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 首頁

重生特別推薦爽文
分享
藍海E111601-E111603

《天選悍妻》全3冊

  • 作者淺雪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1/10/06
  • 瀏覽人次:2558
  • 定價:NT$ 810
  • 優惠價:NT$ 640
試 閱
農女柳翠翠:一個負心漢,死了我就帶著他的家產改嫁去!
武威將軍蔣元:娘子,冤枉啊,我沒變心,我只是忘了妳……


藍海E111601《天選悍妻》卷一
翠翠與婆母找到蔣元的那天正是他的大婚之日,
可笑啊,她以為丈夫上戰場死了,為他守寡四年,
他卻失憶忘了自己早就成親,準備迎娶將軍府千金,
她們婆媳為了上京找他,歷經千萬難,一路吃盡苦頭,
為了賺錢去做苦力她不怕,但她怕不懷好意想欺侮她的色胚,
更怕重蹈前世覆轍,看著那女人與他雙宿雙飛,自己淒涼慘死大雪天……
現在她來了,帶著復仇的決心舉起菜刀,阻止他們拜堂──
蔣元,你若不退婚就留下一條腿,這是你欠我的!

藍海E111602《天選悍妻》卷二
在戰場上受傷失憶後,蔣元一直很想找到家人,
可沒想到竟是在大婚那天收穫了一個糟糠妻、一個御賜小妾!
雖然眾人都傳言他那鄉下來的妻子是個可怕悍婦,
但越相處他越被她生氣勃勃的眼眸與害羞可愛的反應吸引,
他想更靠近她,想知道兩人的回憶,想與她做回曾經恩愛的夫妻,
趙瑩瑩不甘做個有名無實的妾室,對他下迷情香,
他毫不留情捅穿她的手掌把她丟回趙家,徹底擺脫這女人,
也狠狠收拾了所有曾對翠翠不禮貌或欺負過她的人,
可都還沒來得及與她生孩子呢,他就身受重傷,命在旦夕……

藍海E111603《天選悍妻》卷三(完)
趙瑩瑩沒想到自己會死在蔣元手上!
她全心全意愛慕他,就算為妾也想待在他身邊,
誰知他卻處處護著那個悍婦,連碰她一根手指都不願意,
最後她更被家族厭棄逐出京,只聽說他恢復記憶了、他們有多恩愛和美,
她千辛萬苦逃出去只為見他一面,卻被他毫不留情的殺死,
老天肯定是看不過去,才會讓她在別的女人身上重新活過來,
她偽裝落魄昏倒在將軍府大門前,被順利收留,
這一次,她要奪走他的一切,他最愛的妻子和孩子她一個也不會放過!
淺雪,女,九零後,性格灑脫,隨興自我又簡單平凡。
愛看電影,愛聽音樂,愛幻想。
想把自己每一個幻想的故事都寫出來,讓他們活靈活現的躍然紙上。
或開心,或傷懷,每一種人間滋味都想與人分享。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七章 死亡並非結束
天黑後,蔣元從宮中回來,看著妻子臉上掛著的溫柔笑容,脫下了披風就問:「今日府外那個人呢?妳可有好好安置?」
趙瑩瑩接過披風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眼神掠過一陣心虛後才裝作不明所以的樣子說:「今日相公走後,我聽你的帶著她去看大夫,可是到了醫館,她說去如廁的功夫人就不見了,我讓人找了好久都沒找到。」
蔣元聞言,眉頭就緊緊皺起來一言不發。
趙瑩瑩看著他這個樣子,心頭顫了顫,又說:「路上我也問了她是哪裡人,是不是相公的家人,可她就是不肯說,最後還偷偷的跑了,還真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蔣元不吭聲,低著頭沉思了許久,腦子裡一直回憶著那個女人的面容和她看著自己的眼神……一時間頭有些疼,不禁按著太陽穴的位置,問:「妳帶她去哪個醫館?」
趙瑩瑩手掐了自己掌心一下才說:「趙家醫館。」
蔣元點了點頭就站起身,再次拿起披風,「她認識我,一定知道我老家在哪裡,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她。」
趙瑩瑩眼神顫了顫,最終點點頭,「是該好好找找,那相公你找的時候小心點,雪大路滑。」
「知道了,妳不必等我,先睡吧。」蔣元說完,轉身就風一樣的跑出去了。
趙瑩瑩聽見他叫了好幾個人,心中疼痛得深吸口氣,很想跟他說,別找了,你找不到她的……
阿寧慢慢走過來,小心翼翼的說:「夫人別擔心,醫館那邊都打點過了,不會有問題的,而且城西那片樹林也偏僻,將軍不會找到的。」
趙瑩瑩不說話,許久後諷刺的笑笑,「就算找到,估計也只能是一具屍體罷了。」
阿寧聞言心中一顫,猶豫了許久還是問:「夫人,奴婢不明白,妳為什麼非要……她病成那個樣子,也活不久的……」
趙瑩瑩想了想,低頭笑著說:「因為她若活著,我這將軍夫人的位置怕是就坐不穩了。」
阿寧疑惑,「為什麼?」
「還記得半年前那個男人說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嗎?他說相公是貪圖富貴的負心漢……而這個女人,極有可能就是相公老家的妻子……在娶我之前,他娶的妻子……」
阿寧頓時不說話了。將軍在戰場上失憶了,什麼事情都記不起來,老家有沒有娶妻,這件事還真是不能確定。
難怪小姐非要了那個女人的命,若是那個女人真的是將軍和小姐成親前娶的妻子,這件事若是傳出去,到時候小姐怕是會變成全京城的笑柄……一個大將軍的嫡女,居然嫁給了一個有婦之夫?
那小姐算是什麼?妻?
可那個女人也是將軍的妻子。
妾嗎?
所以說不清的……難怪小姐要這麼做,可那到底是一條人命啊……
 
