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創作

分享
單行本B161001

《問神解答班》

  • 出版日期:2016/10/01
  • 廠商:大都會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 瀏覽人次:3274
  • 定價:NT$ 300
  • 優惠價:NT$ 237
阿梅,一個住在台北的普通上班族,對於傳統的拜拜,從來只有模糊的概念,也沒想過要深入了解,就跟大家一樣,永遠只是跟著長輩一塊拜。

但就在一次媽祖繞境的行前活動中,阿梅因緣際會成了媽祖鑾轎的接駕人員,於是在半推半就下,她開始與媽祖有了第一次的深入接觸,也被迫開始學習一些宗教儀式,甚至連夢中都還需要接受媽祖的親自指導!

經過這次活動體驗後,阿梅看似一如往常的平靜生活,卻開始經歷了一些「事件」,而出現了改變,讓阿梅對信仰的想法,也從此慢慢出現了轉變……

信仰是什麼?宗教又是什麼?

這是與你我生活息息相關的問題,從阿梅親身經歷的真實故事,以及她與外甥一問一答的自我思考過程,我們或許可以從中看見一個與過去想像不同的神明世界,並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然後發現信仰就在生活之中,神明原來離我們這麼近!
涂琦臻
台北市人,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科技管理碩士畢業,是家中排行最小的女兒。即便在父親在世時,也一直都只相信科學實證,不相信神明或是拜拜的力量,也直認為父親過世或許只是當時醫藥能力無法到達,醫師也盡力了。直到一次母親的病重,讓她想起父親走時,若願意去嘗試一下求助神明,或許……。沒想到幾次下來,還真的都讓她將母親從鬼門關救回來,自此她開始相信神明的力量。她雖然沒有人世間的師父來教導她如何去協助別人解決疑惑,但透過自學,請神明幫忙、認真努力實踐的方式,漸漸也體悟出宗教信仰的價值與理念,將自身的經歷傳遞給有緣人。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章 住在家裡的貴客

