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954

情人祕密多之《無三不成婚》

  • 作者米樂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6/07/15
  • 瀏覽人次:3686
  • 定價:NT$ 200
  • 優惠價:NT$ 158
試 閱
活了二十三個年頭,她第一次覺得自己這般值錢,
為了幫弟弟籌措三百萬美金的醫療費,她衝動地與他做交易,
以半年為期,讓他買去她的時間,與他成為假情侶,
只是他對她的好,出乎她的意料,不但帶她與他祖父共進午餐,
就連他的好友圈、公司上下也都知道有她這號人物的存在,
他甚至大方宣佈終結單身,讓這場無關乎情愛的利益行為中,
渲染上玫瑰色的色彩,更令她深陷其中,難以自拔……
然而這樣的行為卻引來痴心等候他的前女友的反彈,
不只挑釁、叫囂,還惡毒的說出她不過是他玩玩的對象而已,
這話正中要害,殺很大,她才記起這是場交易,
身為小三之女,她也配他不起,
正當她想對假女友一職提出卸任的要求時,
他卻要她升職當他真女友,甚至嫁他做老婆?!
米樂出生在中部一個小鄉鎮,O型,
有人說O型的人,個性開朗樂觀又帶點小耍寶,
不過這些特質好像在米樂身上完全看不到,哈!
(娘:這不是耍寶,那什麼才叫耍寶?)
小時候的願望是買下所有我喜歡的漫畫書,
現在的願望是寫下更多感人動人的愛情故事與朋友讀者們分享,
我是米樂,請多多支持,謝謝!
再聚首的緣分

一直覺得人與人的緣分很奇妙,有時候失聯很久的人,總會在沒想到的不經意間再相逢,讓彼此得到接起緣分的機會,像小編某天一大早整個人放空的等公車準備去上班,一上車,竟然遇到好久不見的小學同學,若對方已成為帥哥還事業有成兼單身,或許就可以來段羅曼史中的經典再續前緣……
這種好事當然沒可能發生在小編身上,不過能和以前的朋友再相逢也是種緣分,總之,小編很開心的和她聊了好一會並且交換了聯絡方式,感謝網路時代的方便,之後更約定了各種吃喝玩樂的聚會,一度斷掉的緣分因此重新被牽起,原以為結束的故事也開啟了新章節。
芳妮《財妻帶種逃》也是個再聚首後重新牽起緣分的故事,女主角舒亦帆和男主角韓凱,在學生時代曾有一段過去,從彆扭的韓凱為了面子隱藏真正心意、玩笑似的交往交易開始,到因為現實的阻礙而突兀結束,畫下休止符。
學生時代單純青澀、又酸又甜的初次戀愛,很多時候就這樣隨著時間過去成為一段腦中的回憶,然而對韓凱來說,這段感情始終停留在原地,當他們再度聚首,那些原以為逝去的愛情再度席捲而來,只是舒亦帆當年不辭而別的心結仍未解開,加上她又對韓凱隱藏了一個天大的祕密,當所有的祕密被公開,舒亦帆還有辦法繼續逃下去嗎?韓凱又用什麼樣的方式解開她的心結?
不只舒亦凡身懷祕密,另外在黎孅《人妻有閨怨》中,男主角是電視上當紅的男演員,和女主角祕密結婚後,因為丈夫忙碌而常常獨守空閨的女主角,為了見自己的老公竟得假扮粉絲參加見面會,這對夫妻間又藏有什麼樣的祕密呢?
而米樂《無三不成婚》裡,女主角和男主角因為一場交易而假扮情侶,只是男主角十分入戲,不但將女主角帶入自己的生活圈,讓他身邊的好友們、以及公司上下都知道她這號人物,更連長輩都帶去見了,男主角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他們又各自向對方隱瞞了什麼祕密?
愛情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事情,這三對情侶之間到底藏有多少祕密,想知道最終的解密結果,千萬別錯過,甜檸檬主題書「情人祕密多」,7/15邀你一同挖掘真相!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1章
星期五晚上七點,一個高大英挺的男人來到了知名飯店的三樓,他走出電梯,往西餐廳方向走去,才剛進入餐廳,手機鈴聲響起,看了下來電顯示,是工作上的電話,因此他走到餐廳大門與櫃台之間的等候區接聽電話。
沒多久,電梯門再度打開,藍思沅跟著同父異母的姊姊藍君俐走出電梯,同行的還有藍君俐的好友郭子琪,三個人前往西餐廳。
來到餐廳門口,藍君俐瞥見站在餐廳等候區講手機的男人側影,露出了一抹冷笑,隨即伸手擋下正要走進西餐廳的藍思沅。
「藍思沅,身為姊姊我要再次提醒妳,妳今天晚上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待會兒跟嚴紹凡相親時,絕對要使出渾身解數勾引他,讓他看上妳,跟我們藍家成為親家,就算相親沒有成功,妳也要跟他保持友好關係。也就是說不管嚴紹凡今晚對妳提出什麼要求,哪怕是他開口要妳陪他一整個晚上,妳都要答應他,哄他開心,這種事妳常常做,應該不用我再多說什麼吧。」
藍君俐的話讓藍思沅臉色微僵,而且,她不懂君俐姊後面那幾句話是什麼意思,她明明是第一次相親,君俐姊應該也知道不是嗎?難道她是故意說這些話讓自己難過?只是,就算心情很難受,可她沒得選擇,於是什麼話也沒有多說,微低著頭,直接走向餐廳櫃台。
「小姐,請問是幾位呢?」男服務生微笑的問著。
「我叫藍思沅,應該已經有訂位了。」她只被告知相親的地點和時間,不過她猜應該有事先訂位。
「藍小姐是嗎?我馬上替您查看。」男服務生說著。
「不用查了,她跟我是一起的,201包廂。」
一道極為冷漠的低沉男聲從旁邊傳來,藍思沅轉過臉看向說話的男人,頓時呆住,是嚴紹凡,也是她今晚的相親對象。
她不知道他是何時站在這裡的,驚嚇之餘也不禁想到,剛剛君俐姊說的那些話,他是否都聽到了?
