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館 首頁

分享
Story-23

《黑人梵谷》

  • 作者馬卡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6/03/01
  • 廠商:大都會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 瀏覽人次:1785
  • 定價:NT$ 280
  • 優惠價:NT$ 221
一個小說家,走進巷弄裡的Jack's咖啡館,打算為他正在進行的小說,找到失落的片段,但最後卻跟老闆說起了小說裡的故事……一個關於愛情的……謀殺事件。

小說中,女主角瑪莉羅也是一個作家,她在卡夫卡咖啡館邂逅並愛上身為街頭畫家的男主角三木,他受到「黑人梵谷」的啟發而立志成為畫家,所以懷抱著「非洲大夢」,一心想要前往非洲尋找創作的靈感,於是兩人打算一塊私奔到他鄉,但就在啟程前夕,三木失去了聯繫,於是一切都不一樣了……。

另外在一間Mei酒吧裡,每逢星期三晚上,就會不正常營業,由靈媒為「傷心之人」尋找生命中的「遺失之人」,而這天晚上正巧有個女作家到訪,希望喚來她死去的男友。

虛實交替的三條故事線,最後像麻繩一樣捻在一起,用剝洋蔥的方式,一層一層退去表面的謊言與假象,逐漸透露出事件背後的意外真相!
馬卡
1981年出生。自幼患有注意力渙散症,27歲始啟筆創作。2008至2010年間,因工作旅居於非洲史瓦濟蘭,認為除台灣外,史瓦濟蘭是相見恨晚的另一個故鄉。

2010年獲「可米瑞智百萬小說獎」首獎,出版《迷走巴士》;2011年以批判性長篇文學作品《口袋人生》入圍創下華人獎金最高紀錄的「九歌兩百萬文學獎」,處女作《你愛我嗎?》也於同年四月問世。

落筆並無固定規則,認為每個人皆為自我世界的主角,故從不薄待筆下多為市井小民的任何角色。他慣於冷眼看世界,他喜歡嘲笑人性,他是荒謬、性格的透明小說家。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失落的片段Ⅰ:嚼冰塊的女人
Mei酒吧  11:38 pm
 
抬頭一看,發現月亮高懸在朗清夜空,才明白,原來已是夜晚。
路上仍有為數不少的車輛往返著;自高樓往下望,車輛彷彿發亮、迅速移動的彩色火柴盒,唰唰唰地不間斷而行。
這正是都市特色,不論多晚,總不澈底沉睡──猶如生物心臟一般,不能有停止瞬間,否則將面臨死亡──為讓那最偉大的有機體繼續存在,都市也只好二十四小時持續脈動,噗通噗通地……。
一隻罹皮膚病、全身呈粉紅色的脫毛狗,正懶洋洋躺在消防栓旁。一個領帶已拋往肩膀後方的上班族醉漢經過牠時,因牠身上的酸臭味大為不爽,而猛力踹牠一腳,可憐的脫毛狗哀號一聲,沒命似地溜進黑暗巷弄裡。
而我們的視野順勢跟著脫毛狗進入巷弄,不久後發現裡頭矗立一棟華麗、歐式風格的白色房子;儘管門上掛著一張「營業中」的招牌,大門卻深鎖。然而黃濛燈光從一樓窗口流瀉而出,除了讓這棟房子彷彿進入如油畫一般的浪漫維度外,也顯見裡頭有人。
據說,那就是鼎鼎有名的Mei酒吧。
 
