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小說館 首頁

再續前緣青梅竹馬特別推薦
分享
花園G0706

《在時間盡頭等妳》

  • 作者千尋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21/05/21
  • 瀏覽人次:1555
  • 定價:NT$ 270
  • 優惠價:NT$ 213
試 閱
我顛倒了整個世界,只為擺正你的倒影,
時間沒有等我,是你忘了帶我走……


小青5歲大事記
搬到新房子,遇見一個長得好漂亮的小哥哥,
她每天帶著媽媽做的餅乾糖果包子茶葉蛋去找他,
小哥哥慢慢會對她笑了,去哪都帶著她,
後來他說保護她是他一輩子的責任……

這一年,大青跟小青相遇了~
※※※※※

小青6歲大事記
上小學的第一天,二青搬來隔壁了,
他跟大青成為同班同學,他們每天接送她上下學,
不管到哪都是三人行動,他們不嫌她愛哭愛鬧成績差,
她覺得自己好幸福,有全世界最好的爸媽跟兩個哥哥!

這一年,三隻青合體了!
※※※※※

小青14歲大事記
她不相信媽媽會殺死爸爸然後上吊自殺,
她更不願相信一直寵著護著自己的大青會狠心丟下她離開……

這一年,她失去一切……
※※※※※

小青26歲大事記
所有人都在勸她忘記過去,但,過不去的,她一點都過不去!
她會在路上看見與大青相似的背影時拔腿狂追,
可她再怎麼賭氣的放縱吃冰他也不會再出現管著她,
儘管她的世界崩塌,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
誰知他竟在消失十二年後突然出現,還與她一起經歷一段奇遇……

這一年,小青與大青回到過去,擁有改變悲劇的機會?!
千尋,一個普通再普通、平凡再平凡不過的女子。
活著的唯一目的,是追逐快樂。
喜歡被人喜歡,討厭受人討厭,
努力讓自己Nice,不願與人結下惡緣。
但生活中難免不平、難免挫折,
能幫助我的,唯有換個角度思考而已。
常常認為上蒼之於人類最好的禮物是腦子,
思考讓我解脫困境、讓我豁達大度,
想像讓我的心自由飛翔,幻想讓我感覺幸福,
因此我喜歡寫字,寫心、寫夢、寫希望,
寫下所有在現實裡辦不到的夢想,
更寫著所有我想告訴別人、也告訴自己的思想,
很開心能當個文字工作者,
很高興能在文字的世界裡,自在遨遊。
心上的烙印
 