至於藍君俐,在藍思沅進入餐廳後也沒多待,和好友郭子琪往西餐廳附近的日本料理店走去。
郭子琪心中有著疑惑,「君俐,剛剛站在餐廳等候區講手機的那個男人看起來很像嚴紹凡耶。」
「不是很像,那個男人就是嚴紹凡。」藍君俐肯定的說。
儘管嚴紹凡不認識她,可是在許多公開場合上,她已經見過他多次了,那個男人是那樣的高大英挺,卓爾不凡,俊帥迷人,在她心中就像神一般的存在,因此她一眼就認出他了。
「他就是嚴紹凡?那他剛剛肯定聽到妳跟妳妹妹說的那些話,聽到了那些話,萬一他把妳妹妹當成很隨便的女人,妳妹妹跟他的相親能成功才怪!」郭子琪實話實說。
「我就是故意要砸了這場相親。」藍君俐說得很直白。「藍思沅算什麼東西,也不看看自己的身分,只是小老婆生的小狐狸精罷了,居然還妄想成為第一豪門的少奶奶,她想都別想,我不可能讓她如願的!」
好友的一番話,讓郭子琪頓時明白了,「原來如此,怪不得妳會把她打扮得像在酒店上班似的。」不端莊不時尚就算了,模樣還很庸俗。
不過,也難怪好友會如此怨恨和嫉妒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了,藍君俐本來就很討厭藍伯父在外面養小老婆了,再加上藍思沅就算被刻意畫了個俗不可耐的大濃妝,小巧的臉蛋依舊很漂亮,難怪會被嚴家給挑上,至於藍君俐則隨了藍伯父,長相一般般。
「不過君俐,這麼一來,妳要怎麼跟藍伯父交代?藍伯父特地要妳替藍思沅好好打扮,應該是很看重和嚴家的這場相親,現在不成了,怎麼辦?」
「我爸他只是想要結個有錢的親家罷了。」她大學畢業後在自家公司上班也六年了,因此很清楚公司的情況,特別是這兩年,公司的營運每況愈下,與其一直向銀行借貸,不如找個有錢集團當親家,一起合作。「全台灣有錢的男人多的是,像已婚的中年人想在外面養個小老婆,還有那種六、七十歲的大富豪總是喜歡老牛吃嫩草,想娶個跟孫女一樣年紀的女人當續弦。這些人就非常適合跟藍思沅那個女人做配對,我會再找時間另外替她安排相親的。」
藍君俐的這番打算,還有那陰狠的表情,就連當了她多年好友的郭子琪也感到有些害怕,只能慶幸她不是自己的姊姊,不然自己肯定天天作惡夢。
說來藍思沅也是命不好,哪兒不去投胎,偏偏來當藍君俐的妹妹。
「不過我很好奇,藍思沅和她媽媽不是都沒有跟妳家這邊有所往來,怎麼會突然被安排跟嚴紹凡相親呢?」比起其他小老婆跟孩子又爭公司又爭家產的,藍思沅和她媽媽周明秀可說非常的安靜無聲,再加上藍伯父對他們也不是很上心,因此不常被提起。
藍伯父不是只有一個小老婆,許多年前,一名江姓的美豔女明星被爆為了某富商而和丈夫離婚,那個富商就是藍伯父。這些年來,藍君俐沒有少罵已經隱退的江姓女明星,只因那個女明星後來又為藍伯父生下一子一女。
老實說,常聽藍君俐提起這些事,郭子琪就有些慶幸自己的爸爸只是個銀行襄理,而不是什麼企業老闆,不然爸爸在外面養了一個又一個小老婆,生了那麼多個孩子,還真是讓人很無言呢。
「因為藍思沅那個就讀高中的弟弟現在躺在醫院裡,好像快死了,她希望我爸支付龐大的醫藥費,那她就得乖乖聽從我爸的安排,哪怕是要她嫁給八十歲的老頭子,她也不能拒絕!」藍君俐話說得很狠,但也是事實,她爸現在的確是把藍思沅當成可以為公司掙來不錯合作對象的工具。
之後她們進入日本料理店,便不再提起關於藍思沅的事了。
西餐廳的201包廂裡,女服務生在送上菜單的同時也送上兩杯水。
「我們先不點餐,需要的時候再跟你們說。」
「是。」餐廳以客為尊,女服務生微笑著將菜單收回,然後走出包廂。
藍思沅在嚴紹凡和女服務生說話時,抬眸看了他一眼,本人跟雜誌上刊登的照片一樣,俊美高貴,哪怕只是看一眼而已,都能清楚感受到他身上與生俱來的貴氣和威嚴。
但此刻,他英俊的臉上滿是冷漠,還有從剛剛到現在,他沒有正眼瞧過她,也沒跟她說上一句話,因此氣氛有些凝重。
藍思沅忐忑不安,她猜嚴紹凡應該聽到君俐姊在餐廳門口跟她說的那些話了,她本以為君俐姊說那些話只是想要讓她難過,看來君俐姊是刻意說給嚴紹凡聽的,很明顯就是不想讓這場相親成功。
其實,君俐姊不需要這麼做,這場相親也不會成功的。這也是為什麼明知道君俐姊是想讓她難堪,才叫她穿上這麼暴露又毫無格調的小禮服,她卻沒有拒絕。
只是她不太明白,嚴紹凡若是因為君俐姊說的那些話而生氣,怎麼還會進來包廂,而不是轉身離開呢?
不過不管原因是什麼,他剛剛沒有直接離去,對她而言勉強算得上是好事。雖然她不知道嚴家跟父親的公司是否有生意上的往來,可是她知道,就算相親沒成功,也不能打壞關係。
嚴紹凡,國華集團的少東,同時也是國華金控的總裁,而嚴紹凡本人更是被稱為財經界的天之驕子,出身好、家世優、能力強、相貌英俊,最重要的一點,今年三十歲的他目前單身,因此被票選為最有魅力的黃金單身漢,她記得雜誌上是這麼報導的。
至於為什麼會跟這位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相親,她自己也很驚訝。
半個月前,媽媽跟她說,父親曾要了一張她的照片。因為國華集團的嚴董事長在一場喜宴上看見老朋友開心娶孫媳婦,讓他很羨慕,因此決定要替大孫子嚴紹凡安排相親,並當場說了,凡是對他大孫子有興趣的年輕未婚女孩,可以把照片送到他的辦公室。那時她父親恰巧也在場,因此把她的照片送過去,媽媽怕她不同意,又怕父親生氣,偷偷給了照片之後再跟她說這事。
她聽完後沒有不高興,只是覺得父親白費心機了,畢竟國華集團是台灣四大財團的龍頭,和她父親所經營的公司規模有著不小的差距,何況她只是父親的私生女,像嚴家那樣的豪門會看上她才怪,因此她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
沒想到今天下午接到父親的電話,要她請假並立刻到公司找他,去了之後發現君俐姊也在,父親要君俐姊幫她好好打扮一番,準備晚上要跟嚴紹凡相親。聽到這番話她很訝異,也不懂嚴家怎麼會看上她,還是每個送照片過去的人,都會被安排跟嚴紹凡相親?
離開父親的公司後,君俐姊打電話找來好友郭子琪,她猜君俐姊大概是不想跟她獨處,因此多找一個人來作伴,那之後她們幫她挑選了身上這套紅色小禮服,又做了造型和化妝,就驅車趕來餐廳。
在女服務生離開後,包廂裡的氣氛頓時變得很安靜,藍思沅不知道嚴紹凡想要做什麼,她伸手端起桌上的水喝著,試圖緩解自己的緊張。
嚴紹凡表情深沉地看著低頭喝水的藍思沅,腦海裡卻想起了那張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有張柔美姣好的白皙臉蛋,眼眸清亮,面帶微笑,雖然不至於傾國傾城,但笑容很單純、恬靜美好,讓他沒來由的產生了一種想法,希望照片上的女孩哪天也能對他笑得這麼純淨可人。
現在,照片上的女孩就坐在他的對面,原本的清秀佳人因為化了濃妝的關係,加上打扮性感,變成了一個看起來雖然漂亮卻很俗豔的女人,若不是那雙烏黑圓亮的眼睛,他真的會覺得自己認錯人了。
是他不該有所期待,以至於感到如此失望,然而一想起今晚的相親對她而言只是一項任務,嚴紹凡的內心猛地竄起一把怒火。
他已兩年沒有女友,前一任女友是女明星蕭卉。
蕭卉以前是走秀的模特兒,之後進入演藝圈。他和蕭卉交往三個月,被週刊「準確」拍到兩人約會畫面的次數實在太多了,每次都成為八卦週刊的封面,讓他煩不勝煩。
而知名度大增的蕭卉,在被媒體訪問時屢屢提及自己閃婚的可能性很大,儘管她事後說那是記者先問的,她才回答,但他已經失去耐性了,也不喜歡被利用的感覺,因此沒多久便和蕭卉分手。
好友尹世駿對於他兩年沒有女友,開玩笑的說太久沒有女人,對身心發育有害。都幾歲了還發育咧,他只是懶得再去理會和應付那些虛情假意的女人,索性把時間和精力全投注在工作上罷了。
但比起蕭卉,他覺得眼前的女人更可惡,至少蕭卉是正大光明的利用他,而她呢?從剛剛到現在,那雙漂亮的晶眸一直露出無辜又無奈的眼神,真是太可笑了,若真的無辜,她豈會接受家人的安排,還刻意打扮一番之後才來赴約,甚至不管要她做什麼她都會答應。
嚴紹凡此刻有種被眼前的小女人給玩弄了的感覺,因此看她的眼神也就更冷了幾分。
他不該來的,簡直是在浪費時間,可偏偏有人還拿起水杯,若無其事的喝著水,看來當真是做慣了這種事,就算被他知道她是有目的的答應相親,卻一點也不在乎!莫名的,他心中的怒火更盛了。
嚴紹凡雙唇一抿,似笑非笑的說道:「我不懂,妳怎麼還坐在椅子上?」
藍思沅愣了一下,他的意思是要她離開嗎?她將手中的杯子放到桌上。
其實也不能怪他會這麼生氣,換個立場來看,若今天她的相親對象是懷有目的而來的,她也會感到不高興。不過離開之前,她覺得應該跟他說聲對不起,不管他要不要接受她的道歉。
只是,她還沒有開口,嚴紹凡又說話了。
「還不過來我這邊?」
藍思沅完全怔住了,因為他說話的語氣和神情充滿著嘲諷和不屑,這下她完全確定他是真的聽到君俐姊跟她說的那些話了。
嚴紹凡見她依舊坐著,沒有動靜,出色的俊顏冷冷地哼笑一聲,「難道說,妳不想完成任務?剛剛令姊不是說了,不管我要妳做什麼,妳都不能拒絕,哪怕是要妳陪我一整個晚上都行,不是嗎?」
藍思沅全身僵硬,這一刻,她很想奪門而出,雖然她的確是因為他的身分地位而答應相親,但他也不必把她說得如此不堪吧!她並不是自願前來相親,而是因為……
餐桌下,她小手握得緊緊的,但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弟弟儘管身體不適,每次見到她依然撐起笑容,她就感到心疼不已,緊握的小手緩緩地鬆了開來。
她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不過她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搞砸這場相親,至少不能讓他生氣的離開,因此她起身走到嚴紹凡身邊,低頭道歉。
「對不起,嚴先生,我很抱歉我姊姊的話讓你感到不開心,我在這裡向你道歉。」她的確該為自己不是真心真意跟他相親而道歉。
「怎麼突然道歉了?是因為就算相親不成功,也一定要跟我保持友好關係,是這樣嗎?」嚴紹凡眉一挑,訕笑了一下,「那還真是辛苦妳了,為達到目的,還得費這樣的心思。」
藍思沅沒想到自己的道歉會讓嚴紹凡更加不高興,看來就算她解釋了也沒用,因為在他眼裡,她已經是個有心機的女人。
嚴紹凡的確是生氣了,他看著走到他身邊的藍思沅,儘管塗上厚厚一層妝,但遮不住她身上那股清純的氣質,那雙明眸依舊美麗,只是在這看似單純的外表下,心思卻跟其他女人並沒有兩樣。剛剛他對她說那些話後,見她表情有異,還以為是自己誤會她,但下一刻,她已經起身走到他身邊了。
真的不管要她做什麼,她都會點頭答應,哪怕是陪他一夜?如果今天的相親對象不是他,而是其他男人,她也會這麼做,是嗎?