敘述的當下, Mei酒吧裡僅有三個人。
據了解,每逢星期三,Mei酒吧不正常營業,取而代之的是「靈媒時刻」,亦即裡頭會有靈媒「問診」,替一些「傷心的人」,尋找他們生命中的「遺失之人」。
很顯然地,那個身穿紫色大衣、頭戴金色遮陽帽,臉上還化濃厚小丑妝的女人就是靈媒。她前方坐著一個看來心神不寧的胖女孩,應就是傷心的人。而櫃檯後方有個單手抱著一隻白色波斯貓、嘴上刁根菸的男孩。從他襯衫上的Mei字樣,可知他是這酒吧的服務生。
靈媒瞥眼牆上的貓頭鷹時鐘,張開嘴,以緩慢而清晰的口調,對那身型胖大的女孩說:「這位女作家妳好,人的壽命不到一百年,可證時間珍貴之極,所以我們別再浪費時間,直接告知我,妳來此地的目的吧。」
女作家哽咽一聲,點點頭,說:「我……來這裡是想找一個男生……他是我的男朋友……。」
「好的。」靈媒答道,「請讓我知道他死時年紀、死亡時間和地點,但千萬別透露他的名字,妳知道,在那地方名字未具意義,只會增添誤召機率而已。」
女作家點頭,說:「他死時只有二十一歲,於今年五月八號,死於日落公園裡的落葉湖。」
「怎麼死的?」靈媒又問。
「他被我哥,不,被我家管家用雨傘尖頭刺傷心臟,再被推到湖裡,才慢慢淹死的……。」女作家說到這時,忽哭了起來。
「現在不是哭的時候!」靈媒口氣冰冷地說,「妳有帶他的東西來嗎?」
「有,」女作家鎮定情緒後說,並將手上的鍊子遞給靈媒,「這是我送給他的鍊子。」
「這鍊子對他來說很重要嗎?」靈媒問。
「我想是的。」女作家說。
靈媒將鍊子握入左手,並以右手向服務生招手,說:「阿侑,給我一杯冰可樂,裡面一定要有冰塊哦。」
服務生阿侑點頭,把白色波斯貓放下,移步至吧台。一會後,端上一杯帶冰可樂。
靈媒這時用鼻子深深吸一口氣,接著大聲哈地一聲,便一口氣將可樂喝光,再拿開吸管,把冰塊倒進嘴裡。
她一面嘎啦嘎啦嚼著冰塊,一面說:「這位女作家,我想妳應知道我的規矩吧?但我還是重複一次:我呢,很大牌,非常非常地大牌,整個諮詢只接受一次提問,所以時機到時,請務必備妥妳的問題。」
女作家點點頭。
靈媒吞下冰塊後,閉上雙眼,並揚起右手,接著猶如招財貓一般不斷招手,嘴裡還喃喃唸著。
1
Jake’s咖啡館位在○○捷運站二號出口旁,於二○○○年秋天開幕,截至目前已超過十年歷史。不過更朝換代數次,目前老闆是第四任經營者。
該店面原是一間知名美髮院,因經營不善而倒閉。後來一個叫Jake的人承租下來開設Jake’s咖啡館。不過在第二年,Jake將咖啡館轉手讓人。原因並非生意不好,而是Jake罹癌了,而且是可怕的胰臟癌,就是賈伯斯得的那種有沒有?難以醫治,所以在頂讓後第二週,他死了。後續有兩人接手,同樣門庭若市;其一據傳是個未婚老處女,原是企業女強人的她,因厭倦商場鬥爭而經營咖啡館,後因精神耗弱而自殘身亡,另位則是文青同志,據說是「掉入」捷運軌道,而被輾得身首異處。
幸好仍有第四位勇者接手,我也才有機會繼續當Jack’s的老主顧。
 
那晚,我一如往常走進Jake’s咖啡館,並落坐於我鍾情的角落位置。根據手錶顯示,時間是凌晨的十二點二十八分。
可是那當下,卻沒見著老闆。更奇怪的是,整間咖啡館空蕩無人,且陰陰涼涼的,冷氣也許開得太強了。
「老闆、老闆……。」我輕聲叫喚著。
沒人回應。
我舉起手,用招財貓手勢,繼續輕聲呼喚老闆。
忽然,窗邊傳來幾聲貓叫聲。我轉過頭去,卻在窗外看見一片黑。
當我將頭轉回時,老闆已然站在我面前。身材瘦而精實的他,這晚身穿白色襯衫、灰色短褲,腳上一雙黑色皮質涼鞋,胸前則是一片咖啡色圍裙,臉上當然掛有他的陽光招牌笑容。
「作者先生,今晚能看見你,替你服務,真令我高興。今天一樣是無糖黑咖啡、兩片烤土司跟一片火腿嗎?」他問。
「是的。」我說,「謝謝。」
「火腿跟平常一樣需烤得微焦嗎?吐司一樣切邊嗎?」他又問。
我點點頭。
「好的,作者先生。」他應道。這時,他打量我一眼,說:「你今天穿得真正式,竟是紫色西裝啊。」
「是啊。」我說。
「帽子也很别緻,不過,那是遮陽帽吧!晚上戴著遮陽帽,不奇怪嗎?」他又說。
「還好吧。」
「不過,你這頂金色遮陽帽真好看,我喜歡上面那塊三角形,很酷。」他又說。
「謝謝。」
「好的,那麼作者先生,請你稍等一會,我立刻把你的餐點備妥。」說完,他一個轉身,往咖啡吧台走去。
我把筆電包擱在大腿上,取出筆電,擺上桌,開機,然後打開桌面上一個取名叫「Starry Starry Night」的word檔。
我邊看著「Starry Starry Night」檔案邊發呆。靈感很難開機即臨,總得花時間等待。一會,我感到無聊,又自電腦包裡,拿出剛從7-11買來的報紙。
報紙多半在談無聊的選舉問題,我跳過,接著看到一篇大學校長寫給青年學子的一封信,非常八股無趣,又跳過,接著總算看到一篇引起我興趣的新聞,內容大概在描述非洲烏干達出現一種神祕瞌睡病,病因並不明朗,總之,這病會使孩子昏昏沉沉、不斷打瞌睡。看見「打瞌睡」三個字,不知怎地,我也忽有睡意,只好單手捧著就要沉睡的臉,繼續翻閱新聞,後來又看到一則有趣的新聞標題:
 