 
城西樹林,寒風凜冽的呼嘯著,深深的雪地中,翠翠緩緩睜眼,想動一動,發現身子被凍到麻木毫無知覺,她虛弱無比的看看四周,荒樹林、深雪地,天快黑了……那個女人……
她被那個女人扔在這裡了嗎?
她是故意要凍死自己的吧?
她呼出一口氣,白白的霧氣瞬間被寒風吹散,她艱難的翻動身子,咳嗽著慢慢的爬起來,兩口血吐在了雪白的地上,她眼前陣陣黑,死死咬著舌頭才沒再次暈過去。
她撐著身子,一步步的走到了路邊,想要繼續走,卻無力的跌倒在了地上。
好累啊……她覺得自己要死在這裡了,她走不動了……不知過了過久,天黑了,她渾渾噩噩之間,終於有一輛馬車經過,趕車的看著躺在路中間的女子,好心將快要昏迷的她帶上了車。
 
半夜的時候,蔣元一身寒霜,滿臉失望的回來,沒有去趙瑩瑩的寢室,而是到了書房坐著。
柳翠翠……他在心中默念這個名字,用力的在腦子裡搜尋關於這個名字的一切,卻最終什麼也想不起來……
他雙眼迷茫的看著院中的雪,低聲呢喃道:「柳翠翠,妳到底是誰……」
 
寒夜狂風肆虐,翠翠醒來的時候是在馬車上,車夫不知去哪了,她下了車,看了看四周,按照記憶裡的路線往朱雀街走去,黑夜中她的身影在風中搖搖欲墜。
不知走了多久,久到她雙腿都站不直了,她才看見那座宅院……靠在緊閉的大門外,她虛弱的呼吸著,眼睛已經要睜不開了,抬手無力的敲了敲門,聲音細弱,瞬間消弭,無人聽見。
她真的沒力氣了……她淒涼的看著昏暗的四周,感覺著耳邊的寒風聲,感覺著白雪落在臉上的冰涼,咳出了一口血,「蔣元……」
又一陣風吹來,夾雜著大雪,她的聲音破碎了,眼睛也緩緩的閉上了。
好冷啊,好累啊……好想在暖和的床上好好睡一覺……
娘,我該聽妳的,找個人嫁了……
我後悔,沒聽妳的話了……
冬天,真的好冷啊……
 
 
次日一早,天光剛透亮,在書房歇下的蔣元便被下人叫醒,「將軍,大門外凍死了一個女人。」
他聞言立即起身穿衣,著急的問:「是昨天那個女人嗎?」
下人點了點頭,面露難色的又說:「而且……那個女人還留了字……」
蔣元心中巨震,衣袍都未穿好就急急的奔了出去,只見大門外,昨日那個自稱柳翠翠的女人閉著眼、神色安然的靠在大門上,身上臉上都落了厚厚一層白雪……而她身後的大門上寫著血字:蔣元,我恨你。
那一刻,他腦中劇痛,痛得他瞬間抱住頭,好像腦子裡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他沒抓住……
再回過神來,他蹲下來看著死去的女人,神情悲戚,「柳翠翠……妳究竟是誰……為什麼,我就是想不起來……」
妳恨我……為什麼呢?
 
