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創作

分享
棄字頭001

《棄床記》

  • 出版日期:2019/05/01
  • 瀏覽人次:245
  • 定價:NT$ 260
  • 優惠價:NT$ 195
人人高喊「斷、捨、離」的時代,悠美卻忠於「痴、取、囤」!她是一個徹頭徹尾不懂照顧自己的人,莫名其妙隻身獨闖大都市當上工讀生,某天與她合資租賃公寓的室友離奇失蹤,除了令她陷入租務危機,還不時要出入殮房認屍……

冏事傳千里,大學師生全力接濟,稀奇古怪的兼職如雪中送冰,就在悠美快要招架不住的時候,鄉里替她找來一個臨時租客。祖兒為了考入職業舞蹈團而出城小住,所有條件都乎合悠美要求,只欠最重要的一點——她非但沒錢交租,還要求包伙食!

在這艱難混亂的時刻,天賜悠美一張夢幻般的古典畫桌!公寓僅有的空間根本容不下,可是悠美蠻勁爆發,決定棄床,寧願席地而睡,也要擁有那張Dream Desk!

袁建滔
一九九一年香港浸會學院傳理系畢業,主修電影,期間擔任《漫畫讀物》雜誌總編輯,並撰寫漫畫文法研究專書《連環圖語言》。畢業後曾投身電視台、漫畫、電影特技、電腦動畫等不同媒體,磨練出一身「雜技」。

九七年與友人合辦出版社「鐵道館」,立志當作家。小說寫不成,卻半推半就下全職投入動畫導演的工作,執導十三集《麥嘜動畫》電視片系列,並於二零零一年完成首部電影長片《麥兜故事》。其他動畫長片作品包括《麥兜菠蘿油王子》、由周星馳監製的《長江7號愛地球》、與及改編自厲河原著小說的《大偵探福爾摩斯:逃獄大追捕》。

作品集:漫畫文法研究專書《連環圖語言》、漫畫繪本《大眼仔》、小說《慈悲》、小說《犬女》、小說《刀耕火種》(網上連載)、小說《棄床記》、小說《棄形記》、小說《棄車記》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缺錢便張腿
「拜託!別張那麼大!不害羞的嗎?」人體素描課導師是潘老太,各子小但嗓門大,美術室裡所有學生都聽得一清二楚。
全裸的男模特兒低頭看了看,兩腿各自從內移了一個腳掌位。
潘老太托托眼鏡,冷冷地上下打量男模,看得他渾身發毛。「好端端的,你動甚麼?」
男模感到有點委屈:「是你說別張那麼大嘛……」
「我不是說你的腿,」潘老太沒好氣地轉了半個身,直指一個熟睡中的女生:「是她!」
學生的視線一起聚焦在潘老太手指方向──只見悠美的頸項看似無法支撐腦袋,其詭異的角度令人聯想起日本恐怖電影的女鬼。標緻的俏臉被地心吸力摧毀,塗了淡淡口紅的嘴巴老實不客氣地張開,發出濃濁的鼻鼾聲。大夥兒都慶幸沒有口水流出來,好幾個同學火速掏出手機拍照。
「撤麼!現在是素描課,不是攝影!」潘老太扠腰嘆氣:「悠美她這陣子怎麼啦?」
「聽說跟她合租公寓的同房女生死啦,不夠錢交租,所以晚上要當舞小姐。」
「失縱吧,還沒找到屍體。」
「我說她便是凶手!我說的,你們等著瞧!」
「那有這麼誇張!憑她的姿色怎麼當得上舞小姐!」
「舞廳黑烏烏的,誰管她長成什麼樣子!」
「喂,人家只是等錢用,條男生說話不要太刻薄!」
「夠啦。」潘老太走到悠美身旁,向其他學生招手:「既然等錢用,就由她當模特兒給大家畫個夠,算她半份工錢。」
眾人忍著笑拉檯推椅,不一會兒已包圍悠美並開始作畫。男模樂得提早下班,正卻穿上浴袍離開,潘老太擋在他身前,把炭筆和畫紙硬塞到他手裡:「誰說下課呀?」
悠美喉結吐出數個不能辨別的音節後,緩緩張開惺松的睡眼,花了半分鐘對焦,才發現所有同學正圍著自己,炭筆刮擦畫紙的聲音此起彼落,而坐在最前排的不是別人,正是她昏睡前的作畫對象。
仍然全裸的男模夾起大腿收起要害,露出尷尬的笑容,向悠美展示一張便條:「潘老師給你的。」
悠美在同學的訕笑聲中,走到男模身前搶過便條,看了眼,甚不爽,把便條捏作一團。但當看到男模把自己畫得一塌糊塗,更是不爽:「你在畫甚麼鬼,人家那有這麼胖!」
男模搔搔頭:「我不懂畫衣服嘛,可能你脫光了會畫得更好!」
全班同學立即瘋狂起哄,齊聲拍掌高呼「脫脫脫」,把悠美氣個半死。