311大海嘯已經過去十年,再次看見相關報導仍是那麼令人震驚痛心,那些發生在遠方、別的國家的人民曾經歷的苦難,光只是聽聞便讓人非常心疼,這些災難在人心上留下的深刻痕跡,輕輕一觸碰就很難受,更何況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小青摯愛的父母身亡,最信任依賴的大青也在同時拋下她離去,那樣的傷害在她心上留下深深的烙印,即使過了十幾年依然存在,無法放下,也無法成為過去,表面上她堅強振作,努力生活,但實際上她心裡的傷根本沒有痊癒。這樣的感覺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就算遭遇再悲傷難過的事,地球還是繼續轉動,日子仍要過下去,小青如同你我,她的傷痛你定能感同身受!
所幸大青還是出現了,他同樣把小青放在自己心上最重要的位置,儘管一直與她分隔兩地卻始終記掛她,他傾其所有的撫平她的傷痕,只希望她能幸福快樂,那樣自然真誠的愛讓人深深動容……不要忘記除了傷害,愛同樣也能給人留下深刻的烙印,哈利波特的母親就是用了那個古老的魔法在他身上留下烙印,保護他逃過佛地魔的追殺,而大青就是小青心上的烙印。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烙印,無論是傷痕還是愛的印記,都會跟隨你一輩子,若是你還沒能找到那個撫平你心上傷痕的人,相信《在時間盡頭等妳》會給你面對舊傷的勇氣;若是你早就找到那個留給你愛的印記的人,歡迎與我們重溫這古老又神奇的魔法~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若訂單內含未上市之商品,該筆訂單將於上市日當天依訂單付款順序出貨,恕不提前出貨或拆單出貨。
  4.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5.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推開鏤空鐵門,順著鵝卵石鋪成的小路往屋子走,院裡雜草叢生,多年沒人照顧,可憐的花在雜草叢中力爭上游、爭取出頭機會,池塘髒透了,蓮花的花葉變成腐泥,覆在池塘裡,只有那棵椿樹長得郁郁青青,不在乎有沒有人管理。
走到大門前,亦青再度深吸氣,才將鑰匙插進去、轉動,喀地,門打開。
腐霉味迎面而來,屋裡傢俱上覆蓋著白布,上頭佈滿灰塵。
閉眼,數息後再睜開眼睛,她快步走到窗戶前,使勁拉開窗簾、推開窗戶,陽光透進來,帶走滿屋鬱沉。
地板上的血漬早已擦洗乾淨。
是她擦的,當年她卯足力氣擦洗,好像夠用力就能抹除父母雙亡這件事。
從不做家事的她,第一次做家事就上手,她擦完客廳洗廚房,然後二樓、三樓……房裡每個角落都洗得乾乾淨淨,院子裡連一棵雜草都拔到不剩,她終於除去所有的髒汙,卻除不去事實。
走進廚房,打開每扇窗之後也打開通往後院的小門。再深吸一口氣,從一樓爬到三樓,她把每個房間的每個窗戶都打開,再將所有覆蓋在傢俱上的白布通通拉下來。
如果做家事是小公主蛻變成凡人的分水嶺,那麼她在父母親過世那天,從城堡貶入民間。
幸好水電瓦斯都從存摺簿裡扣款,因此這房子還沒有被斷水斷電。
她找出拖把抹布,先把客廳打掃一遍,她做事很仔細,不做則已,一做就做得很徹底,每個小角落都不放過,更別說樓梯下面的小密室。
那空間是用來作為儲藏室的,但亦青鬧著要一間卡通裡的樹屋。
家裡沒有一棵參天大樹能蓋樹屋,爸爸靈機一動,把小密室留給她。
扭開黃黃的小燈炮,這裡很像哈利波特的房間,牆壁上貼滿畫報,那是她最崇拜的跆拳道高手朱木炎。
有一大部分是裴青、邵青搜羅來的,裡面除了幾個塑膠收納櫃、一張雙人床墊、海報和照片之外,什麼都沒有。
但他們超喜歡這裡,經常窩在一塊兒,頭挨頭、肩並肩,說說笑笑、打打鬧鬧,這裡是他們的祕密基地。
亦青把密室徹底擦洗過後,再看幾眼年輕帥氣的朱木炎,才熄燈退出來。
天黑透了,她將拆下來的窗簾塞進洗衣機裡,很慶幸洗衣機還能用,冰箱插上電後還能冰東西,只有電視壽終正寢。
忙了整整一天,她只整理出客廳和密室,因此晚上只能睡沙發。
她找出錢包,去一趟雜貨店。不能買泡麵,因為家裡沒瓦斯,只能買麵包、乾糧、冰棒和礦泉水。
買完東西,在路燈的照映下,她慢慢走回家,再次經過十七號、三十一號,十七號的人家還沒回來,黑漆漆的,陳舊的屋子看起有些蕭瑟。
三十一號有人住,小孩的哭鬧聲、大人的哄慰聲,現在的三十一號屋,比邵爸、邵青住的時候更熱鬧。
終於回到家,擅長廚藝、園藝的媽媽不在,她卻聞到飯菜香……隔壁傳來的。
以前……很久很久以前,邵家很冷清,邵媽無法忍受吵鬧,每次到邵青家他們都要踮起腳尖,把手指放在嘴唇,互相提醒,保持安靜。
邵媽不做飯,邵家頓頓吃便當,廚房裡從未飄散過飯菜香。
孟爺爺、孟奶奶年紀大,吃飯很簡單,常常一鍋稀飯、一點醬菜就能對付過去,因此個頭比別人高的裴青瘦得像根竹竿。
他們家最幸福,媽媽比五星級廚師更五星,給她和爸爸準備的便當,不光好吃還好看,媽還常做滷味、甜點,讓他們父女帶到警局學校分享。
這可以解釋,為什麼「暴力小青」在班上還能擁有好人緣。
拿出電腦、連上手機的網路分享,點開Youtube,她從裡面找出幾段搞笑影片,一口麵包、一口冰牛奶,再加上一整盒的冰棒,在寒冷的十二月底,她感覺有些淒涼。
