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館 首頁

分享
甜檸檬976

《多金院長小資女》

  • 作者花襲 追蹤作者
  • 出版日期:2016/09/23
  • 瀏覽人次:1386
  • 定價:NT$ 200
  • 優惠價:NT$ 158
試 閱
對她來說,這世界上最悲慘的事情是──
告白失敗,對方還馬上主動幫她介紹男朋友!
是,她知道他身為頂級醫美診所院長,
不只多金還長得帥、身材佳,肯定有很多女人死纏爛打,
但她不是那種人,也知道做為一個薪水少少的小社工,
她跟他不搭,要不是因為一場義診活動,
又一起幫助了一對受到家暴的母女,他們不會相識,
更不會進展到天天在LINE上聊天,分享生活大小事,
甚至他還在她唯一的親人動手術時,陪著無助的她……
總之,她現在都乖乖的退回朋友的距離,他幹麼還這樣做?
所以了,不能怪她上門對他發飆,撂狠話說連朋友都別做……
欸,等等,他怎麼突然強吻她?
還說介紹對象是因為……想要阻止她跟前男友舊情復燃,
光是想像她跟其他男人卿卿我我,就妒火中燒?!
那他之前說要當朋友是哪招?這背後難道有什麼祕密嗎?
花襲
應該是一派正經嚴肅的處女座A型龜毛魔人,可骨子裡卻隱藏搞笑的因子,
套句老公所說的話:根本是諧星來著,現在連女兒也遺傳到此「天份」。
看到一個點就連牽連一大篇的天馬行空個性,或許這是從事寫作行業的本能。
生小孩前喜歡讀詩集,現在則是每天念兒童繪本,
發現兩者都同樣有令人驚喜的意境,希望能夠在「媽媽」跟「寫作」之間取得平衡。

 
  1. 若該商品前後有不同版本,請以訂購網頁中顯示之商品圖片為準,恕不提供選擇或因此提出退貨。
  2. 商品若有兩種以上款式,請以商品網頁之說明為準,若網頁上標示「隨機出貨」,則無法指定款式。
  3. 新月購物市集在出貨前都會確認商品及包裝的完整性,出貨之商品皆為全新未使用過之商品,請您放心。收到商品後,如有任何問題(包括缺頁、漏頁等書籍裝訂或印刷瑕疵),請於收到商品後7天內與客服聯繫,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問題,逾期恕不再受理。
  4. 收到商品後,若您看到的版權頁定價與原商品網頁定價不同時,請透過客服信箱或於新月服務時間來電與客服聯繫02-29301211告知,我們將盡快為您處理。