 
有鳥叫聲……嘰嘰喳喳……
鳥兒叫聲?哪裡來的?
翠翠緩緩的睜開眼,就看見自己的屋子。
牆壁上發黃的喜子,掉漆的櫃子,桌上的銅鏡和茶碗,窗戶透進來的陽光……
她傻眼的眨眨眼,慢慢坐起來,下意識摸摸臉,軟的……熱的……
怎麼回事?她不是在京城死了嗎?怎麼又回到蔣家了?
長髮散在肩上,她雙眼滿是疑惑,慢慢的下了床,光著腳走到窗口,推開窗子就見院子裡的那棵老柿子樹上臥著一群小鳥兒,嘰嘰喳喳……
她不敢相信的捂著心口,低下頭來找了一根針,對著指尖狠狠一扎。
疼,伴隨著鮮紅的血流了出來,她看著指尖上的血,呼吸錯亂……
「那些都是夢嗎?」
婆婆的死,她的死,蔣元在京娶了妻的那些事情,都是一場夢嗎?
可是夢裡的那一切是那麼真實……又或者,她死了一場,又活過來了?
正渾渾噩噩之間,大門口錢氏背著一籃子草回來了,一進院子就放下籃子開始剁草餵雞。
青青的草,映著發亮的刀和婆婆吆喝雞的聲音……一切都是那麼的鮮活。
她使勁的拍拍臉,轉過身穿好衣裳,深吸口氣出了屋子。
錢氏看著她起床了,笑著說:「翠翠呀,妳不燒了?」
發燒?她仔細想了想,嫁進蔣家後她很少生病,唯獨相公走後第四年春天時,她曾經傷寒一場病了幾天。
她點點頭,輕輕嗯了一聲,慢慢的走到婆婆身邊。
錢氏看著她臉色不對勁,皺眉問:「瞧妳苦著臉,是不是身子還不舒服?那就進屋躺著去,一會兒我給妳端飯。」
她搖搖頭,蹲下來摸摸滿是露珠涼意的草,聞著那新鮮的青草味兒,問:「娘,今年是哪一年?」
錢氏聞言皺眉放下鍘刀,將手在身上擦了擦,這才伸手過來試她額頭溫度,發覺不燙了才說:「這孩子,燒了幾天腦子都燒糊塗了,連今年是天和二十三年都忘了?」
天和二十三年……她唇顫了顫,又問:「那現在是春天還是秋天?」
「夏初啊,傻孩子,妳這腦子不會真給燒糊塗了吧?不行,我帶妳去看看,不然不放心!」錢氏說著就要拉著她起來去看病。
翠翠卻搖搖頭,拿起濕漉漉的青草放在鍘刀上,一刀切下去,她痛呼一聲,看著手指上割破的口子冉冉流出血,落在青草上,這下是真信了。
她還好好的活著!
「哎呀,妳怎麼這麼不小心,肯定是還沒好呢,趕緊進屋躺著去!」錢氏急忙扶著她進了屋,然後小心的給她受傷的手包紮了一下,這才看著她說:「妳好好躺著,我去給妳端飯,等吃完了我再帶妳去看大夫。」
錢氏說著出門了,只剩下翠翠在床上躺著,呆呆的看著受傷的手,捏一捏很痛……這一切不是假的。
轉頭看著窗外,陽光明媚,她想起夢裡……或者是上輩子的那一切,眼眶熱熱的。
天和二十三年,她又活過來了,活在蔣元還沒在京城娶親的時候……這是老天爺看她上一世死的慘,所以重新給她的機會嗎?
溫熱的眼淚流了滿臉,她埋在枕上無聲哭泣著,滿腔都是心酸。
錢氏腳步聲進來的那一刻她立即擦擦眼淚,抬頭就看見婆婆端著飯菜進來,說:「趕緊趁熱吃。」
她點點頭坐在床邊,端起飯碗,看著裡面金黃色的小米粥,聞著飯香味兒,喝下去肚子裡全是溫暖香甜,不禁心裡暖暖的笑了,真好,她還活著!
吃了早飯,她出來屋子,坐在院子裡看著天空發呆,身後老母雞咯噠咯噠的叫著,大門外錢氏正和鄰居說著,夏來了,天熱了……
沒多久,錢氏進來了,搬了個凳子坐在她身邊,小聲的說:「翠翠呀,妳王嬸說李家村有個好兒郎,家中有田好幾畝,兩年前喪了妻,留下一個小女兒不到三歲,為人處事都不錯,我想著要不妳去見見,若能嫁過去,妳這後半生也有依靠了。」
翠翠聞言,轉頭看著婆婆笑道:「娘,我嫁出去了,那妳怎麼辦?」
錢氏雖然不捨得,可是也不忍心看著一個好好的姑娘守寡,總不能耽誤了人家一輩子,就強裝堅強的說:「我沒事,我也有田,餓不死,妳要是實在不放心,隔三差五回來看看我也行啊。」
翠翠搖搖頭,「不想嫁,也不想見……」
錢氏歎口氣,「可元兒去了,妳一個好姑娘,也不能一輩子守在這裡陪著我啊。」
「或許他沒死呢?」
翠翠這句話出口,錢氏就紅了眼圈,「翠翠呀,別惦記著他了,戰事都休停兩年了,他還沒回來不就是回不來了嗎?」
翠翠搖了搖頭,想起前世臨死時見到他的那一面,他說他在戰場上頭受了傷,忘記了很多事情,也就是說,他不是故意不回來,而是不知道家在哪裡,回不來。
而且那時候他看著自己的眼神,不像是在說謊,他估計是真的忘了。
而如今她又重活在天和二十三年夏……這一切,或許是老天爺的安排。
上一世淒涼而終,也許不是真正的結束。
