐了下來,拿起竹條就開始編,她的手極為靈巧,動作十分迅速,看得男孩瞪大了眼。
「妳手真巧,教我好不好?」
韓淨睨了他一眼,「你這種大少爺腦子向來不靈光,學不會。」
「妳少看不起我。」
「本姑娘沒興趣收徒弟。」
男孩再次被氣得不輕,不知道怎麼會有這麼難侍候的小姑娘,「這整片竹林都是我家的,我家的就是我的,這竹子也是我的,妳編出的捕魚簍也是我的。」
哪來的紈褲子弟,居然耍起死皮賴臉這招來了?
韓淨毫不客氣地回敬,「你家就是你的?果然就是個沒體驗過民間疾苦的紈褲子弟!」
「妳罵我?」
「你不是嗎?」韓淨放下編了一半的捕魚簍,舉起雙掌放在男孩面前,「至少我用我自己的雙手付出勞力,你付出了什麼?還不是仗著你家有點錢。」
男孩從沒有被這麼數落過,不斷被韓淨這般反唇相譏,勁兒也上來了,「會編捕魚簍跟抓得到魚中間可還有著差距,我就等著看妳多能耐。」
「我自然是很有能耐,要不來打個賭?」韓淨挑眉。
「妳說,我賭了。」
「如果我能用這個捕魚簍抓到魚,以後這竹林裡長出來能吃的東西,我想採就採。」
「如果捕不到,妳就要乖乖順順的喊我一聲端哥哥,還要謝謝我救了妳。」
韓淨皺眉,「什麼端哥哥,我都幾歲了。」
「我叫張端,我看妳也沒多大,肯定比我還小,喊一聲哥哥不為過。」
韓淨扁了扁嘴,她現在的身體是十三歲的年紀,這個叫張端的男孩看起來也的確是比她大沒錯。「好,賭了。」
「擊掌!」男孩伸出手與韓淨擊了掌。
他很有自信,他見過的小姑娘沒一個有大本事,他就等著這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乖巧站在面前,用甜甜的嗓音跟他道謝,想到就覺得很痛快!
然而讓張端沒想到的是,隔日他們再來到溪邊,拿起前一日韓淨做好卡在石頭縫裡的捕魚簍時,竟在裡頭看見了兩條巴掌大的溪魚及幾隻溪蝦。
韓淨得意地朝他挑眉,「賭約還作數吧?能去你家竹林裡挖東西吃不?」
「竹林裡能有什麼東西?」張端好奇了。
「我可以帶你去看,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妳說。」
「如果有人問我捕魚簍哪來的,怎麼學會捉魚的,我會對人說是你讓你家僕人做的。」
張端不明白為什麼韓淨要隱瞞這種事,不過這也不是大事,他便點頭答應了。
韓淨得了他的同意,開心的提起捕魚簍,帶著張端走進竹林裡,張端傻傻的跟著,很快看見她熟門熟路的找到了一處地方,蹲在竹子邊就挖了起來。
「這是什麼?」張端看見韓淨挖起了白色蕈菇狀的東西,一臉不解。
「這叫竹笙,能吃的。」
「這是竹笙?」
韓淨用力點了點頭,「怎麼,沒吃過?」
「自然是吃過的,只是不知道長在這種地方。」
「竹笙跟竹筍一樣,生長得很快,在該採的時間裡不採就不能吃了,不過也難怪你這種富家少爺不知道,反正你想吃什麼莊子裡的僕人就會去買,還不如給我吃了養身子。」
張端困惑地看著韓淨,覺得她除了瘦弱些,看不出虛弱的樣子,「妳身子不好嗎?」
「先前生了場病,現在病好了得養身子。」
「喔,那妳採吧,好好養身子。」張端當然是看不上這些小東西的,再說願賭服輸,於是很爽快地任她採。
這突來的善意倒讓韓淨冷不了臉了,畢竟用人家的竹子做捕魚簍捕了魚蝦、又採了人家的竹笙,日前的誤會也該揭過了。
「那個……張少爺……」
「妳依然可以叫我端哥哥。」張端臉上堆起滿滿的笑意,其實他對姑娘家一向很友善,尤其是生得漂亮的姑娘,而韓淨絕對屬於漂亮的那一類。
「端……哥哥。」後兩個字硬是在嘴邊繞了好半天才說出口,韓淨最終還是勉強接受了這個稱呼,「多謝你日前救了我。」
「沒什麼,要不妳這麼漂亮的小姑娘被竹子壓傷,我可心疼了。」
韓淨聞言又冷下臉,果然,紈褲就是紈褲,就會嘴上輕薄人,韓淨狠狠瞪了他一眼,轉頭走了。
張端被瞪得莫名其妙,他又招誰惹誰了?