突地,一陣窸窣聲響起,像有人在耳語,也像……人走動的聲音?
亦青按下靜音鍵,側耳傾聽,細細辨聞,聲音好像來自樓上?有人闖入?
放下手機麵包,亦青先進廚房翻出擀麵棍,牢牢握在手上,她順著樓梯慢慢往上爬,先往爸媽房間走去。
打開門,啪地打開電燈,目光在屋裡搜尋一圈,沒人!
她走到衣櫃前,下一瞬,迅速打開衣櫃木門……也沒有。
但那陣細碎聲音又在耳邊出現,亦青猛地轉身,看準方向朝自己房間走去,越靠近聲音越清晰,像……小孩的交談聲?
怎麼可能?她站在屋前,耳朵貼在木門上,她聽見很清晰地一聲嬌喚——
「哥……」
倏地,某隻無形巨掌狠狠掐住她的心臟,帶著酸意的疼痛感讓亦青無法動彈,她無法移動腳步、無法打開房門……
因為對於聲音的記憶,讓她清楚,那是她喊裴青、她有求於人的撒嬌聲。
下一刻,她又聽見——
「不行。」
那是裴青斷然拒絕的聲音。
頓時,鼻子酸澀、眼睛模糊,想哭的慾望在胸口翻湧,耳朵緊貼在門板上,她不想打開門、不想打破這一切,就算只是幻想也好,因為……貪戀……
貪戀小女孩對哥的撒嬌耍賴,貪戀男孩嘴巴拒絕,卻總是順從她的心……
她認真竊聽,試著聽出劇情,可惜接下來的部分,她再努力都辨認不出,她只聽見他們持續低聲交談,有時一陣笑聲、一陣耍賴嬌嗔。
邵青常批評她,「妳只有在哥面前,才像個女生。」
對啊,所以哥走了,她還淑女給誰看?
忍不住眼淚翻飛,她急急抹去,試著假裝它並不存在,但手肘卻在不經意間撞上門板,屋裡的孩子像被嚇到似的立刻停止交談。
等不到聲音,她推門而入,打開電燈。
沒有男孩女孩,屋裡只有熟悉的床、熟悉的衣櫃,安靜地等待它們的主人。
失望、哀傷,她靜靜環視一周,才關掉電燈往樓下走。
帶著兩分沮喪、兩分惆悵,她垂眉下樓,但剛走到樓梯中間,她清楚聽見大門被打開的聲音。
這次……依舊是幻聽?還是真的有人闖進來?
亦青加快腳步往下,當她到達到最後一階時,看見……看見站在門邊的高大身影……
酸澀來得又急又狂,好不容易被推翻掉的眼淚又重新存在。它壞!連聲招呼都不打,就自顧自滾下來,她哭了……
亦青哭得無比淒慘、無比委屈也無比豪邁,震天的哭聲,震動樓上樓下……
媽媽說:「河東獅吼就是長這樣,完了,我家小青會長成河東獅。」
爸爸說:「河東獅很好,長大才不會被渣男欺負。」
邵青說:「有的女人用吼叫讓男人害怕,而她用哭聲讓男人害怕。」
大家都怕她的哭聲,所以哄她經驗豐富。
而裴青半句話都不說,只會把她拉進懷裡,拍著她的背,一下一下又一下,直到她哭累了才問:「要不要說說看,妳為什麼哭?」
到最後好像她哭那麼一大場全是白費,反正他總會滿足她所有想要。
但是現在,不管是不是白費,她都要哭,她要藉著震撼天地的哭聲讓他明白,她有多生氣、多憤怒、多……可憐……
十二年啊,她整整等過十二年,他怎麼可以……這麼慢才出現?
裴青一步步朝她走來,臉上的笑容和過去一樣既寵溺又無奈,他伸開雙手,輕輕說一聲,「愛哭鬼。」
亦青沒打算辯解自己是不是愛哭鬼,她衝上前,奮力一跳,直接跳到他身上,兩手緊緊圈住他的脖子,兩條腿用力勾住他的腰,她把頭埋進他頸窩間放聲大哭。
這算是……熱烈歡迎?
「下來。」他拍拍她的背說。
「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她大喊不要,喊一次,手臂收緊兩分,一路喊一路收,她再喊下去,肯定會出人命。
「妳下來,我們好好說話。」裴青安撫。
「就這樣說。」
身體貼著、臉也要貼著,然後她的眼淚順著他的臉頰滑下,滑得他心澀……就這麼想他嗎?這麼的用力想?
「妳要耍賴到底?」他無奈問。
「不對,是要把哥欠我的抱抱補齊。」
欠?對啊,他是欠她……欠了很多、太多……
裴青把她抱到沙發邊坐下,她坐在他腿上,頭埋著繼續號啕大哭中,她哭得盡情盡興,她要把滿腹委屈全部哭乾淨。
他沒有阻止她,也無法阻止,因為知道她憋了多久,憋得多委屈,知道她的傷心被勾起,知道那年……他應該待在她身邊……
是他辜負她的信任,她有權利哭,他有義務安撫,所以他輕聲哄著,像過去那樣,溫柔地、和緩地、不停地輕拍她的背。
她都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但確定是哭到沒力氣耍賴才停下來。
「不哭了?」他笑問。
「不哭了。」她點頭回答,聲音有些沙啞。
「可以說話了?好。」他拿起桌上啃沒幾口的麵包和礦泉水,問:「晚餐就吃這些?」
「沒瓦斯,不然我會買泡麵。」
「泡麵也不健康。」
「我很少吃,邵爸每天做菜,我的馬甲線都快變成肥肚腩。」她把T恤往上拉,露出精瘦的腰,脂肪量很少,可見得經常運動。
「還能再多吃一點。」
「聽你的。」她低頭,就著他的手咬一大口麵包,整個人貼到他身上。
多年不見,她以為再見面會很尷尬,會不知道如何相處,而他以為她會有數不清的抱怨。
但是,沒有,好像從見面那刻起,十二年的時間空間、十二年的隔閡陌生瞬間消失,好像他們最後一次見面在昨天,也好像早上他們還跟對方說過早安、說過晚上見。
心貼合的速度太快,但他們都不需要適應。
她繼續賴著靠著、貼在他身上,繼續往他手裡啃麵包,然後……一段空白,一塊靜默,只有她嚼食物的聲音持續著。
她以為眼淚已經流夠,沒想到眼淚掉在麵包上,紅豆麵包變鹹了。