也許是太過失望了,嚴紹凡一下子管不住自己憤怒的情緒,伸手抓住了她的手。「不是要勾引我?還呆站著做什麼,別浪費時間了。」說完,他將她拉向自己。
藍思沅沒想到他會突然抓住自己,而突如其來的拉扯讓她整個人往前踉蹌了幾步,胸部差點就撞上他的臉了,此時兩人靠得很近,她緊張的心跳加快,再加上手被抓住,也讓她無法動彈。
嚴紹凡也沒想到兩人會靠得如此貼近,但不得不說,這件俗豔的低胸紅色小禮服穿在她身上,襯得她原本就白皙的肌膚看起來更加的白皙細嫩,而那裸露在自己眼前的雪白半乳,乳溝深邃,胸形美好……
意識到自己居然欣賞起眼前女人的好身材,他神情一黯,冷冷的道:「看來妳很有勾引男人的本錢。」
藍思沅紅了臉,除了羞愧,也感到生氣,因此她伸出右手,擋在自己的胸前,只是她這樣的舉動,在嚴紹凡看來是多餘的。
「幹麼要遮住,欲拒還迎?」
從剛剛到現在嚴紹凡不斷地羞辱她,儘管藍思沅告訴自己別去在意,想想自己為何會答應相親,但心裡還是覺得很難受,眼裡頓時泛上一層水氣。
嚴紹凡當然也看到她臉上那抹看似難過的神情,儘管他認為是自己看錯了,畢竟是她自己走過來想要勾引他的不是嗎?但見到那雙明眸閃著淚光,他那因為生氣而想捉弄她的念頭頓時全沒了。
雖然他很清楚,眼前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他為她感到心軟,但他還是無法真的見到她落淚。
為什麼?就因為那張照片?他在心裡苦笑了一下,回去後,他會馬上將那張照片丟進垃圾桶。
嚴紹凡放開了她的手,表情冷漠,語氣也是。
「如果妳此刻裝難過的表情,是想要引起我的憐憫,我只能說妳白費心機了,因為像妳這樣的女人,讓我很倒胃口。」現在,他不想再跟眼前的女人有任何牽扯了,「我就明確跟妳說了,妳就算在我面前一絲不掛,依然引起不了我的興趣!」
說完,他站起身,直接從另一個方向走向包廂門,然後開門離去。
當藍思沅穿著一身輕便服裝走進「日出」咖啡店,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二十坪大的咖啡店,因為是非假日,加上時間晚了,此時店內只有兩個客人。
丁孟唯站在吧台內,一見到藍思沅走進來,露出一臉驚訝。丁孟唯是咖啡店的老闆,藍思沅則是店內職員,兩人從大學時就是超級好麻吉了。
「思沅,妳怎麼來了?相親這麼快就結束了?」丁孟唯問著。
藍思沅下午請假,因為被安排去跟國華金控總裁相親,她以為應該會到很晚,結果藍思沅還換了衣服才來咖啡店,那不就表示相親結束得很早?
關於藍思沅的父親拿她的照片送去嚴家一事,丁孟唯是知道的,對於有錢人用這種方式挑選妻子,她很不以為然,又不是天子選妃,真的太誇張了。
「嗯,相親很早就結束了。」藍思沅淡淡的說著,「我知道妳想問什麼,我這麼快回來,答案當然就是相親失敗。」
「相親真的失敗了?」雖然她對嚴家這種天子選妃的方式感到不齒,但是出於私心,她仍希望好友的相親能成功,畢竟若能嫁進豪門,從此藍思沅跟她媽媽、弟弟也就不用這麼辛苦過日子了。
藍思沅表情很平靜,「本來就不可能會成功,那是國華集團耶,對方又是個大總裁,怎麼可能會看上我。」
「妳是哪裡不好?長得甜美,個性溫柔,一看就知道未來肯定是個賢妻良母,我若是男人,早就把妳給娶回家了,那個叫什麼嚴紹凡的,根本就是眼睛去糊到蛤仔肉!」丁孟唯替好友抱不平。
藍思沅忍不住笑了,丁孟唯的個性一向直爽又大剌剌的,跟好友這樣說說話,她的心情好多了。
一個小時前,在嚴紹凡離去後,她也沒有多待,離開餐廳搭車回家,換下禮服、把臉洗乾淨,然後到廚房替自己煮了碗麵。
吃完了麵,她想著晚上的事,本來相親就不可能會成功,但她這樣算是搞砸了吧?如果爸爸知道嚴紹凡最後是不悅的離開,應該會很生氣。
只是嚴紹凡看起來那麼討厭她,最後說的話也很傷人,在那種情況下,想要跟他保持友好關係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她想過了,就算君俐姊沒有在餐廳門口說那些話,最後的結果也是一樣的,肯定失敗收場,畢竟她和嚴紹凡不管是出身還是家世背景,都相差太多了。
也許,嚴紹凡會那樣的討厭自己,不只是因為君俐姊說的那些話,有可能也是他本來就瞧不起她吧!