當韓淨提著捕魚簍回家時,韓氏是很驚訝的。
那日韓淨突然失蹤嚇著她之後,現在出門都會先告訴她一聲,稍早她聽韓淨說要去溪邊玩,沒想到竟會帶著魚蝦回來。
「妞妞,妳這魚跟蝦哪裡來的?」
韓淨知道母親一定會問,早就想好了說詞,「有一個大少爺做了捕魚簍要捕魚,可是他好笨,連捕魚簍也不會放,我就教了他,還說漁獲要分我一半。」
「大少爺?」韓氏疑惑,這村子裡當然也有日子過得不錯的人家,但要稱為大少爺好像只有一戶人家有資格。
「他說他姓張,住附近莊子。」
韓氏點頭,果然是他。
古河村是一個小村子,基本上村子裡發生什麼事,不用半晌的時間就會傳得全村都知道,更何況是日前搬來的大戶人家。
說是搬來也不準確,來的只有一個人,先前那個莊子裡頭只住了一對負責管理的老夫妻,後來又送來了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到鄉下來住,只知道是京裡人,這莊子是他們名下的產業,但主人家幾乎不曾過來居住。
「妳說人家不會放捕魚簍,妳又會了?」
「我陪娘去溪邊洗過衣裳,知道石頭縫裡常會有溪蝦,也會有溪魚擱淺啊!」
「真是人家送妳的?」
「當然,不信娘去問他,他還讓我叫他端哥哥呢!」
看來不是強迫對方給她的,那韓氏便也不多管,只是究竟是大戶人家的少爺,怕是走得太近對方家裡也不允許。
「我們跟張家不同,就算張公子是個好孩子,卻怕他家裡人……總之,以後還是別跟他走太近,娘怕妳受傷害。」
「娘,沒事的,他不敢把我怎麼樣,不過……我也不喜歡他就是了。」
「喔?為什麼?」
韓淨想了想,又氣鼓了腮幫子,「他說我長得好看。」
韓氏愣了愣,噗哧笑了出來,怎麼人家稱讚她好看她還不樂意了?
「娘,有什麼好笑的?」韓淨不依,跺了跺腳。
「他這不是稱讚妳嗎?」
韓淨也說不上來,只知道她就是不喜歡張端,「我就是討厭他!」
韓氏也不逼她,反正也是不同階級的人,日後也不會再有交集,喜不喜歡又如何?
「好好好,娘不說了,咱們不喜歡他,不要見他。」
韓淨重重點了個頭。
「妳很想吃魚?」
「嗯!我病好了之後就覺得嘴裡沒味道,吃什麼都不香。」
韓氏聽了難免傷感,妞妞正在長身體,又才大病初癒,本來就得給她吃些營養的,可家裡清苦,她實在買不了好吃的給妞妞補身子。
韓緯在一旁聽見了,有些傷心,他知道供他讀書是很大的開銷,於是走到母親及姊姊的面前,怯怯的說道:「娘,姊姊身子要緊,要不……我不要讀書了,去給大戶人家放牛或耕田,總能讓家裡日子好過些。」
韓氏聽了只覺得心疼,兒子的前程要緊,女兒的身子也要緊,她無法兼顧,卻也無法只偏袒一個人,她沒辦法為了女兒,讓兒子放棄讀書,也無法為了替兒子買習字的紙,就讓女兒吃不飽、養不了病,可最後的結果就是她讓兩個孩子都吃足了苦頭。
韓淨看著懂事的韓緯,也是一陣陣鼻酸,她說這些不是要讓這孩子心裡過不去,不過是擔心自己才剛活回來又這麼餓死了,可她知道她現在再說什麼這孩子都只會更自責而已,便不安慰他,改而以其他的方式勸他。
「韓緯,你是不是自己不想讀書了,要把這黑鍋給我揹啊?」
韓緯的眼淚已逼到眼眶,聽到姊姊這麼說,人都傻住了,「我沒有,姊姊!」
「那你說什麼不讀書了要去放牛?」
「可姊姊得吃點營養的補身體啊!」
韓淨提了提手裡的捕魚簍,斜睨了弟弟一眼,「我這不就想到法子給咱們家加菜了嗎?這捕魚簍還能用,我也已經跟張家的僕人學會編捕魚簍了,到時壞了我就再編一個,每天把捕魚簍放在溪裡,三不五時就能捕到魚,日子肯定會比之前好過,你還想繼續用這個藉口嗎?」
「我真不是這樣想的,姊姊……」
「那你還說?想利用我當藉口不讀書,是打算氣死我嗎?」韓淨說完,還誇張地拍了拍胸口。
韓氏怎麼會看不出來韓淨的用意,她欣慰地看著一雙兒女,覺得自己好幸運能擁有這麼一對聽話又體貼的孩子。
「我不說了、不說了,姊姊妳別生氣,可別又氣壞身子了。」
「那肯乖乖讀書不?」
韓緯用力點了點頭。
「嗯,我跟娘還等著你求取功名給我們過好日子呢,你可不能偷懶。」
「好!」韓緯抹去了滑到眼角的眼淚,給了母親及姊姊承諾,「我一定會好好讀書,讓娘跟姊姊過好日子。」
「這才乖。」韓淨揉了揉韓緯的髮頂,頗為滿意。
「姊姊補身子要緊,娘織布也辛苦,這魚我不吃,都給娘跟姊姊吃。」
韓氏搖了搖頭,十多年日子都這麼過來了,不吃葷也沒什麼,「我放在盆裡養著,都留給妞妞吃。」
韓淨把魚簍交給韓氏,又把竹笙放到她手裡,「娘,魚用咱們的盆可能也養不活,不如趁著新鮮吃了,還有這竹笙煮湯最鮮了,娘,我要吃魚湯。」
「好好好,我去院子裡挖塊薑來煮。」
「還有,咱們一家三口都要吃,若你們不吃,我也不吃了。」
「娘這不是擔心妳不能每天捕到魚嗎?」
「沒捕到就不吃,有捕到就吃,天天吃也會膩的,若真的吃不完,娘就把魚醃起來,很下飯呢!」
韓氏還是有些猶豫。
韓淨撒起嬌來,「娘,我餓了……」
「好好好,娘去做飯,妳等著啊!」見她堅持,韓氏也不多說了,難得家裡能開葷,她也捨不得一雙兒女看得到吃不到。
「嗯!」韓淨點了頭,然後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阿緯剛剛居然敢說他不讀書,我要去盯著他讀書習字。」
韓緯看著姊姊的笑容,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福運綿綿》全2冊