XXX

到了午飯時段,大學飯堂人聲鼎沸。今天菜單是罕有的「名菜」辣醬煮章魚配上海帶芽菜湯,排隊領飯的人龍長達四、五十人。
悠美從微波爐取出加熱過的速食飯盒和湯,回頭才發現身後已排了一條輪候使爐具的人龍,只好急急捧著餐盤走開,試圖在飯堂人潮裡找尋熟悉的面孔,跑了半圈,終於在靠近落地窗的角落看到阿樸向她招手。
阿樸每天都戴著他那頂招牌橙紅色鴨舌帽,舌尖永遠後翻,配上那張小麥色的俊臉,是校園裡最易認出的人。他看了眼悠美的飯盒:「天天說沒錢,怎麼有湯有飯那麼奢華?」
悠美使勁扯走盒頂的塑料膜,滾出一團慘白的蒸氣。「便利店撿的過期貨,窮學生專用,你要的話,明天替你買一份。」
「謝謝啦,我還沒有折墮到這個地步。今晚要打工嗎?」
悠美點頭。
「倒不如你跟我一起去愛情酒店──打工吧!」
「嘖,我才不會到那種地方,工錢也不見得比餐廳多。」
「還敢左挑右挑,證明你不夠窮!」阿樸吃了一大口章魚飯:「媽的,這飯真的又辣又好吃,要嘗嗎?」
悠美搖頭。
「我問你,如果有兩個條件一模一樣的男生,一個能吃辣,一個不能吃,你挑哪?」
悠美取出造型精緻的自備筷子。「這問題太無聊了。」
「快說!」
「我也有問題問你這世界級閒人,六合彩甚麼時候再開『至尊金多寶』?」
「更無聊!」
悠美苦著臉。「我好想要錢啊……」
阿樸一臉認真的說:「我認識的朋友裡面,買六合彩的,一條毛也沒有贏過,這東西根本就是騙局,派彩的說有人中獎,怎麼證明?」
悠美完全聽不進阿樸的偉論。「上次沒人中頭獎,但二獎也有三百萬……我的要求很卑微,安慰獎就可以啦。」
「安慰獎嗎?我給你!」阿樸露出一個鬼靈精怪的奸笑,從屁股抽出一張素描畫,畫中人是一個張口大睡的胖女生。
悠美扁嘴。「無聊!」
阿樸細心捲起畫紙:「這可是高價競投回來的!我打算把它掛在窗外衝著對家的八卦來擋煞!」
「白痴!」
「能簽名嗎?」
「去你的,又不是我畫!」
阿樸收起笑臉,認真起來:「大家總算一場同鄉,看你這劃等錢用的可憐相,就賜你一條絕世好橋。」
「只要不是去當裸模便可以。」
「嘿嘿,你要做,人家也不請呢……」
悠美一雙筷子二以龍取珠架式懸在阿樸鼻頭前。「有種便再說一次!」
「不不不!冷靜下來,認真一點。我說,你不如暫時把那『空房間』轉租給別人便成啦!挺得一時得一時!」
悠美想了想,搖搖頭:「我這樣古怪的情況,那有人願意承租呢?」
「有!」
「啥?」
「更古怪的人!」
「啥?」
阿樸大力拍打胸口:「我辦事,你放心!」
悠美瞇起雙眼:「我有點不祥預感……」
第二章 睡覺時不能關燈閉眼
低沉的引擎聲由遠而近,悠美等候多時的公車快要埋站。雖然未到最高峰的下班時間,她也得發起狠勁才能勉強擠得上。公車在城裡左拐右轉,晃著晃著,悠美的睡意又再發作,一發現空椅,也不管是否禮讓座便一屁股坐上去,低頭抱著背包,以不下手術台吸入麻醉劑的速度進入熟睡的狀態。