試閱 閱讀更多收合

第1章
「好了,又不是三歲小孩,還這麼捨不得啊……」儘管嘴巴這麼說著,看著緊緊抱著自己,離情依依的「女兒」,瑪格麗特修女卻忍不住嘴角上揚,眼眶也不捨的紅了。
「是真的很捨不得啊,三天實在過得太快了。」賴在養母的懷裡,童卉喬是滿滿的不捨。
她眷戀著這溫暖無比的懷抱,抬頭望著從國一時就正式收養她的瑪格麗特修女,那滿佈皺紋的臉龐,在她眼中看來,是一如既往的仁慈跟溫柔。
周遭的人看著童卉喬對修女耍賴撒嬌,紛紛都笑了。
「下次休假再回來看修女就是了,花蓮台北其實也沒有很遠。」負責載童卉喬到火車站的張大哥笑咪咪的安慰。
「小喬,是該離開了,要不會錯過火車的。」瑪格麗特修女再抱了抱童卉喬,幫她把身上的外套拉正。「妳在台北一個人要好好照顧自己。」
「我會的,修女媽咪,妳不必擔心,倒是妳……別只顧忙著,身體健康很重要。」
「好的,小囉唆,這裡有這麼多人照顧我,別太擔心。」
「是啊,小喬,陳媽會盯著修女的,要她別太晚睡,多吃點。」連在一旁的陳媽也答腔了。陳媽是阿美族人,在基金會裡擔任廚師兼雜工,在此工作已經超過三十年的她也是看著童卉喬長大的人。
時間催促著人,就算再不捨還是要離開,童卉喬搭上張大哥的車,搖下車窗跟瑪格麗特修女,還有基金會的眾人揮手道別,這才前往花蓮火車站。
抵達火車站後,她匆匆忙忙的進入月台,前往台北的列車正好抵達,她進入車廂,熟練的找到位子,放好行李,落坐,看著窗外逐漸空了的月台。
火車準時啟動,慢慢的駛出月台,此時已經是日落時分,整個天際被夕陽染紅……這個在她二十多年的生命裡,佔了她大半記憶的城市,在此時美得難以形容。
天暗下後,她從隨身的包包裡拿出修女塞進去的地瓜饅頭,手摀著還有著些許的溫熱,顯然是她離開前才剛蒸好的,就怕冷饅頭會很難入口……才不會呢!
童卉喬秀氣的撕著饅頭,配著礦泉水一口一口吃著,心頭滿滿的都是感動跟愛,不禁想起自己國一那年,修女帶她從台北搭火車到花蓮的情景。
那是她人生第一次到花蓮,之後就在花蓮生活讀書到大學畢業,才到台北工作。
那一年,她失去了她的雙親,本來幸福的世界一剎那碎裂,讓她從天堂跌落地獄。
她的父母是發生車禍意外而身故,留下了她和不少的財產,一時間成為孤兒的她是眾多親戚欲領養的對象,但大多是父系那邊的親戚。
母親這邊只剩下一個年邁且身體狀況不好的外婆,已經住在療養院多年,當然不可能出面領養她,而父親那邊,爺爺奶奶均已身故,但有兩個叔叔跟一個姑姑。
爸媽平常忙於自家的診所工作,閒暇之餘則是會參與花蓮良善基金會的義診,當天他們就是因為在前往基金會義診的途中發生車禍,本來她也要跟他們同行,要不是前一晚她發高燒,母親堅持她留在家裡休息,她也可能一同喪命。
母親臨出門前擱在她額頭量體溫的手掌心,那關懷的溫度依稀還殘留著,她一輩子都忘不了爸媽出門前給她的微笑……
當時十二歲的她,從被告知噩耗到雙親即將入土為安的那一刻都沒有哭,只因她不願意相信疼愛她的雙親已經離開人世,她封閉自己強迫自己無感,所以就算叔叔跟姑姑在喪禮上吵架她也無動於衷。
姑姑看她那樣,偷偷告訴丈夫說她搞不好會變成一個啞巴,但無所謂,只要有錢就好……多現實的人生,多現實的親戚。
而更現實的來了。
當雙親委任的律師來到靈堂前祭拜,並說出雙親在生前立過遺囑,一旦他們意外身故,所有的財產將捐至花蓮良善基金會,除了支付療養院的費用,還有一筆直到她年滿二十歲才可自行動用的基金存款。
一下子,她從香餑餑成為燙手山芋,叔叔跟姑姑們都住了口,沒有人再提撫養兩個字。
沒有錢誰要幫人養小孩,把一個才十二歲的小孩養到成年,唯一能拿到的一筆錢還要等到那小孩成年之後,這不是白養是什麼。
本來叔叔跟姑姑們都盤算著,喪禮之後要進行「搶人」大賽,無論如何先把她「搶」回自己家再說,後來全部摸摸鼻子,喪禮還沒結束就全偷偷溜了。
親人的無情,童卉喬並不在乎,對她而言,失去雙親就如同失去了全世界,如果全世界都已經失去了,還要在意什麼。
而瑪格麗特修女目睹了一切。
她特地從花蓮趕到台北參加童卉喬雙親的告別式,原因無他,因為童卉喬的雙親是在前往幫基金會的孩子義診的途中發生車禍的,多年來他們是基金會最忠實的支持者,在各方面都提供了贊助。
這麼好的一對夫妻年紀輕輕就因為意外而離開,留下一個年幼的孩子……瑪格麗特修女除了傷心之外,更是不勝唏噓。
她當然也看到孩子的親戚們在告別式上的嘴臉,這讓她更是難過。
告別式結束,大家紛紛離開,唯獨瑪格麗特修女留了下來,她走到童卉喬面前,蹲下身子,與她平視。
瑪格麗特修女伸出手,溫柔的說:「孩子,告別式結束了,走吧,我們去送最愛妳的爸媽最後一程。」
多年後回想起來,童卉喬覺得當時自我封閉的她,就是在瑪格麗特修女朝她伸出手的那一刻打開了一扇門。
從雙親發生意外身亡之後,親戚們為了錢吵著要收養她,但沒有任何一個人關心她心頭真正的感受,沒有任何一個人肯好好的面對她,真心去體會她的悲傷,更不曾有人對她伸出溫暖的手……
看著那隻有了皺紋的手,再抬頭看對方,童卉喬看到一抹溫暖的笑,不是同情,而是真真切切的溫暖,還有著更多的鼓勵。
「來,孩子,我們走吧,我知道對妳而言,這世界已經遺棄了妳,但妳不能遺棄妳自己,這樣妳爸媽會很傷心的。」
「妳……認識我……爸媽?」從雙親出事之後,童卉喬第一次面對人開口說話,聲音沙啞到連她自己都認不出來。
「認識。」瑪格麗特修女連聲音都滿是溫暖。「他們是我見過最好的人之一。」)她覆住童卉喬的手,「而我相信他們的孩子也是。」
也就是在那一刻,瑪格麗特修女暖暖的手跟口氣讓童卉喬一直忍住的悲傷淚水一滴一滴的從眼眶滑落,最後嚎啕大哭。
瑪格麗特修女將大哭的她擁入懷裡,緊緊的擁抱她,彷彿想給她全世界的勇氣跟鼓勵。
「哭吧,孩子,哭吧,用力的哭,大聲的哭。」瑪格麗特修女疼惜無比的說。
這樣一個半大的孩子,卻已經要承受就算是成熟大人也難以承受的喪親之痛,而且意外來得如此突然……
童卉喬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在一個陌生人的懷裡放聲大哭,哭自己的傷心跟恐懼,但她就是莫名信任對方,這個人的懷抱是如此的溫暖。
