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海E112201

《不當反派當賢夫》

  • 作者舒遙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1/10/20
  • 瀏覽人次:1393
  • 定價:NT$ 330
  • 優惠價:NT$ 261
試 閱
在外他是勇猛將軍,斬殺敵人毫不留情,
在家卻是純情夫君,牽牽小手就好害羞……


身為定北侯府的大少夫人,姜眠除了要照顧雙腿殘疾的夫君沈執,
還肩負系統賦予的偉大任務──不讓他誤入歧途變成反派角色!
於是她想辦法弄來輪椅,以免他成天躺在床上胡思亂想,
有不長眼的前來挑釁,她就一副護崽子的模樣衝上去把人趕跑,
經過一番努力他終於重拾自信,恢復往日做大將軍時的威武霸氣,
暗中聯絡舊部尋找當年戰敗的真相,揪出幕後黑手二皇子,
順帶將害死他母親的無良家人狠狠打入谷底,簡直帥呆了,
但在她面前他依然是純情少年郎,總會因為她的逗弄臉紅心跳,
原以為兩人會永遠維持這種最佳室友的生活模式,殊不知他學壞了……
舒遙,水瓶座女作者,天性散漫,平生最怕約束。腦中念頭時而天馬行空,時而精靈古怪。喜歡讀書,閒時常抱著貓捧讀;或行走於途,旅行與美食相伴。人生數十載,最愛不過幻想浩渺銀河中每一粒微塵相交的軌跡,探尋其中故事,而後思緒付諸於筆,化作溫暖浪漫的文字。
最強反差萌!