「小姐。小姐……小姐!」
悠美慢慢醒過來,眼前站著一個穿了制服的人。「警察先生……什麼事……?」
「警個屁!我是車長呀!」車長揚揚別在胸前的駕駛證:「到了總站,下車啦!」
悠美嚇得彈起來,看到窗外鄉郊景色,頹然滑在椅子上。「慘啦……什麼時候才有回頭車?」
「十五分鐘。」
悠美走出公車,四下除了陰森的樹林,便只有間破落的便利店,一副由開業至今都沒有打掃過的樣子。她正盤算應否入內買給吃的,一個滿頭花白的老伯捧著一箱香菸,從店後貨倉走出來。「歡迎!」
悠美嗯了聲,壯著膽走入店內四看。雖然設備殘破,但貨架卻擺滿各色食用品,不下城中連鎖店,唯一比較異樣的是靠在角落的貨架,上面掛滿以透明塑料袋裝著的不明物體,顏色有紅有綠,夾雜著濃稠汁液,看來有點像過期泡菜,但說穿了更像食物殘渣。
悠美隨便買了包最便宜的餅乾,付錢時忍不住問:「請問……最請裡那一袋袋像嘔吐物的是泡菜嗎?」
老伯頓了半晌,咧嘴微笑,露出一口缺牙,像個小鋼琴。「那是本區的特產,叫『地獄漬』,要買包嚐嚐嗎?」
悠美大力搖頭:「謝謝……我要趕車……」
「稍等。」老伯從收銀櫃內翻了半晌,掏出一粒用報紙紙條摺成的幸運星。「送給你。」
「哦……謝謝……」悠美也沒多想,接過那粒毫無光彩的小星星,快步跑回車廂,坐在最接近駕駛席的位子等候。司機在車旁做了一輪柔軟體操,時間到了才上車發動引擎。公車離站時,悠美忍不住回頭窺看,那老伯果然站在便利店前向她揮手道別,嚇得悠美抱把身體縮起橫躺在椅子。
公車回到市區時,已落在地平線下,柏油路上盡是又長又瘦的影子。車門一打開,悠美便率先跳下,快步走了五分鐘,來到夜班打工的意大利餐廳Secreto。咬著牙簽的老闆剛好站在門外,把掛鉤上的小木牌由「CLOSE」的一面翻轉為「OPEN」。
老闆看看手錶:「太晚了吧!」
悠美低下頭。「對不起……對不起……」
大概從早到晚都吃意大利菜,老闆的臉彷彿塗了一層橄欖油:「讀法律的,最重要的便是守時,不守時,將來怎麼上法庭?」
悠美尷尬地笑:「其實……早轉了學系啦,抱歉,抱歉,下不為例。」
「員工用餐是從不等人的!你吃過沒有?」
悠美勉強地笑:「吃了點餅乾,現在不餓……」
油臉老闆看著悠美的可憐相,不忍責備。「快去換衣服。」
「知道!」悠美走入餐廳,只見眾員工早已用罷晚膳,正收拾碗碟,準備晚飯時段的幹活。Secreto乃城內新晉的明星餐廳,雖然算不上客似雲來,但每晚都例必滿座,周末更不用說。悠美捱著餓,忙碌地寫單、捧餐、倒酒,好不容易找到空檔停下來喝杯水歇一歇,正想從麵包籃偷片麵包充飢,剛做好的菜又從熱騰騰的廚房端出來。油臉老闆的厲眼剛好掃到她的區域,她只好放下麵包,乖乖上菜。
「謝謝光臨!」直到送走最後一檯客人,悠美這晚的工作才算完成,頓時膝蓋發軟,崩倒在大門的小階梯。「餓死了……」