瑪格麗特修女讓童卉喬盡情的發洩之後,陪同她將接下來該進行的儀式全部完成。
由於童卉喬的親人皆沒有撫養的意願,最後,是瑪格麗特修女領養了童卉喬,雖然她們的年紀算起來是祖孫還差不多。
瑪格麗特修女是波蘭人,但在十八歲時就隨教會到台灣傳教,後來定居於台灣,並成立了良善基金會,收養被遺棄或遭家暴的嬰兒跟小孩,她的仁心讓她在台灣的慈善界有著善名,頗受大家尊重。
她的基金會收留了許多無家可歸的小孩,但她卻是第一次以自己的名義「領養」一個女童。
之後,童卉喬隨瑪格麗特修女回到花蓮,在她的安排跟呵護之下,開始另一階段的人生……
童卉喬手中的饅頭吃完的時候,火車才剛經過宜蘭而已,車廂內很安靜,大多數人都已經吃完晚餐,或是閉目養神,或是低頭滑著手機,童卉喬卻逕自發著呆。
大學時期她讀的是護理系,畢業後經過實習跟考試也順利拿到護理師執照。
她本打算留在花蓮,留在基金會幫修女媽咪的忙,可修女媽咪卻希望她去台北。
兩年前,良善基金會在新北市成立了北部兒童之家,負責人是一對長期擔任基金會義工的夫妻,只是隨著兒童之家收留的小孩越來越多,也需要更多幫手,瑪格麗特修女希望童卉喬能夠發揮所學,到北部兒童之家幫忙。
儘管離開花蓮,離開修女媽咪的身邊讓童卉喬有所不捨,可是修女媽咪需要幫手,她義不容辭,於是她離開花蓮,北上投入北部兒童之家的工作當中。
目前她跟兩名大學同學合租一間三房兩廳的公寓,工作的地方離租屋處不遠,平常上班只要搭兩站公車就可以抵達。
她很喜歡目前的工作,除了必須跟修女媽咪分隔兩地之外,所以只要一得空,她就會趕緊排個三四天的假回花蓮一趟。
火車抵達台北車站時,才晚上八點鐘而已,童卉喬轉搭捷運回新莊,再搭公車回租屋處,途中她想了想,提前下了車,提著行李來到兒童之家。
這個時候,劉大哥跟宋姊應該正忙著哄小朋友入睡吧……
良善基金會的北部兒童之家位於新莊某鬧區的巷弄內,雖然是五層樓的老公寓,但由於都市開發,附近區域的地價也不便宜,這一棟五層樓的老公寓粗略算一算也值好幾千萬。
可是北部兒童之家的主任夫妻,劉中基跟宋蓮花,他們就這樣將房子捐出來,並擔任兒童之家的義工,全心全意為需要幫助的孩子付出。
童卉喬是打從心裡欽佩劉中基他們的,尤其進入兒童之家工作之前,聽了瑪格麗特修女說了劉中基他們的故事。
劉中基跟宋蓮花本來是賣自助餐的,由於手藝不錯再加上景氣好,他們還曾經一口氣開了三家店,財富在短短幾年內累積。
可是雖然賺了錢,卻換不回獨生子的健康,他們唯一的兒子在三歲時被醫生診斷出患有白血病,即使用盡任何醫療救助,兒子仍在半年後病逝。
唯一的兒子死了,宋蓮花傷心了好一陣子後打起精神,已經四十五歲的她尋求醫生幫助,以試管的方式想要將兒子給生回來。
努力了大半年她終於懷孕,可是造化弄人,在懷孕滿六個月時,卻因不明原因胎死腹中。
短短的一年多,劉家夫妻倆經歷雙重打擊,他們放下了再度擁有小孩的心願,轉而投身於公益,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們認識了瑪格麗特修女,知道瑪格麗特修女這輩子幾乎都在為台灣需要幫忙的小孩無償的付出。
他們夫妻倆在花蓮的良善基金會待了三個月左右,下了決心,結束自助餐店的營運,反正他們賺的錢也夠他們這輩子花用了,人生啊,汲汲營營是為何?到頭來卻彌補不了心頭的空虛。
他們捐出位於新莊的房子,還去進修社工跟保母等等課程,考取需要的執照,然後正式投入良善基金會,成立了北部兒童之家。
目前北部兒童之家共收留十二位無家可歸或遭到父母遺棄跟家暴的孩子,年齡從剛出生到三歲左右。
目前兒童之家主要的工作人員就是劉中基夫妻還有童卉喬,其他還有白天採輪班制的義工人員。
兒童之家的一樓是辦公室及廚房,二到四樓是小朋友的生活區,包括遊戲區、房間等,頂樓則是劉中基夫妻的住家,他們把這些需要幫忙的小孩當成是自己的寶貝。
這也是童卉喬特別佩服他們夫妻倆的地方。
童卉喬抵達兒童之家的時候,宋蓮花正在廚房忙著,她看見童卉喬很是訝異。
「小喬,怎麼這時間來了呢?」她看到童卉喬手中還提著行李袋,不禁問:「妳該不會是從火車站直接到這裡來吧?」
童卉喬點點頭。「想說回家前過來看看,順便把從花蓮帶過來要給小朋友吃的東西還有玩具拿來。」
宋蓮花對童卉喬露出一個莫可奈何但又百般溫柔的笑。「明天拿來不就行了,妳坐那麼久的火車也累了,怎麼不先回家休息呢?」
童卉喬將帶回來的禮物找地方放好,擱下行李,熟練的套上圍裙來到流理台前幫宋蓮花準備明天要用的菜。
「小朋友都睡了吧?」
「嗯,都差不多睡了,只是天氣熱有一兩個皮膚起了疹子,睡不好,主任在上頭看著呢,順便把房間的紗窗巡一下,這些天也不知怎麼了,房間裡蚊子變多了,有幾個小朋友都被咬了。」宋蓮花露出心疼的神情。
「天氣越來越熱了,是該注意一下蚊蟲。」童卉喬幫她將切好洗好的空心菜包起來冰進冰箱裡,又回到流理台前幫忙。
兒童之家裡的十二位小朋友當中,目前有三個是只需要喝奶的小嬰兒,然後有兩位是處於吃副食品的階段,他們的食物都必須打成泥狀;另外有三個一歲多的小朋友,雖然已經可以正常吃食,但還是要注意食物狀態不能太硬或太大……總之別看才十幾個孩子,但要烹煮他們的食物可是很麻煩的。
但宋蓮花將全部小朋友的食物需求都照顧到了,還包括他們這些成年人的日常三餐,童卉喬每次看她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都萬般佩服。
「主任的意思是,明天趁小朋友都在二樓遊戲區時,先將四樓的房間跟廁所都先消毒一遍。」
劉中基是兒童中心的主任,宋蓮花也都跟大家一樣稱自己的老公為主任。
「正好,休息了三天,明天可以好好活動筋骨。」童卉喬說。
宋蓮花看了看個頭嬌小的童卉喬,很佩服她永遠是一副充滿活力,對生命充滿熱情的模樣。她也聽過童卉喬的身世,如果是她,面對跟童卉喬一樣的命運,一定會怨懟老天爺,然後對自己的生命自暴自棄。
她喜歡眼前這個滿是活力,永遠是笑臉迎人的小妮子,把她當成自己妹妹般疼愛,她知道自己有時候的勇氣也還是來自於她的樂觀跟開朗。