一個天氣晴朗的假日午後,老爸、老媽一如往常地在自己臥房中午睡,我正從外面回來,發現家中不知哪裡傳來咿咿呀呀的聲音,我急忙趕去小孩房查看,打開門一看,結果沒人,我開始循聲尋找來源,終於發現,原來這聲音是從老爸、老媽的房間方向傳出來的。平常老爸、老媽午睡是不關房門的,我偷偷探頭一望,發現了小阿杰。
這小孩平日就喜歡找老爸、老媽,當然老爸、老媽也很高興有小孫子可陪伴,享受著含飴弄孫的天倫之樂,只是我沒想到連午覺時間都來跟老爸、老媽擠。只是看他睡的樣子,我判斷應該是偷偷溜進去的,不然怎麼會擠在倆老腳邊,彎曲著睡?
關於我家倆老平日睡午覺不關房門一事由來已久,這從我小時候開始就是這樣,究其箇中原由,主要還是擔心孩子們吧!所以,小孩要溜進來一起睡,原則上一點都不困難;至於咿咿呀呀不知道是做惡夢,還是不舒服?
就在這時,倆老也已經被小孩的聲音吵起來,並安撫著小阿杰,沒多久小阿杰就沒聲音繼續睡了。倆老看到我便說:「阿梅,妳回來啦,趕快來幫把小孩弄正,放到床中間,不然等一下翻身就掉下去了。」
我立即進去幫忙,發現這小子看起來不重,其實還是有點分量的,搞得我也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倆老索性將他們的床讓給小孩,自己到客廳坐著繼續打盹,我也回房裡去做我的事情。
約莫過了一小時左右,小阿杰自己躡手躡腳地從倆老房間走出來,經過我的房間門口,正巧我打開房門,發現了小阿杰,他趕緊用跑的跑進自己房間。當下我覺得這小子行為怪怪的,一副好像幹了壞事的樣子,就先到倆老房間去探個究竟,結果啊……有人尿床啦。
我連忙去敲小孩房間門說:「小阿杰!你別躲了,你尿床喔~趕快出來,準備洗澡換衣服,不然會臭臭的,等一下媽咪回來可是要罵人了!」接著又叫道:「媽,你們的床被小孩子尿濕了,趕快來幫忙將床單和墊布換一下、放到後面洗衣機,等一下跟小阿杰換下來的衣服一起洗……。」
我講完後過一會兒,小阿杰自己打開房門,然後沒說話,看起來應該是知道不該如此來認錯的,於是我跟小阿杰說:「你這樣才對。」
小阿杰手上拿著一件我老姊新買給他的衣服,然後頭低低地跟我說:「阿姨我想要換這件衣服,還有妳不可以跟媽咪說我……。」
我回答說:「壞小子~尿床了,你還給我躲起來,這行為是不對的,知道嗎!」
小阿杰低著頭不敢回答,我接著說:「你先去找公公,在客廳等我一下。」然後對著客廳喊:「爸,這小子你先看一下,不能讓他坐沙發和地上,我先準備一下換洗的東西。」
過了幾分鐘後,我站在浴室門口喊說:「小阿杰,來阿姨這裡,我們要洗澎澎囉!」這時,小阿杰很高興地兩步併作一步向我跑來,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般,感覺像是來浴室玩的。
就在幫小阿杰洗澡時,我問他:「你~剛剛怎麼跑去跟公公、阿嬤擠,不睡自己臥房,而且還尿床,把公公、阿嬤的床都弄髒了?」
小阿杰一副很委屈的表情跟我說:「阿姨~我怕怕!」
我接問:「你作惡夢囉?沒事的,大白天,不用擔心,有公公、阿嬤陪你啊,沒啥好怕的!」
小阿杰指著外面說:「阿姨,妳不知道,那裡有白白、暗暗好可怕,而且有時候白白的、紅紅的,還會一閃一閃,有時又都暗暗,我真的好害怕……。」講著講著一副又快哭了的樣子,我連忙安慰著說:「沒事的,家裡很安全!」
我將小阿杰形容的樣子想了想,實在有點想不明白,倒底在說哪裡?而且大白天的,家裡也不用開燈,哪裡會有白白、紅紅、一閃一閃又暗暗的地方,那是什麼?我實在摸不著頭緒,然後就問小阿杰說:「你剛剛跟阿姨說有紅、有白、有黑、有亮的地方是哪裡?你確定我們家有這種地方?我住這麼久怎麼都不知道啊?」
小阿杰回答說:「就是那裡裡,公公、阿嬤房間旁邊,有一個小房間,裡面有個桌子,上面都會放很多好吃的東西……。」
這時,我才晃然大悟:喔,原來是家中的神明廳啊……。
終於幫小子洗好澡也換好衣服後,我跟小阿杰說:「洗好了、衣服也換好了,是你指定的喔,嗯~現在聞起來香香的,好了,我們出來了喔!」然後,我又自言自語地說著:「原來小子講的是那裡,不知跑到那裡裡去幹嘛的,該不會是想去拿零食?只是神明廳原則上一整天都有點燈啊,也不可能像他說的這樣子,除非……。」
將小阿杰帶到客廳後,我跟老媽說:「媽,幫忙顧一下,我還要弄浴室。」並轉頭跟老爸說:「你孫說,我們家神明廳怪怪的,你看一下是怎麼了,好像跑進去被嚇到了。」