XXX

露天的火車月台刮著微寒的夜風。悠美孤伶伶在等車,手裡的麵包又冷又硬,咬了兩口便累得沒有興緻吃下去。火車到站,車廂內只有三兩乘客。悠美戴著耳機聽歌,不一會便打瞌睡,幸好到達目的地前有如神助的從夢中驚醒,否則一天便要倒兩次大楣。
悠美租住的小公寓距離車站約十分鐘步程,但以是晚狀態,足足多花一倍時間,另外還要克服十四級樓梯,才能爬上明明位於三樓,卻又接近無限遠的家。
脫鞋入屋後,悠美第一時間走到掛著刻有「小冬」字樣圓形木牌的門前大力敲門。沒有回應。打開門,房內空無一人。悠美嘆了口氣,關上門,回到自己的小房間呆坐床緣。
房內四道牆都貼滿了畫風各異的巨大海報,床上床下階堆疊著亂七八糟的書本和畫冊,當中算是最整潔的地方,便是一個被彩布蓋著的木製畫架。悠美伸了個懶腰,在一大團不知乾淨還是骯髒的衣服裡抽出替換的內衣服,洗了一個燙的熱水澡以振作精神,把頭髮擦得半乾後,便迫不及待掀起蓋著畫架的彩布,露出內裡未完成的畫作。這是她首次認認真真的去畫一張大尺寸油畫,取材自某次病重發高燒時半夢半醒間見到的一朵花。這朵所謂的「花」,其實是由一絲絲看似擁有生命的光束,追隨著若有若無的軌跡,時散時聚,幻化而成的瑰麗光團。
悠美知道自己對油彩這物料的控制還沒到家,潘老太也千叮萬囑這名轉系生務必由靜物畫開始入手。但她沒興緻畫水果,也嫌畫花太俗氣。就是憑著這不知天高地厚的硬性子,雖然累透了,但仍然想開筆以延續創作的底氣(傻氣!)。可惜在床緣呆坐了一刻鐘,擠出的顏料表面已乾涸,她也找不到任何靈感,腰身僅餘的勁力也耗盡,軟軟倒在床上,燈也沒關便睡了。
第三章 怪人出沒注意之一
「黃檗是一種樹皮,能入藥,清熱去濕之效。煮汁染過的紙,叫做潢紙,可以防蟲蛀,所以古人稱裝裱書畫為『裝潢』。現今書本的裝潢,已不再滿足於追求實用性,要的是搶眼、帶出話題,在競爭激烈的展銷攤把對手比下去,故此往往出現書本的裝潢與內容不匹配的古怪格局,就像累贅的電影配樂,令人痛恨卻又對它無可奈何。」Professor Mak繼續以她一貫的華麗手法去講授單調乏味又技術性的印刷專業知識,但悠美卻仍是一副睡不醒的樣子。課堂後,Professor Mak主動問她:「你很缺錢嗎?」
本來精神恍惚的悠美頓時清醒過來:「為……為甚麼這樣問?」
Professor Mak微笑:「阿樸說的,整個美術系的教授都知道,他還逐一拜託我們,如果碰到任何Freelance的機會,都務必要告訴你。」
悠美想像得到自己的笑容有多僵硬:「我覺得他太過關心我啦……」
「同鄉嘛,事必互相關照。說來奇怪,我教了許多年的書,從來沒有學生求財求得那麼直白。」
「老師,你有鐵剷嗎?我想挖個井跳下去。」悠美袋裡不斷重覆這句話。
Professor Mak把一張名片交到悠美手裡:「這傢伙,是我的老同學,他現在打理一所專營兒童書的出版社,你試試找他自薦,說不定會找到工作。當然,萬事起頭難,開始的時候稿費可能不怎麼樣,最重要的是先打入這個圈子。」
「沒關係,錢不是……唯一的問題,待我準備好Portfolio便去找他試試看。」
「好啊。不過你記著,他可是一個很古怪的人。就算被他拒絕了……」Professor Mak好像記起什麼重要的事情似的:「也不是世界末日,記得啊!」
悠美皺起眉頭:「當然,當然。應該……也不至出世界末日這麼誇張吧。」
「希望唄。」Professor Mak聳聳肩,說了聲再見便離開。
悠美嘀咕著:「古怪的人……」