不過都結束了,她想再多也沒有用,反正以後也不會再跟嚴紹凡見面了,因此她決定把今天相親的事全給忘了。
雖然藍思沅請了假,不過她不想無聊的待在家裡,因此還是來到咖啡店,順便幫忙一起收店。
「對了,怎麼沒有見到曉涵呢?」剛剛一直在說相親的事,藍思沅現在才注意到。曉涵是晚上的工讀生,白天的工讀生是姿庭。
一提起這個,丁孟唯還沒說話就先歎了口大氣。「半個小時前,王泰明那傢伙又來了,不只客人被嚇跑,曉涵也被他那流氓樣給嚇到了,因此我剛剛讓她先下班,看來我可能又要重新找晚班的工讀生了。」曉涵才來工作十天,之前的女工讀生也是被嚇跑的,因為只是打工,誰都不想惹麻煩上身。
「王泰明又來了?那麼孟唯,妳有沒有報警?」
「妳也知道,那傢伙其實也沒做什麼實質性的破壞行為,完全奈何不了他。」
丁孟唯語氣很無奈,因為王泰明並沒有毀壞店內任何東西,每次都只是進來叫囂個幾句就離開,不過他這麼一鬧,店內客人全被嚇跑了,甚至還有客人事後問她是不是欠了高利貸,讓她快氣死了。
「孟唯,我覺得還是要報警才對,哪怕只是去警察局備案,也不能姑息他,不然我怕他會愈來愈囂張。」
「妳說的也是有理,我知道了,下次那傢伙再敢找上門,我馬上報警。」丁孟唯認同好友說的話。
一提起繼兄王泰明,丁孟唯就感到頭疼。
她的父親很早就去世了,十一歲那年,媽媽帶著她和王叔叔再婚了,她跟長自己五歲的王泰明成為繼兄妹,不過她大一的時候,媽媽跟王叔叔離婚了,她們母女兩人相依為命,日子過得還算不錯,只是沒想到媽媽會在一年前,也就是她大學畢業前幾個月發生意外而過世,畢業後成了社會新鮮人,她決定用媽媽的存款以及保險金開咖啡店。
決定開店後,她馬上找好友藍思沅來幫她,別看藍思沅長得文文靜靜的,其實是個很厲害的會計高手,對數字敏銳度很高。
她和藍思沅是唸同所大學,不過她唸的是外文系,而藍思沅則是會計系,她們兩人是大二時在咖啡店打工認識的,那個時候店長都把店內帳務交給藍思沅負責管理,她作帳仔細又清楚,而她只要看到一堆數字就眼花,所以她把財務都交給思沅去管理,從租店面到店內裝潢,以及購買器具等等的支出,藍思沅都處理得很好,讓她覺得藍思沅真的很厲害。
本來她只打算聘請藍思沅半年而已,畢竟藍思沅已經幫了她很多,她實在不好阻擋藍思沅的前途,以藍思沅的能力,去大公司一定會有很好的發展。
只是沒想到三個月前可愛的小豪心臟病發住進醫院,初時小豪的病情很不穩定,只要周阿姨從醫院打電話來,藍思沅就得趕去醫院,這點讓藍思沅很感謝她,畢竟若是在一般公司就職,恐怕就沒有辦法隨時趕去醫院。
真是的,她們之間哪需要這麼客氣,小豪是思沅最愛的弟弟,也就等於是她弟弟。
至於王泰明,也不知道他從哪裡知道她母親過世後有保險金,因此找上門來說他也有繼承權,要她把財產分一半給他,也不想想當年就是因為他都退伍了,卻不肯好好找份工作,反而一整天跟朋友鬼混,只會跟家裡要錢,媽媽和王叔叔才會為錢發生爭吵,最後離婚的。
因為這事,她還去找律師詢問,律師解釋繼子跟養子不同,法律規定養子女才有繼承權,萬幸的是母親和王叔叔再婚後,並沒有對王泰明辦理收養手續,因此王泰明不是她媽媽的養子,當然也就沒有資格繼承遺產。
但有些人就是愛耍無賴,王泰明才不管法律上的規定,非要到錢不可,好幾次直接開口跟她要錢,說什麼只要給他一百萬,他就不會再來找她了。
先別說她身上根本就沒有那麼多錢,就算有,她又不是有病,幹麼把錢給一個整天游手好閒的傢伙?也因此,王泰明那傢伙動不動就上門來鬧一鬧,讓她快煩死了。
小豪生病,藍思沅相親失敗,而她則有個很渣的前繼兄來惹心煩,丁孟唯不由得感歎,怎麼她和藍思沅兩人都沒有好事發生呢。
忽地,她想起一件事,從抽屜拿出兩張頂級運動健身俱樂部的免費招待券。
「思沅,讓我們把不愉快的事全拋到腦後,明天早上,我會讓姿庭提早半個小時到咖啡店做開店準備,我們就去好好做運動流汗一下。」
藍思沅知道這間健身俱樂部,聽說年費貴得嚇人。「孟唯,妳哪來的招待券?」
「這是我們店裡的熟客許先生今天晚上拿給我的,說是客戶送的,不過他本身對運動不感興趣,因此把這兩張招待券送給我了,我在網路上看過報導,那裡的健身教練個個年輕帥氣、身材健美,我都等不及要做去運動了,說不定明天我的春天就來了,呵呵。」丁孟唯看著招待券,笑得很樂。
藍思沅很喜歡丁孟唯這種生性樂觀的個性,就算上一秒被王泰明給氣到咬牙切齒,但下一秒馬上就可以笑得很開朗,雖然她對做運動也沒有多大興趣,不過倒是可以去好好流個汗,轉換心情。
「孟唯,明天我一早會先去醫院看小豪,之後我們再會合。」
「那我就在俱樂部門口等妳。」
「好。」
星期六早上八點半,藍思沅和丁孟唯一起來到健身俱樂部,她此刻穿在身上的健身服是丁孟唯借給她的。
昨晚回家後,她才發現自己衣櫃裡只有學校的體育服,她想應該沒有人會穿學校的體育服去做運動吧,因此她打電話給丁孟唯,丁孟唯以前是某健身房的會員,因此她有多套機能性的健身服。
丁孟唯帶來的三套健身服其實大同小異,都是無袖貼身的款式,差別只是領口高低的不同,最後她挑選一套黑色的健身服,露出一截腰身,比起昨晚暴露的低胸小禮服,這件好太多了,至於丁孟唯則穿上紫色健身服。
藍思沅第一次來到這種健身俱樂部,因此感到很新鮮,而身旁的丁孟唯似乎已經找到了她的春天。
「思沅,我們過去那邊做運動。」
藍思沅看著那區全都是鍛鍊手臂的舉重類運動器材,有些怯步。
「孟唯,我想我應該舉不起任何東西,我去那邊的跑步機跑步就行了,妳不用在意我,妳就過去那邊做運動。」她知道丁孟唯喜歡愛運動的男人,而那邊那個男教練的體格相當壯碩,怪不得會吸引丁孟唯的目光。
「妳一個人真的沒有問題嗎?」
「只是在跑步機上跑步而已,哪會有什麼問題。」
「那好吧,如果有什麼事,就過去那邊找我。」
之後丁孟唯走去舉重類的運動區,而藍思沅則走到前面的跑步機區。
不愧是全台灣最頂級豪華的健身俱樂部,數十台各式各樣的跑步機,相當的壯觀,正當她猶豫該挑哪台跑步機做運動時,有個男教練走到她身邊。
「小姐,妳是第一次到我們俱樂部嗎?」
「對。」藍思沅微笑點頭。
之後兩人梢微交談了下,男教練叫吳少凱,約莫三十歲左右。
「藍小姐,第一次來做運動,跑步機是不錯的選擇,不過妳之前很少做運動,因此我會建議妳先到旁邊做一些熱身的伸展運動,這樣做完運動後才不會肌肉痠痛。」
藍思沅跟著吳少凱走到旁邊,她照著他的動作開始做熱身運動,幾個動作下來,他喊了幾次停,然後走到她身邊,以她的動作做得不標準為由伸手替她喬姿勢。
沒多久,藍思沅就覺得有點怪怪的,對於吳少凱的貼身指導她感到很不自在,就像現在,吳少凱站在她的身後,雙手直接抱住她的腰身,要她身子蹲低一點。
正當她想找個藉口去找丁孟唯時,旁邊傳來一記冷沉的男聲—
「藍思沅,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嚴紹凡的出現讓藍思沅驚愕地站直了身體,她比他更想問這個問題,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她昨天才想著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嚴紹凡,結果才隔不到二十個小時,居然又見面了。
而一旁的吳少凱很驚訝嚴紹凡居然認識藍思沅,見到嚴紹凡冷冷地盯著自己,他心中一驚,連忙說道:「嚴先生,藍小姐的熱身運動做完了,我還要去指導其他人,先離開了。」一說完就趕快落跑。
嚴紹凡不只是俱樂部的會員,同時也是股東之一,這事雖然沒有公開,不過他們當職員的都曉得,早知道嚴紹凡認識藍思沅,就算藍思沅長得再怎麼迷人,他也不敢去碰。
只是他的後悔來晚了,當天下班前他被經理叫到辦公室,經理先給他看兩個女客人投訴他性騷擾的報告,另外也給他看他教藍思沅做熱身運動的監視器畫面,那也是性騷擾證據,最後吳少凱主動提出辭呈,不過這都是後話。