聽完後老爸看著小阿杰說:「你這小子喔,去幹壞事對不對!」然後又對我說道:「對了,梅梅,我跟妳媽已經將我們的房間先弄好了,不然等妳弄可能要臭死了。」
我接著說:「小阿杰你過來,你的臥房我也要檢查,說不一定你在裡面幹了什麼不能說的『秘密』。」
小阿杰搖頭回答說:「我沒有,我沒有,阿姨我都很乖~。」
我就跟小阿杰說:「跟我去檢查一下。」
我看了看房裡,然後對小阿杰說:「嗯~好像是喔,等一下,要檢查旁邊的廁所。」
這時小阿杰攔著我叫:「阿姨~。」
我說:「你幹壞事喔~?我要檢查!」就這樣邊走邊說,走到另一間廁所時,我連忙回頭喊:「啊,爸,廁所快要淹水了!」然後我生氣地看著小阿杰:「小阿杰你玩水喔!被抓到了吧!」
老爸聽見後走了過來,我對老爸說道:「咳,小皮蛋一個,你把小子趕快帶走,我來處理。啊~對了,這小皮蛋,今天早上可能是去了神明廳,好像是要找零食吃,但不知道怎麼被嚇到了,所以中午不敢自己睡,只好跑去跟你們擠,你等一下有空去看看是不是哪裡壞了,不然你們這個小寶貝,可能以後都會跑去跟你們擠和尿床了!」
老媽回答:「哪有這麼誇張。」然後就向小阿杰揮揮手:「來~阿嬤這裡!」小阿杰順從地走過去老媽那邊。老媽看著小阿杰說:「聽說你被嚇到了啊,家裡有神明庇佑,沒有壞東西,別怕、別怕!」
老爸聽完我的話之後便往神明廳的方向前進,到了門口便說:「好好的啊,沒問題!很亮啊!」
我將兩間廁所整理好後,也去神明廳看了一下:「是好的,這兩天是不是有壞掉啊?」
老爸回答:「今天早上才叫妳姊夫幫我換燈泡的,修好了大燈沒開啦,但是也不至於嚇到!」
「小子說有白白、紅紅、一閃一閃、暗暗的,我看也沒有啊!」
「可能是剛好大燈沒開,神桌燈開著,不夠亮,小孩自己走進來怕吧,只是不曉得他來這幹嘛?」
我笑著說:「一定是來找零食的,不然還能幹嘛!對了,爸,心病還需心藥醫,你現在有空就帶他去神明廳坐一坐,讓他看看,順便跟他們解釋一下因為電燈壞掉了,沒有開大燈,現在大燈修好啦,跟以前一樣,讓他不要怕了,不然喔我看今天晚上他又要作惡夢了。」
老爸回答我說:「難怪,我看他今天好像都沒去那邊,知道了。」說完,老爸就帶著小阿杰去神明廳看看,我則繼續整理小阿杰留下來的殘局。在整理浴室的期間,還時不時可聽到小孩笑聲,我想應該沒事了。等都弄好了之後,便將小孩帶到客廳玩,等著老姊和姊夫回來,一起出去吃晚餐。
今天我們全家到外面吃飯,餐廳服務生幫我們找了一個安靜的包廂,趁著點完菜、還沒上菜之前的空檔,我跟老姊提起下午的事:「你們家這個小子,膽子很小嘛!妳知道嗎,他被神明廳壞掉的燈給嚇到了,中午睡覺跑去跟老爸老媽擠一張床,結果做惡夢、尿床,不知道是像誰喔?下午我有請老爸帶他過去神明廳那邊,讓他知道沒事了、不要怕,希望今天晚上不會再尿床了,嘻嘻。」
老姊回我:「小孩還小,之前沒遇過,會害怕是很正常的,妳小時候也很膽小,還說他,倒是他自己會去那裡,我很訝異。」
我說:「有啥好訝異,那裡又沒有特別設立門禁,又不是寫了生人勿近的地方。妳不喜歡去,不代表他也要和妳一樣,妳才想太多了。而且講白了,那裡可是隨時都有零食的地方,小孩子喜歡去是理所當然的……。」這時剛好服務生敲門、要上菜了,也就中斷了我們的話題。
用餐過程中,我們的話題已經改成閒聊一些最近發生的八卦議題。用餐完畢,大家在餐廳坐著休息一下,這時小阿杰開始有點坐不住,想要嬉鬧一番,突然地從椅子上溜下來,跑到老爸的身邊,拉著衣服說:「公公、公公,神明的家壞掉,為什麼自己不修理,要我們修理,而且還要嚇人?媽咪都說,自己的東西,要自己收好,神明沒有把自己家照顧好,是不是也要處罰!」
老爸笑著回答說:「阿孫,神明是我們請來家裡作客的,住在我們家中,保佑我們全家都平平安安的;我們家東西壞了,當然是我們要修理,怎麼可以讓客人修理?而且神明是我們很重要的客人,我們特別請祂來家裡住,當然要提供一個舒適的環境給神明,這是我們的責任。」
小阿杰又問說:「公公,神明是客人,那祂們哪天要回家?而且我也都沒見過祂們!」
老爸一把將小阿杰抱起來放在腿上坐著,並回答:「阿孫,我們家就是神明的家,祂們是不會離開的,而且我們剛剛不是有去神明房間坐一坐,坐在上面就是神明。」
小阿杰又問說:「沒有阿,只有桌上幾個不能摸和用手指的醜娃娃,而且我跟爸比去姑姑家玩時,每次都說,因為我們是客人,時間到了就是要回自己的家。」