我這個人很奇怪,不管是漫畫還是小說,那種始終如一的霸總角色我都不太愛,反而很喜歡個性有點小衝突的角色,例如平時沉穩冷靜的菁英型男,遇到蟑螂卻會嚇得哇哇叫,而這就是我們一般說的「反差萌」。
而要說到反差萌的男性代表,我的腦袋裡立刻浮現一個人——地表最強大叔馬東石。
馬東石明明是個身材魁梧的猛男,可是在戲劇或電影中,每每都會有跟他體型不相符的小設定,像是戴著粉紅色露指手套踩縫紉機、前一秒痛揍壞人下一秒扶老奶奶過馬路等等,時常逗得我捧腹大笑。
除此之外,《不當反派當賢夫》中的沈執也是擁有這一項迷人特質的男主角。
他原本是個霸氣威武的大將軍,卻在一場戰役中雙腿殘廢,從此只能躺在床上,在如此重大的打擊和無良家人的苛待下,他最終成了殺人不眨眼的大反派……這是在遇到女主角姜眠之前的設定。
穿越而來的姜眠被系統賦予重大任務,必須阻止沈執黑化,否則她的小命也將不保,為了活命加上不忍心看大好青年走上歪路(?),她努力幫助沈執重拾自信,卻也在「調教」過程中發現了他不為人知的一面。
別看沈執長年在軍營裡摸爬滾打,他並沒有被那群男人帶壞,依舊是個純情少年郎,捏捏小臉牽牽小手就會臉紅心跳,讓姜眠獲得了極大的成就感,因此逗弄夫君幾乎成了她必做的日常任務。
不過姜眠雖然是沈夫人,內心卻只把自己當成沈執的室友,完全沒有打算跟他當真夫妻,但開竅後的沈執可不這麼想,一心一意就想把姜眠拆吃入腹,究竟兩人的愛情拉鋸戰最後會是誰勝出,就請各位往後翻吧!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被遺棄的夫妻
時序隆冬,京城才下一場大雪。
永寧巷定北侯府沈家,灰牆青瓦皆變成了一派茫茫的白景,園子裡雪意滿枝頭,卻壓不住紅梅傲挺。
雪方停,步履匆匆的女人穿過最後一道青石路,躲到一處簷下收了傘。
女人穿著不算厚實,隱隱能看出身段姣好,肌膚暖玉般白皙清透,可目光移至臉上,大概會被爬滿右臉的疤痕嚇到。
雪水順著傘滴落,啪嗒一聲濺沒在衣裙,姜眠顧不得理會,天氣太冷,她凍得唇色發紫,只好裹緊衣裳。
好在沒等多久就逮到了人,姜眠冷不丁叫出來,「王嬤嬤,留步啊!」
她從柱後走出,努力站直了身子,笑盈盈的看向來人。
王嬤嬤穿著一身肥厚的青布襖子,捂著心口嚇了一跳,又瞧見姜眠臉上駭人的疤,趕忙撇開臉,暗罵了句晦氣。
「大少夫人不忙著照顧大少爺,跑到奴婢這兒來做什麼?沈府規矩多,不是什麼地兒都能瞎走的。」她心裡嫌惡,話裡便多了幾分嘲諷。
原以為這位嫁進沈家半月有餘,容貌醜陋的大少夫人是個懦弱本分的,今日不知怎麼竟從那處院子出來了。
出來做什麼?醜人配殘廢,一塊死在那破地方才好。
「王嬤嬤教訓的是。」姜眠將傘隨意挨放在紅漆圓柱上,拍了拍手,「不過就衝王嬤嬤喊的這聲大少夫人,那這下人的地兒我還是能來的,妳說是不是?」
被她反將一軍,王嬤嬤臉色鐵青,也不應聲。
姜眠見她如此,便知表面功夫作到這兒即可,笑意一斂,「我也不和嬤嬤多說廢話,只是這寒冬臘月的,我夫君那兒的炭火已經斷了兩天了,今兒還遲遲不見有人送來,我這個大少夫人只能親自來催了。」
王嬤嬤還當是什麼,原來是要炭火,她也不慌,臉上敷衍著笑了笑,「大少夫人您怕是誤會了,年關收緊,侯府這個月的日常開支減少,大少爺那邊炭火的分額已經用盡了,再要得等下個月才有。」
姜眠挑眉,「真沒有了?」
「那是自然,我騙您做什麼。」
「好啊,那妳進來!」姜眠一腳邁進門檻,還伸手將王嬤嬤給扯進來,手上的力氣十足重。
「大、大少夫人!您這是做什麼?鬆手、快鬆手!」王嬤嬤氣得叫嚷,偏偏又掙脫不開,只能一路被拖拉著走。
她在沈家內宅做了數十載,連夫人也會給她幾分敬重,還沒被誰這樣推搡過,這醜八怪,叫她一聲大少夫人就真把自己當主子了?
姜眠拽著她,徑直找到了屋內燒著的暖爐,「妳告訴我,這裡面燒的是什麼東西?」
王嬤嬤身子骨快被她扯散架了,怨氣衝衝朝她手指的地方望去,看到爐子裡燒得火紅的炭火,臉色微變,「這……」
「這是你們下人的分例?」姜眠哼笑,「我倒不知,哪戶人家竟然有主人得受凍,奴才燒炭取暖的事,沈府的奴才可真是矜貴啊!」
她拍拍王嬤嬤的臉,垂眸笑,「就是不知這事兒傳至京城,百姓們是個什麼反應,應該都會爭著來沈家當奴才吧?」
王嬤嬤手一顫,連忙爭辯,「大少夫人可別說胡話!」
「哦?」姜眠淡漠的抽回手,輕飄飄道:「意思是你們這些管府內分例的奴才們中飽私囊,苛待主人了?」
「不是!」王嬤嬤矢口否認,一著急,她仰面對上姜眠的眼睛,咬牙說了句看似毫不相關的話,「大少爺是侯府的罪、罪人!」