藍思沅才剛剛從驚訝中回神,還沒有說什麼,嚴紹凡又說話了。
「藍思沅,妳該不會打聽到我每個星期六上午都會來這裡做運動,因此才來的吧?妳就這麼想要勾引我嗎?」
藍思沅有些呆怔地看著嚴紹凡,面對他自傲又很理所當然的質問,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雖然她很想說她真的不知道他是這裡的會員,不過她猜,就算她解釋了,結果也會跟昨晚一樣,這個男人是聽不進去的。
現在,她幾乎可以確認一件事,那就是站在她眼前這個男人,長得很好看,但說話很毒,很討厭她。
而在藍思沅發愣時,嚴紹凡的目光一直緊盯著她。
其實她剛剛跟女性朋友一起進來時他就看到她了,不同於昨天晚上的濃妝豔抹,脂粉未施的她將長髮綁成馬尾,模樣清純,讓他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此刻的她,就跟那張照片的上女孩一模一樣,他記得附在照片後方的資料上寫著她去年大學畢業,今年二十三歲。
昨晚才剛相親,今天早上她就出現在這裡,再加上他知道她很想跟自己保持友好關係,也許還想完成「任務」,因此嚴紹凡直覺認為她就是為了他而來的,畢竟之前他不曾在俱樂部見過她。
他原先猜她過不了多久就會走到他面前,跟他來個不期而遇,只是他等了好一會兒,都不見藍思沅過來,只見她跟著吳少凱一起做伸展運動。
看著穿著黑色運動衣的她,儘管身高不是很高,但身材比例很好,小蠻腰看起來纖細迷人,然後,他對吳少凱的多餘動作微瞇起眼,雖然從他站著的位置看過去,只能看見藍思沅的側臉,但她似乎咬著下唇,表情像是不太喜歡吳少凱的指導。
蠢女人,不喜歡不會推開嗎?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瞬間他覺得怒火中燒,所以在吳少凱的雙手摸上藍思沅的小蠻腰時,他走過來了。
而此刻,面對他的質問,眼前的小女人用她那雙清湛明亮的眼眸看著他,眼神還有些委屈,彷彿是在向他做無言的抗議。
藍思沅心裡的確感到很委屈,昨晚被誤會就算了,今天又被說是花癡,她當然會很難過,再說了,她真的不知道他每個星期六早上都在這裡做運動。
不想一再被誤會,藍思沅打算澄清一下,「嚴先生,我………」
她才剛開口,旁邊就走來兩個人,一男一女,年紀看起來跟嚴紹凡差不多,周身有著貴氣,看得出來他們是同一個圈子的人。
尹世駿是跟嚴紹凡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好哥們,也是國內最大房產集團的少東,集團的房屋仲介公司遍及全台,近年來也投資旅遊業。
至於站在他旁邊、身材很好的美女是葉芷琳,知名科技公司的千金,目前是自家公司的總經理,她同時也是嚴紹凡的某任前女友,兩人在美國唸大學時曾經交往過兩年,不過後來分手了,現在則是好朋友,也是工作上的夥伴。
尹世駿看著藍思沅,問道:「紹凡,這位漂亮的小姐是你認識的人嗎?她是誰?」
在尹世駿詢問的同時,葉芷琳也盯著藍思沅猛瞧。大家都知道嚴紹凡做運動時最討厭被人打擾了,但她剛剛清楚看見是嚴紹凡自己走過來,因此她也很好奇眼前的女人是誰。
嚴紹凡看了眼那張嬌美的小臉蛋,好整以暇的說:「她是想要勾引我的女人。」
此話一出,尹世駿和葉芷琳愣住,倒是被公然指控勾引他的藍思沅一點也不感到驚訝,反正從昨晚到現在,這個男人一直瞧不起她。
只是旁邊還有其他人看著,面對大家投射而來的目光,她有些不自在,卻也不想反駁什麼,她不想去招惹他,他也不是自己招惹得起的人。
因此她淡淡說了句,「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擾,我現在馬上離開。」
就在藍思沅要離開時,她的手臂猛地被嚴紹凡抓住,她嚇了一跳,轉過臉看著他,不明白他想要做什麼?
「妳剛剛想要跟我說什麼?」嚴紹凡問。
藍思沅真的無法理解嚴紹凡這個問題,他不是很討厭她嗎,那麼她都識相的閃開了,他幹麼還抓住她?還有,她剛剛要說什麼,他真的在意嗎?
這個男人真的很莫名其妙。
「嚴先生,你快點放開我,不然大家可能會以為其實是你想要勾引我。」
嚴紹凡嗤笑一聲,「我想要勾引妳?這太可笑了。」
「是啊,就跟你的自以為是一樣可笑。」藍思沅抽回了自己的手,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往舉重區方向走去。
嚴紹凡看著藍思沅的身影,原以為是隻軟弱小貓,沒想到居然還會反擊,不過他剛剛是怎麼了,她很有自知之明的離開不是很好嗎,他幹麼抓住她?還被說成是要勾引她。
「紹凡,你和那個小美女到底是什麼關係?」尹世駿非有八卦精神的追問。
「一點關係也沒有。」嚴紹凡神情冷淡。
「既然你和她沒有關係,看起來也對她不感興趣,不如就把她介紹給我認識,如何?」尹世駿笑嘻嘻的說著。
「我不感興趣,你就感興趣了?她應該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吧。」美國男明星李奧納多被稱為辣模情聖,那麼台灣的辣模情聖就是尹世駿了,他歷任的女友都是美豔腿長的女模。
「話不是這麼說,大魚大肉吃多了,偶爾來個清粥小菜也不錯。再說了,她剛剛說是你想要勾引她,差點讓我笑死了,所以我對她很感興趣。」其實尹世駿是對好友嚴紹凡跟小美女之間的關係很有興趣,咱們高高在上的嚴大少爺居然會被指控想要勾引某人,這不是很有趣嗎?
嚴紹凡當然聽得出來好友話中的意思,他懶得去多說什麼,直接說另外一件事。
「既然你有時間在這裡談什麼大魚大肉、清粥小菜的,還不如好好管理俱樂部,有些素行不良的教練不適合繼續待下去。」他是股東之一,而尹世駿是俱樂部的總經理。
說完後,他又往藍思沅離去的方向看了眼,隨後轉身離開。
二十分鐘後,藍思沅和丁孟唯一起離開健身俱樂部。
「孟唯,對不起,害得妳也跟我一起提早離開了。」藍思沅向好友道歉,剛剛她走去找丁孟唯,說她頭有點暈想先走,沒想到丁孟唯決定跟她一起走。
「我們是一起來的,我怎麼可以讓妳自己一個人先離開呢。」丁孟唯撥了下還有些濕潤的頭髮,剛剛她們先去沖澡後才離開的,高級俱樂部就是不一樣,連浴室都裝潢得很時尚,而且什麼東西都有。
「可是這麼一來,妳所期待的春天就沒了。」藍思沅覺得很不好意思。
「妳不說我都忘了,哪來什麼春天,那個教練已經結婚,是個人夫了,他還拿手機秀他剛滿一歲的兒子的照片給我看。」聽到教練結婚了,她當下就大歎口氣,不過感覺得出來教練是個好丈夫好爸爸,這表示她看人的眼光還不錯。
「那就好。」
「思沅,我想妳大概是因為第一次去健身俱樂部,太緊張了,加上平常也沒有做什麼運動,所以才會覺得頭暈。」雖然丁孟唯因為開店的關係,現在幾乎也沒什麼時間運動,不過有時候她會早起去跑步。
「可能吧,我平日真的太少運動了。」藍思沅笑了笑。
「還有點時間,我們去吃個東西,再去咖啡店。」
「好。」
那之後,藍思沅和丁孟唯一起去吃早餐,然後才去咖啡店。
藍思沅並沒有告訴好友在俱樂部遇見嚴紹凡的事,因為連她自己都很訝異,而且當時若讓丁孟唯知道了,恐怕會去找嚴紹凡理論一番,所以她決定不說,畢竟那也只是一段插曲而已。
不過,爸爸一直沒有打電話給她,恐怕已經知道相親失敗了。
是她沒有把爸爸交代的事情做好,她希望爸爸不要遷怒到媽媽或小豪身上,特別是小豪,今天早上她去看他時,儘管他依舊笑笑的,但明顯看得出來他的體力愈來愈差了。
她現在該怎麼辦才好呢?
第2章
星期日中午。
嚴紹凡開車回到嚴家大宅,準備和爺爺一起吃午餐,一進到停車場,他看見裡面多了一輛車子。
二叔來了嗎?