看她這樣,他嘆氣說:「對不起。」
她搖頭回答,「我沒事。」
但第二輪的眼淚持續往下掉,不帶哭聲的眼淚更讓人心疼。
「別傷心,我回來了,一切都將不同。」他安撫著她的眼淚。
她點頭,再點頭,知道的,他在,一切都會不同,但心還是很酸……
這種時候,他只能轉移話題。「我不在的時候,妳好嗎?」
她點點頭。「二哥很照顧我,你的要求他全都做到。」
「所以妳乖乖的,沒吃冰了?」他看著桌上的冰棒包裝揶揄。
她怒了,鼓起腮幫子、扠起腰。「我吃!生氣的吃、報復性的吃,你都不在了,我為什麼要聽話?」
「生氣我卻欺負自己的身體?這種報復很差勁。」
「很差勁嗎?那你就留在我身邊,阻止我一天比一天更差勁。」
「妳不講道理。」
「我又不是今天才不講道理的。」
「我有一點點明白了。」
「明白什麼?」
「明白溫柔的路媽,為什麼會被妳氣到拿擀麵棍打人。」
提到媽媽,亦青的囂張瞬間失蹤,垂下眉睫,她低聲道:「我希望能再被媽媽的擀麵棍打幾下。」
孟裴青搖頭嘆道:「就算我們不在,妳也要好好照顧自己。」
「不要,照顧我是哥的責任,沒有人能越俎代庖。」
「非要賴我?」他失笑,沒見過耍賴得這麼理直氣壯的。
「對,非要賴,不管你到哪裡都躲不開,我要賴定你一輩子,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她像宣示般說得咬牙切齒。
他滿是溺愛地望著她,也笑,也點頭搖頭,環住她的腰,任由她賴著。
「哥還要回大陸嗎?」
「不回了。」
聞言,眼睛倏地綻放光芒,她抬起頭,問得小心,「所以……哥要留下來?」
見她謹慎,裴青失笑。「對,要留下。」
「太好了,萬歲!」亦青高舉雙手,跳下他的腿,繞著沙發跑一圈,但這樣還不夠表達自己的快樂,於是她又衝進廚房,再跑一大圈。
看她這麼快樂,以至於……他也跟著快樂了。
「有這麼高興?」他把她拉回沙發,環住她的肩膀,繼續償還欠她的擁抱。
「有,太高興了,Yes!」激動過後她滿足地靠進他胸口。「繼母對你好嗎?」
搖頭,他回答,「她精明能幹,她認定我的存在是她和兒子的最大危機,因此想盡辦法箝制我。」
這樣的箝制是他們失去聯繫的主因?「什麼危機?她怕哥搶走孟叔,還是怕哥分走家產?」
「應該都怕吧。」他苦笑。
「所以哥過得很辛苦?」
「我不怕辛苦,但你們不在,寂寞更讓人害怕。」他深吸氣,說:「聊聊妳吧,這些年在邵家過得怎樣?」
「邵爸、二哥對我很好,高中畢業後我考上警大,念完大學,邵爸動用關係,把我拉到他們警局上班,目前我正在努力,準備考刑警。」
裴青看出她在避重就輕。「邵媽對妳好嗎?」
問題出爐,出現一陣突兀的沉默。
邵媽啊……她忘不掉那雙帶著憎惡與仇恨的眼睛,那些冷言冷語、惡毒批判,以及刨人心的詛咒言語。
輕笑,她雲淡風輕帶過。「我學會識時務者為俊傑,學會對現實低頭,我想,這應該是每個人成長的第一步。」
當她剝除小公主的外衣,成為寄人籬下的孤女,本就不該對寄養家庭有太多的期待與要求。
在她還不懂得逆來順受道理時,她已經開始逆來順受。
長大之後她才明白,人們可以驕傲,是因為環境給了他們驕傲的資本。
抬眉,她看見他眼底的心疼,亦青呵呵笑。「沒事,邵媽本來就不喜歡我,她從來沒掩飾過呀,放心放心,我早就免疫。」
「邵媽誰都不喜歡,誰靠近她都有壓力。」
「對,邵爸說,邵媽長期生病,壓力大、精神抑鬱,叫我別理她,所以我把她當成火山帶,方圓五百公里處不能靠近,不過……哥,我跟你說哦,有一次我半夜醒來,發現邵媽竟然坐在我床邊,慘白月光照在她面無表情的臉上……嚇死了,超像恐怖片的。」她用開玩笑的口吻,說著讓自己害怕的陳年往事。
「她有沒有對妳做什麼?」他皺起眉心。
「沒啦,我猜邵媽是在夢遊,我有點後悔,第一次碰到夢遊症病人,怎沒試著跟她對話?太可惜了,竟然放棄這個大好機會,要不我肯定能套出她為什麼討厭我?是不是嫉妒我的美貌?」
他明白,她的玩笑口吻只是為了不教他擔心。「邵媽經常那樣?」
「哪可能?我又不是傻瓜,萬一她夢遊,把我的頭當成西瓜,拿刀子剖了怎麼辦?從那晚之後,我就鎖門睡覺。」
只不過三天後,當她放學回家,發現門鎖被破壞。
她不敢跟邵爸說,怕引發夫妻戰爭,只好每天睡覺前把書桌搬到門前頂住,她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失眠的,直到考取警大,搬出家裡,失眠症不藥而癒。
他揉揉她的頭,問:「為什麼不告訴二青?」
「那是他媽啊,我不想讓二哥為難。」寄人籬下已是打擾,怎能弄得人家宅不寧?
裴青問:「邵媽現在還好嗎?」
「我大一暑假那年,邵媽過世了。」
她以為邵爸和二哥會很難過,沒想到他們鬆了一口氣。
亦青不太能夠理解這種親人關係,但自己活得痛苦,也不讓親人快樂的邵媽,確實是邵爸跟二哥的沉重負擔。
小時候每次去二哥家,他們都很緊張,深怕惹得邵媽發飆,因此他們多數時間泡在路家,路媽喜歡孩子的喧鬧聲,路爸高興女兒有人作伴,青梅竹馬三隻青,在路家揮霍了他們的童年。
「想起來,我們超大膽的,那麼怕邵媽發飆,我們還是老把二哥房間外的那面牆畫得亂七八糟。」亦青笑道。
初生之犢吧,還不懂得恐懼是什麼。「沒有亂七八糟哦,我覺得畫得很不錯。」
「那時,我以為自己會變成幾米第二。」亦青笑彎眉毛,合起雙掌。「真是懷念啊,哥,我好想回到過去,再當一次小孩,再當爸媽寵愛的小公主。」