老爸急忙看著天花板說:「小孩不懂阿,無心之言……。」然後又對小阿杰說:「阿孫,那不是娃娃,是神明知道了嗎?不可以這樣沒禮貌喔,我跟你說,祂們是我們尊貴的客人,是特地請來讓我們祀奉的。」
講完之後,姊夫已經結完帳,全家人一起步出餐廳,往回家的路上前進。一路上,小阿杰還是在追問神明來家裡作客為何不用回家一事,搞得老爸達不出話來,最後全靠姊夫提議帶小孩去逛夜市,然後我和爸媽先回家,才中止這話題。
回到家後我想了一下,小阿杰的問題好像也沒錯,所有的客人遲早有一天會離開,但神明真的不會離開嗎?不是說有送神和迎神日,那又是怎麼一回事,於是我問老爸:「神明還是有可能會離開這個家的吧?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不曉得要怎樣的條件,神明才會留下來或離開,說不一定,我們平常拜拜只是以為這樣就可以讓祂們留下來而已,可是這會是祂想留下最重要的因素嗎?如果是的話,那大家就不用努力工作念書,只要拜拜就好了,有錢人多給些供品,這樣就能得到神的庇佑,這也太不公平,不是嗎?」
老媽卻回答我說:「妳別想那麼多,大家都這樣照做就好,小孩子不要問太多知道了嗎?」
這一直都是我心中的疑問,直到現在我才真正知道,原來神明要的是我們的良善與誠意之心,家合萬事興,這樣也才能讓神明在這家住得安心,不是金屋、銀屋或是供品就可以讓祂喜歡留在這裡。
老姊還沒出嫁前,我家就是四個人,家中所有餐食都是倆老準備的,雖然老姊早已嫁作人婦,在他們剛結婚時,倆老還是習慣準備四人份的餐食,總忘記老姊已經出嫁了,即使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還是一樣,所以每餐飯菜都吃不完,每週還得清掉吃不完的剩菜,實在很浪費。
持續了三個月,我真的看不下去了,與老姊和姊夫討論,看看如何處理。因老姊孝順,所以後來決定遷居到不遠處,走路約五分鐘左右就到的距離,每天在家中與父母一起吃早餐和晚餐。後來小阿杰出生了,倆老喜歡小孩子,也希望能夠每天看到孫子,所以大家就配合倆老,由他們來準備兩家人的早餐,晚餐就留給老姊來爸媽家準備,我則負責清理的工作,讓老人家可以享受含飴弄孫的天倫之樂。
在小阿杰進幼稚園上課的第一天,一早看見姊姊和姊夫早餐只隨便吃兩口,就忙著搞定這個小子,倆老也沒閒著,很投入地在旁邊參和著,我從旁觀察簡直就像在打仗似的。唏哩呼嚕三十分鐘後,老姊一家子就急忙出門了,只有我還在家中,安靜地吃早餐看報紙,等時間到再出門上班。
每天晚上六點四十五分,是我們家的晚餐時間,原則上除了我姊夫不一定會準時出現外,其他人都會準時出席吃晚飯,等晚餐準備好了,老姊就會來叫人吃飯。
終於聽到老姊喊:「可以吃飯了!」小阿杰乒乒乓乓地往餐桌方向跑過去,找到自己位置,將椅子拉開坐好,一副準備好要吃飯的樣子。終於開始吃飯時,小阿杰獨自乖乖地把飯吃完,三十分鐘後,就自己去客廳玩了。
過了一會,小阿杰突然跑來廚房,問我:「阿姨,那個、那個我想吃,可不可以?」
手上還沾著肥皂水的我回小阿杰說:「你要吃東西,是去問媽咪可以不可以才對,而且你不是剛剛才吃過晚餐的?」
小阿杰接著說:「不是,媽咪說,那個東西是妳買回來的,要阿姨答應才能吃!」
我買的?我今天兩手空空地回家,又沒有帶吃的東西回來,若是前幾天,我記得也沒買什麼,怎麼會有東西可以吃?我一時想不透,只好跟小阿杰說:「等阿姨廚房弄好,再去看看你說的是什麼東西,好不好?你乖,先去客廳找公公,或是去找媽咪。」
廚房終於整理好後,我喚著:「小阿杰,你說的是什麼啊?」沒想到,這小孩看卡通看到忘我了,根本沒聽到,我只好走向客廳,拉了一下小阿杰的小手問:「小阿杰,你剛才跟我說的是什麼?」
小阿杰回答說:「阿姨,就是那個啊。」
我還是不知道這小子說的到底是什麼,只好跟小阿杰說:「東西在哪裡?帶我去看看。」
小阿杰用他那小手,拉著我往神明廳走過去。到了神明廳,指著供桌旁一大盒東西說:「我想吃那個。」我才知道,原來他要的是八寶鬆糕。
我心想:這小子還真識貨!那是南門市場知名糕餅店特製的鬆糕,我特地託人幫我買幾個回來,給老人家拜拜用,等拜完再拿來吃,只是不知道拜好了沒?我向來也沒在留意初一、十五,還是初二、十六的,或者有哪些特殊日子、也搞不清楚哪天是拜誰,索性直接問:「爸,鬆糕拜好了沒?你孫子想要吃。」