當嚴紹凡走進屋裡,管家報告二叔跟堂弟嚴志凱一個小時前來找爺爺,到現在都還在書房裡。
二叔跟嚴志凱來找爺爺,肯定是為了集團接棒的事前來,前幾天爺爺決定讓他暫代集團董事長一職,雖然還沒有對外公開,不過二叔他們肯定是知道了,今天才會來找爺爺。
爺爺最近的健康狀況不太好,醫生也說了,要爺爺好好休養,所以爺爺才想把國華集團的棒子交給他。
他父親嚴政華是爺爺元配生的,至於二叔,則是爺爺的紅粉知己沈黛所生。他奶奶十多年前就過世了,而沈黛則是兩年前過世的,他知道沈黛一直很希望爺爺能娶她進門,當個名正言順的嚴夫人,但爺爺始終沒有答應,因為嚴家夫人的位置,永遠都是奶奶的。
他知道爺爺是因為對奶奶感到有所虧欠,因此替奶奶保留嚴夫人的位置,但二叔卻無法理解,也不能諒解,覺得人都死了,保留那個位置沒有意義,因此直到沈黛去世前半年,二叔還在勸爺爺和他母親登記結婚。
二叔共生了兩個兒子,大兒子嚴志凱比他小三歲,本人沒有做出什麼大事業來,卻擁有十多輛的跑車,其中有好幾輛據說是全球限量款,小兒子嚴志緯目前在美國唸大學。
書房裡,對於回總公司上班的要求被再三拒絕,嚴政達感到氣怒不已。
「爸,你不覺得你太偏心、對我跟志凱不太公平了嗎?憑什麼紹凡一個人就掌管了國華金控,而我跟志凱只是要回總公司上班也不行?爸,我真的是你的兒子嗎?」嚴政達因為求什麼都沒成,故而說著氣話。
嚴老雖然已經八十歲了,但畢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面對二兒子這般挑釁的質問,他仍是老神在在,不受動搖。「你跟志凱好好把飯店經營好就行了。」
「不過就是兩間飯店而已,哪需要我跟志凱一起經營。」嚴政達話說得很酸,兩間破飯店哪能跟整個國華集團相比。
「我看過報告,飯店這兩、三年來一直在虧損,你們是不是該想個辦法,看是要整頓內部,還是對外招商。你們現在該做的,是想辦法提高飯店營業額,而不是想其他的事。」嚴老當然知道二兒子的想法,無非就是想接管整個集團。
「爸,其他的事也很重要。」他絕不能眼睜睜看著父親所有的產業被嚴紹凡那個小子整碗端去,因此他極力要求回總公司上班。
「先做好飯店的工作。」嚴老口吻嚴厲。
嚴政達看得出來父親生氣了,若他再強硬要求,恐怕會造成反效果,因此他換了個說法。
「爸,這樣好了,提高飯店營業額的事就交給我來做,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絕不會讓你失望,至於志凱,你就讓他去總公司上班,他年紀也不小了,總不能一直窩在飯店當個小經理吧?」
嚴老看了一眼一直坐在旁邊滑手機的二孫子,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彷彿他只是不小心坐在這裡而已。「就他這個德性,到總公司能做什麼工作?」
嚴政達見狀,低斥了大兒子一句,「志凱,沒看見你爺爺生氣了嗎?快點把手機收起來。」這小子,就連在家裡跟他說話時也一直低頭滑手機。
嚴老看著二孫子,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說他是個大人,心性卻還像個孩子一樣,相較於紹凡做事的沉穩和能耐,志凱完全沒得比,這能怪他偏心嗎?
嚴政達也看得出來父親很不喜歡志凱這種沒定性的個性。「爸,志凱還年輕,有時貪玩了一點,不過就是因為他年輕,才應該多給他一點學習的機會不是嗎?爸,你就讓志凱去總公司上班吧。」他去不了,但兒子一定要回總公司。
這次嚴老沒有拒絕,因為他也想知道,磨練過後,這小子能不能有長進。
「我知道了,我讓王特助安排好工作之後,再讓志凱到總公司來上班。」
嚴政達終於笑了,至少不會再讓外面的人說他們二房的人都不被重用。
從現在起,他會讓志凱好好認真學習,他覺得志凱並不比嚴紹凡差,嚴紹凡那小子都可以經營國華金控,他嚴政達的兒子當然也有那個能力接管國華集團。
目的達成後,嚴政達便懶得多待,對於父親讓他留下來吃午餐一事,表示已經與人有約了,而嚴志凱也說和人有約了,嚴老一聽,點點頭,不勉強。
當他們走出書房,便看見嚴紹凡坐在客廳裡,彼此淡淡的打了聲招呼後,嚴政達父子隨即離開。
嚴紹凡坐在飯廳裡,和爺爺一起吃午餐。
他沒有問二叔他們來找爺爺做什麼,甚至連公事也不談,純粹就是陪老人家吃頓飯。
他國小畢業就去了美國留學,讀高中時,他的雙親去歐洲旅行發生意外,雙雙去世,那時候的他心裡雖然很難過,但大概是因為從小就跟父母親分開生活,對雙親的依賴性並沒有那麼高。
倒是爺爺,一向被稱為商業界鐵人的他因為傷心過度而病倒,那年暑假,他回台灣陪伴爺爺,哪裡都沒去,偶爾還會幫爺爺處理公事,那是他第一次覺得爺爺老了,也明白自己必須更堅強、更強大,才能成為爺爺有力的後盾。
他二十四歲拿到碩士學位回到台灣,在總公司工作半年後,便被爺爺調派去接管國華金控,他知道很多人都說他是天之驕子,也是個幸運小子,年紀輕輕就成為國華金控的總裁,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為了讓國華金控的營運比以前更好,他可說是全力以赴,剛接手的那幾年,他幾乎天天都工作十幾個小時。
「星期五的相親,結果怎麼樣了?」嚴老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沒什麼事發生。」意思就是相親失敗,不會有後續發展。
「你不是很喜歡藍家的那個女孩?」嚴老還記得,藍家那個女孩的照片放在第三張,而紹凡只是看了一眼就決定相親對象是她,至於其他數十張照片,他看也不多看一眼,最後還把那張照片給拿走了。
「她不適合我。」嚴紹凡回答的很簡單。
「是嗎?」
「爺爺,還記得你答應我的事吧,只要我這次去相親,以後你就不再過問我的婚事了。」
關於爺爺收集未婚女子照片要幫他相親的事,嚴紹凡是在酒吧喝酒時從朋友口中得知的,那個朋友說他妹妹跟表妹都有送照片過去,當時他還被取笑說是要選妃。
他知道爺爺身體不好,沒有因此跟老人家生氣,只是交換了條件,他只會去相親一次,之後,爺爺不准再過問他的婚事了。
「我知道了,反正是要跟你過日子的人,就讓你自己去做決定。」嚴老只是擔心,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福氣看優秀出色的大孫子結婚生子。「對了,既然你不喜歡相親對象,那要不要考慮跟葉家的丫頭復合呢?」
「你說葉芷琳?」嚴紹凡正在喝湯,差點被嗆著了。
「當然,葉家就只有她一個孩子。之前你們在美國不是曾經交往過嗎?我覺得那個孩子長得漂亮也很能幹。」
「爺爺,我是不可能跟葉芷琳復合的,當初會跟她分手,就是確定自己將來絕對不會再跟她在一起,不然就不會分手了。」分手後又復合?他不會做這麼麻煩的事。
「可是你們現在不是常常見面?」嚴老其實也知道孫子似乎對葉家丫頭沒有感情了,可是人家卻很有心,逢年過節就來家裡送禮,連他這個老頭的生日禮物也是年年必送,花這麼多心思,不就表明了她還是很喜歡紹凡嗎?