這定北侯府早就變天了,大少爺的地位哪還能同從前相比。
姜眠等的就是這句,冷笑道:「我夫君沈執的確在帶兵攻打潼關時戰敗,但聖上只罷了他的大將軍之位,此外再無懲罰,連聖上都未曾說他有罪,妳一個小小的婢子膽敢口出狂言,是誰指使妳這般說?還是說侯爺那授意妳苛待嫡子了?」
王嬤嬤不知被哪句話戳到了痛點,瞪著她說不出一句話來,畢竟大少爺之事侯爺氣得不輕,但確實沒有說過這話,若是大少夫人一個惱怒將這聲「罪人」捅到侯爺那邊……
王嬤嬤不敢想,久久才動了動嘴唇,「是、是奴婢失職,忘了大少爺那處的炭火,奴婢該死,這就給大少爺補上……」
姜眠露出個滿意的笑容,手按在她肩上,「那就好,我不希望待會送過來的東西再有什麼問題,也不想聽見什麼分例用盡了的話……主人家的事還輪不到妳一個下人指手畫腳,知道嗎?」
王嬤嬤被逼得連連點頭。
姜眠將人恐嚇完,心情大好,拎起傘,慢悠悠離去。
突然,她腦子裡響起了一個軟糯的聲音,「叮!任務完成!」
姜眠一頓。
沒錯,她剛才是在做一個名叫「反派的溫暖」的任務,內容是從王嬤嬤手上拿回反派被剋扣的炭火。
得知任務完成,姜眠心裡鬆了一口氣,「還挺簡單的,比搞定沈執容易,系統,快看看我有沒有產生情緒值!」
「檢測到王嬤嬤正在辱罵宿主是嗶嗶養的、是小嗶子,屬於背後說壞話行為,獲得情緒值百分之零點五,當前總情緒值百分之零點五,總目標百分之百。本系統是文明系統,髒話已自動為您屏蔽,感謝收聽本系統的播報,請您再接再厲,繼續加油!」
這髒話還不如不屏蔽呢,但姜眠沒心思去顧及這個,「這個任務完成所得的情緒值居然連一個百分點都沒有?」
「經系統認定,此任務屬智障級別,王嬤嬤為劇情邊緣人物,回報率極低,其他任務也皆為輔助手段,奉勸宿主從目標攻略對象入手,獲得的回報率最高。」
目標攻略對象就是她丈夫沈執。
姜眠皺著眉,「可我已經試過了,我花了兩天時間當牛做馬,沈執每天在床上像條死魚一樣,連點反應也不給!」
系統羞澀的聲音在腦內傳出,「嗯哼,由於本系統未成年,宿主請慎言。」
姜眠一滯,「……你幾歲了?」
系統搖著小尾巴,「三歲啦!」
「別打岔,不是說三天內無法獲得一個百分點的情緒值就會被抹殺嗎?現在都過去兩天半了,好歹擔心擔心你宿主的危亡。」
姜眠並不屬於這個世界,三天前她還是現實世界的一個醫生,每天加班救死扶傷,因為勞累過度猝死了。
沒想到死後穿到這個古代世界裡,成了因火災毀容,作為侮辱工具嫁給反派的炮灰女配姜眠,還綁定了一個系統。
系統說沈執就是這個世界的反派,鑑於後期他黑化後太過強大,隨時有毀滅大梁朝的趨勢,為了避免世界的崩塌,她必須阻止反派黑化,掙取情緒值,等情緒值達到百分百,她才能真正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而通過掙取情緒值,她也可以恢復容貌。
情緒值可以在沈執身上掙取,也可在促成沈執黑化的對象上掙取,區別是前者需為正面情緒,後者為負面情緒,且後者還要達到「背後說壞話」的條件才算成功。
沈執是定北侯的嫡長子,雖說他是個反派,前期的形象卻十分正直。
他十五歲參軍,驍勇善戰,用兵如神,短短三年便為大梁打贏了數場戰役,被元嘉帝親封為鎮國大將軍,鎮守邊疆。
只是這樣的神戰績並未維持多久,三個月前他被人謀害,於戰場上慘敗,折了近五萬的兵馬,艱難撤退之際還遭人暗算,雙腿俱廢。
元嘉帝震怒,卻只先奪了沈執大將軍的封號,沒有定罪。
即便如此,一時間沈執仍如不定時炸彈,時刻會株連沈府,甚至牽連他往日相交的同僚,定北侯沈敬德對這位喜愛不起來的嫡子怨氣沖天,將他關至一處荒涼的院落當中,名為養腿,實則軟禁。
這就是沈執黑化的前因。
「黑不黑化的我可管不著,怎麼活下去還沒解決呢。」姜眠鬱悶道。
現在沒有別的任務可做,剩下那點時間根本不夠她在沈執身上獲取情緒值。
姜眠喪如老狗,系統打著小喇叭配樂,「宿主不要灰心,車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你要給我提供幫助?」姜眠忍不住問出聲。
小喇叭瞬間停了,「……沒有,人生沒有捷徑,一切要靠宿主自行努力,請您再接再厲,繼續加油!」
得了,她的菜雞系統就只會說這兩句話。
從院門到主屋的路程說長不長,卻一個人也沒見著,小說裡標配的丫鬟、小廝、嬤嬤……這裡統統沒有。
沈家人在原主嫁過來之後就把院裡為數不多的幾個下人遣退了,認為原主作為妻子能夠照顧好……個屁啊!
且不說原主原來也是嬌養大的小姐,更何況她要照顧的沈執雙腿不能行,這分明是要讓沈執自生自滅啊!