老爸聽到以後走過來說:「沒有,要明天才拜,拜完才能吃,要不然妳就先拿一個給小孩吃。」
於是我跟小阿杰說:「不行喔,這是要請神明吃的,等公公明天拜完才能吃,不可以耍賴喔!」
小阿杰聽完後,就很失望地往客廳走過去,邊走邊說:「蛤,要神明吃完我們才能吃喔!不是給我吃的!」
隔天下班回來,老人家已經將鬆糕蒸好拿出來,準備當晚餐,這時小阿杰好興奮地跑到餐桌旁邊,等著要大快朵頤。終於,晚餐準備好、可以開飯了,每個人都可以分到一片鬆糕,老姊對著小阿杰說:「你可別只顧著吃鬆糕,其他的菜也要吃,不然以後就沒有了。」
其實,鬆糕在我們家,老人吃懷舊,小孩才是吃新奇。吃到一半時小阿杰問:「阿姨,為何要拜完才能吃,難道我們不能和神明一起吃?」
老爸一聽急忙唸著:「阿彌陀佛,小孩有口無心。阿孫,不可以這樣說,神明是在保護我們,你這樣說很不禮貌喔。」老爸接著又說:「神明庇祐我們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樂樂地,我們為了要感謝神明的庇佑,所以準備了我們認為最好吃的食物,奉獻給神明享用,算是最簡單的報答神明的方法,感謝祂讓你可以平平安安長大,知道嗎?雖然這樣不足以表達我們對神明的感謝,可是因為我們能力有限,沒辦法給神明更好的東西來表達我們對祂們的感激,所以只能請神明先享用,等神明享用完畢之後,我們才能吃,知道了嗎?所以以後你有好吃的東西,也別忘記先請神明吃喔。」
老爸講完後,飯桌上安靜了一陣子,不曉得小阿杰是沒聽懂還是怎樣,後來老媽才接著講:「老欸,你說這麼多有用嗎?小孩子還這麼小,是聽不懂的;這兩個大的沒興趣,也不想懂,你又何必自討沒趣?」
老爸回答:「不是啊,小孩不懂,多說幾遍就懂了,至於大的,也不知道懂不懂,我倒是知道這兩個大的完全不想了解,我就趁這時候多講一下,不然以後我們不在了,也不曉得會怎樣……。」
老媽出言打斷:「想那麼多幹嘛,船到橋頭自然直,不講了,繼續吃飯就是了。」之後就只聽到筷子與湯匙的聲音。
這時姊夫回來了,趕上我們的鬆糕品嘗大會,小阿杰跟姊夫說道:「爸比,這鬆糕是神明吃剩下給你的,公公說這樣會平安,要吃完。」
「那你也是吃神明吃剩下的嗎?」
「是啊,全家都是。」
「鬆糕好吃嗎?」
「嗯,還可以。」
這時老姊跳出來說:「你不要誤導小孩子,什麼神明吃剩下的,你也信?我看你才是最需要被教育的那個人吧!」
姊夫回她:「不然我要怎麼接?明明就是拜拜留下的供品,通常也是祭祀後再拿來吃,所以他說的也沒錯,只是『吃剩下』比較難聽點,哪裡不對?」
老姊又說:「當然不對,你到底懂不懂啊?難道祭拜完的供品會缺角?你要跟小孩說,是拜拜的供品,知道了嗎?」
姊夫這才說:「也不知道誰教的,怎麼會有『神明吃剩的』這概念。」
聽到這,老姊趕緊接話:「小聲點,別亂講話。剛剛小阿問說鬆糕為何要拜完才能吃,老爸解釋給小孩聽,看樣子是沒聽懂,結果就蹦出『神明吃剩下的』這說法,真是讓人啼笑皆非。我看老爸若知道他解釋的結果,竟然被小阿杰解讀成這樣……好歹他也曾經是老師,還很多很優秀的學生,應該會很傷心,千萬記得別在老爸面前提喔,等一下吃完,你休息一下,我們就回去了。」
就這樣,當天我們再也沒有聽到小阿杰說「神明吃剩下的」這說法,不知道是忘記了,還是學會了。
自從小阿杰開始上學後,下課都是由老爸老媽輪流去接送回家。某天,小阿杰的學校安排了到動物園的校外教學,放學時是由老媽去學校接回家。小孩子一有機會玩,心都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所以回到家還是一副渾然忘我的境界,剛好倆老又寵這個唯一的孫子,於是繼續在家遊玩,好像校外教學還沒結束一般,直到老姊回家才稍稍恢復正常一些,不然喔,這個家可能要被掀了。
這天的晚餐老姊準備小阿杰最喜歡的紅燒獅子頭,菜還沒端上來,小阿杰就已經在餐桌上乖乖坐好。我心想:到底是老姊的威嚇有效還是紅燒獅子頭吸引力比較大?這樣看起來,應該是紅燒獅子頭的吸引力比較大,不然怎會願意放棄正好玩的遊戲和卡通,來餐桌邊乖乖坐著等。常說小孩最沒心眼了,喜歡和不喜歡從表現立即可知,看樣子還真的沒錯!
三分鐘後,紅燒獅子頭熱騰騰地上菜了,其餘的菜餚也陸陸續續端上餐桌,終於可以大塊朵頤一番了。才開動沒多久,姊夫也趕上今天的晚餐,一起來品嘗這特製的獅子頭。老爸拿了一個獅子頭放在小阿杰的碗中然後說:「阿孫,好吃的獅子頭給你,小心燙,慢慢吃喔!」