「這麼想回去嗎?」
「對啊。」
抱住他的手臂、靠在他身上,亦青微瞇眼,回想起那年的風,熱熱的、暖暖的,吹在身上能把人吹出滿身大汗,但是他們的笑容,和太陽一樣燦爛。
***
2000年9月5日
亦青不知道自己怎麼睡著的,怎會睡回自己的床上,二樓還沒有打掃乾淨啊?是哥抱她上來的嗎?
哈哈,那哥的腰……還好吧?這些年,她長大不少,待會兒要記得出門,給他買「金門正宗一條根」。
天亮了,她抱著棉被,看著擺在窗戶上的小小仙人掌,輕輕笑開,別人有綠手指,她有黃手指,什麼植物給她,她都會在最短的時間把植物養死。
屋外,小鳥的叫聲嘰嘰喳喳很熱鬧,亦青彎了嘴角,滿足地伸了個大懶腰……等等!為什麼會有仙人掌,它早就死透啦?
心下一悚,亦青嚇得從床上彈起來,不會吧……她的大長腿縮短了?她的手……怎麼回事?
猛地到處張望,她的床變得好大,大到在上面滾三圈也摔不了?
深吸氣、深吐氣,她試著用拉梅滋呼吸法來穩定自己的情緒,直到感覺胸口的衝擊沒有那麼大之後,視線緩緩掃過,牆面上掛著她的裸照——六個月時拍的——書桌上散著童書和彩色筆,衣架上的衣服是她痛恨的粉紅色,而那串……玻璃小魚風鈴還沒摔壞?
怎、怎、怎會這、這樣?
她一蹦跳下床,沒想短短的距離,她竟然摔倒?
她怎麼會變得這麼矮?死定了,現在是什麼狀況?一夜變侏儒?某種超級病毒席捲全世界?
顧不得膝蓋疼痛,她飛快站起來,跑到穿衣鏡前,當她看見鏡中的自己……心跳突破一百八十大關。
圓圓的臉、大大的眼睛,及腰的長髮亂七八糟的散在身旁,這是……六歲的她?所以她回來了?回來重新經歷一次童年,重新當回爸媽的小公主?
她呆呆地看著鏡子,亂紛紛的思緒在腦袋裡面衝撞,身體麻麻的,有強烈的不真實感。
門被推開,還沒刷牙洗臉刮鬍子、頭髮亂蓬蓬的爸爸赤著腳走進來,看見在鏡子前發傻的女兒,一把將她抱起來,用滿是鬍碴的臉蹭著她,有一點刺、一點癢和很多點……久違的甜蜜感。
她真的回到過去?回到爸爸沒死、媽媽沒死的童年?
亦青激動地抱緊爸爸,興奮讓她顫抖不止。
路崇光一愣,小青怎麼了?生病嗎?微微推開女兒,他發現女兒雙眼泛紅,怎麼了?
女兒討厭他用鬍子蹭她,每次都要推著躲著、不讓自己靠近,可他非要鬧,非要弄得她哇哇大叫,直到兩人笑鬧成一團才甘心,她這是……生氣啦?
「爸爸不玩了,小青別哭哦。」路崇光連忙安慰女兒。
亦青太激動,激動到無法解釋自己的眼淚,只能捧住爸爸的大臉,一下接著一下不斷親吻。
她再也不介意鬍子扎人,不介意沒刷牙的臭嘴醺人,只要爸爸好好的,她願意讓爸爸的鬍碴從早蹭到晚。
路崇光皺起濃眉,女兒太失常。「小青怎麼了?快告訴爸爸。」
她用手背抹掉眼淚,哽咽說:「我作惡夢。」
「作什麼惡夢?」
「夢見爸爸媽媽都不要我,把我丟掉。」
路崇光鬆口氣,笑說:「夢和現實都是相反的,這個夢是在告訴小青,爸爸媽媽有多疼妳,多需要妳。」
爸爸的解釋讓她破涕為笑,對啊,她怎會不知道爸媽有多疼愛她。
路崇光用力摟了摟女兒,說:「快刷牙洗臉換衣服,今天第一天上小學,爸爸媽媽送妳去學校。」
「好。」她笑著用力點頭,拉起爸爸的手,父女一起進浴室。
「上小學要懂事了,不可以和人打架。」爸爸滿嘴泡泡,還不忘記叮嚀。
亦青很想笑,這句話每年都要聽一遍。
上二年級要懂事了,不可以和人打架。上國中要懂事了,不可以和人打架……
她總是點頭應好,卻也老是一個轉身就忘光光,有一次她被打得太狠,全身上下好幾塊瘀青,爸火氣蹭地上來,直接送她去學跆拳道。
爸爸對要求她不打架這件事徹底放棄,只能改弦易轍,讓她的戰鬥力增強,當她強大到別人不敢輕易靠近時,打架事件自然會減少。
刷牙洗臉完,爸爸拿起梳子,幫她把頭髮編成兩根長辮子。
手指滑著窗前的小魚風鈴,聽著它清脆聲響,亦青微瞇雙眼,享受爸爸手中的梳子滑過頭皮的感覺。
爸爸長相粗魯,但性格行為溫柔得像個小媳婦。
「小青,妳要學裴青,好好念書、爭取考第一名。」他探頭看看外面,確定沒有人後,彎下腰在女兒耳邊低聲說:「如果妳考第一名,爸給妳買捷安特。」
亦青想笑了,這比叫她不打架更難。
但她也清楚,爸開這個條件有多為難,媽媽堅持不可以賄賂孩子、不可以跟孩子交換條件,讓爸爸對媽媽的指令陽奉陰違,那是在擰老爸的心啊。
「好。」她乖乖回答。
「如果在學校發生什麼事,就去找裴青,要是他沒辦法解決,爸爸在妳書包裡面放了電話卡和銅板,妳直接打電話到警察局給爸爸,不要打給媽媽,媽媽會擔心,知不知道?」
「知道。」她笑問:「那爸爸可不可以開警車來學校?知道我爸是警察,就沒有人敢惹我。」
至少班上的「周處三害」就不會成天到晚沒事拉她辮子,惹得她拳頭發癢,唉……難道是她喜歡打人嗎?不是的嘛,是有人天生欠打!
「這麼小就狐假虎威?」
「才不是咧,我是覺得有個警察老爸,很帥、很驕傲。」
「帥嗎?驕傲嗎?真的厚。」爸爸對著鏡子擺出一個帥帥Poss。
「真的真的,長大以後我也要當警察。」
爸爸連忙摀住她的嘴巴,壓低聲音說:「以後不要說這種話,媽媽會不高興,妳是小淑女,以後要當老師、當明星、當畫家……當什麼都好,就是別當警察。」
是啊,媽媽會不高興,但最後她還是當了警察。
她甜甜一笑,沒回答。
爸爸掐住她肉肉的臉頰往外拉。「笑成這樣,肯定憋著壞,警告妳哦,不許對妳媽陽奉陰違,知道不?」
亦青又笑了,笑得更甜、眉頭更彎,憋住更多的壞。