XXX

「精美紀念獎杯一座?太瞧不起人啦!」
悠美趁午飯時段跑到學生休息室外的壁佈板,瀏覽各類美術設計及繪畫比賽的通告及大小海報,目標只鎖定在有獎金的比賽。「公開組冠軍才五百塊?好小家氣啊……」人窮志短,悠美嘴在罵,手腳撕下參賽章程。
阿樸忽然橫空跳出來,嚇了悠美一大跳:「你發什麼神經呀你!」
「天降財神!來!跟我走!」
「財神」的名字是祖兒,皮般白裡透青,青裡帶紫,眼小面長,頭髮又長又黑又卷。身穿一套洗得發白、疑似少數民族服裝,揪著一個起市的大膠袋,內裡擠滿不明物件,從任何年代的標準來看都是一個女巫的模樣。
悠美有點不祥的預感,瞇眼盯著阿樸,可他卻裝作看不到,一直在玩手中那罐剛買來的冰可樂,在脖子擦來擦去。
「你好。」悠美想跟祖兒握手,但祖兒揚揚雙掌,一口拒絕。「剛剛塗了護膚箱,黏糊糊的,不好意思(其實是藉口)。」
「沒關係……」悠美尷尬地笑,心裡在想:「跟她獨處一室應該……還可以吧……」
阿樸生怕悠美會拒絕祖兒,所以再加補充:「她一待那個舞劇……叫甚麼名字,我忘了。」
祖兒目無表情地說:「《血與肉的反省》。」
阿樸搶著說:「對!對!一待《血與肉的反省》完成面試,祖兒便會搬走。她現在暫住在朋友家,星期六要走,從那天算到面試完結,剛好一個月,很完美吧!」
悠美:「但是……我的公寓不大,你夠地方練舞嗎?」
祖美:「有床便夠啦。」
「是嘛……那麼……那個……」悠美對阿樸瞪了瞪眼,阿樸會意,手肘頂了頂祖兒。
祖兒:「幹啥?」
阿樸:「剛好不是說好先付租金的嗎?」
「是嗎?沒注意啊。」祖兒問悠美:「你現在便要收錢嗎?」
就處理赤裸裸的金錢問題,悠美自問完全不在行,懇切地盯著阿樸求助。
阿樸跟祖兒對質:「不是說好的嗎,悠美已拖欠了兩個月租金,最遲要周末前交嘛!」
祖兒:「那麼我星期五給你,OK?」
悠美無奈接受:「OK……」
祖兒:「星期五晚,OK?」
悠美苦笑:「隨你,只要星期六前交給我便成……」
祖兒向悠美伸手:「有沒有衛生巾,我忘了帶。」
悠美張大了口,盯著阿樸。
阿樸指著自己鼻子:「為甚麼看著我?你覺得我會隨身帶著衛生巾?」
悠美搖頭說:「我……沒……沒有啊……」
祖兒:「紙巾呢?我想拉屎。這裡的廁所乾淨嗎?」
悠美眨眨眼,好不容易定過神來:「學校的所有衛生紙供應的,放心去吧……」
祖兒頭也不回,轉身便走。
悠美待祖兒走遠,對阿樸又踢又打:「笨蛋!甚麼人來的?這算是什麼財神!」
「我跟條識了多少年?十三年啦!我那有整過你?」
「也不見得幫過我!」
阿樸吃痛跳開一步:「我剛認識她的時候不是這個樣子……誰叫你沒錢交租,反正就一個月,你便把自己關在房裡,才不用管她的!」
「你認識人家有多久呀?」
阿樸想了想:「上一次爛醉是……三天前!」
「三天!」悠美忍不住追踢阿樸:「大笨蛋!氣死我啦!別躲呀!」
「安慰獎就是這種貨色啦!」阿樸一邊躲,悠美一邊笨拙的踢,打鬧間,悠美的腳踢在某個外層柔軟、內含丸狀物的東西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悠美瞪大眼精,才看清楚自己的腳,踢中一個帶著厚厚眼片的高大男生下體。