重來的機會如今就擺在眼前,她想了許久,確定今生不想再和婆婆在鄉下辛苦度日,苦熬半生,更不想心中有根刺的去改嫁。
所以,她要找到蔣元,做將軍夫人!奪回本來就屬於自己的那一切!
一整天翠翠都在屋裡思考,怎麼說服婆婆一起上京去尋找蔣元,想了一天才勉強想到一個的理由。
第八章 賣地湊路費
吃過晚飯,婆媳倆分別回屋睡下,翠翠躺在床上等到了半夜的時候點亮了燈,拿著油燈去了婆婆的屋裡。
錢氏迷迷糊糊的坐起來,看著半夜不睡過來的翠翠,奇怪的揉著眼問:「怎麼了翠翠,這大半夜的怎麼不睡?」
翠翠將油燈放下,極其認真的看著婆婆,說:「娘,剛才爹給我託夢了,他說相公沒死,如今在京城呢,叫咱們去找他。」
錢氏聞言睡意一下子就沒了,眼神不可置信的看著翠翠,「真的?他真是這麼給妳託夢的?」
翠翠使勁兒的點了點頭,「爹說叫咱們去京城找他享福,過好日子。」
錢氏聞言奇怪的抓抓頭髮,嘟囔道:「那他為啥不給我託夢?」
翠翠急忙說道:「許是怕娘記性差給忘了,所以才託夢給我的。娘,我們去找他吧!」
燭光昏暗,錢氏皺眉看著因為一個夢就這樣堅信元兒沒死的兒媳,腦子裡一團亂,想了想說:「翠翠,託夢一事也不知真假,我想著會不會是妳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所以才夢到這個的?」
翠翠搖搖頭,抓著婆婆的手,堅定的說:「不會的,託夢一事從古至今都很靈,而且自我嫁進門這幾年來,爹是頭一次給我託夢。所以我覺得,這個夢裡,爹說的話一定是真的!相公他一定沒死!」
這話還有點道理,村裡不少人都被託過夢,那個楊家的老弟就是,有一夜死去的老母親給他託夢,說是房子漏水了住不成,叫他去修,第二天起來他去墳地看了看,果真是下大雨他娘的墳頭積了大水坑。
翠翠看著婆婆在猶豫,就又說:「而且娘,當年咱們這裡被拉去充軍的可不少,活著回來的就不說了,那些沒能活著回來的都送回來木牌和遺物立衣冠塚,當時沒有相公的遺物,妳不是也和我說過相公也許沒死嗎?」
聽見翠翠這麼說,錢氏也緩緩點頭,「的確,當年我的確懷疑過,元兒是不是根本沒死……可是,若是如妳爹託夢所說元兒沒死,他為什麼不回來找我們?」
翠翠聞言喉頭梗了梗,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總不能告訴婆婆,他將咱們都忘了……
錢氏很苦惱,想了又想說:「翠翠,先不說元兒是不是活著在京城裡,就說咱們要是去找他都沒路費銀子呀。家裡只有三兩銀子,從咱們這裡到京城去,怕是十兩都不夠,就算要去找,去哪兒弄錢呀?而且要是萬一找不到,咱們連回來的路費都沒有……所以我想了想,若是這個夢是真的,元兒沒死,那他肯定會回來找咱們的,咱們在家等著不就行了?只是苦了妳……」
翠翠聞言垂下了眸子,良久都不說話,她不能告訴婆婆妳兒子不記得咱們了,再不去找他的話,他就要在京城娶將軍的女兒了,而且就算是再等十年他也想不起家在哪裡,也回不來……
輕歎口氣,翠翠抬眸看著婆婆,認真的說:「娘,我等他好幾年了,真的不想再傻等了,我相信爹不會平白無故給我託夢,這一回……我一定要去找他!就算娘妳不去,我一個人也要去找!」
錢氏看著她堅定的眼神,知道她的性子看著溫和好相處,其實執拗得不行,無奈歎口氣,「娘也沒說真不讓去,只是沒銀子啊。」
翠翠聞言笑了笑說:「我可以賣了我的陪嫁鐲子,這樣加上家裡的三兩就能有六七兩銀子,如果娘捨得咱們再賣一畝田,這樣就能有十兩銀子了,路上若是省著點,一定足夠用的。」
上一世她拿著六兩銀子也到了京城,這一次帶上娘,若是省吃儉用,十兩應該夠了。
錢氏看著她是真的想去找兒子,心裡也盤算好了,拒絕的話根本說不出口,而且她其實心裡也想著,萬一真如老頭子託夢說的在京城找到兒子,那就算把家裡的錢都花光了那也值得。
怕的就是到最後一場空,人財兩失……
翠翠讓婆婆有時間想一想就回了自己屋子,卻坐在床上睡不著。
現在是夏天了,再過兩個多月就是初秋,她只知道蔣元是在天和二十三年秋天娶了那個女人,卻不知他是初秋還是深秋娶的人,所以她不能耽誤太多的時間,否則等晚點到京城,他和那個女人又成了親,那她就別想做什麼將軍夫人了!
就那個女人狠毒的將她扔進雪地裡凍死的德行,不知道會生出什麼詭計來收拾自己!
 