「爺爺,我之所以會跟葉芷琳見面,那是因為我們兩家是合作夥伴,但我跟她是絕對不可能復合的。」嚴紹凡說得斬釘截鐵,就怕爺爺亂插手,給他添亂。
「你真的不喜歡葉家丫頭了?」嚴老不死心的又問了一次。
「就算全世界只剩下葉芷琳一個女人,我也不會跟她在一起的。」分手就是分手了,他對她完全沒有存在任何一絲男女之間的情分,芷琳也是這麼想的,因此這些年來,他們才能一直維持著好朋友的關係。
孫子都說成這個樣子了,嚴老明白了,卻也重重的歎了口氣,「我知道了,你的婚事,我不再過問了。」
「知道就好,醫生不是要你放鬆心情生活嗎?你就好好休息,其他的事都別管了。」他希望忙碌了一輩子的爺爺能好好的休息。
數日後。
葉芷琳喜歡在下午的時候來找嚴紹凡談公事,因為如果他沒其他事或應酬的話,通常下班後兩個人就會一起去吃晚餐。
他們今天來到一家法國餐廳用餐,葉芷琳知道嚴紹凡很挑嘴,難吃的東西絕對不會吃第二次,而這間法國餐廳超過一半的食材都是從歐洲空運來台的,加上主廚的好手藝,因此料理非常美味。
「那天我爺爺突然提起妳的事。」嚴紹凡說著。
「嚴爺爺為什麼會突然說起我的事?」葉芷琳一聽,心情興奮不已,不過她沒有表現得太明顯。
「我爺爺問我要不要跟妳復合。」嚴紹凡說得毫不在乎,因為對他來說,這本來就不是件會讓他在意的事。
葉芷琳幾乎快要握不住手上的叉子了。「嚴爺爺真是愛開玩笑。」其實她很想和他復合,不過她也知道目前嚴紹凡只當她是好朋友,所以她不會去做可能會讓兩人關係惡化的事。
「沒錯,我爺爺就是愛開玩笑,我們都分手了,怎麼可能又在一起,復合那種事永遠不可能發生。」
復合那種事永遠不可能發生?嚴紹凡的回答讓原本處在天堂的葉芷琳像是瞬間掉進了地獄似的,一顆心疼痛不已。
她想起自己大一那年第一次見到嚴紹凡,就無可救藥的愛上這個男人了,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他既俊美又高傲,姿態是那麼的不可一世,但她就是喜歡他,連他那份淡漠傲然也喜歡,只是當時他身邊有女友了,因此她只能默默守候,當他的朋友。
直到大三時他和女友分手,她的陪伴終於讓他注意到她了,兩人便開始交往,那時,她真的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但是兩人在一起之後,她發現嚴紹凡對她態度依舊淡淡的,不若一般情侶那般親暱。不像她,每分每秒都想跟他在一起,想黏在他身邊,而且那個時候他除了經濟學的課程,他還跑去修商業行政和資源管理,白天課程滿檔就算了,晚上還有校外的實習課,而她這個女友能分到的時間就只有一點點。
嚴紹凡很忙,而她的心則愈來愈不滿足了,她很希望自己是他的全部,其他的事一點也不重要,他只要看著她一個人就夠了。
沒想到嚴紹凡有天跟她說,就算兩人是男女朋友,也沒有必要天天都黏在一起,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這樣比較有意義。
當時的她覺得這只是嚴紹凡不夠愛她的藉口,她很生氣,下意識就脫口而出,「我們分手!」
結果嚴紹凡怎麼回答的?他說:「知道了,就依妳的意思,我們分手。」
其實一說分手她就後悔了,可她也是有自尊的,她希望嚴紹凡回頭來求她,求她回到他身邊,可一天等過一天,嚴紹凡始終沒來找她,直到大學畢業了,嚴紹凡去哈佛大學念碩士,她跟他再也沒有任何交集。
和嚴紹凡分手後她又談了幾場戀愛,但每次都很短暫,因為她知道自己心裡最愛的只有一個人。
回台灣進入自家公司後,她才知道自己要學的東西很多,相比之下,嚴紹凡回台灣半年就接管了國華金控,那時她才明白為何嚴紹凡會那麼努力認真的求學,因為回台灣後,沒有時間讓他慢慢學習。
她真的很後悔,既然那麼愛他,當初為何不跟他一起努力求學,反而因為他沒時間陪自己去看電影、買東西而生氣呢?若那時的她懂事一些,也許現在他們還在一起,甚至已經結婚了也說不定。
嚴紹凡低頭吃著東西,沒有發現葉芷琳神情有異,倒是旁桌的幾個客人離開後,他的視線瞧見了左前方那桌客人,頓時臉色一沉,停下進食的動作。
葉芷琳發現嚴紹凡停下動作,心中一陣驚喜,還以為他是不是要改變剛剛的說法,卻發現他盯著前方看,根本就沒有看她,因此她跟著轉頭一看,居然看見藍思沅,而跟她一起吃飯的中年男子也是她認識的人。
那天在俱樂部,在尹世駿的不斷追問下,嚴紹凡才說出他和藍思沅相親過,她也聽說了嚴爺爺想幫嚴紹凡安排相親的事,可是她覺得以嚴紹凡的個性不可能答應,沒想到嚴紹凡真的去相親了。
這兩年來,嚴紹凡的身邊沒有其他女人,就只有她,就算兩人在一起只是談公事,她也很高興。她希望可以像以前那樣,在他發現她一直陪在他身邊後,兩人可以復合,儘管他剛剛說了不可能,但她還是抱持著希望,畢竟不會有人比她更愛嚴紹凡了。
「原來是藍思沅小姐,看樣子是在相親,沒想到和你相親失敗才幾天,她這麼快又和其他男人相親,她就那麼想攀上個有錢男人當少奶奶嗎?」葉芷琳故作輕鬆的說著。
雖然那天在俱樂部裡,嚴紹凡看似對藍思沅不感興趣,但從他暫停運動,走去藍思沅那邊的舉動,就讓她提高警覺了。所以她讓人去查了藍思沅的事,知道她是藍氏企業董事長藍勝濤的私生子,她媽媽算是藍勝濤的二老婆,她還有一個弟弟,而藍勝濤現在寵愛三老婆,以前好像是個明星。
藍氏企業近來營運狀況不好,跟銀行借了不少錢,也難怪藍勝濤會積極安排自己的女兒跟嚴紹凡相親,失敗後馬上又安排下一個相親,看來藍氏企業所需的資金缺口很大,不過,她不會把這事跟嚴紹凡說的。
看見嚴紹凡沉默不語,葉芷琳又繼續說道:「和藍思沅小姐相親的那個中年男人我認識,他姓張,是我爸的高中學弟,以前來過我們家,雖然很有錢,但他已經結婚了,老婆和孩子都在美國,我覺得藍思沅小姐就算再怎麼想當有錢人的少奶奶,想被嬌貴的養著,也不能搶人家的老公啊。紹凡,你說是不是?」看見嚴紹凡露出嫌惡表情,她偷笑著。
她不確定嚴紹凡對藍思沅的興趣有多少,但哪怕只有一點點,她也要馬上消除掉,讓嚴紹凡徹底厭惡藍思沅。
「不過現在的年輕女孩好像有不少都像藍思沅小姐這樣子,吃不了苦,也不想好好努力工作,就只想找個有錢男人養自己,哪怕是被包養也行,真的讓人無法理解。」
看見那張俊顏表情僵硬,放下刀叉拿起桌上的紅酒喝著,葉芷琳微微一笑,也跟著拿起紅酒啜飲。
將酒杯放回桌上,嚴紹凡看見那個姓張的中年人伸手握住藍思沅放在桌上的左手,只見她有些驚慌的把手抽回來,在自己的褲子上擦了擦,之後立即站起來前往化妝室。
藍思沅站在洗手台前,打開水龍頭拚命的洗著手,卻怎麼洗也洗不去那股噁心感。
那個張先生打從一見到她就笑得很色,又動不動就藉故碰觸她,讓她感到不被尊重,也很不舒服。
這次的相親是君俐姊替她安排的,在電話裡,君俐姊跟她說張先生雖然年紀大了點,卻是出了名的疼女人,是個很好的對象。
她當然不會相信君俐姊所說的,因為她知道君俐姊有多麼討厭她。不過幸好這次君俐姊不再插手管她的穿著和打扮,因此她這次穿著中規中矩的襯衫、長褲,再塗上口紅,很簡單。
藍思沅關掉水龍頭,她看著鏡中的自己,雖然為自己得接受這樣的相親感到很悲哀,可是再怎麼難過,她都得完成這個工作,反正她早晚都得嫁人,對方年紀大或小,一樣都是丈夫……她在心裡這麼告訴自己,說服自己,這樣她才會好過一點。
走出化妝室,繞過轉角,在前往餐廳的走道上看見一個熟悉的高大身影,讓她驚訝的停了下腳步。
嚴紹凡?他怎麼會在這裡,難不成他也來這間餐廳吃東西?不會吧!
除了第一次的相親,她居然又遇見他兩次,台北市有這麼小嗎?做個運動、吃個東西都能遇上他。
還有,他為什麼會站在這裡?難道是在等她?
這樣的想法一起,立刻被藍思沅給否決掉,嚴紹凡那麼討厭她,怎麼可能會刻意在這裡等她。
雖然很想避開他,但這裡是回餐廳的唯一走道,她只能硬著頭皮走上前。
今天的他穿著西裝,腿看起來很修長,他側著身,背貼靠在牆上,雙手環抱在胸前,有那麼一瞬間讓她產生了錯覺,覺得這裡是攝影棚,一個長相俊美、身材很棒的男模正在等著拍照。
嚴紹凡也看見她了,面對她,他站得筆挺,氣勢不凡。
對上那雙有些冷漠有些凌厲的黑眸,藍思沅回過神來,這才意識到他真的是站在這裡等她。
等等,他為什麼看起來一副很不爽的樣子?不會又以為她是因為查到他來這裡用餐,因此也跟著來吧?她真的沒有那麼無聊。
見到了他,她覺得他就是來給自己找麻煩的,而她現在心情不太好,實在不想再受到他的冷嘲熱諷。
「妳是又聽從家人的安排來相親嗎?當真沒有一點自己的想法和主見?」
嚴紹凡的話讓藍思沅有點吃驚,難道他在自己的身邊安插了眼線,不然怎麼知道她今天是來相親的?至於說她沒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見,她則不想多解釋什麼,因為她不想讓自己的心情更難過。
嚴紹凡見她低頭不語,像是承認了自己沒有主見,因此他繼續說道:「既然不喜歡家人替妳安排相親,那就應該明確拒絕,就像那天在俱樂部做伸展操,不喜歡教練碰妳就應該說出來,而不是傻傻的被亂摸一通。」想起那天那個畫面,嚴紹凡莫名的感到很不喜歡。
藍思沅沒想到他居然會知道那天她很不喜歡吳少凱的碰觸,所以那天他是特地走過來替她解危的?但這有可能嗎?