「明川──對不起啊,沒事吧?!」
明川痛得無力慘叫,手上的法律書籍散落一地,跪倒地上。
悠美慌得團團轉,大力抓著阿樸搖晃:「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阿樸不情願地捐出手上的冰可樂。「冰鎮雙丸!」
五分鐘後,明川從跨下取出可樂放到檯面,竟然冒出少許蒸氣。「謝謝,還給你。」
阿樸傻笑:「別客氣,送你,當火鍋湯底挺有勁的!」
悠美一臉內疚:「真的很對不起啊明川……」
明川:「好心著雷劈我聽得屬被腿劈還是第一次!」
阿樸問明川:「唷,聽說法律系來了個俄羅斯交換生,蠻漂亮的,是嗎?」
明川:「見鬼!她早兩天才上學,你的消息怎麼這麼靈通?不用唸書的嗎?」
阿樸大笑:「你看我這身藝術家的打扮,怎麼會愛唸書?悠美她不是也跟我一樣,因為怕唸書,才從法律系轉到藝術系!」
「我才不是怕唸書……」悠美低著頭,一臉無奈:「我是一開始便不是由我作主。」
明川看看悠美:「別告訴我你還沒有告訴你爸爸?」
悠美稍稍抬起眼睛,慢慢搖頭。
明川:「你到底在想甚麼?怎麼可能瞞過他們?一交學費便知道啦!」
悠美:「所以我才拼命賺錢自己交學費囉……」
明川指著檯上不同比賽的剪報:「這些爛比賽真的能賺錢嗎?」
悠美搶回那一疊剪報:「聚沙可以成塔。」
阿樸拈起一張小海報:「其實我想問你很久,你用手機拍下參賽章程呀什麼的便可以啦!為什麼要拿走整張海報?」
悠美紅著臉,不好意思地傻笑:「越少人知道,獲獎機會便越大嘛……哈哈……」
明川:「天呀……」
阿樸:「厲害!果然最毒婦人心!」
明川:「那麼你的賽績……不,業績如何?賺了多少錢?」
悠美想了想:「兩百塊書卷,還有兩個水晶獎座。」
阿樸補充:「是『水晶膠』才對!」
悠美:「哼,謝謝你精準的補充啊!」
阿樸正色說:「其實,悠美為了實現夢想,已經很努力打拼,明川,我們要支持她……除了金錢外的任何支持!」
明川微笑:「同意!」
「謝-謝──」悠美向阿樸伸一伸舌頭,然後問明川:「找我有事嗎?」
明川:「有呀。是這樣的,我爺爺上月過了身……」
阿樸:「你繼承了一筆很大的遺產?」
明川沒好氣說下去:「遺產是有的,不是一千幾百萬,而是一張很漂亮的老書桌。」
悠美指著自己:「跟我有關係嗎?」
明川:「我記得你說過,很想擁有一張Dream Desk。」
悠美快速腦搜,沒有結果。「我有說過這樣的話嗎?」
明川:「有!你第一年唸法律的時候。」
悠美盯著阿樸。阿樸盯著明川,心裡暗笑他可真心水清:「你為什麼記的家自己都不記得的說話?」
明川怔了怔:「我怎麼知道她會忘記?反正我記得便是……」
悠美靈動的眼珠子不斷在轉,似是努力回憶自己有否說過Dream Desk這樣的話。
明川:「我爸爸也愛畫畫,他的書桌是自己親手造的,你一定很喜歡。早兩早我陪老爸到祖屋拜祭,順道拍了照片,有空便EMAIL給你。喜歡的,便拿去吧。」
悠美:「不過……你的家人不想留下來作個紀念嗎?」
明川:「要留,都留一些水杯呀,小擺設呀,書桌太佔地方啦!而且,能夠把書桌轉贈愛畫之人,我相信我爸爸在天之靈一定會很高興。」
阿樸問悠美:「你的破公寓那有地方擺!」