次日一早,錢氏起來時雙眼下有青痕,明顯沒有睡好,翠翠也是眼底一片青。
錢氏坐在屋簷下的竹椅上看著身邊摘菜的兒媳婦,最終歎口氣,「翠翠,妳要是真決定了去找,娘陪妳一起去。」
翠翠聞言就笑著濕了雙眼,「謝謝娘,我相信咱們一定能找到相公的!」
錢氏點點頭,也無奈笑了,「那就趕緊做飯吃飯,吃完飯商量一下賣了哪塊兒田。」
早飯後,婆媳兩個坐在屋裡商量了好一陣子,最終還是決定多帶點錢上路,打算賣兩塊田。
商量好之後錢氏就要出去問問誰要買田的,翠翠急忙叮囑她,「娘,賣給誰都別賣給二叔。」
錢氏聞言點了點頭,「我知道,就他那個愛佔便宜的德行,賣給他還不知道怎麼壓價呢。」
婆媳倆一起出門,錢氏去找買田的人,翠翠去鎮上賣鐲子,陪嫁的鐲子賣了三兩多銀子,當她拿著銀子回來的時候屋裡坐了好幾個人。
有村長和來買田的周家人,還有蔣老二,翠翠看都不想看這個畜生一眼,直接就進屋來了。
錢氏拉著她小聲說了價錢,她點了點頭站在了一邊,看著婆婆和周家人交換銀子和地契。
蔣老二摸了摸鼻子,走近翠翠,小聲問:「翠翠,冷不丁的,賣田幹啥?也不提前打聲招呼,賣給二叔啊,咱們可是一家人。」
翠翠看都不想看他一眼,說:「二叔要是能比周家多出點錢,這田賣給你也不是不行啊。」
蔣老二聞言就撇撇嘴,不吭聲了,片刻後接著打聽,「妳還沒說賣田幹啥呢?」
翠翠冷笑道:「我有病了,沒錢治,只能把田賣了。」
蔣老二聞言不太相信,「年紀輕輕的,看著妳也不像有病啊,不說實話是藏著什麼貓膩呢?」
翠翠不再搭理他,去廚房燒水去了。
過了一陣子,院裡人都走了,錢氏來到廚房小聲說:「兩畝田賣了快七兩銀子,妳的鐲子賣了多少?」
「三兩多。」翠翠說著算了起來,「這樣咱們手裡能有十三兩銀子,去京城的路費就足夠了,要是省著點說不定用不完呢。」
錢氏擦擦頭上的汗點點頭,「那翠翠,現在錢有了,咱們什麼時候走?」
翠翠想了想,想到無恥的蔣老二,就說:「早點走吧,省得村裡有些人知道咱們賣田了,惦記這點錢再招了賊。」
她這麼一說,錢氏立即點頭,「那聽妳的咱們早點走,等下午我把屋裡糧食收拾一下也賣了,咱們再收拾一下東西,後日就可以出發了。」
翠翠笑看著婆婆,「下午我回一趟娘家,給我爹說說這個事兒。」
「成,妳儘管回去,家裡的事兒我來辦。」
吃過午飯翠翠就出門回娘家了,回到娘家門口,看著熟悉的屋子,想到前世爹送自己走的那一天,眼眶就熱熱的。
大門開著,她站在門外就聽見院子裡爹和羅氏說話的聲音,她笑笑走進去喊道:「爹,我回來了。」
柳大栓正在做木工,聽見翠翠的聲音立即放下手裡的活兒,笑著說:「閨女回來了?怎麼不上午回來,也好在家吃午飯。」
柳大栓如今還很年輕,頭髮沒有一根白的,很是精神矍鑠。
羅氏也才三十來歲,穿著藍色的碎花布裙坐在院子裡做針線,見翠翠回來也笑了笑,「妳爹前日還在說妳最近沒回來呢,今兒就回來了,快過來坐。」
翠翠進了院子坐下,將裝了菜蔬的籃子放下。
羅氏笑著說:「菜不少,夠我跟妳爹吃兩天了。」
翠翠笑笑,這才看著滿頭汗的父親說:「爹,我回來是想跟你說件事兒。」
柳大栓擦擦汗,看著女兒放下了手中的活兒,也坐下了,這才問:「啥事兒,說吧。」