地上的雪快化了,寒意四起,姜眠挑開簾子進去,屋內的擺設十分簡陋,但總算比外頭暖和不少,她換了身衣裳,等一身的寒氣散了才往內室走。
她歎了聲氣,沈執從天之驕子變成一個廢人,又被家族拋棄,落到這個地步也真是淒慘,如果這半天真是她最後的時間,那她竭盡所能……給沈執一點溫暖吧。
邁入內室,姜眠一眼看見床榻上的人影,冷硬著一張俊臉,費力地往床邊挪蹭,最後一個悶聲,上半身摔在了地上。
這緊皺的眉頭、略顯焦慮的神色,無不在說明著什麼……哎呀,忘了她這兩日投餵了沈執不少東西,有吃就得排泄嘛!
「對不住對不住,忘了你身邊不能太久沒有人!」姜眠嗖一下過去扶人,動作十分狗腿,語氣裡滿是歉意,「摔著哪了?沒摔疼吧,你應一聲?」
系統瞧見宿主那沒出息的模樣,哼哼唧唧著在她腦子裡放出了一個鄙夷的小表情。
不得不說,沈執的長相十分俊美,此刻他烏髮鋪了滿地,年輕的側臉線條流暢,唇紅鼻挺,眉眼清雋,就是身上有些邋遢。
這哪裡像什麼凶神惡煞的大反派,被奪去將軍職位的他分明只是個困極絕境的少年郎。
她來不及欣賞美色,趕緊繞過他身側,手穿過他的腋下,試圖把人給撈起來,但不知是觸碰到了哪,沈執瞪著眼發出了一聲悶哼,頭微微後仰,「放手,別碰我!」
沈執赤紅著眼,年輕的面龐上沾滿屈辱的汗水,二十歲的少年最是心高氣傲的年紀,被撞到這難堪的一幕,強烈的自尊使他咬緊了牙。
虎落平陽被犬欺,元嘉帝棄了他,那個名義上的父親要他死,這段時日他嘗盡了人間冷暖,一雙腿遭人暗算中毒廢了,哪也去不了,只能任自己癱在床上,當個連自己都噁心的廢物。
這個女人來了半個月,一直畏畏縮縮,一副怕極他的樣子,這兩日卻如同換了個人,湊上前來獻殷勤,不知在耍什伎倆,真可笑。
既然害怕,為何又要惺惺作態過來照料?這些想法瞬間漫上心頭,在她過來扶他的一刻爆發。
沈執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咬牙推了她一把,奈何他手上綿軟軟的沒力氣,根本推不動。
他憋紅了臉,如今他連個女人都推不動了,真是廢物!
這個念頭深深的在他腦裡扎根生長,沈執痛苦又難過地閉上了雙眼。
姜眠眼裡卻充滿興奮,「欸,你終於說話了!」
這兩天來她忙活了這麼多,也沒能見沈執嘴裡蹦出一個詞兒,此刻聽見他開口,姜眠幾乎要喜極而泣。
還有得救,她還能再帶著這小悶葫蘆掙扎一下!
沈執沒想過她會是這反應,一瞬間忘了掙扎,這一愣神就任由姜眠動作。
他穿著白色的中衣,身材高大,身上卻沒什麼肉感,那雙綿軟的手環住他,摸到了一手的骨頭,他忍不住一顫。
姜眠卻皺眉,好好一個人,也不知道是怎麼瘦成這樣的。
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沈執拉起來,又將長枕墊在他的背後,讓他挨坐起來。
「你是想如廁?你的腿不能動,我去給你拿恭桶吧?」姜眠靠在床邊,眼神誠懇地看著他。
女人半邊臉上疤痕猙獰難看,另一邊卻膚白若雪,鼻子小巧挺翹,那雙杏眼神采奕奕,亮得過分,沈執很難想像她能輕易說出這種難以啟齒的話。
她回來就是想對他說這種話的?她就……她就不覺得噁心?
他隱忍地閉上了雙眼,手指緊緊扣住被褥,表情有些崩裂。
姜眠見他又不答,認真說:「長久憋著不好的,身體的毒素排不出去,對腎臟也有影響,哦,還有啊……」
「……我要。」沈執難忍她直白的話,終於泄了氣,悲憤的聲音從喉嚨發出。
他的腦子很亂,一邊想她閉嘴,一邊又在一遍一遍地想讓她快點離開,不要再來注目他難堪的一面。
姜眠一愣,會意過來後連忙竄出去提回一個乾淨的桶,還貼心備了手紙和濕手帕,「你先湊合著用,我扶你過來。」
恭桶拿來了,姜眠卻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她掀開了被褥,作勢要給他解褲子,沈執卯足了勁兒拉住褲頭。
姜眠疑惑的抬頭。
沈執滿臉通紅,忍無可忍,「妳……出去。」
姜眠挑眉,「不需要我幫你?」
沈執眉眼染上了一抹憋屈,飛快搖了下頭,「不需要。」
「哦,那你有事叫我。」姜眠也不強求,到屋外等著了。
這時,小廝正好送了兩筐炭過來,「大少夫人,炭要放哪?」
姜眠指揮著讓人放好,王嬤嬤沒敢親自送,很明顯心裡有鬼,但和這號人物接觸之後,她大概能猜出確實是有人在背後刻意不讓沈執好過,只是不知道是誰。
姜眠也沒多思慮,拿到東西後心滿意足的放入爐鼎內燒起了炭火,又將外間的窗子開出縫來通風,以免中毒。
屋子裡很快升起一股暖意。
「我進來了!」姜眠算算時間差不多了,叫喚了一聲。
想到沈執剛才的彆扭勁兒,她又稍微等了一下,沒聽到回應,估摸著他已經完事兒了,便不再猶豫地走了進去。
沈執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被褥蓋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顆腦袋。
姜眠覺得有些好笑,不就是幫他拿個恭桶,上廁所是多正常的事兒啊。
她惡趣味地扯了扯他飄在外邊的頭髮絲,湊近他說:「再有需要就叫我,你也不想弄床上吧?你敢弄,我就把你吊起來再清理床。」