亦青不好意思讓爸爸幫她換衣服,實在是……她二十六歲了呀。
鎖上房門,三兩下換好衣服,再開門時,迎上爸爸驚訝目光。
「我們家小青會自己穿衣服了?」路崇光不敢置信地把女兒翻兩圈,好厲害欸,一夜之間長大了?
「我是小學生了,已經長大。」
「對對對,我們小青長大了。」路崇光接連點頭後,問:「是裴青教妳的?」
「對啊,哥哥自己換衣服、自己洗衣服,我也可以……」
「不必不必,洗衣服的事留給媽媽做,不然媽媽會很無聊。」路崇光一把抱起女兒下樓。
裴青一大早就過來,他正在幫路媽擺碗筷。
看見八歲的裴青,亦青又傻一次。原來他也有這麼可愛的時候?小正太啊,難怪喜歡他的女生那麼多。
裴青被她盯得頭皮發麻、臉皮發熱,轉開視線說:「我有給妳帶禮物。」
禮物?是荳荳!她記起來了。
荳荳是隻小狗,哥在路上撿的,毛色灰灰白白,很像被踩死的豆豆,所以她給它取名荳荳。
「裴青對小青真好,還給她帶禮物。」爸爸讚許地拍拍他的肩膀,非常滿意。
「小青說上小學很厲害,需要送禮物。」裴青朝她眨眨眼。
「我就知道。」媽媽從廚房裡端荷包蛋出來,順勢彈一下她的額頭。「居然好意思跟裴青要禮物,妳的臉皮有多厚?」
哥出賣她?亦青不記得哥做過這種事呀,他明明只會在爸媽面前替她遮掩,只會跟在她屁股後面收拾,她之所以變成校園小霸王,哥要佔一大半的功勞。
他吃錯藥了?亦青懷疑地看他。
裴青一笑,不接她的目光,走進廚房端菜。
怪!亦青去客廳看荳荳,和前世一樣,小小的荳荳被裝在小小的紙盒裡,裴青在裡面塞很多衛生紙,荳荳被衛生紙堆淹沒。
她剛要摸,就被爸爸拉開,「先去吃飯,爸爸幫妳把小狗洗乾淨,回家再玩。」
很熟悉的話,這麼熟悉的話,讓她有掉淚的衝動。
「好。」她沒堅持、沒耍賴,乖乖坐到飯桌前。
裴青夾一顆荷包蛋放進她碗裡,蛋的底部煎得焦脆,蛋黃卻沒全熟,上面澆著一點點甜甜鹹鹹、媽媽特製的醬油膏,一口咬下去……感動。
見她吃得開心,爸爸把自己的蛋夾進她碗裡。「喜歡就多吃點。」
「一天一個蛋就夠了,小孩子不能吃那……」
話沒說完,爸爸乾笑兩聲,立刻把蛋夾回去,說:「聽媽媽的,媽媽說的對,多吃青菜才健康。」
媽連眉頭都還來不及皺呢,爸爸立刻轉換陣地、改變立場,唯妻命是從,夾兩筷子青菜,取代她熱愛的荷包蛋。
亦青失笑,她印象深刻,為了這顆來不及入口的煎蛋,她放聲大哭,新生入學第一天,她帶著泡泡眼踏上小學生旅程。
低下頭,她乖乖扒稀飯,乖乖大口吃菜,乖到一點都不像霸王路小青。
她的合作讓媽媽溫柔地把她的瀏海抓齊,說:「不挑食了?我們家小青長大啦。」
亦青用力點頭,笑得好像嘴巴裡含的是糖不是菜。
挑食是有父母疼愛的孩子才能被容許的行為,寄人籬下的她,早就遺忘這種特殊權利。
裴青惡意地往她碗裡夾一筷子紅蘿蔔。
她確實憎惡紅蘿蔔,但十四歲那年、迅速長大的她,明白有紅蘿蔔吃,應該感激感恩,而不是痛恨。
不抗議、不憤怒,她理所當然地把紅蘿蔔絲扒進嘴裡。
看著她一點點帥氣、一點點驕傲的表情,裴青皺起眉頭,變得那麼乖……是吃多少苦頭換來的?