小阿杰忽然說:「爸比,我今天有看到獅子喔,是真的獅子,不是這種煮的,牠好大個,就在動物園裡面,然後牠有金色的毛,可是牠們和辛巴好像不太一樣,有的像辛巴,有的不像,我比較喜歡像辛巴的!」
姊夫回道:「是啊,辛巴是小獅子,長大了就不一樣,你看到不像辛巴的,是有很多毛的對不對?」
小阿杰說:「是有毛,可是都在睡覺,我本來還以為,會看到辛巴的~。」
姊夫告訴他:「傻孩子,辛巴只存在卡通裡面,真實世界的獅子都是很恐怖的,不可以太過親近,知道嗎!」這時,小阿杰正拿著他的湯匙,分食著碗裡的獅子頭,不知道是不是有聽到姊夫說的話。
「你看到的獅子全部都在睡覺嗎?還是有沒在睡覺的?」
「都閉著眼睛,像狗狗一樣趴著。老師說牠們在睡覺,不可以吵牠們,隔壁不遠處有看到老虎,但是跟巧虎不同,沒有穿衣服,不是兩隻腳走路,是四隻腳,而且好大喔,牠沒睡覺,在裡面走來走去。」
聽見小阿杰的話,姊夫又說了一次:「巧虎和辛巴一樣都只存在電視裡面,知道了嗎?」
突然小阿杰說道:「我們家的獅子頭和動物園與辛巴都不一樣,但都有獅子,只是我好像沒看到獅子在裡面。」
老爸聽見,就笑著說:「我們家的獅子頭是食物,給人吃的,不是真的獅子的頭,只是長得像而已。」
「爸比,獅子會不會作夢啊,我看辛巴和巧虎都會作夢?」
「應該會吧,我不是獅子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狗狗會作夢,而且跟我們一樣有時會作惡夢,反正都是動物應該是會的。」
接著,小阿杰又說:「我同學敏雄,今天他阿公也有跟他一起去,然後我跟他們一組,中午一起吃飯。」大家都沒有反應繼續吃著飯菜,沒搭理小阿杰,小阿杰卻繼續說道:「他阿公說,獅子是會作夢的,而且他還說,常夢到同一個動物或是人,表示你前世跟他一樣。」
姊夫不以為意:「那個阿公怎麼跟你說這怪怪的東西?」
「不會啊,我們老師很喜歡跟他阿公聊天,聽說他們全家人還會去廟裡碰到我們老師全家,說是去那裡裡坐,都不能講話的,不然就沒用了。然後他與我們老師聊說,坐可以知道夢,如果坐的時候看到與夢裡一樣的就是有關係的。」
「是喔,他們去哪啊?」老爸問。
「是山上的廟啊,我同學說,大家是去山上練習坐著睡覺的。」
這時我回過神來:「你同學他們家人怪怪的,怎有人不在家裡睡,去山上練習坐著睡,又不是腦袋有問題?你有沒有聽錯啊?」
「沒有,我同學說就是去練習坐著睡,因為就大家閉著眼睛坐,不能說話,所以是睡覺啊,不然幹嘛閉眼睛?」小阿杰說。
我問:「媽咪叫你閉眼睛,你就會睡覺?」
小阿杰認真回我:「我閉眼睛就是要睡覺~。」
這時老爸才說:「傻孫子,他們不是去山上練習坐著睡覺,那是打坐啦。」
小阿杰卻反駁:「不是不是,敏雄說坐一坐就睡著。」
聽完,全家哄堂大笑。我覺得很奇怪,哪有人帶這種小小孩去練習打坐,小孩子坐一坐無聊當然睡著,除非他們家認為他可以通?
終於,大家吃完飯,挪動到客廳休息,我獨自在廚房打拚中。老爸繼續跟小阿杰解釋:「阿孫,他們是去山裡學習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而那些都跟我們學的不一樣……喔對了,他們都念這種書啦,等你長大了也可以跟他們一樣去山上學習,阿公是沒有去過,所以不曉得有沒有不一樣。」
小阿杰就說:「當然有啊,我跟你說,敏雄的阿公說,去練習坐著,半夜做夢就會夢到不一樣的,敏雄還說,像他阿公自從去山上練習之後,回來經常作夢夢到貓,所以他阿公就說,他自己前世應該是貓。」
我出來聽到後接話道:「真是無稽之談,怎麼跟這麼小的小孩講這些有的沒的,而且這樣就說自己前世是貓?哪聽來的理論,佛洛伊德聽到了會不會崩潰啊!」
老爸卻說:「這是有可能的,我是有聽說過,去廟裡禪修或打坐一陣子的人,可能有機會夢到前世事務。」
我聽完後反問老爸:「那是不是那些師父都應該要夢到神明或佛祖啊,然後說自己前世為神明或佛祖,後來轉世為人,不然他們怎麼可以講這些沒科學根據的東西,而且就算是好了,有人自己拜自己的嗎?不合理吧。」我又問小阿杰:「你同學有沒有跟你說他中午做夢都夢到什麼?」
「他說他有夢到加菲貓、哆啦A夢、丹尼爾(凱蒂貓的男朋友)。」
「他說他也是貓?」
「好像是。」