「總有辦法的……」悠美腦海裡浮現出公寓的平面圖:小小的房子,根本沒有多餘的空間,除非放在所謂的客廳,或是……
──把床丟去!
正當悠美空想之際,祖兒已從廁所悄悄回來,像鬼魅般滑到身旁,給她嚇了一跳。
祖兒:「星期六早上呢?」
悠美一時間聽不明白:「甚麼星期六早上?」
祖兒:「交租。來得及嗎?」
悠美無言以對:「早上九時之前,OK!」
祖兒:「那麼明天見。」
祖兒冷眼看了看同桌的明川,完全沒有打招呼的意思,轉身就走。
明川問:「誰呀?好古怪啊!」
阿樸:「她的新同房。本來在都立大學唸現代舞,這次過來是因為想考入職業的劇團,所以短租小冬的房間一個月!」
明川:「萬一小冬回來怎麼辦?」
阿樸故作陰森,雙手作出隔空捏脖子的動作:「你是說那個……」
悠美在桌下狠狠跺了阿樸一記:「別嚇我!」
明川:「警察局沒有新消息嗎?」
悠美搖頭。
明川:「算起來,小冬都失蹤三個月。如果仍然在生,至少也打個電話給你吧……我看她還是……」
悠美雙手交叉:「閉嘴!大吉利是!」
阿樸:「我就當她沒死,但長貧難顧嘛。悠美又笨又任性又要賺錢交學費,怎麼能交得了兩人份的租金?」
悠美:「你的廢話說夠了沒有!」
阿樸:「短租出去,進可攻退可守呀!」
悠美:「踢球嗎?什麼攻什麼守呀,待我收到祖兒的錢才算吧。」
明川:「太胡來啦!」
悠美向明川攤開手掌:「沒有錢沒有發言權!」
「時間剛剛好,明天見!」明川看看手錶,收拾書本離去,待他走遠後,阿樸補上一句:「明川才不像你那麼笨。」
悠美:「混蛋!如果祖兒交不了錢,我便跟你要!」
阿樸低頭瞧了瞧空空如也的手腕,裝成看錶的模樣:「啊,時間剛剛好,明天見!」
「混蛋!」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希臘眾神的天空:從神話傳說探索諸神的日常與起源》

    《希臘眾神的天空:從神話傳說探索諸神的日常與起源》
  • 2.《摩根家族:一個金融帝國的百年傳奇》

    《摩根家族:一個金融帝國的百年傳奇》
  • 3.《山海經:看見遠古的神話世界》

    《山海經:看見遠古的神話世界》
  • 4.《山海經:看見遠古的神話世界【首刷限量加贈:山海經插圖手札】》

    《山海經:看見遠古的神話世界【首刷限量加贈:山海經插圖手札】》
  • 5.《奇幻生物的起源:史上第一本古代幻獸檔案大解密》

    《奇幻生物的起源:史上第一本古代幻獸檔案大解密》
  • 6.《棄車記》

    《棄車記》
  • 7.【袁建滔三冊套組】

    【袁建滔三冊套組】
  • 8.《搜神記:探索古人奇幻世界的起源》

    《搜神記:探索古人奇幻世界的起源》
  • 9.《諾貝爾文學獎百年風華:不朽的作品與他們的故事》

    《諾貝爾文學獎百年風華:不朽的作品與他們的故事》
  • 10.《牛肉麵的幸福滋味(新裝版)》

    《牛肉麵的幸福滋味(新裝版)》

本館暢銷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