宋蓮花搶過童卉喬手裡正在削的馬鈴薯。「好了好了,知道明天有得忙現在就趕快回家休息睡覺去,這裡我來就好了。」
「唉唷,蓮花姊,就只剩下一點點,讓我做完嘛。」
「不行,撒嬌也沒用,快回去。」
「好吧。」童卉喬知道自己拗不過固執的宋蓮花,既然廚房不讓她忙,那她就到樓上去幫劉大哥好了。
只是當童卉喬踏出廚房時,宋蓮花的聲音卻在她後面響起—
「要走了行李怎麼不拿呢?」
童卉喬尷尬的回頭訕訕笑兩聲。
宋蓮花瞇起眼,雙手扠腰。「妳該不會是打著要上樓找主任的主意吧?」
被發現了……被逮到後她只能傻笑。
宋蓮花將行李送到童卉喬手裡,然後推她出大門。「快點回家去休息。」
「宋大姊……」童卉喬苦聲哀求。
「沒用,快走。」宋蓮花一手扠腰,一手比向公車站牌的地方,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她在對童卉喬發脾氣。
沒辦法,童卉喬只好默默且不捨的離開……
宋蓮花搖搖頭,這孩子根本是把自己都全心奉獻在兒童之家裡,這情況說好也不好,好的是她有著一顆善良的心,能夠為這些可憐的孩子全心全意的付出;不好的是,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子太專注於工作上,哪有時間去認識異性啊,都已經快二十六歲了,也該談個戀愛,找個男人來好好寵寵自己才行啊。
童卉喬一點都沒有察覺宋蓮花的期盼,對她而言,愛情是可遇不可求,她從不過度期待,但也不是很排拒就是了。
只是目前為止真的還沒有遇到一個讓她……該怎麼講,就是可以讓她豁出去的男生。
從兒童之家回租屋處很近的,童卉喬很快就回到家了,當她到家時,就見其中一個室友坐在客廳裡看電視。
「妳回來了啊。」戚美珍剛洗完澡,身材很辣的她穿著白色短褲加細肩帶小可愛,盤腿坐在沙發上,頭上的濕髮還用浴巾包著。
「美珍妳今天還真早下班,不是小夜班嗎?」比起她在兒童之家的工作,她的兩名室友比她還要忙碌跟生活不正常。
像戚美珍在大型教學醫院裡當護理師,大夜小夜白天下午班輪著來,作息非常的不正常。
「今天都十六號了,早換了,妳休假休到都忘記日子了。」戚美珍白她一眼。
童卉喬笑了笑。「是真的忘記了。」在花蓮的日子多悠閒美好。
「真叫人羨慕,我何時才可以休長假啊,我超想去玩的。」戚美珍很哀怨的說。
「那還不簡單,從追求妳的男人當中找一個最有錢的嫁了不就得了,保證出國度假就跟吃三餐一樣簡單。」
說這話的不是童卉喬,而是從房間走出來的王曉玫。
「咦,曉玫今天也這麼早回來?」童卉喬再次感到意外。
她的兩個室友,不僅工作時間比她還要長,下班之後的生活也都比她還要精彩,像王曉玫,她是在一間頗有名氣的高級醫美診所工作,是白天班的護士,但不需要輪班的她下班後約會滿滿,所以通常回到家的時間算晚。
「她啊,又把人給甩了。」
「啊……又甩了啊,這個才多久,有兩個月嗎?」比起戚美珍的冷言酸語,童卉喬的口氣多了同情,只是不知道是同情戀情總是不長久的王曉玫,還是被她拋棄的男生。
「才一個月。」戚美珍倒是記得很清楚。
「不適合早點分了對彼此都好。」王曉玫不在意戚美珍酸溜溜的口吻。「倒是妳,那麼多人追,也不見妳跟誰出去過,每次放假不是跟同事去看電影,就是去吃飯,拜託,同事每天在醫院都遇得到,有必要休假還一起出門嗎?」
「我才不像妳,寧缺勿濫。」戚美珍涼涼的說,她穿著拖鞋啪答啪答的從客廳走去倒水,又走回來。
說到這個就有氣,王曉玫怒瞪戚美珍一眼。
無論容貌或身材,她的確輸戚美珍一大截,戚美珍身高一百七十五,身材凹凸有致,尤其穿起合身的白色制服,配上她那張豔麗的臉龐,嘖嘖,男人看了每個都目不轉睛。
偏偏擁有如此美色的人卻很愛把寧缺勿濫給掛在嘴上,分明就是想氣死像她這種有人追求但條件都不算頂好的中等美女。
「喂,把頭髮包好,水都滴到地上了。」王曉玫故意找戚美珍的麻煩。
「好了好了,別吵了,我帶了特產回來,要一起吃嗎?」當王曉玫對上戚美珍時,童卉喬就只能當和事佬。
說也奇怪,王曉玫跟戚美珍的個性明明就不合,感情卻不錯,她們從大一開始就屬於那種不吵不熟,越吵就越熟的朋友,後來童卉喬加入,三個人的感情越來越好,但她們兩個還是一樣很愛吵就是了。
一聽到有花蓮特產,王曉玫跟戚美珍登時閉嘴,兩人眼睛發亮。
「哇,有我最愛的麻糬嗎?」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喊道。
「有,就是麻糬,快來吃吧。」童卉喬會心一笑,這就是她最可愛的好友兼室友,只要有吃的,馬上搞定。
童卉喬趕緊把擱在茶几上的麻糬打開。
「我來去泡茶。」王曉玫興沖沖的跑向廚房。
「我來就好了。」
童卉喬要追去泡茶卻被戚美珍拉住,她指向童卉喬的房間。「讓她去好了,難得那麼懶的人自願動手,妳快回房間換件輕鬆的衣服,今晚難得我們三個都在家,一起辦場麻糬趴好了。」
「麻糬趴?!」在廚房的王曉玫聽到,扯開喉嚨抗議。「難聽死了,戚美珍,妳不要那麼俗氣好不?!」
「不然咧?妳比較高尚妳取好了。」
「就叫『淑女之夜』如何?」王曉玫還真的取了。
「太噁心了吧!」
在戚美珍跟王曉玫又再度興起的爭執聲中,童卉喬回到房間換衣服,嘴角一直掛著笑,覺得這樣的日子跟生活很是美好。
雖然命運對她來講不是很公平,讓她很早就失去雙親的呵護,但現在她擁有了很多溫暖……最重要的是,她很知足,如此就很美好了。
第2章
說起對現在生活的滿意度,沒有人比史濰更知足了。但若問他對自己所擁有的金錢的滿意度,史濰則是非常的不滿足。
史濰,三十三歲,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體重七十二公斤,目前是一所頂級醫美診所的院長,而他本人的容貌簡直可以拿出去當招牌—雖然這得感謝的是他的父母,因為他俊帥的容顏完全來自遺傳,沒有加工。
另外,為了維持好體力努力賺錢,他有固定健身運動跟打拳的習慣。身材好,長相帥,走出去讓人賞心悅目,穿起醫師白袍時讓人看了雙眼冒心……這也算是一項增加業績的好方法。