    《福運綿綿》全2冊
  • 2.《一夜春宵定終身》全3冊

    《一夜春宵定終身》全3冊
  • 3.《藥香良媳》

    《藥香良媳》
  • 4.《我在宋朝賣小吃》全4冊

    《我在宋朝賣小吃》全4冊
  • 5.《點夫成金》

    《點夫成金》
  • 6.田芝蔓×淺雪 雙書優惠套組

    田芝蔓×淺雪 雙書優惠套組
  • 7.《倒楣女配的逆襲》全3冊

    《倒楣女配的逆襲》全3冊
  • 8.《一覺醒來當皇子》全5冊

    《一覺醒來當皇子》全5冊
  • 9.《天下第一夫君》

    《天下第一夫君》
  • 10.《宮鬥全靠演技》

    《宮鬥全靠演技》

本館暢銷榜

  • 1.2022台北國際書展 藍海首賣套書

    2022台北國際書展 藍海首賣套書
  • 2.《路上撿個侯爺夫》

    《路上撿個侯爺夫》
  • 3.《冒牌夫人帶福來》

    《冒牌夫人帶福來》
  • 4.《天下第一夫君》

    《天下第一夫君》
  • 5.《宮鬥全靠演技》

    《宮鬥全靠演技》
  • 6.《旺宅小通房》全2冊

    《旺宅小通房》全2冊
  • 7.《除妖小吃貨》

    《除妖小吃貨》
  • 8.《祕藏太子》

    《祕藏太子》
  • 9.《嫁個錦衣衛》全2冊

    《嫁個錦衣衛》全2冊
  • 10.《佳媳神助攻》

    《佳媳神助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