手牽手、上學去,爸媽送他們到校門口後,裴青領著亦青進教室。
在經過長廊時,一路保持沉默的裴青突然停下腳步。「等一下我幫妳把辮子盤上去,免得壞小孩拉妳辮子。」
亦青心口一嗆、望向裴青,他怎會知道?
「我長大了,不會被欺負。」她斬釘截鐵回。
二十六歲的路亦青再不會為一點小事把自己鬧到訓導處罰站,不會在開學第一天就奠定「暴力小青」的基礎。
「記住路爸的話,不要什麼事都用拳頭解決。」裴青苦口婆心。
奇怪,印象中他沒這麼嘮叨啊……
「好。」亦青乖巧回答,當了一輩子叛逆小孩,這次她想嘗試新角色。
裴青幫她選擇靠窗位置坐下,打開自己的書包,從裡面拿出一盒髮夾,細心地將她的辮子一圈圈盤在頭頂固定。
她不喜歡盤髮,感覺像在頭上頂兩個碗公,但今天她坐直配合他的動作。
因為引誘犯罪不道德,那麼長的髮辮在屁股後甩來甩去,誰看見都會手癢,更別說幾個定力不足的小屁孩。
收起髮夾,裴青認真說:「下課不要離開教室,哥來接妳。」
「好,哥再見。」揮揮手,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熟悉的感覺、熟悉的安全、熟悉得讓她很開心。
裴青離開後不久,亦青目光轉向在教室前面紮成一堆的周凌學、杜處昇、王杉佑,未來六年,「周處三(杉)害」的名聲和「暴力小青」一樣響亮。
果然,三人眼神交流、取得足夠默契後,一個手橫胸、一個扠腰、一個抬下巴,努力表現出小屁孩的崇高驕傲,朝她走來。
前世今生都一樣,他們挑選她作為第一個挑釁立威的對象。
為什麼?難道因為她看起來很弱雞、很值得欺負?
揚起眉,亦青笑得無比甜美,但她同時握緊拳頭,露出手臂上的肱三頭肌,天真無邪的說:「我哥哥很厲害,他有練武功,喀、喀、喀,三下就能把壞人的手給折斷哦。」
她被自己嬌甜的嗓音驚到加冷筍,但甜美表情未變,肱三頭肌繼續張揚著。
「周處三害」聞言嚇得縮起脖子,嚇得胸肌顫慄,亦青笑得甜上加甜,只是目光很戳人。
說真的,欺負小孩良心會痛,不過報復這種事確實很能夠修補心靈,誰讓「周處三害」是她六年小學生涯的惡夢。
周凌學在一陣顫抖過後,鼓起勇氣走到她桌邊問:「妳哥哥真的很厲害?」
「對啊,他是跆拳道冠軍哦,他有幫警察抓壞人,警察還給他發獎狀。哥哥剛剛說,要是有人欺負我,哥就幫我踢爆他的屁股。」
二十六歲的她練就一身說謊不臉紅的超級本領。
「周處三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見彼此眼底的恐懼之後,決定把路亦青列入不可侵犯禁區。
又是眼神交流,他們決定放棄挑釁,轉身離開。
改變Chapter one!
亦青捧著小下巴,心想,未來六年,不必花心血記錄三害實戰錄,那她要不要做點什麼?小學六年,她當過俠女、頑劣之徒、資爛生,現在要不要考慮考慮當個……像哥那樣的資優生?
上課鐘聲響起,童老師走進教室……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千年,查無此人》