而他還有一張能言善道的嘴,這可是非常重要的,才能把那些上門來的貴客哄得拿出錢來。這世界上誰不喜歡聽好聽的話,但好聽的話不是過度的吹捧,那一聽就是假的,要說得真切誠懇才是功力,史濰自認在這方面還挺不錯的。
總之,史濰一直很努力讓自己朝「賺大錢的醫美診所院長」的方向前進,這就是他人生的目標。
雖然這個目標遭受到醫學院同學的恥笑,說他這個醫學院高材生,在外科醫師領域當逃兵,從事了最輕鬆的醫美醫療。
雖然這個目標也讓他的雙親極力反對—他的雙親都是醫師,父親更是T大醫學院德高望重的外科教授,教出不知多少位優秀的醫師,造福台灣千千萬萬的病患,是為人尊重的長者,對台灣杏林無私的貢獻。
而他母親退休後便成立了基金會,為台灣婦女健康跟未來爭取福利。
他們兩個工作從來不是為了錢,偏偏他們的獨子卻拚命的往錢堆裡鑽,好似家裡缺錢給他用似的。
史家是空有名聲而缺錢的家庭嗎?
當然不是,史家算是醫師家族,歷代累積下來的財富讓後代子孫不工作也能不愁吃穿。史濰的祖父母過世之後留給他的債券股票還有存款,就足夠他開間醫美診所後還綽綽有餘。
所以史濰缺錢嗎?不,他當然不缺。
但他就是愛賺錢。
「史濰,你不缺錢為何還是那麼愛賺錢呢?」這是認識他的人最常問的一句話。
「誰說愛賺錢的人就是缺錢的人呢?」史濰的回答則是絕妙。
沒錯,愛賺錢是他的天性,一個目標,一種希望,是誰規定得缺錢才能愛賺錢?
他最愛的就是聽到助理跟他報告,這個月的診所業績又成長幾個百分點……
「院長,上個月的業績已經統計出來,跟去年同期相比,成長了百分之二十二,比上個月多出……」女助理報了個數字。
史濰嘴角微微一彎,顯示出他的好心情。
他的手指頭在辦公桌上敲了敲,這是他思索時的習慣動作,助理已經很瞭解,她靜靜的站著,欣賞自家院長俊俏不凡的容顏,等待後續指示的同時,一顆芳心不受控制的狂跳。
「這個月的員工聚餐從一次改為三次,沒能參與餐會,必須在診所留守的員工,時薪加倍給付,年底的紅利給付多百分之二。」
助理聽了欣喜不已。「謝謝院長。」
院長是很愛錢沒錯,可是也很捨得分紅給員工,能夠在這裡工作真是不錯。
「對了,老闆,您一個小時後有一個預約,是W銀行的蘇董事。」
「好,我知道了。」
助理退下以後,史濰短暫的放鬆,靠進舒服的椅背,瞇著眼看著自己舉高的雙手。
他的手指頭修長,手掌寬大,這是一雙原本要擔任神經外科醫師的手……最後卻成為整型外科醫師的手。
史濰輕微的一嘆,人生就是要向前看,別想了。
要想也是該想他這間開業已經三年的「希望醫美中心」是不是有什麼要改善的地方,讓生意繼續蒸蒸日上。
希望醫美中心位於北市仁愛路上一棟大樓的八至十一樓,單層坪數不小,由於一開始就鎖定頂級客層,所以砸下大錢請知名室內設計師團隊設計,診所的裝潢走低調奢華路線,無論是擺飾或是掛畫皆是名家作品,甚至洗手間裡的用品樣樣都是知名品牌。
診所的樓層規劃是這樣的:八樓是接待中心、辦公室區跟一般醫師接待看診處,九樓則是手術室跟病房,十樓是VIP接待室、院長辦公室以及VIP看診區,十一樓是VIP手術室跟高級私人病房。
由於希望醫美中心是走頂級醫美路線,擁有非常多的VIP,而這些VIP最重視的就是隱私,因此特地將他們跟一般病患分開,而這些VIP通常也全由史濰親自接待,看診採預約制,史濰為了維持看診以及手術品質,一個星期通常只開放八個預約名額。
史濰認為,一家好的醫美診所除了硬體設備方面,人也很重要。
想進入希望醫美中心工作,除了要達到一般工作能力方面的要求,在容貌跟身材也是有一定標準,畢竟在醫美診所上班,如果不夠賞心悅目,可能會被質疑。
史濰開出高薪聘請護理師、醫師和一般員工,一年發放春夏跟秋冬兩款制服共四套,為了保持新鮮感,制服每一年都會經過更換,這些費用都是由診所支出,員工不必擔心,一旦診所業績成長,他的犒賞也夠大方,福利簡直比一般大公司還要好,所以,診所的員工流動率很低。
那些福利就是史濰籠絡員工的方法,要知道醫美診所最重視的就是客戶隱私,進來工作的員工都要簽保密條款,但簽歸簽,萬一離職員工爆料,就算事後提告也已經對診所造成傷害,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員工的離職率近乎於零,對診所有向心力。
總而言之,到目前為止,史濰對於自己創立的診所還頗為滿意……嗯,只除了那位很囉唆的公關室室長。
他聘請的公關室室長,是一位VIP,某集團的總裁夫人的表弟,那位夫人說她表弟能力之優秀……
好吧,他承認,公關室長的確很優秀,讓整個希望醫美中心的形象向上提升不少,但他真的好囉唆啊。
這時,院長室的門被敲了兩下,助理開門通報說,張室長來了。
說人人到。史濰無力的撫撫額頭。
「有什麼事嗎?張室長。」因為張室長的身分特殊,史濰面對他是滿臉笑容。
「是這樣的,院長,我最近有個想法……」張宸明是個年紀跟史濰差不多的男人,但他戴著老氣的金框眼鏡,頭髮梳得一絲不茍,再加上總是板著臉,整個人看起來就是比史濰大上許多。
「有什麼想法呢?」史濰含笑聆聽,但心頭其實很勉強,他寧願他的公關室長「沒有想法」,但若花錢請一個不做事的員工回來,他又覺得這薪水花得太冤了。
談到錢,史濰覺得,張宸明的囉唆他也不是不能忍。
「……外界普遍對於醫美診所的印象都不好,認為執業的都不像是醫師,而是賣弄長相跟嘴皮子的騙子,為了賺大錢拋棄所謂的醫術跟醫德,大眾只要一聽到醫美醫師,就會聯想到『肯定賺很多錢』的負面形象……」
史濰其實很想打斷張宸明的長篇大論,因為他覺得賺很多錢怎麼會是負面形象,他每天也是卯足了勁在工作呢。
「……所以我覺得這是個挽回醫美診所形象的好方法。」
「啥?」因為史濰對「賺很多錢是負面形象」這個說法很反感,以至於儘管雙眼專注的看著張宸明,實際上卻在神遊,中間一大段都沒聽進去。
「張室長,我沒聽清楚,什麼好方法,可以再說一遍嗎?」
張宸明惱怒的看了史濰一眼,但還是開口再說一次。「我們可以去義診,或是到療養院幫老人家看看病,到育幼院幫小朋友檢查身體,這樣的義診行為足以提升我們診所的形象。」