口罩鴛鴦大盜,專門打劫咖啡館……。
 
我打算細讀文章時,老闆端著托盤走了過來,上面置有冒著白煙的黑咖啡、烤土司與火腿。我看一眼火腿,的確烤到我喜歡的程度,吐司也確實切邊。他將托盤擱在我桌上,問:「方便我坐一下嗎?」
「當然。」我露出笑容說。
「作者先生,最近有一陣子沒見你了,」老闆一面落坐我身邊,一面說,「新書尚未完成嗎?」
我聳聳肩,說:「說完成也算完成,說尚未完成也成立,總之,我覺得不太對勁,感覺內容少了點什麼。」
「少了點什麼……。」他重覆道。
「是啊,感覺少了點什麼。」我說。
「是少什麼呢?」他又說。
「我也不知道,事實上,我也正在尋找那些失落片段,但尚未找著,所以一直覺得少了點什麼。」我說。
「原來如此。」他點頭,接著又說:「你願像上次一樣,跟我聊聊故事內容嗎?也許在你說的過程中,可以看見那些失落片段。當然,我知道你很忙,若太打擾的話,也沒關係的。」
「當然不會打擾啦!」我說,「有人願聽我說故事,我都很感激,只是我怕你太忙,萬一有別的客人來的話……。」
「反正已十二點半,」他指著牆上時鐘說,「今天是週四,又下著雨,我想也許不會再有客人了。」
「原來如此。」我說,「那我當然很榮幸再一次跟你分享故事內容了。」
「太好了!」他說,「不過請你稍後,我也去倒杯咖啡,聽你說故事一定得配咖啡才行。」說完,他起身,快步走向吧台,將熱咖啡倒入白色馬克杯後,又返回落坐。
「所以作者先生,」他說,「你的新小說大概是什麼內容呢?」
「一個關於愛情的……。」我說。
「浪漫故事啊?」他搶著說。
「可以這麼說。」我說,「但是,這是一個關於愛情的……謀殺故事。」
「太好啦!我最愛殺人情節啦。」老闆說,「對了,先容我問,這故事是最後才揭曉凶手身分的『埋哏型故事』嗎?」
「也可這麼說吧!」我說。
「酷!」老闆說。
2
有個皮膚黝黑、身材矮胖的女生一面笑、一面說,她胖不是因愛吃,而是她肚子裡有架飛碟,且飛碟裡還有兩位外星人,還是貪吃的外星人,因它們對食物需求無度,成天喊餓,所以她才一直吃、一直吃,把自己給吃胖了……。
這……你相信嗎?
很多人都把這件事當笑話,原因並非天馬行空,而是當她敘述起這件事時,自己也總難掩笑意。但若你說:「哦,原來是個笑話哦……。」她又會搖搖頭,正經八百對你說:「我說的一切屬實,我肚子裡的確有架飛碟哦……。」當她如是說時,大家通常會面露疑惑搔搔頭,但仍能從她的認真神情中,認為她是發自內心地相信自己曾吞下飛碟。
 