翠翠點點頭,說:「爹,我要跟婆婆上京去找蔣元,打算後日就走。」
柳大栓一聽就傻眼了,「閨女,女婿這都去了幾年了,妳怎麼突然要去京城找他?誰告訴妳他在京城的?」
翠翠笑著說:「沒誰告訴我,就是公爹昨夜託夢跟我說的,說他沒死在京城,我想著當年他也沒送回遺物來,興許是真的沒死,就決定帶著婆婆去找他。」
柳大栓聽了直搖頭,「翠翠呀,別傻了,一個託夢還能當真了?他要是真沒死,早就回來找妳們了!沒回來就是沒能活下來,妳就別犯傻了,好好的在家,過兩年再找個好人家嫁了,安安穩穩過一生多好,非要成天的惦記他……」
羅氏也說:「對啊翠翠,一個夢,當不得真的,還是聽妳爹的在家老實待著吧,去什麼京城啊,這少說兩個月的路程呢,路上可不容易呢!」
翠翠當然知道爹會說這些,可這輩子她是一定要換個活法的,就歎口氣說:「爹你別勸我了,我跟婆婆都決定了,一定要去京城找。」
柳大栓無奈的看著她,直搖頭,「妳真是傻呀妳!妳還年輕,守在家裡早晚能找個好人家,可要是去了京城,找不到人不說,銀子也花光了,到時候妳們怎麼回來?這些妳都想過了嗎?親家也真是的,這樣沒譜的事兒居然跟著妳胡鬧!」
「爹,你放心,不管能不能找到他,我都會給你寫信回來的。」
羅氏坐在一邊,針線也不做了,心裡想著,翠翠要去京城了,回來這一趟會不會是來要路費的?心裡就緊張了,一轉身進屋去把銀子都給藏了起來。
柳大栓和翠翠又說了好一會兒的話,才無奈的歎口氣不再勸她,翠翠也就站起身準備回去了。
羅氏見此急忙說:「那翠翠妳啥時候走,我跟妳爹去送妳。」
「後日一早走,你們別來送了。」
柳大栓沉默不做聲的進屋去了,羅氏看他一眼知道他是進屋找銀子去了,輕輕的哼了一聲,知道他絕對找不著,果不其然,片刻後柳大栓出來,陰沉著臉瞪了她一眼。
羅氏以為他會跟自己要銀子,結果只是狠狠瞪一眼就去送他閨女了,心裡鬆了一口氣。
回去的路上,到了村口,翠翠看著父親,「爹你回去吧,別送了,後日一早也別來,我們很早就走的。」
柳大栓點點頭,看了看四周沒人,這才伸手將手裡的二兩銀子塞進她手裡,說:「爹沒用,沒有多的錢給妳了,妳別怨爹。」
翠翠眼眶瞬間濕了,「爹,我不要,我手裡的錢足夠了。」
柳大栓搖搖頭,硬是將錢給了她,「妳拿去吧,不然爹心裡也不放心,出門在外,用錢的地方多的是,多帶一點總比少一點好……哎……」
翠翠哭著收下這錢,說:「爹,等我到京城找到蔣元,一定接你去享福。」
柳大栓無奈點點頭,衝她擺擺手,看著她離開的背影一點也不樂觀,「人都幾年沒消息,恐怕早死得透透的了,傻閨女,妳這都是白折騰,無用功啊……」
第九章 蔣老二偷銀子
翠翠回到家裡,錢氏正在收拾空了的糧屋,蔣老二靠在門框上正在問:「大嫂,妳這又是賣田又是賣糧的,到底是要幹啥呀?」
錢氏低著頭掃地,淡淡的說:「出一趟門。」
「去哪兒啊?還值當把田給賣了?」
「回一趟娘家。」
蔣老二聞言撇撇嘴,一點也不信,她娘家那麼遠,她嫁過來這麼多年好像就回去過一次,冷不丁的賣了田就為了回娘家?他才不信。
直到看見了翠翠回來,他心裡才想著,該不會是翠翠要嫁了,所以大嫂賣了田,要給翠翠當添妝?