既然公關室室長評估後這麼認為,那麼他這個當院長的也沒理由反對,反正只要對診所有好處,做啥都好。
史濰於是笑咪咪的說:「那義診之事就麻煩張室長去安排了。」
「義診?」聽到劉中基說有人要來兒童之家義診時,童卉喬訝異的確認。「是哪家診所醫院,這麼佛心來著?」
不是童卉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這年頭好心且願意行動付出的人很多,只是醫師護理師通常都是比較忙碌的一群,要刻意排出一天的時間來義診的機率還真是低。
「是家醫美中心。」劉中基回道。
「醫美中心?」童卉喬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這年頭醫美滿好賺的,應該忙到團團轉才是,還會出來進行義診……
「對,是醫美中心。」其實劉中基比童卉喬更疑惑。「專門從事整型的醫師來幫小朋友做檢查……行吧?」他其實是不太安心的,但因為對方是主動聯繫,送上門的資源,他也沒有推掉的道理,還是答應了。
「沒問題的,劉大哥,醫學院的學生在畢業之前都會先在醫院裡實習,實習時幾乎所有的科別都會跑一遍,考取醫師執照後又得當住院醫師累積經驗值,既然對方都已經考過專科醫師執照,就表示一般的醫療檢查難不倒他們。」
聽完護理系畢業的童卉喬這麼說之後,劉中基鬆了口氣。
「對方除了來義診之外,還表示會捐贈一些物資。」劉中基對此真是大大的感謝。
「那真是太好了。」童卉喬跟劉中基一樣感到開心。
畢竟要維持兒童之家正常的營運是很不容易的,如果有好心人或團體做捐贈,他們都會樂於接受。
「劉大哥,來義診的是哪家醫美中心呢?」這麼好心的醫美診所,她應該幫忙宣傳一下。
「希望醫美中心。」
這醫美診所的名字好像挺熟悉的?童卉喬皺眉想了想,啊,這不就是曉玫工作的那間醫美診所嗎?還真是巧。
八點下班回到租屋處時,童卉喬發現王曉玫已經到家了,而且換上小可愛跟棉質短褲的居家打扮。
「妳最近都好早回家,吃過飯了嗎?」
「吃過了。」王曉玫趴在長沙發上滑手機,朝童卉喬揮揮手,表示別理她。
於是童卉喬進到自己的房間,拿了家居服後,先去洗澡,再出來餐廳吃晚餐。
由於平常工作很忙,家裡雖然有廚房卻很少開伙,她們三個幾乎都是外食,但童卉喬還幸運了些,因為有廚藝精湛的宋蓮花會照顧她,她若待在辦公室裡的話,基本上午晚兩餐都無須擔心。
今天是因為有外訪,中午過後就離開辦公室,晚餐就只能自己買回家吃了。
童卉喬買了炒米粉跟甜不辣,還有貢丸湯,別看她瘦瘦的,其實她食量滿大的,而且怎麼吃都不會胖。
王曉玫就曾笑過她,如果她去參加聯誼的話,這種食量恐怕會嚇跑對方。
童卉喬很認真的吃著,現代人已經習慣吃飯時配手機,但她吃飯卻很專心,吃飽後她將桌面碗筷收拾一下,再去刷牙漱口,等她又到客廳時,王曉玫已經沒在滑手機了,而是盤腿坐在沙發上一臉無奈的嘆氣。
「怎麼了?」
「這世界上多金又帥、身材又好的男人到底跑哪裡去了?」王曉玫失落的表情很是誇張。
童卉喬噗嗤一笑。「他們沒有躲起來,只是本來就是稀有動物,很難找。」
曉玫這次空窗期似乎有點久,下班後待在家裡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以前她只要跟男友分手,就會馬上再參與許多聯誼活動,或是透過同事跟朋友介紹對象,但這一次卻不同。
童卉喬收拾了一下王曉玫亂踢到地上的抱枕,然後坐了下來,提起白天的事。
「對了,曉玫,妳工作的醫美診所要到兒童之家義診妳知道嗎?」
「原來是要去你們那裡啊,還真是巧,不過沒我的分,嘔死了。」顯然王曉玫的重點跟童卉喬不一樣。
「出來義診不是比較累,妳失望什麼?」她認識的王曉玫,應該是哪兒比較舒服就待哪兒才對。
「沒錯啊,可是妳知道是誰要出去義診嗎?是院長耶,大家一聽到是院長要親自出馬,都搶著跟,可公關室室長很機車,他說是去義診,不是去走秀,跟隨的護理師必須要親切和藹……」
聽到王曉玫的形容,童卉喬又忍不住笑了出來。「妳應該不喜歡被用『親切和藹』來形容吧。」
「是這樣沒錯,可是……」王曉玫還是很失望的嘆了口氣。「少了可以親近院長的機會,真的很失望,啊,我真羨慕妳……」身為兒童之家的工作人員,小喬那天一定有很多機會可以接近院長。
王曉玫突然眼睛一亮。「要不然那天我到兒童之家當義工好了。」
「重點是,妳那天有休假嗎?」
「沒有。」王曉玫像洩了氣的皮球。所有的班表都是上個月月底就已經排好,除非必要,不然主管是非常不希望任何人臨時請假,害主管發生調度問題。
童卉喬知道王曉玫口中的那個院長……根據曉玫的形容,他簡直是再完美不過,是最符合女人心目中白馬王子形象的,一個根本無法挑剔的男人。
據說他容貌俊俏、身材頎長,家世優渥,年收入破千萬,這樣的男人無疑是所有女人眼中最理想的對象,誰都不願意錯放過。
通常曉玫講到自家帥哥院長時,大概三句話裡頭都會出現一句「若是我可以成為他的女友不知有多好」,或是「這樣的男人若成為我的,叫我死了也甘願」,諸如此類的話。
也因此她對這位帥哥院長雖不曾見過其人,但對他的名字卻是如雷貫耳,沒想到這一次要到兒童之家義診的竟然是這位帥哥院長。
「小喬,我求求妳……」王曉玫突然激動的握住好友的手,嚇了童卉喬一跳。
「什麼事?」
「妳當天一定要幫我拍照。」
「拍照?要拍誰?」
「當然是院長!」
「有這必要嗎?妳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他,為何還要拍照啊。」
「我就是想要『義診中帥氣的院長』這樣的照片!」
王曉玫說得理直氣壯,讓童卉喬哭笑不得,忍不住OS:曉玫該不會是走火入魔了吧……
義診當日,希望醫美中心浩浩蕩蕩派出了十幾名人員,光是負責拍照的攝影組就有五個人,跟著劉中基出來歡迎的童卉喬看得都傻眼了,這會不會太誇張?
劉中基也愣住了,記得在電話裡溝通的時候,好像說只會來兩名負責義診的醫師,還有四名護理師,以及一位負責攝影記錄的公關室室長。
現在卻有這麼多人……他真的很怕會影響到兒童之家的小朋友們。