    《千年,查無此人》
  • 2.《在時間盡頭等妳》

    《在時間盡頭等妳》
  • 3.《不會通靈的寵物溝通師:關於愛的練習》

    《不會通靈的寵物溝通師:關於愛的練習》
  • 4.《我的好人卡王子》

    《我的好人卡王子》
  • 5.《攻略目標是老公》

    《攻略目標是老公》
  • 6.《小狐狸撩表心意》

    《小狐狸撩表心意》
  • 7.《男主,今天動心了嗎?》

    《男主,今天動心了嗎?》
  • 8.《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

    《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
  • 9.《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蓋有首刷限定戳章)

    《愛情停機坪》限量簽名版(蓋有首刷限定戳章)
  • 10.《餘生想見你》

    《餘生想見你》

本館暢銷榜

  • 1.《在時間盡頭等妳》

    《在時間盡頭等妳》
  • 2.《千年,查無此人》

    《千年,查無此人》
  • 3.無敵密愛之《戒不掉寵妳》

    無敵密愛之《戒不掉寵妳》
  • 4.《你寄來明年的信》

    《你寄來明年的信》
  • 5.《暖暖》

    《暖暖》
  • 6.十二生肖玩穿越之《順手牽羊妻》

    十二生肖玩穿越之《順手牽羊妻》
  • 7.《危險家夫》

    《危險家夫》
  • 8.恐婚律師樓最終回《新手情夫》

    恐婚律師樓最終回《新手情夫》
  • 9.《我的好人卡王子》

    《我的好人卡王子》
  • 10.《攻略目標是老公》

    《攻略目標是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