不過下一瞬他就開口又問:「大嫂,妳回一趟娘家可要一個多月,那妳剩下這一畝田的糧食,用不用我幫妳收了?」
錢氏聞言輕輕挑眉,「不用了,我直接賣給張屠戶了,他家裡養豬多,缺糧食,到時候直接讓他過去收,就不用你操心了。」
蔣老二聽到這裡,氣得臉色發青,「我說大嫂,咱們好歹也是一家,妳這賣田賣糧的,竟不先緊著自家人,我手裡田也不多,早就想買了。」
錢氏聞言悠悠一笑,「那你不早說,我也不知道你想買田呀。」
蔣老二聞言,氣呼呼的裝不下去了,一甩袖子走了。
翠翠眸光冷凝的看著他離開,滿眼都是厭惡。
錢氏看著她問:「都跟妳爹說好了?」
翠翠點點頭,「說好了,娘,那明日咱們就把衣裳行李收拾一下,後日一早就走。」
錢氏聞言歎口氣,「行。」
翠翠笑笑,看著天上的白雲瞇了瞇眼:蔣元,你給我等著!這輩子,我要你把上輩子欠我的統統還回來!
黃昏時翠翠做好了晚飯,錢氏也將屋子裡收拾得差不多了,到處都清理了一下,婆媳倆吃過晚飯後天色漸漸黑了下來,月亮掛在了天上,瑩瑩發著光。
關上了院門,兩個人坐在堂屋,桌上點著昏黃的油燈,將身上的銀子都拿了出來,算算一共有多少錢。
「家裡三兩銀子,加上賣田的八兩,賣鐲子的三兩多,我爹給的二兩,一共十六兩銀子。」翠翠想了想,將銀子分成了好幾份,看著錢氏說:「娘,我們路上的時候不能把銀子都放在一個人身上,也不能把銀子全放在一塊兒,回頭咱們就把衣裳裡縫幾個小口袋,銀子分開放,這樣省得放在錢袋子裡被人偷。」
錢氏點了點頭,「還得換點銅錢,方便花用。」
翠翠想了想又說:「現在天氣熱,路上怕是不好受,咱們走的時候得買點防中暑的藥丸帶上,以免路上熱病了,不好辦。」
錢氏點點頭,正要說什麼,外頭大門被人砰砰的敲響,傳來蔣二嬸的喊聲,「大嫂,睡了不?」
翠翠聽見她說話聲音,立即將銀子都收了起來,進屋放在桌子壓著的磚石底下。
錢氏看著她收好了銀子後才去外頭開門,「沒睡呢,弟妹有啥事兒啊?」
院門打開,蔣二嬸堆著一臉肉笑著進來說:「還真是有事兒,這不妳要帶著翠翠回娘家了,我想著沒個兩個月妳們回不來,就厚著臉皮來找妳了。妳知道我娘家侄媳婦兒就要生了,這得送點小衣裳、小褥子,偏我又是個笨人,針線活兒最上不了檯面,這眼看著妳就要走了,所以趕緊來找妳,幫我量一量,裁一裁,動動針腳。」
錢氏聞言沒多想,蔣二嬸針線活兒的確是上不了檯面,縫個衣服跟蜈蚣似的,雖然兩人平日裡不算感情多好,可是人都上門來求了,她也不是那種小心眼的人,就點了點頭,「那行,我這就跟妳去。妳說妳也不早點招呼,我趕著白天給妳弄,也不費燈油。」
蔣二嬸聞言笑著點頭,又看向屋裡說:「翠翠呀,妳針線活兒好,眼神也好,妳也一塊兒來吧。」
翠翠本來不打算跟過去的,可是腦子裡忽然就想起蔣老二那張臉來,他們夫妻可不是什麼好人,更何況做小衣服、小褥子這種事,前陣子白天多少閒工夫她不來喊著幫忙,怎麼偏偏在天黑透了才來喊人幫忙?
有鬼!
所以翠翠腦子轉了一個彎就答應了,「哎,我吹了燈就來。」
她倒要看看,蔣老二夫妻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後娘難為》