童卉喬一眼就看到王曉玫口中的帥哥院長,要找到他其實不難,現場穿白袍的只有兩位,一高瘦一矮胖,一個看過去就宛若明星般的閃亮,另外一個則是黯淡無光……
帥哥院長果然名不虛傳,童卉喬見到本尊終於可以理解為何王曉玫提到他們院長就犯花癡。
男人的頭髮略長,用了些髮蠟將瀏海往後梳,露出飽滿的額頭跟出色有型的五官,眼睛是單眼皮,眼角稍稍往上挑,隨便一個眼神就能勾人魂魄,鼻梁直挺、薄唇、帥氣的下巴……整張臉龐完全無從挑剔,滿分。
身材頎長,標準衣架子,醫師的白袍套在他身上就是有型,如果有性感帥氣醫師票選活動,他鐵定可以進入前三名。
只是……這個叫史濰的人好像不如表面上溫和可親,因為他剛剛發名片時,臉上雖然始終掛著燦爛的笑……但她一眼就看穿,那其實是應酬的笑。
童卉喬搖搖頭,這樣會主動聯絡說要來義診,然後自備一組攝影師,一看就知道是來「拍形象廣告」的,這點她並不介意,只要對方認真做好「義診」這個行動就行了。
他看起來是個很「稱職」的整型醫師,會這麼說的原因是他的容貌滿分,做為一個醫美中心的院長,他根本是個活廣告。
這讓她難免有些好奇,他這樣子是靠整型而來的嗎?
想像一下,史濰如果是整型的,本來可能會長怎樣,童卉喬突然很想笑,深吸口氣她連忙打住腦中的想法,看看劉中基一邊跟來客介紹兒童之家的概況,一邊領著他們進屋,她也連忙跟上。
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她還有工作要做呢!
史濰覺得張宸明把一切安排得不錯,除了拍照的人有些太多了,還出動一整個攝影團隊,實在太誇張。
然而,等真的開始幫小朋友們做健康檢查,他才意識到他放心得太早了。
兒童之家收留的都是學齡前的小小孩,史濰俊帥的容貌在這裡完全毫無用武之地,舌燦蓮花的本事小小孩也根本不買單。
他們通常只會瞅他一眼,一看他穿著白袍,不是大哭就是板著臉不願意配合。
他用眼神示意一旁的護理師展現一下親和力,好讓他可以順利的檢查,可跟診的護理師只會說「乖一點,等一下給你糖吃」,小小孩們還是不合作,往往要陪伴的義工安撫才願意接受檢查。
史濰心忖還是快點把這苦差事給結束吧,沒料到最後卻來了個大地雷—一個才三歲就有野蠻特質的小女孩。
她的哭聲跟尖叫聲響徹雲霄,只要稍稍一碰到她,她就歇斯底里的踢腳跟大哭大叫,就算抱著她的義工頻頻安撫也沒用。
史濰俊臉上一直維持著的笑差點垮掉,這哪是可愛小天使,根本是從地獄來的惡魔小撒旦!
都已經來了三個義工安撫,小惡魔依舊猖狂,哭聲都快要把天花板給弄掀了。
史濰覺得自己的血管都快要爆了,要不是眾目睽睽,他也想掀桌說自己不幹了。
他深呼吸再深呼吸,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個孩子了,他不能讓自己的一世英名毀在這個小惡魔的手上。
「蓁真,妳怎麼了?」
就在史濰萬般克制卻快要不行暴吼的時候,有一道宛若天籟般的聲音降臨了。
然後,非常神奇的,那位任誰來安撫都沒有用的小惡魔一聽到那個聲音,就馬上停止了那可怕的哭聲跟尖叫。
「小喬姊姊……」她的小肥腿一撐下了椅子,奔向朝她走來的女生,抱住她的腿不放。
史濰看向那雙裹在緊身牛仔褲下的纖細雙腿,登時也有抱住的衝動……呃,他沒有任何邪惡的想法,也不是那雙腿有多麼美,只是真誠的感激,感激那雙腿的主人降服了小惡魔。
而隨著小惡魔被抱起,史濰的視線也隨之往上移動。
原來小惡魔口中的小喬姊姊是長這樣啊……以史濰「閱女無數」的毒辣眼光來看,小喬姊姊頂多算是清秀。
她額前垂著瀏海,長髮綁成馬尾,露出清秀臉龐,皮膚很白,算是特色也是優點之一,眼睛很大很靈活,讓人第一眼就只注意到她的眼睛,無法注意她臉上其他的部位。
看樣子應該已經二十幾歲了,這年紀喊姊姊似乎不太適合,不過小惡魔要叫什麼應該沒有人敢指正。
小喬姊姊身高中等,目測應該在一百六十三上下,不過比例算不錯,史濰很快的為她打了八十分。
可是以小喬姊姊征服小惡魔的功力,他立刻將分數加到兩百分,她實在太強了。
「蓁真,妳又撒野了。」童卉喬點點小女孩的鼻頭,不贊同的搖了搖頭。
「可是我討厭穿白色衣服的人,他是恐龍!」以三歲孩子的語言能力,小惡魔蓁真算是強的。
史濰聽了嘴角頻抽搐,第一次聽到有人說他是恐龍……拜託,孩子,有看過他這麼帥的恐龍嗎?喔,不,是男人,他不是恐龍,差點被誤導了。
在童卉喬的安撫之下,史濰終於可以將轉為溫馴的小惡魔給檢查完畢。
「很健康,是個健康的小惡……是健康的小天使。」史濰朝小惡魔微微一笑,小惡魔卻很不給臉的將頭撇開,還外加一聲冷哼。
史濰額頭頓時冒出好多條黑線,嘴角的笑容勉強掛住。
「蓁真,不可以沒有禮貌。」童卉喬板著臉說:「來,跟醫師叔叔說謝謝。」
小惡魔抵抗不了童卉喬的威嚴,很勉強的轉回頭跟史濰道了聲謝謝。
「不客氣。」史濰想再試一次自己的魅力,卻發現小惡魔早已經跳下椅子,拉著她的小喬姊姊準備離開了。
史濰臉色頓時陰了一下,下回絕對不再聽張室長的建議出來什麼義診,讓他身心靈重創。
童卉喬在被蓁真拉離時,回眸正好瞅見史濰瞬間垮下來的俊臉,心忖,蓁真的破壞力差點害這位帥哥院長的好形象毀滅殆盡。
她偷偷笑了一下。
義診花了兩個小時終於結束,接下來就簡單多了,由史濰代表送上捐贈物資,此次希望醫美中心不僅前來義診,還捐贈了許多物品,包括耳溫槍、奶粉尿布跟幼兒枕被等。
童卉喬看到那豐富且實用的物資,笑到眼睛都瞇起來了。
最後,拉起由醫美診所自行準備的紅布條,參與義診活動的人,小朋友除外,大夥排排站拍張團體紀念照,證明他們的義診行為,忙了一個上午,為的就是這一刻。
拍完照,收拾完畢,醫美診所的人準備離去,童卉喬陪同劉中基到門口送客。
史濰跟他們握手,還對童卉喬說,天使般的小喬姊姊,再見。外加送她一個毫無保留,帥到無以復加的大笑臉。
童卉喬受寵若驚,心頭小鹿亂竄了一下。
這位帥哥院長真是無時無刻都在放送他的電力,人長成這樣,還不節制一下,也難怪曉玫一談起他就雙眸變愛心。
呼,還好,她的免疫系統向來很強……不過就算如此,她剛剛還是不小心花癡了一下,真是危險啊,這位叫做史濰的帥哥院長。
 