愛幻想的她呢,基本上,是個台印混血兒。名字是由她印尼母親取的,所以是個洋名,叫瑪莉,而她本姓羅,大家都稱她為瑪莉羅。
既然是混血兒,瑪莉羅的父親當然不是印尼人。人稱羅老頭的他是台灣○○人,且出身超級富裕,年輕時卻跟父親不合,大學畢業後不願在自家公司工作。為逃避父親的他,接下外派工作,三十歲遠赴印尼雅加達,自此不與父親聯絡。
羅老頭在印尼的第二年,與年僅十八的瑪莉羅母親相識。她在羅老頭的公司擔任女工,身子瘦弱的她家境相當貧困,卻有張令男人疼惜的漂亮臉蛋。兩人後來相愛,甜蜜得簡直讓羅老頭以為自己身處天堂。
交往半年後,兩人結婚,再過半年,瑪莉羅母親懷孕,隨後生下瑪莉羅。
有妻有女的羅老頭當時幸福極了,決定一輩子待在印尼。然而現實卻丟下一顆忽如其來的炸彈,讓瑪莉羅母親尚未來得及過二十歲生日,便與世界道別。
據了解,瑪莉羅母親在結束月子後不久恰好是當地齋節,於是回鄉探望父母,卻傳出身亡消息。她的死亡挺離奇,既非病歿,也非意外,當然也不是自殺。
 
──「你把所有死法都排除,那她還能怎麼死?」老闆納悶不已。
 
這問題連羅老頭也不知道,反正瑪莉羅外婆一面哭,一面說:「人就這麼不見啦!」後來他們村裡的人在荒野裡找到一隻尚套著紅色高跟鞋的斷腳。鞋經確認,證實是她的鞋。眾人研判,大概是給毒蛇咬死,又被野狗給吃了。不過令人疑惑的是,屍首其他部分卻完全找不著,像人間蒸發一樣,就連當地警察也納悶不已。
喪偶的哀慟讓羅老頭無力承受,怨天怨地好一陣子的他,無法再待在這個讓他快樂衝上雲端,又痛苦墬入地獄的印尼,最後只好捧著僅裝有愛人斷腳骨的骨灰罈上飛機。然而在通關時卻被海關人員刁難,羅老頭趕忙瞎掰那斷腳骨是塑膠骨,準備帶回給台灣教學醫院使用的,海關當然不信,羅老頭只好私下塞美金兩百元給海關,才得以將僅剩的愛人帶回。
當羅老頭抵台時,瑪莉羅祖父恰好身體有恙,以為羅老頭是因擔心自己才返台,而深受感動,同時又意外得知自己竟已是祖父而開心不已。雙重驚喜下,他的病況更加嚴重,且自認已無遺憾,所以求生意志也逐漸削弱,不久後便與世長辭。羅老頭於是接下衣缽,成為非常忙碌,但超級富有的企業家。
 
前面提到,瑪莉羅是胖女孩,但她出生時體型極小,據說才二千二百公克左右,且身子十分贏弱,再加上嚴重黃疸,看來像隨時會死去的小猴子一樣。
返台後,羅老頭帶著瑪莉羅奔走各大醫院。但各地醫生都表示瑪莉羅一切正常,不必過分擔憂。可是因喪偶而變得十分神經質的羅老頭,卻老擔心孩子會越來越瘦,最後會如她母親一樣莫名其妙死掉消失,所以總以加倍份量的食物餵養她。
也許因為吃得太多,瑪莉羅在週歲後,開始像灌氣球一般長大。起初羅老頭很高興,完全未意料到,那竟是夢魘的開始:因為瑪莉羅的「長大」停止不了。就算後來她的食量並不特別大,她仍不斷長大。不過羅老頭倒不在意,他心想,胖無所謂,甚至比較安全,因存在感比別人重,哪天饑荒來時,她也可能存活較久。
所以,我們可愛的瑪莉羅一路長到八十五公斤,而她身高只有一百五十二公分。
 
僅管自幼失恃,瑪莉羅的成長過程其實不算寂寞,因她還有一個毫無血緣關係、長她十多歲的印尼籍大哥班加多。他的身分事實上是管家,主要工作為照顧瑪莉羅。
說到他的身世,大概也會令人感到離奇吧。
總之,班加多是羅老頭昔日印尼家傭阿蒂的兒子。阿蒂身世坎坷,丈夫在她懷孕期間因工安事件死去,幾年後,自己也發生嚴重車禍。她在死前跟瑪莉羅父母說,她不求他們照顧她兒子,但希望他們能收留他,讓他跟著他們,無論做什麼都好。與阿蒂情同姊妹的瑪莉羅母親當然允諾,儘管不久後她即誕下女兒,仍把班加多視為己出,就連羅老頭也一樣。所以當羅老頭從印尼返台時,也順理成章把他自印尼帶回台灣。
 