被子中傳來咬牙切齒的聲音,姜眠聽到後臉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把東西提了出去。
她一出來,就聽見系統又打響了小喇叭,「恭喜宿主!獲得攻略對象情緒值百分之一,當前總情緒值百分之一點五,成功獲得重生機會!」
「真的?」姜眠瞪大了眼睛,「我不用死了?」
她激動得差點沒叫出聲兒來,她可以活下來了!
冷靜下來後,姜眠有些迷茫,「這百分之一是怎麼獲得的?好像我也沒做什麼呀?」
系統軟糯的聲音十分殘忍,「原因無法告知,需要宿主自行探索。」
「……好吧。」姜眠忍不住嘴角上揚,「難道是因為我拯救了他的膀胱?可他一開始還不樂意,不斷凶我來著,哎,男人心,海底針。」
話是這麼說,她臉上卻難掩喜色。
姜眠突然想到了什麼,將銅鏡翻出來照自己的臉,暗紅色的疤痕在那張原本嬌俏美麗的臉上依舊突兀,百分之一點五情緒值的作用實在太渺小了。
嗯……不過好像顏色比原來淡了一點點,有變化就是好事。
姜眠神色雀躍,掀開簾子出去看到雪水半化、光禿禿的院子都覺得心情愉快。
她剛來的時候為了活命,注意力皆撲在沈執身上,都沒好好看過這處地方,當下終於解決了事兒,心思也就活絡起來了。
院內配有一個小廚房,姜眠走進去,大概是自原主嫁過來之後就沒生過火,灶臺、水缸上皆是灰,她一進去便被那煙塵味嗆到,忙將窗子打開通風。
陽光照射進來後亮堂不少,姜眠驚喜地發現這裡鍋具一應俱全,米缸裡剩有半缸米,旁邊挨著一罈子鹹菜和一個髒得看不出原本顏色的布袋,鹹菜泡得發酸,她掀開蓋子時那酸味漫出來,弄得她直流眼淚。
布袋裡裝的是幾顆不大的番薯,算是意外收穫。
姜眠心裡一動,沈府每日給他們送來的那些飯菜她早就受夠了,大冬天的半溫不熱不說,飯菜的味道還一言難盡,要是能自己做那再好不過。
看來得逼迫他們供應食物了,她現在算是知道,等他們主動不如等自己餓死。
姜眠一邊想著,一邊開始清理起廚房。
水缸裡還有水,她舀出來沾濕抹布時,手被這凍人的溫度刺激得一激靈,隨即咬著牙仔細擦洗起來,又撿來地上隨意丟棄的破掃帚打掃了灰塵,衛生方面總算能看過眼。
接著她開始生火,柴火下細碎的木屑被她堆成一小撮,拿出火摺子引火,將灶火燃起來,因為沒有別的食材,她只能煮小米粥。
將鹹菜用水清洗過幾回,瀝乾後切碎,放入鍋中炒,配小米粥正好。
折騰了大半個時辰,姜眠端著熱氣騰騰的粥重新走回內室,「沈執,你該吃東西了,粥是熱的,你起來吃點吧。」
她怎地又來了?沈執仍窩在被中,迷糊中帶著幾分煩悶,他極力地放空自己的感官,好控制不會產生饑餓感。
姜眠一把掀開了被褥,沈執的頭露出來,一對長睫顫了顫,他固執地不看她,仰著面,眼睛無神的望著上空,一聲不吭,好叫她知難而退。
無視她?姜眠的嘴角翹起一個弧度。
下一瞬她便捋起袖子,看他那死氣沉沉的樣子她就知道,這碗粥若是不掐著他下巴餵,恐怕進不了他肚子。
她來到這看到沈執的第一眼,便只覺得床上那人半死不活只剩一口氣,也不知多久沒進食了。
原主性子懦弱,每日食物端過去也不敢管他吃不吃,還是姜眠過來後強硬給他灌了半碗粥下去,把那條命從閻王殿拉回來。
這幾日,沈執對她的觸碰十分逃避,不過在她面前逃避是無效的,一個瘦得只剩骨架子的人連句反抗的話都說不出來。
姜眠如法炮製的灌了幾回,怎麼方便怎麼來,現在想想沈執的正面情緒沒漲,對她的怨氣應該是漲了不少。
但別的還好說,姜眠總不能由著他餓著,餓出胃病可治不了。
一雙充滿罪惡的手伸了出去。
「等等!」沈執俊美的臉瞬間凝固,縮著臉避過,「妳……妳別碰我,我自己來。」
這才乖嘛。姜眠暗暗偷笑,面上一派正經,「你得趁熱喝,不然白費我一番苦心。」
她不由分說將他拉起來,枕頭墊到他背後,沈執咬著牙,俊臉上寫滿了惱恨和憋屈。
姜眠內心毫無障礙,絲毫不覺得冒犯,仍笑咪咪地激他,「你看啊,你不吃東西,一點力氣也沒有,別說外面那些人了,連我都反抗不了……真看不出來,沈將軍竟然喜歡我的掌控。」
「將軍啊。」她故意湊在他耳邊,用一種輕飄飄又飽含惡意的語氣說:「和你強調一下,我是你的夫人,要聽夫人的話,知道嗎?」
末了,姜眠彎著唇抬手碰他的臉。
沈執啪一聲將她的手拍開,憤怒道:「姜眠!」
喲,姜眠無辜挑眉,這人一直無聲無息,原來是知道她名字的。
沈執清雋的臉連著耳根爆紅,連眼窩都逼紅了,他死死地瞪她,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
她竟如此不要臉,三番兩次說那種不知臊的話,她就、她就不知道矜持嗎!
「粥留下,妳給我滾出去!」
好的,姜眠也知道適可而止,將熱粥擺在他跟前,眉眼笑得像個無賴,「那你記得要喝完。」這才大搖大擺地滾出去。
直至姜眠消失在視線中,沈執緊拽的心才鬆懈下來,他摸了摸臉頰,燥意遲遲退不下來,按捺不住的煩悶鋪面竄來。
好一會,他垂眸,盯著那碗煮得濃稠的米粥和一小碟鹹菜,長睫微微閃動。
食物的香氣在鼻尖環繞,直直鑽到心裡,他緩緩地拿起了粥碗,舀了一勺送入口中,熱的,流到胃裡暖洋洋。
沈執恍惚了一下,他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吃到這般溫熱的食物了。