我接著講:「總不會說他們全家前世都是貓吧?這就太離譜了!老爸,你自己聽聽,加菲貓、哆啦A夢、丹尼爾不都是卡通人物,不曉得現在卡通有沒有播原子小金剛、無敵鐵金剛,不然可能還會說自己是機器人嘞!這像話嗎?騙小孩的。」
「人家說的也是有可能的啊,總不會騙自己的孫子吧!」
「誰能證明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啊,他說夢到很多次都是貓,就是貓,那如果夢到的都是鬼怎麼辦,難道就是鬼嗎?不是說任何人還沒投胎前都是鬼,所以這不用做夢也知道。再來,我如果一天到晚夢石頭,難道真的是跟孫悟空一樣,從石頭裡蹦出來的?所以這是騙人的把戲,根本不能『同理可證』,不用講就知道絕對是假的。」
隔天早上,剛好週六放假,小阿杰來家裡吃早餐時,跟所有的人說:「你知道嗎,我昨天晚上夢到獅子,然後昨天又看到獅子、還吃獅子頭,所以我跟辛巴(卡通《獅子王》的主角)一樣,以前都是獅子,而且一定是好朋友。」
老姊回他:「你跟辛巴不一樣,你是活生生的人,辛巴是在電視機裡的,獅子頭是吃的,跟獅子沒有直接的關係,所以你不是獅子知道了吧!」
「可是我希望可以跟辛巴一起……。」
「有啊,你睡覺不是都抱著辛巴睡,那就是在一起,然後在夢裡一起玩,這樣不好喔?」
「好啊,可是為什麼敏雄可以我不行?」
「沒有人是可以的,那是他阿公胡說的,不可以當真知道嗎!」
「可是,可是……。」
老姊打斷他:「沒那麼多可是,趕快把你的早餐吃完,不然我們不陪你了,你自己吃。」
到了晚上,小阿杰卻繼續問我:「阿姨,媽咪說我不是獅子,可是我同學敏雄和他阿公為什麼都可以是貓?」
我聽了之後也不知怎麼回答,只能看了老爸和老姊一眼,跟他倆說:「你看,小孩子想不開,只想當動物不想當人,我是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你們當老師的,你們自己來回答。」
老爸看著小阿杰說:「他們也跟你樣,都是人,不是貓。」
小阿杰卻說:「公公,不是的,他們說他們以前是貓,現在才是人,而且他們家本來就有養貓,然後還說他阿公說:『師父說,這些貓以前跟我們都是朋友或家人,我們有得到牠們的幫助,所以我們現在跟牠們一起生活當朋友和家人。』」
這時我們終於聽懂了,於是老爸解釋道:「阿孫,敏雄阿公的意思是說,他們與貓有很深的緣分,可能以前就在一起生活,還得到幫助,所以現在才會又一起生活,不是說他們以前是貓。」
老姊也說:「你不是也喜歡隔壁王媽媽家的狗狗小乖,可是他沒有跟我們住,所以不是我們家的一分子,是王媽媽家的一分子,而敏雄家的貓是他們家的一分子。」
「我是獅子那不就是我們可以養辛巴,每天跟辛巴玩,我不管,我也要和他們家一樣。」
「我們不可能養辛巴的,辛巴是獅子會長很大,家裡不能養,而且也沒人養獅子的,又不是開馬戲團還是動物園。」
小阿杰繼續胡鬧著:「人家也要有真的,你看我不是都夢到獅子了,所以可以啦、可以啦!媽咪。」
老姊反問他:「你去動物園不是有看到獅子?很大隻對不對?」
「我要的不是那種,是像辛巴那種小隻的,我有看到跟狗狗差不多大,這種就可以。」
「那是剛出生沒多久的,會長成像你看到那種大的,可能都比你還大,你不是說會怕。」
「不會,辛巴會很乖,不會像動物園那種。」
「政府有規定我們不能養獅子,你就別鬧了,除非哪天你當總統再說說看可不可以讓人養獅子,而且獅子都很兇、會吃人的。」
「呃、我不相信,辛巴這麼好,我們養牠牠一定會很乖,我也會很乖。」小阿杰堅持。
「如果你這麼喜歡,晚上睡覺時牠不是都有來跟你玩,你覺得不好喔?而且你還抱辛巴睡覺,在夢裡養,牠就是你一個人的,沒人跟你搶,也很乖。」
「可是,都只有睡覺後才有,別人白天都可以的!」
老姊只好說:「白天你要跟同學和公公、阿嬤一起玩,沒時間跟辛巴玩,如果白天時候你沒陪牠,牠會很無聊也很可憐的,還是在夢裡比較好。」
老爸也說:「是啊,阿孫,白天你也要陪我們,不然公公和阿嬤也很可憐的,所以聽媽咪的話,在夢裡養就好了,白天就跟同學們玩,你最棒了。」
小阿杰這才說:「我想想……。」
隔天晚上,小阿杰向大家宣布:「辛巴還是在夢裡比較好,我不要當獅子了。」
這問題終於告一段落了。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老師不好意思教的世界奇葩史:超乎想像,原來影響世界的領導者是這樣!》