 
閱讀更多收合

回應(0)

本館新品上架

  • 1.【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揚州三奇花】經典書盒組
  • 2.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三《槓上壞妹子》(新版)
  • 3.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龍門三姝之二《賊美人》(新版)
  • 4.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龍門三姝之一《沙豬王子》(新版)
  • 5.《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行銷長,復合可能嗎?》
  • 6.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偷來的小媳婦》
  • 7.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他的重生不可說之《狀元爬牆來》
  • 8.《棉花糖女孩》

    《棉花糖女孩》
  • 9.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隱藏版戀人之《地下搞曖昧》
  • 10.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隱藏版戀人之《閨蜜老公》

本館暢銷榜

  • 1.荷包滿滿滿之《娘娘收錢不找零》

    荷包滿滿滿之《娘娘收錢不找零》
  • 2.荷包滿滿滿之《王妃坑錢不手軟》

    荷包滿滿滿之《王妃坑錢不手軟》
  • 3.《活閻王坑妻》

    《活閻王坑妻》
  • 4.《奉子不婚》

    《奉子不婚》
  • 5.娶妻不閒之《家有廚秀》

    娶妻不閒之《家有廚秀》
  • 6.《為妳單身》

    《為妳單身》
  • 7.續集做主角之《寵妳不嫌晚》

    續集做主角之《寵妳不嫌晚》
  • 8.荷包滿滿滿之《福晉攢錢不要命》

    荷包滿滿滿之《福晉攢錢不要命》
  • 9.《前妻請留步》

    《前妻請留步》
  • 10.幸福魔法鐘之《收買前妻》

    幸福魔法鐘之《收買前妻》