姜眠這幾日都是宿在外間的木榻上,今天也不例外。
待客的小几被撤了下來,棉被是雙人大紅鴛鴦戲水繡樣,應該是原主嫁妝裡的一部分。
原主是安平侯的養女,姜家早年丟過女兒,為了彌補這個過失,姜家人抱回還是嬰孩的原主當女兒養著,期間還攀上了和定北侯府的婚約。
不料十多年後親生女兒意外尋回,姜家上下喜極而泣,本打算就此棄了原主,婚約也奉還給真千金,不想沈家出了這等事故,姜家人捨不得親生女兒受苦,便強迫原主繼續接手這燙手山芋。
原主臉上的疤是半年前某個夜晚住處走水,下人搶救不及所致,那場火來得蹊蹺,姜眠不由得與那位剛回來的姜府真千金聯繫起來。
她翻看過原主的嫁妝,十幾個箱籠幾乎都是她原本的衣衫雜物,連用到殘缺的茶具、燒得過半的蠟燭都有,真離譜,該不是把原主用剩的東西一起打包丟來了吧?
然而首飾卻只剩寥寥幾樣,姜眠除了在衣服夾縫裡翻出二百兩銀票,幾乎沒看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與其說是嫁女兒,不如說是做足了不讓她回來,讓她在沈府等死的打算。
不過不少東西倒對她現在什麼都缺的處境派上了用處,尤其是這套被褥。
姜眠縮在被子裡,聽著風聲呼嘯,南面那扇破敗的窗子縫隙被吹得嗚嗚響,像是厲鬼咆哮,不由得又將自己裹緊了一點。
她早早就將燭火熄滅了,沒辦法,這些東西緊缺,能省點就省點。
屋子裡一片漆黑,姜眠其實有點害怕,雙腳焐了半天越來越冷,想跟沈執說說話,但是內室一點動靜也沒有,估摸著人已經睡了,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催眠自己,將注意力轉移到怎麼從沈執身上獲取情緒值。
要想賺情緒值,那便得讓沈執過得舒心,沈執現在最缺什麼呢……對了,他現在寸步不能行,這是最痛苦的事情。
昏昏欲睡之際,姜眠突然想到他需要什麼了——輪椅啊!她可以給他弄輪椅!
於是隔日姜眠醒得格外早,翻箱倒櫃地找出了筆墨,埋頭苦畫了許久,終於畫出了一幅輪椅的構造圖。
姜眠問過系統,確定這個世界沒有輪椅這樣的東西,不過不要緊,沒有做出來就有了,這種水準的代步工具在這個時代還是能做到的。
當然,她是不會做的,這裡連最基礎的木頭、工具都沒有,她當然辦不到,但是不妨礙外頭的木匠師傅能夠做出來啊!
構造圖畫出來不難,如何出府找人做出來才是大問題,她雖沒被軟禁也沒受到監視,但若要出沈府的大門定會有人攔她。
想到這,姜眠臉上的喜悅淡了下去,原本還想和沈執提這個消息讓他高興高興,但她突然沒了底氣。
不行,輪椅對他的利處太大,再難她也得試試。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後娘難為》