    《後娘難為》
  • 2.《小官女擇婿》全3冊

    《小官女擇婿》全3冊
  • 3.《盤個酒坊養反派》全3冊

    《盤個酒坊養反派》全3冊
  • 4.《太后有喜》全2冊

    《太后有喜》全2冊
  • 5.《為夫我橫行天下》

    《為夫我橫行天下》
  • 6.《富家嬌兒》全3冊

    《富家嬌兒》全3冊
  • 7.《背靠先生求庇佑》全4冊

    《背靠先生求庇佑》全4冊
  • 8.《專業哄夫》

    《專業哄夫》
  • 9.《暖心福娘子》+女兒不懂茶家庭號

    《暖心福娘子》+女兒不懂茶家庭號
  • 10.《財迷俏東家》+女兒不懂茶家庭號

    《財迷俏東家》+女兒不懂茶家庭號

本館暢銷榜

  • 1.《愛妃是財迷》

    《愛妃是財迷》
  • 2.《為夫我橫行天下》

    《為夫我橫行天下》
  • 3.《神醫養夫》

    《神醫養夫》
  • 4.《剽悍小醫女》

    《剽悍小醫女》
  • 5.《專業哄夫》

    《專業哄夫》
  • 6.《仵作娘子探案錄》全4冊

    《仵作娘子探案錄》全4冊
  • 7.《好孕王妃》

    《好孕王妃》
  • 8.《後娘難為》

    《後娘難為》
  • 9.《世子的半枝桃花》全2冊

    《世子的半枝桃花》全2冊
  • 10.《太后有喜》全2冊

    《太后有喜》全2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