雖然不確定那天他是不是特地走來幫她解危的,但藍思沅對他的印象改觀了不少,她突然覺得,眼前的男人看起來不像外表那樣高高在上,讓人難以接近,他也是有做好事的時候,只是那句被亂摸一通又是怎麼回事?她哪有被亂摸一通。
雖然不知道他為何來跟她說這些話,不過,不是來找她麻煩的就行了。
「嚴先生,謝謝你的建議,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我先回座位了。」藍思沅說完直接往前走,畢竟她跟他之間,不是可以聊天的關係。
但在經過他身邊時,她被擋下來了,她抬眼,困惑的看著他,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今晚和妳相親的張先生已經結婚了,老婆和孩子都在美國。」這個女人不會連對方已經結婚了都不知道,就隨便答應跟人家相親吧?
說完,他突然有個想法,就算藍思沅不知道張先生已婚,但藍家人會不知道嗎?知道了卻還安排藍思沅跟對方相親,加上這陣子有關藍氏的傳言……
藍思沅在聽到張先生已經結婚時驚訝不已,君俐姊到底有多麼痛恨她,竟然安排她和已婚的人相親!爸爸呢?他知道這事嗎?
想到這裡她的一顆心驀地往下沉,她今天和張先生相親的事,想必君俐姊有跟爸爸說,所以爸爸也同意……
嚴紹凡看著那張低頭不語的小臉蛋,藍家人為了錢,安排她和已婚的張先生相親,那麼她自己又是怎樣的想法?為什麼會乖乖聽從家人的安排相親?難道就像芷琳說的,她自己也想嫁個有錢人?
至於她今天的打扮,和跟他相親時的模樣又有著很大的不同,那天她可說打扮得花枝招展,而今天的她穿著端莊的套裝,一頭烏黑長髮柔順的披在背後,顯得溫婉可人,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
嚴紹凡心裡也知道,對於藍思沅這個被他拒絕的相親對象,他不該給予太多的關注,甚至該遠離這個把相親當成是任務,耍心機想要嫁給他的女人,只是她的所作所為,甚至是臉上的表情,都和她姊姊說的那些話有著很大的落差,他想,也許就是這樣的落差讓他心裡總有著一抹困惑,覺得她不是心甘情願來相親的。
但若是不願意,為何不拒絕?是不敢拒絕她父親的安排嗎?
「藍思沅,關於妳父親公司有財務問題的事,我多少也聽說了一點,不過,公司的事就交給妳父親去處理,妳應該要有自己的主見,做自己人生的主人,不喜歡做的事就該明確的拒絕,而不是一直傻傻的聽從安排。」嚴紹凡決定把這個當成是給她的最後建議,至於聽不聽得進去就隨她了。
藍思沅表情微訝的看著嚴紹凡,沒有趁機落井下石,大大的嘲笑她一番,反而還要她做自己人生的主人,這個傢伙真的是她所認識的那個嚴紹凡嗎?
雖然不曉得為什麼嚴紹凡會突然對她說這些話,不過,她知道自己愈來愈不討厭他了。
其實她也沒有真的討厭過他,只是因為他討厭自己,又對自己說過不好聽的話才不喜歡他罷了,不過兩人的相親最後會不歡而散,這不能怪他,嚴格說起來,他可以說是無辜的受害者,因為他是被她爸爸和姊姊算計的那一個,而她算是幫兇。
而他的這番話讓她明白,自己跟他真的是不同世界的人,因為她連自己人生的主人也做不了。
那之後,他們並沒有再多談,嚴紹凡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了,而藍思沅則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兩人各自回到餐廳的位置上。
這時藍思沅才知道,原來嚴紹凡就坐在她的右後方,難怪他會知道她今天是來相親的,而他不是一個人,是跟那天在俱樂部見過的那個短髮美女一起來的,不過,是她看錯了嗎,她怎麼覺得那個美女瞪了自己一眼?
藍思沅在知道張先生已婚後,她連一刻也待不下去,因此她以身體不適為由先離開,並婉拒張先生要送她回家的提議。
至於嚴紹凡跟葉芷琳,也在藍思沅離去後不久起身離開餐廳,兩人一起走向附近的停車場取車,他們是各自開車前來的。
一路上,葉芷琳很想問嚴紹凡,他剛剛究竟跟藍思沅談了什麼?
那時藍思沅起身去化妝室,嚴紹凡也跟著起身去了化妝室,還去了好一段時間,久到她都差點想起身去找他了,之後她看見嚴紹凡跟藍思沅一同回到餐廳,她猜,他們兩人剛剛應該有所交談,因為她發現回到座位上的嚴紹凡,臉上已經沒有任何的怒氣了。
老實說,她真的感到很驚訝,嚴紹凡似乎比她所想的還要更在意藍思沅,這對她來說不是件好事。
兩人走到了停車場,葉芷琳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紹凡,下個星期六是我的生日,我的好姊妹們那晚包下了K酒吧,要幫我辦生日派對,我決定開場舞的男伴就是你了。」K酒吧是東區知名的高級酒吧。
嚴紹凡想了下。「有時間的話我會過去,至於開場舞的男伴,我想妳還是找其他人吧。」
「現在跟我交情最好的男性朋友就是你了,不找你我還能找誰?好朋友的一個小小要求,你難道就不能答應嗎?」葉芷琳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若是以前,葉芷琳絕對不會這麼做,她一向都依著他的喜好做事,那是因為他的身邊只有她一個人而已,本來她也打算跟大學時一樣,一直陪在他身邊,時間久了,他就會發現她的好,然後兩人再度復合。
但現在情況起了變化,她希望能更拉近跟嚴紹凡之間的距離,讓他們之間的關係比好朋友還要更親密一點,而會邀請嚴紹凡當她的開場舞伴,也是希望能讓嚴紹凡記起當年他們戀愛時的情景。
「再說吧。」
「那我就當你是答應了,記得,那晚要準時到喔。」
「我知道了。」
說完,兩人各自坐上自己的車,然後離開停車場。
十分鐘後,嚴紹凡開車回到自己目前所住豪宅的地下停車場,才剛停好車子,便接到老管家打來的電話,說爺爺身體不適,陷入昏迷,目前已被送往醫院,他掛斷電話後,也立刻前往醫院。
當嚴紹凡趕到醫院時,心臟內科的游主任,同時也是嚴老的主治醫生也來到了醫院。
幸好經過緊急治療,嚴老已經沒有大礙,也恢復意識了,游主任建議讓嚴老在醫院多住幾天,進行一次徹底的健康檢查。
醒來後,嚴老覺得自己只是老毛病發作罷了,是孫子和游主任太大驚小怪。他本來就有心臟病,加上年紀大了,心臟功能多少有所衰退,因此並不以為意。
嚴紹凡才不管是不是老毛病,他就是要爺爺乖乖聽從游主任的話,並要爺爺放鬆心情,多想些開心的事。
「現在能讓我這個老頭子感到開心的事,就是你快點結婚,有了孫媳婦,我想我應該會很高興,也就能多活個幾年了。」嚴老說笑著。
嚴紹凡當初就是顧慮到爺爺的身體狀況,才答應他去相親的,前幾年他一直忙於工作,現在,他是不是該好好考慮結婚的事?不過他也只是想了一下而已,畢竟他連交往的對象都沒有,結婚更是不可能。
但爺爺今天會昏倒,除了孫媳婦的問題外,他猜多少應該與二叔跟嚴志凱那天來找爺爺有關係。
嚴志凱昨天已經到總公司上班了,擔任業務部的副理,職位不是很高,因此他很不滿意,不過因為是爺爺安排的,因此那小子也沒敢多說什麼。
現在最重要的是他得好好想想,要如何才能讓爺爺安心的養病。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緣來是重生之《炮灰重生不退親》

    緣來是重生之《炮灰重生不退親》
  • 2.《侯爺是個腹黑的》

    《侯爺是個腹黑的》
  • 3.《媽咪嫁豪門》

    《媽咪嫁豪門》
  • 4.惡魔的戀愛名單之《內定段太太》

    惡魔的戀愛名單之《內定段太太》
  • 5.前夫哄上床之《醫夫依妻》

    前夫哄上床之《醫夫依妻》
  • 6.《試婚新娘》

    《試婚新娘》
  • 7.《大人有福了》

    《大人有福了》
  • 8.春日正好之《春神的祭品》

    春日正好之《春神的祭品》
  • 9.春日正好之《春宵愛不眠》

    春日正好之《春宵愛不眠》
  • 10.春日正好之《花郎真無害?》

    春日正好之《花郎真無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