    《後娘難為》
  • 2.《小官女擇婿》全3冊

    《小官女擇婿》全3冊
  • 3.《盤個酒坊養反派》全3冊

    《盤個酒坊養反派》全3冊
  • 4.《太后有喜》全2冊

    《太后有喜》全2冊
  • 5.《為夫我橫行天下》

    《為夫我橫行天下》
  • 6.《富家嬌兒》全3冊

    《富家嬌兒》全3冊
  • 7.《背靠先生求庇佑》全4冊

    《背靠先生求庇佑》全4冊
  • 8.《專業哄夫》

    《專業哄夫》
  • 9.《暖心福娘子》+女兒不懂茶家庭號

    《暖心福娘子》+女兒不懂茶家庭號
  • 10.《財迷俏東家》+女兒不懂茶家庭號

    《財迷俏東家》+女兒不懂茶家庭號

本館暢銷榜

  • 1.《愛妃是財迷》

    《愛妃是財迷》
  • 2.《為夫我橫行天下》

    《為夫我橫行天下》
  • 3.《神醫養夫》

    《神醫養夫》
  • 4.《剽悍小醫女》

    《剽悍小醫女》
  • 5.《專業哄夫》

    《專業哄夫》
  • 6.《仵作娘子探案錄》全4冊

    《仵作娘子探案錄》全4冊
  • 7.《好孕王妃》

    《好孕王妃》
  • 8.《世子的半枝桃花》全2冊

    《世子的半枝桃花》全2冊
  • 9.《後娘難為》

    《後娘難為》
  • 10.《太后有喜》全2冊

    《太后有喜》全2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