    《老師不好意思教的世界奇葩史:超乎想像,原來影響世界的領導者是這樣!》
  • 2.《希臘眾神的天空:從神話傳說探索諸神的日常與起源》

    《希臘眾神的天空:從神話傳說探索諸神的日常與起源》
  • 3.《摩根家族:一個金融帝國的百年傳奇》

    《摩根家族:一個金融帝國的百年傳奇》
  • 4.《山海經:看見遠古的神話世界》

    《山海經:看見遠古的神話世界》
  • 5.《山海經:看見遠古的神話世界【首刷限量加贈:山海經插圖手札】》

    《山海經:看見遠古的神話世界【首刷限量加贈:山海經插圖手札】》
  • 6.《奇幻生物的起源:史上第一本古代幻獸檔案大解密》

    《奇幻生物的起源:史上第一本古代幻獸檔案大解密》
  • 7.《棄車記》

    《棄車記》
  • 8.【袁建滔三冊套組】

    【袁建滔三冊套組】
  • 9.《搜神記:探索古人奇幻世界的起源》

    《搜神記:探索古人奇幻世界的起源》
  • 10.《諾貝爾文學獎百年風華:不朽的作品與他們的故事》

    《諾貝爾文學獎百年風華:不朽的作品與他們的故事》

本館暢銷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