我們之所以特別提到班加多不是因為他的印尼人身分,而是他正是瑪莉羅吞下飛碟的目擊者。
這件事的事發經過,瑪莉羅其實也不明白,畢竟在吞下飛碟時,她只有三歲。
而這故事的來源,以及唯一目擊者,就是班加多。
原來在瑪莉羅三歲時,一日黃昏,班加多與她在家裡附近草地玩耍,兩人手上都捧著一碗鮮奶麥片。
最先是班加多看見天有奇特亮光,接著一台約莫轎車大小的飛碟便從天而降,並在他們面前停下。飛碟不僅像彩虹一樣發著彩色亮光,還不斷咕嚕咕嚕叫,聽來像極了人類餓肚子的聲音。
當時十來歲、滿臉青春痘的班加多儘管驚嚇不已,但立刻鎮定下來,像個專業保鑣一樣,打算帶著只有三歲的瑪莉羅逃跑。可是年幼的瑪莉羅被這色彩繽紛的玩意給迷上了,無論班加多怎麼拉,就是不肯走。
下一秒,飛碟上頭的燈光忽然熄滅,咕嚕聲也驟然停止,更令人意外的是,飛碟竟開始往內塌陷,啪嗒啪嗒逐漸縮小起來。這下子,就連班加多也看傻眼。
大概才二十秒的光景,他們眼前的巨大飛碟竟縮至如蒼蠅一般大小,且一動也不動。
班加多這時屏氣盯著飛碟,擔心飛碟再次啟動進而傷害他們──尤其才三歲瑪莉羅──內心甚有跟它拼命的打算,但瑪莉羅卻因飛碟的聲光刺激消失而感到無聊,開始吃起鮮奶麥片。
沒一會光景,那架如蒼蠅大的飛碟果然再次發亮啟動,並筆直向他們迅速飛去。班加多原打算一把抓下飛碟,誰知飛碟咻一聲閃過,直撞上瑪莉羅額頭,噗通一聲掉進她碗裡。
未看見飛碟掉進碗裡的瑪莉羅,這時用湯匙舀起一匙鮮奶麥片,飛碟恰好也混在其中,結果就這麼被她吞入肚子了。
故事說到這時,班加多就會跟瑪莉羅說:「所以妳知道嗎?妳肚子裡有架飛碟,且裡面有外星人,而它們愛死了人類食物,妳才整天想吃東西然後變胖!」
「班哥哥,」瑪莉羅通常會回問,「這是真的嗎?」
「當然!」
「可是為何我一點印象也沒?」
「當時妳才三歲,沒人記得三歲時的事。」
「所以,」瑪莉羅說,「我之所以胖,是因為我肚子裡面有架飛碟?」
「是啊。」班加多說,「我問妳,妳很餓時,肚子會怎樣?」
「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那就對啦!」班加多說,「那正是飛碟的聲音,所以證明我說的不是謊言。」
「原來如此……。」瑪莉羅恍然大悟。
「所以妳不用擔心,」班加多說,「未來當飛碟飛走了,妳就會變瘦。」
「那飛碟何時離開呢?」瑪莉羅問。
「別擔心,時間到了,它自然會飛走的。」班加多說。
 
瑪莉羅很喜歡「她曾吞下飛碟」的故事。
但她不是笨蛋。
她當然知道這是班加多編出來的故事。
不過就像聖誕老人的傳說一樣,瑪莉羅直到國中才明白,原來吞下飛碟的故事是假的。
童年時期的她一直相信自己曾吞下飛碟,所以當有人嘲笑她外貌時,她就談飛碟故事以做反擊。別的小朋友聽到這故事時,都覺得瑪莉羅酷斃了,有些甚至把耳朵貼上瑪莉羅肚子,嚷著要聽飛碟的聲音呢!後來她還加油添醋,說她肚裡的外星人是星際探險者,共有兩位,來訪地球是為了做研究,且都是秉性善良的外星朋友。而它們之所以不離開自己肚子,是因它們尚在研究如何在不傷害她的前提下離開,但目前尚未想出解決辦法就是。
「若它們隨便啟動飛碟,」瑪莉羅睜大雙眼,用誇張手勢跟其他小朋友說,「我也許會像吹破肚皮的青蛙一樣,肚爆而死呢!」
 
儘管瑪莉羅在國一時就已理解事實,卻也明白班加多編造這故事是為讓自己避免因胖而自卑,所以心細的她知道,若他發覺自己早不信飛碟故事的話,則會傷心,所以一直假裝相信飛碟故事。然而,這並非全為謊言,瑪莉羅內心一直以來都保有一點純真,因此認為自己肚裡真有會說話的外星人,甚至有了跟外星人對話的習慣。但她的理智知道,那只是她內心的一種分裂獨白而已,不過她非理智的部分卻因擁有飛碟,而認為自己酷斃了。
所以,她跟班加多說,希望飛碟不會有飛走的一天。
 
瑪莉羅因班加多的飛碟故事,對創作產生濃厚興趣,她認為創作不僅可娛人,還能給人正面力量,就如班加多的飛碟故事一樣,給足了她信心與勇氣。但創作談何容易,瑪莉羅就算很能幻想卻一直無法建構出一個完整故事,讓她傷透腦筋。她肚裡的外星人得知後,表示願協助她創作,但條件是,瑪莉羅得供給它們充足食物。這對瑪莉羅而言並不困難,只是它們似乎特別鍾愛垃圾食物,如洋芋片、薯條、炸雞等高熱量食物,讓她稍感困擾就是。
 
後來在外星人的指導下,她真寫出了第一本小說。
那是一篇愛情故事,內容是一個受盡委屈的貧窮女孩,與貴公子相戀而苦盡甘來的愛情故事,只花瑪莉羅兩個月。
頭號讀者是羅老頭。他讀過後,驚為天人,四處宣揚他家裡出了個超級無敵才女,讓不愛出風頭的瑪莉羅簡直羞愧死了。她其實對自己文筆缺乏自信,但在父親極力勸說下,鼓起勇氣投稿。出乎瑪莉羅意料外,出版社竟錄用。瑪莉羅接到錄取信時,高興得跟羅老頭在客廳跳舞。
三個月後,瑪莉羅的小說上市了。更令瑪莉羅意外的是,她的小說竟上了排行榜。這件事讓瑪莉羅父女倆簡直樂壞了。
羅老頭還因此舉辦了一個超級大派對。
不過在派對隔日,她無意間看見出版社送來的費用單,才明白,原來一切是羅老頭的安排,是羅老頭出資請該間出版社出版她的作品,甚至還請班加多號召一群走路工,奔走各地書店蒐購她的小說,然後隨機送人,對方若拒絕還恩威並施直至對方收下為止呢!
瑪莉羅得知實情後,氣得跟父親和班加多冷戰一個月。
之後,她更加努力寫作,也持續不墜投稿。但不知是運氣差,或實力不夠,至今仍未接獲任何一家出版社的錄取信。
但她不會放棄。因為外星人告訴她,它們總有一天會讓她成為一個成功的小說家。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靈界插班生【期末測驗戰魔王】

    靈界插班生【期末測驗戰魔王】
  • 2.靈界插班生【校外服務打惡鬼】

    靈界插班生【校外服務打惡鬼】
  • 3.死神的戀愛副本【我的桃花業障重】

    死神的戀愛副本【我的桃花業障重】
  • 4.靈界插班生【新生訓練是超度】

    靈界插班生【新生訓練是超度】
  • 5.死神的戀愛副本【少女需要勇者喔】

    死神的戀愛副本【少女需要勇者喔】
  • 6.《我與惡魔一賤鍾情》下

    《我與惡魔一賤鍾情》下
  • 7.《我與惡魔一賤鍾情》上

    《我與惡魔一賤鍾情》上
  • 8.《勾魂使者日記》

    《勾魂使者日記》
  • 9.妖怪美男聯盟之《天師小鮮肉》

    妖怪美男聯盟之《天師小鮮肉》
  • 10.《黑人梵谷》

    《黑人梵谷》

本館暢銷榜

  • 1.《大神的暑假日常》

    《大神的暑假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